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后汉纪三(一)---后蜀故事  

2017-01-17 09:51:36|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代十国是中国历史上最混乱的时期之一。从朱温的后梁开始,后唐、后晋、后汉和后周,5个短命王朝次第登场,是为五代;南越、南唐、吴越、前蜀和后蜀等10个地方割据政权则如同星星一样环绕在中原朝廷周围,是为十国。

五代十国的10个小王国中,前蜀后蜀分别前后统治四川及其周边地区。王建的前蜀小朝廷被中原的后唐所灭,四川又归于大一统之中。时间只过了仅仅9年,四川又再次与中原王朝脱钩,崛起了另一个割据小王国。这一次称雄于蜀中的,是孟知祥建立的后蜀。

孟知祥是邢州龙岗(今河北省邢台县)人,因战功而颇得后唐庄宗李存勖和明宗李嗣源的器重。李存勖继承晋王之位后,打算提拔孟知祥做权力很大的中门使,孟知祥却极力推辞,因为以前的好几个中门使都因为得罪了喜怒无常的主子而不得善终。李存勖见孟知祥执意不从,只好要求孟知祥推荐一个人代替他,孟知祥便推荐了郭崇韬。

数年之后,后唐派郭崇韬领兵灭蜀,大军出发之前,郭崇韬为了报答当初孟知祥的举荐之恩,就向李存勖保举孟知祥为以后蜀地的军政长官。郭崇韬很快平定了蜀地,李存勖尊重郭崇韬的意见,委派孟知祥前往四川主持蜀地的军政事务。

李嗣源在五代的君主中以专横著称。天成四年(929),李嗣源向蜀中摊派各种赋税高达100万缗(相当于全川几年的财政收入),孟知祥无力承担,只给了50万缗。李嗣源认为孟知祥不遵王命,打算派夏鲁奇等人担任遂州、阆州和绵州剌史,以便武力对付孟知祥和东川节度使董璋。

孟知祥与董璋原本不和,但在面对共同的敌人时,两人只能选择同盟。后唐中央政府派出后来因向辽国称儿皇帝而臭名昭著的石敬瑭率兵征讨四川。两支军队在剑门关一带的互相攻击中,石敬瑭军队一败再败,只得收拾起残兵败将退回了北方。

李嗣源见来硬的不行,只得来软的。他派使者对孟知祥说君臣刀兵相见都是因为奸臣在中间挑拔,我们不但是君臣,而且还有姻亲关系,应该和好如初。当时,孟知祥的家属还有人留在洛阳,李嗣源为此别有用心地强调说:你的这些亲属在京城都很好,请你放心吧。

孟知祥也不愿和中央政府作对,那时他羽翼未丰,而且留在京城的家属也不能不令他顾忌三分。孟知祥派人找到董璋,希望他和自己一起向朝廷谢罪,以求和解。董璋和孟知祥的看法不一样,他怀疑孟知祥出卖了自己,想拿自己去请功。他对孟知祥的使者说:“孟公的家属都没事,我的家属却被杀死了,我去谢什么罪!”

董璋不仅没听孟知祥的建议,而且派兵攻占了汉州,孟知祥只好领兵出击。董璋的军队一触即溃,他本人也于兵败后被部将所杀。孟知祥趁机把东川也控制在手中。

这样一来,在与朝廷的力量对比中,孟知祥的砝码又加大了。他要求朝廷让他独自治理东川和西川,也就是四川全境。李嗣源虽然万分不乐意,但也无计可施,只得答应了,同意蜀中刺史以下的官员都由孟知祥自己派任。到了933年,李嗣源又封孟知祥为蜀王。

公元934年,后唐明宗李嗣源去世,孟知祥再无顾忌,当即在成都称帝,建国号蜀。为了和王建所建的蜀相区别,历史学家们把孟知祥的这个小朝廷称为后蜀。

孟知祥建立蜀国后,在位的时间仅有半年,但他事实上统治四川的时间则有5年左右。他当政期间,按《资治通鉴》的说法是,“蜀中群盗犹未息”。当时派往一些偏僻地方的官员,竟然在半路上遭到饥民们的抢劫。面对如此乱世,经过孟知祥几年的政治手术,四川又神奇地出现了太平迹象。

