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唐纪四十六(三)--战将王武俊  

2016-10-29 08:41:15|  分类: 一纸辛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武俊,契丹族怒皆部落人。祖父可讷干,父路俱。开元年间,饶乐府都督李诗率领其部落五千帐,与路俱、南河承袭了汉人的衣冠袍带,皇上下诏褒奖表彰,因而王武俊随其父居住蓟州。王武俊原名没诺干,十五岁便能骑马射箭。上元年间,任史思明属下恒州刺史李宝臣的偏将。宝应元年(762),王师进入井陉,即将平定河朔,王武俊对李宝臣说:“以寡敌众,以理曲对理直,战则离心,守则崩溃,精锐的将士远行作战,怎能抵御呢?”李宝臣便撤除了戒备,以恒、定、深、赵、易五州归顺朝廷,和官军同心协力,向东袭击残余贼寇。李宝臣被授予恒、定等州节度使,让王武俊做参谋,向朝廷奏请他兼任御史中丞,充任本军先锋兵马使。
  大历十年(775),田承嗣因薛嵩死去而兼有相、卫、磁、邢、氵名五州。田承嗣派部将卢子期进犯磁州,诏令李宝臣与李正己、李勉、李承昭、田神玉、朱滔、李抱真各自出兵讨伐。诸军与卢子期在清水交战,将他打得大败,李宝臣的部将有节生擒卢子期献上,代宗嘉奖其功劳,派宦官马承倩携带诏书前去宣旨慰劳。马承倩将返程,住在馆舍中,李宝臣亲往赠送细绢百匹。马承倩破口大骂,将绢抛掷到路上,李宝臣环顾左右面有愧色。回到府中休息,诸将散去回营,李宝臣暗中在屏风后窥视,惟独王武俊佩刀立于门边。李宝臣将他召入,解下刀来同他谈话,说:“你看见先前那个顽劣小子了吗?”王武俊道:“现在阁下有功他尚且如此,贼寇平定后,天子只需一张诏书将你召去安置在京中,就不过是个普通人了,这行吗?”李宝臣道:“那怎么办呢?”王武俊道:“不如玩弄纵容田承嗣的手腕,作为自己的资本。”李宝臣道:“现在我已同田承嗣结了仇怨,难道还能向他推心置腹吗?”王武俊道:“只要处境相同,利害一致,寇仇也可以变成父子一般,只是吐口唾沫间的事。如果只说空话,无济于事。如今宦官刘清潭在驿舍,砍下他的脑袋送交田承嗣,田承嗣就立刻会将妻儿送来做人质。”李宝臣说:“恐怕不能这样做吧。”王武俊说:“朱滔为朝廷驻守沧州,请让我擒获他送给田承嗣以取信。”李宝臣同意了。王武俊立即挑选精兵两千人,皆乘骏马,通夜奔驰三百里,清晨抵达朱滔军营,攻其不备,朱滔军仓猝出战,被打得大败,王武俊捉住一个长得像朱滔的,朱滔因此得以逃脱。从此李宝臣与田承嗣、李正己相互作为后援,这都是王武俊开的头。
  李宝臣死后,其子李惟岳谋求承袭父位。李宝臣的旧将易州刺史张孝忠以本州顺从王命,朝廷便让张孝忠替代李宝臣,令李惟岳护送灵柩返回京师,李惟岳不受朝命。建中三年(782)正月,诏令朱滔、张孝忠合兵讨伐李惟岳。李惟岳与王武俊合统万余兵士在束鹿迎战。王武俊统领三千骑兵率先进攻,被朱滔击败,李惟岳逃走。赵州刺史康日知于是以本州顺从王命,李惟岳命王武俊率兵进攻他,康日知派人对王武俊说:“李惟岳懦弱无谋,怎么值得同他一起造反!我的城池坚固,万众一心,不是一年半载能攻下的。