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唐纪二十八(一)--名相宋璟  

2016-10-05 20:48:44|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唐朝名相宋璟,因协助唐玄宗创造了“开元盛世”而彪炳青史。在担任宰相之前,宋璟是广州都督,由于为官公正、政绩突出而深受当地百姓拥戴。升任宰相后,广州官民为他竖立了一块“遗爱碑”以示纪念。换了别人,对于这种“形象工程”高兴还来不及(有的官员没人主动立碑的话,说不定还要授意下属如此这般呢),宋璟却对唐玄宗说:“我在广州没有什么特别的政绩,现在我职位显达,他们便来谄谀,请从我开始革除此风。”唐玄宗因此下令全国狠刹立碑之风。

为官者,唯有随时保持清醒的头脑,才不会在关键时刻因“犯糊涂”而毁了自己,毁了事业。宋璟在地位显赫、身陷鲜花与掌声包围之时能做到这一步,不愧为贤者。

也许有人认为,以这件事来谈“头脑清醒”有些牵强附会。其实不然。此事固然说明了宋璟是个崇尚务实的人,但另一方面,要知道,封建社会毕竟是皇帝“家天下”的时代,这样的政治环境,为个人立碑,皇帝宠信你时没事,一旦他翻脸不认人或换了新君,事情就可能大大不妙了(明代那个为自己立生祠的魏忠贤就是一例)。所以,作为聪明而又正直的高官,宋璟不可能不知道这个道理。对他来说,自己的功德让百姓记在心里就行了,这比立什么碑都更有价值。

宋璟的“清醒”当然不是限于一时一事。不妨再举一例:隐士范知睿为宋璟写了一篇《良宰论》,请人荐给宋璟(目的不言而喻了)。宋璟阅后,写下一段批语,大意是此文颇有马屁文章之嫌,作者若有水平的话何必私自送上,完全可以在科举考试中一显身手。全然不受“糖衣炮弹”之害。

对照宋璟,我们许多人的差距可实在是够大了。特别是对一些领导干部来说,对别人的恭维奉承之言习以为常,越听越受用,久而久之,对来自各方面的“好评”就常常难辨真伪。此时,那别有用心之徒,正好可以趁虚而入,凭着这些本来很容易识破的伎俩,将领导干部玩弄于股掌之中。《战国策》有一篇《邹忌讽齐王纳谏》,说的是齐国官员邹忌分别问妻、妾、客:自己和城北的美男子徐公相比,谁更“帅”?结果,三人都说邹忌“帅”过徐公。后来,邹忌亲眼见到徐公,偷偷用镜子一比照,发现自己的相貌比徐公差得远,由此悟出:“吾妻之美我者,私我也;妾之美我者,畏我也;客之美我者,欲有求于我也。”想明了这层道理,他赶紧向齐王汇报:“与此同理,大王天天听好话,被大家欺骗得太厉害了!”今天的各界成功人士,在听别人大讲好话之际,不妨分析一下对方是否存了“妻、妾、客”之类的心理。

现实生活中还有打“政治球”、“政治牌”之类的现象,也很值得玩味。笔者是一个乒乓球爱好者,业余常观摩一些领导干部之间的娱乐,这时常常发现“位高球技好”的规律。其实,以笔者作为旁观者的眼光,举手投足间已大致判断出竞技者水平的高下,可是,因“位高”而获胜者却未必心里有数。事实上,打 “政治球”之类的做法只会使领导的水平停滞不前。这时,笔者不禁想起古代的一则故事:有个国王只能拉某个重量级的弓,属下却将该弓的重量夸大数倍来欺骗他、取悦他,结果,国王至死都以为自己是个大力士,成为后人的笑料。

恭维奉承泛滥,是很容易让人迷失自我的,更会使人因认识不到自己的不足而无法长进(严重的还会埋下让人犯错误的隐患)。这不仅对成功人士如此,对普通群众也是一样的。有鉴于此,我们必须大力倡导求真务实之风,狠刹阿谀奉承之风,时刻对自己、对形势保持清醒的认识,身居高位者尤其应当如此!