公元934年6月的一天,孟知祥设宴慰劳文武官员。席上,部下纷纷向他敬酒。当他伸手去接部将张虔钊所敬的酒杯时,忽然手臂一阵酸麻,接过酒杯后,已经不能举到唇边,只得俯身呷饮。宴会结束后,孟知祥挣扎着走进内室倒在床上,没想到这一倒就再也没有起来。

孟知祥去世后,其子孟昶继位,是为后蜀后主。与前蜀后主王衍相比,后蜀后主孟昶作为一个人君,显得要稍称职一些――至少表面看来是这样:孟昶继位时只有16岁,许多大臣都是跟随他父亲出生入死多年的老部下,根本不把这位少年天子放在眼里。大将军李仁罕提出要主管军队,孟昶假意答应了,然后派人看他是否按自己的旨意行事。等到发现李仁罕另有异心,他不动声色地加封了李仁罕,趁他进宫朝见之时令武士将其抓获并当场处死。孟昶的果断措施给蜀国那些恃功自傲的将领们留下了深刻印象,后蜀也由此度过了最容易发生变故的瓶颈期。

孟昶执政也还是有两下子。他在朝堂之上设立了一种叫作匦函的匣子,凡是臣民们不管是有冤要伸,还是想要向朝廷提出批评意见的,都可以写成状子投入其中。孟昶还亲自撰写了《官箴》,作为全国官员的行为准则。

但是,孟昶毕竟是生于深宫之中,长于妇人之手,志大才疏的毛病在他身上很明显。此外,从他登基后的诸多行状来看,他又是一个地道的纨绔子弟。孟昶在位之际,蜀地已偏安多年,民富而国有,与中原的连年内战相比,可谓人间天堂。假若孟昶久有大志,完全可以依凭蜀国军力与宋太祖赵匡胤逐鹿中原。但孟昶整个表现出来的却是一个富贵子弟的奢侈与无能。他的奢侈之惊人,可略举一例作说明:史书明载,孟昶所用的溺器上也以七宝作装饰。多年后,当这些东西被作为战利品送到宋太祖手中时,宋太祖叹息之余命人全部打碎,他说,如此奢侈,不亡国才是怪事!

孟昶同时又是一个很有文才的人,据说正是他第一个在新年时,用红纸书写了对联贴在门楣上,我国过新年时贴春联的习俗就始于此。他所创作的历史上第一幅对联是:新年纳余庆,佳节号长春。工整的对仗,良好的创意,都说明这位国君并非愚笨之徒。如同王衍长于填词一样,孟昶在这方面也有特别的天赋,他有一首传下来的《玉楼春》,放在中国优秀的词作行列里也绝不会逊色:“冰肌玉骨清无汗,水殿风来暗香满。绣帘一点月窥人,欹枕钗横云鬓乱。起来琼户启无声,时见疏星渡河汉。屈指西风几时来,只恐流年暗中换。”又据说,正是他下令在成都城墙上遍植芙蓉,以后才使这座城市有了芙蓉城的美称。孟昶还雅好丹青,设立了“翰林图画院”,这是历史上最早的皇家画院,由是蜀中涌现出了黄筌这样的艺术大师。还据说,在他统治四川的年代,四川的蜀绣和蜀锦都达到了最为完美的生产水平,那条如同玉带一样环绕成都的河流里,到处是濯锦的女子。总而言之,我们有理由认定,孟昶是一个聪明人,一个有创意的人,一个懂得生活艺术的人。

但是,生活的艺术并不等于治国的艺术,孟昶的创意更多是享乐的创意,而非为天下人考虑的创意。在五代那样的乱世里,一个君王当然可以享受,可以暴躁,因为那原本就只是过把瘾就死的翻版。但是,这种快乐肯定得付出血的教训与代价。