再说李惟岳仗恃田悦作为后援,去年田悦的壮兵甲士在邢州城下战死许多,尚且不能攻陷邢州,何况我这座城呢!”又拿出伪造的皇上手诏招降王武俊,王武俊相信了,便倒戈进入恒州,率领数百骑兵进入衙门,派人对李惟岳说:“您起兵同魏、齐叛贼狼狈为奸,如今田尚书已兵败命丧,李尚书被赵州康日知阻隔,士兵们经过束鹿一战,伤痕钻心。朱仆射的强兵驻扎在境内,张尚书已授职定州,三军都惧怕殒命丧家。听说皇上有诏征召您,应当立即前去受命,不然,转眼便有祸事。”李惟岳害怕得朝上瞪大了眼睛。王武俊之子王士真斩了李惟岳,提着他的首级出来。王武俊又杀了不和自己同心的十数人,于是平定了恒州。将惟岳的首级传送到京师禀报皇上,授王武俊检校秘书少监、兼御史大夫、恒州刺史、恒冀都团练观察使,实封食邑五百户,任命康日知为深赵团练观察使。
  当时李惟岳部下伪定州刺史杨政义以本州归顺朝命,深州刺史杨荣国归降,朱滔分兵镇守两地。朝廷既将定州授张孝忠,深州授康日知,王武俊恼怒失去赵、定二州,而且名分地位不能满足他的志向。朱滔恼怒失去了深州,因而诱使王武俊谋反,斥责朝廷,便同时率领强兵救援田悦。那时马燧、李抱真、李秡、李晟正讨伐田悦,在洹水击败他,后来连年用兵,但田悦势力已衰弱;到这时王武俊、朱滔重新使他振作起来,田悦势力更加扩展。
  十一月,王武俊派大将张钟葵进犯赵州,康日知击败了他,斩其首级上献朝廷。这天,王武俊立伪号建国,自称赵王,改恒州为真定府,非法任命官职及品级。朱滔、田悦、李纳也同时建立伪国号,分别占据所辖地域,各自派遣使者去劝诱蔡州李希烈同立伪国号。建中四年(783)三月,李希烈被周曾谋划瓦解他的腹心部队以后,有人传说李希烈已死,马燧等四镇节度使军中闻听传言,欢声震动军营之外。
  六月,李抱真派一舌辩之士贾林诈降王武俊。贾林到了王武俊营中,说道:“这次前来是传达诏命,不是投降。”王武俊神色稍缓解,令他说明白,贾林道:“天子知道大夫您素来忠诚,及至您登坛建立国号时,抚着胸口对左右官员道:‘我本忠义之人,天子不理解我。’此后诸军将领曾联名上表论说您的为人。天子看罢颇为感动,告诉使者说:‘朕先前处事有误,追悔莫及。朋友间有了错失尚可道歉,朕为四海之主,点滴小事怎能耿耿于怀呢!’”王武俊道:“我是一员胡将,尚且懂得安抚百姓,天子当然不会专以杀人来安定天下。如今山东大军有五支,等到战胜他们时,百姓尽皆暴尸荒野,即使战胜了又让谁来守卫呢?如今我并非害怕归顺朝廷,但由于同各诸侯都订立了盟约,我们胡人性直,不愿做理亏的事。朝廷若能降下恩典为我洗清责任,我当带头倡议归顺朝廷,有不服从的,我以言辞相劝,则上不负天子,下不负朋友。此计若能施行,河朔地区不用五十天即可平定。”
  十月,泾原叛军进犯京师,皇上临幸奉天。京师传来消息,诸将都退兵回去。李抱真将返回潞州、泽州,田悦劝说王武俊和朱滔去袭击他。贾林再次游说王武俊道:“而今退兵前面是粮食辎重,后面是精锐部队,人心牢固如一人,不可以图谋呀。再说打胜了得到土地,利益归魏博所有;打败了,则成德受大损失。大夫您的本部是易、定、沧、赵四州,为什么不先收复失地呢?”王武俊便掉转马头,背弃了同田悦的约定。贾林进一步劝说王武俊道:“您是冀地的豪族,不应图谋占据中原。