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唐纪三十六(二)--安禄山pk史思明  

2016-10-15 22:55:15|  分类: 一纸辛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安”氏有“亚力山大”的意思,本为突厥姓氏,凡此突厥氏,一听都从西方而来,有着白种人的血统。禄山本姓康,名阿犖(luo)山(一作轧犖山),阿犖山即突厥语“战斗”的意思。安禄山的娘阿史德氏为突厥族女巫,安禄山年幼时父亲就死了,一直随娘住在突厥族里,他娘后来嫁给突厥将军安波注的哥哥安延偃,安禄山也就冒姓安氏,名叫禄山了。30岁以前,安禄山是个不安分的商人,混迹于北部边疆一代,直到30岁那年才步入军旅,在不到4年的时间就做到平卢将军,天宝元年(741)一跃成为驻守他所在边疆藩镇的最高军事统帅——平卢军节度使。

安禄山长大后膀阔腰圆、满脸胡须,长年混迹于多民族杂居区,会九种语言,狡黠奸诈、毒辣凶狠。

说起安禄山,我们先讲一段张守珪的旧事。守珪也是战将一员,开元间因战功复迁幽州(今北京市),担负起守卫边疆的重任,直接面对契丹、奚等强胡势力。守珪到任后,整顿军政,激励将士,伺机主动出击契丹,频频取得胜利。安禄山便是此时间投到守珪门下从军的。禄山骁勇过人,又熟谙山川形势,为守珪之“捉生将”,每与数骑出塞,常能擒获契丹数十人而归,其后更是“所向披靡”,深受张守珪喜欢,被收为养子。这也是他后来能发迹的根本原因。

当时契丹人可突干骁勇有谋,在契丹人中有很高威信,曾屡破唐军,是张守珪在幽州的主要对手。守珪赴任后,立即训练士卒,修缮城堑。率军亲击契丹又屡破之,使前期屡屡失败的局面顿时改观,唐军士气为之大振。守珪之来引起契丹主李屈烈和可突干的极大恐惧,二人见张守珪英勇善战,不敢正面交锋,于是屡败之后采用诈降之计,企图争得喘息之机。守珪针对其诈降术,将计就计,当即派管记、右卫骑曹王悔(此君也是个大大的人物啊)至其牙帐(松漠都督府,治今内蒙古翁牛特旗西北)进行接洽,并根据诈降情况便宜行事。王悔到契丹牙帐后,察觉契丹上下不但没有归降之意,而且还将军营向西北迁徙,并暗中派人联系东突厥,企图杀掉他后继续反唐。为了粉碎可突干的这一阴谋,王悔成功拉拢分典兵马的契丹牙官李过折。时李过折与可突于分典兵马,相互争权不和,王悔遂施离间计,利用他和可突于之间相互猜忌的矛盾,唆使他袭杀可突干。李过折遂在深夜时分,率部包围了李屈烈牙帐,将李屈烈、可突干及其党羽全部诛杀,并率部向唐军归降。守珪闻讯亲率大军北进至紫蒙州(治今河北卢龙北),并出师紫蒙川(今河北卢龙县北)举行盛大的阅兵式,宴赏将士、显示兵威、镇摄群胡。同时将李屈烈及可突于的首级派人送往东都,唐玄宗悬其首于天津桥南。幽州前线多年来混乱的局面开始稳定下来。

今天分析,这是个什么概念呢?那意思就是,蒋介石在四五年突然单枪匹马降服了日本人,杀掉了昭和天皇,并将小日本收归中华民国版图。或者相当于今上今天突然收服了外蒙古、攻占台湾岛,斩马英九之首,或将整个东南亚收归祖国囊中。唐玄宗对张守珪能在如此短的时间里便消灭了李屈烈和可突干感到非常满意,准备封他为宰相,却遭到宰相张九龄的反对。唐玄宗又说:“假以其名而不使任其职。”张九龄又劝阻说:“守珪才破契丹,陛下即以为宰相;若尽灭奚、厥,将以何官赏之?”唐玄宗这才作罢。张守珪虽没被封为宰相,但他在皇帝和大臣们心中的地位是不言而喻的。开元二十四年二月,张守珪至东都报捷,唐玄宗兴奋之余亲为张守珪自赋诗,以示褒奖。随后加封他为辅国大将军、右羽林大将军、兼御史大夫,余官如故。并赐杂彩一千匹及金银器物等,赠两个儿子官位。还下诏在幽州立碑,以纪其功。

