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后周纪一(三)--反将慕容彦超  

2017-01-19 22:00:31|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慕容彦超,吐谷浑人,是汉高祖的同母弟弟。曾经假充姓阎氏,彦超的肤色发黑多有胡须,绰号叫“阎昆仑”。年青时在唐明宗部下当军校,多次升迁为刺史。唐、晋交替的时期,历任磁、单、濮、棣四州刺史,因在濮州犯了私造酒曲接受贿赂的罪,按照法律应当被处死,汉高祖从太原献上奏章辩论求情,得以减罪免判死刑,被流放到房州。

契丹灭了晋,汉高祖从太原起兵,彦超从流放地逃跑回到汉,被任命为镇宁军节度使。杜重威在魏博反叛时,高祖派天平军节度使高行周当都部署前去讨伐,彦超被任命为副职。彦超和行周商议作战计划常常不一致,行周用兵慎重稳妥,军队到敌城下,很久没有进攻,彦超想迅速进攻决战,但行周不同意。行周有一个女儿嫁给重威的儿子做妻子,彦超宣扬说行周是为他女儿的缘故,痛惜敌人的城池而不进攻,行周听说后非常愤怒。高祖听说他们二人互相不满意,担心出现其它变故,因此突然亲自前去征讨。彦超几次借事凌辱行周,行周难以忍受,见到宰相痛哭流涕,用屎塞在嘴里诉说自己的委屈。高祖知道是彦超没理,派人慰劳行周,召见彦超加以谴责,又让他到行周那里道歉认错,行周的委曲心情才稍微缓解。

当时,汉兵驻扎在魏博城下已经很长时间了,重威守城很牢固,各位将军都知道没有办法对付他,正在等待时机,可是,彦超一个人说可以迅速攻城,高祖觉得这样行,就亲自督促军队猛攻,死伤士兵一万多人,从此彦超等人再也不敢说进攻。后来重威出城投降,高祖任命高行周当天雄军节度使,行周推辞说不敢接受任命,高祖派苏逢吉对他说:“我会为你调走彦超的。”行周才接受任命,高祖同时把彦超调去镇守泰宁。

隐帝杀死史弘肇等人后,又派人到魏城杀死周太祖及王峻等人,担心事情不能办成,召令各处将军入京保卫京城。使臣到达兖州,彦超正在吃饭,放下匙子和筷子马上上路回京。周兵侵犯京城,开封尹侯益对隐帝说“:北方的部队来到城下,他们的家属都在京城里,应该关闭城门用以挫败他们的锐气,派遣他们妻妾儿女登城上的矮墙招唤北兵,可以使他们解除武装。”彦超讽刺侯益说“:侯益老了!用这种胆小懦夫的计策。”隐帝就派彦超担任侯益的副职,带领部队在北郊迎敌。周兵到来后,侯益乘夜晚叛降于周,彦超率军奋力拼战于七里,隐帝出城慰劳前线将士,太后派人告诉彦超要好好保卫皇帝,彦超用虚夸的话回答说:“北兵有什么本事?我可以在阵上呵责恐吓他们,让他们收兵回营。”又对隐帝说“:官家如果在宫中没有事,明天可以出城观看我作战。”第二天隐帝又出城慰劳将士,彦超打败仗后逃往兖州,隐帝在北郊被杀害。

周太祖入京即皇帝位,彦超心里很不安,几次向朝廷贡献财物,太祖回赐给他玉带,又赐给他诏书安慰他,称呼彦超为弟而叫他的名字,又派翰林学士鲁崇谅前去安慰劝谕他,彦超心里更加疑惑害怕。不久,刘..在太原自立为帝,出兵攻打晋州、绛州,太祖派遣王峻率兵增援西方,彦超趁机也图谋反叛,派押衙郑麟到京城请求朝见,太祖知道他是说谎,亲手写诏令允许他朝见。彦超又说他管固定的区域内盗贼很多不敢来朝,又伪造高行周给他的信送给皇帝,信上意思都是指责周的罪过失误。像是要约他一起反叛。太祖检查出这封信所用官印是假的,就让人送信告诉高行周。彦超又派人到南方联结李繮,繮为此出兵攻打沭阳,被周的军队打败,不久,刘..由于攻打晋、绛二州没有成功,解围撤走。太祖就派侍卫步军都指挥使曹英、客省使向训前往兖州讨伐他,彦超关闭城门防守。

