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唐纪四十九(三)---军阀程日华  

2016-10-31 16:02:26|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程日华,定州安喜人,本为单名程华。父程元皓,任安禄山帐下将领,跟从安禄山攻陷东、西两京,颇以有勇力著称,史思明时任定州刺史。程日华年轻时在本军服役,为张孝忠的牙将。

  当初,李宝臣得授恒州节度使,吞并消灭邻近的藩镇,据有恒、冀、深、赵、易、定、沧、德等八州。李宝臣死后,李惟岳抗拒朝命,图谋承袭父职。李宝臣部将张孝忠以定州归顺朝廷,被授成德军节度使,命他与朱滔一起讨伐李惟岳。及至李惟岳被诛,朝廷将恒州、冀州交给王武俊,将深州、赵州交给康日知,将易州、定州、沧州交给张孝忠,分任三处统帅。当时李惟岳部将李固烈镇守沧州,张孝忠命程华到李固烈处接收郡城。李固烈准备回到真定,将沧州府库中钱财尽数取走,用大批车辆搬运回去。军士们愤怒,杀死李固烈,将财物全都夺了下来,一起去见程华道:“李使君因贪赃卑鄙而丢了性命,本军州请您暂时掌管。”程华不得已,听从了他们。张孝忠便授程华知沧州事。

  不久,朱滔勾结王武俊谋反,沧州、定州之间来往艰难阻滞,二贼便打算夺取沧州,多次派人游说程华,又派兵围攻,程华均不听从,倚仗城垣进行固守。相持很久,录事参军李宇为程华谋划道:“使君长年遭受围困,张尚书不能前来救援,论功献捷,须到定州之后,现在这样就是所谓劳而无功了。请允许我为您到京师去,奏请独自任一州之使官。”程华当即派他前往。李宇入朝,详细陈告程华处在二盗之间,如何疲于奔命地同他们对抗。德宗深为嘉奖,拜程华御史中丞、沧州刺史。又设置横海军,任程华为军使。不久加授工部尚书、御史大夫,赐名日华,并每年供给义武军粮饷几万石。从此程日华自为一郡之使,张孝忠只有易、定两州而已。

