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后周纪五(二)--名臣王朴  

2017-01-25 16:05:59|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朴(906年-959年4月13日 ),字文伯,东平(今山东东平)人。五代后汉、后周大臣。

幼颖悟,好学擅文。后汉乾佑三年(950年),擢进士第,拜秘书郎,依附枢密使杨邠。其后见政局日乱,便审势东归,避乱免难。广顺元年(951年),担任柴荣节度掌书记。柴荣即位后,王朴献《平边策》,并规划开封、修订历法、考证雅乐,深受柴荣重用,累官枢密使。显德六年(959年),王朴猝逝,世宗以王钺叩地,大哭不止。获赠侍中,祀其画像于宫中功臣阁。著有《大周钦天历》、《律准》等,《全唐文》录有其文。

东归避祸
   王朴自幼聪慧警敏、好学擅文。后汉乾佑三年(950年),王朴中状元,担任校书郎。王朴入仕后,依附后汉枢密使杨邠。杨邠与王章、史弘肇等人有矛盾,王朴看到后汉刚建不久,而隐帝刘承佑年少,又懦弱无能、任用小人,杨邠身为大臣,与将相的关系恶劣,王朴因而预感内乱即将发生,遂离开后汉朝廷,东归故乡。后来李业等人教唆隐帝诛杀权臣,杨邠与王章、史弘肇都被杀害,三家的宾客也大多被杀,王朴因早已离开而得以幸免。

出仕柴荣
    广顺元年(951年),郭威建立后周,命养子柴荣镇守澶州,柴荣以王朴为节度掌书记

广顺三年(953年),柴荣入朝任开封府尹,封晋王,拜王朴为右拾遗、开封府推官

君臣相知
    显德元年(954年),柴荣即位为帝,升王朴为比部郎中。因献《平定策》,升任左谏议大夫,知开封府事。同年改任左散骑常侍,端明殿学士。 此时,柴荣锐意进取,决意征伐,有志统一天下,多次向大臣们询问良策,并选徐台符等二十名文学之士出谋画策。当时,这些文士大多不主张用武,认为应以文治为先。只有王朴等少数人讲求用兵之策,而王朴则主张先取江淮。柴荣早已知道王朴的为人,听了他的建议后,更加感到惊奇,就常与他商议天下大事,感到很满意,便下决心重用王朴。

显德三年(956年),柴荣征江淮,任命王朴为东京副留守。回师后,提拔王朴为户部侍郎、枢密副使。不久,升为枢密使。

显德四年(957年),柴荣再征江淮,任命王朴为东京留守,授以"便宜从事"。

天不假年
    王朴性格刚直,处事果断,深得柴荣信赖。

显德六年(959年),王朴奉旨视察汴口,归朝时拜访前任宰相李谷的府第,两人正常交谈,突然间王朴昏倒并猝逝,时为显德六年三月初三 (959年4月13日)。下葬之日,柴荣亲临祭奠,以王钺叩地,多次大哭,赏赐大量财物以助治丧,并召见王朴的几个儿子,授予其官职 。其后追赠王朴为侍中,将其画像与李蒨、郑仁诲等同祀于宫中功臣阁 。

主要成就
    王朴规划开封城,设计、扩建、运筹合理。使开封街道畅通、壮阔宏伟。"今京师之制,多其所规为。"

王朴精明机敏,多才多艺,不仅有治理国家的才能,也精通阴阳律历。王朴考证诸历法之失,与司天监共撰《显德钦天历》,在唐《崇玄历》基础上多有改进,构造九服晷影函数(正切函数)。

王朴通晓音律,考证雅乐,得八十一调,并造"律准",诏有司依调制曲。定七声立新法。使七均、十二律、八十四调再现并留传。

王朴的《平边策》展现了他的政治、军事才能。运用战略上进攻先近后远、先易后难,战术上进攻避实就虚,扰敌令其疲惫的方法而扩展后周版图,成就了宋一统。

轶事典故
    宋太祖赵匡胤登基后,一天路过功臣阁,风吹开半边的门,赵匡胤正好面对殿内王朴的画像,他竟肃立不动,整理御袍,肃然鞠躬。左右侍从问道:"陛下贵为天子,他是前朝的大臣,对他的礼遇为何如此之重?"赵匡胤以手指袍说:"如果这个人还活着,朕不能穿上这件黄袍。"

个人作品
   著有《大周钦天历》、《律准》等。《全唐文》卷860录有王朴文四篇。

人物评价
    赵匡胤:此人在,朕不得此袍著。

薛居正:况太祖、太宗在位,每称朴有上辅之器。

欧阳修:王朴之材,诚可谓能矣。不遇世宗,何所施哉?

