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后周纪四(二)--湖湘霸主周行逢  

2017-01-22 16:19:35|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行逢,武陵人,和王进逵同为静江军兵卒,当希萼的军校。进逵进攻边镐,行逢攻破益阳,杀死李景军士二千余人,活捉其部将李建期。进逵任武安军节度使,叫行逢当集州刺史,做进逵的行军司马,进逵与刘言不和,行逢就和进逵密谋杀掉言。进逵占据武陵,行逢占据潭州。

显德元年(954),封行逢为武清军节度使,总管潭州军政大事。潘叔嗣杀掉进逵,有人劝其进占武陵,叔嗣说“:我杀进逵,只为大家活命,武陵不是我想得到的。”就返回岳州,派其客将李简率武陵人去潭州迎请行逢。行逢进入武陵,有人请求把潭州送给叔嗣,行逢说:“叔嗣杀死主帅,犯了死罪,只因他拥立我,才不忍心杀他,要是给他武安,那就是我叫他杀了王公。”叫他来任行军司马。叔嗣气恼,称病不去,行逢恼怒地说“:他又想杀我了!”就假装把武安给他,叫他到武陵接受任命,来了就杀掉他。

行逢,出身于武陵农家,幼时家贫贱,没有德行,喜欢说大话。进入武陵后,还能注意节俭,且性格坚毅,敢于杀戮,手下将吏如有恃功自大者,一律绳之以法。有十余名大将谋划叛乱,行逢设宴请诸将,喝到半醉时,派壮士将他们捉住杀掉,全境上下莫不惧服。百姓犯错不论大小全判死罪,夫人严氏告诫道:“人有善恶之分,怎能不分清红皂白全部杀了呢?”行逢恼怒地说:“这是外面的事,女人知道什么。”严氏不高兴,欺骗他说“:我家佃户,因你而地位升高,不专心务农,常仗势欺民,想亲自去看一下。”去后就长期居留,每年穿青裙监督佃户送租进城。行逢前去看望她,劝她道:“我富贵了,夫人何必自找苦吃。”严氏说:“公还记得做户长时的情形吗?百姓租田后,常遭鞭打,今天富贵了,应该身先力行,怎能马上就忘记过去呢?”行逢强行要她随行,叫群妾送上轿子,严氏不肯,并说:“公行法太严失去民心,所以不想留下,一旦灾祸来临,田野之间容易逃命。”行逢因此稍稍减轻刑罚。

建隆三年(962),行逢生病,召集将吏,把其子保权托付给他们说:“我由乡下入伍,当时一共十人,都被杀死,只有衡州刺史张文表独存,他因没有当上行军司马常心中不满,我死后,文表必然叛乱,到时叫杨师..讨伐他。如他不干,就闭城坚守,归附朝廷。”

行逢死,子保权即位。文表听说后,恼怒地说“:行逢和我一同由贫贱创立功名,现在怎能北面侍奉小儿!”就率兵叛乱,攻占潭州。保权向朝廷求援,又命杨师..讨伐文表,将先父遗言告诉他,情至泪下,师..也流着泪,对部下说“:你们见过这样的郎君吗?没有长大就如此贤明。”军士们被感动,都愿效力。师..到平津亭,文表出城迎战,大败。起初,保权求援,太祖派慕容延钊讨伐文表,还没到,文表已被师..俘获。延钊进入朗州,保权率家族到京城朝见,周家后事写进国史。

