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后汉纪一(三)--耶律德光  

2017-01-15 22:59:16|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辽太宗耶律德光生于公元902年,卒于公元947年,他是耶律阿保机与述律平的儿子。辽太宗耶律德光于公元927年至公元947年在位,当了整整二十年的皇帝,他是辽国第二位皇帝。耶律德光早年也是一位名将,二十岁的时候就担任了天下兵马大元帅之职,当时其父耶律阿保机对他也是抱有很大期望的。当时耶律阿保机对长子耶律倍和耶律德光都十分喜爱,但相对来说耶律德光更像耶律阿保机。
        辽太宗耶律德光生于公元902年,卒于公元947年,他是耶律阿保机与述律平的儿子。辽太宗耶律德光于公元927年至公元947年在位,当了整整二十年的皇帝,他是辽国第二位皇帝。耶律德光早年也是一位名将,二十岁的时候就担任了天下兵马大元帅之职,当时其父耶律阿保机对他也是抱有很大期望的。当时耶律阿保机对长子耶律倍和耶律德光都十分喜爱,但相对来说耶律德光更像耶律阿保机。
        天显元年七月辽太祖死后,本应该由皇太子耶律倍继承皇位,但由于当制的是述律太后。述律太后内心想让耶律德光继位,因为耶律受到汉文化的熏陶,他继承皇位之后恐怕契丹都会汉化。而当时的述律太后而主张奴隶制度,在她的内心深处觉得耶律倍并不是最佳人选,耶律德光更加适合。
        虽然耶律倍当时也是一个智勇双全之人,但是述律太后在继承皇位这件事上有很大的影响力。后来耶律倍也明白了母亲的心思,于是主动请命将皇位让给弟弟耶律德光。因为耶律倍知道,即使他不主动让贤,结局也是一样。可能之前很多人都不知道辽太宗耶律德光到底是怎么当上皇帝的吧,以上就是耶律德光的登基过程。
        辽太宗耶律德光晚期由于中原战乱不断,国家统治无法实施,最终只能离开东京北上。后来途中不禁患病,病情越来越严重,到栾城的时候高烧不退,最终死在了栾城。根据历史记载,辽太宗耶律德光逝世以后,耶律倍的长子耶律阮又重新夺回了皇位。
        现在很多资料上都可以看到耶律德光腊肉这种说法,耶律德光是辽朝第二位皇帝,为什么与腊肉联系在一起呢。说到耶律德光腊肉,这还要从他率兵灭后晋说起。当时后晋不想再向耶律德光缴纳金银珠宝,一怒之后,耶律德光领兵灭了后晋。
       耶律德光是一个十分重女色之人,返回途中尽情享受后晋妃嫔。后来突然身体不适,太医一看说其染上的热疾,必须要禁女色。耶律德光一听非常气愤,认为太医胡说八道,最后吐血而死。耶律德光逝世的消息很快传到了京城述律太后那里,述律太后一听十分难过。一怒之下述律太后传旨:生要见人,死也要见尸。
        可以说耶律德光腊肉与其母亲述律太后也有很大的关系,如果不是她要见尸体,也不会有后面那档子事发生。当时朝中大臣听了都很无奈,正当三伏天,尸体如果运到京城早就臭气熏天了。但是如果不按太后旨意办,那可是要掉脑袋的事情,这时有个厨师魏三刀想出了一个好办法。他建议把耶律德光的尸体做成“羓”,这样就不会腐烂了。羓按照我们中原人说法就是“腊肉”,先用盐腌,再烘干就能长期保存。大臣们听了十分惊恐,但是除了这个办法也没有其它的法子了。
        耶律德光腊肉尸体被运到了京城,当时述律太后举行了隆重的悼念仪式,太后开坛一看,吓得尖叫起来,差点没被晕过去。当时就下令将魏三刀立即斩首,皇帝被做成了腊肉确实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后汉纪一(三)--耶律德光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后汉纪一(三)--耶律德光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契丹述律太后遣使以其国中酒馔脯果赐契丹主,贺平晋国。契丹主与群臣宴于永福殿,每举酒,立而饮之,曰:「太后所赐,不敢坐饮。」