朱滔心地阴险,朝廷强大他就借您的力量为后援,朝廷力弱他就想吞并您。况且河朔并不包括冀州,只有赵州、魏州、燕州而已。现在朱滔自称冀王,说明他在窥伺您的冀州,其征兆已暴露了。假若朱滔能控制山东,您就必须准备为臣的礼数,不顺从,就会被他所攻夺,这时您想做他的臣子也不可能。”王武俊掷袖变色道:“大唐有二百年国运,我尚且不能称臣,谁能向他这个乡下佬称臣!”从此确定方针,南面同李抱真修好,西南和马燧结盟。时值兴元元年(784)德宗下罪己诏,大赦反叛朝廷的人。二月,王武俊聚集三军,废除伪国号。皇上诏令国子祭酒兼御史大夫董晋、宦官王进杰,从皇上行宫前往恒州宣旨,授王武俊检校兵部尚书、成德军节度使。三月,又加授司空、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兼幽州、卢龙两道节度使、琅笽郡王。
  当时朱氵此发布伪命册封朱滔为皇太弟,朱滔率领幽州、檀州的强兵,诱骗回纥二千名骑兵,已包围贝州数十日,将阻断白马津,向南进犯洛都,与朱氵此成合兵之势。这时李怀光反叛占据河中,李希烈已攻陷大梁,向南逼进长江、汉水,李纳尚在齐州造反,田绪不被朝廷任用,李晟孤军驻扎在渭水边,天子敕令所能控制的地区,只有天下的十分之二三,海内动荡离析,人心不知所向。贾林又劝说王武俊与李抱真合兵,共同救援魏博,他向王武俊陈说利害道:“朱滔此次出兵,企图先平定魏博,更赶上田悦被杀害,人心不安,只要十天不去救援,魏州、贝州必被攻下,朱滔的兵力就会增加数万。张孝忠见魏州、贝州被攻下,必定向朱滔俯首称臣。三道连成一气,加上统率回纥兵马,长驱到此,您的家族能幸免于难吗?常山失守,李抱真就会退保山西,河朔一带就全部落入朱滔之手了。现在乘着魏州、贝州未被攻下,张孝忠尚未归附朱滔,您与李抱真合兵击败他,就像拾取一件失落的东西一般容易啊!这个计划成功,则声威震动关中,京师可坐待收复,圣驾能重返京师是靠了您的力量,这是无与伦比的勋业呀。”王武俊欣然同意。两军议定,卜选吉日共同出征。五月,王武俊、李抱真在巨鹿之东会师。两军联合之后,朱滔震恐。李抱真将军队列成方阵,王武俊用奇兵出击,朱滔全部人马出营作战,王武俊未穿甲胄即挥军驰向敌营,朱滔军望风奔逃溃散,人马自相践踏,死者十之四五,缴获他的辎重、兵器、甲仗、马牛不计其数,朱滔乘着夜色逃回幽州。王武俊班师还镇,上表辞去幽州、卢龙节度使,皇上许诺。于是将恒州升为大都督府,任命王武俊为长史,加授检校司徒,实封食邑七百户。其余照旧。
  圣驾回京,对王武俊的恩宠更加优厚,其子娶公主为妻,那些尚属童稚的王氏子弟,皆赐予官名。不久因母亲去世而停职,复职后加授左金吾上将军同正,服丧期满,加授开府仪同三司。贞元十二年(796),皇上感念旧日勋臣,又加授王武俊检校太尉,兼中书令。十七年(801)六月王武俊去世,时年六十七岁,停止上朝五日,群臣抵延英门奉慰皇上,依照对待浑王咸的旧例。皇上令左庶子上公持节册命追赠王武俊为太师,赐给助丧葬之用绢三千匹、布一千端、米粟三千石。太常寺定谥号为威烈,德宗道:“王武俊竭诚尽忠国,当赐谥号为忠烈。”王武俊之子王士真、王士清、王士平、王士则,士真为嗣子。

