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唐纪三十六(一)--山中宰相李泌  

2016-10-15 19:24:18|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盛唐至中唐之际有一位非凡的人物,他在民间传说中是早慧的神童,是通晓玄机的神仙,在朝廷是帝王师天子友;他身逢乱世,谋事如神,底定江山;五起四落,履险若夷。平定安史之乱如果说战场上靠的是郭子仪的话,居中调停的就是这位非凡人物。此人就是有“山中宰相”、“神仙宰相”之称的南岳道士李泌。

李泌(722—789)字长源,出身名门,是西魏八柱国李弼六世孙。在玄宗朝即有神童之目,七岁时观玄宗与名相张说下棋,玄宗命以“动静方圆”四字咏棋,李泌请教张说题意,张说示范曰:“方如棋局,圆若棋子,动若棋生,静若棋死。”泌即答曰:“方若行义,圆若用智,动若骋材,静若得意。”燕国公张说是当世大才子,被时人称为“燕许大手笔”,七岁李泌的即兴之作在立意上由实入虚竟在五十多岁的张说之上。也难怪诗成后,“(张)说因贺帝得奇童,帝大悦曰:‘是子精神,要大于身。’赐束帛,敕其家曰:‘善视养之。”此事见《新唐书》李泌本传,而《三字经》也把李泌当做神童的典范来表彰:“……泌七岁,能赋棋。彼颖悟,人称奇,尔幼学,当效之。”更叫人啧啧称奇的是七岁的孩子竟能劝谏名相张九龄,当面批评名相张九龄不该喜欢“软美者”,因而被张九龄呼为“小友”。

李泌天生异秉,自小就能在屏风纱笼上行走如飞,被道士说是十五岁就要白日飞升,但是终被父母阻留了。从小精通道家修为,时人目为神仙中人。李泌在道术上很有成就,据说他能够长年绝粒,身轻如燕,还能够让手指出气,这股气可以吹灭烛火。他是南岳第一位钦赐的道士。

然而,李泌真正的成就还是作为政治家彪炳于史册的。他历仕玄宗、肃宗、代宗、德宗四朝,政治上的建树一时无双。天宝年间,隐居嵩山的李泌因上述朝廷议论时事而被玄宗皇帝征召进京,“令待诏翰林,仍东宫供奉”。但是因为写诗讽刺杨国忠、安禄山而被排挤,“乃潜遁名山,以习隐自适”。这是李泌第一次出仕,可以看作是一次“演习”。同样“演习”一次的李白就此一蹶不振,而对李泌来说,仅仅是开始。肃宗在灵武继位,急招李泌出山辅佐,李泌虽保持“世外人”的身份,并不担任官职,但是“权逾宰相” 与肃宗“出陪舆辇,同榻而寝”,平叛大计,多出其谋。此期间,在朝廷内,李泌帮助肃宗妥善地处理了太子李俶与皇子建宁王李炎(加人旁)的关系,解决了玄宗与肃宗父子棘手的关系,使危乱中的朝廷内部得以安定。特别是李泌强调不修旧恶的方针,最大限度地团结了平叛的力量,安定了局面。对外,他制订了不求速胜,务求根除后患的方略。后来此方略被急于求成的肃宗推翻,才造成了河北藩镇割据之祸。但是,就在出山之初,就与肃宗约定,“臣绝粒无家,禄位与茅土皆非所欲。为陛下帏幄运筹,收京师后,但枕天子膝睡一觉,使有司奏客星犯帝座,一动天文足矣。”在虎视眈眈的宦官李辅国等人的猜忌渐露之际,也在平叛大局已定之际,李泌完成了“枕天子膝睡一觉”的约定,飘然而去,隐居南岳衡山。如其事先言,“俟平京师,则去还山。”

代宗(李俶,即位后改名李豫)的太子位是李泌帮助保全的,即位后立即征召李泌进京,还逼着李泌任职、吃肉、娶妻,弄得李泌还大哭了一场。李泌是不愿失去“世外人”的超然地位的。此期间,李泌连遭权臣元载、常衮的排挤,连续在地方任职,限制了李泌的发挥。这可以看作是李泌政治生涯的低潮期。