  王武俊派人游说程日华归顺自己,程日华说:“相公希望敝地仍旧隶属于恒州,姑且先借二百骑兵去抗贼,等道路打通即从命。”王武俊很高兴,便派了二百骑兵去协助他。程日华将战马留下,来人都让他们回去。王武俊恼怒他背弃约定,但因朱滔正围攻沧州,顾虑沧州被朱滔占据而未采取行动。及至王武俊返回京师,河朔已平静无事,程日华便将先前留下的马匹送还王武俊,另外进献珍宝绢帛以谢罪,王武俊欣然而释恨。贞元四年(788)去世,追赠兵部尚书。其子名怀直。
附:
        春风吹老丱兮城
——沧州的海洋文化
       沧州既是京杭大运河上千帆竞航的一座古城绿都,同时还是渤海湾上闪耀着海洋文化的一颗璀璨明珠!河海文化在这里交融,却又各自争胜,运河文化自有它的深邃悠长,而海洋文化更有它的恢弘博大。
        沧州的海洋文化粗略剖分,不外“煮海”、“镇海”、“航海”三项。
       自春秋齐国管仲为谋求富国强兵,建议齐桓公“煮海为盐”,以鱼盐之利称雄天下以来,沧州的煮海文化便一直占据着黄河以北地区的制高点。然而,沧州的海盐没有冠以生产基地的名字,而是以最大集散地运河码头长芦镇的名字命名,多少算是运河文化占了上风。后来尽管煮海被晒海替代,但它们的结晶没有改变,黄骅海盐博物馆可谓是这一文化的集中展示。
        沧州的镇海文化,至少也要追溯到齐桓公伐山戎以及古时黄骅“伏狄城”(地方文献多作“郛堤城”)的修筑,在抵御北方游牧民族的南下过程中,沧州是最边上的一道防线。治史者说,南北成败,系于沧州者十分之五,地利使然也。北魏熙平二年,为遏镇海曲,分瀛冀别立一州,以濒临沧海而得名沧州,可见沧州一诞生就与朝廷加强对该地区的控制紧密联系。唐代安史之乱后,河北藩镇,狼心豹胆,彼此虎噬鲸吞,早已不听朝廷节制,然而程日华凭借无论地盘还是军力都堪称迷你的横海军,犹如定海神针般,在诸镇厮杀风涛中为大唐王朝支撑了百余年的颜面。而建文二年,远谋深算的燕王朱棣声东击西,由直沽走砖垛儿、灶坡儿,突袭沧州,一举拿下这一南军犄角之势中的堡垒,乘胜扭转战局,再次证明了僻远海道的战略意义。
       “徐福遗踪渤海滨,荒城野蔓少行人。千童一去知何处,渺渺春潮莫问津。”沧州海洋文化里最值得夸耀的要数源于徐福东渡的航海文化了。
        秦始皇三十七年(前210),一个自称能访仙炼丹以求长生不老的方士徐福,诈称要为始皇帝入东海寻三山找不老之药,在渤海沿岸招募童男童女各500人,百工、水手、弓箭手3000人,集居于现在的盐山千童镇。待衣食船只和生产资料筹备齐全之后,他们乘船沿无棣沟驶向渤海,在今黄骅与海兴交界处的大口河出海,远渡扶桑……
        对于徐福出海的地点,学术界尚有不同的说法,但从沧州出发是有充分依据的。汉高祖刘邦即位后的第五年,就在徐福出海处建立了千童县,这时距徐福出海仅仅8年,恐怕最健忘的官员也不会把地点弄错。1975年以来,海兴一带出土了许多秦汉时期的瓮棺。无独有偶,日本佐贺地区的吉野里遗址,也有大量瓮棺。这不会是偶然的巧合,两点一线,这条线就是千童渡海的航程。千童镇一带还有一个流传了近两千年的民俗节日——信子节。农历三月二十八,被当地认为是亲人离家出海的日子。在这一天,千童人登上高杆,向东眺望,呼唤亲人。信子节成了古代民俗活动的一个“活化石”,也为徐福出海提供了有力证据。
        相传当时为侨居童男童女而筑有一座丱兮城,“丱”是一个象形字,古时儿童束发成两角的样子。明初一代著名廉吏天官王翱、嘉靖时期著名诗人杨文卿、嘉庆十五年举人韩以仁、道光五年拔贡刘曾珂等盐山籍人士都曾以诗歌的形式深情凭吊过丱兮城,其中刘诗最为沉痛婉转:“荒原苍莽地势起,云是丱兮城旧址。丱兮城名自何始,始自祖龙秦天子。祖龙为帝愿为仙,国享万世岁享千。眼前欲觅长生药,下诏征寻遍垓埏。徐福应诏来咸阳,臣有异术求仙方。请选三千童男女,随臣远觅白云乡。秦王闻之心深许,搜括闾阎小儿女。儿泣女涕聚此城,悉听徐福乘风举……”
        历史往往并不因动机的荒诞而褪色,尽管有秦始皇求长生不老之药的迷信思想所促使,徐福东渡毕竟成为我国对外交往史上的伟大壮举,他本人也一不小心成了我国海洋文化的奠基人。
        沧州的航海文化不仅有过如此的辉煌奠基,金元时期,沧州人还创造出了被誉为海上通衢的海丰镇,而今天的沧州人更加信心百倍的投入在更加雄伟的黄骅大港的建设中,为实现“从大运河走向渤海湾”的蓝色梦想而奋斗着!
唐纪四十九(三)---军阀程日华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唐纪四十九(三)---军阀程日华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振武节度使唐朝臣不严斥候,己未,奚、室韦寇振武,执宣慰中使二人,大掠人畜而去。时回纥之众逆公主者在振武,朝臣遣七百骑与回纥数百骑追之,回纥使者为奚、室韦所杀。
    
        九月,庚申,吐蕃尚志董星寇宁州,张献甫击却之。吐蕃转掠鄜fū(在今陕西省延安地区、坊而去。
    
       元友直句检诸道税外物,悉输户部,遂为定制,岁于税外输百余万缗、斛,民不堪命。诸道多自诉于上,上意寤,诏:“今年已入在官者输京师,未入者悉以与民;明年以后,悉免之。”于是东南之民复安其业。
   
        回纥合骨咄禄可汗得唐许昏,甚喜,遣其妹骨咄禄毗伽公主及大臣妻幷国相、{足夹}跌都督以下千余人来迎可敦,辞礼甚恭,曰:“昔为兄弟,今为子壻,半子也。若吐蕃为患,子当为父除之!”因詈辱吐蕃使者以绝之。冬,十月,戊子,回纥至长安,可汗仍表请改回纥为回鹘;许之。
    