开始,彦超要反叛时,判官崔周度劝阻他说“:鲁,是崇尚诗书的国度,从伯禽以来没有人能够在这里称霸,而遵行礼法仁义长期保守这一方的人多了。现在您这样英勇威武,是一代的豪杰,如果衡量自己的力量选择时机采取行动,可以终身保持富贵。李河中、安襄阳、镇阳杜令公,都是近年可以借鉴的教训。”彦超听了非常生气,但没找到理由杀害他。不久,城被包围,借此大肆搜括城中居民的财物赏给士兵,前任陕州司马阎弘鲁害怕被鞭打,就献出自己的全部家产。彦超认为还没有拿完,又想将崔周度和他一起治罪,就命令周度去监督搜查弘鲁的家,周度对弘鲁说:“你生命的死活,关联着献出财产的多少,希望你不要隐瞒。”弘鲁派家里的仆人和周度带的人一起挖墙掘地,没有找到什么。彦超又派郑麟拿着刀剑逼迫,弘鲁非常害怕地向他的妻妾跪拜求情,妻妾们都说没有隐瞒什么。周度回去对彦超说了,彦超不相信,把弘鲁和周度都关进牢狱。弘鲁的母亲在泥土中找到一只金缠臂献给彦超,想赎出弘鲁,彦超非常生气,派军校用木杖责打弘鲁夫妇,直到把肌肉打烂才死,又在街市上杀死周度。

这一年土星侵犯角、亢,占星的人说“:角、亢,与地上郑国相对应,兖州在郑国的范围内。”彦超就率领军府的将佐官吏步行到城西门外三十里外去祭祀,在开元寺迎接星神,塑造神像用以供奉,每天去祈祷一次,又让老百姓家里树立黄色的旗幡用来祭祷以消灾。

彦超生性奸诈多智谋,而且喜欢用重税搜刮民财,在镇守兖州时曾经设置当铺,收取抵押品,借钱放高利贷,有一个奸诈的人用假银做抵押品,负责当铺的官吏过了很久才发觉。彦超暗中教唆这个官吏,让他晚上在当铺的墙壁挖了一个洞,搬运全部金银丝帛放到其他地方,向上报告说当铺被盗。彦超在街市张贴告示宣布当铺被盗,让市民们自己报告抵押物品然后给钱赔偿,市民都争着说自己抵押的是什么东西,不一会儿,就抓住了用假银当抵押的人,把他关闭在幽深的房子里面,让他教十几个人日夜制造假银子,都用铁做本体外边包一层银子,起名叫“铁胎银”。他被包围后,勉励他的守城士兵说:“我有白银几千锭,将全部赏赐给你们。”士兵们私下里互相说“:这些都是铁胎银,要它又有什么用!”所以都不为他卖力。

第二年五月,太祖率兵亲征,城被攻破后,彦超夫妻都跳井自杀了,他的儿子继勋率领自己的同党五百人逃跑出城,被捉住,于是杀死他全族的人。兖州被平定后,太祖下诏给阎弘鲁赠官为左骁卫大将军,给崔周度赠官为秘书监。

后周纪一(三)--反将慕容彦超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后周纪一(三)--反将慕容彦超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南汉主遗希隐书,遗,唯李翻。〕言:「武穆王奄有全楚,富强安靖五十余年。正由三十五舅、三十舅兄弟寻戈,自相鱼肉,三十五舅,谓希广。三十舅,谓希萼。汉主龑娶汉王殷女,故呼希广等为舅。〕举先人基业,北面仇雠。言举国臣唐也,今闻唐兵已据长沙,窃计桂林继为所取。当朝世为与国,重以婚姻,朝,直遥翻。重,直用翻。〕睹兹倾危,忍不赴救!已发大军水陆俱进,当令相公舅永拥节旄,常居方面。」希隐得书,与僚佐议降之,支使潘玄珪以为不可。丙寅,吴怀恩引兵奄至城下,希隐、可琼帅其众,夜斩关奔全州,九域志:桂州北至全州一百六十三里,晋髙祖时,马氏改永州之湘源县为清湘县,置全州,本汉洮阳县地,地有洮水,在清湘县北。帅,读曰率。〕桂州遂溃。怀恩因以兵略定宜、连、梧、严、富、昭、柳、象、龚等州,唐干封二年,招致生獠,以秦故桂林郡地置严州。富州当是置于贺州富川县。〕南汉始尽有岭南之地。