如果说孟昶不愿也不可能统一天下,那么他保其险阻,偏安四川一隅也未尝不可。可令人惊讶的是,后蜀的君臣们竟然轻率地引火烧身。962年,后蜀山南节度判官张廷伟向孟昶最亲信的王昭远献计说,你一直没有大的战功,现在受到国主重用,此时不建立大功,如何让人心服呢?他提出,与北汉相约发兵攻宋。王昭远本是个好大喜功的人,而孟昶除了饮酒作乐外,对时事基本不过问,当然也就毫无见地,他立即批准了这一荒唐的建议。结果,当他派赵彦韬等人携带着密信前往北汉联盟时,赵等人立即投奔了宋太祖。这件事为后来宋兵的进逼提供了最直接的理由。

公元964年,宋太祖派大将王全斌由凤州进兵攻蜀。孟昶听说宋军来攻,立即召见引起祸端的王昭远等人来商议。孟昶的母亲提醒孟昶说,王昭远并不懂兵法,却爱纸上谈兵,你把他当亲信,恐怕他会误事的,蜀中有将才的是高彦俦,你却因为他的耿直而不任用他,现在国家到了紧要关头,还是快把他召回来委以重任吧。

孟昶对其母的劝告充耳不闻,依旧任命大言炎炎的王昭远为总指挥。王昭远率军离开成都时,孟昶命宰相李昊在城外为他饯行。宴席上,王昭远手执铁如意,学着戏台上诸葛亮的样子,牛气冲天地对李昊说:我此行何止克敌,我夺取中原易如反掌。

然而,战争绝不是靠吹牛皮说大话能赢的。和宋军的交锋中,王昭远一败再败,后来竟然吓得无法起床,把指挥权交给了手下的一位将军。几次败绩之后,王昭远这位以诸葛亮自居的吹牛大王居然只身逃脱军营,跑到东川一个农民家中藏起来,但仍被宋军所俘。

孟昶听说王昭远兵败后,惊恐万状,派太子孟元吉为帅,率军前往剑门拒敌。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这位孟太子出征之际,令部队的旗帜全部用上等的蜀绣,旗杆则用锦缎包裹,随军带着十几个姬妾和数百个唱戏的伶人,一路吹吹打打,热闹且快活。这不像是去打仗,倒像是郊外踏青,见者无不窃笑。当他慢腾腾地走到绵州时,听说剑门已经失守,竟然吓得只带着姬妾和伶人,放弃了军队跑回成都。

孟昶闻讯,无计可施。老将石奉认为,宋军远道而来,必不能久,建议聚兵坚守成都,使敌军师老无功,然后再作打算。但一生锦衣玉食的孟昶却不愿意为自己的江山社稷作任何努力,更不愿意冒哪怕一丁点儿风险。他只是无力地发牢骚说,我父子以丰衣美食养士40年,而今国家有事却不能为我东向发一箭。现在如若固守,谁肯效死?他和朝臣们商量来商量去,最终只想到了两个字:投降。

孟昶命宰相李昊写好降书顺表,送往宋军大营,而这时宋军还远在成都以北几百里的崇山峻岭中。从王全斌自汴京出发,到孟昶投降,前后不过66天。一个拥有200多个县,数十万甲兵,以及大量财富的天府之国就这样可笑地灭亡了。

值得一提的是,那位替孟昶撰写降书顺表的李昊,早在前蜀王衍时,也曾为王衍写过给后唐的降书顺表。当时有人对李昊这种墙头草的行为感到愤怒,趁着黑夜在他家的大门上用黑炭写下了“世修降表李家”,以示讥讽。

当孟昶下令在开满芙蓉花的成都城头上遍插降幡之时,距他的父亲孟知祥建立后蜀仅仅30年。公元965年初夏,孟昶等人被千里迢迢地押送到东京,被宋太祖封为秦国公。如果没有意外,他将以一个有职无权的国公身份老死东京。令人生疑的是,在东京居住不到半年,孟昶便突然身死,享年46岁。

孟昶死后,他的母亲李氏全无悲戚。她以酒酹地,高声说:“你不能为了江山社稷和蜀中百姓而死,活着也只是苟延残喘自取其辱。我之所以冒死和你来到东京,只因为你是我的儿子。今天你撒手西归,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几天后,李氏绝食而死。

