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后周纪三(二)--立功立说数王溥  

2017-01-21 17:43:34|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溥字齐物,并州祁人。

 他的父亲王祚,任州郡小吏,很有心计,跟从晋祖到洛阳,掌管盐铁事务,因母亲年老辞职归家,汉祖镇守并门,统领行营兵马抵抗契丹,委用王祚管理粮草;汉祖即皇帝位,擢升他为三司副使。在后周朝任随州刺史。后汉法律征集牛皮,牛皮转送到京师,遇暑天雨淋多腐坏变质,王祚请求把铠甲的样式颁布给诸州,命令将牛皮裁制成铠甲来输送,百姓感到很方便。调任商州刺史时,用俸钱招募人开凿大秦山岩梯路,行人旅客深得方便。显德初年,设置华州节度,任命王祚为刺史。不久,改任颍州刺史。平均辖区里的租税,补足流徙租额,抵销旧籍账目。州境有条通商渠,距离淮河三百里,时间长了就淤塞了,王祚把它疏通,于是舟楫通航,郡里没有水灾。历任郑州团练使。宋初,升宿州为防御区,任用王祚为防御使。督促百姓凿井以备防火,在城北筑堤以防水灾。请求退休,到皇宫,皇上任命他为左领军卫上将军,退休。

王溥,后汉乾..年间考中进士甲科,任秘书郎。当时李守贞占据河中,赵思绾在京兆反叛,王景崇在凤翔反叛,周祖带领部队讨伐他们,任命王溥为从事。河中平定后,得到叛贼的文书,里面有很多朝中大臣及藩镇互相勾结的话。周祖记下他们名字,准备按察审问他们,王溥谏阻说“:鬼魅这些东西,趁夜黑而出,一旦日月光明,就自动消灭。请把这些东西都烧掉,以安君主旁边的反贼之心。”周祖照办。部队回师,王溥升任太常丞。跟随周祖镇守邺地。广顺初年,任左谏议大夫、枢密直学士。广顺二年迁升为中书舍人、翰林学士。广顺三年,加官户部侍郎,改任端明殿学士。周祖生病,召学士拟旨,任命王溥为中书侍郎、平章事。宣诏后,周祖说:“我没有忧虑了。”当日去世。

周世宗准备亲自征讨泽、潞二地,冯道极力谏阻,只有王溥赞成。部队凯旋还师,加任王溥为礼部尚书、监修国史。周世宗曾经从容问王溥说“:后汉丞相李崧用蜡封书信送给契丹,有人还记得书信言辞,这件事可信吗?”王溥说:“李崧是大臣,如果有这事,怎么肯轻易让外人知道?这是苏逢吉诬蔑他罢了。”世宗才醒悟,诏令追赠李崧官职。世宗打算讨伐秦、凤二地,向王溥求元帅,王溥推荐向拱。战事平息后,世宗在宴席上酌酒赐给王溥说“:替我选择元帅成就边疆功业者,是你啊!”跟从皇帝平定寿春,皇帝诏令给他加阶进爵。显德四年(957),遭父丧。守丧未满三年,被朝廷重新起用,四次上表,请求守丧满期。世宗大怒,宰相范质上奏解救他,王溥惧怕,入朝谢罪。显德六年夏天,任命他为参知枢密院事。

恭帝继承帝位,加王溥为右仆射。这年冬天,王溥上表请求编写《世宗实录》,于是上奏建议史馆修撰、都官郎中、知制诰扈蒙,右司员外郎、知制诰张淡,左拾遗王格,直史馆、左拾遗董淳,共同修纂,诏令照办。

宋初,进位为司空,罢参知枢密院职。乾德二年(964),罢去他职任太子太保。旧制,一品官班位在台省官之后,太祖因为看见王溥,对身边的人说:“王溥是以往的丞相,应当超常宠幸他。”就下令分台省官班位为东西二向,成为定制。乾德五年,遭母丧。守丧期满,加任太子太傅。开宝二年(969),升为太子太师。中谢日,太祖对身边的人说:“王溥任丞相十年,三次迁升一品,官福之盛,近世没有可与比拟的人。”太平兴国初年,封为祁国公。太平兴国七年八月,去世,终年六十一岁。朝廷停朝两天,赠侍中,谥号为文献。

