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唐纪四十四(三)--名将段秀实  

2016-10-27 22:35:25|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段秀实(718-783)字成公,陕西千阳人,唐代名将。幼读经史,稍长习武,言辞谦恭,朴实稳重。先后任安西府别将、陇州大堆府果毅、绥德府折冲都尉等职。安史之乱时,授泾州刺史,封爵张掖郡王。766年后,任泾州刺史兼御史大夫,四镇北庭行军泾原郑颖节度使,总揽西北军政四年吐蕃不敢犯境,百姓安居乐业。780年,加封检效礼部尚书,不久因杨炎进谗贬司农卿,调回长安。783年,泾原兵变,在长安拥太尉朱泚为大秦皇帝,他当庭勃然而起,以笏板击朱泚,旋被杀。朝野赞叹:“自古殁身以卫社稷者,无有如秀实之贤”。
        1.不畏强暴,为民请命

段秀实在泾州(今甘肃泾州北)任刺史时,平定安史之乱的功臣郭子仪时任天下兵马副元帅,权倾朝野。其子郭晞,随父征战,有战功。广德二年,吐蕃入寇,朝廷封他为御史中丞,领军援彬州(今陕西彬县)。这时其父自行营入朝,由他兼任行营节度使,驻军于彬州。他仗侍其父的权势,放纵士兵在彬州胡作非为,随意在大街上抢夺百姓财物,捣毁器物,撞杀孕妇。彬州是节度使白孝德管辖的地方,他听后感到很头痛。他是郭子仪的部下,碍于其父的权位,他有所顾忌,不敢过问这件事。而靠近彬州的段秀实闻此很不满意。这事本来同他没关系,但是,他却主动找到白孝德,请求派他去担任都虞侯(军队中的执法官),以便制服郭晞部下的不法行为。白孝德爽快地答应了他的请求。
  在他担任都虞侯不久,郭晞部下的17名士兵上街捣毁了一家酒家的酒器,杀死了酿酒的技工。段秀实知道后,立即下令逮捕了这17名士兵,并将他们斩首示众。百姓见后无不拍手称快。

但是,这一下却捅了蚂蜂窝。郭晞军中士兵大为震动,悉数披上铠甲,杀气腾腾,企图向段秀实报复。一时间,剑拔弩张,一场流血冲突在即。

白孝德闻讯大惊失色。连忙召见段秀实问“将奈何?”段秀实从容不迫,要亲去郭晞营中处理此事。白孝德不放心,要派数十名士兵护卫他前去。他尽请辞去,解下佩刀,只选了一个既老且跛的士卒随他同行。

至郭晞营前,披甲执锐的士兵涌出。段秀实见状,笑着说:“杀一老卒,何需这么多甲兵?我戴着我的头来了。”众士兵见状,皆谔然。接着,他让士兵请郭晞出来说话。郭晞出,段秀实说道:“副元帅功勋盖世,当善始善终。今天,阁下却放纵手下,姿意作恶。这样做,势必引起混乱,影响国家安定。皇上追究下来,将罪及副元帅。乱皆起因于阁下。人们会说,阁下依仗副元帅,不守法。这样,令尊大人的一世英名将毁于一旦,恐祸将至。”话音未落,郭晞立刻向段秀实拱手致谢。说道:“幸亏您及时赐教,恩甚大。我愿听先生的。”随即,他喝令士兵“解甲归营,有敢乱来者死。”段秀实为了考验他,留下来吃饭,过夜。郭晞怕出意外,一直陪在段的身边。次日晨,二人到白孝德处,郭晞向孝德谢罪,请改过。彬州从此无祸。

2.体恤百姓,亲民爱民

在任彬州刺史前,段秀实为营田官。彬州的军阀焦令湛霸占了数十顷土地,租给农民。相约庄稼成熟,一半交租。这年大旱,庄稼颗粒无收。农人向焦令湛求情免租,但他蛮横地说:“我只知道收租,不知道什么天旱。”催促甚急。农人且饿死,无法交租。无奈,求诸段秀实。段秀实写了一张公文让农人带给焦令湛,请他体恤百姓,免收租。并说明庄稼颗粒无收,零的一半还是零,按契约也不应交租。焦令湛见到公文大怒,让人把农民按倒在地,把段秀实的公文放在他的背上,然后在上面打了二十大杖,拉出院外。段秀实听了这个消息,立即赶来,流着眼泪对农民说:“是我害了你!”于是,他扯下自己的衣服,亲自给他裹上药,包扎伤口。又让人把自己骑来的马卖了,买成粮食代他交了租。