后蜀王国的覆灭,标志着以四川为基地的割剧王国到此告一段落。从此之后,四川再也没有出现过割据者,一直作为中央政权管辖的一部分而运转。

 后蜀嗣主――孟昶(公元934-965年),字保元,蜀主孟知祥第三子。明德元年,立为太子。在位二十八年,国亡,降宋,封秦国公。卒赠楚王,溢恭惠。

花蕊夫人(生卒年不祥)一一也姓徐,一说姓费,封为慧妃。孟本的妃子青城(今都江堰市东南)人,号花蕊夫人。世传《花蕊夫人宫词》100多篇,《全唐诗》归属于孟昶妃。

    孟昶与芙蓉

  宋朝大文学家苏轼吟:“千林扫作一番黄,只有芙蓉独自芳;唤作拒霜知未称,看末却是最宜霜。”宋孝宗也称颂木芙蓉道:“托根不与菊为奴,历尽风霜未肯降。”故芙蓉又名 “拒霜”。成都一名的来历,据《太平环宇记》记载,是借用西周建都的历史经过,“以周太王从梁山止岐山,一年成邑,三年成都,因之名曰成都”。成都在中国历史上创造了两个奇迹:一是它的名字,两千多年末从未变更过,这在中国地名上实属罕见;二是两千多年来,成都一直是四川地区的郡、州、府、道、省等行政区划的首府所在地(包括几个独立王朝的都城),从未变更过,可以算得上是中国历丈最悠久的省会城市之一。五代后蜀后主孟昶及费氏宠妃(花蕊夫人)喜赏名花,偏爱芙蓉,下令在都城成都的城墙上遍植芙蓉树,并派专人护理。后人继承此俗,遍地栽植芙蓉树,每到秋季,芙蓉花开,满城锦绣,花香四溢,成都因此得名“芙蓉城”。五代十国时后蜀主孟昶,曾用芙蓉花染结为帐,取名 “芙蓉帐”。芙蓉现为成都市市花。

孟昶与春联

 在桃木板上写联语,称之为 “春联”,是从五代时的后蜀开始的。后蜀广政二十七年(公元964年)春节前夕,后蜀主孟昶想试试群臣的才华,下令要群臣在“桃符板”上题写对句。当群臣把对句写好给孟昶过目时,孟昶都不满意,就亲自提笔在“桃符板上”写了“新年纳余庆,嘉节号长春”十字。孟旋在桃符板上写的那副对联,是成都也是中国最早的一幅春联。随着造纸业的发展,用大红纸写春联的风俗就在全国传开,每年自入腊以后,即有文人墨客,书写春联,展示才华。千家万户亦渐次贴挂,以图新岁国泰民安,丰衣足食,这一风俗一直沿用到现在。

四十里锦绣  

说到芙蓉花,谁都会想到花蕊夫人,说她好赏百花,尤爱芙蓉,常在家中做芙蓉花冠戴之。孟昶为博其欢心,在城墙和宫苑内外广布此花,那些花争奇斗艳。赏花时节万人空巷,花也被这节日般热闹陶醉,于是有了醉芙蓉--清晨粉红中午桃红傍晚深红,因赏花人的多少一色三变。

其实,成都爱芙蓉的何止花蕊夫人?据传同时期在城郊西北桥处有陈光弟之女陈晓蓉,百媚千娇,五岁能诗。16岁时寻得一株芙蓉植于中庭,有年中秋,月光皎洁清风送爽,晓蓉芙蓉相对生辉,晓蓉触景生情文思泉涌,秉烛设案对花赋诗,其中有:“玉露丰韵怕见蝶,花貌绝色不闻莺。”“君实不愧花中王,夺得满院气象新”之句。其才情不胫而走,有宫女告知花蕊夫人后,两人某日扮平民女子乘轿出宫直奔陈家,晓蓉、花蕊夫人互生倾慕引为知己。花蕊夫人读了晓蓉之芙蓉新诗大加称赞,也随即吟诗一首,其中有:“花为谢君花增色,月为伴花月更明,君作新词临花诵,花魂月魂也应声。”主人置酒待客,花蕊夫人吟了一联:明明媚媚,艳艳红红,胜似天姿国色。陈晓蓉沉思片刻也补出下联……