 王溥禀性宽厚,风度优美,喜欢提拔后进,被他推荐官位显达的人很多。非常吝啬。其父王祚历任地方刺史,擅长积聚家财,所到地方有田宅,家资积累至万金。

王溥任宰相时,王祚以宿州防御使官衔居家,每有公卿到他家,一定先去拜见王家,王祚摆酒宴庆寿,王溥穿着朝服侍奉左右,坐客不敢安坐,都起身回避。王祚说“:这是我养的豚犬而已,不必麻烦诸君起避。”王溥劝王祚请求退休,王祚认为朝廷不会同意,得到朝廷批准后,王祚大骂王溥说:“我体力未衰,你想保固自己的名位,而断我的官路。”举大梃想打王溥,亲戚们劝阻他才作罢。

王溥好学,手不释卷,曾经集苏冕的《会要》及崔铉《续会要》,补上缺漏,编为百卷本《唐会要》。又采摘朱梁至周为三十卷本《五代会要》。有文集二十卷。

儿子贻孙、贻正、贻庆、贻序。贻正官至国子博士。贻庆任比部郎中。贻序,考中景德二年进士,后改名贻矩,官至司封员外郎。贻正的儿子克明,与太宗女郑国长安公主结婚,改名贻永,令他与父亲同辈。见《外戚传》。

贻孙字象贤,年轻时随周祖管理商、颍二州,署任衙内都指挥使。显德年间,因为父亲在中书省,改任朝散大夫、著作佐郎。宋初,升为金部员外郎,赐给紫衣,历升右司郎中。淳化年间,去世。

王博26岁考得状元,32岁为相,42岁还乡,从政近二十年。他的才华和能力正在旺盛的年代,却较早地凋谢。这正是封建社会一朝天子一朝臣的一个极好的缩影。王溥从仕二十年间,不仅地位显赫,运筹国之大事,而且著书治史成果颇丰。在周恭帝时,他利用短短的两年时间,主编著述了《世宗实录》四十卷,后来此录虽失,但从 <烟画东堂小品> 中,还可见到残本。赵宋之后,王溥虽仍为宰相,但是,主要的精力则投于编修史籍。那部流传后世的《唐会要》一百卷。就是他于建德二年(961年)修编完成的。乾德元年(963年),即溥临告职还乡的前一年。他又组织人员一鼓作气,修成 <五代会要> 三十卷。这三部史籍,除《世宗实录》原本失传之外,《唐会要》、《五代会要》都历经千载,流传于今。《会要》本是唐代德宗时苏冕首创的一种汇集典章制度的史籍文体,武宗时崔铉又曾进行续修,前后共八十卷。遣至五代后周,王溥等人又收集唐宣宗以后的资料,修成一百卷。这是一部研究唐代典章制度的专书,在苏冕、崔铉所修的《会要》失传之后,王溥的这部《唐会要》就尤显珍贵了。至于《五代会要》三十卷,它成书在《新五代史》和《旧五代史》之前,是据五代时期的各朝实录分类编纂而成,是研究五代典章制度必不可少的史料,价值很高。王溥为官之时能服务于当代,而他所著述编修的这些史籍,则是传之后世。被誉为五代至宋初的著名史学家。

后周纪三(二)--立功立说数王溥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6二月,庚子朔,日有食

7蜀夔恭孝王仁毅卒。〔仁毅,蜀主之弟也。〕

8壬戌,诏群臣极言得失,其略曰:「朕于卿大夫才不能尽知,面不能尽识;若不采其言而观其行,〔行,下孟翻。〕fán其意而察其忠,则何以见器略之浅深,知任用当否!〔当,丁浪翻。〕若言不入,罪实在予;苟求不言,咎将谁执!」