附: 《良宰论》和《马屁经》

唐玄宗开元年间,宋璟在朝是首席宰相,直接管着吏部,可以说满朝文武的官帽子,全在他手里攥着。在这以前,皇亲国戚和各位公主,在用人上乱走后门儿的现象十分严重。宋璟掌权以后,遇着这一类的事儿,不管是谁,非让你碰钉子不可。

有一回,朝里的御史丞向他推荐了一个人,说他是长期隐居在山里的一个大贤人,叫范知瑞。这个人才华很高,聪明过人,文韬武略样样具备,是世上难得的人才。宋璟说:“我们朝中正需要这样的人才,你明天就可以把他领来,让我看一看。”宋璟为能得到这样一个人才,高兴得一夜没睡好觉。第二天御史丞就领着范知瑞来见宋璟,并呈上一本如何做宰相的专著《良宰论》,让宋璟过目。宋璟如饥似渴一般,手捧《良宰论》,聚精会神地看了起来。御史丞和范知瑞,见宋璟如此重视这部著作,得意地你看我、我看你,眉飞色舞,神采飞扬,心里乐滋滋的。谁知宋璟看着看着,“咔嚓“一声,将书摔在地上,自己也呼地坐在椅子上,长叹一声,闭住了眼睛。御史丞和范知瑞以为宋丞相身上不舒服,又是倒水,又是捶背,问宋璟是怎么回事?宋璟一句话没说,连连摆手让他们出去。他俩只得悄悄离开宋璟的住房。

过了两天,御史丞托宋璟的好友,前宰相姚崇来看宋璟,问是怎么回事。宋璟说:“御史丞推荐的人才,不是‘人才’,而是‘奴才’,他的著作不是《良宰论》,而是《马屁经》。”原来《良宰论》中,通篇都是赞扬宋璟如何有雄才大略,怎么治国有方一类的吹捧之词。所以宋璟看了只想呕吐。他对姚崇说:“我绝对不能录用这种善于拍马屁溜须的人来做朝廷的命官。”

唐纪二十八(一)--名相宋璟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起着雍敦牂(戊午),尽旃蒙赤奋若(乙丑),凡八年。
    

      玄宗至道大圣大明孝皇帝开元六年(戊午,公元七一八年)
    

    春,正月,辛丑,突厥毗伽可汗来请和;许之。
   

     广州吏民为宋璟立遗爱碑。璟上言:“臣在州无他异迹,今以臣光宠,成彼谄谀;欲革此风,望自臣始,请敕下禁止。”上从之。于是他州皆不敢立。
    

      辛酉,敕禁恶钱,重二铢四分以上乃得行。敛人间恶钱镕之,更铸如式钱。于是厩纷然,卖买殆绝。宋璟、苏颋请出太府钱二万缗置南北方,以平价买百姓不售之物可充官用者,及听两京百官豫假俸钱,庶使良钱流布人间;从之。(政府救市
    

       二月,戊子,移蔚州横野军于山北,屯兵三万,为九姓之援;以拔曳固都督颉质略、同罗都督毗伽末啜、霫都督比言、回纥都督夷健颉利发、仆固都督曳勒歌等各出骑兵为前、后、左、右军讨击大使,皆受天兵军(《唐书·张喜贞传》:"突厥九姓新内属,杂处太原北,嘉贞请置天兵军,绥护其众。"天兵军由张嘉贞建立并担任首任节度大使。另外,唐玄宗时期著名宰相张说重新当上宰相前也曾任天兵军节度大使。)节度。有所讨捕,量宜追集;无事各归部落营生,仍常加存抚。
    

      三月,乙巳,征嵩山处士卢鸿入见,拜谏议大夫;鸿固辞。
    

      天兵军使张嘉贞入朝,有告其在军奢僭及赃贿者,按验无状;上欲反坐告者,嘉贞奏曰:“今若罪之,恐塞言路,使天下之事无由上达,愿特赦之。”其人遂得减死。上由是以嘉贞为忠,有大用之意。
    

       有荐山人范知璇文学者,并献其所为文,宋璟判之曰:“观其良宰论,颇涉佞谀。山人当极言谠议,岂宜偷合苟容!文章若高,自宜从选举求试,不可别奏。”(宋璟清醒,反对为自己著述立碑
    

