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后晋纪六(二)--叛臣杜重威  

2017-01-12 22:51:20|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杜重威,朔州人。他的妻子石氏,是晋高祖的妹妹,高祖即位当皇帝后,授给石氏公主的封号,授给重威舒州刺史的官职,让他主管皇帝的亲兵。跟随侯益在汜水打败张从宾,因所立战功加官为潞州节度使。范延光在邺城反叛时,重威跟从高祖攻打延光,迫使他投降,调职任忠武节度使,加官为同平章事。后又调任天平节度使,升任侍卫亲军都指挥使。

安重荣反叛时,重威在宗城迎面拦击他,重荣布置的是半月形的军阵,重威攻击不动。重威想稍微退却一点寻找机会再攻打,他手下的偏将王重胤说:“双方军队正在交战时,谁先退却就会失败。”于是分兵三路,重威首先率领左右二队攻击敌军半月阵的两边。打得正激烈时,重胤帅领精锐部队攻击敌人的中军,刚好重荣的部将赵彦之临阵投降,重荣终于全军失败,逃跑回镇州,关闭城门不敢出战。重威发起攻击进入城中,由于战功而授给重威以成德军节度使的官职。

重威是士兵出身,为人没有品行而且不懂军事谋略。攻下镇州后,全数夺取府库的积蓄和重荣的家财,都吞没到自己家中,高祖知道这事但没有追问。到了出帝与契丹断绝友好关系时,契丹军队每年入侵中原,重威关闭城门保护自己,他管辖的州县城镇中的百姓多数被契丹军所屠杀。契丹骑兵驱赶他的人民成千上万经过他的城下,重威登上城墙去观看,但从来没有出兵营救过。

开运元年(944),给重威加官为北面行营招讨使。第二年,率领军队攻打泰州,攻克满城、遂城。契丹军队已经退兵走到古北口,又回军还击他,重威等人向南方逃跑,走到阳城,被契丹军围困,依赖符彦卿、张彦泽等将领借助大风奋勇出击,使契丹遭受严重失败,溃散退走。各位将领准备追击他们,重威变为方言俗语说“:遇到盗贼能活命,哪能再顾得儿子呢?”就收整兵马疾速回城去了。

重威住在镇州,加重搜刮他统治的民众,使这里的人口零落衰减,又害怕契丹军队来犯就连续上表请求回到京城,还没接到答复,急忙上路,朝廷对此也没办法制止,随即任命他当邺城留守。可是他在镇州遗留下的私人的粟谷达十多万斛,殿中监王钦祚奉命向百姓议价购买军需储粮,就将他的私粮登记上报,朝廷给他绢布几万匹用来补偿他,重威非常愤怒地说:“我又不是反叛的人,为什么要把我的粮食没收入官!”

开运三年(946)秋,契丹高牟翰假装率领瀛州投降后晋,又任命重威为北面行营招讨使。这年秋天,全国发生了大水灾,久下不停的大雨下了六十多天,饥饿而死的人充满道路,居民拆下室内的木料做柴烧饭,割折干草做的床席喂养牛马,重威的部队在雨水泥泞中行军,调集夫役供应给养,使远近的老百姓颇受苦害。重威到达瀛州后,牟翰已经抛弃城池逃走了,重威后退屯守武强。契丹军队入侵镇州、定州,重威向西赶到中渡桥,与敌军分驻在滹沱河两岸。偏将宋彦筠、王清渡过河与敌人奋力作战,可是重威却按兵不动,彦筠被敌人打败,王清死在战场上。转运使李谷教给重威用三只脚木架搭桥的方法,请招募敢死的士兵过河打击敌人,各位将领都觉得这是妥善的办法,只有重威不同意这样做。