9唐主以中书侍郎、知尚书省严续门下侍郎、同平章事。

10三月,辛未,以李晏口静安军。

11帝常愤广明以来中国日蹙,〔唐僖宗广明元年,黄巢入长安,自此之后,强藩割据,中国日蹙矣。〕及高平既捷,慨然有削平天下志。会秦州民夷有诣大梁献策请恢复旧疆者,〔以唐全盛版图言之,蜀亦旧疆也。以汉、晋事言之,则契丹入中原,重以王景崇之乱,阶、成、秦、凤遂入于蜀。〕帝纳其言。〔为取阶、成、秦、凤张本。〕

蜀主闻,遣客省使赵季札按视边备。季札素以文武才略自任,使还,奏称:「雄武节度使韩继勋、〔蜀置雄武节度于秦州。使,疏吏翻。还,从宣翻,又如字。〕凤州刺史王万迪非将帅才,不足以御大敌。」蜀主问:「谁可往者﹖」季札请自行。丙申,以季札雄武监军使,仍以宿卫精兵千人为之部曲。

12帝以大梁城中迫隘,〔隘,乌懈翻。〕夏,四月,乙卯,诏展外城,先立标帜,〔帜,昌志翻。〕俟今冬农隙兴板筑;东作动(农事开始)则罢,更俟次年,以渐成。且令自今葬埋皆出所标七里外,其标内俟县官分画街衢、仓场、营廨外,〔廨,古隘翻。〕听民随便筑室。(城市规划

13丙辰,蜀主命知枢院王昭远按行北边城寨及甲兵。〔以备周也。行,下孟翻。〕

14上谓宰相曰:「朕每思致治方,未得其要,寝食不忘。〔治,直吏翻。〕又自唐、晋以来,吴、蜀、幽、并皆阻声教,未能混壹,隔断了政令教化,不能统一吴,李氏;蜀,孟氏;幽入于契丹;并为北汉。〕宜命近臣著《为君难为臣不易论及《开边策》各一篇,朕将览焉。」(分裂混乱太久,为大宋统一做理论准备

比部郎中王朴献策,〔比,音毗。〕:「中国失吴、蜀、幽、并,皆由失道。〔梁失吴;后唐得蜀而复失之;晋失幽;周失并。〕今必先观所以失原,然后知所以取之之术。其始失也,莫不以君暗臣邪,兵骄民困,奸党内炽,武夫外横,潢,户孟翻。因小致大,积微成着。今欲取,莫若反其所而已。夫进贤退不肖,所以收其才也;恩隐诚信,所以结其心也;〔隐,恤也。〕赏功罚罪,所以尽其力也;去奢节用,所以丰其财也;〔去,羌吕翻。〕使薄敛,所以阜其民也。〔时使者,使之以时也。敛,力赡翻。〕俟群才既集,政事既治,财用既充,士民既附,然后举而用,功无不成矣!彼人观我有必取势,则知其情状者愿间谍,知其山川者愿乡导,〔间,古苋翻;下伺间同。谍,达协翻。乡,读曰向。〕民心既归,天意必从矣。

凡攻取道,必先其易者。唐与吾接境几二千里,其势易扰也。〔唐与中国以淮为境,自淮源东至海几二里。易,以豉翻。〕当以无备始,备东则扰西,备西则扰东,彼必奔走而救。奔走间,可以知其虚实强弱,然后避实击虚,避强击弱。未须大举,且以轻兵扰。南人懦怯,闻小有警,必悉师以救。师数动则民疲而财竭,〔数,所角翻。〕不悉师则我可以乘虚取。如此,江北诸州将悉我有。〔帝之取江北,王朴之计也。〕既得江北,则用彼民,行我法,江南亦易取也。得江南则岭南、巴蜀可传檄而定。〔时刘氏据岭南,孟氏据巴蜀,王朴欲乘胜势以先声下之。〕南方既定,则燕地必望风内附;〔时契丹跨有燕地。燕,于贤翻。〕若其不至,移兵攻,席卷可平矣。〔卷,读如卷。凡兵之动,知敌之主,此以其时契丹主言之也。〕惟河东必死寇,〔言北汉据河东,与周为世仇也。〕不可以恩信诱,〔诱,音酉。〕当以强兵制,然彼自高平败,〔事见上卷上年三月。〕力竭气沮,必未能边患,宜且以后图,俟天下既平,然后伺,一举可擒也。〔是后世宗用兵以至宋朝削平诸国,皆如王朴之;言惟幽燕不可得而取,至于宣和,则举国以殉之矣。伺,相吏翻。〕今士卒精练,甲兵有备,群下畏法,诸将效力,期年后可以出师,宜自夏秋蓄积实边矣。」〔蓄积于边上以为用兵之备。〕(统一之战略战术。

