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后晋纪三(一)--绝色李春燕  

2017-01-08 22:52:11|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春燕,福建福州人,原为王继鹏之父闽惠宗王延钧的宫人,因姿色出众而被王继鹏喜爱。
       李氏,闽康王王继鹏的元配夫人,后被封为梁国夫人。她原是王继鹏的表妹,其父李敏任同平章事。
        闽康宗永和元年(乙未,公元935年),王继鹏即位后,遣使朝贡于后晋,自称闽王。然而,即位后的他并没立元妃李氏为皇后,而是改立自己宠爱的李春燕为后。内宣徽使叶翘认为此事不妥遂上殿劝谏:“夫人乃先帝之甥,聘之以礼,奈何以新爱弃之?”王继鹏无言以对,但终因禁不住李春燕的枕边风,仍欲自行其事。叶翘复又上书力谏,无奈王继鹏己下定决心,还在疏上题《批叶翘疏》诗曰:
       春色曾看紫陌头,乱红飞处不禁秋;
       人情自厌芳华歇,一叶随风落御沟。
        此诗明确表明,自己喜欢年轻貌美的女子,厌弃年老色衰之人。以诗批疏,这可是帝王批奏第一人。这个题疏诗也给后世留下了,封建帝王生活荒淫、朝政腐败的历史见证。第二日,叶翘便被罢职为民,放归永泰县,而李氏则被废,李春燕还是被立为了皇后。
       闽康宗永和元年(乙未,公元935年)六月,王继鹏向皇后陈金凤求助,说服王延钧将李春燕赐给了自己。得到她的王继鹏欣喜若狂,特意为她建造了‘东华宫’。此宫从里到外、从上至下都以珍贵材料建成。同年十月十九日,王继鹏与李仿发动政变,杀其父王延钧继位,是为闽康宗,并改名王昶,李春燕则被册封为贤妃。
        闽康宗通文元年(丙申,公元936年)三月,李春燕又被册封为皇后。王继鹏为表白对她的厚爱,又下令为其建造‘紫微宫’,此宫比先前的东华宫更为超然绝伦。
        闽康宗通文四年(己亥,公元939年)闰七月,拱宸、控鹤军使朱文进、连重遇因被王继鹏怀疑对皇宫纵火,恐惧之余遂焚烧了其所居住的长春官,并且接出惠宗王延钧的少弟、王继鹏的叔叔王延羲为新君。随后,又与外营兵一起攻逼王继鹏,致使其仓皇带着皇后、妃嫔、儿子们逃奔到梧桐岭。王延羲的侄子王继业带领追兵赶到,王继鹏责问王继业说:“你作为臣下,难道不懂得臣节吗?”王继业回答说:“君没有君德,臣怎能讲臣德呢?而且新君是我叔父,你我是堂兄弟,谁亲谁疏,不问而知。”王继鹏无言对答,王继业遂指挥士兵将他及妻儿一行押回福州。行至施庄,王继业命士兵将王继鹏用酒灌醉,再用帛带将其勒死。李春燕也被其所杀。据说,王继鹏和李春燕死后,其墓上长出一棵树,树上生出一种少见的花,如同鸳鸯交颈一样,时人称之为‘鸳鸯树’。
后晋纪三(一)--绝色李春燕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起屠维大渊献(己亥),尽重光赤奋若(辛丑),丑凡三年。