907年(唐天佑三年),朱全忠(原名朱温)废唐自立,建立梁朝,史称“后梁”。从此,我国中原地区相继出现了后梁、后唐、后晋、后汉、后周5个朝代;南方与河东地区(今山西)则分别产生出10个割据政权,我国历史进入了“五代十国”时期。公元898年(光化元年),湖湘地区出现了一个由马殷建立的楚国,马殷当上武安军节度使,从此爬上湖南最高统治者的宝座。927年(天成二年),后唐正式册封马殷为楚国王。作为楚国都城的长沙进入了一个引人注目的马楚时代。930年,马殷去世,他的儿子都是酒囊饭袋,争权夺利,后周广顺元年(951),马希萼等降于南唐,楚政权灭亡。继之而起的是周行逢,他以朗州即今常德为中心,在湖南建立起“周行逢政权”,统治马楚故国直至进入宋朝,这是历史上没有计入十国的一个政权。这个政权所辖地域包括15个州49个县,有全州、岳州、永州、道州、邵州、朗州、辰州、沅州、潭州、衡州、澧州、黔州、施州、徽州和诚州。

后周纪四(二)--湖湘霸主周行逢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后周纪四(二)--湖湘霸主周行逢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后周纪四(二)--湖湘霸主周行逢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后周纪四(二)--湖湘霸主周行逢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周行逢,朗州武陵(今湖南常德)人。出身农家,年轻时贫贱无行,“尝坐事黥,隶辰州(今沅陵)铜坑”。后应募为静江军卒,与王进逵、潘叔嗣、张文表等人结为“十兄弟”,在十人中最有谋略,成为马希萼部的军校。马希萼等降于南唐,周行逢随王进逵成为占据朗州的刘言部将。次年,刘言命王进逵等攻南唐灭楚的大将边镐,收复长沙等地;命周行逢率别部攻益阳(今属湖南),杀南唐兵2000 余人,擒其将李建期等。广顺三年,后周升朗州为武平军,以刘言为节度使,以王进逵为武安军节度使(治长沙府)。周行逢被任命为集州(今四川南江)刺史,担任王进逵的行军司马。当王进逵与刘言之间矛盾激化时,周行逢为王进逵出谋划策,袭杀了刘言。

显德元年(954),后周太祖郭威即以王进逵为武平军节度使,镇朗州;以周行逢为武清军节度使,权知潭州事。“是岁,湖南大饥,民食草木实。武清节度使知潭州事周行逢开仓以赈之,全活甚众”。显德三年,潘叔嗣杀王进逵,自量不能服众,便派人到潭州迎请周行逢入主武陵。行逢入武陵,又计杀潘叔嗣。周世宗任命周行逢为武平节度使,负责武安、静江等地的军事,周行逢政权建立。

他矫正前人的弊端,关心民事,全部废除了马氏肆意征收的苛捐杂税,全部除掉祸害人民的贪官污吏和刁民,选择廉洁公正的官吏担任刺史、县令。郎州地区汉人与少数民族杂居,刘言、王逵的旧部将太都骄横跋扈,周行逢一律依法惩处,没有一点宽容姑息,众人既怨恨又惧怕他。有个太将与他的十几个同伙密谋作乱,周行逢知道后,就设宴把所有将领都请来,在座位上逮捕了谋反的将领,当众数落说:“我穿布衣,吃粗粮,充实国库,正是为了你们这些人,你们为何忘恩负义要谋反!今日的宴会,就是与你诀别。”立刻打死了他。在座的诸将吓得两腿发抖。周行逢说:“今日各位都没有罪,都应该各自心安。”太家高兴地饮酒而散了。

周行逢多计谋,善于发现潜藏的隐患,将领士兵有谋反的和叛逃的,周行逢一定能事先察觉,抓住杀掉,他的部下都很敬畏他。但他生性多疑残忍,常常分别派遣人去秘密刺探各州的情况。那个被派遣到邵州的人,没有什么事来复命,就只说刺史刘光委经常设宴饮酒。周行逢说:“刘光委多次聚众饮酒,想谋反吗?”立即把刘光委召回来杀了。亲卫指挥使、衡州刺史张文表惟恐无端获罪,请求解除兵权回到治所衡州,周行逢同意了。张文表一年四季赠送进献非常丰厚,同时小心侍奉周行逢身边的人,因此才得以幸免。