上欣然讷。时群臣多守常偷安,所对少有可取者,〔少,诗沼翻。〕惟朴神峻气劲,有谋能断,〔断,丁乱翻。〕凡所规画,皆称上意,〔称,尺证翻。〕上由是重其气〔【章:十二行本「气」作「器」;乙十一行本同;孔本同;退斋校同。】〕识,末几,迁左谏议大夫,知开封府事。〔开封在辇毂下,事繁职重。史言世宗属任王朴自此而重。然朴先事上于潜藩,其君臣相得亦有素矣。〕

15上谋取秦、凤,求可将者。〔将,即亮翻。〕王溥荐宣徽南院使、镇安节度使向训。〔五代会要:汉天福十二年,废陈州镇安军,周广顺二年复。〕上命训与凤翔节度使王景、客省使高唐昝居润偕行。〔高唐县属博州。九域志:县在州东一百七十里。〔昝,姓也,音子感翻。〕五月,戊辰朔,景出兵自散关趣秦州。〔趣,七喻翻。〕

16敕天下寺院,非敕额者悉废〔敕额者,敕赐寺额,如慈恩、安国、兴唐之类。〕禁私度僧尼,凡欲出家者必俟祖父母、伯叔命。惟两京、大名府、〔唐以魏州为邺都。兴唐府,晋改为广晋府;大名府,盖汉所改也。〕京兆府、青州听设戒坛。〔戒坛,僧尼受戒之所。〕禁僧俗拾身、断捉、炼指、挂灯、带钳类幼惑流俗者。〔炼指者,束香于指而燃之。挂灯者,裸体,以小铁钩徧钩其肤,凡钩,皆挂小灯,圈灯盏,贮油而燃之,俚俗谓之燃肉身灯。今人带布枷以化诱流俗者,亦幻惑之余敝。断,音短。幻,户办翻。〕令两京及诸州每岁造僧帐,有死亡、归俗,皆随时开落。是岁,天下寺院存者二千六百九十四,废者三万三百三十六,见僧四万二千四百四十四,尼万八千七百五十六。〔见,贤遍翻。〕

17王景拔黄牛等八寨。〔黄牛等八寨州界。〕戊寅,蜀主以捧圣控儁都指挥使、保宁节度使李廷珪北路行营都统,〔蜀以秦、凤为北路。〕左卫圣步军都指挥使高彦俦招讨使,武宁节度使筥彦珂副〔武宁军,徐州属,周吕彦珂遥领也。珂,丘何翻。〕客省使赵崇韬都监。

18蜀赵季札至德阳,闻周师入境,惧不敢进,〔德阳县,属汉州,去成都未远,已惧而不敢进。〕上书求解边任还奏事,先遣辎重及妓妾西归。〔重,直用翻。妓,渠绮翻。〕丁亥,单骑驰入成都,众以奔败,莫不震恐。蜀主问以机事,皆不能对;蜀主怒,系御史台,庚〔【章:十二行本「庚」作「甲」;乙十一行本同;孔本同。】〕午,斩于崇礼门。〔赵季札虽诛,无救于秦、凤之丧失,是以用人当审之于其初也。〕

19六月,庚子,上亲录囚于内苑有汝民马遇,父及弟吏所冤死,屡经覆按,不能自伸,上临问,始得其实,人以神。由是诸长吏无不亲察狱讼。冤假错案自古难除。史言帝明谨于庶狱。长,知两翻。〕