有张守珪坐镇幽州,唐对契丹、奚的斗争因守势而变为攻势。开元二十四年(736年)三月,张守珪派平卢讨击使、左骁卫将军安禄山率军讨伐奚与契丹。安禄山因恃勇轻进,反为所败。四月二日,张守珪奏请将安禄山处斩。安禄山临刑大呼道:“大夫不欲灭奚、契丹邪,奈何杀禄山!”张守珪亦惜其骁勇,遂将其解送长安。此前安禄山入朝奏事,宰相张九龄对侍中裴光庭说:“乱幽州者,必此胡也。”这次作战失利,他遂提笔批示奏文说:“穰苴出军,必斩庄贾;孙武行令,亦斩宫嫔。守珪军令若行,禄山不宜免死。”唐玄宗看了批文说:“卿岂以王夷甫识石勒,便臆断禄山难制耶?”终赦之。

有此一来,这个名叫安禄山的中年胡子,他活这么大,啥阵仗没有见过?啥人物没有见过?他当年造反的时候,脑海里有没有过“唐朝天子不过尔尔”这种意思呢?

再说史思明。史思明原名史箤(zu)干,和阿犖山(听听发音,就是“安禄山”嘛)均是营州柳城(辽宁朝阳)胡人,与阿禄山一同长大,亲同手足。两人都以凶猛善斗闻名,后与禄山同为“捉生将”。史称思明其貌不扬,懂六蕃语。禄山长于政治、不知军事,思明长于军事,安禄山招将得史思明,也是促成安禄山更增信心决定反叛主因之一。

史思明也不是一般人物啊,当年他初见玄宗时已经40岁了,玄宗还是称赞他“后当富贵”。这里只讲思明一则当年旧事。

玄宗开元二十四年(736年),那个当时还叫箤干的人因欠官府债款走投无路,逃亡到北边的奚族地区,被一向排外的奚族人捉住。奚族人想杀死这个外地人,他却装出一本正经样子说:“我是大唐王朝派来与买王和亲的使者,你们杀了我,如果惹下大祸将会影响你们的民族。”奚王看干一副气度非凡的派头,还真当成了大唐派来的使者,于是以贵宾礼节接待他。奚王畏惧唐王朝的势力,决定派100人跟随干去朝拜大唐皇帝。箤干对奚王说:“你派去的人虽然不少,但我看多是浅薄之徒,这样的人怎能去见大唐皇帝呢?听人说,你手下有一个才华超群的琐嵩(将领称号),何不让他去呢?”奚王不敢违抗,便让琐嵩和他手下300人跟随干去朝拜大唐皇帝。他们一行人快走到平卢(今辽宁朝阳)时,箤干先派人欺骗平卢守将裴休子说:“奚族人派琐嵩和精锐将士一起来了,他们嘴上说是去朝拜天子,实际是来偷袭平卢,你应该做好准备,不等他们动手就先干掉他们。”裴休子信以为真,在奚人进入平卢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将琐嵩手下的300人杀了个一干二净,单单留下个琐嵩。箤干把琐高捆绑好押送到幽州节度使那里。节度使见奚人最有才能最有威望的琐高被捉来了,非常高兴,认为是给唐朝立下了大功,当即在给朝廷的奏折中大大地称赞箤干。箤干因此官运亨通,先当果毅(官职名),又升将军。这也是后来唐玄宗谈及此事都赞叹不已的原因,索性赐给他一个汉名——史思明。

有此一来,这个名叫史思明的中年胡子,他活这么大,啥阵仗没有见过?啥人物没有见过?他当年造反的时候,脑海里有没有过“唐朝天子不过尔尔”这种意思?

安禄山为人豪爽、知人善用、野心勃勃、阴蓄异志,当年他为将边关时就收招了许多同罗、奚、契丹族“曳落河”(“壮士”之意),盛时有八千之众,其相当于成吉思汗时代的“却薛军”(克什克腾,“亲军”的意思),或者斯大林手里的“青年近卫军”。

安禄山让自己豢养的阉人刺死后,余部特别是“曳落河”都归了有勇有谋的史思明,继任者安庆绪自然对史思明猜忌疑心,史遂以范阳降唐。只是此一时彼一时了,他可能也不信于唐,唐可能也不信于他,李光弼终不能消除阴图史思明之意,于是令乌承恩做了史思明的助手,为范阳副节度史,又赐给阿史那承恩庆铁券,图共铲之。还是那句话,史思明是什么人物?什么场面没见过?他召开将佐吏民公开此事,并向西大哭说:“臣以十三万之众降朝廷,何负陛下,而欲杀臣?”