德宗朝,遭遇迳原之变,皇帝在逃难途中急招李泌到身边。李泌以坚决而果断地措施,处理了姚令言、李怀光的叛变。同时据理力争,拒绝了吐蕃借兵要求割地的无理条件。在这短短两年中,显示了李泌非凡的处理危机的能力。贞元三年(787),李泌从陕虢观察使任上回到朝廷,当上了宰相(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封邺侯。但是贞元五年(789),旷世奇才李泌就去世了。李泌真正为相的时间还不满三年。在这最后的日子里,他不顾身家性命,数十次与德宗力争,保全了太子李诵,安定了朝廷。他不顾种种流言蜚语,力排众议,保全了功臣李晟、马燧,让刚刚安定的唐皇朝不致再起风波,也全了德宗与功臣的君臣之义。李泌在拜相当月立即陪同李晟和马燧入宫面圣。李泌直言不讳地对德宗说:“陛下既然让我当这个宰相,那我今天就跟陛下做个口头约定,可不可以?”德宗说当然可以。李泌说:“希望陛下不要加害功臣!臣蒙受陛下厚恩,才敢放胆直言。李晟和马燧为帝国立过大功,听说有人不断散布谣言,虽然陛下一定不会信,但我今天仍要当着他们的面提出来,为的是让他们二人不再疑惧。假如陛下把二人诛杀,恐怕宿卫禁军和四方边镇的将帅都会扼腕愤怒,而且恐惧难安,那么朝野之乱势必随时会发生。而今,李晟和马燧无论财产还是地位都已臻于极至,只要陛下坦诚相待,让他们感到身家性命均无可忧,国家有难就挂帅出征,天下太平就入朝参奉,君臣之间便能和睦安宁。所以臣希望陛下不要因二位大臣功高业伟就有所猜忌,而二大臣也不要因为自己地位太高而心怀疑虑,则天下自然太平无事!”听完这一席话,德宗皇帝诚恳地表示接受。李晟和马燧也当场泣下,起身拜谢。一场一触即发的危机因为李泌的赤诚化解了。

李泌去世后,传说众多,人们大多是不信李泌死了,附会说是仙去,一如留侯“从赤精子游”故事。

李泌曾对肃宗自陈有“五太”:“臣遇陛下太早,陛下任臣太重,宠臣太深,臣功太高,迹太奇。”当时人柳玼就说:“两京复,泌谋居多,其功乃大于鲁连、范蠡。”李泌调整官俸、裁减冗员、如何安置功臣等等,都能匡正时弊,收到了良效。

后世多因李泌好神仙怪诞之说而贬低李泌的功绩,其实正是聪明的李泌在乱世的生存之道。唐人大多知进而不知退,独李泌进退自如,往往以退为进。有唐一代,真正的明白人,李泌一人而已。千古之下,也只有留侯张良相仿佛,即使武侯、诚意伯尚未能及此境界。

千古奇才,山中宰相李泌也。

长歌行 
【唐】李泌 
天覆吾,地覆吾, 
天地生吾有意无。 
不然绝粒升天衢, 
不然鸣珂游帝都。 
焉能不贵复不去, 
空作昂藏一丈夫。 
一丈夫兮一丈夫, 
平生志气是良图。 
请君看取百年事, 
业就扁舟泛五湖。
   

唐纪三十六(一)--山中宰相李泌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起强圉作噩(丁酉)九月,尽着雍阉茂(戊戌),凡一年有奇。

      肃宗文明武德大圣大宣孝皇帝至德二载(丁酉,公元七五七年)

      九月,丁丑,希德以轻骑至城下挑战,千里帅百骑开门突出,欲擒之;会救至,收骑退还,桥坏,坠堑中,反为希德所擒。仰谓从骑曰:“吾不幸至此,天也!归语诸将,善为守备,宁失帅,不可失城。”希德攻城,竟不克,送千里于洛阳,安庆绪以为特进,囚之客省。

        郭子仪以回纥兵精,劝上益征其兵以击贼。怀仁可汗遣其子叶护及将军帝德等将精兵四千余人来至凤翔;上引见叶护,宴劳赐赉,惟其所欲。丁亥,元帅广平王俶将朔方等军及回纥、西域之众十五万,号二十万,发凤翔。俶见叶护,约为兄弟,叶护大喜,谓俶为兄。回纥至扶风,郭子仪留宴三日。叶护曰:“国家有急,远来相助,何以食为!”宴毕,卽行。日给其军羊二百口,牛二十头,米四十斛。

        庚子,诸军俱发;壬寅,至长安西,陈于香积寺北澧水之东。李嗣业为前军,郭子仪为中军,王思礼为后军。贼众十万陈于其北,李归仁出挑战,官军逐之,逼于其陈;贼军齐进,官军却,为贼所乘,军中惊乱,贼争趣辎重。李嗣业曰:“今日不以身饵贼,军无孑遗矣。”乃肉袒、执长刀,立于陈前,大呼奋击,当其刀者,人马俱碎,杀数十人,陈乃稍定。于是嗣业帅前军各执长刀,如墙而进,身先士卒,所向摧靡。都知兵马使王难得救其裨将,贼射之中眉,皮垂鄣目。难得自拔箭,掣去其皮,血流被面,前战不已。贼伏精骑于陈东,欲袭官军之后,侦者知之,朔方左厢兵马使仆固怀恩引回纥就击之,翦灭殆尽,贼由是气索。李嗣业又与回纥出贼陈后,与大军夹击,自午及酉,斩首六万级,填沟堑死者甚众,贼遂大溃。余众走入城,迨夜,嚣声不止。(一战夺气