     唐王淑妃与郇公从益居洛阳;赵延寿娶明宗女为夫人,淑妃诣大梁会礼。〔赵延寿妻,唐明宗女燕国长公主也。晋高祖天福天年,契丹已遣使至洛阳取之人北矣。今复从延寿至大梁,故王淑妃诣之会礼。〕契丹主见而拜之曰:「吾嫂也。」〔契丹主以唐明宗年长,于齿为兄,故拜王淑妃为嫂。〕统军刘遂凝因淑妃求节钺,〔刘遂凝以刘鄩旧恩,因王淑妃以求节钺。〕契丹主以从益为许王、威信节度使,遂凝为安远节度使。淑妃以从益幼,辞不赴镇,复归于洛。

     契丹主以张砺为右仆射兼门下侍郎、同平章事,左仆射和凝兼中书侍郎、同平章事;司空兼门下侍郎、同平章事刘昫,以目疾辞位,罢为太保。

     东方群盗大起,陷宋、亳、密三州。契丹主谓左右曰:「我不知中国之人难制如此!」〔中国之人,困于契丹之陵暴掊克,咸不聊生,起而为盗,乌有难制者乎!盍亦反其本矣。〕亟遣泰宁节度使安审琦、武宁节度使符彦卿等归镇,〔澶州乱而遣李守贞、杜重威归镇,宋、亳、密三州陷而遣安审琦、符彦卿归镇,契丹主之北归决矣。〕仍以契丹兵送之。

     彦卿至埇桥,〔埇桥在宿州。埇,余陇翻。〕贼帅李仁恕帅众数万急攻徐州。彦卿与数十骑至城下,扬鞭欲招谕之,仁恕控彦卿马,请从相公入城。〔欲劫符彦卿为质以取徐州也。〕彦卿子昭序,自城中遣军校陈守习缒而出,呼于贼中曰:「相公已陷虎口,听相公助贼攻城,城不可得也。」贼知不可劫,乃相率罗拜于彦卿马前,乞赦其罪。彦卿与之誓,乃解去。

     三月,丙戌朔,契丹主服赭袍,坐崇元殿,百官行入合礼。〔欧阳修曰:唐故事:天子日御殿见群臣,曰常参。朔望荐食诸陵寝,有思慕之心,不能临前殿,则御便殿见群臣,曰入合。宣政,前殿也,谓之衙,衙有仗。紫宸,便殿也,谓之合。其不御前殿而御紫宸也,乃自正衙唤仗由合门而入,百官俟朝于衙者,因随而入见,故谓之入合。然衙,朝也,其礼尊;合,宴见也,其事杀。自干符以后,因乱礼缺,天子不能日见群臣而见朔望,故正衙常日废仗,而朔望入合有仗。其后习见,遂以入合为重,至出御前殿,犹谓之入合。五代之时,群臣五日一入见中兴殿,便殿也,此入合之遗制,而谓之起居。朔望一出御文明殿,前殿也,反谓之入合。今按五代会要有入合仪:司天进时刻牌,合门进班齐牌,皇帝自内着袍衫穿靴,乘辇至常朝殿门驻辇,受枢密使已下起居讫,引驾至正朝殿。皇帝坐定,卷帘,殿上添香,喝「控鹤官拜」,次鸡叫,次合门勘契,次合门承旨唤杖,次合门使引金吾将军南班拜讫、分引至位对揖,次细仗相次入,次执文武班簿至位对揖,次宰臣南班拜讫、分引至位对揖,次金吾将军奏「平安」,次文武百官入。通事舍人揖殿,靸靴入沙墀,两拜立定,次引宰臣及两省官、金吾将军合班立定,合门使喝「拜」,搢笏舞蹈,三拜,奏「圣躬万福」;又引宰臣班首一人至近前,又两拜,舞,跪,三拜,引至位对揖。通事舍人引宰臣于东西踏道下立,次文武百官出,次两省官南班揖殿出,次翰林学士南班揖殿出,次执文武班簿南班揖殿出,次金吾将军南班揖殿出,次细仗出;次引宰臣香宴前奏事讫,宣徽使喝「好去」,南班揖殿出;次合门使引待制官至位两拜,引近前奏事讫,欲归位罄折,宣徽使宣「所奏知」,又两拜,舞,,跪,三拜,舍人喝「好去」,南班揖殿出;次刑法官奏事准上,次监奏御史南班揖殿出,次合门承旨放仗,次合门使奏衙内无事,次喝「控鹤官门外袛候」,次下帘,皇帝上辇归内。又按欧史:梁太祖干化元年九月辛巳朔,御文明殿入合。则入合仪梁所定也。视唐之正牙朝会,其仪略而野,而五代谓之行礼。会要又详载而为书,则其仪为一时之上仪矣。姑备录之,以志朝仪之变。文明殿,洛阳宫之正衙殿也。崇元殿,汴宫之正衙殿也。薛史曰:梁制:每月初入合,望日延英听政。后唐之制,朔望皆入合。

