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后晋纪二(三)--五代十国时期十次宫廷政变  

2017-01-08 21:39:22|  分类: 一纸辛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后梁
  (1)912年,六月,梁太祖朱晃被其子朱友珪杀死于洛阳宫中。朱友珪即位。
  (2)913年,均王朱友贞在汴起兵反朱友珪,禁兵先在洛阳起事,杀朱友珪,大掠都市。均王在汴即位,是为梁末帝。
 
  2、 后唐
  (1)926年,二月,唐庄宗派李嗣源讨乱军。三月,李嗣源至邺都,变兵拥李嗣源为主。四月,洛阳兵变,唐庄宗被杀。李嗣源入洛阳,即位,改名亶,是为唐明宗。
  (2)933年,十一月,唐明宗病重,秦王李从荣反,被杀。唐明宗旋死。十二月,宋王李从厚即位,是为唐闵帝。
  (3)934年,唐闵帝与潞王李从珂相猜忌。二月,唐闵帝命李从珂移镇河东,李从珂拒命。三月,诸道兵攻凤翔,兵变,将校士卒拥李从珂为主。四月,李从珂入洛阳。唐闵帝逃至卫州,被杀。

  3、 后汉
  950年,后汉文武不和,苏逢吉与史弘肇势同水火。杨邠总机政,汉隐帝嫌其专恣。十一月,汉隐帝用太后弟李业之谋,杀杨邠、史弘肇、王章。又密令邺都马军都指挥使郭崇威、步军都指挥使曹威杀邺都留守、天雄军节度使郭威。李业等杀郭威家属。郭威举兵南下,汉隐帝率军抵御,将士多降于北军。汉隐帝为乱军所杀。郭威入京,迎立武宁节度使刘赟(后汉高祖刘知远侄)。苏逢吉自殺。十二月,郭威出兵到澶州,“军变”,黄袍加身,还京师。刘赟至宋州,被囚,次年被杀。后汉亡。951年,郭威即位,改国号为周,史称后周。
  
  4、 后周
  960年,镇、定二州奏辽与北汉兵南下,朝廷命殿前都检点赵匡胤率军抵御。赵匡胤至陈桥驿(今开封东北),发动兵变,还京师,推翻后周,称帝,建立宋朝。
  
  5、 吴
  (1)907年,淮南将张颢、徐温杀杨渥之亲信,遂掌军政实权。
  (2)908年,张颢杀杨渥,立杨行密次子杨隆演。徐温用严可求计,杀张颢,实权尽归徐温。
  (3)916年,宿卫将马谦、李球劫吴王杨隆演登楼,欲讨权臣徐温子知训。大将朱瑾指挥外军平乱。然知训骄倨淫暴,朱瑾恨之。918年,瑾谋杀知训,欲借吴王名。吴王性懦,不从,瑾遂自殺。自此徐温养子知诰得以代替知训掌握大权。
  
  (3)937年,徐知诰改名徐诰。十月,徐诰废吴帝杨溥,吴亡。徐诰在金陵即位,国号唐,史称南唐。次年,吴让皇杨溥死,或云被杀。或云被幽禁而死。南唐主复姓李,改名昪。
  
  6、 闽
  (1)925年,王延翰称大闽国王。其弟泉州刺史王延均、建州刺史王延禀袭福州,杀王延翰。王延禀推王延均为威武留后。
  (2)933年,闽王王延均于是年称帝,改名璘。935年,皇城使李倣杀闽主王璘,立王继鹏,改名王昶。王昶杀李倣,尊道士陈守元为天师,守元之门若市。
  (3)939年,闽兵苦于重役,军乱,杀闽主王昶。其叔王延羲立,改名曦。
  (4)940年,闽主王曦与弟建州刺史王延政冲突,发兵攻建州。王延政求救于吴越。吴越兵至,延政已胜。吴越兵不肯去,延政复求闽主援助,击退吴越兵。
  (5)王延政在建州称帝,国号大殷。
  (6)944年,闽将朱文进、连重遇杀闽主王曦,朱文进称闽王。朱文进旋为部将所杀,所部归附王延政。
  (7)945年,殷主改国号为闽,仍居建州。南唐增兵入闽。闽废将李仁达在福州奉僧卓岩明为帝,旋杀之,自称威武留后,改名弘义,向南唐称藩。南唐兵入建州,王延政降,闽亡。
 