    仆固怀恩言于广平王俶曰:“贼弃城走矣,请以二百骑追之,缚取安守忠、李归仁等。”俶曰:“将军战亦疲矣,且休息,俟明旦图之。”怀恩曰:“归仁、守忠,贼之骁将,骤胜而败,此天赐我也,柰何纵之!使复得众,还为我患,悔之无及!战尚神速,何明旦也!”俶固止之,使还营。怀恩固请,往而复反,一夕四五起。迟明,谍至,守忠、归仁与张通儒、田干真皆已遁矣。癸卯,大军入西京。

       初,上欲速得京师,与回纥约曰:“克城之日,土地、士庶归唐,金帛、子女皆归回纥。”至是,叶护欲如约。广平王俶拜于叶护马前曰:“今始得西京,若遽俘掠,则东京之人皆为贼固守,不可复取矣,愿至东京乃如约。”叶护惊跃下马答拜,跪捧王足,曰:“当为殿下径往东京。”卽与仆固怀恩引回纥、西域之兵自城南过,营于浐水之东。百姓、军士、胡虏见俶拜,皆泣曰:“广平王真华、夷之主!”上闻之喜曰:“朕不及也!”俶整众入城,百姓老幼夹道欢呼悲泣。俶留长安,镇抚三日,引大军东出。以太子少傅虢王巨为西京留守。

    甲辰,捷书至凤翔,百寮入贺。上涕泗交颐,卽日,遣中使啖庭瑶入蜀奏上皇;命左仆射裴冕入京师,告郊庙及宣慰百姓。

       上以骏马召李泌于长安。旣至,上曰:“朕已表请上皇东归,朕当还东宫复修臣子之职。”泌曰:“表可追乎?”上曰:“已远矣。”泌曰:“上皇不来矣。”上惊,问故。泌曰:“理势自然。”上曰:“为之柰何?”泌曰:“今请更为羣臣贺表,言自马嵬请留,灵武劝进,及今成功,圣上思恋晨昏,请速还京以就孝养之意,则可矣。”上卽使泌草表。上读之,泣曰:“朕始以至诚愿归万机。今闻先生之言,乃寤其失。”立命中使奉表入蜀,因就泌饮酒,同榻而寝。而李辅国请取契钥付泌,泌请使请辅国掌之;上许之。

       泌曰:“臣今报德足矣,复为闲人,何乐如之!”上曰:“朕与先生累年同忧患,今方相同娱乐,柰何遽欲去乎!”泌曰:“臣有五不可留,愿陛下听臣去,免臣于死。”上曰:“何谓也?”对曰:“臣遇陛下太早,陛下任臣太重,宠臣太深,臣功太高,迹太奇,此其所以不可留也。”上曰:“且眠矣,异日议之。”对曰:“陛下今就臣榻卧,犹不得请,况异日香案之前乎!陛下不听臣去,是杀臣也。”上曰:“不意卿疑朕如此,岂有如朕而办杀卿邪!是直以朕为句践也!”对曰:“陛下不办杀臣,故臣求归;若其旣办,臣安敢复言!且杀臣者,非陛下也,乃"五不可"也。陛下向日待臣如此,臣于事犹有不敢言者,况天下旣安,臣敢言乎!”

       上良久曰:“卿以朕不从卿北伐之谋乎!”对曰:“非也,所不敢言者,乃建宁耳。”上曰:“建宁,朕之爱子,性英果,艰难时有功,朕岂不知之!但因此为小人所敎,欲害其兄,图继嗣,朕以社稷大计,不得已而除之,卿不细知其故邪?”对曰:“若有此心,广平当怨之。广平每与臣言其冤,辄流涕呜咽。臣今必辞陛下去,始敢言之耳。”上曰:“渠尝夜扪广平,意欲加害。”对曰:“此皆出谗人之口,岂有建宁之孝友聪明,肯为此乎!且陛下昔欲用建宁为元帅,臣请用广平。建宁若有此心,当深憾于臣;而以臣为忠,益相亲善,陛下以此可察其心矣。”上乃泣下曰:“先生言是也。旣往不咎,朕不欲闻之。”