63辛未,唐边镐遣先锋指挥使李承戬将兵如衡山,趣马希萼入朝。戬,子践翻。趣,读曰促。〕庚辰,希萼与将佐士卒万余人自潭州东下。

64王峻留陕州旬日,帝以北汉攻晋州急,忧其不守,议自将由泽州路与峻会兵救之,帝欲自泽州而西,王峻自陕度河而北,取潞州而?于晋州。陕,失冉翻。将,即亮翻。〕且遣使谕峻。十二月,戊子朔,下诏以三日西征。使者至陕,峻因使者言于帝曰:「晋州城坚,未易可拔,〔易,以豉翻。〕刘崇兵锋方锐,不可力争。所以驻兵,待其气衰耳,非臣怯也。陛下新即位,不宜轻动。若年驾出汜水,则慕容彦超引兵入汴,大事去矣!」帝闻之,自以手提耳曰:「几败吾事!」〔王峻之言,出于帝防虞之所不及。而犁然有当于心,故不觉自提其耳。几,居依翻。败,补迈翻。〕庚寅,敕罢亲征。

初,泰宁节度使兼中书令慕容彦超闻徐州平,〔谓巩廷美等死。〕疑惧愈甚,乃招纳亡命,畜聚薪粮,潜以书结北汉,吏获其书以闻。又遣人诈为商人求援于唐。帝遣通事舍人郑好谦就申慰谕,与之为誓。彦超益不自安,屡遣都押牙郑麟诣阙,伪输诚款,实觇机事。〔觇,丑亷翻,又丑艶翻。〕又献天平节度使高行周书,其言皆谤毁朝廷与彦超相结之意。帝笑曰:「此彦超之诈也!」以书示行周,行周上表谢恩。〔汉初,彦超与行周同攻魏,因而结隙。且兖、郓邻藩,彦超举兵,恐行周拟其后,故伪为其书,欲以间之;帝反以其书示行周,以结其心。〕既而彦超反迹益露,丙申,遣阁门使张凝将兵赴郓州巡检以备之。〔职官分纪:阎门使、副,掌供奉、乘舆、朝会、游幸、大宴及赞引亲王、宰相、百僚、蕃客朝见、辞、纠弹失仪。五代以来,多以处武臣,出将使命及总戎旅。〕

65庚子,王峻至绛州。乙已,引兵趣晋州。趣,七喻翻。〕晋州南有蒙坑,最为险要,峻忧北汉兵据之。是日,闻前锋已度蒙坑,喜曰:「吾事济矣!」

66慕容彦超奏请入朝,帝知其诈,即许之。既而复称境内多盗,未敢离镇。

67北汉主攻晋州,久不克。是年十月庚子攻晋州,至是五十余日。〕会大雪,民相聚保山寨,野无所掠,军乏食。契丹思归,闻王峻至蒙坑,烧营夜遁。峻入晋州,诸将请亟追之,峻犹豫未决。明日,乃遣行营马军都指挥使仇弘超、都排陈使药元福、左厢排除使陈思让、康延沼将骑兵追之,及于霍邑,九域志:霍邑在晋州北一百三十五里。〕纵兵奋击,北汉兵坠崖谷死者甚众。霍邑道隘,延沼畏懦不急追,由是北汉兵得度。药元福曰:「刘崇悉发其众,挟明骑而来,志吞晋、绛。今气衰力惫,狼狈而遁。不乘此翦扑,必为后患。」惫,蒲拜翻。扑,普卜翻。〕诸将不欲进,王峻复遣使止之,复,扶又翻。王峻自晋州遣使。〕遂还。契丹比至晋阳,士马什丧三四。还,从宣翻,又如字。比,必利翻。?息浪翻。〕萧禹厥耻于无功,钉大酋长一人于市,旬余而斩之。钉,丁定翻。酋,慈秋翻。长,知两翻。〕北汉主始息意于进取。北汉土瘠民贫,内供军国,外奉契丹,赋繁役重,民不聊生,逃入周境者甚众。

68唐主以镇南节度使兼中书令宋齐丘为太傅,以马希萼为江南西道观察使、守中书令,镇洪州,仍赐爵楚王。以马希崇为永泰节度使、兼侍中,镇舒州。唐盖置永泰军于舒州。〕湖南将吏,位高者拜刺史、将军、卿监,卑者以次拜官。唐主嘉廖偃、彭师暠之忠,以偃为左殿直军使、莱州刺史,〔莱州属周境,廖偃遥领耳。〕师暠为殿直都虞候,赐予甚厚。〔予,读曰与。〕湖南刺史皆入朝于唐,永州刺史王赟独后至,唐王毒杀之。