        吐蕃发兵十万将寇西川,亦发云南兵;云南内虽附唐,外未敢叛吐蕃,亦发兵数万屯于泸北。韦皋知云南计方犹豫,乃为书遗云南王,叙其叛吐蕃归化之诚,贮以银函,使东蛮转致吐蕃。吐蕃始疑云南,遣兵二万屯会川,以塞云南趣蜀之路。云南怒,引兵归国。由是云南与吐蕃大相猜阻,归唐之志益坚;吐蕃失云南之助,兵势始弱矣。然吐蕃业已入寇,遂分兵四万攻两林骠旁,三万攻东蛮,七千寇清溪关,五千寇铜山。皋遣黎州刺史韦晋等与东蛮连兵御之,破吐蕃于清溪关外。(离间计还是可用
    
        庚子,册命咸安公主,加回鹘可汗长寿天亲可汗。十一月,以刑部尚书关播为送咸安公主兼册回鹘可汗使。
    
        吐蕃耻前日之败,复以众二万寇清溪关,一万攻东蛮。韦皋命韦晋镇要冲城,督诸军以御之。巂州经略使刘朝彩等出关连战,自乙卯至癸亥,大破之。
    
         李泌言于上曰:“江、淮漕运以甬桥为咽喉,地属徐州,邻于李纳,刺史高明应年少不习事,若李纳一旦复有异图,窃据徐州,是失江、淮也,国用何从而致!请徙寿、庐、濠都团练使张建封镇徐州,割濠、泗以隶之;复以庐、寿归淮南,则淄青惕息而运路常通,江、淮安矣。及今明应幼騃dāi可代,宜征为金吾将军。万一使他人得之,则不可复制矣。”上从之。以建封为徐、泗、濠节度使。建封为政宽厚而有纲纪,不贷人以法,故其下无不畏而悦之。
    
      横海节度使程日华薨,子怀直自知留后。(程日华(?-788),原名程华,河北定州安喜人,唐朝藩镇割据时期为横海节度使,割据自雄。
    
     吐蕃屡遣人诱胁云南。
    
      德宗贞元五年(己巳、七八九年)
   
        春,二月,丁亥,韦皋遗异牟寻书,称:“回鹘屡请佐天子共灭吐蕃,王不早定计,一旦为回鹘所先,则王累代功名虚弃矣。且云南久为吐蕃屈辱,今不乘此时依大国之势以复怨衍,后悔无及矣。”
  
        戊戌,以横海留后程怀直为沧州观察使。怀直请分弓高、景城为景州,仍请朝廷除刺史。上喜曰:“三十年无此事矣!”乃以员外郎徐伸为景州刺史。
    
       中书侍郎、同平章事李泌屡乞更命相。上欲用户部侍郎班宏,泌言宏虽清强而性多凝滞,乃荐窦参通敏,可兼度支盐铁;董晋方正,可处门下。上皆以为不可。参,诞之玄孙也,时为御史中丞兼户部侍郎;晋为太常卿。至是泌疾甚,复荐二人。庚子,以董晋为门下侍郎,窦参为中书侍郎兼度支转运使,并同平章事。以班宏为尚书,依前度支转运副使。
   
       参为人刚果峭刻,无学术,多权数,每奏事,诸相出,参独居后,以奏度支事为辞,实专大政,多引亲党置要地,使为耳目;董晋充位而已。然晋为人重慎,所言于上前者未尝泄于人,子弟或问之,晋曰:“欲知宰相能否,视天下安危。所谋议于上前者,不足道也。”
   
        三月,甲辰,李泌薨。泌有谋略而好谈神仙诡诞,故为世所轻。(李泌(bì)(722年-789年4月1日),字长源,京兆(今陕西西安)人。祖籍辽东襄平(今辽宁辽阳),为南北朝西魏时"八柱国"李弼之六世孙,唐朝中期著名政治家、谋臣。历仕玄宗、肃宗、代宗、德宗四朝,为南岳第钦赐的隐士。天宝中,自嵩山上书论施政方略,深得唐玄宗赏识,令其待诏翰林,为东宫属言。为杨国忠所忌,归隐名山。安禄山叛乱,唐肃宗即位灵武,召其参谋军事,又为幸臣李辅国等诬陷,复隐衡岳。唐代宗即位,召为翰林学士,又屡为权相元载、常衮排斥,出为外官。德宗时,官至中书侍郎、同平章事,封邺县侯,世称李邺侯。贞元五年(789年)卒,赠太子太傅。其子李繁撰有《邺侯家传》。
   