    泌曰:“臣所以言之者,非咎旣往,乃欲使陛下慎将来耳。昔天后有四子,长曰太子弘,天后方图称制,恶其聪明,酖杀之,立次子雍王贤。贤内忧惧,作黄台瓜辞(这首诗出自武则天和唐高宗所生的第二个儿子李贤之手。说来这李贤英武聪明,颇有当年唐太宗的气质。他曾召集众学士一起来为《后汉书》作注,得到父亲高宗的称赞。他的哥哥李弘被亲生母亲武则天毒死后,当时他就被立为太子,也就是所谓的"章怀太子"。然而,与生俱来的血性,让他不会像他的弟弟李显李旦那样俯首帖耳地做个稻草人一样的角色,他身上有其母武则天留给他的血液,有其祖父李世民留下来的冲天气概。但是,不幸的是,他面临的对手,却是他自己的亲生母亲。),冀以感悟天后。天后不听,贤卒死于黔中。其辞曰:"种瓜黄台下,瓜熟子离离:一摘使瓜好,再摘使瓜稀,三摘犹为可,四摘抱蔓归!"今陛下已一摘矣,慎无再摘!”上愕然曰:“安有是哉!卿录是辞,朕当书绅。”对曰:“陛下但识之于心,何必形于外也!”是时广平王有大功,良娣忌之,潜构流言,故泌言及之。

       郭子仪引蕃、汉兵追贼至潼关,斩首五千级,克华阴、弘农二郡。关东献俘百余人,敕皆斩之;监察御史李勉言于上曰:“今元恶未除,为贼所污者半天下,闻陛下龙兴,咸思洗心以承圣化,今悉诛之,是驱之使从贼也。”上遽使赦之。

    冬,十月,丁未,啖dàn庭瑶至蜀。

    壬子,兴平军奏:破贼于武关,克上洛郡。

    吐蕃陷西平。

    尹子奇久围睢阳,城中食尽,议弃城东走,张巡、许远谋,以为:“睢阳,江、淮之保障,若弃之去,贼必乘胜长驱,是无江、淮也。且我众饥羸,走必不达。古者战国诸侯,尚相救恤,况密迩羣帅乎!不如坚守以待之。”茶纸旣尽,遂食马;马尽,罗雀掘鼠;雀鼠又尽,巡出爱妾,杀以食士,远亦杀其奴;然后括城中妇人食之,继以男子老弱。人知必死,莫有叛者,所余纔四百人。

    癸丑,贼登城,将士病,不能战。巡西向再拜日:“臣力竭矣,不能全城,生旣无以报陛下,死当为厉鬼以杀贼!”城遂陷,巡,远俱被执。尹子奇问巡曰:“闻君每战皆裂齿碎,何也?”巡曰:“吾志吞逆贼,但力不能耳。”子奇以刀抉其口视之,所余纔三四。子奇义其所为,欲活之。其徒曰:“彼守节者也,终不为用。且得士心,存之,将为后患。”乃幷南霁云、雷万春等三十六人皆斩之。巡且死,(张巡(708年-757年11月24日),字巡, 蒲州河东(今山西永济)人。(《新唐书》本传载为邓州南阳)。唐代中期名臣。唐玄宗开元末年,张巡中进士,历任太子通事舍人、清河县令、真源县令。安史之乱时,起兵守雍丘,抵抗叛军。至德二载(757年),安庆绪派部将尹子琦率军十三万南侵江淮屏障睢阳,张巡与许远等数千人,在内无粮草、外无援兵的情况下死守睢阳,前后交战四百馀次,斩敌将数百名,杀叛军十二万,有效阻遏了叛军南犯之势,遮蔽了江淮地区,保障了唐朝东南的安全。终因粮草耗尽、士卒死伤殆尽而被俘遇害。后获赠扬州大都督、邓国公。唐宣宗大中二年(848年),张巡绘像凌烟阁。至明清时,得以从祀历代帝王庙。)颜色不乱,扬扬如常。生致许远于洛阳。

    巡初守睢阳时,卒仅万人,城中居人亦且数万,巡一见问姓名,其后无不识者。前后大小战凡四百余,杀贼卒十二万人。巡行兵不依古法敎战陈,令本将各以其意敎之。人或问其故,巡曰:“今与胡虏战,云合鸟散,变态不恒,数步之间,势有同异。临机应猝,在于呼吸之间,而动询大将,事不相及,非知兵之变者也。故吾使兵识将意,将识士情,投之而往,如手之使指。兵将相习,人自为战,不亦可乎!”自兴兵,器械、甲仗皆取之于敌,未尝自修。每战,将士或退散,巡立于战所,谓将士曰:“我不离此,汝为我还决之。”将士莫敢不还,死战,卒破敌。又推诚待人,无所疑隐;临敌应变,出奇无穷;号令明,赏罚信,与众共甘苦寒暑,故下争致死力。(乃政治家和军事家

    张镐闻睢阳围急,倍道亟进,檄浙东、浙西、淮南、北海诸节度及谯郡太守闾丘晓,使共救之。晓素傲很,不受镐命。比镐至,睢阳城已陷三日。镐召晓,杖杀之。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