地位较高的淮西寓军帅尹少荣是一个正直的人。后来,他听说了这件事,见到焦令湛,大骂道:“你还是人吗?彬州田野旱得干裂,人都快饿死了,你非得收租,又用大杖击无罪者。段公,仁人君子也,你不知道敬他。他就一匹马,便宜卖了,替人买了粮食给你交租,你不知羞耻地收取。为人傲天灾,犯大人,击无罪,又取仁者谷,使主人出行无马。就你这德行以后怎么面对世人啊?”

焦令湛虽然暴虐无情,但是,听到尹少荣的这番话大感惭愧,脸上流着汗,无言以对。后数日,不能进食,对人说:“我没有脸面再见段公了。”终于,在一个晚上羞愧而死。

3.清政廉洁,浩气长存

德宗建中元年,段秀实自泾原节度使被召入京,任司农卿。他告戒自己的家属路经歧州时,朱泚如果送财物,千万不要收下。后来过歧州,岐州尹朱泚硬要送三百匹大绫,段秀实的女婿因无法拒绝便收下了。段秀实知道后,将这些绫堆放在司农寺办公大厅的房梁上。唐德宗建中四年,朱泚反叛朝廷,占据长安,强迫段秀实出来做官。段秀实在议事时,大骂朱泚为狂贼,用像笏猛击其额头,血流污面,被杀害。他死后,司农寺的官吏把他拒受绫的事告诉朱泚,朱泚将大厅房梁上的绫取下一看,原先包装的标记都在,三百匹大绫原封未动。
  段秀实这种不畏强暴,敢于同恶势力斗争的凛然正气激励着后人,努力追求光明,维护社会公平与正义。宋代的文天祥作正气歌,颂扬了许多历史上的仁人志士。其中提到的“击贼笏”指的就是段秀实以笏击朱泚这件事。