唐纪四十六(三)--战将王武俊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贽在翰林,为上所亲信,居艰难中,虽有宰相,大小之事,上必与贽谋之,故当时谓之内相,上行止必与之俱。梁、洋道险,尝与贽相失,经夕不至,上惊忧涕泣,募得贽者赏千金。久之,乃至,上喜甚,太子以下皆贺。然贽数直谏,迕上意,卢杞虽贬官,上心庇之。贽极言杞奸邪致乱,上虽貌从,心颇不悦,故刘从一、姜公辅皆自下陈登用,贽恩遇虽隆,未得为相。
    

       壬辰,车驾至梁州(治所在陕西汉中,先称"南郑",唐德宗改其为兴元府,此后汉中不再称梁州。)。山南地薄民贫,自安、史以来,盗贼攻剽,户口减耗太半,虽节制十五州,租赋不及中原数县。及大驾驻跸,粮用颇窘。上欲西幸成都,严震言于上曰:“山南地接京畿,李晟方图收复,藉六军以为声援。若幸西川,则晟未有收复之期也。”众议未决,会李晟表至,言:“陛下驻跸汉中,所以系亿兆之心,成灭贼之势;若规小舍大,迁都岷、峨,则士庶失望,虽有猛将谋臣,无所施矣!”上乃止。严震百方以聚财赋,民不至困穷而供亿无乏。牙将严砺,震之从祖弟也,震使掌转饷,事甚修办。
    

        初,奉天围旣解,李楚琳遣使入贡,上不得已除凤翔节度使,而心恶之。议者言楚琳凶逆反复,若不堤防,恐生窥伺;由是楚琳使者数辈至,上皆不引见,留之不遣。甫至汉中,欲以浑瑊代楚琳镇凤翔,陆贽上奏,以为:“楚琳杀帅助贼,其罪固大,但以乘舆未复,大憝犹存,勤王之师悉在畿内,急宣速告,晷刻是争。商岭则道迂且遥,骆谷复为盗所扼,仅通王命,唯在褒斜,此路若又阻艰,南北遂将夐绝。以诸镇危疑之势,居二逆诱胁之中,汹汹羣情,各怀向背。傥或楚琳发憾,公肆猖狂,南塞要冲,东延巨猾,则我咽喉梗而心膂分矣。今楚琳能两端顾望,乃是天诱其衷,故通归涂,将济大业。陛下诚宜深以为念,厚加抚循,得其迟疑,便足集事。必欲精求素行,追抉宿疵,则是改过不足以补愆,自新不足以赎罪。凡今将吏,岂得尽无疵瑕,人皆省思,孰免疑畏!又况阻命之辈,胁从之流,自知负恩,安敢归化!斯衅非小,所宜速图。伏愿陛下思英主大略,勿以小不忍亏挠兴复之业也。”上释然开悟,善待楚琳使者,优诏存慰之。(皇帝连矛盾主次、急缓都分辨不清,陆贽每谏都颇费笔墨
    

       丁酉,加宣武节度使刘洽同平章事。
    

        己亥,以行在都知兵马使浑瑊同平章事兼朔方节度使,朔方、邠宁、振武、永平、奉天行营兵马副元帅。
    

       庚子,诏数李怀光罪恶,叙朔方将士忠顺功名,犹以怀光旧勋,曲加容贷,其副元帅、太尉、中书令、河中尹并朔方诸道节度、观察等使,宜并罢免,授太子太保;其所管兵马,委本军自举一人功高望重者便宜统领,速具奏闻,当授旌旄,以从人欲。
  

        夏,四月,壬寅,以邠宁兵马使韩游瓌为邠宁节度使。癸卯,以奉天行营兵马使戴休颜为奉天行营节度使。
   

        灵武守将宁景璇为李怀光治第,别将李如暹曰:“李太尉逐天子,而景璇为之治第,是亦反也!”攻而杀之。
    

       甲辰,加李晟鄜坊、京畿、渭北、商华副元帅。晟家百口及神策军士家属皆在长安,朱泚善遇之。军中有言及家者,晟泣曰:“天子何在,敢言家乎!”泚使晟亲近以家书遗晟曰:“公家无恙。”晟怒曰:“尔敢为贼为间!”立斩之。军士未授春衣,盛夏犹衣裘褐,终无叛志。
    