20壬寅,西师与蜀李廷珪等战天威武城东,不利,〔威武城,前蜀所筑也,在凤州东北。〕排陈使濮州刺史胡立等蜀所擒。〔陈,读曰阵。濮,博木翻。〕丁未,蜀主遣间使如北汉及唐,〔间,古苜翻。使,疏吏翻。〕欲与俱出兵以制周,北汉主、唐主皆许

21己酉,以彰信节度使韩通充西南行营马步军都虞候。

22戊午,南汉主杀祯州节度使通王弘政,〔祯州,汉博罗县之地,梁置梁化郡,隋置循州,治归善县,唐因之。至南汉,改唐之河源县为龙川县,徙循州治焉;以循州旧治归善县置祯州,宋朝避仁宗讳,改曰惠州。九域志:循州南至惠州三百里。〕于是高祖诸子尽矣〔南汉主龚,庙号高祖。〕

23壬戌,以枢密院承旨清河张美右领军大将军、权点检三司事。〔清河县,带贝州。权点检三司事,未除为正使。〕初,帝在澶州,美掌州金谷隶三司者,帝或私有所求,美曲供副。张美千方百计为他提供满足。供副者,供办以应副所求。澶,时连翻。〕太祖闻怒,恐伤帝意,但徙美濮州马步军都虞候。〔濮,博木翻。〕美治财精敏,当时鲜及,〔治,直之翻。鲜,息浅翻。〕故帝以利权授〔【章:十二行本「之」下有「帝征伐四方,用度不乏,美之力也」十三字;乙十一行本同;孔本同;张校同;退斋校同。】〕然思其在澶州所,终不以公忠待〔自汉以来能如此者,吴主孙权及周世宗而已。〕

24秋,七月,丁卯朔,以王景兼西南行营都招讨使,向训兼行营兵马都监。宰相以景等久无功,馈运不继,固请罢兵。帝命太祖皇帝往视,还,言秦、凤可取状,〔还,从宣翻,又如字。)帝从之。

25八月,丁未,中书侍郎、同平章事景范罢判三司,寻以父丧罢政事。

26王景等败蜀兵,〔败,补迈翻。〕获将卒三百。己未,蜀主遣通奏使、知枢密院、武泰节度使伊审征如行营慰抚,仍督战。

27帝以县官久不铸钱,而民间多销钱器皿及佛像,钱益少,九月,丙寅朔,敕始立监采铜铸钱,自非县官法物、军器及寺观锺磬钹铎〔观,古玩翻。钹,蒲拨翻。〕听留外,〔句断。〕自余民间铜器、佛像,五十日内悉令输官,给其直;过期隐匿不输,五斤以上其罪死,不及者论刑有差。〔输,舂遇翻。时敕有隐藏铜器及埋窖使用者,一两至一斤徒二年;一斤至五斤处死。若纳到熟铜,每斤官给钱一百五十,生铜每斤一百。〕上谓侍臣曰:「卿辈勿以毁佛疑。夫佛以善道化人,苟志于善,斯奉佛矣。彼铜像岂所谓佛邪!且吾闻佛在利人,虽头目犹舍以布施,〔施,式豉翻。〕若朕身可以济民,亦非所惜也。」〕

