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唐纪三十二(四)--简谈唐装  

2016-10-12 15:44:49|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就现有史料来看,唐代男女服饰款式复杂、色彩绚丽是个不争的事实,“特别是那时的女性服装,充分展示了我国女性大气、自信、飘逸、洒脱的精神面貌。”相比现代人,那时上至达官贵人,下到普通百姓,都很讲究穿衣打扮。“比现代人更讲究,一件衣服做上几年是常事儿。”  
        河南博物院副院长、研究员李宏对古代服饰很有研究,并且她也看了《武媚娘传奇》这部热播大戏。“很华美,很时尚,看得出,该剧的服装造型师是下了功夫的。”李宏介绍:“裙、衫、帔,这是唐时女装的三要素,无论地位尊卑,家中贫富,这基本的3件是必不可少的。”唐朝牛僧孺的《玄怪录》中记载了一位平民妇女的衣着:“小童捧箱,内有故青裙、白衫子、绿帔子”。再有《仙传拾遗·许老翁》中说,唐时益州士曹柳某妻,“黄罗银泥裙,五晕罗银泥衫子,单丝罗红地银泥帔子,盖益都之盛服也”。
       衫“衫”是唐代女性日常穿用的长袖上衣,式样为窄袖短身。唐代各种文献中,但凡提及日常女装,上衣多称作“衫子”“衫”,如“藕丝衫子柳花裙”“红衫窄裹小撷臂”“香衫窄袖裁”等。衫一般指单衣,到了冬天,则改用夹衣,也成为“夹衫”。
李宏说,当时“衫”的样式随着年代的不同流行趋势也不同。初唐时期流行窄袖衫,诗词中就有“红衫窄裹小撷臂”等描述;中晚唐时期,吹来一股西域风,渐渐流行“广襦”(衫的一种),袖宽可达四尺,常是宫廷贵妇出席重要公开礼仪活动时穿着,这一点剧中范冰冰的着装也有体现。
        衫的领子样式也很复杂,根据出土的唐代陶俑、壁画等文物可以看出,有直领对襟、交领、圆领对襟、圆领斜襟等多种形式,领型不同,暴露的幅度也大不相同,但不会像电视剧里那样不分场合总露着,也不会露那么多。
        帔这就要发挥“帔”的作用了。“帔”常用轻透的纱、罗制成,相当于现代的披肩或者围巾,长约两米,那时妇女常旋绕于臂颈之间,半掩半露,更显出一种含蓄美。
        裙再有就是“裙”,唐朝女子上身着“衫”,下身则穿“裙”。短衫长裙,裙腰系得很高,在腰部以上,甚至系于腋下,显得裙子很长,样式有点像韩剧里的韩服。
        着装
        在电视剧《大明宫词》里,周迅扮演的太平公主曾披着一件羽毛缝制的大氅向武则天“显摆”,其实这只不过是现代人的想象。当时人们的着装是很讲究场合礼仪的,一向“傲娇”的太平公主不太可能去穿一件舞姬穿的“工装”。同样的,武媚娘打马球时一定会穿适合运动的窄袖“胡服”(相当于现在的运动装),而不可能穿“广襦”、披“纱帔”,不然就显得太“二”了。
        穿着得体
         再有就是当时的人对着装很重视,穿着不得体是会被嘲笑的。白居易在《上阳白发人》中描写一个入宫后受冷落直至孤独老去的宫女,她刚入宫时“脸似芙蓉胸似玉”,后来“红颜渐老白发新”,但因为长期不跟外界往来,不了解“流行趋势”,还穿着她年轻时的衣服“小头鞵履窄衣裳”,岂不知十几年过去,这一身儿早已经“out”了,难怪诗人接下来会说“外人不见见应笑,天宝末年时世妆。”
        发型、妆容
