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后唐纪八(二)--奸臣之尤冯道  

2017-01-04 15:26:58|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冯道在未发迹时曾写过一首诗,一生果然有备而来,称为四朝元老。

莫为危时便怆神,前程往往有期因。
终闻海岳归明主;未省乾坤陷吉人。
道德几时曾去世,舟车何处不通津?
但教方寸无诸恶,狼虎丛中也立身。

        冯道,字可道,瀛州景城人。他的祖先或种田或读书,没有固定的职业。冯道小时善良淳厚,爱学习会写文章,不厌恶粗衣薄食,除备办饭食奉养双亲外,就只以读书为乐事,虽在大雪拥门的寒天,尘垢满席的陋室,也快乐自如。天..年间,刘守光任他做幽州掾吏。刘守光领兵讨伐中山国,问计于下属,冯道总是对他晓以利害,刘守光大怒,把冯道关进牢中,不久被人营救出来。刘守光战败逃回太原,监军使张承业任冯道为本院巡官。张承业看重冯道的文章作为,很是礼待他。当时有一个叫周玄豹的人,善于给人看相,跟冯道不合,就对张承业说“:冯生没有前途,明公不要过于信任使用他。”这时河东记室卢质听说后就说“:我曾经见过杜黄裳司空的画像,冯道的形状面貌非常像他,将来必能充当大任,周玄豹的话不值得相信。”张承业旋即推举冯道担任霸府从事,接着又授他太原书记官,当时庄宗兼并黄河以北,往来文书非常多,全都交给冯道。

  庄宗与后梁军队隔着黄河对阵,一天,郭崇韬因众将校中吃闲饭的人太多,主次不辨,请求罢免减少。庄宗大怒说:“我为出力效命的将校设置饭食,竟不能自由,那黄河以北三镇,让三军另选一人统率,我就回太原为贤者让路。”立即命令冯道当面起草文告,将要向大家宣读。冯道拿起笔很久,庄宗板着脸孔催促他,冯道慢慢站起回答说“:冯道既然掌管文笔,哪里敢不听命履行职责。现在大王屡建大功,正平定南方贼寇,郭崇韬所进谏的,不很妥当,不听从就行了,而不能因为刚才他的话,就让大家议论纷纷,敌人如果知道了,认为大王君臣不和了。请仔细地考虑,就是天下的大幸呀。”不久郭崇韬进来道歉,靠冯道解了围,别人从此敬重冯道的胆量。庄宗在邺宫即帝位,冯道任省郎,兼任翰林学士,从穿绿衣赐穿紫衣。后梁灭亡后,迁升为中书舍人、户部侍郎。父亲去世,在景城服丧。遇上年成不好,就将自己得到的俸禄的剩余,全都施给乡民救荒,冯道居住的地方,只是茅草棚而已,凡是官吏们送给他财物,一斗粟一匹布,都不接受。这时契丹势力正盛,一向闻知冯道的名声,想把他抢夺过来,恰逢边防军人有准备,冯道才得以避免。

  明宗进入洛阳后,马上对身边臣子安重诲说“:先帝时的冯道郎中在哪里?”安重诲说:“最近授予翰林学士。”明宗说“:这人我很早就熟知了解他,是一位好的宰相材料。”不久任为端明殿学士,端明这一殿名,是从冯道开始的。不久,迁任中书侍郎、刑部尚书平章事。凡是贫寒无助的读书人,怀抱才识而未被知遇的,都引荐任用,后唐末年的文人士大夫,行为浮躁的,必定压着不用。有叫任赞的工部侍郎,因一同退朝,跟同伴们在后面戏弄冯道说:“想快点走,一定得留下小孩读的《兔园册》。”冯道知道这,就叫来任赞对他说“:《兔园册》都是有名的文人撰集的,我冯道能背得出来。现在朝中的文士只看重文场中的华词丽藻,便被录取做官,都是偷来的公卿官位,是多么无知浅薄呀!”任赞大为羞愧。又有梁朝宰臣李琪,常以精于文辞章句自傲,曾经进上《贺平中山王都表》,说“收复了叛逆的城池真定”。冯道责备他说:“不久前收复的是定州,不是真定。”李琪不明地理,顿时被挫折了傲气。后来百官为明宗上功德名号共奏三章,都是冯道一手写成,文章浑然一体,不是一般流俗的风格,举朝臣僚都佩服。冯道特别擅长韵文歌赋,提笔就成,典雅清丽之外,内含古时德义道理,必被远近的人所传诵,所以同僚逐渐敬畏他的高深,因而同行时恭敬严肃,没有轻薄的样子。接着改任门下侍郎、户部吏部尚书、集贤殿弘文馆大学士,加授尚书左仆射,封始平郡公。一天,冯道朝拜后已退下,明宗回头对侍臣说:“冯道本性纯朴节俭,不久前在德胜寨住一座茅棚,与仆人同在一起吃饭,就睡在一捆茅草上,内心快乐自如。到因父亲去世到乡下守丧,自己耕种砍柴采摘,与农夫住在一起,全不因自己一向高贵而有其他想法,是真正的士大夫啊。”