终是覆水难收。

能在历史舞台上纵横捭阖一场的,可能不尽是英雄,但毕定不是凡人。

唐纪三十六(二)--安禄山pk史思明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张通儒等收余众走保陕,安庆绪悉发洛阳兵,使其御史大夫严庄将之,就通儒以拒官军,幷旧兵步骑犹十五万。己未,广平王至曲沃。回纥叶护使其将军鼻施吐拨裴罗等引军旁南山搜伏,因驻军岭北。郭子仪等与贼遇于新店,贼依山而陈,子仪等初与之战,不利,贼逐之下山。回纥自南山袭其背,于黄埃中发十余矢。贼惊顾曰:“回纥至矣!”遂溃。官军与回纥夹击之,贼大败,僵尸蔽野。严庄、张通儒等弃陕东走,广平王俶、郭子仪入陕城,仆固怀恩等分道追之。

    严庄先入洛阳告安庆绪。庚申夜,庆绪帅其党自苑门出,走河北;杀所获唐将哥舒翰(哥舒翰(?-757年),突骑施(西突厥别部)首领哥舒部落人,唐朝名将。天宝六年(747年),王忠嗣提拔哥舒翰为大斗军副使,迁左卫郎将。天宝年间与吐蕃战于苦拔海,屡破吐蕃,擢授右武卫员外将军。王忠嗣为宰相李林甫所忌,故诬陷王忠嗣"欲奉太子",玄宗以哥舒翰取代王忠嗣。朝廷对忠嗣严加审讯,打算处以极刑。哥舒翰闻知后,极言王忠嗣无罪,请求用自己的官爵来赎王忠嗣的罪,玄宗不听,走入内宫,哥舒翰一路追随,"言词慷慨,声泪俱下",玄宗深受感动,遂贬忠嗣为汉阳(今湖北)太守。天宝八年(749年)六月,哥舒翰统领陇右、河西及突厥阿布思之兵,向石堡城发起进攻。吐蕃凭险据守,唐军进攻多日,伤亡惨重。哥舒翰大怒,限三日内破城,否则斩杀攻城先锋官副将高秀岩、张守瑜。三日后,唐军占领石堡城。功拜特进、鸿胪员外卿。天宝十一年(752年),进为开府仪同三司。天宝十二年(753年)八月三十日,进封西平郡王。天宝十三年(754年),又拜太子太保,加实封三百户,兼御史大夫。安史之乱时被安禄山俘虏,后安庆绪杀安禄山,登基为帝,不久,败于唐军而逃,将哥舒翰杀害。唐代宗赠太尉,谥曰武愍。)、程千里(程千里(?―757年),京兆万年人,唐朝将领。程千里身高七尺,高大魁梧,勇武有力。初在西域应募从军,因屡立军功,升至安西副都护。后历任御史中丞、北庭都护、安西北庭节度使。天宝十二年(753年),程千里奉命讨伐背叛唐朝的突厥首领李献忠。程千里晓谕葛逻禄,让其出兵配合讨伐。李献忠因势单力穷,逐降葛逻禄,葛逻禄将李献忠和他的妻儿及其部下数千人送至程千里处。次年,程千里押送李献忠到京城斩首,以功升任右金吾卫大将军同正,留京任羽林军副将。天宝十四年(755年),爆发安史之乱,程千里奉命到河东募兵数万以抵抗叛军,充任河东节度副使、云中太守。后改任上党长史,带兵守卫上党。叛军屡次前来攻城,程千里常将其打败。至德二年(757年),程千里与叛军将领蔡希德交战,遭蔡希德所擒,送至洛阳,叛军首领安庆绪赦免程千里,任其为特进,囚禁客省。同年,安庆绪兵败逃跑,安庆绪丞相严庄将程千里杀害。)等三十余人而去。许远(许远(709年-757年),字令威,杭州新城(今杭州市富阳区新登镇上)人,一说杭州盐官(今浙江海宁西南)人。唐代名臣,唐高宗时右相许敬宗曾孙。历仕侍御史睢阳太守,安禄山反,与张巡协力守城,外援不至,城陷被俘,不屈死。)死于偃师。

        壬戌,广平王俶入东京。回纥意犹未厌,俶患之。父老请率罗锦万匹以赂回纥,回纥乃止。

        成都使还,上皇诰日:“当与我剑南一道自奉,不复来矣。”上忧惧,不知所为。后使者至,言:“上皇初得上请归东宫表,彷徨不能食,欲不归;及羣臣表至,乃大喜,命食作乐,下诰定行日。”上召李泌告之曰:“皆卿力也!”