曾巩:周世宗初即位,亦延群臣,使陈当世之务,而能知王朴之可用,故显德之政,亦独能变五代之因循。

秦观:臣读五代史,见王朴为周世宗决平边之策,然后知朴者,天下之真材也。...朴尝为世宗画平边之策,...故朴以大而脆者为易,小而坚者为难,易者宜先,难者宜后,则所以先吴而后并也。皇朝受命,四方僭伪次第削平,皆如其策。非所谓天下之真材,其孰能与于此。朴虽出于五代扰攘倾侧之中,然其器识学术,虽治世士大夫,与之比者寡。方世宗之时,外事征伐,内修法度,而朴至于阴阳律历之学,无所不通,所定《钦天历》,当世莫能异。而其所作乐,至今用之,而不可改其五策之意。彼民与此民之心,同是与天意,同契天人意。同则无不成之功,以此推之,朴之所知者,盖未可量也。使遭休明之时,遇不世出之主,则其所就者,将不止于此哉。

王铚:①朴性刚烈,大臣籓镇皆惮之。 ②王朴仕周世宗,制礼作乐,考定声律,正星历,修刑统,百废俱起。又取三关,取淮南,皆朴为谋。然事世宗才四年耳,使假之寿考,安可量也。

朱子语类》:周世宗天资高,于人才中寻得个王朴来用,不数年间,做了许多事业。且如礼、乐、律、历等事,想他见都会得,故能用其说,成其事。

王夫之:①枢密不能操宰相之进止,宰相不复倚藩镇以从违,君为民之君,相为君之相,庶几乎天职之共焉。嗣是而王朴、窦俨得以修其文教,而宋乃因之以定一代之规。 ②王朴画平一天下之策,先下江南,收岭南,次巴蜀,次幽、燕,而后及于河东。其后宋平诸国,次第略同,而先蜀后江南,晚收河东,而置幽、燕于不复,与朴说异。折中理势以为定论,互有得失,而朴之失小,宋之失大也。...王朴之谋,理势均得,平一天下之大略,斯其允矣。 ③呜呼!王朴极其思虑,裁以大纲,乐可自是而兴矣。 ④王朴、窦仪起自燕、赵,简质有余,而讲习不夙,隔幕望日,固北方学士之恒也。

蔡东藩:①怀才挟术佐明王,天不假年剧可伤! ②至若周世宗之英武过人,王朴之智谋绝俗,天独未假以年,不获共谋统一,命耶数耶?是固在可解不可解之间矣。然世宗美政,王朴长材,不容过略,故类叙之以风示后世云。