契丹派遣骑兵趁晚上沿着西山袭击栾城,切断重威所率军队的后路。这时,杜重威已经有了反叛的意向,运粮的道路被切断后,就偷偷地派人到契丹军营中请求投降。契丹非常高兴,答应将中国交给杜重威,让他当皇帝,重威信以为真,就埋伏了一些披甲的军士,招呼各位将领告诉他们将要投降契丹。各位将领感到非常惊异,但由于军中主将首先投降,就都表示听从他的命令。重威拿出表示投降的表让各位将领签名,又命令士兵在营栅外列阵,士兵们认为将要和契丹军队决战,都高兴地跳跃起来,重威告诉士兵因为粮食吃完要出营投降,士兵们解下铠甲大声痛哭,哭声震撼原野。契丹人赐给重威红褐色的袍子,让他穿上给各部队看,授给重威太傅的官职。

契丹入侵京师,重威率领晋兵驻扎在陈桥,士兵们受冻挨饿,难以经受这样的痛苦。重威进出京师从大路上走,市民们跟随在他后面辱骂他,重威低着头不敢抬脸仰看回视。契丹占据京师时,搜刮城中的银钱布帛用来赏赐军队,将军宰相都不能幸免,重威按配额应交一万缗钱,就对契丹首领诉苦说:“我率领晋军十万人首先投降,竟然也不能特殊地免于配借吗?”契丹首领笑着宣布免除他的配额。派遣他回到邺都。第二年,契丹军队回师北方途中,重威和他的妻子石氏到契丹军队营帐中送行。

汉高祖平定京师后,授给重威太尉、成德军节度使的官职,重威害怕,不敢接受任命。派遣高行周率兵攻城,没有攻克,高祖亲自率军队征伐,派给事中陈同带着诏书去招呼他投降,重威不听从诏命,汉军围攻邺城上百天,打了几次败仗。开始,契丹派了燕兵一千五百人留守京师,高祖从太原入京后,有人告发说这些燕兵将要发动叛乱,高祖把他们全部杀死在繁台,其中个别人逃跑到邺城。燕将张琏先派了两千人在邺城,听说燕兵被杀,就劝说重威坚守城池。高祖杀死燕兵后,也觉得后悔,几次派人招降张琏等人,琏登城大声说:“在繁台诛杀燕兵,燕兵有什么罪?既然没有生还的可能,只有守城到战死!”

重威城中的粮食吃完了,把酒曲磨碎当粮吃。许多民众都越过城墙投降朝廷,脸上没有人色。重威这时才派遣判官王敏和他的妻子相继请求投降,高祖答允他们的请求。重威穿着白色的衣服出城见高祖,高祖赦免重威死罪,授给他检校太师、守太傅、兼中书令的官职。将张琏和重威的将佐官吏全部杀掉,没收了他们的钱财,带着重威回到京师。

高祖病重时,对听取临终遗言的大臣说:“要好好防备着杜重威!”高祖死后,没有马上宣布死讯,治理丧事,有关大臣共同决定杀死杜重威和他的儿子弘璋、弘璨、弘王遂,把他们的尸体放在街道上示众,市民们围观踢蹴辱骂,军吏也没办法禁止,尸体被分解撕裂践踏,不一会儿就没有了。

后晋纪六(二)--叛臣杜重威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后晋纪六(二)--叛臣杜重威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8初,朔方节度使冯晖在灵武,得羌、胡心,市马期年,得五千匹,朝廷忌之,徙镇邠州及陕州,〔陕,失冉翻。〕入为侍卫步军都指挥使。领河阳节度使。晖知朝廷之意,悔离灵武,〔离,力智翻。〕乃厚事冯玉、李彦韬,求复镇灵州。朝廷亦以羌、胡方扰,丙寅,复以晖为朔方节度使,将关西兵击羌、胡;以威州刺史药元福为行营马步军都指挥使。〔威州,唐之安乐州也。中世没于吐蕃,大中三年收复,更名威州。梁、唐弃之,晋复置。后周改为环州,以大河环曲为名,亦唐初之旧州名也。赵珣聚米图;经灵州南至环州五百里。按薛史,天福四年五月敕,灵州渠镇宜升为威州,割宁州木波、马岭二县隶之;后周改为环州,显德四年,降为通远军。