  天成、长兴年中,天下连年丰收,朝廷平安无事。明宗每次到延英殿,都留下冯道以咨询其他事情,冯道说:“陛下以至高的道德承受天命,上天降以丰年表现祥瑞,更应该一天比一天小心谨慎,以回报上天的好心。臣经常记得在先皇霸府时,曾经奉命到中山去,经过井陉天险时,担心马匹有闪失,不敢放松马嚼子和缰绳。等到达平地后,就不再小心抓牢控制,终于被马颠下来摔倒在地,几乎受了损伤。臣所说的这件事情虽然小,但可用来说明大的道理。陛下不要因为清平安闲丰收熟稔,就放纵享乐。兢兢业业,是臣所希望的啊。”明宗深以为然。另一天又问冯道说:“天下既然丰收,百姓能获得好处吗?”冯道说:“谷贵饿农,谷贱伤农,这是一贯的道理。臣记得近代有一个叫聂夷中的举人有《伤田家诗》说‘:二月卖新丝,五月粜新谷,医得眼前疮,剜却心头肉。我愿君王心,化作光明烛,不照绮罗筵,偏照逃亡屋。’”明宗说:“这首诗很好。”立即命令侍臣录下来,经常自己诵读它。冯道说话简明有理,善于补益人君,不是一般人能达到的。当时因各种经书差乱错误,冯道与同僚李愚派学官田敏等人,取来洛阳郑覃刊刻的石经,雕刻同印板,流布天下,后人有赖于它。明宗驾崩,唐末帝即位,任冯道为营造陵墓的山陵使,葬事结束后,出任同州节度使,这是遵照以前惯例。冯道治理政事雅静淡泊,没有讼诉的惊扰。一天,有一位叫胡饶的,是军吏出身,性情粗犷,因事到衙门辱骂冯道,冯道身边的人多次解释而不理会。冯道说“:这一定得让他喝醉!”于是叫他进来,摆上酒杯安置食物,陪饮一晚上,一点也不生气。不久,入朝任司空。

  当晋高祖进入洛阳称帝后,以冯道担任首相。第二年,契丹人派使者给晋高祖加称颂功德的徽号,晋高祖也给契丹国主献上徽号,对冯道说:“此行非您去不可。”冯道脸无难色。晋高祖又说:“您官高德重,不宜深入沙漠充当一个普通的使者。”冯道说:“陛下受北朝的恩惠,臣又受陛下的恩惠,有什么不可!”上路后,将到达西楼,契丹国主想到郊外迎接,他的臣下说:“天子没有迎接宰相的礼节。”因而才作罢,他的名声震动远方异族竟能这样。到回来时,朝廷废除枢密使,依唐朝旧例,全归到中书,将院印交给冯道,事无巨细,全委托冯道办理。不久加封司徒,兼侍中,进封为鲁国公。晋高祖曾询问冯道用兵打仗的事,冯道说“:陛下历尽各种艰险,开创立国大业,武略谋划,天下人都知道,讨伐不臣服的人,只须自己独自决定。臣本是读书人出身,为陛下在中书任职,恪守历代的成规,不敢有丝毫的过失。臣在后唐明宗朝时,明宗也曾以战事问臣,臣也用这话回答。”晋高祖很欣赏他的说法。冯道曾经上表请求退隐,晋高祖不看表,先派郑王去看望冯道,对他说:“您来日不出来任职,朕就亲自来请您。”冯道不得已仍来任职。当时对冯道的恩宠厚遇,没有人能与他相比。