王朴,字文伯,东平(今山东东平)人。父亲王序。王朴生于唐天佑二年(905),卒于五代后周显德六年(959);五代后汉乾佑三年(950)状元。授职校书郎。王朴自幼聪慧警敏、勤奋好学。登第后依附枢密使杨邠。后汉酝酿大乱,王朴审势东归故里,避乱免难。史书中对王朴的家世没有详细记载。
  历史进入后周时期。
  后周世宗柴荣是五代时期一位非常出色的政治家,他在有限的几年时间里,南征北战,为北宋时的基本统一奠定了基础。王朴在这位明君的手下做官,才干也很快显露出来,被柴荣视为心腹之臣,经常委以重任。
  柴荣是个非常务实的君主,在五代发展到后周这最后一个王朝时,统一的迹象已经显露出来,柴荣继承养父郭威的统一事业,也经常考虑如何四处征服的问题,但他自己又觉得没有太好的统一大略,于是善于用人的柴荣就想了一个好办法,让二十多个才华出众的大臣每人撰写策论一篇,说是试试他们的才能,其实是希望从中发现安邦定国的良策。王朴没有让器重他的柴荣失望,没多长时间就写了一篇《平边策》献给了柴荣。《平边策》是一篇非常简练的议论文,还不到一千字,但治国安邦的策略却论述得很全面,有很独到的见解。
  在柴荣要大臣们写策论的时候,他内心已经有了统一天下的雄心壮志,而且也已经进行了一系列的改革,初见成效,国家开始走向强盛,当时的大形势也对统一有利,百姓渴望统一,从此永远免遭战火的摧残。但柴荣手下的许多大臣却喜欢安于现状,不支持柴荣的统一大业,柴荣一提及此事,好多人就闭口不谈,所以让大臣们写策论也是找到全力支持他的人,辅佐他完成这一宏图。王朴的文章字不多,但字字说到了柴荣的心里,策论让他欣赏的只有四个人:杨昭俭、窦仪、陶谷和王朴,而王朴的策论最合他心意,为进一步了解王朴的想法,柴荣又几次将王朴召进宫里面谈,素有治国大略的王朴的应对让柴荣非常满意。后来,柴荣亲征吴国的时候,就让王朴任枢密使,主持军政事务,王朴成为国家重臣。
  王朴的《平边策》展现了他的政治、军事才能。运用战略上进攻先近后远、先易后难,战术上进攻避实就虚,扰敌令其疲惫的方法而扩展后周版图,成就了宋一统。
  王朴还是一个极有艺术才情的人。他明历算,考证诸历法之失,与司天监共撰《显德钦天历》。他通晓音律,考证雅乐,定七声立新法。使七均、十二律、八十四调再现并留传。王朴还著有《大周钦天历》、《律准》。《全唐文》第八百六十卷有王朴文章四篇。史书上赞誉他使“百废俱起”。
  后来,王朴得急病身亡,在和朋友谈话时突然倒在座位上,抬回家后,当天晚上就去世了,年仅五十四岁,英年早逝,让人惋惜不已。特别是柴荣,听到噩耗,急忙赶到王朴的府第,伏在王朴的灵柩上大哭起来,众人劝止后他又禁不住哭出了声,前后四次,柴荣伤心得用手里的玉钺触地。
  北宋的建立者宋太祖赵匡胤和王朴曾经同朝任职,王朴是柴荣的重臣,赵匡胤则是柴荣的勇将。宋太祖当了皇帝后,有次和大臣们路过后周的功臣阁,正好有阵风将门吹开了,宋太祖刚好面对王朴的画像,宋太祖赶忙停下脚步,肃立不动,然后整理了整理御袍,身体像磐折一般深深鞠了一躬,有人不解地问:“陛下贵为天子,他是前朝的大臣,不该这样过分地行礼呢!”宋太祖指着自己身上的御袍说:“如果王朴还健在,那朕就不可能穿上此袍了。”贵为天子的赵匡胤也对王朴如此敬重,王朴在世时的威望可见一斑。
  俗话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反过来就是赤者身边有赤者,墨者身边有墨者。柴荣是五代时期一个最有作为的政治家,他重用的王朴也是一个极有成就的大臣,是五代首屈一指的名臣。

 后周纪五(二)--名臣王朴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后周纪五(二)--名臣王朴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后周纪五(二)--名臣王朴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39帝谋伐蜀,冬,十月,己卯,以户部侍郎高防西南面水陆制置使,右赞善大夫李玉判官。

40甲午,帝归冯延鲁及左监门卫上将军许文稹、右千牛卫上将军边镐、卫尉卿周廷构于唐。〔冯延鲁被擒见二百九十二卷三年。许文稹、边镐被擒见上卷上年。周廷构降亦见是年。〕唐主以文稹等皆败军俘,弃不复用。〔复,扶又翻。〕(周志向远大

41高保融再遗蜀主书,〔先遗书,见上六月。〕劝称臣于周,蜀主集将相议,李昊曰:「从则君父辱,违则周师必至,诸将能拒周乎﹖」诸将皆曰:「以陛下圣明,江山险固,岂可望风屈服!秣马厉兵,正今日。〔为,于伪翻。〕臣等请以死卫社稷!」丁酉,蜀主命昊草书,极言拒绝

42诏左散骑常侍须城艾颍等三十四人分行诸州,均定田租。〔须城县带郓州,即唐之须昌县,后唐避献祖庙讳,改曰须城。艾,姓也。晏子春秋,齐有大夫艾孔。风俗通,庞俭母艾氏。行,下孟翻。〕庚子,诏诸州并乡村,率以百户团,团置耆长三人。〔耆,老也。每团以老者三人为之长。长,知两翻。〕帝留心农事,刻木耕夫、蚕妇,置殿庭。