9乙丑,定州言契丹勒兵压境。诏以天平节度使、侍卫马步都指挥使李守贞为北面行营都部署,义成节度使皇甫遇副之;彰德节度使张彦泽充马军都指挥使兼都虞候,义成节度使蓟人李殷充步军都指挥使兼都排陈使;〔蓟,音计。陈,读曰阵。〕遣护圣指挥使临清王彦超、太原白延遇以部兵十营诣刑州。时马军都指挥使、镇安节度使李彦韬方用事,〔时以陈州置镇安军。〕视守贞蔑如([miè rú]微细;没有什么了不起。《汉书·东方朔传赞》:“而 扬雄 亦以为 朔 言不纯师,行不纯德,其流风遗书蔑如也。” 颜师古 注:“言辞义浅薄,不足称也。”《晋书·江灌传》:“ 灌 性方正,视权贵蔑如也,为大司马 桓温 所恶。”《明史·循吏传叙》:“吏治既以日媮,民生由之益蹙。 仁 宣 之盛,邈乎不可復追,而 太祖 之法蔑如矣。” 鲁迅 《坟·摩罗诗力说》:“故一剑之力,即其权利,国家之法度,社会之道德,视之蔑如。”犹不如,不及。《文选·潘勗<册魏公九锡文>》:“君有定天下之功,重以明德……虽 伊尹 格于皇天, 周公 光于四海,方之蔑如也。” 李周翰 注:“ 伊尹 之高德上至皇天, 周公 之明德远照于四海,比之 曹公 则无如德者若此。” 南朝 梁 任昉 《齐竟陵文宣王行状》:“昔 沛献 访对於 云臺 , 东平 齐声於 杨 史 , 淮南 取贵於食时, 陈思 见称於七步,方斯蔑如也。”《南史·齐纪上·高帝》:“高勋至德,振古絶伦,虽 保衡 翼 殷 , 博陆 匡 汉 ,方斯蔑如也。”)也。守贞在外所为,事无大小,彦韬必知之,守贞外虽敬奉而内恨之。〔为李守贞与杜威降契丹张本。〕

10初,唐人既克建州,〔去年八月,唐克建州。〕欲乘胜取福州,唐主不许。枢密使陈觉请自往说李弘义,〔说,式芮翻。〕必令入朝。未宋齐丘荐觉才辩,可不烦寸刃,坐致弘义。唐主乃拜弘义母、妻皆为国夫人,四弟皆迁官,以觉为福州宣谕使,厚赐弘义金帛。〔欲啖李弘义以禄利而诱致之。〕弘义知其谋,见觉,辞色甚倨,待之疏薄;觉不敢言入朝事而还。〔为陈觉兴兵攻福州丧败而还张本。还,从宣翻,又如字。〕

11秋,七月,河决杨刘,西入莘县,广四十里,自朝城北流。〔莘县在魏州之东,朝城在魏州东南,相去四十里。广,古旷翻。〕

12有自幽州来者,言赵延寿有意归国;枢密使李崧、冯玉信之,命天雄节度使杜威致书于延寿,具述朝旨,啖以厚利,〔朝,直遥翻。〕〔【章:十二行本「洛」作「洺」;乙十一行本同;孔本同。】〕州军将赵行实尝事延寿,遣斋书潜往遗之。延寿复书言:「久处异域,〔遗,惟季翻。处,昌吕翻。〕思归中国。乞发大军应接,拔身南去。」辞旨恳密。朝廷欣然;复遣行实诣延寿,与为期约。〔晋人自此堕赵延寿计中矣。复,扶又翻。〕