        乙巳,以陕虢防遏使唐朝臣为河中、同终节度使。前河中尹李齐运为京兆尹,供晟军粮役。
   

        庚戌,以魏博兵马使田绪为魏博节度使。
   

       浑瑊帅诸军出斜谷,崔汉衡劝吐蕃出兵助之,尚结赞曰:“邠军不出,将袭我后。”韩游瓌闻之,遣其将曹子达将兵三千往会瑊军,吐蕃遣其将论莽罗依将兵二万从之。李楚琳遣其将石锽将卒七百从瑊拔武功,庚戌,朱泚遣其将韩旻攻武功,锽以其众迎降。瑊战不利,收兵登西原。会曹子达以吐蕃至,击旻,大破之于武亭川,斩首万余级,旻仅以身免。瑊遂引兵屯奉天,与李晟东西相应,以逼长安。
    

       上欲为唐安公主造塔,厚葬之,谏议大夫、同平章事姜公辅表谏,以为“山南非久安之地,公主之葬,会归上都,此宜俭薄,以副军须之急。”上使谓陆贽曰:“唐安造塔,其费甚微,非宰相所宜论。公辅正欲指朕过失,自求名耳。相负如此,当如何处之?”贽上奏,以为公辅任居宰相,遇事论谏,不当罪之,其略曰:“公辅顷与臣同在翰林,臣今据理辩直则涉于私党之嫌,希旨顺成则违于匡辅之义;涉嫌止贻于身患,违义实玷于君恩。徇身忘君,臣之耻也!”又曰:“唯闇惑之主,则怨讟溢于下国而耳不欲闻,腥德达于上天而心不求寤,迨乎颠覆,犹未知非。”又曰:“当问理之是非,岂论事之大小!虞书曰:"兢兢业业,一日二日万机。"唐、虞之际,主圣臣贤,虑事之微,日至万数。然则微之不可不重也如此,陛下又安可忽而不念乎!”又曰:“若以谏争为指过,则剖心之主不宜见罪于哲王;以谏争为取名,则匪躬之臣不应垂训于圣典。”又曰:“假有意将指过,谏以取名,但能闻善而迁,见谏不逆,则所指者适足以彰陛下莫大之善,所取者适足以资陛下无疆之休。因而利焉,所获多矣。傥或怒其指过而不改,则陛下招恶直之讥;黜其取名而不容,则陛下被违谏之谤;是乃掩己过而过弥着,损彼名而名益彰。果而行之,所失大矣。”上意犹怒,甲寅,罢公辅为左庶子。(公私忠奸不分,德宗素质实在太差。
    