43命武胜节度使宋延渥以水军巡江。

44高保融奏,闻王师将伐蜀,请以水军趣三峡,〔趣,七喻翻。〕诏褒

48李玉至长安,或言「蜀归安镇在长安南三百余里,可袭取也。」〔归安镇,当在蜀金州界。〕玉信,牒永兴节度使王彦超,索兵二百,彦超以归安道阻隘难取,〔索,山客翻。隘,乌懈翻。〕玉曰:「吾自奉密旨。」彦超不得已与。玉将以往,〔将,即亮翻。〕十二月,蜀归安镇遏使李承勋据险邀,斩玉,其众皆没。

49乙酉,蜀主以右卫圣步军都指挥使赵崇韬北面招讨使,丙戍,以奉銮肃卫都指挥使、武信节度使兼中书令孟贻业昭武、文州都招讨使〔昭武军,利州。自利州以至文州,委以控扼江油、剑阁之险。〕左卫圣马军都指挥使赵思进东面招讨使,山南西道节度使韩保贞北面都招讨使,将兵六万,分屯要害以备周。

50丙戍,诏凡诸色课户及俸户并勒归州县,〔唐初,诸司置公廨本钱,以贸易取息,计员多少为月料。其后罢诸司公廨本钱,以天下上户七千人为胥士,而收其课,计官多少而给之,此所谓课户也。唐又薄敛一岁税,以高户主之,月收息给俸,此所谓俸户也。〕其幕职、州县官自今并支俸钱及米麦。

51初,唐太傅兼中书令楚公宋齐丘多树朋党,欲以专固朝权,〔朝,直遥翻。〕躁进士争附,推奖以元老。枢密使陈觉、副使李征古恃齐丘势,尤骄慢。及许文稹等败于紫金山,觉与齐丘、景达自濠州遁归,〔事见上卷上年。〕国人忷惧。〔忷,许拱翻。〕唐主尝叹曰:「吾国家一朝至此!」因泣下。征古曰:「陛下当治兵以扞敌,〔治,直之翻。〕涕泣何!岂饮酒过量邪,将乳母不至邪﹖」唐主色变,而征古举止自若。会司天奏:「天文有变,人主宜避位禳灾。」唐主乃曰:「祸难方殷,〔禳,如羊翻。难,乃旦翻。〕吾欲释去万机,栖心冲寂,谁可以托国者﹖」征古曰:「宋公,造国手也,陛下如厌万机,何不举国授!」觉曰:「陛下深居禁中,国事皆委宋公,先行后闻,臣等时入侍,谈释、老而已。」唐主心愠,〔愠,于运翻。〕即命中书舍人豫章陈乔草诏行〔洪州,豫章郡。〕乔惶恐请见,曰:「陛下一署此诏,臣不复得见矣!」〔见,贤遍翻。复,扶又翻。〕因极言其不可。唐主笑曰:「尔亦知其非邪﹖」乃止。由是因晋王出镇,以征古为之副,〔事见上。〕觉自周还,〔还,从宣翻,又如字。〕亦罢近职。

锺谟素与李德明善,以德明死怨齐丘;〔李德明死见上卷三年。〕及奉使归唐,言于唐主曰:「齐丘乘国危,遽谋篡窃,陈觉、李征古为之羽翼,理不可容。」陈觉自周还,〔见上三月。〕矫以帝命谓唐主曰:「闻江南连岁拒命,皆宰相严续谋,当我斩。」〔为,于伪翻。〕唐主知觉素与续有隙,固未信。锺谟请覆于周,〔审覆其言之虚实于周也。〕唐主乃因谟复命,上言:「久拒王师,皆臣愚迷,非续罪。」帝闻,大惊曰:「审如此,则续乃忠臣,〔言严续果能为其主设谋以拒周,乃忠臣也。〕天下主,岂教人杀忠臣乎!」谟还,以白唐主。〔还,从宣翻。〕

唐主欲诛齐丘等,复遣谟入禀于帝。〔复,扶又翻。〕帝以异国臣,无所可否。己亥,唐主命知枢密院殷崇义草诏暴齐丘、觉、征古罪恶,听齐丘归九华山旧隐,官爵悉如故;〔宋齐丘隐九华山,见二百七十七卷唐明宗长兴二年,吴睿皇之太和三年也。〕觉责授国子博士,宣州安置;征古削夺官爵,赐自尽(李征古[1]  ,万载高城人,生卒年月不详,笃学有词藻,南唐升元年间(937-943)进士及第。李征古以枢密院副使兼尚书吏部郎中。保大十年时任袁州刺史。皇上勅改李征古所居的万载“高侯乡”为“怀旧乡”,“高城里”为“孕秀里”。李征古到郡,静理壁立,凛然不可干以私。五代末,袁州更换刺史29人,都是武夫。李征古到任以后,以儒术饰吏治,立孔庙、备祭器、弦歌不衰。李征古曾用私有财物百万,代其乡输税,后来因受累被赐死。);党与皆不问。遣使告于周。

