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唐纪四十三(四)----四镇之乱  

2016-10-27 10:30:28|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唐中央和藩镇之间的斗争,在德宗时期有所谓“四镇之乱”。781年(建中二年),成德节度使李宝臣死,其子李惟岳继节度使位,要求朝廷加以承认,唐德宗不允许。为了维护世袭特权,魏博镇田悦、淄青镇李纳、山南东道(治襄阳)节度使梁崇义和李惟岳联合起来,共同起兵。不久,梁崇义和李惟岳兵败被杀,田悦和李纳也被唐军打败。但卢龙镇节度使朱滔和成德镇降将王武俊为了争权夺地,又勾结田悦、李纳发动了叛乱。朱滔称冀王、田悦称魏王、王武俊称赵王、李纳称齐王。淮西节度使李希烈也加入了叛乱的队伍,自称天下都元帅。783年,德宗抽调关内诸镇兵去平定叛乱,泾原镇兵在路过长安时发生哗变,攻进长安。德宗狼狈逃到奉天(陕西乾县)。 
  泾原叛乱军立朱滔的兄弟朱泚为主,在长安称帝,国号秦(后改为汉)。朔方节度使李怀光率兵救援德宗,但到了长安附近他又与德宗发生矛盾,就联合叛乱军共同反唐。在李怀光的逼迫下,784年(兴元元年),德宗又从奉天逃到梁州(陕西汉中)。后来,德宗依靠李晟率领的唐军才收复了长安,逐杀朱泚,又与朱滔、王武俊、田悦、李纳等势力相妥协,才勉强平息了这场叛乱。 
唐纪四十三(四)----四镇之乱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唐纪四十三(四)----四镇之乱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丁酉,加河东节度使马燧同平章事。

        辛亥,置义武军节度于定州,以易、定、沧三州隶之。
    
        张光晟之杀突董也,上欲遂绝回纥,召册可汗使源休还太原。久之,乃复遣休送突董及翳密施、大‖小梅录等四丧还其国,可汗遣其宰相颉子斯迦等迎之。颉子斯迦坐大帐,立休等于帐前雪中,诘以杀突董之状,欲杀者数四,供待甚薄;留五十余日,乃得归。可汗使人谓之曰:“国人皆欲杀汝以偿怨,我意则不然。汝国已杀突董等,我又杀汝,如以血洗血,污益甚耳!今吾以水洗血,不亦善乎!唐负我马直百八十万匹,当速归之。”遣其散支将军康赤心随休入见,休竟不得见可汗而还。己卯,至长安,诏以帛十万匹、金银十万两偿其马直。休有口辩,卢杞恐其见上得幸,乘其未至,先除光禄卿。
    
        朱滔、王武俊军至魏州,田悦具牛酒出迎,魏人欢呼动地。滔营于惬山,是日,李怀光军亦至,马燧等盛军容迎之。滔以为袭己,遽出陈。怀光勇而无谋,欲乘其营垒未就击之。燧请且休将士,观衅而动,怀光曰:“彼营垒旣立,将为后患,此时不可失也。”遂击滔于惬山之西,杀步卒千余人,滔军崩沮;怀光按辔观之,有喜色。士卒争入滔营取宝货,王武俊引二千骑横冲怀光军,军分为二;滔引兵继之,官军大败,蹙入永济渠溺死者不可胜数,人相蹈藉,其积如山,水为之不流,马燧等各收军保垒。是夕,滔等堰永济渠入王莽故河,绝官军粮道及归路。明日,水深三尺余。马燧惧,遣使卑辞谢滔,求与诸节度归本道,奏天子,请以河北事委五郎处之。滔欲许之,王武俊以为不可。滔不从。秋七月,燧与诸军涉水而西,退保魏县以拒滔,滔乃谢武俊,武俊由是恨滔。后数日,滔等亦引兵营魏县东南,与官军隔水相拒。(福兮祸所伏
   