  7、 吴越
  947年,吴越王钱弘佐死,其弟弘倧立。将领胡进思废弘倧,立弘俶。
  
  8、 楚
  951年,马希萼荒淫,以军府事委马希崇。马希崇夺马希萼位,降南唐。
  
  9、 南诏、大长和国、大天兴国、大义兴国
  (1) 902年,南诏舜化贞为郑买嗣所杀。郑买嗣建大长和国。
  (2) 928年,大长和国杨干贞杀其主隆亶,立赵善政,称大天兴国。
  (3) 929年,杨干贞废赵善政,建大义兴国。
  (4) 937年,白蛮大姓段思平废杨干贞为僧,建立大理国。
 
  10、 南汉
  943年,南汉殇帝被其弟刘弘熙谋杀。刘弘熙即位,改名刘晟,是为汉中宗。
    11、968年,北汉主刘承钧死,养子继恩立。供奉官侯霸荣杀继恩,郭无为又杀霸荣,立继元为帝。有人认为是郭无为指使霸荣作乱,又杀其灭口。
  
后晋纪二(三)--五代十国时期十次宫廷政变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三月,丁丑,敕禁民作铜器。初,唐世天下铸钱有三十六冶,〔此谓后唐之世也。若盛唐之世,天下铜冶九十有余所。〕丧乱以来,皆废绝,钱日益耗,民多销钱为铜器,故禁之。

       中书舍人李详上疏,以为「十年以来,赦令屡降,诸道职掌皆许推恩([tuī ēn]广施恩惠;移恩。《孟子·梁惠王上》:“故推恩足以保四海,不推恩无以保妻子。”《史记·平津侯主父列传》:“愿陛下令诸侯得推恩分子弟,以地侯之。”《清史稿·高宗纪五》:“尊大行皇太后諡号为 孝圣宪皇后 ,推恩普免钱粮一次。”帝王对臣属推广封赠,以示恩典。唐 白居易 《与王承宗诏》:“在法虽有推恩,相时亦恐非便。” 宋 曾慥 《高斋漫录》:“外家有合推恩,乞疏示姓名,即降处分。”《明史·职官志一》:“凡封赠……七品以上皆得推恩其先。” 清 曾国藩 《李忠武公神道碑铭》:“三年,克復 金陵 ,推恩有功之臣,赏二等轻车都尉世职。”),而藩方荐论动踰数百,乃至藏典、书吏、优伶、奴仆,〔藏典,主帑藏之吏。〕初命则至银青阶,被服皆紫袍象笏,名器僭滥,贵贱不分。请自今诸道主兵将校之外,节度州听奏朱记大将以上十人,〔节度州者,节度使所治之州。朱记大将者,不给铜印,给木朱记以为印信。〕他州止听奏都押牙、都虞候、孔目官,自余但委本道量迁职名而已。」从之。

     夏,四月,甲申,唐宋齐丘自陈丞相不应不豫政事,唐主答以省署未备。

     吴让皇固辞旧宫,〔以既让位于唐,不敢居江都宫。〕屡请徙居;李德诚等亦亟以为言。五月,戊午,唐主改润州牙城为丹杨宫,以李建勋为迎奉让皇使。

     杨光远自恃拥重兵,〔时范延光未平,晋之重兵皆在杨光远之手。〕颇干预朝政,屡有抗奏,帝常屈意从之。〔为杨光远请易置执政张本。〕庚申,以其子承祚为左威卫将军,尚帝女长安公主,次子承信亦拜美官,宠冠当时。(为杨光远叛乱张本。

     壬戌,唐主以左宣威副统军王舆为镇海留后,客省使公孙圭为监军使,亲吏马思让为丹杨宫使,徙让皇居丹杨宫。〔选用王舆等以防卫故吴主。

     宋齐丘复自陈为左右所间,唐主大怒;齐丘归第,白衣待罪。或曰:「齐丘旧臣,不宜以小过弃之。」唐主曰:「齐丘有才,不识大体。」乃命吴王璟持手诏召之。

     六月,壬午,或献毒酒方于唐主,唐主曰:「犯吾法者自有常刑,安用此为!」〔史言唐主斯言得君人之体。〕群臣争请改府寺州县名有吴及阳者,〔以吴者杨氏国号,而阳字与杨字同音也。〕留守判官杨嗣请更姓羊,〔留守判官,东都留守判官也。〕徐玠曰:「陛下自应天顺人,事非逆取,〔逆取,本之汉陆贾逆取顺守之言。〕而谄邪之人专事改更,咸非急务,不可从也。」唐主然也。