        初,上思李怀光之功,欲宥其一子,而子孙皆已伏诛;戊辰,诏以怀光外孙燕八八为怀光后,赐姓名李承绪,除左卫率胄曹参军,赐钱千缗,使养怀光妻王氏及守其墓祀。
  
        冬,十月,韦皋遣其将曹有道将兵与东蛮、两林蛮及吐蕃青海、腊城二节度战于巂州台登谷,大破之,斩首二千级,投崖及溺死者不可胜数,杀其大兵马使乞藏遮遮。乞藏遮遮,虏之骁将也,旣死,皋所攻城栅无不下;数年,尽复巂州之境。
    
      易定节度使张孝忠兴兵袭蔚州,驱掠人畜;诏书责之,踰旬还镇。
   
        琼州自干封中为山贼所陷,至是,岭南节度使李复遣判官姜孟京与崖州刺史张少迁攻拔之。
    
        十二月,庚午,闻回鹘天亲可汗薨,戊寅,遣鸿胪卿郭锋册命其子为登里罗没密施俱禄忠贞毗伽可汗。先是,安西、北庭皆假道于回鹘以奏事,故与之连和。北庭去回鹘尤近,诛求无厌,又有沙陀六千余帐与北庭相依。及三葛禄、白服突厥皆附于回鹘,回鹘数侵掠之。吐蕃因葛禄、白服之众以攻北庭,回鹘大相颉干迦斯将兵救之。
    
        云南虽贰于吐蕃,亦未敢显与之绝。壬辰,韦皋复以书招谕之。
   
       德宗贞元六年(庚午、七九〇年)
   
        春,诏出岐山无忧王寺佛指骨迎置禁中,又送诸寺以示众,倾都瞻礼,施财巨万;二月,乙亥,遣中使复葬故处。
  
       初,朱滔败于贝州,其棣州刺史赵镐以州降于王武俊,旣而得罪于武俊,召之不至。田绪残忍,其兄朝,仕李纳为齐州刺史。或言纳欲纳朝于魏,绪惧;判官孙光佐等为绪谋,厚赂纳,且说纳招赵镐取棣州以悦之,因请送朝于京师;纳从之。丁酉,镐以棣州降于纳。三月,武俊使其子士真击之,不克。
    
       回鹘忠贞可汗之弟弒忠贞而自立,其大相颉干迦斯西击吐蕃未还,夏,四月,次相帅国人杀篡者而立忠贞之子阿啜为可汗,年十五。
    
         五月,王武俊屯冀州,将击赵镐,镐帅其属奔郓州;李纳分兵据之。田绪使孙光佐如郓州,矫诏以棣州隶纳;武俊怒,遣其子士清伐贝州,取经城等四县。
    
       回鹘颉干迦斯与吐蕃战不利,吐蕃急攻北庭。北庭人苦于回鹘诛求,与沙陀酋长朱邪尽忠皆降于吐蕃。节度使杨袭古帅麾下二千人奔西州。六月,颉干迦斯引兵还国,次相恐其有废立,与可汗皆出郊迎,俯伏自陈擅立之状,曰:“今日惟大相死生之。”盛陈郭锋所赍国信,悉以遗之。可汗拜且泣曰:“儿愚幼,若幸而得立,惟仰食于阿多,国政不敢豫也。”虏谓父为阿多,颉干迦斯感其卑屈,持之而哭,遂执臣礼,悉以所遗颁从行者,己无所受。国中由是稍安。
    
        秋,颉干迦斯悉举国兵数万将复北庭,又为吐蕃所败,死者大半。袭古收余众数百,将还西州,颉干迦斯绐之曰:“且与我同至牙帐;”旣而留不遣,竟杀之。安西由是遂绝,莫知存亡,而西州犹为唐固守。
    