  晋少帝即位,加封守太尉,进封为燕国公。冯道曾问朝中熟知的客人说“:我在政事堂,别人有什么议论?”客人说:“毁誉参半。”冯道说:“凡与人相合的别人就称誉,与人不合的别人就诋毁,而诋毁我的人,十个中恐怕就有九个。古者仲尼是圣人,仍被叔孙武叔诋毁,何况我这样空虚浅薄的人呢!”然而冯道所坚持的,始终不改变。后来有人对少帝离间冯道说:“冯道只能做和平时期的宰相,不能靠他度过艰难时期,就像参禅的僧人用不上鹰犬一样!”因此派冯道出朝任同州节度使。一年多,调任南阳,加封中书令。

  契丹人攻陷汴州,冯道经襄州、邓州应召而来,契丹国主从容问冯道说:“天下百姓,怎样才能得救?”冯道说:“这时的百性,就是佛祖再世也救不得,只有皇帝您救得。”以后中原百姓不被伤害夷灭,都是冯道和赵延寿暗中庇护的结果。这年三月,跟随契丹人到北方去,与晋朝皇室公卿一起抵达常山。不久契丹国主去世,永康王兀欲代替统领契丹军队。当再向北去时,留下他的族人解里据守常山。当时常山的汉族军队出于激愤,一起赶走解里,收复了常山城。冯道率领同僚,四出安抚,采取适宜措施处理各类事务,使人各安其所。有人推举冯道的功劳,冯道说:“文臣有什么作为,都是各位武将的力量。”冯道因为德高望重,是别人效仿的榜样,于是为众人从各将领中择取资历老而有功的人,以骑校白再荣临时充当他们的统帅,军民因而服帖,冯道出力最大。契丹人先前留下冯道与李崧、和凝及文武官员在常山,这年闰七月二十九日,契丹有伪诏给李崧,让他挑选朝中文士十人到木叶山做事。契丹王麻答准备将冯道等人叫到帐下,想说服他们,李崧偶然先到,知道麻答的用心,害怕得变了脸色。麻答准备在第二天与朝士们一起去木叶山,李崧却不等冯道到,与和凝先溜出来,不久在帐门外与冯道相遇,因而分头而回。旋即李筠等人放火与契丹人交战,长槊相接。这天若是一齐到帐下,与麻答相见,稍有犹豫,就全被俘往北方了。

  到从常山回来入京师朝见,汉高祖嘉奖他,授与太师职。汉隐帝乾佑年间,著《长乐老自叙》说:

  “我世家宗族,本在始平、长乐两郡,历代名声实迹,全记载在国史家谱中。我先从燕地逃回太原,服事唐庄宗、明宗、闵帝、清泰帝,又服事晋高祖皇帝、少帝。契丹占据汴京,被戎族之王所挟制,从镇州与文武同僚、马军步军将士回归汉朝,服事汉高祖皇帝和当今皇上。回想长期以来忝居官位,备历艰难险阻,上显耀了祖宗,下光大了亲戚。已故曾祖讳名凑,追赠为太傅,已故曾祖母崔氏,追封为梁国太夫人;已故祖父讳名鮍,追赠为太师,故祖母褚氏,追封为吴国太夫人;亡父讳名良建,以秘书少监辞官退隐,追赠为尚书令,母亲张氏,追封为魏国太夫人。

  “我的品级从将仕郎做起,转任朝议郎、朝散大夫、银青光禄大夫、金紫光禄大夫、特进、开府仪同三司。职位从幽州节度巡官、河东节度巡官、掌书记,再为翰林学士,改任端明殿学士、集贤殿大学士、太微宫使,再为弘文馆大学士,又充诸道盐铁转运使、南郊大礼使、唐明宗皇帝和晋高祖皇帝山陵使,再授以定国军节度、同州管内观察处置等使,一为长春宫使,又授武胜军节度,邓、随、均、房等州管内观察处置等使。官位从掌领幽州参军、试大理评事、检校太师、兼侍中,又授检校太师,兼中书令。正官从行台中书舍人,再任户部侍郎,转任兵部侍郎、中书侍郎,再为门下侍郎、刑部吏部尚书、右仆射,三任司空,两任中书,一守本官,又授司徒,兼侍中,赐给私门十六戟,又授太尉、兼侍中,又授契丹太傅,又授汉代太师。爵位从开国男爵到开国公、鲁国公,再封为秦国公、梁国公、燕国公、齐国公。食邑从三百户增至一万一千户,食实封自一百户增至一千八百户。勋位从柱国升到上柱国。功名从经邦致理翊赞功臣到守正崇德保邦致理功臣、安时处顺守义崇静功臣、崇仁保德宁邦翊圣功臣。