13八月,李守贞言:「与契丹千余骑遇于长城北,〔此战国时燕所筑长城也,在涿州固安县南。薛史:李守贞奏大军至望都县,相之至长城北,遇虏)转鬬四十里,斩其酋帅解里,〔酋,慈秋翻。解,户买翻。〕拥余众入水溺死者甚众。」丁卯,诏李守贞还屯澶州。〔还,从宣翻。〕

14帝既与契丹绝好,数召吐谷浑酋长白承福入朝,〔好,呼到翻。数,所角翻。〕宴赐甚厚。承福从帝与契丹战澶州,〔澶,时连翻。〕又与张从恩戍滑州。属岁大热,〔属,之欲翻。〕遣其部落还太原,畜牧于岚、石之境。〔岚,卢含翻。〕部落多犯法,刘知远无所纵舍;部落知朝廷微弱,且畏知远之严,谋相与遁归故地。〔吐谷浑部落既知朝廷微弱,又畏刘知远之严;然不敢于太原作乱者,惮刘知远之威略,无所肆其奸,故欲遁归故地。〕有白可久者,位亚承福,帅所部先亡归契丹,〔帅,读曰率。〕契丹用为云州观察使,以诱承福。〔诱,音酉。〕

知远与郭威谋曰:「今天下多事,置此属于太原,乃腹心之疾也,不如去之。」承福家甚富,饲马用银槽。〔去,羌吕翻。饲,祥吏翻。〕威劝知远诛之,收其货以赡军。知远密表「吐谷浑反复难保,请迁于内地。」帝遣使发其部落千九百人,分置河阳及诸州。知远遣威诱承福等入居太原城中,因诬承福等五族谋叛,以兵围而杀之,(白承福,五代时吐谷浑(也称吐浑)首领。庄宗时,依中山北石门为栅,庄宗为置宁朔、奉化两府,以承福为都督,赐其姓名为李绍鲁。终唐时,常遣使朝贡中国)合四百口,籍没其家赀。诏褒赏之,吐谷浑由是遂微。〔五代会要曰:吐谷浑酋长有赫连铎者,唐咸通中,从太原节度使康承训平徐方有功,朝廷授振武节度使。复盗据云中,后唐太祖逐之,乃归幽州李匡俦;其部落散居蔚州界,互为君妅,其氏不常。有白承福者,自同光初代为都督,依中山北石门为栅,庄宗赐其额为宁朔、奉化两府,以都督为节度使,仍赐承福姓李,名绍鲁。其畜牧,就善水草,丁壮常数千人。羊马生息,入市中土,朝廷常存恤之。潞王清泰三年,白可久为宁朔、奉化留后,始见于史。晋天福元年,高祖以契丹有助立之功,割鴈门以北及幽州之地以赂之.由是吐谷浑部族皆隶于契丹。其后苦契丹之虐政,复为镇州节度使安重荣所诱,乃背契丹,率车帐羊马取五台路归国。契丹大怒,以朝廷招纳叛亡,遗使责让。至六年正月,高祖命供奉官张澄等率兵二千,搜索并、镇、忻、代四州山谷吐浑,还其旧地;然亦以契丹诛求无厌,心不平之,命汉高祖出镇太原,潜加慰抚。其年五月,大首领白承福及麾下来朝;九月,又遗首领白可久来朝。少主嗣位,绝契丹之好,数召其酋长入朝,厚加锡赐,每大燕会,皆命列坐于勋臣之次。至开运捍虏于澶州,召承福等帅其部众从行。属岁多暑热,部下多死,复遗归太原,移帐于岚、石州。然承福驭下无法,多干军令。其族白可久,在承福之亚,因牧马,帅本帐北遁。契丹授以官爵,复遗潜诱承福。承福亦思叛去,事未果。汉高祖知之,乃以兵环其部族,擒承福与其族白铁匮、赫连海龙等五家,凡四百有余人,伏诛,籍其牛马,命别部长王义宗统其余属。