52丙午,蜀以峡路巡检制置使高彦俦招讨使

53平卢节度使、太师、中书令陈王安审琦仆夫安友进与其嬖妾通,〔嬖,卑义翻,又必计翻。〕妾恐事泄,与友进谋杀审琦,友进不可,妾曰:「不然,我当反告汝。」友进惧而从

〔(己未、九五九)〕

1春,正月,癸丑,审琦醉熟寝,妾取审琦所枕剑〔枕,职任翻。〕授友进而杀,仍尽杀侍婢在帐下者以灭口。后数日,其子守忠始知,执友进等寛安审琦(897-959),字国瑞,其先沙陀部人也。祖山盛,朔州牢城都校,赠太傅。父金全,安北都护、振武军节度使,累赠太师,《唐书》有传。审琦性骁果,善骑射,幼以良家子事庄宗为义直军使,迁本军指挥使。寛,古瓦翻。〕

2初,有司将立正仗,宿设乐县于殿庭,〔前一夕设之,谓之宿设。县,读曰悬;下同。〕帝观,见锺磬有设而不击者,问乐工,皆不能对。乃命窦俨讨论古今,考正雅乐。王朴素晓音律,帝以乐事诣,朴上疏,以

礼以检形,乐以治心;〔治,直之翻。〕形顺于外,心和于内,然而天下不治者未有也。是以礼乐修于上,万国化于下,圣人教不肃而成,其政不严而治,〔孝经所载孔子之言。治,直吏翻。〕用此道也。夫乐生于人心而声成于物,物声既成,复能感人心。这是对音乐的高度评价,也是治国理论值准备,天下将统一的先声。复,扶又翻。〕

昔黄帝吹九寸管,得黄锺正声,半之为清声,倍之为缓声,三分损益以生十二律。〔三分其一而损益之,上生下生而十二律备矣。〕十二律旋相宫以生七周,一均。凡十二均、八十四调而大备。遭秦灭学,历代治乐者罕能用〔朴之言曰:自秦而下,旋宫声废,逮东汉虽有大予丞鲍邺兴之,亦人亡而音息。汉至隋垂十代,凡数百年,所存者黄锺之宫一调而已。十二律中唯用七声,其余五律谓之哑锺,盖不用故也。〕唐太宗世,祖孝孙、张文收考正大乐,备八十四调;〔见一百九十二卷贞观元年。调,徒钓翻;下同。〕安、史乱,器与工什亡八九,至于黄巢,荡尽无遗。时有太常博士殷盈孙,按考工记,铸镈锺十二,编锺二百四十。〔大锺谓之镈。小锺十六枚同在一虡谓之编锺。镈,补各翻。〕处士萧承训校定石磬,今在县者是也。虽有锺磬状,殊无相应和,其镈锺不问音律,但循环而击,编锺、编磬徒悬而已。丝、竹、匏、土仅有七声,名黄锺宫,其存者九曲。考三曲协律,六曲参涉诸调;盖乐废缺,无甚于今。