“四十里锦绣”的芙蓉花在孟昶和花蕊夫人离去后日渐凋零,但仍有许多普通百姓深爱此花。乾隆五十四年,四川总督李世杰打算恢复广植芙蓉之旧观,虽查不到其最后成效如何,但却留下了他《种芙蓉记》的石碑,此碑1933年拆瓮城时遗失。今天蓉城除金牛大道、三环路等处大规模种植芙蓉外,在市区街头也随处可见。

 人们记住了花蕊夫人、卓文君、薛涛这些美丽才华出众的女性,但也湮没了像陈晓蓉般同样美丽有才的女子。不论是记住了的,还是忘却了的,她们身上都体现了成都女性“花貌绝色”,才思敏捷等特质。

后汉纪三(一)---后蜀故事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后汉纪三(一)---后蜀故事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后汉纪三(一)---后蜀故事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后汉纪三(一)---后蜀故事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后汉纪三(一)---后蜀故事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后汉纪三(一)---后蜀故事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起着雍涒滩(戊申)三月,尽屠维作噩(己酉),凡一年有奇。

高祖睿文圣武昭肃孝皇帝下

干佑元年〔(戊申、九四八)〕

1三月,丙辰,史弘肇起复,兼侍中。

2侯益家富于财,厚赂执政及史弘肇等,由是大臣争誉〔执政,谓苏逢吉、杨邠等,皆当时大臣也。誉,音余。〕丙寅,以益兼中书令,行开封尹。〔行者,行尹事,未正除也。〕

3改广晋〔章:十二行本「晋」下有「府」字;乙十一行本同。〕大名府,〔左传:晋卜偃曰:「魏,大名也。」取以名府。今河北省东南部的大名县晋昌军永兴军。〔以革晋命,故改广晋与晋昌。〕

4侯益盛毁王景崇于朝,言其恣横。〔侯益以王景崇欲杀己,幸免而归朝,故毁之。横,户孟翻。〕景崇闻益尹开封,知事已变,内不自安,且怨朝廷。〔怨朝廷不能体先帝遗旨,反听侯益之谗也。〕会诏遣供奉官王益如凤翔,征赵匡赞牙兵诣阙,赵思绾等甚惧,〔赵思绾,赵匡赞牙校也,见上卷。〕景崇因以言激。思绾途中谓其党常彦卿曰:「小太尉已落其手,〔赵思绾等本赵延寿部曲,故呼匡赞为小太尉,言匡赞入朝为已落汉人之手也。〕吾属至京师,并死矣,柰何﹖」彦卿曰:「临机制变,子勿复言!」〔复,扶又翻。」

癸酉,至长安,永兴节度副使安友规、巡检乔守温出迎王益,置酒于客亭。〔诸州镇皆有客亭,以为迎送宴饯之所。〕思绾前白曰:「壕寨使已定舍馆于城东。〔壕寨使,掌营造浚筑及次舍下寨。〕今将士家属皆在城中.〔赵思绾部兵先从赵匡赞镇长安,故家属在城中。〕欲各入城挈家诣城东宿。」友规等然。时思绾等皆无铠仗,既入西门,有州校坐门侧,思绾遽夺其剑斩。其徒因大噪,持白梃,〔校,户教翻。梃,徒鼎翻。〕杀守门者十余人,分遣其党守诸门。思绾入府,开库取铠仗给,友规等皆逃去。思绾遂据城,集城中少年,得四千余人,缮城隍,葺楼堞,旬日间,战守具皆备。〔少,诗照翻。葺,七入翻。堞,达协翻。〕

王景崇讽凤翔吏民表景崇知军府事,朝廷患,甲戍,徙静难节度使王守恩永兴节度使〔欲以制赵思绾。难,乃旦翻。〕徙保义节度使赵晖凤翔节度使〔欲以制王景崇。〕并同平章事。以景崇邠州留后,令便道官。

虢州伶人靖边庭杀团练使田令方,驱掠州民,奔赵思绾。〔靖,姓也。优伶之名与姓通取一义,所以为谑也。何氏姓苑曰:靖姓,齐靖郭君之后。风俗通曰:靖姓,单靖公之后也。〕至潼关,〔虢州西北至潼关百有余里。〕潼关守将出击,其众皆溃。

