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后汉纪三(二)--后汉名将史弘肇  

2017-01-17 11:07:46|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史弘肇五部曲:崭露头角,治军有道,托孤称臣,杀戮过滥,重武轻文。

史弘肇字化元,郑州荥泽人。为人骁勇,能追得上奔跑的马。梁末,七户农民出一兵,弘肇当兵,隶属开道指挥,被选为禁军,弘肇为军校。后来汉高祖镇守太原,派他当武节左右指挥,兼雷州刺史。高祖在太原称帝,代州王晖不听从命令,弘肇攻破代州,因功升忠武节度使、侍卫步军都指挥使。

那时契丹北归,留耿崇美在潞州攻王守恩。高祖派弘肇前去进攻,崇美败走,守恩以潞州归汉。河阳武行德、泽州翟令奇等都迎接弘肇自行归汉。弘肇入河阳,高祖至,大军入京城。

弘肇为将,严厉坚毅寡言,部下稍违他的意,立即木过杀,军中非常害怕他,所以高祖起兵之初,弘肇大军到处秋毫无犯,两京肃然。升为侍卫亲军马步军都指挥使,兼归德军节度使、同中书门下平章事。高祖病重,与杨..、苏逢吉等同受顾命。

隐帝时,河中李守贞、凤翔王景崇、永兴赵思绾等都反叛,关西用兵,人情恐惧,京师民众流言互相惊恐。弘肇出兵警察,专事杀戮,罪无大小都杀。那时太白星白天出现,民众仰观者被腰斩于市。市有喝醉酒的惹怒一军士,诬赖他散布谣言杀头。凡认为百姓犯罪,官吏告知弘肇,只要他用三指示意,官吏立即腰斩于市。又用断舌、决口、斩筋、折足的刑法。李崧家奴告他谋反被灭族,弘肇取其幼女为奴婢。于是前代故将失去职务的家庭,对奴婢姑息迁就,往往胁制他们的主人。侍卫孔目官解晖狡猾残酷,因缘为奸,民受其害,不敢告状。燕人何福进有玉枕,价值十四万,派家奴卖到淮南买茶叶。家奴贪了钱,福进杖责他,家奴诬告福进得赵延寿玉枕送给吴。弘肇捕福进弃市,部下分取其妻妾,没收他的家产。

弘肇不喜欢宾客,曾说:“文人很难交往,呼我为卒。”

弘肇领归德军节度使,他的副使等人每月拿私钱千缗进献。颍州麴场官麴温与军将何拯争官务,告到三司,三司认为温是对的。拯告诉弘肇,弘肇认为颍是自己的属州,但是温不先告诉自己,就把温杀了,连坐的就有几十人。

周太祖平定李守贞,推举功臣,弘肇升为中书令。隐帝自从关西罢兵,渐近小人,与后赞、李业等嬉游无度,太后亲族都去托关系,弘肇与杨..稍稍进行限制。太后有故人子要求补个军职,弘肇把他杀了。帝开始听音乐,赐教坊使等玉带、锦袍,往谢弘肇,弘肇大怒说:“健儿为国征战没有遍赐,你们有什么功劳,敢受赏赐啊?”把所赐的东西都收交官府。

周太祖出镇魏州,弘肇商议要他带枢密使,苏逢吉、杨..认为不可以,弘肇愤恨。次日,在窦贞固家会饮,弘肇举酒杯大声嘱咐太祖说:“昨日廷论,为什么要持异议?今天与你饮此杯。”逢吉与..也举大杯说:“这是国家的事,何必介意呢?”共饮之。弘肇说“:安朝廷,定祸乱,只须长枪大剑,如‘毛锥子’有什么用呢?”三司使王章说:“无‘毛锥子’,军赋从哪里集聚呢?”“毛锥子”是说的“笔”。弘肇无话可答。过了几天,在王章家会饮,酒喝得兴趣正浓时,用手势做酒令,弘肇不会,客省使阎晋卿坐在弘肇旁边屡次教他。苏逢吉开玩笑说“:坐有姓阎人,不愁罚酒!”弘肇妻阎氏是酒家娼,认为是讽刺自己,大怒,用丑话辱骂逢吉,逢吉不理。弘肇想殴打他,逢吉先走出。弘肇起来索剑想追赶,杨..哭着说:“苏公,汉宰相,你若杀他,把天子放在什么地方啊?”弘肇驰马去,..送到家而回。因此,将相如水火不相容。隐帝派王峻设宴公子亭,帮他们和解。