陛下武功既着,垂意礼乐,以臣尝学律吕,宣示古今乐录,命臣讨论。臣谨如古法,以秬黍([jù shǔ]即黑黍。《左传·昭公四年》:“黑牡秬黍,以享司寒。”《楚辞·天问》:“咸播秬黍,莆雚是营。” 清 阎尔梅 《游太平庵》诗:“石田收秬黍,山稼剥胡桃。”古时选其中形作为量度标准。《汉书·律历志上》:“度者,分、寸、尺、丈、引也,所以度长短也。本起黄鐘之长。以子穀秬黍中者,一黍之广,度之九十分,黄鐘之长。”《魏书·乐志》:“谨即广搜秬黍,选其中形,又採 梁山 之竹,更裁律吕,制磬造鐘,依律并就。” 清 赵翼 《观西洋乐器》诗:“鸑鷟肇律吕,秬黍度寸尺。)定尺,长九寸径三分黄锺管,〔匏,蒲交翻。论,卢昆翻。秬,音臣,黑黍也。长,直亮翻。〕与今黄锺声相应,因而推,得十二律。以众管互吹,用声不便,乃作律准,十有三弦,其长九尺,〔律准,盖梁武帝之遗法,而梁武帝又本之京房。〕皆应黄锺声,以次设柱,十一律,及黄锺清声,旋用七律以一均。主者,宫也,征、商、羽、角、变宫、变征次焉。〔征,陟里翻。〕发其均主声,归于本音律,迭应不乱,乃成其调,凡八十一调。〔朴之言曰:奉诏遂依周法,以秬黍校定尺度,长九寸,虚径三分,为黄锺之管,与见在黄锺之声相应。以上下相生之法推之,得十二律管。以为众管互吹,用声不便,乃作律准,十三弦宣声,长九尺张弦,各如黄锺之声;以第八弦六尺设柱,为林锺;第三弦八尺设柱,为太簇;第十弦五尺三寸四分设柱,为南吕;第五弦七尺一寸三分设柱,为姑洗;第十二弦四尺七寸五分设柱,为应锺;第七弦六尺三寸三分设柱,为蕤宾;第二弦八尺四寸四分设柱,为大吕;第九弦五尺六寸三分设柱;为夷则;第四弦七尺五寸一分设柱,为夹锺;第十一弦五尺一分设柱,为无射;第六弦六尺六寸八分设柱,为中吕;第十三弦四尺五寸设柱,为黄锺清声。十二声中,旋用七声为均,为均之主者唯宫,征、商、羽、角、变宫、变征次焉。发其均主之声,归乎本音之律,七声迭应而不乱,乃成其调。均有七调,声有十二均,合八十四调,歌奏之曲出焉。旋宫之声久绝,一日而补,出臣独见。通鉴撮其要,今备载之。〕此法久绝,出臣独见,乞集百官校其得失。」

诏从。百官皆以然,乃行〔时兵部尚书张昭等议曰:「昔帝鸿氏之作乐也,候八节之风声,测四时之正气。气之清浊不可以笔授,声之善否不可以口传,故凫氏铸锺,伶伦截竹,为律吕相生之算,宫商正和之音,乃播之于管弦,宣之于锺石,然后覆载之情欣合,阴阳之气和同,八气从律而不奸,五声成文而不乱;空桑、孤竹之韵足以礼神,云门、大夏之容无亏观德。然月律有旋宫之法,备于太师之职。经秦灭学,雅道陵夷。汉初制氏所调,唯存鼓舞,旋宫十二均更用之法,世莫得闻。汉元帝时,京房善易、别音,探求古义,以周官均法,每月更用五音,乃至准调,旋相为宫,成六十调。又以日法析为三百六十,传于乐府,而编悬复旧,律吕无差。遭汉中微,雅音沦缺,京房律准,屡有言者,事终不成。钱乐空记其名,沉重但条其说,六十律法,寂寥不嗣。梁武帝素精音律,自造四通十二笛以叙八音,又引古五正、二变之音,旋相为宫,得八十四调,与律准所调,音同数异。侯景之乱,其音又绝。隋朝初定雅乐,群党沮议,历载不成。而沛公郑译因龟兹琵琶七音以饮月律,五正、二变,七调克谐,旋相为宫,复为八十四调。工人万宝常又减其丝数,稍令古淡。隋高祖不重雅乐,令群臣集议,博士何妥驳奏,其郑、万所奏八十四调并废。隋代郊庙所奏,惟黄锺一均,与五郊迎气,杂用蕤宾,但七调而已;其余五锺,悬而不作。三朝宴乐,用缦乐九部,迄于革命,未能改更,唐太宗爰命旧工祖孝孙、张文收整比郑译、宝常所均七音八十四调,方得丝管并施,锺石俱奏,七始之音复振,四厢之韵皆调。自安、史乱离,咸秦荡覆,崇牙树羽之器,扫地无余,戛击搏拊之工,穷年不嗣,郊庙所奏,何异南箕,波荡不还,知音殆绝。臣等窃以音之所起,出自人心,夔、旷不能长存,人事不能常泰,人亡则音息,世乱则乐崩,若不得知礼乐之情,安明制作之本!臣等据枢密使王朴条奏,采京房之准法,练梁武之通音,考郑译、宝常之七均,校孝孙、文收之九变,积黍累以审其度,听声诗以测其情,依权衡嘉量之前文,得备数和声之大旨,施于锺虡,足洽箫韶。臣等今月十九日于太常寺集命太乐令贾峻奏王朴新法黄锺调七均,音律和谐,不相凌越。其余十一管诸调,望依新法教习,以备礼寺施用。其五郊天地、宗庙、社稷、三朝大礼,合用十二管诸调,并载唐史、开元礼,近代常行。广顺中,太常卿边蔚奉敕定前件祠祭,、朝会舞名、乐曲、歌词,寺司合有簿籍,伏恐所定与新法曲调声韵不謟,请下太常寺检详校试,若或乘舛,请本寺依新法声调,别撰乐章舞曲,令歌者诵习。」从之。