唐纪四十四(三)--名将段秀实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段太尉逸事状
【唐】柳宗元
        太尉始为泾州刺史时(1),汾阳王以副元帅居蒲(2)。王子晞为尚书(3),领行营节度使(4),寓军邠州(5),纵士卒无赖(6)。邠人偷嗜暴恶者,卒以货窜名军伍中(7),则肆志,吏不得问。日群行丐取于市,不嗛(8),辄奋击折人手足,椎釜鬲瓮盎盈道上(9),袒臂徐去,至撞杀孕妇人。邠宁节度使白孝德以王故(10),戚不敢言。
  太尉自州以状白府(11),愿计事。至则曰:“天子以生人付公理(12),公见人被暴害,因恬然。且大乱,若何?”孝德曰:“愿奉教。”太尉曰:“某为泾州,甚适,少事;今不忍人无寇暴死,以乱天子边事。公诚以都虞候命某者(13),能为公已乱,使公之人不得害。”孝德曰:“幸甚!”如太尉请。
        既署一月,晞军士十七人入市取酒,又以刃刺酒翁[ 37 ],坏酿器,酒流沟中。太尉列卒取十七人,皆断头注槊上,植市门外。晞一营大噪,尽甲。孝德震恐,召太尉曰:“将奈何?”太尉曰:“无伤也!请辞于军。”孝德使数十人从太尉,太尉尽辞去。解佩刀,选老躄者一人持马(14),至晞门下。甲者出,太尉笑且入曰:“杀一老卒,何甲也?吾戴吾头来矣!”甲者愕。因谕曰:“尚书固负若属耶?副元帅固负若属耶?奈何欲以乱败郭氏?为白尚书,出听我言。”晞出见太尉。太尉曰:“副元帅勋塞天地,当务始终。今尚书恣卒为暴,暴且乱,乱天子边,欲谁归罪?罪且及副元帅。今邠人恶子弟以货窜名军籍中,杀害人,如是不止,几日不大乱?大乱由尚书出,人皆曰尚书倚副元帅,不戢士(15)。然则郭氏功名,其与存者几何?”
  言未毕,晞再拜曰:“公幸教晞以道,恩甚大,愿奉军以从。”顾叱左右曰:“皆解甲散还火伍中,敢哗者死!”太尉曰:“吾未晡食,请假设草具。(16)”既食,曰:“吾疾作,愿留宿门下。”命持马者去,旦日来。遂卧军中。晞不解衣,戒候卒击柝卫太尉(17)。旦,俱至孝德所,谢不能,请改过。邠州由是无祸。
        先是,太尉在泾州为营田官(18)。泾大将焦令谌取人田,自占数十顷,给与农,曰:“且熟,归我半。”是岁大旱,野无草,农以告谌。谌曰:“我知入数而已,不知旱也。”督责益急,农且饥死,无以偿,即告太尉。太尉判状辞甚巽(19),使人求谕谌。谌盛怒,召农者曰:“我畏段某耶?何敢言我!”取判铺背上,以大杖击二十,垂死,舆来庭中。太尉大泣曰:“乃我困汝!”即自取水洗去血,裂裳衣疮,手注善药,旦夕自哺农者,然后食。取骑马卖,市谷代偿,使勿知。
        淮西寓军帅尹少荣(20),刚直士也。入见谌,大骂曰:“汝诚人耶?泾州野如赭(21),人且饥死;而必得谷,又用大杖击无罪者。段公,仁信大人也,而汝不知敬。今段公唯一马,贱卖市谷入汝,汝又取不耻。凡为人傲天灾、犯大人、击无罪者,又取仁者谷,使主人出无马,汝将何以视天地,尚不愧奴隶耶!”谌虽暴抗,然闻言则大愧流汗,不能食,曰:“吾终不可以见段公!”一夕,自恨死。
        及太尉自泾州以司农征(22),戒其族:“过岐(23),朱泚幸致货币(24),慎勿纳。”及过,泚固致大绫三百匹。太尉婿韦晤坚拒,不得命。至都,太尉怒曰:“果不用吾言!”晤谢曰:“处贱无以拒也。”太尉曰:“然终不以在吾第。”以如司农治事堂,栖之梁木上。泚反,太尉终,吏以告泚,泚取视,其故封识具存(25)。
太尉逸事如右(26)。元和九年月日(27),永州司马员外置同正员柳宗元谨上史馆(28)。
  今之称太尉大节者出入,以为武人一时奋不虑死(29),以取名天下,不知太尉之所立如是。宗元尝出入岐周邠斄间(30),过真定(31),北上马岭(32),历亭障堡戍,窃好问老校退卒(33),能言其事。太尉为人姁姁(34),常低首拱手行步,言气卑弱,未尝以色待物(35);人视之,儒者也。遇不可,必达其志,决非偶然者。会州刺史崔公来,言信行直,备得太尉遗事,覆校无疑,或恐尚逸坠,未集太史氏,敢以状私于执事(36)。谨状。
(注:该文出自宋刻世彩堂本《柳河东集》。)

 
 
 
 
        凤翔、泾原将张廷芝、段诚谏将数千人救襄城,未出潼关,闻朱泚据长安,杀其大将陇右兵马使戴兰,溃归于泚。泚于是自谓众心所归,反谋遂定。以源休为京兆尹、判度支,李忠臣为皇城使。百司供亿,六军宿卫,咸拟乘舆。