  “我先娶已故德州户椽姓褚讳名氵贲的女儿为妻,早亡;后娶已故景州弓高县孙明府讳名师礼的女儿,后封为蜀国夫人。已亡大儿名平,从秘书郎升任右拾遗、工部度支员外郎;二儿名吉,从秘书省校书郎升任膳部金部职方员外郎、屯田郎中;已亡三儿名可,从秘书省正字升任殿中丞、工部户部员外郎;四儿小时就去世;五儿名义,从秘书郎改授银青光禄大夫、检校国子祭酒兼御史中丞,兼任定国军衙内都指挥使,后罢职改任朝散大夫、左春坊太子司议郎,授予太常丞;六儿名正,从协律郎改授银青光禄大夫、检校国子祭酒兼御史中丞,兼任定国军节度使,后罢职改任朝散大夫、太仆丞。大女儿嫁给已故兵部崔侍郎讳名衍的儿子太仆少卿名绚,封为万年县君;三女儿早亡,两孙儿幼亡。

  “静思家世渊源,福禄施于存者亡者,大都出自国家恩惠,全都秉守家法,接受训导的旨意,遵循教化的传统,对家里孝顺,对国家忠诚,口不说不道德的言语,家没有不仁义的财货。所希望的是下不欺于地,中不欺于人,上不欺于天,以三不欺作为一贯的准则。贫贱是这样,富贵也是这样;年壮是这样,年老也是这样。服事双亲、服事君主、服事长辈、统治人民的道理方式,是要广泛地取得上天的帮助原谅,我家曾陷于蕃地而得以回归中原,不是人的智谋,而是上天的保佑。我是普天之下有幸的人,百年之后有个好的归宿,不用口含珠玉,应当穿平常的衣服入殓,用竹席子裹葬,并选一个不长粮食的地方埋在那里,因为我赶不上古代贤人。不要以公牛祭祀,禁戒杀生,当不残害生命以祭祀。不要立神道碑,因为夏商周三代坟前都不立碑。不要有谥号,因为没有德业。又自念从诸侯之佐到升为君王之相以及掌领藩镇时,对于国家有某些微小的贡献,都记载在国家的文籍中。所写的文章诗赋,因忙于国事而散失的以外,尚能收集到的,编成一本私家集子,从中可见我的志趣,理解我的人,怪罪我的人,不知各有多少。有田庄、有住宅、有许多书籍,有两个儿子可以继承家业。如此每天五次洁手,三次反省,才能每天知道自己的过失,每月不忘自己应该去做的事。作为儿子、弟弟、人臣、师长、丈夫、父亲,有儿子、侄子、孙子供养自己就足足有余了。对于时势却有所不足,不足在什么地方呢?不能为英明的君王达到一统天下,安定八方,确实有愧于所担任过的官职,没有什么以报答天地君王的恩惠。有时读一卷书,有时饮一杯酒,吃美味,辨佳音,享美色到老安乐于当世吧!年老而能自感快乐,还有什么快乐比得上!时乾佑三年(950)夏月长乐老自序。”

  到周太祖平定汉代朝廷内乱,商议拥立徐州节度使刘斌贝为汉代即位皇帝,派冯道和秘书监赵上交、枢密直学士王度等人去徐州迎接。冯道立即与刘斌贝从徐州赶赴汴京,走到宋州,遇上澶州兵变。枢密使王峻派郭崇领兵到宋州,驻扎在衙门外面,这时冯道与赵上交等人住在衙门里。这天,刘斌贝带领身边甲士关上门登上楼,责问郭崇来干什么,郭崇说太祖已被推戴为皇帝。身边甲士知道事情有变,以为是被冯道出卖了,都要杀冯道来解气,赵上交与王度听到后,都害怕得没有了主意。只有冯道坐卧如常,全无怯色,旋即也免于灾祸。冯道卑微时曾写诗说:“终闻海岳归明主,未省乾坤陷吉人。”到此他的话应验了。广顺初年(951),又任命为太师、中书令,太祖很敬重他,每次冯道进见时太祖不直呼他的名字。到太祖驾崩,周世宗以冯道担任山陵使。遇上河东刘崇进犯,世宗召集大臣商量想亲自征讨,冯道劝谏他,世宗便说“:唐朝初年,天下草寇蜂起,都是太宗皇帝亲自平定他们。”冯道回对说:“陛下比得上唐太宗吗?”世宗发怒说:“冯道多轻视我呀!”冯道才作罢。到世宗亲往征伐,不叫冯道随从,留下他营造太祖陵墓。这时冯道已有病在身。到山陵完工典礼后,奉太祖神主回旧时宫殿,还未送进祖庙祭祀,冯道就在一天晚上在他的家里去世,这是显德元年(954)四月十七日,享年七十三岁。世宗听到消息,停止上朝三天,册赠为尚书令,追封为瀛王,谥号叫文懿。