濮州刺史慕容彦超坐违法科敛,〔敛,力赡翻。〕擅取官麦五百斛造曲,赋与部民。李彦韬素与彦超有隙,发其事,罪应死。彦韬趣冯玉使杀之,〔趣,读曰促。〕刘知远上表论救。〔慕容彦超,刘知远之同产弟,故救之。上,时掌翻。〕李崧曰;「如彦超之罪,今天下藩侯皆有之。若尽其法,恐人人不自安。」甲戍,敕免彦超死,削官,爵流房州。

16唐陈觉自福州还,至剑州,〔剑州,即殷主王延政所置之镡州也。南唐既克建州,分延平、建浦、富沙三县置剑州。至宋混一天下,以蜀中亦有剑州,乃加「南」字为南剑州。〕耻无功,〔耻自诡说李弘义入朝而不能致也。)矫诏使侍卫官顾忠召弘义入朝,〔侍卫官,在人主左右直卫者也,犹盛唐之侍官。〕自称权福州军府事,擅发汀、建、抚、信州兵及戍卒,命建州监军使冯延鲁将之,趣福州迎弘义。〔趣,七喻翻。〕延鲁先遗弘义书,〔遗,惟季翻。〕谕以祸福。弘义复书请战,遣楼船指挥使杨崇保将州师拒之。〔一本「州师」作「舟师」。〕觉以剑州刺史陈诲为缘江战棹指挥使,〔建溪东流历剑州至福州,皆大江也,故土人亦谓之为江。〕表:「福州孤危,旦夕可克。」唐主以觉专命,甚怒;群臣多言:「兵已傅城下,〔傅,音附。〕不可中止,当发兵助之。」

丁丑,觉、延鲁败杨崇保于候官,〔闽及候官二县,皆治福州郭下。此战于候官县界也。败,补卖翻。〕戊寅,乘胜进攻福州西关。弘义出击,大破之,执唐左神威指挥使杨匡邺。

唐主以永安节度使王崇文为东南面都招讨使,〔去年十月,唐置永安军于建州。〕以漳泉安抚使、谏议大夫魏岑为东面监军使,延鲁为南面监军使,会兵攻福州,克其外郭。弘义固守第二城。〔第二重城也。〕

16冯晖引兵过旱海,至辉德,〔张洎曰:「自威州抵灵州旱海七百里,斥卤枯泽,无溪涧谷。辉德,地名,在灵武南。张舜民云:今旱江平即旱海,在清远军北。赵珣聚米图经曰:盐、夏、清远军间,并系沙渍,俗谓之旱海。自环州出青刚川,本灵州大路。自此过美利寨,渐入平夏,旱海中,难得水泉。至耀德清边镇入灵州。)糗粮已尽。〔糗,去久翻。〕拓跋彦超众数万,为三陈,扼要路,据水泉以待之。〔陈,读曰阵,下同。〕军中大惧。晖以赂求和于彦超,彦超许之。自旦至日中,使者往返数四,兵未解。药元福曰:「虏知我饥渴,阳许和以困我耳;若至暮,则吾辈成擒矣。今虏虽众,精兵不多,依西山而陈者是也。其余步卒,不足为患。诸公严陈以待我,〔严陈者,严兵整陈也。〕我以精骑先犯西山兵,小胜则举黄旗,大军合势击之,破之必矣。」乃帅骑先进,用短兵力战。彦超小却,元福举黄旗,晖引兵赴之,彦超大败。〔冯晖圈养拓跋彦超于灵武城中,彦超固心知其故而怀怨。晖去镇而彦超得出。彦超既得出而晖复来,出柙之虎,苟可以肆反噬者,无所不至也。非力战而之,冯晖之威令不可复行于朔方矣。帅,读曰率。〕明日,晖入灵州。