     高祖圣章武明德孝皇帝中

     天諨四年〔(己亥、九三九)〕

     春,正月,辛亥,以澶州(唐置,治顿丘(今河南清丰西),因澶渊(今濮阳西,古有湖名澶渊)得名。)防御使太原张从恩为枢密副使。

     朔方节度使张希崇卒,(张希崇(888-939) ,字德峰,幽州蓟县人也。父行简,假蓟州玉田令。希崇少通《左氏春秋》,复癖于吟咏。天佑中,刘守光为燕帅,性残酷,不喜儒士,希崇乃掷笔以自效,守光纳之,渐升为裨将。俄而守光败,唐庄宗命周德威镇其地,希崇以旧籍列于麾下,寻遣率偏师守平州。安巴坚南攻,陷其城,掠希崇而去。安巴坚询希崇,乃知其儒人也,因授元帅府判官,后迁卢龙军行军司马,继改蕃汉都提举使。)羌胡寇钞,无复畏惮。甲寅,以义成节度使冯晖为朔方节度使。党项酋长拓跋彦超最为强大,晖至,彦超入贺,〔自其部落入灵州城以贺〕。晖厚遇之,因为于城中治第,丰其服玩,留之不遣,封内遂安。〔质彦超于城中,则党项诸部不敢钞暴于外,故安〕。

     唐群臣江王知证等累表请唐主复姓李,立唐宗庙,乙丑,唐主许之。群臣又请上尊号,唐主曰:「尊号虚美,且非古。」遂不受。其后子孙皆踵其法,不受尊号,又不以外戚辅政,宦者不得预事,皆他国所不及也。

     二月,乙亥,改太祖庙号曰义祖。〔唐主初受禅,尊徐温为太祖;今复姓李,以温为义父,故改庙号为义祖〕。己卯,唐主为李氏考妣发哀,与皇后斩衰居庐,如初丧礼,朝夕临凡五十四日。〔初丧之礼,自宕无五十四日之制,唐主亦是依傍汉、晋以日易月之制,居父丧、母丧各二十七日,故为五十四日〕。江王知证、饶王知谔请亦服斩衰;不许。〔知证、知谔皆徐温子〕。李建勋之妻广德长公主假衰绖入哭尽礼,如父母之丧。〔李建勋妻,徐温女也;势利所在,非血气之亲而亲。

     辛巳,诏国事委齐王璟详决,惟军旅以闻。庚寅,唐主更名异。

     诏百官议二祚合享礼。〔二祚,徐、李二姓之先也〕。辛卯,宋齐丘等议以义祖居七室之东。唐主命居高祖于西室,太宗次之,义祖又次之,皆为不祧之主。群臣言:「义祖诸侯,不宜与高祖、太宗同享,请于太庙正殿后别建庙祀之。」帝曰:〔通鉴既帝晋,此帝与晋帝浑殽,此亦因江南旧史,失于更定〕。「吾自幼托身义祖,〔事见二百六十卷唐昭宗之干宁二年。)向非义祖有功于吴,朕安能启此中兴之业﹖」群臣乃不敢言。

     唐主欲祖吴王恪,或曰:「恪诛死,〔吴王恪死于唐高宗朝,为房遗爱所诬引,非其罪也〕。不若祖郑王元懿。」唐主命有司考二王曲裔,以吴王孙祎有功,祎子岘为宰相,〔玄宗朝信安王祎有边功,岘相肃宗。〕。遂祖吴王,云自岘五世至荣。其名率皆有司所撰。〔考异曰:周世宗实录及薛史称擶唐玄宗第六子永王璘曲裔,江南录云宪宗第八子建王恪之玄孙。李昊蜀后主实录云:「唐嗣薛王佑柔为岭南节度使,卒于官,其子知诰流落江淮,遂为徐温养子。」吴越备史云:「擶本潘氏,湖州安吉人,父为安吉砦将。吴将李神福攻衣锦军,过湖州,虏擶归,为仆隶。徐温尝过神福,爱其谨厚,求为养子。以谶云『东海鲤鱼飞上天』,擶始事神福,后归温,故冒李氏以应谶。」刘恕以为擶复姓附会祖宗,固非李氏,而吴越与唐人仇敌,亦非实录。擶少孤遭乱,莫知其祖系;擶曾祖超,祖志,乃与义祖之曾祖、祖同名,知其皆附会也〕。唐主又以历十九帝、三百年,疑十世太少。有司曰:「三十年为世,陛下生于文德,已五十年矣。」〔文德,唐僖宗未年之号。言唐主之生至是年为五十年〕。遂从之。