     河南留守高行周奏修洛阳宫。丙戌,左谏议大夫薛融谏曰:「今宫室虽经焚毁,犹侈于帝尧之茅茨;〔唐尧土阶三尺,茅茨不翦。〕所费虽寡,犹多于汉文之露台。〔露台事见汉文帝纪。〕况魏城未下,〔谓范延光尚据魏州,杨光远攻之未下也。〕公私困窘,诚非陛下修宫馆之日;俟海内平宁,营之未晚。」上纳其言,仍赐诏褒之。

     乙丑,金部郎中张铸奏:「窃见乡村浮户,〔浮户,谓未有土著定籍者;言其蓬转萍流,不常厥居,若浮泛于水上然。〕非不勤稼穑,非不乐安居,但以种木未盈十年,垦田未及三顷,似成生业,已为县司收供傜役,责之重赋,威以严刑,故不免捐功舍业,更思他适。牧自今民垦田及五顷以上,三年外乃听县司傜役。」从之。

     秋,七月,中书奏:「朝代虽殊,条制无异。请委官取明宗及清泰时敕,详定可久行者编次之。」己酉,诏左谏议大夫薛融等详定。

     辛酉,敕作受命宝([shòu mìng bǎo]即受命玺。《旧五代史·晋书·高祖纪三》:“辛酉製皇帝受命宝,以‘受天明命惟德允昌’为文。” 宋 蔡絛 《铁围山丛谈》卷一:“ 元符 初,得 汉 传国璽,其文曰‘受命於天既寿永昌’,又其一曰‘承天福延万亿永无极’,是二者, 祐陵 又自倣为之,悉鱼虫篆也,号传国璽曰受命宝,九字璽曰镇国宝。”),以「受天明命,惟德允昌」为文。〔以受命宝为潞王所焚故也。时中书门下奏:「准敕制皇帝受命宝,今按贞观十六年太宗文皇帝刻之玄玺,白玉为螭首,其文曰:『皇帝受命,有德者昌。』」敕以「受天明命,惟德允昌」为文。按唐六典:受命宝,天子修封禅,礼神只则用之。

     帝上尊号于契丹主及太后,戊寅,以冯道为太后册礼使,左仆射刘煦为契丹主册礼使,备卤簿、仪仗、车辂,诣契丹行礼;契丹主大悦。帝事契丹甚谨,奉表称臣,谓契丹主为「父皇帝」;每契丹使至,帝于别殿拜受诏敕。岁输金帛三十万之外,〔三十万乃讲和元约岁输之数。〕吉凶庆吊,岁时赠遗,玩好珍异,相继于道。乃至应天太后、元帅太子、伟王、南、北二王、韩延徽、韩延寿等诸大臣皆有赂;小不如意,辄来责让,帝常卑辞谢之。〔应天太后即契丹主母述律氏,应天之号盖帝所上也。〕晋使者至契丹,契丹骄倨,多不逊语。使者还,以闻,朝野咸以为耻,而帝事之曾无倦意,以是终帝之世与契丹无隙。然所输金帛不过数县租赋,往往托以民困,不能满数。其后契丹主屡止帝上表称臣,但令为书称「儿皇帝」,如家人礼。

     初,契丹既得幽州,命曰南京,〔天福元年契丹始得幽州。〕以唐降将赵思温为留守。思温子延照在晋,帝以为祁州刺史。〔唐昭宗景福三年,义武节度使王处存奏以定州无极、深泽二县置祁州。〕思温密令延照言虏情终变,请以幽州内附;帝不许。〔赵延照后遂入契丹,为契丹用。

     契丹遣使诣唐,宋齐丘劝唐主厚贿之,俟至淮北,潜遣人杀之,欲以间晋。〔宋齐丘之意,以谓杀契丹使于晋境,则契丹主必谓晋人杀之而诮让晋,此所以间之也。

     壬午,杨光远奏前澶州刺史冯晖自广晋城中出战,因来降,〔冯晖白澶州入广晋与范延光同反,见上年六月。〕言范延光食尽穷困;己丑,以晖为义成节度使。〔厚赏冯晖,欲以携范延光之党。