17九月,契丹三万寇河东;壬,刘知远败之于阳谷,〔败,补卖翻。〕斩首七千级。

18汉刘思潮等既死,陈道庠内不自安。〔陈道庠,与刘思潮等同弒汉主弘度也。杀刘思潮等见去年九月。〕特进邓伸遗之汉纪,〔按路振九国志,陈道庠父珰,与邓伸有旧,故然。〕道庠问其故。伸曰:「憨獠!〔遗,惟季翻。憨,呼谈翻。痴也。獠,卢皓翻,又竹绞翻。〕此书有诛韩信、醢彭越事,宜审读之!」汉主闻之,族道庠及伸。

19李弘义自称威武后,〔【章:十二行本「后」下「有权知闽国事」五字;乙十一行本同;孔本同;张校同;退斋校同】〕更名弘达,奉表请命于晋;〔李弘义本名仁达,弘义者唐所赐名也;既叛唐,遂更其名。〕甲午,以弘达为威武节度使、同平章事,知闽国事。

20张彦泽奏败契丹于定州北,又败之于泰州,斩首二千级。〔败,补卖翻。〕

21辛丑,福州排陈使马捷〔陈,读曰阵。〕引唐兵自马牧山拔寨而入,至善化门桥,都指挥使丁彦贞以兵百人拒之。弘达退保善化门,外城再重(第二道城)皆为唐兵所据。弘达更名达,〔弘达更名达,以吴越王名上从弘,避之也。重,直龙翻。更工衡翻。〕遣使奉表称臣,乞师于吴越。

22楚王希范知帝好奢靡,〔好,呼到翻。〕屡以珍玩为献,求都元帅;甲辰,以希范为诸道兵马都元帅。

23丙辰,河决澶州临黄,〔临黄,春秋卫河上之邑,汉为东邵观县,有卫宣公新台。后魏置临黄县,唐属澶州;宋端拱元年,省临黄入观城县。〕

24契丹使瀛州刺史刘延祚遗乐寿监军王峦书,请举城内附。〔遗,惟季翻。考异曰:欧史作「高矣翰」。按陷蕃记,前云延祚诈输诚款,后云大军至瀛州,侦知蕃高模翰潜师而。出盖延祚为刺史,模翰乃戍将耳。今从陷蕃记。〕且云:「城中契丹兵不满千人;乞朝廷发轻兵袭之,已为内应。又,今秋多雨,自瓦桥以北,积水无际,契丹主已归牙帐,虽闻关南有变,〔瀛、莫二州,晋割属契丹,在瓦桥关南。〕地远阻水,不能救也。」峦与天雄节度使兼中书令杜威屡奏瀛、莫乘此可取,深州刺史慕容迁献瀛莫图。冯玉、李崧信以为然,欲发大兵迎赵延寿及延祚。〔先是赵延寿亦诈通款。〕

先是,侍卫马步都指挥使、天平节度使李守贞数将兵过广晋,〔先,昔荐翻。数,所角翻。过,音戈。魏州广晋府。〕杜威厚待之,赠金帛甲兵,动以万计;守贞由是与威亲善。守贞入朝,帝劳之曰:〔劳,力到翻。〕「闻卿为将,常费私财以赏战士。」对曰:「此皆杜威尽忠于国,以日帛资臣,臣安敢掠有其美!」因言:「陛下若他日用兵,臣愿与威戮力以清沙漠。」帝由是亦贤之。