5初,契丹主北归,至定州,〔契丹主德光北归,死于杀胡林。此谓兀欲北归至定州也。〕以义武节度副使邪律忠节度使,徙故节度使孙方简大同节度使〔晋齐王开运三年,契丹主德光以孙方简为义武节度使。考异曰:实录,「方简」作「方谏」。按方简避周讳,改名方谏;实录误也。〕方简怨恚,且惧入朝契丹所留,迁延不受命,〔恚,于避翻。朝,直遥翻。〕帅其党三千人保狼山故寨,〔孙方简兄弟保狼山,见二百八十五卷晋开运三年。帅,读曰率;下同。〕控守要害。契丹攻,不克。未几,遣使请降,〔几,居岂翻。〕帝复其旧官,以扞契丹。〔复以为义武节度使。〕

邪律忠闻邺都既平,〔去年十一月,杜重威降,邺都平。事见上卷。〕常惧华人变。诏以成德留后刘在明幽州道马步都部署,使出兵经略定州。未行,忠与麻荅等焚掠定州,悉驱其人弃城北去。〔定州东至镇州,止隔祁州耳。契丹闻镇州将出兵,故弃城而去。〕孙方简自狼山帅其众数百,还据定州,又奏以弟行友易州刺史,方遇泰州刺史。每契丹入寇,兄弟奔命,〔奔命者,奔走以救急也。〕契丹颇畏。于是晋末州县陷契丹者,皆复汉有矣。

丙子,以刘在明成德节度使

麻荅至其国,契丹主责以失守。麻荅不服,曰:「因朝廷征汉官致乱耳。」〔谓征冯道等也。事见上卷上年。〕契丹主鸩杀

6苏逢吉等相,多迁补官吏;杨邠以虚费国用,所奏多抑,逢吉等不悦。

中书侍郎兼户部尚书、同平章事李涛上疏言:「今关西纷扰,外御急。〔上,时掌翻。〕二枢密皆佐命功臣,官虽贵而家未富,宜授以要害大镇。〔李涛之疏,承苏逢吉之意也。二枢密,谓杨邠、郭威。〕枢机务在陛下目前,易以裁决,〔易,以豉翻。〕逢吉、禹珪自先帝时任事,皆可委也。」杨邠、郭威闻,见太后泣诉,称:「臣等从先帝起艰难中,今天子取人言,欲弃于外。况关西方有事,〔谓岐、雍举兵反。〕臣等何忍自取安逸,不顾社稷。若臣等必不任职,乞留过山陵。」太后怒,以让帝,曰:「国家勋旧臣,柰何听人言而逐!」帝曰:「此宰相所言也。」因诘责宰相。〔诘,去吉翻。〕涛曰:「此疏臣独为之,他人无预。」丁丑,罢涛政事,勒归私第。〔为将相交恶张本。〕

7是日,邠、泾、同、华四镇〔邠帅王守恩,泾帅史匡威,同帅张彦威,华帅扈从珂。华,户化翻。〕俱上言护国节度使兼中书令李守贞与永兴、凤翔同反。〔赵思绾据永兴,王景崇据凤翔。〕

始,守贞闻杜重威死而惧,〔杜重威死见上卷是年正月。〕阴有异志。自以晋世尝上将,有战功,〔李守贞破栔丹于马家口而克青州,又破契丹于阳城,其功不细。〕素好施,得士卒心。〔好,呼到翻。施,式豉翻。〕汉室新造,天子年少初立,〔少,诗照翻。〕执政皆后进,有轻朝廷志。乃招纳亡命,养死士,治城堑,缮甲兵,昼夜不息。遣人间道赍丸结契丹,屡边吏所获。〔治,直之翻。间,古苋翻。〕

浚仪人赵修己,素善术数,〔旧唐书地理志:浚仪故县,隋置,在今县北三十里;唐武德四年,移县于州北罗城内;贞观元年,移于州西一里;后治郭下。〕自守贞镇滑州,署司户参军,累从移镇,〔晋开运初,李守贞镇义成,后徙镇泰宁、天平、归德,至是镇护国为乱。〕守贞言:「时命不可,勿妄动!」〔为,于伪翻。〕前后切谏非一,守贞不听,乃称疾归乡里。僧总伦,以术媚守贞,言其必天子,守贞信。又尝会将佐置酒,引弓指舐掌虎图曰:「吾有非常福,当中其舌。」一发中〔舐,直氐翻。中,竹仲翻。〕左右皆贺。守贞益自负。(儿戏