    泌求归山不已,上固留之,不能得,乃听归衡山。敕郡县为之筑室于山中,给三品料。

    癸亥,上发凤翔,遣太子太师韦见素入蜀,奉迎上皇。

    乙丑,郭子仪遣左兵马使张用济、右武锋使浑释之将兵取河阳及河内;严庄来降。陈留人杀尹子奇,举郡降。田承嗣围来瑱于颍川,亦遣使来降;郭子仪应之缓,承嗣复叛,与武令珣皆走河北。制以填为河南节度使。

    丙寅,上至望贤宫,得东京捷奏。丁卯,上入西京。百姓出国门奉迎,二十里不绝,舞跃呼万岁,有泣者。上入居大明官。御史中丞崔器令百官受贼官爵者皆脱巾徒跣立于含元殿前,搏膺顿首请罪,环之以兵,使百官临视之。太庙为贼所焚,上素服向庙哭三日。是日,上皇发蜀郡。

    安庆绪走保邺郡,改邺郡为安成府,改元天成;从骑不过三百,步卒不过千人,诸将阿史那承庆等散投常山、赵郡、范阳。旬日间,蔡希德自上党,田承嗣自颍川,武令珣自南阳,各帅所部兵归之。又召募河北诸郡人,众至六万,军声复振。

    广平王俶之入东京也,百官受安禄山父子官者陈希烈等三百余人,皆素服悲泣请罪。俶以上旨释之,寻勒赴西京。己巳,崔器令诣朝堂请罪,如西京百官之仪,然后收系大理、京兆狱。其府县所由,祗承人等受贼驱使追捕者,皆收系之。

    初,汲郡甄济,有操行,隐居青岩山,安禄山为采访使,奏掌书记。济察禄山有异志,诈得风疾,舁yú归家。禄山反,使蔡希德引行刑者二人,封刀召之,济引首待刀;希德以实病白禄山。后安庆绪亦使人强舁至东京,月余,会广平王俶平东京,济起,诣军门上谒。俶遣诣京师,上命馆之于三司,令受贼官爵者列拜以愧其心,以济为秘书郎。国子司业苏源明称病不受禄山官,上擢为考功郎中、知制诰。壬申,上御丹凤门,下制:“士庶受贼官禄,为贼用者,令三司条件闻奏;其因战被虏,或所居密近,因与贼往来者,皆听自首除罪;其子女为贼所污者,勿问。”

    癸酉,回纥叶护自东京还,上命百官迎之于长乐驿,上与宴于宣政殿。叶护奏以“军中马少,请留其兵于沙苑,自归取马,还为陛下扫除范阳余孼。”上赐而遣之。

    十一月,广平王俶、郭子仪来自东京,上劳子仪曰:“吾之家国,由卿再造。”

    张镐帅鲁炅、来瑱、吴王祗、李嗣业,李奂五节度徇河南、河东郡县,皆下之;惟能元皓据北海,高秀岩据大同未下。

    己丑,以回纥叶护为司空、忠义王;岁遗回纥绢二万匹,使就朔方军受之。

    以严庄为司农卿。

    上之在彭原也,更以栗为九庙主;庚寅,朝享于长乐殿。

    丙申,上皇至凤翔,从兵六百余人,上皇命悉以甲兵输郡库。上发精骑三千奉迎。十二月,丙午,上皇至咸阳,上备法驾迎于望贤宫。上皇在宫南楼,上释黄袍,着紫袍,望楼下马,趋进,拜舞于楼下。上皇降楼,抚上而泣,上捧上皇足,呜咽不自胜。上皇索黄袍,自为上着之,上伏地顿首固辞。上皇曰:“天数、人心皆归于汝,使朕得保养余齿,汝之孝也!”上不得已,受之。父老在仗外,欢呼且拜。上令开仗,纵千余人入谒上皇,曰:“臣等今日复睹二圣相见,死无恨矣!”上皇不肯居正殿,曰:“此天子之位也。”上固请,自扶上皇登殿。尚食进食,上品尝而荐之。丁未,将发行宫,上亲为上皇习马而进之上皇。上皇上马,上亲执鞚。行数步,上皇止之。上乘马前引,不敢当驰道。上皇谓左右曰:“吾为天子五十年,未为贵;今为天子父,乃贵耳!”左右皆呼万岁。上皇自开远门入大明宫,御含元殿慰抚百宫;乃诣长乐殿谢九庙主,恸哭久之;卽日,幸兴庆宫,遂居之。上累表请避位还东宫,上皇不许。