       葛禄乘胜取回鹘之浮图川,回鹘震恐,悉迁西北部落于牙帐之南以避之;遣达北特勒梅录随郭锋偕来,告忠贞可汗之丧,且求册命。先是,回鹘使者入中国,礼容骄慢,刺史皆与之钧礼。梅录至丰州,刺史李景略欲以气加之,谓梅录曰:“闻可汗新没,欲申吊礼。”景略先据高垄而坐,梅录俯偻前哭。景略抚之曰:“可汗弃代,助尔哀慕。”梅录骄容猛气索然俱尽。自是回鹘使至,皆拜景略于庭,威名闻塞外。
    
      冬,十月,辛亥,郭锋始自回鹘还。
    
         十一月,庚午,上祀圜丘。
    
        上屡诏李纳以棣州归王武俊,纳百方迁延,请以海州易之于朝廷;上不许。乃请诏武俊先归田绪四县;上从之。十二月,纳始以棣州归武俊。
    
         德宗贞元七年(辛未、七九一年)
    
         春,正月,己巳,襄王璜薨。
    
         二月,癸卯,遣鸿胪少卿庾铤册回鹘奉诚可汗。
   
         戊戌,诏泾原节度使刘昌筑平凉故城,以扼弹筝峡口;浃辰而毕,分兵戍之。昌又筑朝谷堡;甲子,诏名其堡曰彰信;泾原稍安。
    
        初,上还长安,以神策等军有卫从之劳,皆赐名兴元元从奉天定难功臣,以官领之,抚恤优厚。禁军恃恩骄横,侵暴百姓,陵忽府县,至诟辱官吏,毁裂案牍。府县官有不胜忿而刑之者,朝笞一人,夕贬万里,由是府县虽有公严之官,莫得举其职。市井富民,往往行赂寄名军籍,则府县不能制。辛巳,诏:“神威、六军吏士与百姓讼者,委之府县,小事牒本军,大事奏闻。若军士陵忽府县,禁身以闻,委御史台推覆。县吏辄敢笞辱,必从贬谪。”(军队干预地方事务,威胁政府
   
        癸未,易定节度使张孝忠薨。(张孝忠(730年-791年),原名阿劳,奚族乙失活部人,唐朝中期将领、藩镇。张孝忠原为安禄山部将,安史之乱后归顺朝廷,并追随李宝臣,镇守易州,累封至易州刺史、太子宾客兼御史中丞、范阳郡王。后来,李惟岳叛乱,张孝忠再次支持朝廷,被授为成德军节度使。李惟岳死后,唐德宗三分成德,张孝忠为易定节度使。此后,张孝忠一直效忠朝廷,拒绝与朱滔、王武俊联合反叛,并在奉天之难时派兵勤王。贞元七年(791年),张孝忠病逝,终年62岁。赠魏州大都督,追封上谷郡王,赐谥贞武。
    
        安南都护高正平重赋敛,夏,四月,羣蛮酋长杜英翰等起兵围都护府,正平以忧死。羣蛮闻之皆降。五月,辛巳,置柔远军于安南。
   
      端王遇薨。
    
        韦皋比年致书招云南王异牟寻,终未获报。然吐蕃每发云南兵,云南与之益少。皋知异牟寻心附于唐,讨击副使段忠义,本合罗凤使者也。六月,丙申,皋遣忠义还云南,幷致书敦谕之。
    
       秋,七月,戊寅,以定州刺史张升云为义武留后。
    
       庚辰,以虔州刺史赵昌为安南都护,羣蛮遂安。
    
        八月,丙午,以翰林学士陆贽为兵部侍郎,余职皆解;窦参恶之也。
    
        吐蕃攻灵州,为回鹘所败,夜遁。九月,回鹘遣使来献俘;冬,十二月,甲午,又遣使献所获吐蕃酋长尚结心。
   
        福建观察使吴凑,为治有声,窦参以私憾毁之,且言其病风;上召至京师,使之步以察之,知参之诬,由是始恶参。丁酉,以凑为陕虢观察使以代参党李翼。(李宓推荐人不当,污点
    
        睦王述薨。
    
        吐蕃知韦皋使者在云南,遣使让之。云南王异牟寻绐之曰:“唐使,本蛮也,皋听其归耳,无他谋也。”因执以送吐蕃。吐蕃多取其大臣之子为质,云南愈怨。
    
        勿邓酋长苴梦冲,潜通吐蕃,扇诱羣蛮,隔绝云南使者。韦皋遣三部落总管苏峞将兵至琵琶川。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