臣光曰:若周世宗,可谓仁矣,不爱其身而爱民;若周世宗,可谓明矣,不废有益。

28蜀李廷珪遣先锋都指挥使李进据马岭寨,又遣奇兵出斜谷,屯白涧,〔九域志:凤州梁泉县有白涧镇。〕又分兵出凤州北唐仓镇及黄花谷,绝周粮道。〔黄花镇亦在梁泉县界,有黄花川,大散水入焉。〕闰月,王景遣裨将张建雄将兵二千抵黄花,又遣千人趣唐仓,扼蜀归路。〔趣,七喻翻。〕蜀梁院使王峦将兵出唐仓,与建雄战于黄花,蜀兵败,奔唐仓,遇周兵,又败,虏峦及其将士三千人;马岭、白涧兵皆溃,李廷珪、高彦俦等退保青泥岭。蜀雄武节度使兼侍中韩继勋弃秦州,奔还成都,观察判官赵玭举城降,斜谷援兵亦溃。〔玭,蒲眠翻。考异曰:十国纪年:「玭召官属告之曰:『周兵无敌,今朝廷所遣勇将精兵,不死即逃,我辈不能去危就安,祸且至矣。』众皆听命,举城叛降周。斜谷援兵亦溃。」五代通录:「官军之围凤州,伪秦州节度使高处俦引兵往复援之,中涂闻黄花之败,奔秦州,玭与城中将校闭门不纳,处俦遂西奔,玭即以城归国。」今从实录。〕成、阶二州皆降,蜀人震恐。玭,澶州人也。〔澶,时连翻。〕帝欲以玭节度使,范质固争以不可,乃以郢州刺史。

壬子,百官入贺,帝举酒属王溥曰:「边功成,卿择帅力也!」〔属,之欲翻。择帅事见上四月,帅,所类翻。〕

29甲子,上与将相食于万岁殿,因言:「两日大寒,朕于宫中食珍膳,深愧无功于民而坐享天禄,既不能躬耕而食,惟当亲冒矢石民除害,差可自安耳!」〔冒,莫北翻。为,于伪翻。差之为言稍也。〕

30乙丑,蜀李廷珪上表待罪。冬,十月,壬申,伊审征至成都请罪。〔【章:十二行本「罪」下有「皆释之」三字;字十一行本同;孔本同;退斋校同。】皆以蹙国丧师也。〕

蜀主致书于帝请和,自称大蜀皇帝;帝怒其抗礼,不答。蜀主愈恐,聚兵粮于剑门、白帝,守御备,〔守剑门以备北兵之自岐、雍来者,守白帝以备北兵之泝峡而上者。〕募兵既多,用度不足,始铸铁钱,榷境内铁器,民甚苦〔榷,古岳翻。〕

31唐主性和柔,好文章,而喜人佞己,〔好,呼到翻。喜,许记翻。〕由是谄谀臣多进用,〔谄谀之臣谓冯延己兄弟、魏岑、陈觉等。〕政事日乱。既克建州,破湖南,〔克建州见二百八十四卷晋开运二年。破湖南见二百九十卷太祖广顺二年。〕益骄,有吞天下志。李守贞、慕容彦超叛,皆为之出师,遥声援,〔援李守贞见二百八十八卷汉隐帝干佑元年。又援慕容彦超见二百九十卷太祖广顺二年。皆为,于伪翻。〕又遣使自海道通契丹及北汉,约共图中国;值中国多事,未暇与校。

先是,每冬淮水浅涸,唐人常发兵戍守,谓「把浅」,〔先,悉荐翻。把浅之处,自霍丘以上,西尽光州界。〕寿州监军吴廷绍以疆埸无事,坐费资粮,悉罢〔史先叙唐所以蹙国之由。埸,音亦。〕清淮节度使刘仁赡上表固争,不能得。十一月,乙未朔,帝以李谷淮南道前军行营都部署兼知庐、寿等行府事,以忠武节度使王彦超副,督侍卫马军都指挥使韩令坤等十二将以伐唐。令坤,磁州武安人也。〔磁,详之翻。〕

32汴水自唐末溃决,自埇桥东南悉污泽。上谋击唐,先命武宁节度使武行德发民夫,因故堤疏导〔自埇桥东南抵唐境,皆武宁巡属也。埇,余拱翻。〕东至泗上;议者皆以难成,上曰:「数年后,必获其利。」〔谓淮南既平,藉以通漕,将获其利也。〕(水利要有远见。)

33丁未,上与侍臣论刑赏,上曰:“朕必不因怒刑人,因喜赏人。”

34先是,大梁城中民侵街衢舍,通大车者盖寡,〔先,悉荐翻。〕上命悉直而广,广者至三十步;〔朕自当之,他日终为人利。」〔世宗志识宏远,不顾人言,然仁人不忍为也。〕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