3唐宋齐丘至九华山,唐主命锁其第,穴墙给饮食。齐丘叹曰:「吾昔献谋幽让皇帝族于泰州,〔事见二百八十一卷晋天福二年。〕宜其及此!」乃缢而死。宋齐丘(887年-959年),本字超回,改字子嵩,豫章(今南昌)人。世出洪州(今南昌)官僚世家,祖居庐陵(今吉安)。烈祖建国(九三七)以为左丞相,迁司空,卒年七十三,谥缪丑。为文有天才,自以古今独步,书札亦自矜炫,而嗤鄙欧、虞之徒。历任吴国南唐右仆射平章事(宰相),晚年隐居九华山南宋著名诗人陆游曾在乾道六年七月二十三日《入蜀记第三》中写道:"南唐宋子篱辞政柄归隐此山,号'九华先生',封'青阳公',由是九华之名益盛"。考异曰:江表志:「齐丘至青阳,绝食数日,家人亦菜色。中使云:『令公捐馆,方始供食。』家人以絮塞口而卒。」今从江南录、纪年。谥曰丑缪。〔缪,靡幼翻。〕

初,翰林学士常梦锡知宣政院,参预机政,深疾齐丘党,数言于唐主曰:〔数,所角翻。〕「不去此属,〔去,羌吕翻。〕国必危亡。」与冯延己、魏岑徒日有争论。久,罢宣政院,梦锡郁郁不得志,不复预事,纵酒成疾而卒。常梦锡,字孟图。扶风人,或曰京兆万年人也,岐王李茂贞不贵文士,故其俗以狗马驰射博弈为豪,梦锡少独好学,善属文,累为秦陇诸州从事,茂贞死,子从俨袭父位,承制补宝鸡令,后唐长兴初,从俨入朝,以梦锡从及镇汴,为左右所谮,遂来奔,烈祖辅吴,召置门下,荐为大理司直,及受禅,擢殿中侍御史,礼部员外郎,益见奖遇,遂直中书省,参掌诏命,进给事中,时以枢密院隶东省,故机事多委焉,梦锡重厚方雅,多识故事,数言朝廷因杨氏霸国之旧,尚法律,任俗吏,人主亲决细事,烦碎失大体,宜修复旧典,以示后代,烈祖纳其言,颇议简易之法通鉴二百八十五卷晋齐王开运三年,已书常梦锡纵酒事,去年又书梦锡笑冯延己之党事。盖纵酒已非一日,久乃成疾而卒。〕及齐丘死,唐主曰:「常梦锡平生欲杀齐丘,恨不使!」赠梦锡左仆射。

4二月,丙子朔,命王朴如河阴按行河堤,〔行,下孟翻。〕立斗门于汴口。壬午,命侍卫都指挥使韩通、宣徽南院使吴廷祚,〔「廷祚」,当作「延祚」。【章:孔本正作「延」;张校同。】〕发徐、宿、宋、单等州丁夫数万〔单,音善。〕浚汴水。甲申,命马军都指挥使韩令坤自大梁城东导汴水入于蔡水,〔魏收地形志曰:汴水在大梁城东,分为蔡渠。九域志曰:浚仪县之琵琶沟,即蔡河也。五朝会要曰:惠民河与蔡河一水,即闵河也。建隆元年,始命陈承昭督丁夫导闵河自新郑与蔡水合,贯京师,南历陈、颍,达寿春,以通淮右,舟楫相继,商贾毕至,都下利之。于是以西南为闵河,东南为蔡河。至开宝六年,始改闵河为惠民河。〕以通陈、颍漕,命步军都指挥使袁彦浚五丈渠东过曹、济、梁山泊,以通青、郓漕,发畿内及滑、亳丁夫数千以供其役。

