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唐纪二十五(一)--妩媚娘传说  

2016-10-02 20:41:40|  分类: 一纸辛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武则天最为世人所知的名字应该算是武瞾、武则天、武媚娘这三个了。武则天名“瞾”,新旧唐书都有记载,“则天顺圣皇后武氏讳曌,并州文水人也。”(《新唐书》卷四),“则天皇后武氏讳曌,并州文水人也。”(《旧唐书》卷六)“瞾”为武则天自己造的字,因此“武瞾”这个名字是武则天给自己起的名字,据说“瞾”取意为“日月凌空”,也有说“瞾”的读音为zhao,意为“日月当空,普照大地”。另外还有人说武则天在感业寺为尼时,法名“明空”,“瞾”字由此而来。

武则天又被称为武媚娘。但武则天何时被称为武媚娘,又为什么被称为武媚娘?

《武媚娘》是一首暧昧的歌曲。武媚娘实际上是一首歌曲名,隋代已经有了。《旧唐书》卷六十二记载:隋开皇末年,太子杨勇在岁首宴请宫臣,“左庶子唐令则自请奏琵琶,又歌《武媚娘》之曲。”由于这首歌在当时可能并不是“堂堂正音”,因此身为太子洗马的李纲跟杨勇说“令则身任宫卿,职当调护,乃于宴座自比倡优,进淫声,秽视听。事若上闻,令则罪在不测,岂不累于殿下?臣请遽正其罪。”对于这一事件,《新唐书》也有这一记载(见《新唐书》卷九十九李纲列传)。李纲说左庶子唐令则自比倡优,将《武媚娘》曲称为“淫声”,“秽视听”,并建议杨勇治唐令则的罪。由这一事件可以看出李纲对《武媚娘》曲的评价非常低。想来《武媚娘》曲属于带点“暧昧”意味的歌曲,平时私下里听听唱唱也就罢了,拿到正式场合来演唱,就很不合适了。李纲的评价算是为《武媚娘》曲定下了基调,既然《武媚娘》并不是一首拿的上台面的歌曲,那么武则天自称武媚娘的可能性就极小了,但武媚娘又确确实实的是武则天的一个名字。

从史书记载来看,高宗永徽年间,武媚娘作为武则天的名字已经是普天下人众所周知的事情了。《新唐书·五行志》提到“窦建德未败时,有谣曰:‘豆入牛口,势不得久。’贞观十四年,交河道行军大总管侯君集伐高昌。先是其国中有童谣曰:‘高昌兵马如霜雪,汉家兵马如日月,日月照霜雪,回首自消灭。’永徽后,民歌《武媚娘曲》。永徽末,里歌有《桑条韦也》、《女时韦也乐》。”(见《新唐书》卷三十五)从《新唐书》的这段记载来看,最晚在高宗永徽年间,武则天被称为武媚娘便是普天下人所知的事情了。另外《旧唐书》还记载景龙二年的时候“右骁卫将军、知太史事迦叶志忠上表曰‘天后未受命时,天下歌《武媚娘》’”(《旧唐书》卷五十一)意思说武则天尚没有受命的时候,天下人就广为流传《武媚娘》曲,这暗示武则天即将受命于天。这两段记载都是表达一种谶纬天意暗示,迦叶志忠的奏表还提到:“昔高祖未受命时,天下歌《桃李子》;太宗未受命时,天下歌《秦王破阵乐》;高宗未受命时,天下歌《侧堂堂》;天后未受命时,天下歌《武媚娘》。伏惟应天皇帝未受命时,天下歌《英王石州》;顺天皇后未受命时,天下歌《桑条韦》也。”

《武媚娘》是一首暧昧歌曲的曲名,因此如果是武则天自己给自己起名的话,是不会叫武媚娘的,那么这就有两个可能:

一、媚娘是武则天的闺名。父母给自己的女儿起闺名就不会有太多的顾忌,而且《武媚娘》曲确实是受坊间欢迎的一个曲子,所以如果武媚娘是武士彟给武则天取的闺名,这种可能是有的。而后来之所以被叫开,乃至天下人所知,可能是由于武媚娘这一闺名传出去以后,借助《武媚娘》曲的影响,很容易给人留下记忆。

二、媚娘可能是唐太宗李世民或者唐高宗李治给武则天取的名字。武则天在天下人眼里是一个女强人,但是在太宗和高宗面前只是宫里的一个小女人,展现的是女子的一面,必然是柔弱娇巧令人怜惜。武则天做过太宗的才人,因此也有被太宗赐名“媚娘”的可能。