  冯道历任唐、晋、汉、周四朝,三次进中书省,居相位二十几年,以持重镇俗作为己任,不曾以片言只语惊扰诸侯。一生非常清廉节俭,直到晚年,家里才稍为豪华一点。他的儿子冯吉,特别恣意狂荡,冯道管不住他,有识之人以他不能保住冯道的名声,都感到可惜。
后唐纪八(二)--奸臣之尤冯道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后唐纪八(二)--奸臣之尤冯道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后唐纪八(二)--奸臣之尤冯道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后唐纪八(二)--奸臣之尤冯道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初,帝在藩镇,爱信牙将慕容迁,及即位,以为控鹤指挥使;帝将北渡河,密与之谋,使帅部兵守玄武门。〔玄武门,洛阳宫城北门。〕是夕,帝以五十骑出玄武门,谓迁曰:「朕且幸魏州,徐图兴复,汝帅有马控鹤从我。」迁曰:「生死从大家。」乃阳为团结;帝既出,即阖门不行。〔史言自古以来,众叛亲离未有甚于此时。

     己巳,冯道等入朝,乃端门,闻朱、冯死,帝已北走;道及刘昫xù欲归,李愚曰:「天子之出,吾辈不预谋。今太后在宫,吾辈当至中书,遣小黄门取太后进止,然后归第,人臣之义也。」道曰:「主上失守社稷,人臣惟君是奉,无君而入宫城,恐非所宜。〔唐之两都,三省及寺监皆在宫城之内。〕潞王已处处张榜,不若归俟教令。」乃归。至天宫寺,安从进遣人语之曰:「潞王倍道而来,且至矣,相公宜帅百官至谷水奉迎。」〔谷水在洛阳城西。〕乃止于寺中,召百官。中书舍人卢导至,冯道曰:「俟舍人久矣,所急者劝进文书,宜速具草。」〔草者,草创其辞。〕导曰:「潞王入朝,百官班迎可也;设有废立,当俟太后教令,岂可遽议劝进乎﹖」道曰:「事当务实。」导曰:「安有天子在外,人臣遽以大位劝人者邪!若潞王守节北面,以大义见责,将何辞以对!公不如帅百官诣宫门,进名问安,取太后进止,则去就善矣。」〔或问冯道、李愚、卢导之论,其于新旧君之际孰为合于义乎﹖曰:皆非也。此如群奴之事主,家主死而有二子,其一养子也,其一亲子也。养子与亲子争家政,养子胜而亲子不胜,一奴曰,「皆郎君心,梧从其胜者而辅之;」一奴之心本亦附胜者,而不敢公言附欴也,曰:「吾将决诸主母。」冯道、李愚之谓也。或曰:卢导之言如何﹖曰:卢导之不肯草劝进文书,是也;若其持论,则犹李愚也。至于言去就之善,若是者得为善乎﹖其言之非殆有甚于李愚矣。曰:然则为冯道、李愚者当何如﹖>曰:若汉人之论相,主在与在,主亡与亡可也;然亦仅可而已,未能尽相道也。夫子之言曰:「危而不持,颠而不扶,则将焉用彼相矣!」明乎此,则为相者贵于持危扶颠,不以但能尽死为贵也。〕道未及对,从进屡遣人趣之曰:「潞王至矣,太后、太妃已遣中使迎劳矣,安得百官无班!」道等即纷然而去。既而潞王未至,三相息于上阳门外,〔三相,冯道、李愚、刘昫也。上阳门,上阳宫门也。上阳宫在洛阳宫城西。〕卢导过于前,道复召而语之,导对如初。李愚曰:「舍人之言是也。吾辈之罪,握发不足数。」〔用战国须贾之言。

     康义诚至陕待罪,潞王责之曰:「先帝晏驾,立嗣在诸公;今上亮阴(居丧),政事出诸公,何为不能终始,陷吾弟至此乎﹖」义诚大惧,叩头请死。王素恶其为人,未欲遽诛,且宥之。马步都虞候苌从简、左龙武统军王景戡皆为部下所执,降于潞王,东军尽降。〔东军,谓自洛阳来者。〕潞王上笺于太后取进止,遂自陕而东。