     杨光远攻广晋,岁余不下,〔杨光远自去年六月攻范延光,七月破冯晖等,始进兵攻广晋;今岁余矣,而犹不下。唐庄宗即位,改魏州为兴唐府;帝革命,改为广晋。〕帝以师老民疲,遣内职朱宪入城谕范延光,许移大藩,曰:「若降而杀汝,白日在上,吾无以享国。」延光谓节度副使李式曰:「主上重信,云不死则不死矣。」乃撤守备,然犹迁延未决。宣徽南院使刘处让复入谕之,延光意乃决。九月,乙巳朔,杨光远送延光二子守图、守英诣大梁。己酉,延光遣牙将扶表待罪。壬子,诏书至广晋,延光帅其众素服于牙门,使者宣诏释之。朱宪,汴州人也。

     契丹遣使如洛阳取赵延寿妻唐燕国长公主以归。〔赵延寿妻,唐明宗女也。延寿入契丹,其妻留洛,今延寿在北用事,故来取之。

     壬戌,唐太府卿赵可封请唐主复姓李,立唐宗庙。

     庚午,杨光远表乞入朝;命刘处让权知天雄军府事。〔杨光远之讨范延光也,制令兼知天雄军行府事,延光既降而光远请入朝。时刘处让奉诏入魏谕降延光,因使之权知军府。〕己巳,〔【严:「己巳」改「庚午」。】〕制以范延光为天平节度使,仍赐铁券,〔赐铁券者,恕者死而明之以信誓。〕应广晋城中将吏军民今日以前罪皆翻不问;〔今曰谓制书到魏州之日也。〕其张从宾、符彦饶余党及自官军逃叛入城,亦释之。延光腹心将佐李式、孙汉威、薛霸皆除防御、团练使、刺史,牙兵皆升为待卫亲军。

     初,河阳行军司马李彦珣,邢州人也,父母在乡里,未尝供馈。后与张从宾同反,从宾败,奔广晋,〔去年六月张从宾反,踰月而败。〕范延光以为步军都监,使登城拒守。杨光远访获其母,置城下以招之,彦珣引弓射杀其母。延光既降,帝以彦珣为坊州刺史。近臣言彦珣杀母,杀母恶逆不可赦;〔律有十恶,杀父母者恶逆,恩赦之所不原。〕帝曰:「赦令已行,不可改也。」乃遣之官。

     臣光曰:治国家者固不可无信。然彦珣之恶,三灵所不容,〔三灵,谓天神、地只、人鬼。〕晋高祖赦其叛君之愆,治其杀母之罪,何损于信哉!

     辛未,以杨光远为天雄节度使。

     冬,十月,戊寅,契丹遣使奉宝册,加帝尊号曰英武明义皇帝。

     帝以大梁舟车所会,使于漕运,丙辰,建东京于汴州,〔自此历汉、周至宋,皆都于汴。梁建东都于汴州,以汴州为开封府。开平三年,割滑州之酸枣、长垣,郑州之中牟、阳武,宋州之襄邑,曹州之戴邑,许州之扶汉、__陵,陈州之太康九县,并隶开封府。唐同光二年诏以阳武、匡城、扶汉、考城四县属汴州,余还故属。匡城即长垣。天成元年扶沟复隶许州。至是,诏汴州宜升东京,仍升开封,浚仪两县为赤县,其余为畿县。应旧置开封府所管属县并依旧割属收管,亦升为畿县。〕复以汴州为开封府,以东都为西京,以西都为晋昌军节度。〔唐以长安为西都,以洛阳为东都。梁始都汴,以汴州为东京,洛阳为西京,而以长安为节镇。后唐灭梁,复唐两都之旧,而以汴州为节镇。晋今复于汴州建东京开封府,以洛阳之东都为西京,以长安之西都为晋昌军

     帝遣兵部尚书王权使契丹谢号,权自以累世将相,耻之,〔王权,唐左仆射起之曾孙,父荛官至右司郎中。起之先世播,相唐文宗。薛史:王起官至左仆射、山南西道节度使,册赠太尉。〕谓人曰:「吾老矣,安能向穷庐屈膝!」乃辞以老疾。帝怒,戊子,权坐停官。