 周行逢的妻子郧国夫人邓氏,丑陋而刚强果敢,善于经营家业,曾经规劝周行逢,用法太严就不会有人亲近依附,周行逢发怒说:“你一个妇道人家知道什么!”邓氏见他听不进去,干脆搬到了乡村生活,把官舍留给周行逢自己独住。周行逢多次派人催促邓氏回来,邓氏一再拒绝,弄得周行逢也没什么办法。但有一天,邓氏却亲自带着乡下的仆人们进官署来缴纳赋税。周行逢对她说,我是朝廷命官节度使,你是朝廷命妇郧国夫人,你这不是自找苦吃是什么?咱们家还缴什么赋税?邓氏却回答说,赋税是国家的收入,缴纳赋税是每家每户应尽的责任。你当了这么大的官,不以身作则,怎么能做老百姓的表率?再说,你自己当年也当过里正,也代那些当时缴不起税的人徼过税以免他们受官署拷打,这些事怎么能忘记了呢?一席话,把周行逢堵得无话可说。周行逢想跟着她到乡村去住,邓氏也不答应。周行逢问她为什么,邓氏说,你这人执法太严,杀人太多,我经常担心政局有变化你没有后路,我跟你在一起,危险太大,我还是自己在乡村,一旦有事,也好逃避藏匿。周行逢哭笑不得,当着部下的面说,我好心作了驴肝肺,你们倒说说看,究竟谁对谁错?部下们都说,夫人说的有道理,您还是应该听从。周行逢见大家都不同意自己的意见,也只好付之苦笑。

周行逢的女婿唐德向他要求做一个小官吏,周行逢说:“你的才能胜任不了吏职,我现在私下照顾你还可以,但如果你当官没有一点政绩,我不敢枉法来宽容你,那样的话亲戚之间的情意就断绝了。”于是送给他耕牛、农具,让他回去了。

 周行逢年轻时曾囚事获罪受了黥刑,被发配到辰州铜坑,有人劝说周行逢:“您脸上有刺纹,恐怕要遭到朝廷使者的嘲笑,请用药把它除掉。”周行逢说:“我听说汉代有个黥布,并不因此妨碍他成为英雄,我又有什么羞耻的呢?

 宋太祖赵匡胤建隆三年(962),周行逢病重,遗命其僚属辅佐11岁的儿子周宝权统领军务,并说:“我出身贫贱,一同闯荡是十个好友,除张文表外都已经被杀。我死之后,他若作乱,可命杨师璠讨伐他。”周行逢去世,宋太祖追认他为汝南郡王。




18丙戌,以宣徽南院使向训淮南节度使兼沿江招讨使

涡口奏新作浮梁成,丁亥,帝自濠州如涡口。〔涡口,涡水入淮之口。郡县志:涡口城,东南至濠州九十里。涡,音戈。〕

帝锐于进取,欲自至扬州,范质等以兵疲食少,泣谏而止。帝尝怒翰林学士窦仪,欲杀;范质入救,帝望见,知其意,即起避,质趋前伏地,叩头谏曰:「仪罪不至死,臣宰相,致陛下枉杀近臣,罪皆在臣。」继以泣。帝意解,乃释

19北汉葬神武帝于交城北山,〔隋分晋阳县置交城县,取县西北古交城为名,初治交山,唐天授元年,移治却波村。九域志:在阳曲县西南一百里。宋白曰:大通监,本古交城之地,管东西二冶烹铁务,东冶在绵上县,西冶在交城县北山。〕庙号世祖。

20五月,丙〔【章:十二行本「丙」作「壬」;乙十一行本同;孔本同;张校同。】〕辰朔,以涡口镇淮军。

21丙申,唐永安节度使陈诲败福州兵于南台江,〔今福州南九里有钓龙台山,临江,南台江当即是此地。薛史地理志:福州福唐县,晋天福初改为南台县,盖以江名县也,后复旧。〕俘斩千余级。唐主更命永安曰忠义军。〔晋开运二年,唐克建州,置永安军。更,工衡翻。〕诲,德诚父也。