     夏,四月,庚午朔,未明,闵帝至卫州东数里,遇石敬瑭;〔石敬瑭自河东来朝,至此而遇帝。〕帝大喜,问以社稷大计,敬瑭曰:「闻康义诚西讨,何如﹖陛下何为至此﹖」帝曰:「义诚亦叛去矣。」敬瑭俛首长叹数四,曰:「卫州刺史王弘贽,宿将习事,请与图之。」〔王弘贽从敬塘伐蜀,尝为偏将。石敬瑭欲拥帝还卫州,以授夕贽,使为之所耳。〕乃往见弘贽问之,弘贽曰:「前代天子播迁多矣,然皆有将相、侍卫、府库、法物,使群下有所瞻仰;今皆无之,独以五十骑自随,虽有忠义之心,将若之何﹖」敬瑭还,见帝于卫州驿,〔自弘贽所还见帝。〕以弘贽之言告。弓箭库使沙守荣、奔洪进前责敬瑭曰:〔沙姓,古夙沙氏之后。史照曰;奔,性也。古有贲姓,音奔,又音肥,后遂为奔。〕「公明宗爱伲,〔以敬瑭尚明宗女也。〕富贵相与共之,忧患亦宜相恤。今天子播越,委计于公,冀图兴复,乃以此四者为辞,〔四者,谓敬瑭所言无将相、侍卫、府库、法物从行幸也。〕是直欲附贼卖天子耳!」〔直指石敬瑭心术。〕守荣抽佩刀欲刺之,敬瑭亲将陈晖救之,守荣与晖鬬死,洪进亦自刎。敬瑭牙内指挥使刘知远引兵入,尽杀帝左右及从骑,独置帝而去。敬瑭遂趣洛阳。

     是日,太后令内诸司至干壕迎潞王,王亟遣还洛阳。

     初,潞王罢河中,归私第,〔事见二百七十七卷明宗长兴元年。〕王淑妃数遣孟汉琼存抚之。汉琼自谓于王有旧恩,至渑池西,〔九域志:渑池在洛阳之西一百五十六里。〕见王大哭,欲有所陈,王曰:「诸事不言可知。」仍自预从臣之烈,王即命斩于路隅。(孟汉琼,本镇州王镕之小竖也。明宗镇常山,得侍左右。明宗即位,自诸司使累迁宣徽南院使。汉琼性通黠,善交构。

     山南西道节度使张虔钊之讨凤翔也,留武定节度使孙汉韶守兴元。虔钊既败,奔归兴元,与汉韶举两镇之地降于蜀;蜀主命奉銮肃卫马步都指挥使、昭武节度使李肇将兵五千还利州,〔李肇本镇昭武,蜀主召之入领宿卫,今使将兵还镇以应接梁、洋。〕右匡圣马步都指挥使、宁江节度使张业将兵一万屯大漫天以迎之。〔先是,蜀主以兵疲民困,不用赵隐取山南之计,今乘时而坐得之,其庸多矣。

     壬由,潞王至蒋桥,百官班迎于路,传教以未拜梓宫,未可相见。〔传教,谓传令也。王所下令为教。〕冯道等皆上笺劝进。〔终不用卢之言。〕王入谒太后、太妃,诣西宫,伏梓宫恸哭,自陈诣阙之由。冯道帅百官班见,拜;王答拜。道等复上笺劝进,王立谓道曰:「予之此行,事非获已。俟皇帝归阙,园寝礼终,当还守藩服;群公遽言及此,甚无谓也!」

     癸酉,太后下令废少帝为鄂王,以潞王知军国事,权以书诏印施行。百官诣至德宫门待罪,(五代会要:天成元年,中书门下奏,请以洛京潜龙旧宅为至德宫。盖明宗旧第也。按欧史,时潞王入居至德宫。〕王命各复其位。甲戌,太后令潞王宜即皇帝位;乙亥,即位于柩前。