     初,郭崇韬既死,〔郭崇韬死见二百七十四卷唐明宗天成元年。〕宰相罕有兼枢密使者。帝即位,桑维翰、李崧兼之,宣徽使刘处让及宦官皆不悦。杨光远围广晋,处让数以军事衔命往来,光远奏请多踰分,帝尚依违,维翰独以法裁折之。〔依违者,谓若依若违,无可否一定之说。〕光远对处让有不平语,处让曰:「是皆执政之意。」光远由是怨执政。范延光降,光远密表论执政过失;〔光远既平范延光,挟功邀上,以斥执政。〕帝知其故而不得已,加维翰兵部尚书,崧工部尚书,皆罢其枢密使;以处让为枢密使。

     太常奏:“今建东京,而宗庙、社稷皆在西京,请迁置大梁。”敕旨:“且仍旧。”

     戊戌,大赦。

     杨延艺故将吴权自爱州举兵攻皎公羡于交州,〔「延艺」当作「廷艺」。皎公羡杀杨廷艺见本卷上年。刘昫:爱州东至小黄江口四百六十里入交州界。〕羡遣使以赂求救于汉;汉主欲乘其乱而取之,以其子万王弘操为静海节度使,徙封交王,〔言将以交州为弘操封略。〕将兵救公羡,汉主自将屯于海门,为之声援。汉主问策于崇文使萧益,益曰:「今霖雨积旬,海道险远,吴权桀黠([jié xiá]凶悍狡黠。《史记·货殖列传》:“桀黠奴,人之所患也。” 北周 庾信 《哀江南赋》:“尔乃桀黠横扇,冯陵畿甸。”《旧唐书·罗艺传》:“ 艺 性桀黠,刚愎不仁,勇于攻战,善射,能弄矟。” 梁启超 《新民说·论私德·私德堕落之原因》:“此三者,桀黠之民所含有性也。”指凶悍狡黠的人。唐 罗隐 《薛阳陶觱篥歌》:“扫除桀黠似提帚,制压羣豪若穿鼻。”),未可轻也。大军当持重,多用乡导,然后可进。」不听,命弘操帅战舰自白藤江趣交州。〔白藤江当在峰州界,自此进至花步,抵峰州。〕权已杀公羡,据交州,引兵逆战,先于海口多植大杙,锐其首,冒之以铁,〔杙,轌也。〕遣轻舟乘潮挑战而伪遁,须臾潮落,汉舰皆碍铁杙不得返,〔不懂海事。〕汉兵大败,士卒覆溺者太半;弘操死,汉主恸哭,收余众而还。先是,著作佐郎侯融劝汉主弭兵息民,至是以兵不振,追咎融,剖棺暴其尸。益,仿之孙也。〔萧仿相唐懿宗。〕

     楚顺贤夫人彭氏卒。彭夫人貌陋而治家有法,楚王希范惮之;既卒,希范始纵声色,为长夜之饮,内外无别。有商人妻美,希范杀其夫而夺之,妻誓不辱,自经死。〔史以妇人能守节,书其事而失其姓氏,而马希范之淫暴不可揜矣。

     河决郓州。〔郓,音运。〕

     十一月,范延光自郓州入朝。〔范延光降,自魏徙郓,今自郓州入朝。

     丙午,以闽主昶为闽国王,〔书闽主者,表其已窃大号;书以为国王者,晋命也。〕以左散骑常侍卢损为册礼使,赐昶赭袍。〔赭袍,天子所服,赐之是许之窃号也。〕戊申,以威武节度使王继恭为临海郡王。闽主闻之,遣进奏官林恩白执政,以既袭帝号,辞册命及使者。闽谏议大夫黄讽以闽主淫暴,与妻子辞诀入谏,闽主欲杖之,讽曰:「臣若迷国不忠,死亦无怨;直谏被杖,臣不受也。」闽主怒,黜为民。

     帝患天雄节度使杨光远跋扈难制,桑维翰请分天雄之众,加光远太尉、西京留守兼河阳节度使。光远由是怨望,密以赂自诉于契丹,养部曲千余人,常蓄异志。〔杨光远虽蓄异志,而帝与契丹无间,则无从而发也。至出帝与契丹横隙,则引契丹为援而速祸矣。