那时,李业、郭允明、后赞、聂文进受宠弄权,不喜欢执政的人。隐帝年龄渐长,不满受大臣制约有怨言。业等乘机谗言离间,说弘肇威震人主,不除必然作乱。隐帝很想除掉他。夜里听见作坊制作铠甲的声音,以为兵至,整夜睡不着觉。因此与业等密谋,乾..三年(950)冬十月十三日,弘肇与杨..、王章等入朝,坐广政殿东庑,甲士数十人从里面出来捉住弘肇、..、章斩了,三家都被灭族。

弘肇已死,帝坐崇元殿见大臣,告诉大家弘肇等谋反,群臣无话回答。又召众军校到万岁殿朝见,皇帝说:“弘肇等专权,使你们常常忧愁,怕被杀,今日我能给大家做主了!”军校都拜伏在地。周太祖即帝位,追封弘肇郑王,按大臣礼归葬。

后汉纪三(二)--后汉名将史弘肇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后汉纪三(二)--后汉名将史弘肇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30自河中、永兴、凤翔三镇拒命以来,朝廷继遣诸将讨。昭义节度使常思屯潼关,白文珂屯同州,赵晖屯咸阳。〔常思、白文珂不敢逼河中,赵晖不敢逼凤翔。〕惟郭从义、王峻置栅近长安,而二人相恶如水火,〔近,其靳翻。恶,如字,又乌路翻。〕自春徂秋,皆相仗莫肯攻战。帝患,欲遣重臣临督,壬午,以郭威西面军前招慰安抚使〔考异曰:薛史周太祖纪:「七月十三日,授同平章事,即遣西征,以安慰招抚为名。八月六日发,离京师。」按汉隐帝、周太祖实录,「七月,加平章事,」制词无西征之言;至八月壬午,方受命出征。盖薛史之误。〕诸军皆受威节度。

威将行,问策于太师冯道。道曰:「守贞自谓旧将,士卒所附,愿公勿爱官物,以赐士卒,则夺其所恃矣。」威从〔郭威以卒伍之雄,而问策于冯道之老腐者,观其所以答与威所以从,则人之材识,不合乎道者则有之,若其量势应物,未可妄议。〕由是众心始附于威。〔为郭威得天下张本。〕

诏白文珂趣河中,赵晖趣凤翔。〔趣,七喻翻。〕

31甲申,蜀主以赵廷隐太傅,赐爵宋王,国有大事,就第问

32戊子,蜀改凤翔曰岐阳军,〔以凤翔之地在岐山之阳也。〕己丑,以王景崇岐阳节度使、同平章事。

33乙未,以钱弘俶东南兵马元帅、镇海.镇东节度使兼中书令、吴越国王。

34郭威与诸将议攻讨,诸将欲先取长安、凤翔。镇国节度使扈从〔章:十二行本「从」作「彦」;乙十一本同。〕珂日:「今三叛连衡,推守贞主,守贞亡,则两镇自破矣。若舍近而攻远,虿一王、赵拒吾前,守贞掎吾后,〔掎,居蚁翻。〕此危道也。」威善。于是威自陕州,白文珂及宁江节度使、侍卫步军都指挥使刘词自同州,常思自潼关,三道攻河中。〔九域志:陕州北至河中二百三十七里。同州东至河中六十里。潼关渡河至河中一百余里。陕,失冉翻。〕威抚养士卒,与同苦乐,小有功辄赏,微有伤常亲视;士无贤不肖,有所陈启,皆温辞色而受;违忤不怒,小过不责。〔乐,音洛。忤,五故翻。〕由是将卒咸归心于威。

始,李守贞以禁军皆尝在麾下,受其恩施,〔施,式豉翻;下好施同。〕又士卒素骄,苦汉法严,谓其至则叩城奉迎,可以坐而待〔李守贞习见凤翔、太原之事,以杨思权期汉兵耳。〕既而士卒新受赐于郭威,皆忘守贞旧思,己亥,至城下,扬旗伐鼓,踊跃诟噪;〔诟,古候翻,又许候翻。〕守贞视失色。