     帝之发凤翔也,许军士以入洛人赏钱百缗。既至,问三司使王玫以府库之实,〔问其实数。〕对有数百万在。既而阅实,金、帛不过三万两、匹;而赏军之费计应用五十万缗。帝怒,玫请率京城民财以足之,数日,仅得数万缗,帝谓执政曰:军不可不赏,人不可不恤,今将柰何﹖」执政请据屋为率,无问士庶自居及僦者,预借五月僦直([jiù zhí]谓雇金,赁金。《后汉书·虞诩传》:“ 詡 乃自将吏士,案行川谷,自 沮 至 下辩 数十里中,皆烧石翦木,开漕船道,以人僦直雇借佣者,於是水运通利,岁省四千餘万。” 宋 洪迈 《夷坚甲志·沉持要登科》:“我 安吉 人,贩米至此,官方需船,不敢归。若得一官人,当不取其僦直。” 明 冯梦龙 《智囊补·上智·范槚》:“今以旗甲守舡,而用其十人为夫,彼利得僦直,趋役必喜,第须一纸牌耳。”),从之。

     王弘贽迁闵帝于州廨,帝遣弘贽之子殿直峦往酖之。戊寅,峦至卫州谒见,闵帝问来故,不对。弘贽数进酒,闵帝知其有毒,不饮,峦缢杀之。〔李从厚(914-934年)小名菩萨奴,后唐明宗李嗣源第三子(一作第五子),母为昭懿皇后夏氏,五代时期后唐第三位皇帝。天成元年,授任金紫光禄大夫、检校司徒。二年,任改河南尹。长兴元年,封宋王,兼成德节度使。二年,加授检校太尉兼侍中,改邺都节度使。四年十月,明帝驾崩,即位于洛阳。应顺元年四月,潞王李从珂篡位登基,被废为鄂王,不久遇害。在位一年,时年21岁。后晋天福元年,追谥曰愍皇帝。

     闵帝性仁厚,于兄弟敦睦,虽遭秦王忌矣,闵帝坦怀待之,卒免于患。〔事见上卷明帝长与三年。〕及嗣位,于潞王亦无嫌,而朱弘昭、孟汉琼之徒横生猜间,闵帝不能违,以致祸败焉。

     孔妃尚在宫中,〔妃,孔循之女。〕潞王使人谓之曰:「重吉何在﹖」遂杀妃,井其四子。

     闵帝之在卫州也,惟磁州刺史宋令询遣使问起居,闻其遇害,恸哭半日,自经死。〔宋令诣出磁州见上卷上年。事闵帝有纟终者,宋令询一人而已。〕

     己卯,石敬瑭入朝。

     庚辰,以刘昫判三司。

     辛巳,蜀在赦,改元明德。

     帝之起凤翔也,召兴州刺史刘遂清,迟疑不至。闻帝入洛,乃悉集三泉、西县、金牛、桑林戍兵以归,自散关以南城镇悉弃之,皆为蜀人所有。癸未,入朝,帝欲治罪,以其能自归,乃赦之。〔边境之臣委弃城镇,乃以其能自归而不诛,安有效死弗去者乎!〕遂清,鄩之侄也。

     甲申,蜀将张业将兵入兴元、洋州。

     乙酉,改元,大赦。〔改元清泰。〕

     丁亥,以宣徽南院郝琼权判枢密院,前三司使王玫宣徽北院使,凤翔节度判官韩昭胤为左谏议大夫、充端明殿学士。

     戊子,斩河阳节度使、判六军诸卫兼侍中康义诚,灭其族。〔康义诚,字信臣,山西伐北三部落,(《旧五代史》卷66《康义诚传》)也有将其称为"沙陀六州部落"的也有将其称为"沙陀六州部落"的。五代后唐时历任山南东道节度使、河阳节度使。康义诚欲举宿卫兵迎降以为己功,而不免于族灭,此傅瑕所以死于郑厉公之类也。

     己丑,诛药彦稠。〔药彦稠,沙陀三部落人也。初为骑将,明宗即位,拜澄州刺史。修河中之怨也。〕

     庚寅,释王景戡、苌从简。

     有司百方敛民财,仅得六万,帝怒,下军巡使狱,昼夜督责,〔凡输财稽违者,则下之军巡使狱以督责之也。〕囚系满狱,贫者至自经、赴井。而军士游市肆皆有骄色,市人聚诟之曰:“汝曹为主力战,立功良苦,反使我辈鞭胸杖背,出财为赏,汝曹犹扬扬自得,独不愧天地乎!”