     戊子,帝遣使以迢书安集农民,保聚山谷避契丹之患者。〔此时务之所当急先者。

     壬辰,高彦询〔【章:十二行本「询」作「珣」;乙十一行本同。】〕以丹州来降。〔丹、延亦归于汉矣。〕

     蜀翰林承旨李昊谓王〔【章:十二行本「王」上有「枢密使」三字;乙十一行本同;退斋校同。】〕处回曰:「敌复据固镇,则兴州道绝,不复能救秦州矣。请遣山南西道节度使孙汉韶将兵急攻凤州。」癸巳,蜀主命汉韶诣凤州行营。

     契丹主复召晋百官,谕之曰:「天时向热,吾难久留,欲暂至上国省太后。〔契丹自谓其国为上国,中国之人亦以称之。契丹既畏暑,又畏四方群起而攻之,故急欲北归,果如刘知远所料。〕当留亲信一人于此为节度使。」百官请迎太后。契丹主曰:「太后族大,如古柏根,不可移也。」契丹主欲尽以晋之百官自随。或曰:「举国北迁,恐摇人心,不如稍稍迁之。」乃诏有职事者从行,余留大梁。

     复以汴州为宣武军,〔契丹之入大梁也,降开封府为汴州防御使;今复盛唐之旧,以为节镇,欲兼华、夷而抚制之也。〕以萧翰为节度使。翰,述律太后之兄子,其妹复为契丹主后。翰始以萧为姓,自是契丹后族皆称萧氏。

     吴越复发水军,遣其将余安将之,自海道救福州。己亥,至白虾浦。〔「虾」,当作「莅」。〕海岸泥淖,须布竹箦乃可行,唐之诸军在城南者,聚而射之,箦zé不得施。冯延鲁曰:「城所以不降者,恃此救也。今相持不战徒老我师,不若纵其登岸尽杀之,则城不攻自降矣。」裨将孟坚曰:「浙兵至此,〔【章:十二行本「此」下有「已久」二字;乙十一行本同;张校同。】〕不能进良,〔吴越国本唐两浙地,故谓之浙兵。〕求一战而死不可得。若纵其登岸,彼必致死于我,其锋不可当,安能尽杀乎!」延鲁不听,曰:「吾自击之。」吴越兵既登岸,大呼奋击,延鲁不能御,弃众而走,孟坚战死。吴越兵乘胜而进,城中兵亦出,夹击唐兵,大破之。唐城南诸军皆遁,吴越兵追之;王崇文以牙兵三百拒之,诸军陈于崇文之后,追者乃还。

     或言浙兵欲弃福州,拔李达之众归钱唐,东南守将刘洪进等白王建封,请纵其尽出而取其城。〔唐兵攻福州,刘洪进当东南面,故书为东南守将。〕留从效不欲福州之平,〔泉、福相为唇齿,福州平则泉州为之次矣,此留从效之所不欲也。〕建封亦忿陈觉等专横,乃曰:「吾军败矣,安能与人争城!」是夕,烧营而遁,城北诸军亦相顾而溃;冯延鲁引佩刀自刺,亲吏救之,不死。唐兵死者二万余人,委弃军资器械数十万,府库为之耗竭。〔谓唐之府库罄于奉军。为,于伪翻。