       夏,四月,戊子,河南参军郑铣、朱阳丞郭仙舟投匦献诗,敕曰:“观其文理,乃崇道法;至于时用,不切事情。宜各从所好。”并罢官,度为道士。
    

      五月,辛亥,以突骑施都督苏禄为左羽林大将军、顺国公,充金方道经略大使。
   

       契丹王李失活卒,(李失活 ,是契丹大贺氏首领,唐朝松漠都督府都督,大贺窟哥的孙子,李尽忠的堂弟。孙万荣死后,契丹一直依附突厥。开元二年(714年),李失活因默啜衰落,率部落与颉利发伊健啜归附唐朝,唐玄宗赐丹书铁券。开元四年(716年),他和奚族首领李大酺一起到长安参见唐玄宗。唐玄宗下诏复置松漠府,以李失活为都督,封松漠郡王,授左金吾卫大将军。仍以松漠府置静析军,以李失活为经略大使,所统八部的酋长都加授为刺史。又命将军薛泰为押蕃落使,督军镇抚。开元五年(717年),唐玄宗以东平王李续(唐太宗第十子纪王李慎的长子)外孙杨元嗣的女儿为永乐公主,嫁给了李失活。李失活是第一个迎娶唐朝公主的契丹首领,永乐公主是第一个嫁给契丹的唐朝公主。开元六年(718年),李失活死,唐朝赠特进,遣使吊祠,以其堂弟中郎将李娑固袭封。)癸巳,以其弟娑固代之。
   

      秋,八月,颁乡饮酒礼于州县,令每岁十二月行之。(《乡饮酒礼》是古代汉族宴饮风俗。流行于全国各地。中国自古重仕途,古时有贤者荐升,由乡大夫作主人设宴为之送行。后演为地方官设宴招待应举之士,此宴为"乡饮酒"。作为记述乡人以时聚会宴饮的礼仪,也是《仪礼》的篇名。乡饮酒约分四类:第一,三年大比,诸侯之乡大夫向其君举荐贤能之士,在乡学中与之会饮,待以宾礼。第二,乡大夫以宾礼宴饮国中贤者。第三,州长于春、秋会民习射,射前饮酒。第四,党正于季冬蜡祭饮酒。《礼记·射义》说,"乡饮酒礼者,所以明长幼之序也。")
    

      唐初,州县官俸,皆令富户掌钱,出息以给之;息至倍称,(由于利息高至借一还二)多破产者。秘书少监崔沔上言,请计州县官所得俸,于百姓常赋之外,微有所加以给之。从之。(唐朝奇怪的官营现象
    

    冬,十一月,辛卯,车驾至西京。
    

     戊辰,吐蕃奉表请和,乞舅甥亲署誓文,又令彼此宰相皆著名于其上。
    

      宋璟奏:“括州员外司马李邕、仪州司马郑勉,并有才略文词,但性多异端,好是非改变;若全引进,则咎悔必至,若长弃捐,则才用可惜,请除渝、硖二州剌史。”又奏:“大理卿元行冲素称才行,初用之时,实允佥议;当事之后,颇非称积,请复以为左散骑常侍,以李朝隐代之。陆象先闲于政体,宽不容非,请以为河南尹。”从之。(才用其长
    

     玄宗开元七年(己未,公元七一九年)
   

       春,二月,俱密王那罗延、康王乌勒伽、安王笃萨波提皆上表言为大食所侵掠,乞兵救援。
    

     敕太府及府县出粟十万石粜tiào之,以敛人间恶钱,送少府销毁。
    

     三月,乙卯,以左武卫大将军、检校内外闲廐使、苑内营田使王毛仲行太仆卿。毛仲严察有干力,万骑功臣、闲廐官吏皆惮之,苑内所收常丰溢。上以为能,故有宠。虽有外第,常居闲廐侧内宅,上或时不见,则悄然若有所失;宦官杨思勖、高力士皆畏避之。
    

     渤海王大祚荣卒;丙辰,命其子武艺袭位。(大祚荣(?―719年),本名祚荣,无姓,后因其尊称而取姓为大氏。粟末靺鞨族人,粟末靺鞨首领乞乞仲象之子,渤海国建立者,698年-719年在位。武则天万岁通天元年(696年),契丹发动叛乱,大祚荣父子参与反唐。次年,乞乞仲象去世,大祚荣率领佘部迁至天门岭(今辉发河与浑江的分水岭)一带时,重创追剿的唐军。于是征聚高句丽遗民,东守桂娄故地,据东牟山(今敦化敖东城)筑城而居。圣历元年(698年),正式建国,自号震国王,史称"旧国"。对外采取结盟政策,与契丹结好;同东突厥结盟;屈从于新罗国势渐强,占据东北地区的东部、南部及朝鲜半岛北部、俄罗斯沿海州一带地区。唐中宗亲政后,派侍御史张行岌对震国招抚,大祚荣欣然接受,派次子大武艺入侍唐廷,表示臣服。开元元年(713年),唐玄宗派鸿胪卿崔忻前往震国,册封大祚荣为左骁卫大将军、渤海郡王,仍以其所统为忽汗州,加授忽汗州都督,不称震国,专称渤海。开元七年(719年),大祚荣去世,谥号大圣明武高大王。他是中国历史上杰出的少数民族军事家、政治家,史称创造渤海的海东盛王。)
    