     卢损至福州,〔卢损去年十一月奉册使闽,今乃至福州〕。闽主称疾不见,命弟继恭主之。遣其礼部员外郎郑元弼奉继花表随损入贡。闽主不礼于损,有士人林省邹私谓损曰:「吾主不事其君,不爱其亲,不恤其民,不敬其神,不睦其邻,不礼其宾,〔宾谓卢损也〕。其能久乎!余将僧服而北逃,会相见于上国耳。」〔时假号偏隅者以中原为上国。余观之,林省邹亦非善士,有樊若水之志而一遂其志耳〕。

     三月,庚戌,唐主追尊吴王恪为定宗孝静皇帝,自曾祖以下皆追尊庙号及谥。

     己未,诏归德节度使刘知远、忠武节度使杜重威并加同平章事。知远自以有佐命功,重威起于外戚,无大功,耻与之同制,〔制,麻制也。黄忠有功,关羽犹耻与之同列;杜重威何如人,刘知远其肯与之同制乎!英雄倔强之气,大抵然也〕。制下数日,杜门四表辞不受。帝怒,谓赵茔曰:「重威朕之妹夫,知远虽有功,何得坚制命!可落军权,〔刘知远时总宿卫诸军〕。令归私第。」茔拜请曰:「陛下昔在晋阳,兵不过五千,为唐兵十余万所攻,〔事见上卷上年〕。危于朝露,非知远心如铁石,岂能成大业!柰何以小过弃之!窃恐此语外闻。非所以彰人君之大度也。」帝意乃解,命端明殿学士和凝诣知远第谕旨,知远惶恐,起受命。〔君降心以抚其臣,则臣亦自悔。驯服勋旧强悍之气,不容不尔〕。

     灵州戍将王彦忠据怀远城叛,〔怀远县属灵州。赵珣聚米图经曰:唐怀远镇在灵州北约一百余里。宋时西夏强盛,即其地置兴州,其四九十余里即贺兰山〕。上遗供奉官齐延祚往招谕之;彦忠降,延祚杀之。。上怒曰:「朕践阼以来,未尝失信于人,彦忠己输使出迎,延祚何得擅杀之!」除延祚名,重杖配流。议者犹以为延祚不应免死。〔以其杀降失信,继此将无以怀远人也〕。

     辛酉,册回鹘可汗仁美为奉化可汗。〔时回鹘比年遣使朝贡,故册命之。按五代会要:回鹘自唐会昌间为黠戛斯所破,西奔居于甘州,梁干化元年遣使入贡。至唐同光二年四月,其本国权知可汗仁美遣仗入贡,命郑、何延嗣时节册仁美为英义可汗。其年十一月,仁美卒,其弟狄银嗣立,遣都督安千等来朝贡。狄银卒,阿咄欲立,亦遣使来贡。天成三年,其权知可汗仁裕遣使入贡。其年三月,命使册仁裕为顺化可汗。晋天福三年,遗使朝贡;四年三月,又遣使来朝,兼贡方物。其月,命卫尉卿邢德昭持节訧册为奉化可汗。若据会要,则「仁美」当作「仁裕」〕。

     夏,四月,唐江王徐知证等请亦姓李;〔欲改其本姓国姓以自亲〕。不许。

     辛巳,唐主祀南郊;癸未,大赦。

     梁太祖以来,军国大政,天子多与崇政、枢密使议,〔梁与崇政使议,唐与枢密使议。崇政使即枢密使之职也〕。宰相受成命,行制敕,讲典故,治文事而已。帝惩唐明宗之世安重诲专横,〔专横事见唐明宗纪。〕。故即位之初,但命桑维翰兼枢密使。及刘处让为枢密使,奏对多不称旨,〔刘处让攘桑维翰枢密使见上卷上年。〕。会处让遭母丧,甲申,废枢密院,以印付中书,院事皆委宰相分判。以副使张从恩为宣徽使,直学士。仓部郎中司徒诩、工部郎中颜衎并罢守本官。〔郑樵氏族略曰:帝王世纪,舜为尧司徒,支孙氏焉。直学士,枢密直学士也。二人本官,仓部、工部也。〕。然勋臣近习不知大体,习于故事,每欲复之。〔史言帝王命相,当悉委以政事,不当置枢密使以分其权〕。