    辛亥,以礼部尚书李岘、兵部侍郎吕諲为详理使,与御史大夫崔器共按陈希烈等狱。岘以殿中侍御史李栖筠为详理判官,栖筠多务平恕,故人皆怨諲、器之刻深,而岘独得美誉。

    戊午,上御丹凤楼,赦天下,惟与安禄山同反及李林甫、王鉷、杨国忠子孙不在免例。立广平王俶为楚王,加郭子仪司徒,李光弼司空,自余蜀郡、灵武扈从立功之臣,皆进阶,赐爵,加食邑有差。李憕、卢奕、颜杲卿、袁履谦、许远、张巡、张介然、蒋清、庞坚等皆加赠官,其子孙、战亡之家,给复二载。郡县来载租、庸三分蠲一。近所改郡名、官名,一依故事。以蜀郡为南京,凤翔为西京,西京为中京。以张良娣为淑妃,立皇子南阳王系为赵王,新城王仅为彭王,颍川王僩为兖王,东阳王侹为泾王,僙为襄王,倕为{木巳}王,偲为召王,佋为兴王,侗为定王。

    议者或罪张巡以守睢阳不去,与其食人,曷若全人。其友人李翰为之作传,表上之,以为:“巡以寡击众,以弱制强,保江、淮以待陛下之师,师至而巡死,巡之功大矣。而议者或罪巡以食人,愚巡以守死,善遏恶扬,录瑕弃用,臣窃痛之。巡所以固守者,以待诸军之救,救不至而食尽,食旣尽而及人,乖其素志。设使巡守城之初已有食人之心,损数百之众以全天下,臣犹曰功过相掩,况非其素志乎!今巡死大难,不睹休明,唯有令名是其荣禄。若不时纪录,恐远而不传,使巡生死不遇,诚可悲焉。臣敢撰传一卷献上,乞编列史官。”众议由是始息。是后赦令无不及李憕等,而程千里独以生执贼庭,不沾褒赠。(张巡成有争议人物,食人·可争,死守有何争?)

    甲子,上皇御宣政殿,以传国宝授上,上始涕泣而受之。

    安庆绪之北走也,其大将北平王李归仁及精兵曳落河、同罗、六州胡数万人皆溃归范阳,所过俘掠,人物无遗。史思明厚为之备,且遣使逆招之范阳境,曳落河、六州胡皆降。同罗不从,思明纵兵击之,同罗大败,悉夺其所掠,余众走归其国。

    庆绪忌思明之强,遣阿史那承庆、安守忠往征兵,因密图之。判官耿仁智说思明曰:“大夫崇重,人莫敢言,仁智愿一言而死。”思明曰:“何也?”仁智曰:“大夫所以尽力于安氏者,迫于凶威耳。今唐室中兴,天子仁圣,大夫诚帅所部归之,此转祸为福之计也。”裨将乌承玼亦说思明曰:“今唐室再造,庆绪叶上露耳。大夫柰何与之俱亡!若归款朝廷,以自湔洗,易于反掌耳。”思明以为然。

    承庆、守忠以五千劲骑自随,至范阳,思明悉众数万逆之,相距一里所,使人谓承庆等曰:“相公及王远至,将士不胜其喜,然边兵怯懦,惧相公之众,不敢进,愿弛弓以安之。”承庆等从之。思明引承庆入内厅乐饮,别遣人收其甲兵,诸郡兵皆给粮纵遣之,愿留者厚赐,分隶诸营。明日,囚承庆等,遣其将窦子昂奉表以所部十三郡及兵八万来降,幷帅其河东节度高秀岩亦以所部来降。乙丑,子昂至京师。上大喜,以思明为归义王、范阳节度使,子七人皆除显官。遣内侍李思敬与乌承恩往宣慰,使将所部兵讨庆绪。

    先是,庆绪以张忠志为常山太守,思明召忠志还范阳,以其将薛萼摄恒州刺史,开井陉路,招赵郡太守陆济,降之;命其子朝义将兵五千人摄冀州刺史,以其将令狐彰为博州刺史。乌承恩所至宣布诏旨,沧、瀛、安、深、德、棣等州皆降,虽相州未下,河北率为唐有矣。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