     余安引兵入福州,李达举所部授之。〔何承天姓苑:余姓,戎由余之后。

     留从效引兵还泉州,〔自福州还也。〕谓唐戍将曰:「泉州与福州世为仇敌,〔唐末,王潮兄弟自泉州攻福州,留从效先是以泉州兵击破福州兵,又会南唐兵团福州,故云然。〕南接岭海瘴疠之乡,〔漳、泉之地,东南际海,西南接潮州,岭南之境也。〕地险土瘠。比年军旅屡兴,农桑废业,冬征夏敛,仅能自赡,〔秋榖成熟,征租至冬,春蚕毕收,敛帛于夏,即谓二税也。比,毗至翻。敛,力赡翻。赡,时敛翻。〕岂劳大军久戍于此!」置酒饯之,戍将不得已引兵归。唐主不能制,加从效检校太傅。〔唐兵新败,自知无以制留从效,遂加其官以安之。留从效自此据有漳、泉。

     壬寅,契丹主发大梁,晋文武诸司从者数千人,诸军吏卒又数千人,宫女、宦官数百人,尽载府库之实以行,所留乐器仪仗而已。夕,宿赤冈,契丹主见村落皆空,命有司发牓数百通,所在招抚百姓,然竟不禁胡骑剽掠。〔呼鸡而纵狸奴,鸡其敢前乎!剽,匹妙翻。〕丙午,契丹自白马渡河,谓宣徽使高勋曰:「吾在上国,以射猎为乐,至此令人悒悒。〔「契丹」之下,当逸「主」字。乐,音洛。悒,于及翻。悒悒,忧愁不得志也。〕今得归,死无恨矣。」〔契丹主不惟土思,亦见诸镇及群盗举兵皆归心河东,恐不得正丘首也。独不见涉珪与徒河相持于中山之时乎!以此言之,其才诸相去远矣。

     蜀孙汉韶将兵二万攻凤州,军于固镇,分兵扼散关以绝援路。〔何重建请扼散关,犹虑契丹威令行于关西,能发援兵也。至是,契丹归北,中国无主,虽出兵取岐、雍可也,何必扼散关乎!

     张筠、余安皆还钱唐,吴越王弘佐遣东南安抚使鲍修让兵戍福州,以东府安抚使钱弘倧为丞相。〔吴越以越州为东府。为弘倧嗣国张本。倧,作冬翻。

     庚戌,以皇弟北京马步都指挥使崇行太原尹,知府事。〔刘崇有太原始此。考异曰:薛史云「崇,高祖从弟。王保衡晋阳见闻录云「仲弟」,欧阳史云「母弟」。今从实录。

     辛亥,契丹主将攻相州,梁晖请降;契丹主赦之,许以为防御使,晖疑其诈,复乘城拒守。夏,四月,己未,未明,契丹主命藩、汉诸军急攻相州,食时克之,〔相,悉亮翻。〕悉杀城中男子,驱其妇女而北,胡人掷婴孩于空中,举刃接之以为乐。〔观佛狸之饮江,侯景之乱江南,其肆毒类如此。不嗜杀人,然后能一天下,孟子之言,岂欺我哉!乐,音洛。〕留高唐英守相州。唐英阅城中,遣民男女得七百余人。其后节度使王继弘敛城中髑髅瘗之,凡得十余万。

     或告磁州刺史李榖谋举州应汉,契丹主执而诘之,榖不服,契丹主引手于军中,若取所获文书者。榖知其诈,因请曰:「必有其验,乞显示之。」凡六诘,榖辞气不屈,乃释之。〔史言李榖有胆气。

     帝以从弟北京马军都指挥使信领义成节度使,充侍卫马军都指挥使,武节都指挥使史弘肇领忠武节度使,充步军都指挥使,右都押牙杨邠权枢密使,蕃汉兵马都孔目官郭威权副枢密使,两使都孔目官南乐王章权三司使。〔两使,节度、观察也。乐,音洛。

     癸亥,立魏国夫人李氏为皇后。

     契丹主见;所过城邑丘垆,谓蕃、汉群臣曰:「致中国如此,皆燕王之罪也。」〔燕王,谓赵延寿。〕顾张砺曰:「尔亦有力焉。」〔张砺随赵延寿入北,又与赵延寿俱南,以残中国。契丹主犹知其罪,况中国之人乎!