        夏,四月,壬午,开府仪同三司祁公王仁皎薨。(王仁皎,玄宗王庶人父也。景龙中,官至长上果毅。玄宗即位,以后父,历将作大匠、太仆卿,迁开府仪同三司,封祁国公。仁皎不预朝政,但厚自奉养,积子女财货而已。开元七年卒,赠太尉,官供葬事。柩车既发,上于望春亭遥望之,令张说为其碑文,玄宗亲书石焉。)其子驸马都尉守一请用窦孝谌(窦孝谌,刑部尚书诞之子,昭成顺圣皇后父也。则天时,历太常少卿、润州刺史。长寿二年,后母庞氏被酷吏所陷,诬与后咒诅不道,孝谌左迁罗州司马而卒。)例,筑坟高五丈二尺;上许之。宋璟、苏颋固争,以为:“准令,一品坟高一丈九尺,其陪陵者高出三丈而已。窦太尉坟,议者颇讥其高大,当时无人极言其失,岂可今日复踵而为之!昔太宗嫁女,资送过于长公主,魏征进谏,太宗旣用其言,文德皇后亦赏之,岂若韦庶人崇其父坟,号曰酆陵,以自速其祸乎!夫以后父之尊,欲高大其坟,何足为难!而臣等再三进言者,盖欲成中宫之美耳。况今日所为,当传无穷,永以为法,可不慎乎!”上悦曰:“朕每欲正身率下,况于妻子,何敢私之!然此乃人所难言,卿能固守典礼,以成朕美,垂法将来,诚所望也。”赐璟、颋帛四百匹。
    

       五月,乙丑朔,日有食之。上素服以俟变,彻乐减膳,命中书、门下察系囚,赈饥乏,劝农功。辛卯,宋璟等奏曰:“陛下勤恤人隐,此诚苍生之福。然臣闻日食修德,月食修刑;亲君子,远小人,绝女谒,除谗慝,所谓修德也。君子耻言浮于行,苟推至诚以行之,不必数下制书也。”
    

     六月,戊辰,吐蕃复遣使请上亲署誓文;上不许,曰:“昔岁誓约已定,苟信不由衷,亟誓何益!”
   

       秋,闰七月,右补阙卢履冰上言:“礼,父在为母服周年,则天皇后改服齐衰三年,请复其旧。”上下其议。左散骑常侍褚无量以履冰议为是;诸人争论,连年不决。八月,辛卯,敕自今五服并依丧服传文,然士大夫议论犹不息,行之各从其意。无量叹曰:“圣人岂不知母恩之厚乎?厌降之礼,所以明尊卑、异戎狄也。俗情肤浅,不知圣人之心,一紊其制,谁能正之!”
    

       九月,甲寅,徙宋王宪为宁王。上尝从复道中见卫士食毕,弃余食于窦中,怒,欲杖杀之;左右莫敢言。宪从容谏曰:“陛下从复道中窥人过失而杀之,臣恐人人不自安。且陛下恶弃食于地者,为食可以养人也;今以余食杀人,无乃失其本乎!”上大悟,蹶然起曰:“微兄,几至滥刑。”遽释卫士。是日,上宴饮极欢,自解红玉带,并所乘马以赐宪。(严刑峻法,罚大于过也不好,违反初衷
    

      冬,十月,辛卯,上幸骊山温汤;癸卯,还宫。
    

     壬子,册拜突骑施苏禄为忠顺可汗。
    

      十一月,壬申,上以岐山令王仁琛,藩邸故吏,墨敕令与五品官。宋璟奏:“故旧恩私,则有大例,除官资历,非无公道。仁琛向缘旧恩,已获优改,今若再蒙超奖,遂于诸人不类;又是后族,须杜舆言。乞下吏部检勘,苟无负犯,于格应留,请依资稍优注拟。”从之。(宋璟执政重规矩
    