       辛亥,以浑瑊为京畿、渭北节度使,行在都虞候白志贞为都知兵马使,令狐建为中军鼓角使,以神策都虞候侯仲庄为左卫将军兼奉天防城使。

        朱泚以司农卿段秀实久失兵柄,意其必怏怏,遣数十骑召之。秀实闭门拒之,骑士踰垣入,劫之以兵。秀实自度不免,乃谓子弟曰:“国家有患,吾于何避之,当以死徇社稷;汝曹宜人自求生。”乃往见泚。泚喜曰:“段公来,吾事济矣。”延坐问计。秀实说之曰:“公本以忠义着闻天下,今泾军以犒赐不丰,遽有披猖,使乘舆播越。夫犒赐不丰,有司之过也,天子安得知之!公宜以此开谕将士,示以祸福,奉迎乘舆,复归宫阙,此莫大之功也!”泚默然不悦,然以秀实与己皆为朝廷所废,遂推心委之。左骁卫将军刘海宾、泾原都虞候何明礼、孔目官岐灵岳,皆秀实素所厚也,秀实密与之谋诛泚,迎乘舆。

    上初至奉天,诏征近道兵入援。有上言:“朱泚为乱兵所立,且来攻城,宜早修守备。”卢杞切齿言曰:“朱泚忠贞,羣臣莫及,柰何言其从乱,伤大臣心!臣请以百口保其不反。”上亦以为然。又闻羣臣劝泚奉迎,乃诏诸道援兵至者皆营于三十里外。姜公辅谏曰:“今宿卫单寡,防虑不可不深,若泚竭忠奉迎,何惮于兵多;如其不然,有备无患。”上乃悉召援兵入城。卢杞及白志贞言于上曰:“臣观朱泚心迹,必不至为逆,愿择大臣入京城宣慰以察之。”上以诸从臣皆畏惮,莫敢行;金吾将军吴潊xù独请行,上悦。潊退而告人曰:“食其禄而违其难,何以为臣!吾幸托肺附,非不知往必死,但举朝无蹈难之臣,使圣情慊慊耳!”遂奉诏诣泚。泚反谋已决,虽阳为受命,馆潊于客省,寻杀之。潊,凑之兄也。(赴死

    泚遣泾原兵马使韩旻将锐兵三千,声言迎大驾,实袭奉天。时奉天守备单弱,段秀实谓岐灵岳曰:“事急矣!”使灵岳诈为姚令言符,令旻且还,当与大军俱发。窃令言印未至,秀实倒用司农印印符,募善走者追之。旻至骆驿,得符而还。秀实谓同谋曰:“旻来,吾属无类矣!我当直搏泚杀之,不克则死,终不能为之臣也!”乃令刘海宾、何明礼阴结军中之士,欲使应之于外。旻兵至,泚、令言大惊;岐灵岳独承其罪而死,不以及秀实等。(又一为义赴死

    是日,泚召李忠臣、源休、姚令言及秀实等议称帝事。秀实勃然起,夺休象笏,前唾泚面,大骂曰:“狂贼!吾恨不斩汝万段,岂从汝反邪!”因以笏击泚,泚举手扞之,纔中其额,溅血洒地。泚与秀实相搏忷忷,左右猝愕,不知所为。海宾不敢进,乘乱而逸。忠臣前助泚,泚得匍匐脱走。秀实知事不成,谓泚党曰:“我不同汝反,何不杀我!”众争前杀之。(段秀实(719年-783年),字成公。陇州汧阳(今陕西千阳)人。唐代中叶名将。幼读经史,稍长习武,言辞谦恭,朴实稳重。历任安西府别将、陇州大堆府果毅、绥德府折冲都尉。安史之乱后,授泾州刺史兼御史大夫,四镇北庭行军泾原郑颍节度使,封张掖郡王,总揽西北军政,任内吐蕃不敢犯境,使百姓安居乐业。后加封检校礼部尚书,不久因杨炎进谗贬司农卿,调回长安。泾原兵变时,当庭勃然而起,以笏板击朱泚,旋即被杀。被赞叹道:"自古殁身以卫社稷者,无有如秀实之贤"。)泚一手承血,一手止其众曰:“义士也,勿杀。”秀实已死,泚哭之甚哀,以三品礼葬之,海宾缞服而逃,后二日,捕得,杀之;亦不引何明礼。明礼从泚攻奉天,复谋杀泚,亦死。上闻秀实死,恨委用不至,涕泗久之。