69南汉主遣内侍省丞潘崇彻、〔唐内侍省有监,有少监,未尝有丞,此南汉创置也。〕将军谢贯将兵攻郴州,唐边镐发兵救之。崇彻败唐兵于义章,〔郴,丑林翻。宋白曰:郴州,汉郴县,隋置郴州。败,补迈翻。隋末,萧铣分郴置义章县,唐属郴州。九域志:在州南八十五里,宋朝避太宗潜藩旧名,改曰宜章。宋白曰:县北临章水。〕遂取郴州。边镐请除全、道二州刺史以备南汉。丙辰,唐主以廖偃为道州刺史,以黑云指挥使张峦知全州。〔全、道二州与南汉贺、昭、桂三州接界。〕

70是岁,唐主以安化节度使鄱阳王王延政为山南西道节度使,〔兴元,山南西道,属蜀,唐使王延政遥领耳。〕更赐爵光山王。〔更,工衡翻。王延政之先本光山人,故以爵之。〕

初,蒙城镇将咸师朗将部兵降唐,〔见二百八十八卷汉干佑二年。将,即亮翻。〕唐主以其兵为奉节都,从边镐平湖南。唐悉收湖南金帛、珍玩、仓粟乃至舟舰、亭馆、花果之美者,皆徙于金陵,遣都官郎中杨继勋等收湖南租赋以赡戍兵。继勋等务为苛刻,湖南人失望。行营粮料使王绍颜减士卒粮赐,奉节指挥使孙朗、曹进怒曰:「昔吾从咸公降唐,唐待我岂如今日湖南将士之厚哉!今有功不增禄赐,又减之,不如杀绍颜及镐,据湖南,归中原,富贵可图也!」

二年〔壬子,九五二〕

1春,正月,庚申,夜,孙朗、曹进帅其徒作乱,〔帅,读曰率。〕束槁潜烧府门,火不然。边镐觉之,出兵格斗,且命鸣鼓角,朗、进等以为将晓,斩关奔朗州。王逵问朗曰:「吾昔从武穆王,〔马殷谥武穆王。〕与淮南战屡捷,淮南兵易与耳。〔易,以?翻。〕今欲以朗州之众复取湖南,可乎?」朗曰:「朗在金陵数年,备见其政事,朝无贤臣,军无良将,忠佞无别,赏罚不当,朝,直遥翻。将,即亮翻。别,彼列翻。当,丁浪翻。〕如此,得国存幸矣,何暇兼人!朗请为公前驱,取湖南如拾芥耳!」逵悦,厚遇之。为,于伪翻。王逵等本有圗湖南之志,于此遂决。〕

2壬戌,发开封府民夫五万修大梁城,旬日而罢。

3慕容彦超发乡兵入城,引泗水注壕中,为战守之备。又多以旗帜授诸镇将,帜,昌志翻。剽,匹妙翻。〕令募群盗,剽掠邻境,所在奏其反状。甲子,敕沂、密二州不复隶泰宁军。先收其巡属以弱慕容彦超。复,扶又翻。〕以侍卫步军都指挥使、昭武节度使曹英为都部署,〔昭武军,利州属蜀,曹英遥领耳。〕讨彦超,齐州防御使史延超为副部署,皇城使河内向训为都监,〔向,姓也,本自有殷宋文公支子向文旰,旰孙戌以王父字为氏。余按春秋左氏传,向戍,宋桓公之后。向,式亮翻。监,古衔翻。〕陈州防御使乐元福为行营马步都虞候。〔药元福歴事唐、汉、晋,为将有功。将,即亮翻。〕帝以元福宿将,命英、训无得以军礼见之,二人皆父事之。

唐主发兵五千,军于下邳,以援彦超。闻周兵将至,退屯沐阳。〔下邳县,属徐州,东南至沭阳县百里。刘昫曰:沭阳,汉廪丘县,后魏改曰沭阳,唐属海州。九域志:在海州西南一百八十里。杜佑曰:海州沭阳县,汉原丘县地,梁置潼阳郡。沭,食聿翻。〕徐州巡检使张令彬击之,大破唐兵,杀、溺死者千余人,获其将燕敬权。〔燕,于贤翻。〕

初,彦超以周室新造,谓其易摇,〔易,以?翻。〕故北召北汉及契丹,南诱唐人,使侵边鄙,冀朝廷奔命不暇,然后乘间而动。诱,音酉。间,古苋翻。〕及北汉、契丹自晋州北走,唐兵败于沐阳,彦超之势遂沮。

永兴节度使李洪信,自以汉室近亲,心不自安。〔李洪信,汉李太后之群从也。〕城中兵不满千人,王峻在陕,以救晋州为名,发其数百。及北汉兵遁去,遣禁兵千余人戍长安。洪信惧,遂入朝。