会赵思绾据长安,奉表献御衣于守贞,守贞自谓天人协契,乃自称秦王。遣其骁将平陆王继勋〔章:十二行本「勋」下有「将兵」二字;乙十一行本同。〕据潼关,〔旧唐书地理志:陕州平陆县,隋之河北县也。唐天宝三载,陕郡太守李齐物开三门,石下得戟,大刃有「平陆」篆字,因改为平陆县。九域志:平陆县在陕州北五里。〕以思绾晋昌节度使

同州距河中最近,〔河中府西至同州六十里耳。〕匡国节度使张彦威,〔考异曰:周太祖实录作「彦成」,盖避周祖讳;薛史因之。今从广本。〕常诇守贞所〔诇,古永翻,又翾正翻。〕奏请先为之备,诏滑州马军都指挥使罗金山将部兵戍同州;故守贞起兵,同州不所并。金山,云州人也。

8定难节度使李彝殷发兵屯境上,奏称:「去三载前〔难,乃旦翻。去,已往也。〕羌族辷毋〔龙龛手镜:辷,音夜。毋,读如谟。〕杀绥州刺史李仁裕叛去,请讨。」庆州上言:「请益兵备。」〔以备羌也。〕诏以司天言,今岁不利先举兵,谕止

9夏,四月,辛巳,陕州都监玉奏克复潼关。〔监,古衔翻。〕

10帝与左右谋,以太后怒李涛离间,〔间,古苋翻。〕欲更进用二枢密,以明非帝意。左右亦疾二苏专,欲夺其权,共劝〔二枢密,杨邠、郭威。二苏,逢吉、禹珪。〕壬午,制以枢密使杨邠中书侍郎兼吏部尚书、同平章事,枢密使如故;以副枢密使郭威枢密使;又加三司使王章同平章事。

凡中书除官,诸司奏事,帝皆委邠斟酌。自是三相拱手,〔三相,窦贞固、苏逢吉、苏禹珪。〕政事尽决于邠。事有未更邠所可否者,〔更,工衡翻,经也。〕莫敢施行,遂成凝滞。三相每进拟用人,苟不出邠意,虽簿、尉亦不与。邠素不喜书生,〔喜,许配翻。〕常言:「国家府廪实,甲兵强,乃急务。至于文章礼乐,何足介意!」既恨二苏排己,〔以其使李涛上疏,请出二枢密为外镇也。〕又以其除官太滥,众所非,欲矫其弊,由是艰于除拜,士大夫往往有自汉兴至亡不沾一命者;〔此所谓士大夫,指言内外在官之人。命,言汉朝之命。〕凡门荫及百司入仕者悉罢〔门荫,谓任子也。百司入仕,所谓流外也。〕虽由邠愚蔽,时人亦咎二苏不公所致云。(矫枉过正,断人前程

11以镇宁节度使郭从义充永兴行营都部署,将侍卫兵讨赵思绾。戊子,以保义节度使白文珂河中行营都部署,内客省使王峻都监。辛卯,削夺李守贞官爵,命文珂等会兵讨。乙未,以宁江节度使、侍卫步军都指挥使尚洪迁西面行营都虞候。〔宁江军夔州,时属蜀境,尚洪迁遥领也。〕

12王景崇迁延不邠州,阅集凤翔丁壮,诈言讨赵思绾,仍牒邠州会兵。〔王景崇欲并岐、邠之兵以举事。〕

13契丹主如辽阳,〔汉辽东郡有辽阳县,大梁水与辽水会处也,契丹于此置辽阳府。欧史:自黄龙府西北行一千三百里至辽阳府。按,辽阳府,契丹之东京,旧勃海地,距燕京二千五百一十里。〕故晋主与太后、皇后皆谒见。〔见,贤遍翻。〕有禅奴利者,契丹主妻兄也,闻晋主有女未嫁,诣晋主求;晋主辞以幼。后数日,契丹主使人驰取其女而去,以赐禅奴。