    壬子,以少府监李昌巙为京畿、渭南节度使。

    凤翔节度使、同平章事张镒,性儒缓,好修饰边幅,不习军事,闻上在奉天,欲迎大驾,具服用货财,献于行在。后营将李楚琳,为人剽悍,军中畏之,尝事朱泚,为泚所厚。行军司马齐映与同幕齐抗言于镒曰:“不去楚琳,必为乱首。”镒命楚琳出戍陇州。楚琳托事不时发。镒方以迎驾为忧,谓楚琳已去矣。楚琳夜与其党作乱,镒缒城而走,贼追及,杀之,判官王沼等皆死。映自水窦出,抗为佣保负荷而逃,皆免。

    始,上以奉天迫隘,欲幸凤翔,户部尚书萧复闻之,遽请见曰:“陛下大误,凤翔将卒皆朱泚故部曲,其中必有与之同恶者。臣尚忧张镒不能久,岂得以銮舆蹈不测之渊乎!”上曰:“吾行计已决,试为卿留一日。”明日,闻凤翔乱,乃止。

    齐映、齐抗皆诣奉天,以映为御史中丞,抗为侍御史。楚琳自为节度使,降于朱泚;陇州刺史郝通奔于楚琳。

    商州团练兵杀其刺史谢良辅。

       朱泚自白华殿入宣政殿,自称大秦皇帝,改元应天。癸丑,泚以姚令言为侍中、关内元帅,李忠臣为司空兼侍中,源休为中书侍郎、同平章事、判度支,蒋镇为吏部侍郎,樊系为礼部侍郎,彭偃为中书舍人,自余张光晟等各拜官有差。立弟滔为皇大弟。姚令言与源休共掌朝政,凡泚之谋画、迁除、军旅、资粮,皆禀于休。休劝泚诛翦宗室在京城者以绝人望,杀郡王、王子、王孙凡七十七人。寻又以蒋镇为门下侍郎,李子平为谏议大夫,并同平章事。镇忧惧,每怀刀欲自杀,又欲亡窜,然性怯,竟不果。源休劝泚诛朝士之窜匿者以胁其余,镇力救之,赖以全者甚众。樊系为泚撰册文,旣成,仰药而死。大理卿胶水蒋沇诣行在,为贼所得,沇绝食称病,潜窜得免。

    哥舒曜食尽,弃襄城奔洛阳;李希烈陷襄城。

    右龙武将军李观将卫兵千余人从上于奉天,上委之召募,数日,得五千余人,列之通衢,旗鼓严整,城人为之增气。

    姚令言之东出也,以兵马使京兆冯河清为泾原留后,判官河中姚况知泾州事。河清、况闻上幸奉天,集将士大哭,激以忠义,发甲兵、器械百余车,通夕输行在。城中方苦无甲兵,得之,士气大振。诏以河清为四镇、北庭行营、泾原节度使,况为行军司马。

    上至奉天数日,右仆射、同平章事崔宁始至,上喜甚,抚劳有加。宁退,谓所亲曰:“主上聪明英武,从善如流,但为卢杞所惑,以至于此!”因潸然出涕。杞闻之,与王翃谋陷之。翃言于上曰:“臣与宁俱出京城,宁数下马便液,久之不至,有顾望意。”会朱泚下诏,以左丞柳浑同平章事,宁为中书令。浑,襄阳人也,时亡在山谷。翃使盩厔尉康湛诈为宁遗朱泚书,献之。杞因谮宁与朱泚结盟,约为内应,故独后至。乙卯,上遣中使引宁就幕下,云宣密旨,二力士自后缢杀之,(崔宁,卫州人,本名旰。虽儒家子,喜纵横之术。卫州刺史茹璋授旰符离令,既罢,久不调,遂客游剑南,从军为步卒,事鲜于仲通。又随李宓讨云南,宓战败,旰归成都。行军司马崔论见旰,悦其状貌,又以其宗姓厚遇,荐为衙将。历事崔圆裴冕。冕遭流谤,朝廷将遣使推按,旰部下截耳称冤,中使奏之。旰亦赴京师,授司戈,历司阶、折冲郎将军等官。)中外皆称其冤。上闻之,乃赦其家。