白文珂克西关城,栅于河西,〔河中西关城在河西,所以护蒲津浮梁者也。〕常思栅于城南,威栅于城西。〔常思、郭威,盖近城立栅。〕未几,威以常思无将领才,先遣归镇。〔几,居岂翻。将,即亮翻;下同。遣常思归潞州,史言郭威能审人之能否。〕

诸将欲急攻城,威曰:「守贞前朝宿将,健鬬好施,〔施,式豉翻。〕屡立战功。况城临大河,楼堞完固,未易轻也。〔易,以豉翻。〕且彼冯城而鬬,〔冯,读曰凭。〕吾仰而攻,何异帅士卒投汤火乎!〔帅,读曰率。〕夫勇有盛衰,攻有缓急,时有可否,事有后先;不若且设长围而守使飞走路绝。吾洗兵牧马,坐食转输,〔输,舂遇翻。〕温饱有余。俟城中无食,公帑家财皆竭,〔帑,他朗翻。〕然后进梯冲以逼,飞羽檄以招。彼将士,脱身逃死,父子且不相保,况乌合众乎!思绾、景崇,但分兵縻,不足虑也。」〔縻,忙皮翻,系也。史言郭威方略,亦因周之史官润色已成之文。〕乃发诸州民夫二万余人,使白文珂等帅,刳长壕,筑连城,列队伍而围。威又谓诸将曰:「守贞向畏高祖,不敢鸱张;〔向,谓昔时也。鸱张,言如鸱之张翼,欲高举远飞也。〕以我辈崛起太原,事功未着,有轻我心,故敢反耳。正宜静以制。」乃偃旗卧鼓,但循河设火铺,连延数十里,番步卒以守。遣戈军檥舟于岸,寇有潜往来者,无不擒。于是守贞如坐网中矣。〔铺,普故翻。檥,鱼倚翻。番步卒者,使步卒分番迭守。张敬达之围晋阳,郭威之围河中,皆欲以持久制之。然敬达以败,郭威以胜者,晋阳有援而河中无援也。司马仲达急攻孟达而缓攻公孙渊,亦以有援无援而为缓急耳。〕(知己知彼

35蜀武德节度使兼中书令王处回请老,辛丑,以太子太傅致仕。

36南汉主〔中国既国号曰汉,故岭南之汉,书南汉以别之。〕遣知制诰宣化锺允章〔宣化,汉领方县地,晋置晋兴郡,隋废郡,置宣化县及晋兴县。唐以宣化为邕州治所,晋兴亦属邕州。〕求婚于楚,楚王希广不许。南汉主怒,问允章:「马公复能经略南土乎﹖」〔复,扶又翻。〕对曰:「马氏兄弟,方争亡于不暇,安能害我!」南汉主曰:「然。希广懦而吝啬,其士卒忘战日久,此乃吾进取秋也。」〔为南汉举兵攻楚张本。〕

37武平节度使马希萼请与楚王希广各修职贡,求朝廷别加官爵,〔欲使潭、朗如二国然。〕希广用天策府内都押牙欧弘练、进奏官张仲荀谋,厚赂执政,使拒其请。九月,壬子,赐希萼及楚王希广诏书,谕以「兄弟宜相辑睦,凡希萼所贡,当附希广以闻。」希萼不从。

38蜀兵援王景崇军于散关,赵晖遣都监李彦从袭击,破〔考异曰:实录,「戊辰,枢密使郭讳上言:『都监李彦从将兵掩袭川贼,至大散关,杀贼三千余,其余弃甲而遁。』」汉隐帝实录,「九月,李彦从败蜀兵于散关。」而蜀后主实录无之。蜀实录,「十月,安思谦败汉兵于时家竹林,遂焚荡宝鸡。十二月,又败汉兵于玉女潭。」而汉实录无之。盖两国各举其胜而讳其败耳。然汉实录言官军不满万人,而蜀兵数倍,是二三万人,非小役也,岂得全不书!杀三千人,非小败也,岂十月遽能再举!盖九月止是蜀边将小出兵,为汉所败,汉将因张大而奏之耳。又蜀实录,十月但云「思谦退次凤州」,不云「归兴元」,十二月云「思谦自兴元进次凤州」,盖十月脱略耳。〕蜀兵遁去。