     选人宋元超于吏部自言侍中璟之叔父,冀得优假。璟闻之,牒吏部云:“元超,璟之三从叔,常在洛城,不多参见。旣不敢缘尊辄隐,又不愿以私害公。向者无言,自依大例,(通则;通例。《晋书·刘颂传》:"苟不至於害政,则皆天网之所漏;所犯在甚泰,然后王诛所必加,此举罪浅深之大例者也。"《周书·明帝纪》:"四方州镇使到,各令三日哭,哭讫,悉权辟凶服,还以素服从事,待大例除。" 严复 《原强》:"欲论其合,先考其分,则昭昭若揭日月而行,亘天壤不刊之大例也。")旣有声听,事须矫枉;请放。”
   

       宁王宪奏选人薛嗣先请授微官,事下中书、门下。璟奏:“嗣先两选斋郎,虽非灼然应留,以懿亲之故,固应微假官资。在景龙中,常有墨敕处分,谓之斜封。自大明临御,兹事杜绝,行一赏,命一官,必是缘功与才,皆历中书、门下。至公之道,唯圣能行。嗣先幸预姻戚,不为屈法,许臣等商量,望付吏部知,不出正敕。”从之。
    

       先是,朝集使往往赍货入京师,及春将还,多迁官;宋璟奏一切勒还以革其弊。(一系列政务处理彰显宰相干练
    

       是岁,置剑南节度使,领益、彭等二十五州。
    

       玄宗开元八年(庚申,公元七二〇年)
    

       春,正月,丙辰,左散骑常侍褚无量卒。(褚无量(646-720年)字弘度,杭州盐官人。唐代大臣,目录学家。时年十二,读书晏然不动,尤精《三礼》及《史记》。举明经,除国子博士。唐中宗时,迁左散骑常侍、兼国子祭酒。景龙三年,迁国子司业,兼修文馆学士。景云元年,召拜国子司业兼皇太子侍读,授银青光禄大夫。开元元年,升任左散骑常侍,兼国子祭酒,晋封舒国公。八年正月,卒于长安,赠礼部尚书,予谥曰文,归葬临平山褚氏庐墓,唐玄宗颁诏曰"无量朕师,宜从优典"。著有《翼善记》、《史记至言》、《帝王要览》等百余篇。)辛酉,命右散骑常侍元行冲整比羣书。
    

      侍中宋璟疾负罪而妄诉不已者,悉付御史台治之。谓中丞李谨度曰:“服不更诉者出之,尚诉未已者且系。”由是人多怨者。会天旱有魃(传说僵尸修成妖之后,变为魃。变魃之后的僵尸能飞,也称飞僵,据说可以杀龙吞云、行走如风。所到之处赤地千里,算是僵尸之王了。旱魃是中国古代汉族神话传说中引起旱灾的怪物,《诗·大雅·云汉》:"旱魃为虐,如惔如焚。"),优人作魃状戏于上前,问魃:“何为出?”对曰:“奉相公处分。”又问:“何故?”魃曰:“负冤者三百余人,相公悉以系狱抑之,故魃不得不出。”上心以为然。
    

       时璟与中书侍郎、同平章事苏颋建议严禁恶钱,江、淮间恶钱尤甚,璟以监察御史萧隐之充使括恶钱。隐之严急烦扰,怨嗟盈路,上于是贬隐之官。辛巳,罢璟为开府仪同三司,颋为礼部尚书。以京兆尹源干曜为黄门侍郎,幷州长史张嘉贞为中书侍郎,并同平章事。于是弛钱禁,恶钱复行矣。(不善处理经济问题
    

    二月,戊戌,皇子敏卒,追立为怀王,谥曰哀。
   

      壬子,敕以役莫重于军府,一为卫士,六十乃免,宜促其岁限,使百姓更迭为之。
    

     夏,四月,丙午,遣使赐乌长王、骨咄王、俱位王册命。三国皆在大食之西,大食欲诱之叛唐,三国不从,故褒之。
  

       五月,辛酉,复置十道按察使。
    

     丁卯,以源干曜为侍中,张嘉贞为中书令。
   

      干曜上言:“形要之家多任京官,使俊乂之士沈废于外。臣三子皆在京,请出其二人。”上从之。因下制称干曜之公,命文武官效之,于是出者百余人。
   

 张嘉贞吏事强敏,而刚躁自用。中书舍人苗延嗣、吕太一、考功员外郎员嘉静、殿中侍御史崔训皆嘉贞所引进,常与之议政事。四人颇招权,时人语曰:“令公四俊,苗、吕、崔、员。”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