但比较而已,“媚娘”这一名字更可能是高宗李治给武则天起的。李世民活着的时候,李治和武则天变已经产生了暧昧的情愫,李治身为皇储高高在上,武则天必然对其极力迎合,少年情怀青春浪漫,武则天又恰好姓武,《武媚娘》又是坊间流行曲,李治给武则天起名“武媚娘”的可能也是很大的。不过据新唐书记载武媚这个名字是太宗所赐,“既见帝,赐号武媚。”高宗登基后,武则天还俗,直接被册封为“昭仪”,因此武则天便被称为“武昭仪”,但是李治还是叫武则天为“媚娘”,这一名字流传出去以后,和前面所说的原因一样,很容易被人记住,尤其是武则天权倾朝野甚至称帝后。

唐纪二十五(一)--妩媚娘传说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唐纪二十五(一)--妩媚娘传说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唐纪二十五(一)--妩媚娘传说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起着雍涒滩(戊申),尽上章阉茂(庚戌)七月,凡二年有奇。

    中宗大和大圣大昭孝皇帝景龙二年(戊申,公元七〇八年)

    春,二月,庚寅,宫中言皇后衣笥裙上有五色云起,上令图以示百官。韦巨源请布之天下;从之,乃赦天下。

    迦叶志忠奏:“昔神尧皇帝未受命,天下歌桃李子;文武皇帝未受命,天下歌秦王破阵乐;天皇大帝未受命,天下歌堂堂;(李贺,堂堂复堂堂,红脱梅灰香。十年粉蠹生画梁,饥虫不食摧碎黄。蕙花已老桃叶长,禁院悬帘隔御光。华清源中矾石汤,徘徊白凤随君王。 )则天皇后未受命,天下歌妩媚娘;应天皇帝未受命,天下歌英王石州。顺天皇后未受命,天下歌桑条韦,盖天意以为顺天皇后宜为国母,主蚕桑之事。谨上桑韦歌十二篇,请编之乐府,皇后祀先蚕则奏之。”太常卿郑愔又引而申之。上悦,皆受厚赏。

    右补阙赵延禧上言:“周、唐一统,符命同归,故高宗封陛下为周王;则天时,唐同泰献洛水图。孔子曰:"其或继周者,虽百代可知也。"陛下继则天,子孙当百代王天下。”上悦,擢延禧为谏议大夫。

    丁亥,萧至忠上疏,以为:“恩幸者止可富之金帛,食之粱肉,不可以公器为私用。今列位已广,宂员倍之,干求未厌,日月增数,陛下降不赀之泽,近戚有无涯之请,卖官利己,鬻法徇私。台寺之内,朱紫盈满,忽事则不存职务,恃势则公违宪章,徒忝官曹,无益时政。”上虽嘉其意,竟不能用。(听颂则悦,闻过不喜

    三月,丙辰,朔方道大总管张仁愿筑三受降城(受降城,唐时亦称河外三城,初以接受匈奴贵族投降而建,至唐朝时因后突厥汗国的兴起,成为黄河外侧驻防城群体,汉及三受降城皆筑于北纬40度线以北的河套北岸及漠南草原,三受降城位于河套北岸,自796年分隶属于天德军和振武军两个军镇。三受降城虽冠以"受降"之名,但却不是为了接受突厥贵族投降而建的,而是外驻防城群体,与周边军镇、州形成中晚唐时期河套内外的防御体系,带有突出的军事驻防性质,同时兼具多种其他功能,如军政中心,交通枢纽和经济中心。唐朝在三受降城及其周围地区组织垦田,部分地解决了当地驻军的军粮供应和经费开支。自筑成后,又先后为安北都护府、单于都护府、天德军、振武军等重要军事机构的治所。唐朝立国之初主张不修筑长城,因此大规模构筑长城的活动并没有出现,在中国历史上实为罕见。相对而言,三受降城的规模要小得多,且所费人物财力不可同与秦、汉、北魏、北齐、北周、隋、金、西夏和明长城相比,又对悬远人烟稀少的边僵防御起到了积极作用。)于河上。(河套地区)

    初,朔方军与突厥以河为境,河北有拂云祠,突厥将入寇,必先诣祠祈祷,牧马料兵而后渡河。时默啜悉众西击突骑施,仁愿请乘虚夺取漠南地,于河北筑三受降城,首尾相应,以绝其南寇之路。太子少师唐休璟以为:“两汉以来皆北阻大河,今筑城寇境,恐劳人费功,终为虏有。”仁愿固请不已,上竟从之。