    朱泚遣使遗朱滔书,称:“三秦之地,指日克平;大河之北,委卿除殄,当与卿会于洛阳。”滔得书,宣示军府,移牒诸道,以自夸大。

    上遣中使告难于魏县行营,诸将相与恸哭。李怀光帅众赴长安,马燧、李芃各引兵归镇,李抱真退屯临洺。

    丁巳,以户部尚书萧复为吏部尚书,吏部郎中刘从一为刑部侍郎,翰林学士姜公辅为谏议大夫,并同平章事。

    朱泚自将逼奉天,军势甚盛。以姚令言为元帅,张光晟副之,以李忠臣为京兆尹、皇城留守,仇敬忠为同、华等州节度使、拓东王,以扞关东之师,李日月为西道先锋经略使。

    邠宁留后韩游瓌,庆州刺史论惟明,监军翟文秀,受诏将兵三千拒泚于便桥,与泚遇于醴泉。游瓌欲还趣奉天,文秀曰:“我向奉天,贼亦随至,是引贼以迫天子也。不若留壁于此,贼必不敢越我向奉天;若不顾而过,则与奉天夹攻之。”游瓌曰:“贼强我弱,若贼分军以缀我,直趣奉天,奉天兵亦弱,何夹攻之有!我今急趣奉天,所以卫天子也。且吾士卒饥寒而贼多财,彼以利诱吾卒,吾不能禁也。”遂引兵入奉天;泚亦随至。官军出战,不利,泚兵争门,欲入;浑瑊与游瓌血战竟日。门内有草车数乘,瑊使虞候高固帅甲士以长刀斫贼,皆一当百,曳车塞门,纵火焚之,众军乘火击贼,贼乃退。会夜,泚营于城东三里,击柝张火,布满原野,使西明寺僧法坚造攻具,毁佛寺以为梯冲。韩游瓌曰:“寺材皆干薪,但具火以待之。”固,侃之玄孙也。泚自是日来攻城,瑊、游瓌等昼夜力战。幽州兵救襄城者闻泚反,突入潼关,归泚于奉天,普润戍卒亦归之,有众数万。

    上与陆贽语及乱故,深自克责。贽曰:“致今日之患,皆羣臣之罪也。”上曰:“此亦天命,非由人事。”贽退,上疏,以为:“陛下志壹区宇,四征不庭,凶渠稽诛,逆将继乱,兵连祸结,行及三年,征师日滋,赋敛日重,内自京邑,外洎边陲,行者有锋刃之忧,居者有诛求之困。是以叛乱继起,怨讟并兴,非常之虞,亿兆同虑。唯陛下穆然凝邃,独不得闻,至使凶卒鼓行,白昼犯阙,岂不以乘我间隙,因人携离哉!陛下有股肱之臣,有耳目之任,有谏诤之列,有备卫之司,见危不能竭其诚,临难不能效其死;臣所谓致今日之患,羣臣之罪者,岂徒言欤!圣旨又以国家兴衰,皆有天命。臣闻天所视听,皆因于人。故祖伊责纣之辞曰:"我生不有命在天!"武王数纣之罪曰:"乃曰吾有命,罔惩其侮。"此又舍人事而推天命必不可之理也!易曰:"视履考祥。"又曰:"吉凶者,失得之象。"此乃天命由人,其义明矣。然则圣哲之意,六经会通,皆谓祸福由人,不言盛衰有命。盖人事理而天命降乱者,未之有也;人事乱而天命降康者,亦未之有也。自顷征讨颇频,刑网稍密,物力耗竭,人心惊疑,如居风涛,汹汹靡定。上自朝列,下达蒸黎,日夕族党聚谋,咸忧必有变故,旋属泾原叛卒,果如众庶所虞。京师之人,动逾亿计,固非悉知算术,皆晓占书,则明致寇之由,未必尽关天命。臣闻理或生乱,乱或资理,有以无难而失守,有以多难而兴邦。今生乱失守之事,则旣往不可复追矣;其资理兴邦之业,在陛下克励而谨修之。何忧乎乱人,何畏于厄运!勤励不息,足致升平,岂止荡涤祆氛,旋复宫阙而已!”(陈述人事与天命对时事局势的影响和关系,陆贽所言计在长远,却远水难救近火。)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