39蜀主以张业、王处回执政,事多壅蔽,己未,始置匦函,[guǐ hán]朝廷接受臣民投书的匣子。始置于 唐 。唐 韩愈 《赠唐衢》诗:“当今天子急贤良,匭函朝出开 明光 。” 唐 元稹 《献事表》:“凡今之人,以諫鼓匭函为虚器,谓拾遗补闕为冗员。” 宋 欧阳修 《南省策试第五道》:“立肺石以达穷民,设匭函以开言路。”《资治通鉴·后汉高祖乾祐元年》:“ 蜀 主以 张业 、 王处回 执政,事多壅蔽,己未,始置匭函,后改为献纳函。”亦称上呈朝廷的书信、奏章。宋 岳珂 《吁天辩诬通叙》:“朝上匭函,暮拘矢狴,风旨之下,凌虐可知。” 宋 叶适 《刘子怡墓志铭》:“甲申大旱,草根木实俱尽。君亟入匭函,乞发常平,卖度僧牒,转糴他州,词甚哀痛,上大惊。”参见“ 匭院 ”。后改献纳函。

40王景崇尽杀侯益家属七十余人,〔怨侯益之毁己于朝也。〕益子前天平行军司马仁矩先在外,得免。庚申,以仁矩隰州刺史。仁矩子延广,尚在襁褓,乳母刘氏以己子易〔凡择乳母,必取新生子者,许之携子,故得以易。〕抱延广而逃,乞食至于大梁,归于益家。(果有义母

41李守贞屡出兵欲突长围,皆败而返;遣人赍蜡丸求救于唐、蜀、契丹,皆逻者所获。〔逻,郎佐翻。〕城中食且尽,殍死者日众。〔殍,被表翻。〕守贞忧形于色,召总伦诘〔总伦媚守贞见上三月。诘,去吉翻。〕总伦曰:「大王当天子,人不能夺。但此分野有灾,〔分,扶问翻。〕待磨灭将尽,只余一人一骑,乃大王鹊起时也。」〔庄子曰:鹊上高城,乘危而巢于高枝之巅,城坏巢折,凌风而起。故君子之居世也,得时则义行,失时则鹊起。〕守贞犹以然。(妖道

冬,十月,景崇遣其子德让,赵思绾遣其子怀又,见蜀主于成都。

戊寅,景崇遣兵出西门,赵晖击破,遂取西关城。景崇退守大城;堑〔章:十二行本「堑」上有「晖」字;乙十一行本同;张校同,云无注本亦无。〕而围,数挑战,不出。〔数,所角翻。挑,徒了翻。〕晖潜遣千余人擐甲执兵,〔擐,音宦。〕效蜀旗帜,循南山而下,〔帜,昌志翻。〕令诸军声言:「蜀兵至矣。」景崇果遣兵数千出迎,晖设伏掩击,尽殪〔殪,壹计翻。〕自是景崇不复敢出。〔复,扶又翻。〕

蜀主遣山南西道节度使安思谦将兵救凤翔,左仆射兼门下侍郎、同平章事毋昭裔上疏谏曰:「臣窃见庄宗皇帝志贪西顾,前蜀主意欲北行,〔志贪西顾,言后唐庄宗利蜀之富而伐之也。前蜀主,谓王衍;意欲北行,言其锐意幸秦州也;事并见庄宗纪。上,时掌翻。〕凡在庭臣,皆贡谏疏,殊无听纳,有何所成!只此两朝,可鉴诫。」不听,又遣雄武节使韩保贞引兵出汧阳以分汉兵势。〔汧阳县属陇州。九域志:在州东六十七里。汧,苦坚翻。〕

王景崇遣前义成节度使酸枣李彦舜等逆蜀兵;〔酸枣,古县,唐属汴州。九域志:在州东北九十里。〕丙申,安思谦屯右界,〔右界,盖宝鸡西界,汉、蜀分疆处也。〕汉兵屯宝鸡。思谦遣眉州刺史申贵将兵二千趣模壁,〔趣,七喻翻。〕设伏于竹林;丁酉旦,贵以兵数百压宝鸡而陈,〔陈,读曰阵。〕汉兵逐,遇伏而败,蜀兵逐北,破宝鸡寨。蜀兵去,汉兵复入宝鸡。〔复,扶又翻。〕己亥,思谦进屯渭水,〔渭水过宝鸡县北。〕汉益兵千戍宝鸡;思谦畏,谓众曰:「粮少敌强,宜更后图。」辛丑,退屯凤州,寻归兴元。〔兴元,安思谦本镇也。〕贵,潞州人也。