4壬申,王峻自晋州还,入见。〔逐,从宣翻,又如字。见,贤遍翻。〕

5曹英等至兖州,设长围。慕容彦超屡出战,药元福皆击败之,〔败,补迈翻。〕彦超不敢出。十余日,长围合,遂进攻之。

初,彦超将反,判官崔周度谏曰:「鲁,诗书之国,自伯禽以来不能霸诸侯,然以礼义守之,可以长世。公于国家非有私憾,胡为自疑!况主上开谕勤至,苟撤备归诚,则坐享泰山之安矣。独不见杜中令、安襄阳、李河中竟何所成乎!」〔杜中令,谓杜重威,安襄阳,谓安从进,李河中,谓李守贞,皆以反而败死,事并见前纪。〕彦超怒。及官军围城,彦超括士民之财以赡军,坐匿财死者甚众。前陕州司马阎弘鲁,宝之子也,〔阎寳背梁归唐,歴节镇。〕畏彦超之暴,倾家为献。彦超犹以为有所匿,命周度索其家,〔索,山客翻。〕周度谓弘鲁曰:「君之死生,系财之丰约,宜无所爱。」弘鲁泣拜其妻妾曰:「悉出所有以救吾死。」皆曰:「竭矣!」周度以白彦超,彦超不信,收弘鲁夫妻系狱。有乳母于泥中掊得金缠臂,〔掊,蒲沟翻,以手爬土也。〕献之,冀以赎其主。彦超曰:「果然,所匿必犹多。」榜掠弘鲁夫妻,肉溃而死。以周度为阿庇,斩于市。

6北汉遣兵寇府州,防御使折德扆败之,〔败,补迈翻。〕杀二千余人。二月,庚子,德扆奏攻拔北汉岢岚军,以兵戍之。〔旧唐书地理志曰:岚州岚谷县,旧岢岚军也,在岚州宜芳县北界;长安二年,分宜芳,于岢岚旧军置岚谷县;神龙二年,废县,置军;开元十二年复置县。此盖后唐复置军也。九域志:岢岚军,治岚谷县,南至岚州九十里。岢,枯我翻。〕

7甲辰,帝释燕敬权等使归唐,谓唐主曰:「叛臣,天下所共疾也,不意唐主助之,得无非计乎!」唐主大惭,先所得中国人,皆礼而归之。唐之言事者犹献取中原之策,中书舍人韩熙载曰:「郭氏有国虽浅,为治已固,〔治,直吏翻。〕我兵轻动,必有害无益。」

唐自烈祖以来,〔唐主升庙号烈祖。〕常遣使泛海与契丹相结,欲与之共制中国,更相馈遗,〔更,工衡翻。遗,唯季翻。〕约为兄弟。然契丹利其货,徒以虚语往来,实不为唐用也。

唐主好文学,〔好。呼到翻。〕故熙载与冯延己、延鲁、江文蔚、潘佐、徐铉之徒皆至美官。佑,幽州人也。当时唐之文雅于诸国为盛,然未尝设科举,多因上书言事拜官,至是,始命韩林学士江文蔚知贡举,进士庐陵王克贞等三人及第。〔庐陵,汉县,唐带吉州。蔚,纡勿翻。〕唐主问文蔚:「聊取士何如前朝?」对曰:「前朝公举、私谒相半,臣专任至公耳。」唐主悦。中书舍人张纬,前朝登第,闻而衔之。时执政皆不由科第,相与沮毁,竟罢贡举。〔南唐罢贡举,时中国未尝罢贡举也。〕

8三月,戊辰,以内客省使、恩州团练使晋阳郑仁诲为枢密副使。〔按是时中国无恩州,此即南汉之恩州也,郑仁诲遥领团练使耳。宋庆厯八年,平王则,改贝州为恩州,始以岭南之恩州为南恩州以别之。〕

9甲戌,改威胜军曰武胜军。〔旧以邓州为威胜军,今避上名而改之。〕

10唐主以太弟太保、昭义节度使冯延己为左仆射,前镇海节度使徐景运为中书侍郎,及右仆射孙晟皆同平章事。既宣制,户部尚书常梦锡众中大言曰:「白麻甚佳,但不及江文蔚疏耳!」〔江文蔚疏见二百八十七卷汉天福十二年。〕晟素轻延己,谓人曰:「金杯玉碗,乃贮狗矢乎!」〔盌,乌管翻。贮,丁吕翻。〕

延己言于唐主曰:「陛下躬亲庶务,故宰相不得尽其才,此治道所以未成也。」〔治,直吏翻。〕唐主乃悉以政事委之,奏可而已。既而延己不能勤事,文书皆仰成胥史,〔仰,牛向翻。〕军旅则委之边将。顷之,事益不治,唐主乃复自览之。〔复,扶又翻。〕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