     加西川节度使张延赏同平章事,赏其供亿无乏故也。
    

       朱泚、姚令言数遣人诱泾原节度使冯河清,河清皆斩其使者。大将田希鉴密与泚通,杀河清,以军府附于泚;泚以希鉴为泾原节度使。
    

       上问陆贽:“近有卑官自山北来者,率非良士。有刑建者,论说贼势,语最张皇,察其事情,颇似窥觇chān,今已于一所安置。如此之类,更有数人,若不追寻,恐成奸计。卿试思之,如何为便?”贽上奏,以为今盗据宫阙,有冒涉险远来赴行在者,当量加恩赏,岂得复猜虑拘囚!其略曰:“以一人之听览而欲穷宇宙之变态,以一人之防虑而求胜亿兆之奸欺,役智弥精,失道弥远。项籍纳秦降卒二十万,虑其怀诈复叛,一举而尽坑之,其于防虞,亦已甚矣。汉高豁达大度,天下之士至者,纳用不疑,其于备虑,可谓疏矣。然而项氏以灭,刘氏以昌,蓄疑之与推诚,其效固不同也。秦皇严肃雄猜,而荆轲奋其阴计;光武宽容博厚,而马援输其款诚。岂不以虚怀待人,人亦思附;任数御物,物终不亲!情思附则感而悦之,虽寇雠化为心膂矣;意不亲则惧而阻之,虽骨肉结为仇慝矣。”又曰:“陛下智出庶物,有轻待人臣之心;思周万机,有独驭区寓之意;谋吞众略,有过慎之防;明照羣情,有先事之察;严束百辟,有任刑致理之规;威制四方,有以力胜残之志。由是才能者怨于不任,忠荩者忧于见疑,着勋业者惧于不容,怀反侧者迫于及讨,驯致离叛,构成祸灾。天子所作,天下式瞻,小犹慎之,矧shěn又非小!愿陛下以覆车之辙为戒,实宗社无疆之休。”(德宗心怀恐惧,疑神疑鬼,对投靠者和部下不信任,陆贽细加评析和劝谏。但这样的人才德宗尚不放手使用。辅佐昏君毫无意义。)
    

       丁巳,以前山南东道节度使南皮贾耽为工部尚书。先是,耽使行军司马樊泽奏事行在,泽旣复命,方大宴,有急牒至,以泽代耽为节度使。耽内牒怀中,宴饮如故,颜色不改;宴罢,召泽告之,且命将吏谒泽。牙将张献甫怒曰:“行军为尚书问天子起居,乃敢自图节钺,夺尚书土地,事人不忠,请杀之。”耽曰:“是何言也!天子所命,卽为节度使矣!”卽日离镇,以献甫自随,军府遂安。
    

      左仆射李揆自吐蕃还,甲子,薨于凤州。(李揆,[唐](711 ― 784)字端卿,荥阳(今河南荥阳)人。开元末进士。封姑臧县伯,官至国子祭酒,礼部尚书,卒年七十四,谥曰恭。美风仪,善奏对。肃宗叹曰:"卿门地、人物、文学皆当世第一。"故时称三绝。善文章,尤工书。《唐书本传》、《书史会要》。)
    

        韩游瓌引兵会浑瑊于奉天。
   

       丙寅,加平卢节度使李纳同平章事。
   

        丁卯,义王玼薨。
    

       朱滔攻贝州百余日,马寔攻魏州亦踰四旬,皆不能下。贾林复为李抱真说王武俊曰:“朱滔志吞贝、魏,复值田悦被害,傥旬日不救,则魏博皆为滔有矣,魏博旣下,则张孝忠必为之臣。滔连三道之兵,益以回纥,进临常山,明公欲保其宗族,得乎!常山不守,则昭义退保西山,河朔尽入于滔矣。不若乘贝、魏未下,与昭义合兵救之;滔旣破亡,则关中丧气,朱泚不日枭夷,銮舆反正,诸将之功,孰有居明公之右者哉!”武俊悦,从之。
   

        戊辰,武俊军于南宫东南,抱真自临洺引兵会之,与武俊营相距十里。两军尚相疑,明日,抱真以数骑诣武俊营;宾客共谏止之,抱真命行军司马卢玄卿勒兵以俟,曰:“吾之此举,系天下安危,若其不还,领军事以听朝命亦惟子,励将士以雪雠耻亦惟子。”言终,遂行。武俊严备以待之,抱真见武俊,叙国家祸难,天子播迁,持武俊哭,流涕纵横。武俊亦悲不自胜,左右莫能仰视,遂与武俊约为兄弟,誓同灭贼。武俊曰:“相公十兄名高四海,向蒙开谕,得弃逆从顺,免葅醢之罪,享王公之荣。今又不间胡虏,辱为兄弟,武俊当何以为报乎!滔所恃者回纥耳,不足畏也。战日,愿十兄按辔临视,武俊决为十兄破之。”抱真退入武俊帐中,酣寝久之;武俊感激,待之益恭,指心仰天曰:“此身已许十兄死矣!”遂连营而进。
    

        山南地热,上以军士未有春服,亦自御夹衣。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