     帝以唐之大臣除名在两京者皆贫悴,〔李专美等除名见上卷元年。〕。复以李专美为赞善大夫,丙戌,以韩昭胤为兵部尚书,马胤孙太子宾客,房暠为右骁卫大将军,并致仕。

     闽主忌其叔父前建州刺史延武、户部尚书延望才名,巫者林兴与延武有怨,托鬼神语云:「延武、延望将为变。」闽主不复诘,使兴帅壮士就第杀之,并其五子。

     闽主用陈守元言,作三清殿于禁中,〔道家以上清、玉清、太清为三清〕。以黄金数千斤铸宝皇大帝、天尊、老君像,昼夜作乐,焚香祷祀,求神丹。政无大小,皆林兴传宝皇命决之。

     戊申,加楚王希范天策上将军,赐印,听开府置官属。〔梁开平四年已尝加楚王殷天策上将军,今晋复以命其子希范〕。

     辛亥,唐徙吉王景遂为寿王,立寿阳公景达为宣城王。

      乙卯,唐镇海节度使兼中书令梁怀王徐知谔卒。

     唐人迁让皇之族于泰州,号永宁宫,防卫甚严。〔泰州本扬州海陵县,吴干贞中立制置院,南唐升元元年升为泰州。考异曰:十国纪年:「唐人迁让皇之放于泰州,号永宁宫,守卫甚严,不敢与国人通婚姻,久而男女自为匹偶。」江表志:「让皇子及五岁,遣中使拜官,赐朝服,即日而卒。」按唐烈祖受禅,使让皇居故宫,称臣上表,慕仁厚之名若恶杨氏则灭之而已。何必如此之迂也!他书皆未之见,不知纪年据何书,今不敢〕。康化节度使兼中书令杨珙称疾,罢归永宁宫。〔康化军亦吴于统内所置节镇,或南唐置之,其圴今无可考〕。乙丑,以平卢节度使兼中书令杨琏为康化节度使;琏固辞,请终丧,〔终让皇之丧也〕从之。

     唐主将立齐王璟为太子,固辞;乃以为诸道兵马大元帅、判六军诸卫、守太尉、录尚书事、升扬二州牧。〔南唐以升州为西都,扬州为东都,故二州置牧〕。

     闽判六军诸卫建王继严得士心,闽主忌之,六月,罢其兵柄,更名继裕;以弟继镕判六军,去诸卫字。

     林兴诈觉(欺诈被发觉),流泉州。望气者言宫中有灾,乙未,闽主徒居长春宫。

     秋,七月,庚子朔,日有食之。

     成德节度使安重荣出于行伍,性粗率,恃勇骄暴,每谓人曰:「今世天子,兵强马壮则为之耳。」〔安重荣粗暴一夫耳,使其强梁亦何所至!然其所以强梁者,亦习见当时之事,遂起非望之心耳〕。府廨有幡竿高数十尺,尝挟弓矢谓左右曰:「我能中竿上龙者,必有天命。」一发中之,以是益自负。

     帝之遣重荣代秘琼也,〔见上卷二年〕。戒之曰:「琼不受代,当别除汝一镇,勿以力取,恐为患滋深。」重荣由是以帝为怯,谓人曰:「秘琼匹夫耳,天子尚畏之,况我以将相之重,士马之众乎!」每所奏请多踰分,为执政所可否,〔可者则从之,否者不从也〕。意愤愤不快,乃聚亡命,市战马,有飞扬之志。帝知之,义武节度使皇甫遇与重荣姻家,甲辰,徒遇为昭义节度使。〔镇、定接境,恐其合而为变,徒令稍远以离析之〕。