14王景崇遗蜀凤州刺史徐彦书,求通互市。〔遗,唯季翻。〕壬戍,蜀主使彦复书招

15契丹主留晋翰林学士徐台符于幽〔徐台符从契丹主北去见上卷上年。〕台符逃归。

16五月,乙亥,滑州言河决鱼池。〔鱼池,地名,河决之后,谓之鱼池口。〕

17六月,戊寅朔,日有食

18辛巳,奉国左厢都虞候刘词充河中行营马步都虞候。

19乙酉,王景崇遣使请降于蜀,亦受李守贞官爵。

20高从诲既与汉绝,〔见上卷天福十二年。〕北方商旅不至,境内贫乏,乃遣使上表谢罪,乞修职贡;诏遣使慰抚

21西面行营都虞候尚洪迁攻长安,伤重而卒。〔卒,子恤翻。〕

22秋,七月以工部侍郎李谷充西南面行营都转运使〔为李谷见亲任于周朝张本。〕

23庚申,加枢密使郭威同平章事。

24蜀司空兼中书侍郎、同平章事张业,性豪侈,强市人田宅,〔以威力临人,人畏其威力,不得已而就与为市,是为强市。〕藏匿亡命于私第,置狱,系负债者或历年,至有瘐死者。〔苏林曰:瘐,病也。囚徒病,律名为瘐。如淳曰:律:囚以饥寒死曰瘐。音勇主翻。〕其子检校左仆射继昭,好击剑,〔好,呼到翻。〕尝与僧归信访善剑者,右匡圣都指挥使孙汉韶与业有隙,密告业、继昭谋反;翰林承旨李昊、奉圣控鹤马步都指挥使安思谦复从而谮〔复,扶又翻。〕甲子,业入朝,蜀主命壮士就都堂击杀,下诏暴其罪恶,籍没其家。

枢密使、保宁节度使兼侍中王处回,亦专权贪纵,〔王处回以节兼侍中,不在阆州。〕卖官鬻狱,四方馈献,皆先输处回,次及内府,〔此所谓四方,止以蜀之境上言之。〕家赀巨万。子德钧,亦骄横。〔横,户孟翻。〕张业既死,蜀主不忍杀处回,听归私第;处回惶恐辞位,以武德节度使兼中书令。〔王处回亦不得至梓州。〕

蜀主欲以普丰库使高延昭、茶酒库使王昭远枢密使〔普丰、茶酒二库使,皆蜀所置。〕以其名位素轻,乃授通奏使,知枢密院事。〔通奏使,亦蜀所置。〕昭远,成都人,幼以僧童从其师入府,蜀高祖爱其敏慧,令给事蜀主左右;至是,委以机务,府库金帛,恣其取与,不复会计。〔复,扶又翻。会,古外翻。至于宋兴,蜀主遂以用王昭远亡国。〕

25戊辰,以郭从义永兴节度使,白文珂兼知河中行府事。〔时郭从义讨长安,就以永兴节授之;白文珂讨河中,因使之知行府事。〕

26蜀主以翰林承旨、尚书左丞李昊门下侍郎兼户部尚书,翰林学士、兵部侍郎徐光溥中书侍郎兼礼部尚书,并同平章事。

27蜀安思谦谋尽去旧将,〔去,羌吕翻。〕又谮卫圣都指挥使兼中书令赵廷隐谋反,欲代其位,夜,发兵围其第。会山南西道节度使李廷珪入朝,极言廷隐无罪,乃得免。廷隐因称疾,固请解军职;甲戍,蜀主许〔史言蜀主以新间旧。〕

28凤翔节度使赵晖至长安;乙亥,表王景崇反状益明,请进兵击

29初,高祖镇河东,皇弟崇马步都指挥使,与蕃汉都孔目官郭威争权,有隙。及威执政,崇忧。节度判官郑珙,劝崇自全计,崇从。珙,青州人也。〔珙,居竦翻。〕八月,庚辰,崇表募兵四指挥,自是选募勇士,招纳亡命,缮甲兵,实府库,罢上供财赋,皆以备契丹名;朝廷诏令,多不禀承。〔于是之时,刘崇则为跋扈;然郭威既立,天下为周,河东非素有备,殆不能守也。〕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