42荆南节度使〔章:十二行本「使」下有「兼中书令」四字;乙十一行本同;张校同,云无注本亦无。〕南平文献王高从诲寝疾,以其子节度副使保融判内外兵马事。癸卯,从诲卒;高从诲(891年-948年),字遵圣,南平武信王高季兴长子,五代十国时期南平国第二任君主。高从诲初仕后梁。高季兴建立南平国后,任命其为马步军都指挥使、行军司马等。天成三年(929年),高季兴去世,高从诲继位。乾佑元年(948年),高从诲去世,时年五十八岁,谥号文献王,其子高保融继位。高从诲性情通达,亲近和礼敬贤士,任用贤臣如梁震、孙光宪等人,省简刑罚,减轻赋税,使南平国境内得以安定。由于高从诲掠夺各地进献给中原政权的物品,而且还贪图各国赏赐,四处称臣,因此受到各国鄙视,称其为"高赖子"或"高无赖"。保融知留后。〔保融,从诲第三子;史不言其得立之因。〕

43彰武节度使高允权与定难节度使李彝殷有隙,〔延州北至夏州三百八十里。二镇接境,违言易生。难,乃旦翻。〕李守贞密求援于彝殷,发兵屯延、丹境上,闻官军围河中,乃退。甲辰,允权以状闻,彝殷亦自诉,朝廷和解

44初,高祖入大梁,太师冯道、太子太傅李崧皆在真定,〔事见上卷天福十三年。〕高祖以道第赐苏禹珪,崧第赐苏逢吉。崧第中瘗藏物及洛阳别业,〔瘗,于计翻。别置田园于他所,谓之别业,亦谓之庄。〕逢吉尽有。及崧归朝,自以形迹孤危,〔石晋之时,汉高祖夙有憾于李崧;即位后,崧始归朝,故内惧。〕事汉权臣,常惕惕谦谨,多称疾杜门。而二弟屿、嶬,〔屿,以与翻。嶬,宜崎翻。〕与逢吉子弟俱朝士,时乘酒出怨言,云「夺我居第、家赀」。逢吉由是恶。未几,〔恶,乌路翻。几,居岂翻。〕崧以两京宅券献于逢吉,逢吉愈不悦;翰林学士陶谷,先崧所引用,复从而谮〔复,扶又翻。〕

汉法既严,而侍卫都指挥使史弘肇尤残忍,宠任孔目官解晖,〔解,户买翻,姓也。郑樵姓氏略曰:自唐叔虞食邑于解,今解县也。至春秋之时,晋有解狐、解扬。〕凡入军狱者,使之随意锻炼,无不自诬。及三叛连兵,〔三叛,谓李守贞、王景崇、赵思绾。〕群情震动,民间或讹言相惊骇。弘肇掌部禁兵,巡逻京城,〔部者,部分之也。逻,郎佐翻。〕得罪人,不问轻重,于法何如,皆专杀不请,或决口,〔章:十二行本「口」下有「断舌」二字;乙十一行本同。〕zhuó筋,折胫,无虚日;虽奸盗屏迹,而冤死者甚众,莫敢辩诉。〔断,音短。斮,侧略翻。折,而设翻。胫,户定翻。屏,卑郢翻,又卑正翻。〕