       李纳求救于滔等,滔遣魏博兵马使信都承庆将兵助之。纳攻宋州,不克,遣兵马使李克信、李钦遥戍濮阳、南华以拒刘洽。
    
        甲辰,以淮宁节度使李希烈兼平卢‖淄青‖兖郓‖登莱‖齐州节度使,讨李纳;又以河东节度使马燧兼魏博‖澶相节度使;加朔方、邠宁节度使李怀光同平章事。
   
        神策行营招讨使李晟请以所将兵北解赵州之围,与张孝忠合势图范阳,上许之。晟自魏州引兵北趋赵州,王士真解围去。晟留赵州三日,与孝忠合兵北略恒州。
   
         演州司马李孟秋举兵反,自称安南节度使;安南都护辅良交讨斩之。
   
         八月,丁未,置河东、西水陆运、两税、盐铁使二人,度支总其大要而已。
  
          辛酉,以泾原留后姚令言为节度使。
     
        卢杞恶太子太师颜真卿,欲出之于外。真卿谓曰:“先中丞传首至平原,真卿以舌舐面血。今相公忍不相容乎!”矍然起拜,然恨之益甚。
    
        九月癸卯,殿中少监崔汉衡自吐蕃归,赞普遣其臣区颊赞随汉衡入见。
    
        冬,十月,辛亥,以湖南观察使曹王皋为江南西道节度使。皋至洪州,悉集将佐,简阅其才,得牙将伊慎、王锷等,擢为大将,引荆襄判官许孟容置幕府。慎,兖州人;孟容,长安人也。
    
       慎常从李希烈讨梁崇义,希烈爱其才,欲留之,慎逃归。希烈闻皋用慎,恐为己患,遗慎七属甲(谓用七节甲片连缀而成。《周礼·考工记·函人》:"函人为甲,犀甲七属,兕甲六属,合甲五属。" 郑玄 注:"谓上旅下旅札续之数也。" 贾公彦 疏:"谓上旅之中及下旅之中皆有札,续一叶为一札,上旅之中续札七节、六节、五节,下旅之中亦有此节。"上旅,谓腰以上,指衣;下旅,谓腰以下,指裳。 北周 庾信 《同卢记室从军》诗:"函犀恒七属,络铁本千群。"),诈为复书,坠之境上。上闻之,遣中使卽军中斩慎,皋为之论雪;未报。会江贼三千余众入寇,皋遣慎击贼自赎;慎击破之,斩首数百级而还,由是得免。
   
        卢秉政,知上必更立相,恐其分己权,乘间荐吏部侍郎关播儒厚,可以镇风俗;丙辰,以播为中书侍郎、同平章事。政事皆决于,播但敛袵无所可否。上尝从容与宰相论事,播意有所不可,起立欲言,目之而止。还至中书,谓播曰:“以足下端悫què少言,故相引至此,向者柰何发口欲言邪!”播自是不复敢言。(飞扬跋扈如此
   
     戊辰,遣都官员外郎樊泽使于吐蕃,告以结盟之期。
   
      丙子,肃王详薨。
    
     十一月,己卯朔,加淮南节度使陈少游同平章事。
    
        田悦德朱滔之救,与王武俊议奉滔为主,称臣事之,滔不可,曰:“惬山之捷,皆大夫二兄之力,滔何敢独居尊位!”于是幽州判官李子千、恒冀判官郑濡等共议:“请与郓州李大夫为四国,俱称王而不改年号,如昔诸侯奉周家正朔。筑坛同盟,有不如约者,众共伐之。不然,岂得常为叛臣,茫然无主,用兵旣无名,有功无官爵为赏,使将吏何所依归乎!”滔等皆以为然。滔乃自称冀王,田悦称魏王,王武俊称赵王,仍请李纳称齐王。是日,滔等筑坛于军中,告天而受之。滔为盟主,称孤;武俊、悦、纳称寡人。所居堂曰殿,处分曰令,羣下上书曰笺。妻曰妃,长子曰世子。各以其所治州为府,置留守兼元帅,以军政委之;又置东西曹,视中书、门下省;左右内史,视侍中、中书令;余官皆仿天朝而易其名。(四镇军阀称王,复辟丑剧,一批人渣
    
        武俊以孟华为司礼尚书,华竟不受,呕血死;以兵马使卫常宁为内史监,委以军事。常宁谋杀武俊,武俊腰斩之。武俊遣其将张终葵寇赵州,康日知击斩之。(耻为其官
    
        李希烈帅所部兵三万徙镇许州,遣所亲诣李纳,与谋共袭汴州;遣使告李勉,云已兼领淄青,欲假道之官。勉为之治桥、具馔以待之,而严为之备。希烈竟不至,又密与朱滔等交通,纳亦数遣游兵渡汴以迎希烈。由是东南转输者皆不敢由汴渠,自蔡水而上。
    
        十二月,丁丑,李希烈自称天下都元帅、太尉、建兴王。时朱滔等与官军相拒累月,官军有度支馈粮,诸道益兵,而滔与王武俊孤军深入,专仰给于田悦,客主日益困弊。闻李希烈军势甚盛,颇怨望,乃相与谋遣使诣许州,劝希烈称帝,希烈由是自称天下都元帅。
    
       司天少监徐承嗣请更造建中正元历;从之。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