22戊戌,帝留侍卫亲军都指挥使李重进等围寿州,自涡口北归;乙卯,至大梁。〔自涡口至大梁七百四十里。〕

23,壬申,赦淮南诸州系囚,除李氏非理赋役,事有不便于民者,委长吏以闻。〔长,知两翻。〕

24侍卫步军都指挥使、彰信节度使李继勋营于寿州城南,唐刘仁赡伺继勋无备,〔伺,相吏翻。〕出兵击,杀士卒数百人,焚其攻具。

25唐驾部员外郎朱元因奏事论用兵方略,唐主以能,命将兵复江北诸州。〔将,即亮翻;下同。〕

26秋,七月,辛卯朔,以周行逢武平节度使,制置武安、静江等军事。行逢既兼总湖、湘,乃矫前人弊,留心民事,悉除马氏横赋,〔横,户孟翻;下骄横同。马氏自希范以来始加赋于境内。〕贪吏猾民民害者皆去〔去,羌吕翻。〕择廉平吏刺史、县令。

朗州民夷杂居,刘言、王逵旧将多骄横,行逢壹以法治,无所宽假,众怨怼且惧。〔治,直之翻。怼,直类翻。〕有大将与其党十余人谋作乱,行逢知,大会诸将,于座中擒,数曰:「吾恶衣粝食,充实府库,正汝曹,〔数,所具翻,责数也。粝,卢达翻。为,于伪翻。〕何负而反!今日会,与汝诀也!」立挝杀,座上股栗。行逢曰:「诸君无罪,皆宜自安。」乐饮而罢。〔挝,侧瓜翻。乐,音洛。〕

行逢多计数,善发隐伏,将卒有谋乱及叛亡者,行逢必先觉,擒杀,所部凛然。然性猜忍,常散遣人密诇诸州事,〔诇,古永翻,又翾正翻。〕邵州者,无事可复命,但言刺史刘光委多宴饮。行逢曰:「光委数聚饮,〔数,所角翻。〕欲谋我邪!」即召还,杀。亲卫指挥使、衡州刺史张文表恐获罪,求归治所;〔永解兵柄归衡州也。〕行逢许。文表岁时馈献甚厚,及谨事左右,由是得免。〔其后行逢临卒,谓其子保权曰:「吾起陇亩,为团兵,同时十人皆诛,张文表独存。」是时王逵、张仿、何敬真、朱全琇、潘叔嗣皆已死,唯蒲公益、宇文琼、彭万和与文表,史不言其有他,此三人者必又相继为行逢所杀,而文表独免也。行逢死,则文表叛矣。

行逢妻郧国夫人邓氏,〔郧,音云。路振九国志作「严氏」。〕陋而刚决,善治生,〔治,直之翻。〕党谏行逢用法太严,人无亲附者,行逢怒曰:「汝妇人何知!」邓氏不悦,因请村墅视田园,遂不复归府舍。〔之,往也。墅,承与翻。复,扶又翻。府舍,朗州府舍也。〕行逢屡遣人迎,不至;一旦,自帅僮仆来输税,〔帅,读曰率。输,春遇翻;下同。〕行逢就见,曰:「吾节度使,夫人何自苦如此!」邓氏曰:「税,官物也。公节度使,不先输税,何以率下!且独不记里正代人输税以免楚挞时邪﹖」行逢欲与归,不可,〔不肯归府舍也。〕曰:「公诛杀太过,常恐一旦有变,村墅易逃匿耳。」〔易,以豉翻。〕行逢惭怒,其僚属曰:「夫人言直,公宜纳。」(良妇

行逢伲唐德永补吏,行逢曰:「汝才不堪吏,吾今私汝则可矣;汝居官无状,吾不敢以法贷汝,则亲戚恩绝矣。」与耕牛、农具而遣

行逢少时尝坐事黥,隶辰州铜坑,〔少,诗照翻。黥,其京翻。唐文宗之世,天下铜坑五十,辰州不在其数。辰州铜坑,盖马氏所置也。〕或说行逢:「公面有文,恐朝廷使者所嗤,〔说,式芮翻。嗤,丑之翻。〕请以药灭。」行逢曰:「吾闻汉有黥布,不害英雄,吾何耻焉!」〔黥布事见八卷秦二世二年。〕