    仁愿表留岁满镇兵以助其功,咸阳兵二百余人逃归,仁愿悉擒之,斩于城下,军中股栗,六旬而成。以拂云祠为中城,距东西两城各四百余里,皆据津要,拓地三百余里。于牛头朝那山北,置烽候千八百所,以左玉钤卫将军论弓仁为朔方军前锋游弈使,戍诺真水为逻卫。自是突厥不敢渡山畋牧,朔方无复寇掠,减镇兵数万人。

    仁愿建三城,不置壅门(瓮城的门。亦代指瓮城。《新唐书·张仁愿传》:“初建三城也,不置壅门、曲敌、战格……后 常元楷 代为总管,始筑壅门。” 胡三省 注:“壅门,即古之悬门也。或曰:门外筑垣以遮壅城门,今之瓮城是也。”参见“ 瓮城 ”。)及备守之具。或问之,仁愿曰:“兵贵进取,不利退守。寇至,当并力出战,回首望城者,犹应斩之,安用守备,生其退恧nǜ之心也!”其后常元楷为朔方军总管,始筑壅门。人以是重仁愿而轻元楷。

    夏,四月,癸未,置修文馆大学士四员,直学士八员,学士十二员,选公卿以下善为文者李峤等为之。每游幸禁苑,或宗戚宴集,学士无不毕从,赋诗属和,使上官昭容第其甲乙,优者赐金帛;同预宴者,惟中书、门下及长参王公、亲贵数人而已,至大宴,方召八座、九列、诸司五品以上预焉。于是天下靡然争以文华相尚,儒学忠谠之士莫得进矣。

    秋,七月,癸巳,以左屯卫大将军、朔方道大总管张仁愿同中书门下三品。

    甲午,清源尉吕元泰上疏,以为:“边境未宁,镇戍不息,士卒困苦,转输疲弊,而营建佛寺,日广月滋,劳人费财,无有穷极。昔黄帝、尧、舜、禹、汤、文、武惟以俭约仁义立德垂名,晋、宋以降,塔庙竞起,而丧乱相继,由其好尚失所,奢靡相高,人不堪命故也。伏愿回营造之资,充疆场之费,使烽燧永息,羣生富庶,则如来慈悲之施,平等之心,孰过于此?”疏奏,不省。

    安乐、长宁公主及皇后妹郕国夫人、上官婕妤、婕妤母沛国夫人郑氏、尚宫柴氏、贺娄氏、女巫第五英儿、陇西夫人赵氏,皆依势用事,请谒受赇,虽屠沽臧获,用钱三十万,则别降墨敕除官,斜封付中书,时人谓之“斜封官”;("斜封官",也称"墨敕斜封官",是唐代的非正式任命官员,是当时人们对由非正式程序任命的官员的一种蔑视性的称呼。这种官职的任命状是斜封的,要从侧门交付中书省办理,而且它上面所书"敕"字是用墨笔,这与中书省黄纸朱笔正封的敕命是不一样的,"斜封官"由此得名。)钱三万则度为僧尼。其员外、同正、试、摄、检校、判、知官凡数千人。西京、东都各置两吏部侍郎,为四铨,选者岁数万人。(女权极盛,如同游戏

    上官婕妤及后宫多立外第,出入无节,朝士往往从之游处,以求进达。安乐公主尤骄横,宰相以下多出其门。与长乐公主竞起第舍,以侈丽相高,拟于宫掖,而精巧过之。安乐公主请昆明池,上以百姓蒲鱼所资,不许。公主不悦,乃更夺民田作定昆池,(池名。旧址在陕西省长安县西南。唐中宗女安乐公主曾请求把昆明池作为私沼,中宗不许。公主于是大发民夫,夺百姓庄园,造定昆池,极为奢华,以与昆明池相比匹。)延袤数里,累石象华山,引水象天津,欲以胜昆明,故名定昆。安乐有织成裙,直钱一亿,花卉鸟兽,皆如粟粒,正视旁视,日中影中,各为一色。