     甲子,帝以河东节度判官长安苏逢吉、观察判官苏禹珪为中书侍郎、同平章事。禹珪,密州人也。

     振武节度使、府州团练使折从远入朝,更名从阮,〔避帝名,更「远」名「阮」。更,工衡翻。〕置永安军于府州,以从阮为节度使。〔折从阮本领振武节,又就府州置节镇以宠之。薛史曰:升府州为永安军,析振武之胜州并沿河五镇以隶之。〕又以河东左都押牙刘铢为河阳节度使。铢,陜人也。

     契丹昭义节度使耿崇美屯泽州,将攻潞州;乙丑,诏史弘肇将步骑万人救之。

     丙寅,以王守恩为昭义节度使,高允权为彰武节度使,又以岢岚军使郑谦为忻州刺史、领彰国节度使〔彰国军应州,时属契丹。岢,枯我翻。〕兼忻、代二州义军都部署。丁卯,以缘河巡检使阎万进为岚州刺史,领振武节度使兼岚、害二州义军都制置使。〔宪州本楼烦监,岚州刺史领之;唐贞元十五年,别置监牧使;昭宗龙纪元年,李克用表置宪州。九域志:宪州治静乐县。静乐古汾阳县地。岚、宪二州相去五十里而已。岚,卢含翻。〕帝闻契丹北归,欲经略河南,故以弘肇为前驱,又遣阎〔【章:十二行本「阎」作「谦」;乙十一行本同;孔本同;张校同。】〕万进出北方以分契丹兵势。万进,并州人也。

     契丹主以船数十艘载晋铠仗,将自汴泝河归其国,〔自汴泝河,自河阳取太行路以归其国也。艘,苏遭翻。〕命宁国都虞候榆次武行德将士卒千余人部送之至河阴。〔河阴在河阳东南,相去百六十二里。〕行德与将士谋曰:「今为虏所制,将远去乡里。人生会有死,安能为异域之么乎!虏势不能久留中国,不若共逐其党,坚守河阳,以俟天命之所归者而臣之,岂非长策乎!」众以为然。行德即以铠仗授之,相与杀契丹监军使。会契丹河阳节度使崔廷动以兵送耿崇美之潞州,行德遂乘虚入据河阳,众推行德为河阳都部署。行德遣弟行友奉蜡表间道诣晋阳。〔作表置之蜡丸中,故谓之蜡表。间,古苋翻。

     契丹遣武定节度使方太诣洛阳巡检,至郑州;州有戍兵,共迫太为郑王。〔去年方太以安国留后降契丹,契丹主盖命之领武定节度使。武定军洋州,时属蜀。〕梁嗣密王朱乙逃祸为僧,〔梁太祖兄存之子友伦封密王,乙盖梁亡之后避祸为僧也。〕嵩山贼帅张遇得之,立以为天子,取嵩岳神衮冕以衣之,帅众万余袭郑州,太击走之。太以契丹尚强,恐事不济,说谕戍兵,欲与俱西;〔欲与戍兵俱西至洛阳。〕众不从,太自西门逃奔洛阳。戍兵既失太,反谮太于契丹,云胁我为乱;太遣子师朗自诉于契丹,契丹将麻荅杀之,太无以自明。会群盗攻洛阳,契丹留守刘晞弃城奔许州,太乃入府行留守事,与巡检使潘环击群盗却之,张遇杀朱乙请降。伊阙贼帅自称天子,誓众于南郊坛,〔后唐郊天坛在洛阳城南。〕将入洛阳,太逆击,走之。〔考异曰:实录方太传云:「刘禧走许田,复有颍阳妖巫,姓朱,号嗣密王,誓众于洛南郊天坛,号万余人。太帅部曲与朝士辈虚张旗帜,一举而逐之,洛师遂安。」今从陷蕃记。