        李宏介绍说,唐代女性不仅着装讲究,发型、妆容更是繁复,并且鼓励“创新”。光发髻就有鹦鹉髻、花髻、倭坠髻、坠马髻等数十种之多,女人化妆再简单也少不了这些程序:敷铅粉——抹胭脂——画黛眉——贴花钿——描斜红——涂唇脂。“春阴扑翠钿”“眉间翠钿深”“鹅黄剪出小花钿”等诗句都是对唐代妇女贴花钿的描写。另外,唐朝的纺织染色技术已经很发达,女性大多喜爱色彩绚丽的裙子。后宫佳丽三千,身上裙子赤橙黄绿青蓝紫,头上发髻高耸,发饰叮当作响,脸上妆容,“浓妆淡抹总相宜”,那场景,确实够让人眼花缭乱的。
        经考证,历史证据如下:1900年的朝鲜妇女夏天“露乳装”(未婚女子不穿,已婚女子穿着,估计是喂养孩子方便?),鲜卑族源于东北,不知道与露乳服装在唐朝流行可有什么渊源?唐朝好像更流行的是袒胸装,没听过有露乳的,比较落后的文化才多出现露乳的。而且最流行的时代恰好是武周时代。在女儿也能当皇帝的朝代,唐朝的女子于是采取了一系列挑战传统和男权的女权行动。她们穿男装,打马球,崇尚和追逐各种外来的风尚。在传统裙襦装基础上改造形成的袒露装,不但将脖颈彻底暴露,而且连胸部也处于半掩半露的状态。
       在唐代,这是自然的,美的,时尚的,高贵的。那时的文人也比较认女子把美态表露出来,初唐欧阳询《南乡子》中就有“胸前如雪脸如花”的句子。还有其他文人“长留白雪占胸前”,“粉胸半掩疑晴雪”等诗句,都是对这种袒露的真实描写。从那些唐代的仕女画中我们还可以看出,女性日常穿着的低胸装和抹胸装都是非常飘逸宽松的,追求的是吴带当风的飘逸感,崇尚身体的自由发展,充满活力,这也符合唐代“以肥为美”的审美标准。
        由隋入唐,中国古代服装到全盛时期,政治的稳定,的发达,生产和纺织技术的进步,对外交往的频繁。促使服饰文化并蓄古今、博采中外而了空前繁荣,服装款式、色彩、图案等都呈现出前所未有的崭新局面,使这一时期的女子服饰,成为中国服装中最为精彩的篇章,其冠服之丰美华丽,妆饰之奇异纷繁,都令人目不暇接。而身处其中的宫廷和上层社会妇女即贵族女性,除律令格式规定礼服之外的日常着装更是极富时代特色,引领女装,出现了神秘高耸的帷帽、潇洒伶俐的胡服、轻巧坦露的薄纱衣裙等新奇大胆的装束。大唐二百余年的女子服饰形象,主要有三种组合变化,即襦裙装、胡服与女著。
        到了中晚唐以后,胡风渐弱,更多地恢复了汉族传统,经过改制的宽衣大袖的襦裙装又成为唐朝妇女的主要着装形式。当然,那样的穿着只限于贵族妇女,普通女子的穿着还是保守的。这点与现代有点相似,至少低胸露背的服装太贵,估计普通女子也买不起!
唐纪三十二(四)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唐纪三十二(四)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唐纪三十二(四)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唐纪三十二(四)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唐纪三十二(四)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故事,兵、吏部尚书知政事者,选事悉委侍郎以下,三注三唱,仍过门下省审,自春及夏,其事乃毕。及杨国忠以宰相领文部尚书,欲自示精敏,乃遣令史先于私第密定名阙。(严重破坏规矩