5丁亥,开封府奏田税旧一十万二千余顷,今按行得羡苗〔【章:乙十一行本「苗」作「田」;下「羡苗」同。】〕四万二千余顷;敕减三万八千顷。诸州行苗使还,所奏羡苗([xiàn tián]在已入籍或所规定的土地数目之外另占有的田地,是不纳租赋的隐匿田。《新唐书·食货志一》:“ 开元 八年,监察御史 宇文融 献策:括籍外羡田,逃户自占者给復五年。” 宋 罗大经 《鹤林玉露》卷七:“良农一夫以五十亩为正田,以其餘为羡田。”)仿此。〔行,下孟翻。羡,弋战翻。使,疏吏翻。还,从宣翻,又如字。〕

6淮南饥,〔大兵之后,必有凶年。〕上命以米贷。或曰:「民贫,恐不能偿。」上曰:「民吾子也,安有子倒悬而父不为之解哉!〔为,于伪翻。〕安在责其必偿也!」

7庚申,枢密使王朴卒。(王朴(906年-959年4月13日 ),字文伯,东平(今山东东平)人。五代后汉、后周大臣。幼颖悟,好学擅文。后汉乾佑三年(950年),擢进士第,拜秘书郎,依附枢密使杨邠。其后见政局日乱,便审势东归,避乱免难。广顺元年(951年),担任柴荣节度掌书记。柴荣即位后,王朴献《平边策》,并规划开封、修订历法、考证雅乐,深受柴荣重用,累官枢密使。显德六年(959年),王朴猝逝,世宗以王钺叩地,大哭不止。获赠侍中,祀其画像于宫中功臣阁。著有《大周钦天历》、《律准》等,《全唐文》录有其文。)上临其丧,以玉钺卓地,恸哭数四,不能自止。朴性刚而锐敏,智略过人,上以是惜

8甲子,诏以北鄙未复,将幸沧州,〔九域志:大梁至沧州一千二百里。〕命义武节度使孙行友扞西山路,〔扞定州西山路,以防北汉救契丹也。〕以宣徽南院使吴廷祚〔「廷」,当作「延」。【章:孔本正作「延」;张校同。】〕权东京留守、判开封府事,三司使张美权大内都部署。丁卯,命侍卫亲军都虞候韩通等将水陆军先发。甲戍,上发大梁。

夏,四月,庚寅,韩通奏自沧州治水道入契丹境,栅于干宁军南,〔时置干宁军于沧州永安县九域志:在沧州西一百里。宋白曰:干宁军本古卢台军地。治,直之翻。〕补坏防,开游口三十六,遂通瀛、莫。〔游口者,于水不至处开之,以备涨溢而泄游水也。瀛、莫相去一百一十里。〕

辛卯,上至沧州,即日帅步骑数万发沧州,直趋契丹境。〔帅,读曰率。趋,七喻翻。自沧州西行九十八里,即契丹瀛州界,正北行五百七十五里,直抵幽州。〕河北州县非车驾所过,〔过,音戈。〕民间皆不知。壬辰,上至干宁军,契丹宁州刺史王洪举城降。〔契丹盖置宁州于干宁军。〕

乙未,大治水军,〔治,直之翻。〕分命诸将水陆俱下,以韩通陆路都部署,太祖皇帝水路都部署。丁酉,上御龙舟沿流而北,舳舻相连数十里;己亥,至独流口,〔九域志:独流口,在干宁军北一百二十里。金人疆域图,涿州管下固安县有独流村。〕泝流而西。辛丑,至益津关,〔益津关,在莫州文安县。九域志:在干宁军西北一百六十里。宋白曰:益津关本幽州会昌县,唐天宝中改永清县。〕契丹守将终廷辉以城降。

自是以西,水路渐隘,不能胜巨舰,〔隘,乌懈翻。胜,音升。〕乃舍。壬寅,上登陆而西,宿于野次,侍卫士不及一旅,从官皆恐惧。〔五百人为一旅。从,才用翻。〕胡骑连群出其左右,不敢逼。

癸卯,太祖皇帝先至瓦桥关,〔瓦桥关,在涿州归义县。九域志:在益津关东八十里。宋白曰:瓦子济桥在涿州南,易州东,当九河之末。〕契丹守将姚内斌举城降,〔斌,音彬。〕上入瓦桥关。内斌,平州人也。甲辰,契丹莫州刺史刘楚信举城降。五月,乙巳朔,侍卫亲军都指挥使、天平节度使李重进等始引兵继至,契丹瀛州刺史高彦晖举城降。彦晖,蓟州人也。〔蓟,音计。〕于是关南悉平。〔关南,谓瓦桥关以南。〕(御驾亲征,横扫关南。)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