自刘言、王逵以来,屡举兵,将吏积功及所羁縻蛮夷,检校官至三公者以千数。〔羁縻蛮夷,谓溪峒诸蛮夷。〕前天策府学士徐仲雅,自马希广废,杜门不出,〔马希广废事见二百八十九卷汉干佑二年。〕行逢慕,署节度判官。仲雅曰:「行逢昔趋事我,柰何为之幕吏!」辞疾不至。行逢迫胁固召,面授文牒,终辞不取,行逢怒,放邵州,既而召还。会行逢生日,诸道各遣使致贺,行逢有矜色,谓仲雅曰:「自吾兼镇三府,〔三府,武平、武安、静江军府也。〕四邻亦畏我乎﹖」仲雅曰:「侍中境内,〔周行逢加侍中,故徐仲雅称之。〕弥天太保,徧地司空,四邻那得不畏!」行逢复放邵州,〔复,扶又翻。〕竟不能屈。有僧仁及,行逢所信任,军府事皆预,亦加检校司空,娶数妻,出入导从如王公。〔从,才用翻。〕

27辛亥,宣懿皇后符氏殂。

28唐将朱元取舒州,刺史郭令图弃城走。李平取蕲州。唐主以元舒州团练使,平蕲州刺史。元又取和州。〔朱元、李平,皆李守贞所遣求救于唐者也,事见二百八十八卷汉干佑元年。〕

初,唐人以茶盐强民而征其粟帛,谓博征,〔强,其两翻。博,博易也。言以茶盐博易而征其粟帛。〕又兴营田于淮南,民甚苦;及周师至,争奉牛酒迎劳。〔劳,力到翻。〕而将帅不恤,〔帅,所类翻。〕专事俘掠,视民如土芥;民皆失望,相聚山泽,立堡壁自固,操农器兵,〔操,七刀翻。〕积纸甲,时人谓「白甲军」(五代 时 淮南 农民起义军。)。周兵讨,屡所败,〔败,补迈翻。〕先所得唐诸州,多复唐有。

援兵营于紫金山,〔紫金山在寿春南;或云即八公山。〕与寿春城中烽火相应。淮南节度使向训奏请以广陵兵并力攻寿春,俟克城,更图进取,诏许。训封府库以授扬州主者,命扬州牙将分部按行城中,秋毫不犯,〔分,扶问翻。行,下孟翻。〕扬州民感悦,军还,或负糗糒以送〔糗,去久翻,熬米麦为之。糒,平秘翻,干饭也。〕滁州守将亦弃城去,皆引兵趣寿春。

唐诸将请据险以邀周师,宋齐丘曰:「如此,则怨益深。」〔【章:十二行本「深」下有「不如纵之以德于敌,则兵易解也」十三字;乙十一行本同;孔本同;退斋校同。】〕乃命诸将各自保守,毋得擅出击周兵。由是寿春围益急。齐王景达军于濠州,遥寿州声援,军政皆出于陈觉,景达署纸尾而已,拥兵五万,无决战意,〔呜呼!比年襄阳之陷,得非援兵不进之罪也!〕将吏畏觉,无敢言者。

29八月,戊辰,端明殿学士王朴、司天少监王处纳〔【纳】〕选显德钦天历,上〔初,王处讷私造明玄历于家,因唐世所行崇玄历而明之也。帝以王朴通于历数,乃诏朴撰定,以步日、步月、步星、步发敛为四篇,合为历经,并着显德三年七政细行历一卷,以为钦天历。〕诏自来岁行

30殿前都指挥使、义成节度使张永德屯下蔡,唐将林仁肇以水陆军援寿春;永德与战,仁肇以船实薪刍,因风纵火,欲焚下蔡浮梁,俄而风回,唐兵败退。永德铁绠千余尺,〔绠,苦杏翻。〕距浮梁十余步,横绝淮流,系以巨木,由是唐兵不能近。〔近,其靳翻。〕