    玄宗天宝十二载(癸巳,公元七五三年)

    春,正月,壬戌,国忠召左相陈希烈及给事中、诸司长官皆集尚书都堂,唱注选人,一日而毕,曰:“今左相、给事中俱在座,已过门下矣。”其间资格差缪甚众,无敢言者。于是门下不复过官,侍郎但掌试判而已。侍郎韦见素、张倚趋走门庭,与主事无异。见素,凑之子也。

    京兆尹鲜于仲通讽选人请为国忠刻颂,立于省门,制仲通撰其辞;上为改定数字,仲通以金填之。

    杨国忠使人说安禄山诬李林甫与阿布思谋反,禄山使阿布思部落降者诣阙,诬告林甫与阿布思约为父子。上信之,下吏按问;林甫壻谏议大夫杨齐宣惧为所累,附国忠意证成之。时林甫尚未葬,二月,癸未,制削林甫官爵;子孙有官者除名,流岭南及黔中,给随身衣及粮食,自余资产并没官;近亲及党与坐贬者五十余人。剖林甫棺,抉取含珠,褫chǐ金紫,更以小棺如庶人礼葬之。己亥,赐陈希烈爵许国公,杨国忠爵魏国公,赏其成林甫之狱也。

    夏,五月,己酉,复以魏、周、隋后为三恪,杨国忠欲攻李林甫之短也。卫包以助邪贬夜郎尉,崔昌贬乌雷尉。

    阿布思为回纥所破,安禄山诱其部落而降之,由是禄山精兵,天下莫及。

    壬辰,以左武卫大将军何复光将岭南五府兵击南诏。

    安禄山以李林甫狡猾踰己,故畏服之。及杨国忠为相,禄山视之蔑如也,由是有隙。国忠屡言禄山有反状,上不听。

    陇右节度使哥舒翰击吐蕃,拔洪济、大漠门等城,悉收九曲部落。

    初,高丽人王思礼与翰俱为押牙,事王忠嗣。翰为节度使,思礼为兵马使兼河源军使。翰击九曲,思礼后期;翰将斩之,旣而复召释之。思礼徐曰:“斩则遂斩,复召何为!”

    杨国忠欲厚结翰与共排安禄山,奏以翰兼河西节度使。秋,八月,戊戌,赐翰爵西平郡王。翰表侍御史裴冕为河西行军司马。

    是时中国盛强,自安远门西尽唐境凡万二千里,闾阎相望,桑麻翳野,天下称富庶者无如陇右。翰每遣使入奏,常乘白橐驼,日驰五百里。

    九月,甲辰,以突骑施黑姓可汗登里伊罗蜜施为突骑施可汗。

    北庭都护程千里追阿布思至碛西,以书谕葛逻禄,使相应。阿布思穷迫,归葛逻禄,葛逻禄叶护执之,并其妻子、麾下数千人送之。甲寅,加葛逻禄叶护顿毗伽开府仪同三司,赐爵金山王。

    冬,十月,戊寅,上幸华清宫。

    杨国忠与虢guó国夫人居第相邻,昼夜往来,无复期度,或并辔走马入朝,不施障幕,道路为之掩目。

    三夫人将从车驾幸华清宫,会于国忠第;车马仆从,充溢数坊,锦绣珠玉,鲜华夺目。国忠谓客曰:“吾本寒家,一旦缘椒房至此,未知税驾之所,然念终不能致令名,不若且极乐耳。”杨氏五家,队各为一色衣以相别,五家合队,粲若云锦;国忠仍以剑南旌节引于其前。

    国忠子暄举明经,学业荒陋,不及格。礼部侍郎达奚珣畏国忠权势,遣其子昭应尉抚先白之。抚伺国忠入朝上马,趋至马下;国忠意其子必中选,有喜色。抚曰:“大人白相公,郎君所试,不中程序,然亦未敢落也。”国忠怒曰:“我子何患不富贵,乃令鼠辈相卖!”策马不顾而去。抚惶遽,书白其父曰:“彼恃挟贵势,令人惨嗟,安可复与论曲直!”遂置暄上第。及暄为户部侍郎,珣始自礼部迁吏部,暄与所亲言,犹叹己之淹回,珣之迅疾。

    国忠旣居要地,中外饷遗辐凑,积缣至三千万匹。

    上在华清宫,欲夜出游,龙武大将军陈玄礼谏曰:“宫外卽旷野,安可不备不虞!陛下必欲夜游,请归城阙。”上为之引还。

    是岁,安西节度使封常清击大勃律,至菩萨劳城,前锋屡捷,常清乘胜逐之。斥候府果毅段秀实谏曰:“虏兵羸而屡北,诱我也;请搜左右山林。”常清从之,果获伏兵,遂大破之,受降而还。

    中书舍人宋昱知选事,前进士广平刘乃以选法未善,上书于昱,以为:“禹、稷、皋陶同居舜朝,犹曰载采有九德,考绩以九载。近代主司,察言于一幅之判,观行于一揖之间,何古今迟速不侔之甚哉!借使周公、孔子今处铨廷,考其辞华,则不及徐、庾,观其利口,则不若啬夫,何暇论圣贤之事业乎!”(勘察需要时间,提拔不能坐直升飞机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