     太欲自归于晋阳,武行德使人诱太曰:「我裨校也。公旧镇此地,〔由此观之,契丹尝命方太镇河阳,史逸之也。校,户教翻。〕今虚位相待。」太信之,至河阳,为行德所杀。

     萧翰遣高谟翰援送刘晞自许还洛阳,〔萧翰时镇大梁。〕晞疑潘环构其众逐己,使谟翰杀之。

     戊辰,武行德至晋阳。

     庚午,史弘肇奏遣先锋将马诲击契丹,斩首千余级。时耿崇美、崔廷勋至泽州,闻弘肇兵已入潞州,不敢进,引兵而南;弘肇遣诲追击,破之,崇美、堥勋与奚王拽刺退保怀州。〔崔廷勋欲归河阳,河阳已为武行德所据,故保怀州以逼河阳。九域志:怀州南至河阳七十里。

     辛未,以武行德为河阳节度使。

     契丹主闻河阳乱,叹曰:「我有三失,宜天下之叛我也!诸道括钱,一失也;令上国人打草榖,二失也;不早遣诸节度使还镇,三失也。」

     唐主以矫诏败军,皆陈觉、冯延鲁之罪,〔陈觉矫诏事见上卷晋出帝开运三年,唐主之保大四年也。觉、延鲁败军之罪,其事见上。〕壬申,诏赦诸将,议斩二人以谢中外。(冯延鲁,五代南唐文学家。一名谧,字叔文,寿春(今安徽寿县)人,南唐吏部尚书冯令额之子,词人冯延巳异母弟。父令额迁居寿春。幼居歙州(治今安徽歙县)。吴让帝末为江都判官。南唐元宗保大初,为中书舍人。南唐出师攻建州时,为监军使。兵败后流放舒州,后赦免。累官工部侍郎,出为东都副留守。保大十四年(956),被后周所俘,留居汴京三年。显德五年(958)归南唐,为户部尚书,数次使宋。后改任常州观察使而卒。撰有《冯延鲁文集》,南唐亡时散逸。宋初存诗一卷、一百余首,今亦不存。《小畜集》录存其诗一首,《全唐诗续拾》据此亦收录之。)御史中丞江文蔚对仗弹冯延己、魏岑曰:「陛下践阼以来,所信任者,延己、延鲁、岑、觉四人而已,皆阴狡弄权,壅蔽聪明,排斥忠良,引用群小,谏争者逐,窃议者刑,上下相蒙,道路以目。〔言道路相遇,但以目相视而不敢言。〕今觉、延鲁虽伏辜,而延己、岑犹在,本根未殄,枝干复生。同罪异诛,〔复,扶又翻。左传:宋子罕曰:「同罪异罚,非刑也。」〕人心疑惑。」又曰:「上之视听,惟在数人,虽日接群臣,终成孤立。」又曰:「在外者握兵,居中者当国。」又曰:「岑、觉、延鲁,更相违戾。彼前则我却,彼东则我西。天生五材,国之利器,〔「天生五材,民并用之,」出左传。杜预曰:五材,谓金、木、水、火、土也。〕一旦为小人忿争妄动之具。」又曰:「征讨之柄,在岑折简,帑藏取与,系今一言。」唐主以文蔚所言为太过,怒,贬江州司士参军。械送觉、延鲁至金陵。宋齐丘以尝荐觉使福州,〔事见上卷晋齐王开运三年。〕上表待罪。

     诏流觉于蕲州,延鲁于舒州。知制诰会稽徐铉、史馆修撰韩熙载上疏曰:「觉、延鲁罪不容诛,但齐丘、延已为之陈请,故陛下赦之。擅兴者不罪,则疆埸有生事者矣;丧师者获存,则行陈无效死者矣。〔无诏旨而擅发兵,谓之擅兴,厥罪死。〕请行显戮以重军威。」不从。