31九月,丙午,以端明殿学士、左散骑常侍、权知开封府事王朴户部侍郎,充枢密副使

32冬,十月,癸酉,李重进奏唐人寇盛唐,铁骑都指挥使王彦升等击破,斩首三千余级。彦升,蜀人也。

33丙子,上谓侍臣:「近朝征敛谷帛,多不俟收获、纺绩毕。」〔「侍臣」之下有「曰」字,文意乃足。近朝,犹言近代也。朝,直遥翻;下同。〕乃诏三司,自今夏税以六月,秋税以十月起征,〔五代会要曰:二税起征,皆以月一日。〕民间便

34山南东道节度使、守太尉兼中书令安审琦镇襄州十余年,〔汉天福十二年,安审琦镇襄阳,至是十年矣。〕至是入朝,除守太师,遣还镇。既行,上问宰相:「卿曹送乎﹖」对曰:「送至城南,审琦深感圣恩。」〔五代以来,方镇入朝者,或留不遣,或易置之;今加官遣还镇,故感恩。〕上曰:「近朝多不以诚信待诸侯,诸侯虽有欲效忠节者,其道无由。王者但毋失其信,何患诸侯不归心哉!」

35壬午,张永德奏败唐兵于下蔡。〔败,补迈翻。〕是时唐复以水军攻永德,〔复,扶又翻。〕永德夜令善游者没其船下,縻以铁锁,纵兵击,船不得进退,溺死者甚众。永德解金带以赏善游者。

36甲申,以太祖皇帝定国节度使兼殿前都指挥使〔定国军,即同州匡国军也。太祖登极,避御名,始改为定国军,史亦因以后所改军号书之。〕太祖皇帝表渭州军事判官赵普节度推官。

37张永德与李重进不相悦,永德密表重进有二心,帝不信。时二将各拥重兵,众心忧恐。重进一日单骑诣永德营,〔李重进时在寿州城下,张永德营下蔡。〕从容宴饮,谓永德曰:「吾与公幸以肺附俱将帅,〔从,千容翻;下同。李重进,太祖之甥;张永德,太祖之伲,故云然。〕奚相疑若此深邪﹖」永德意乃解,众心亦安。唐主闻,以蜡丸遣重进,诱以厚利,其书皆谤毁及反间语;〔遗,唯季翻。诱,以久翻。间,古苋翻。〕重进奏。(高姿态可以化解一般矛盾

初,唐使者孙晟、锺谟从帝至大梁,帝待甚厚,每朝会,班于中书省官后,时召见,饮以醇酒,〔饮,于鸩翻。〕问以唐事。晟但言「唐主畏陛下神武,事陛下无二心。」及得唐蜡书,帝大怒,召晟,责以所对不实。晟正色抗辞,请死而已。问以唐虚实,默不对。十一月,乙巳,帝命都承旨曹翰送晟于右军巡院,〔侍卫亲军分左右军,各有巡院,以鞫系囚。〕更以帝意问;翰与饮酒数行,从容问,晟终不言。翰乃谓曰:「有敕,赐相公死。」〔以唐所授官称之。〕晟神色怡然,索袍笏,整衣冠,南向拜曰:「臣谨以死报国。」乃就刑。〔索,山客翻。孙晟可谓尽节于所事矣。〕并从者百余人皆杀,(孙晟[公元?年至九五六年]初名凤,又名忌,密州人。生年不详,卒于周世宗显德三年。著有文集三卷,《文献通考》传于世。〔从,才用翻。〕贬锺谟耀州司马。既而帝怜晟忠节,悔杀,召谟,拜卫尉少卿。