     是时,竭左藏旧物及诸道贡献,乃至太后、太妃器服簪珥皆出之,才及二十万缗,帝患之,李专美夜直,〔李专美本为凤翔掌书记,时为枢密直学士。〕帝让之曰:“卿名有才,不能为我谋此,留才安所施乎!”专美谢曰:“臣驽劣,陛下擢任过分,然军赏不给,非臣之责也。窃思自长兴之季,赏赉亟行,卒以是骄;〔事始见上卷长兴四年。〕继以山陵及出师,帑藏遂涸。虽有无穷之财,终不能满骄卒之心,故陛下拱手于危困之中而得天下。夫国之存亡,不专系于厚赏,亦在修法度,立纪纲。陛下苟不改覆车之辙,臣恐徒困百姓,存亡未可知也。今财力尽于此矣,宜据所有均给之,何必践初言乎!”帝以为然。壬辰,诏禁军在凤翔归命者,自杨思权、尹晖等各赐二马、一驼、钱七十缗,下至军人钱二十缗,其在京者各十缗。军士无厌,犹怨望,为谣言曰:“除去菩萨,扶立生铁。”以闵帝仁弱,帝刚严,有悔心故也。(军队如此混乱,政权颠三倒四

     丙申,葬圣德和武钦孝皇帝于徽陵,庙号明宗。帝衰绖护从至陵所,宿焉。

     五月,丙午,以韩昭胤为枢密使,以庄宅使刘延朗为枢密副使,权知枢密院记房暠为宣徽北院使。暠,长安人也。

     帝与石敬瑭皆以勇力善斗,事明宗为左右;然心竞,素不相悦。帝即位,敬瑭不得已入朝,山陵既毕,不敢言归。时敬瑭久病赢瘠,太后及魏国公主屡为之言;〔魏国公主,明宗之女,下嫁石敬瑭,曹太后所生也。欧史:公主初号永宁公主,是年进封魏国长公主。〕而凤翔将佐多劝帝留之,惟韩昭胤、李专美以为赵延寿在汴,不宜猜忌敬瑭。〔赵延寿时为宣武帅,逼近洛都;又其父德钧在幽州,拥强兵。言若猜忌敬瑭,赵延寿必惧而生心。〕帝亦见其骨立,不以为虞,乃曰:「石郎不惟密亲,兼自少与吾同艰难;今我为天子,非石郎尚谁托哉!」乃复以为河东节度使。〔纵石敬瑭归镇,乃复疑而徙之,此所以速祸也。〕(看罢军阀混战,才更加懂得毛泽东名言:党指挥枪的深刻意义。

     戊午,以陇州防御使相里金为保义节度使。〔赏其先通款于凤翔也。〕

     丁未,阶州刺史赵澄降蜀。

     戊申,以羽林军使杨思权为静难节度使。〔践凤翔片纸所书之言也。〕

     己酉,张虔钊、孙汉韶举族迁于成都。

     庚戌,以司空兼棊门下侍郎、同平章事冯道同平章事,充匡国节度使。

     以天雄节度使兼侍中范延光为枢密使。

     帝之起凤翔也,悉取天平节度使李从曮家财甲兵以供军。〔李从曮自其父茂贞以来再世镇凤翔,从曮虽移镇,而家财甲兵犹在焉。〕将行,〔谓将东趣洛阳也。〕凤翔之民遮马请复以从曮镇凤翔,帝许之,至是,徙从曮为凤翔节度使。〔长兴元年,从曮自凤翔入朝,徙宣武,后徙天平,今自天平复还镇凤翔。

     初,明宗为北面招讨使,〔庄宗同光二年始以明宗为北面招讨使。〕平卢节度使房知温为副都部署,帝以别将事之,尝被酒忿争,〔被酒者,为酒所加。〕拔刃相拟。及帝举兵入洛,知温密与行军司马李冲谋拒之,冲请先奉表以观形势,还,言洛中已安定。壬戌,入朝谢罪,帝优礼之;知温贡献甚厚。

     吴镇南节度使、守中书令东海康王徐知询卒。(徐知询(?-934年),海州胊山(今江苏东海)人。东海康王,五代十国年间杨吴摄政徐温亲生次子。 他在徐温生前试图取代养兄徐知诰的少摄政地位,却无能为力。徐温死后,他因继承了徐温的军权,试图和徐知诰争夺杨吴控制权,却被徐知诰拘禁并且被剥夺军权。后来他仍然为杨吴将领,但是不再有足够的权力对徐知诰构成挑战。

     蜀人取成州。

     六月,甲戌,以皇子左卫上将军重美为成德节度使、同平章事,兼河南尹,判六军诸卫事。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