     中书侍郎、同平章事冯延己罢为太弟少保,贬魏岑为太子洗马。

     韩熙载屡言宋齐丘党与必为祸乱。齐丘奏熙载嗜酒猖狂,贬和州司士参军。

     乙亥,凤州防御使石奉頵举州降蜀。〔蜀自是尽有秦、凤、阶、成之地。頵,于伦翻。〕奉頵,晋之宗属也。

     契丹主至临城,得疾;及栾城,病甚,〔临城县属赵州,本房子县,唐天宝元年,改为临城县。宋白曰:栾城县,本汉开县,后魏太和十一年,于开县故城置栾城县。九域志:古栾城,晋栾氏别邑。临城县在赵州西南一百三里。栾城县在镇州南六十三里。〕苦热,聚冰于胸腹手足,且啖之。丙子,至杀胡林而卒。〔杀胡林,盖以契丹主死于此,时人遂以为地名。宋白曰:杀胡林,唐天后时袭突厥,群胡死于此,故名。考异曰:实录云,「二十日乙亥卒。」今从陷蕃记。〕国人剖其腹,实盐数斗,载之北去,晋人谓之「帝鹾cuó」。(耶律德光(902年―947年),字德谨,小字尧骨,契丹族,辽太祖耶律阿保机次子,母淳钦皇后述律平,辽国第二位皇帝,927年―947年在位。922年为天下兵马大元帅,引兵掠蓟北。926年太祖病死,因应天后之助,于次年即位,仍以天显为年号。938年,耶律德光改皇都为上京。始改革官制,官分南、北面,因俗而治。北面官以契丹旧制治契丹人,南面官以汉制治汉人。又整订赋税,奖励耕织,发展生产。947年,倾师南征,八月,为后晋败于燕长城(今河北涿州固安县南)北。十二月,大败后晋兵,陷汴京(今河南开封市),俘后晋出帝。次年,改元“大同”,改国号契丹为辽。旋以中原民军武装反抗,契丹人亦死伤惨重,厌战心切,他率军北返。途中,行至栾城(今河北栾城)病死。

     赵延寿恨契丹主负约,谓人曰:「我不复入龙沙矣。」〔卢龙山后即大漠,故谓之龙沙。复,扶又翻。〕即日,先引兵入恒州,契丹永康王兀欲及南北二王,各以所部兵相继而入。〔范成大北使录:自栾城至恒州六十里。恒,户登翻。〕延寿欲拒之,恐失大援,乃纳之。

     时契丹诸将已密议奉兀欲为主,兀欲登鼓角楼受叔兄拜;而延寿不之知,自称受契丹皇帝遣诏,权知南朝军国事,仍下教布告诸道,所以供给兀欲与诸将同,兀欲衔之。恒州诸门管钥及仓库出纳,兀欲皆自主之。延寿使人请之,不与。〔兀欲不与诸门管键,事可知矣;赵延寿殊不知阴为之备,其锁固当。

     帝之自寿阳还也,留兵千人戍承天军。戍兵闻契丹北还,不为备;契丹袭击之,戍兵惊溃。契丹焚其市邑,一日狼烟百余举。〔陆佃埤雅曰:古之烽火用狼粪,取其烟直而聚,虽风吹之不斜。余谓今之烽燧,岂必皆用狼粪哉!〕帝曰:「此虏将遁,张虚势也。」遣亲将叶仁鲁将步骑三千赴之。会契丹出剽掠,仁鲁乘虚大破之,丁丑,复取承天军。

     冀州人杀契丹刺史何行通,推牢城指挥使张廷翰知州事。廷翰,冀州人,符习之甥也。〔符习,成德将,历事唐庄宗及明宗。

     或说赵延寿曰:「契丹诸大人数日聚谋,此必有变。今汉兵不下万人,不若先事图之。」延寿犹豫不决。壬午,延寿下令,以来月朔日于待贤馆上事,〔上事者,言欲礼上以领权知南朝军国事。上,时掌翻。〕受文武官贺。其仪:宰相、枢密使拜于阶上,节度使以下拜于阶下。李崧以虏意不同,事理难测,固请赵延寿未行此礼,乃止。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