    上好击球,由是风俗相尚,驸马武崇训、杨慎交洒油以筑球场。慎交,恭仁曾孙也。

    上及皇后、公主多营佛寺。左拾遗京兆辛替否上疏谏,略曰:“臣闻古之建官,员不必备,士有完行,家有廉节,朝廷有余俸,百姓有余食。伏惟陛下百倍行赏,十倍增官,金银不供其印,束帛不充于锡,遂使富商豪贾,居尽缨冕之流;鬻伎行巫,或涉膏腴之地。”又曰:“公主,陛下之爱女,然而用不合于古义,行不根于人心,将恐变爱成憎,翻福为祸。何者?竭人之力,费人之财,夺人之家;爱数子而取三怨,使边疆之士不尽力,朝廷之士不尽忠,人之散矣,独持所爱,何所恃乎!君以人为本,本固则邦宁,邦宁则陛下之夫妇母子长相保也。”又曰:“若以造寺必为理体,养人不足经邦,则殷、周已往皆暗乱,汉、魏已降皆圣明,殷、周已往为不长,汉、魏已降为不短矣。(这是反话)陛下缓其所急,急其所缓,亲未来而疏见在,失真实而冀虚无,重俗人之为,轻天子之业,虽以阴阳为炭,万物为铜,役不食之人,使不衣之士,犹尚不给,况资于天生地养,风动雨润,而后得之乎!一旦风尘再扰,霜雹荐臻,沙弥不可操干戈,寺塔不足攘饥馑,臣窃惜之。”疏奏,不省。

    时斜封官皆不由两省而授,两省莫敢执奏,卽宣示所司。吏部员外郎李朝隐前后执破一千四百余人,怨谤纷然,朝隐一无所顾。

    冬,十月,己酉,修文馆直学士、直居舍人武平一上表请抑损外戚权宠;不敢斥言韦氏,但请抑损己家。上优制不许。平一名甄,以字行,载德之子也。

    十一月,庚申,突骑施酋长娑葛自立为可汗,杀唐使者御史中丞冯嘉宾,遣其弟遮努等帅众犯塞。

    初,娑葛旣代乌质勒统众,父时故将阙啜忠节不服,数相攻击。忠节众弱不能支,金山道行军总管郭元振奏追忠节入朝宿卫。

    忠节行至播仙城,经略使、右威卫将军周以悌说之曰:“国家不爱高官显爵以待君者,以君有部落之众故也。今脱身入朝,一老胡耳,岂惟不保宠禄,死生亦制于人手。方今宰相宗楚客、纪处讷用事,不若厚赂二公,请留不行,发安西兵及引吐蕃以击娑葛,求阿史那献为可汗以招十姓,使郭虔瓘发拔汗那兵以自助;旣不失部落,又得报仇,比于入朝,岂可同日语哉!”郭虔瓘者,历城人,时为西边将。忠节然其言,遣间使赂楚客、处讷,请如以悌之策。

    元振闻其谋,上疏,以为:“往岁吐蕃所以犯边,正为求十姓、四镇之地不获故耳。比者息兵请和,非能慕悦中国之礼义也,直以国多内难,人畜疫疠,恐中国乘其弊,故且屈志求自昵。使其小学安,岂能忘取十姓、四镇之地哉!今忠节不论国家大计,直欲为吐蕃乡导,恐四镇危机,将从此始。顷缘默啜凭陵,所应者多,兼四镇兵疲弊,势未能为忠节经略,非怜突骑施也。忠节不体国家中外之意而更求吐蕃;吐蕃得志,则忠节在其掌握,岂得复事唐也!往年吐蕃无恩于中国,犹欲求十姓、四镇之地;今若破娑葛有功,请分于阗、疏勒,不知以何理抑之!又,其所部诸蛮及婆罗门等方不服,若借唐兵助讨之,亦不知以何词拒之!是以古之智者皆不愿受夷狄之惠,盖豫忧其求请无厌,终为后患故也。又,彼请阿史那献者,岂非以献为可汗子孙,欲依之以招怀十姓乎!按献父元庆,叔父仆罗,兄俀子及斛瑟罗、怀道等,皆可汗子孙也。往者唐及吐蕃徧曾立之以为可汗,欲以招抚十姓,皆不能致,寻自破灭。何则?此属非有过人之才,恩威不足以动众,虽复可汗旧种,众心终不亲附,况献又疏远于其父兄乎?若使忠节兵力自能诱胁十姓,则不必求立可汗子孙也。又,欲令郭虔瓘入拔汗那,发其兵。虔瓘前此已尝与忠书擅入拔汗那发兵,不能得其片甲匹马,而拔汗那不胜侵扰,常引吐番,奉俀子,还侵四镇。时拔汗那四旁无强寇为援,虔瓘等恣为侵掠,如独行无人之境,犹引俀子为患。今北有娑葛,急则与之幷力,内则诸胡坚壁拒守,外则突厥伺隙邀遮。臣料虔瓘等此行,必不能如往年之得志;内外受敌,自陷危亡,徒与虏结隙,令四镇不安。以臣愚揣之,实为非计。”( 元振理论边关战略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