     辛亥,建邺都于广晋府;〔唐庄宗之初即位也,建东京于魏州,以魏州为兴唐府,后改为邺都,明宗天成四年废。晋受命,以魏州广晋府,今复建邺都。〕置彰德军于相州,以澶、卫隶之;〔彰德军,梁贞明间尝置之矣,张彦之变寻废,今复置之。〕置永清军于贝州,以博、冀隶之。〔分天雄之贝、博,成德之冀州为永清军。〕澶州旧治顿丘,帝虑契丹为后世之患,遣前淄州刺史汲人刘继勋徙澶州跨德胜津,并顿丘徙焉。〔澶州本治顿丘县,今并州县皆徙治德胜。按九域志之澶州距魏州一百三十里;德胜之澶州,晋人议者以为距魏州一百五十里,有二十里之差。盖自澶州北城抵魏州止一百三十里,若自南城渡河并浮梁,计程则一百五十里也。〕以河南尹高行周为广晋尹、邺都留守,贝州防御使王廷胤为彰德节度使,古神武统军王周为永清节度使。〔如升贝州为永清军。〕廷胤,处存之孙;〔唐末王处存镇易定。)周,邺都人也。

     范延光屡请致仕,甲寅,诏以太子太师致仕,居于大梁,每预宴会,与群臣无异。

     延光之反也,相州刺史掖人王景拒境不从,〔范延光帅天雄,相州其巡属也。掖,汉县,唐带莱州。〕戊午,以景为耀州团练使。

     癸亥,敕听公私自铸铜钱,无得杂以铅铁,每十钱重一两,以「天福元宝」为文,仍令盐铁颁下模范。〔盐铁者,盐铁使司也。〕惟禁私作铜器。〔五代会要:时令三京、邺都诸道州府,无问公私,应有铜者并令铸钱,仍以「天福元宝」为文,左环读之,委盐铁铸样颁下诸道。每一钱重二铢四絫,十钱重一两。或虑诸色人接便将铅铁铸造,杂乱铜钱,仍令所属依旧禁断。尚虑逐处铜数不多,宜令诸道应有久废铜冶,许百姓取便开炼,永远为主,官司不取课利。其有生熟铜,仍许所在中卖入官,或任自铸钱行用,不得接便别铸铜器。

     立左金吾卫上将军重贵为郑王,充开封尹。〔通鉴封子侄为王多书封,亦或书立,盖因当时史官成文书之,无义例也。

     癸亥,〔【章:十二行本作「庚辰」;乙十一行本同;孔本作「庚戌」;张校同孔本。】〕敕先许公私铸钱,虑铜难得,听轻重从便,但勿令缺漏。〔许民私铸,已非可久之法,况又听其轻重从便,则民必铸轻,安有铸重者乎,惟患铸之不轻薄耳。轻薄之甚,必至缺漏,此钱安可久行邪!

     辛丑,吴让皇卒。〔杨溥(900年-938年12月23日),南吴太祖杨行密四子,南吴烈祖杨渥、南吴高祖杨隆演之弟,五代十国时期南吴君主。920年(武义二年)杨隆演去世,杨溥为徐温所迎继吴王位,921年,改元顺义。927年(顺义七年),即皇帝位,改元乾贞。南吴于杨隆演及杨溥在位时,军政大权皆操之在徐温、及其养子徐知诰(李昪)父子之中,之所以即位,只是为徐氏父子篡位称帝之准备而已。937年(天祚三年),杨溥禅位徐知诰,南吴灭亡。杨溥被徐知诰上尊号为高尚思玄弘古让皇,938年(升元二年)杨溥去世,谥号睿皇帝。年三十八。考异曰:薛史、唐余录皆云溥禅位踰年以幽卒,欧阳史但云卒。九国志云:「溥能委运授终,不罹篡杀之祸,深于机者也。」十国纪年曰:「辛丑,唐人弒让皇。」事不可明,今但云卒。〕唐主废朝二十七日,〔唐主于旧君之卒,依傍汉朝臣为君服以日易月之制为废朝日数。自古以来,易姓之君惟唐主于旧君若加厚者,原心定罪,是犹紾兄之臂而夺之食,既夺其食矣,乃引其臂而按摩之,曰:「吾爱吾兄也!」〕追谥曰睿皇帝。是岁,唐主徙吴王璟为齐王。

     凤翔节度使李从曮,厚文士而薄武人,爱农民而严士卒,由是将士怨之。会发兵戌西边,既出郊,作乱,突门入城,剽掠于市。〔突城门而入剽掠也。〕从曮发帐下兵击之,乱兵败,东走,欲自诉于朝廷,至华州,镇国节度使张彦泽邀击,尽诛之。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