及将北征,帝与冯玉、李崧议,以威为元帅,守贞副之。赵莹私谓冯、李曰:「杜威国戚,〔谓尚公主也。〕贵为将相,而所欲未厌,心常慊慊,〔位兼将相,谓居大镇兼中书令。未厌,未满所欲也。慊慊,亦不满之意。慊,苦簟翻。〕岂可复假以兵权!〔复,扶又翻。〕必若有事北方,不若止任守贞为愈也。」〔杜威之心迹,虽赵莹犹知之。〕不从。冬,十月,辛未,以威为北面行营都指挥使,〔【章:十二行本作「招讨使」;乙十一行本同;孔本同。】〕以守贞为兵马都监,〔监,古衔翻。〕泰宁节度使安审琦为左右厢都指挥使,永清节度使梁汉璋为马军都排陈使,前威胜节度使宋彦筠为步军左厢都指挥使,奉国左厢都指挥使王饶为步军右厢都指挥使,洺州团练使薛怀让为先锋都指挥使。仍下敕牓曰:「专发大军,往平黠虏。〔黠,下八翻。〕先取瀛、莫,安定关南;次复幽燕,荡平塞北」又曰:「有擒获虏主者,除上镇节度使,赏钱万缗,绢万匹,银万两。」〔谈何容易!晋之君臣,恃阳城之捷,有轻视契丹之心。兵骄者败,自古而然。〕时自六月积雨,至是未止,军行及馈运者甚艰苦。

25唐漳州将林赞尧作乱,杀监军使周承义,剑州刺史陈诲。泉州刺史留从效举兵逐赞尧,以泉州裨将董思安权知漳州。唐主以思安为漳州刺史,思安辞以父名章,唐主改漳州为南州,命思安及留从效将州兵会攻福州。庚辰,围之。

福州使者至钱塘,〔乞师之使。钱塘,吴越国都。〕吴越王弘佐召诸将谋之,皆曰:「道险远,难救。」惟内都监使临安水丘昭券以为当救。〔水丘,复姓也。何氏姓苑云:汉有司隶校尉水丘岑。今为临安着姓。〕弘佐曰:「唇亡齿寒,〔古语多有之〕吾为天下元帅,曾不能救邻道,将安用之!诸君但乐饱身〔【章:十二行本「身」作「食」;乙十一行本同;张校同。】〕安坐邪!」〔乐,音洛。〕壬午,遣统军〔【章:十二行本「军」下有「使」字;乙十一行本同;孔本同;张校同。】〕张筠、赵承泰将兵三万,水陆救福州。〔吴越救福州,自婺、衢至建、剑,顺流可至福州。是时剑、建已为南唐守,此道不可由也。自温州之平阳海浦至福州界,当由此道耳。〕

先是募兵,久无应者,弘佐命纠之,曰:「纠而为兵者,粮赐减半。」明日,应募者云集。弘佐命昭券专掌用兵,昭券惮程昭悦,以用兵事让之。〔程昭悦时为弘佐所宠任,故水丘昭券惮而让之。〕弘佐命昭悦掌应援馈运事,而以军谋委元德昭。德昭,危仔倡之子也。〔危仔倡见二百六十三卷梁太祖开平三年。〕

弘佐议铸铁钱以益将士禄赐,其弟牙内都虞候弘亿谏曰:「铸铁钱有八害:新钱既行,旧钱皆流入邻国,一也;(旧钱,谓铜钱。〕可用于吾国而不可用于他国,则商贾不行,百货不通,二也;(贾,音古。)铜禁至严,民犹盗梼,况家有铛釜,野有铧犁,犯法必多,三也;(铛,楚耕翻。铧,户花翻。铧锹也。〕闽人铸铁钱而乱亡,不足为法,四也;〔闽铸铁钱见二百八十三卷天福七年及上卷元年。〕国用幸丰而自示空乏,五也;〔言邻国闻之,必将以为国用空乏而铸铁钱。〕禄赐有常而无故益之以启无厌之心,六也;〔厌,于盐翻。〕法变而弊,不可遽复,七也;「钱」者国姓,易之不祥,八也。」弘佐乃止。

26杜威、李守贞会兵于广晋而北行。〔李守贞引兵会杜威于魏州,相与北行。〕威屡使公主入奏,请益兵,〔公主者,杜威妻宋国长公主,帝之姑也。〕曰:「今深入虏境,必资众力。」由是禁军皆在其麾下,〔杜威之计,即赵德钧请并范延光军之计也,德钧不得请而威得请耳。其志图非望而败国亡身则一也。〕而宿卫空虚。


  评论这张
 
阅读(15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