38帝召华山隐士真源陈抟,〔真源,汉苦县,隋为谷阳县,唐高宗干封元年以老子所生之地改为真源县,载初元年改为仙源县,神龙元年复曰真源,属亳州。宋大中祥符七年改曰卫真县。九域志:在亳州西六十里。抟,徒丸翻。〕问以飞升、黄白术,〔飞升者,谓羽化而升仙。黄白者,谓炼白金为黄金。〕对曰:「阶下天下,当以治天下务,安用此!」戊申,遣还山,诏州县长吏常存问〔治,直之翻。长,知两翻。〕

39十二月,壬申,以张永德殿前都点检。〔后唐以来,车驾行幸及出征,则置大内都点检之官。后周选骁勇之士充殿前诸班,始置殿前都点检于都指揇使之上。自宋太祖皇帝以殿前都点检登极,是后不复除授。〕

40分命中使发陈、蔡、宋、亳、颍、兖、曹、单等州丁夫〔【章:十二行本「夫」下有「数万」二字;乙十一行本同;孔本同;张校同。】〕城下蔡。〔单,音善。〕

41是岁,唐主诏淮南营田害民尤甚者罢。遣兵部郎中陈处尧持重币浮海诣契丹乞兵;〔处,昌吕翻。考异曰:十国纪年作「兵部郎中段处常」。今从晋阳见闻录。〕契丹不能为之出兵,〔为,于伪翻。〕而留处尧不遣。处尧刚直有口辩,久,忿怼,数面责契丹主,〔怼,直类翻。数,所角翻。〕契丹主亦不罪也。

42蜀陵、荣州獠反,〔宋白曰:晋太元中,益州刺史毛璩置西城戍于汉武阳县之东境,周闵帝元年于此置陵州,因陵井为名。荣州,古夜郎国,汉开为南安县地。萧齐于此置南安郡,隋废郡,以其地属资阳郡;唐武德初,割资之大牢、威远二县置荣州,取境有荣德山为名。獠,鲁皓翻。〕弓箭库使赵季文讨平〔职官分纪曰:唐有内弓箭库使,五代去「内」字。〕

43吴越王弘俶括境内民兵,劳扰颇多,判明州钱弘亿手疏切谏,罢

〔(丁巳、五九七)〕

1春,正月,己丑朔,北汉大赦,改元天会。以翰林学士卫融中书侍郎、同平章事,内客省使段恒枢密使〔恒,户登翻。〕

2宰相屡请立皇子王,上曰:「诸子皆幼;〔上诸子,宗训是为恭帝,次熙让、熙谨、熙诲。」〕且功臣子皆未加恩,而独先朕子,能自安乎!」

3周兵围寿春,连年未下,〔前年十一月,周兵始攻寿州。〕城中食尽。齐王景达自濠州遣应援使、永安节度使许文稹、都军使边镐、北面招讨使朱元将兵数万,泝淮救,军于紫金山,列十余寨如连珠,与城中烽火晨夕相应,又筑甬道抵寿春,〔甬,余拱翻。〕欲运粮以馈,绵亘数十里。将及寿春,李重进邀击,大破,死者五千人,夺其二寨。丁未,重进以闻。戊申,诏以来月幸淮上。

刘仁赡请以边镐守城,自帅众决战;〔帅,读曰率。〕齐王景达王许,仁赡愤邑成疾。其幼子崇谏夜泛舟渡淮北,小校所执,〔校,户教翻。〕仁赡命腰斩,左右莫敢救,监军使周廷构哭于中门以救;仁赡不许。廷构复使永救于夫人,〔复,扶又翻。使,疏吏翻。〕夫人曰:「妾于崇谏非不爱也,然军法不可私,名节不可亏;若贷,则刘氏不忠门,妾与公何面目见将士乎!」趣命斩,然后成丧。〔趣,读曰促。〕将士皆感泣。

议者以唐援兵尚强,多请罢兵,帝疑。李谷寝疾在第,二月,丙寅,帝使范质、王溥就与谋,谷上疏,以:「寿春危困,破在旦夕,若銮驾亲征,则将士争奋援兵震恐,城中知亡,必可下矣!」上悦。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