李屿仆夫葛延遇,屿贩鬻,多所欺匿,屿抶chì〔抶,丑栗翻。〕督其负甚急,延遇与苏逢吉仆李澄,谋上变告屿谋反。〔孔子有言:治家者不敢失于臣妾,而况居昏暴之朝乎!上,时掌翻。〕逢吉闻而诱致〔诱,音酉。〕因召崧至第,侍卫狱。〔侍卫狱,即侍卫司狱,所谓军狱也。〕屿自诬云:「与兄崧、弟嶬、甥王凝及家僮合二十人,谋因山陵发引,〔引,羊晋翻。〕逢吉取笔改「二十」「五十」字。十一月,甲寅,下诏诛崧兄弟、家属及辞所连及者,皆陈尸于市,李崧(?-948年),小字大丑 ,深州饶阳(今河北饶阳)人,五代时期后晋宰相。李崧早年效力于后唐,历任镇州参军、兴圣宫巡官、协律郎、盐铁推官、成德掌书记、拾遗、补阙、起居郎、尚书郎、翰林学士、户部侍郎等职,并举荐石敬瑭为河东节度使。后晋建立后,李崧被拜为宰相,担任中书侍郎、同平章事,兼任枢密使。他在少帝年间执掌朝政,将国家兵权交于杜重威,最终使得后晋亡国,后随辽太宗北上契丹,被留在镇州。后汉建立后,李崧南下归国,被授为侍中。乾佑元年(948年),李崧因得罪宰相苏逢吉,被诬陷谋反,满门遇害。后周年间得以平反。苏逢吉取李崧之家赀,又从而夷其家;曾未期年,逢吉亦身死而家破。天道不远,人犹冒货而不顾,可哀也哉!〕仍厚赏葛延遇等,时人无不冤。自是士民家皆畏惮仆隶,往往所胁制。(家贼难防

他日,秘书郎真定李昉诣陶谷,〔昉,甫两翻。〕谷曰:「君于李侍中近远﹖」昉曰:「族叔父。」谷曰:「李氏祸,谷有力焉。」昉闻,汗出。谷,邠州人也,本姓唐,避晋高祖讳改焉。〔姓谱、姓苑皆谓陶姓、唐姓并出陶唐氏之后;唐谷之改姓陶,据此也。〕

史弘肇尤恶文士,〔恶,乌路翻。〕常曰:「此属轻人难耐,每谓吾辈卒。」〔此事亦诚有之;但以此而例恶文士,则过矣。〕弘肇领归德节度使,委亲吏杨乙收属府公利,乙依势骄横,〔史弘肇领宋州节,而掌侍卫,留京师,使节度副使治府事,副使其属也,故谓之属府。公利,言公取所当得者。横,户孟翻。〕合境畏如弘肇;副使以下,望风展敬,乙皆下视,月率钱万缗以输弘肇,士民不胜其苦。〔史言史弘肇所谓公利,其实皆虐民而取之。输,舂遇翻。胜,音升。〕

45初,沈丘人舒元,〔沈丘,古寝丘也,唐神龙二年,改曰沈丘,属颍州。九域志:在州西一百一十里。沈,式茌翻。〕嵩山道士杨讷,俱以游客干李守贞;守贞汉所攻,遣元更姓朱,讷更姓李,名平,间道奉表求救于唐,〔朱元遂留为南唐用。间,古苋翻。〕唐谏议大夫查文徽、〔查,鉏加翻。〕兵部侍郎魏岑请出兵应

    唐主命北面行营招讨使李金全将兵救河中,以清淮节度使刘彦贞副〔唐置清淮军于寿州。〕文徽监军使,岑沿淮巡检使,军于沂州境。金全与诸将方会食,候骑白有汉兵数百在涧北,皆羸弱,〔羸,伦为翻。〕请掩,金全令曰:「敢言过涧者斩!」〔过,音戈。〕及暮,伏兵四起,金鼓闻十余里,〔闻,音问。〕金全曰:「向可与战乎﹖」时唐士卒厌兵,莫有鬬志,又河中道远,势不相及,丙寅,唐兵退保海州。〔是时沂州属汉,海州属唐。九域志:沂州之界,东南至海州一百里。〕

唐主遗帝书谢,请复通商旅,〔与中国绝和,故商旅不通。今遗书谢前过,请复通商旅。遗,唯季翻。复,扶又翻。〕且请赦守贞,朝廷不报。

47十二月,丁丑,以高保融荆南节度使、同平章事。

48辛巳,南汉主以内常侍吴怀恩开府仪同三司、西北面招讨使,将兵击楚,攻贺州,楚王希广遣决胜指挥使徐知新等将兵五千救。未至,南汉人已拔贺州,凿大于城外,覆以竹箔,加土,〔以竹箔覆,而加土于竹箔之上。覆,敷又翻。箔,白各翻。〕下施机轴,自堑中穿穴通阱中。知新等至,引兵攻城,南汉遣人自穴中发机,楚兵悉陷,楚兵死者以千数;知新等遁归,希广斩。南汉兵复陷昭州。〔复,扶又翻。九域志:贺州西至昭州三百余里。〕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