     乙巳,闽北宫火,焚宫殿殆尽。

     戊申,薛融等上所定编敕,行之。〔三年,令薛融等详定编敕,今始上而行之。〕。

     丙辰,敕:「先令天下公私铸钱,〔见上卷上年〕。今私钱多用铅锡,小弱缺薄,宜皆禁之,专令官司自铸。」

     西京留守杨光远疏中书侍郎、同平章事桑维翰迁除不公及营邸肆于两都,与民争利;帝不得已,闰月,壬申,出维翰为彰德节度使兼侍中。

     初,义武节度使王处直子威,避王都之难,亡在契丹,〔王都之难,谓囚处直也,见二百七十一卷梁均王龙德元年。〕至是,义武缺帅,〔皇甫遇徒潞,故义武缺帅。〕。契丹主遣使来言,「请使威袭父土地,如我朝之法。」〔我朝,契丹自谓也。〕。帝辞以「中国之法必自刺史、团练、防御序迁乃至节度使,请遣威至此,渐加进用。」契丹主怒,复遣使来言曰:「尔自节度使为天子,亦有阶级邪!」帝恐其滋蔓不已,厚赂契丹,且请以处直兄孙彰德节度使廷胤为义武节度使以厌其意。契丹怒稍解。

     初,闽惠宗以太祖元从为拱宸控鹤都,〔闽王审知庙号太祖。〕。及康宗立,更募壮士二千为腹心,号宸卫都,禄赐皆厚于二都;或言二都怨望,将作乱,闽主欲分隶漳、泉二州,二都益怒。闽主好为长夜之饮,强群臣酒,醉则令左右伺其过失;从弟继隆醉失礼斩之。屡以猜怒诛宗室,叔父左仆射、同平章事延羲阳为狂愚以避祸,闽主赐以道士服,置武夷山中;〔武夷山在建州崇安县南三十里。朱元晦武夷图序曰:武夷君之名,着自汉世,祀以干鱼,不知果何神也。今崇安有山名武夷,相传即神仙所宅。峰恋严壑,秀拔奇伟,清溪九曲,流出其间。两崖绝壁,人迹所不到处,往往有枯查插石罅间,以庋舟船棺柩之属。柩中遗骸,外列陶器,尚且未坏。颇疑前世道阻未通,川壅未决时,夷俗所居,而汉祀者即其君长,盖亦避世之士,生为众所臣服,没而传以为仙也。武夷山中有道士观,闽主盖置延羲于观中〕。寻复召还,幽于私第。

     闽主数侮拱宸、控鹤军使永泰朱文进、光山连重遇,〔永泰县属福州。晋分弋阳置西阳县,宋孝武大明初置光城县,梁于县置光州,后废州置光城郡,隋废郡置光山县,仍置光州,以县属焉。九域志:县在州西六十里。连重遇之先盖与王潮兄弟同入闽。连,姓也;左传齐有连称〕。二人怨之。会北宫火,求贼不获;闽主命重遇将内外营兵扫除余烬,日役万人,士卒甚苦之。又疑重遇知纵火之谋,欲诛之;内学士陈郯私告重遇。辛巳夜,重遇入直,帅二都兵焚长春宫。以攻闽主,使人迎延羲于瓦砾中,呼万岁;复召外营兵共攻闽主;独宸卫都拒战,闽主乃与李后如宸卫都。〔李后,李春燕也。〕。比明,乱兵焚宸卫都,宸卫都战败,余众千余人奉闽主及李后出北关,至梧桐岭,众稍逃散。延羲使兄子前汀州刺史继业将兵追之,及于村舍,闽主素善射,引弓杀数人。俄而追兵云集,闽主知不免,投弓谓继业曰:「卿臣节安在!」继业曰:「君无君德,臣安有臣节!新君,叔父也,旧君,昆弟也,孰亲孰疏﹖」闽主不复言。继业与之俱还,至陀庄,饮以酒,醉而缢之,(王继鹏(?―939年8月29日),后改名王昶,闽太宗王延钧长子,母南汉清远公主刘德秀,五代十国时期闽国君主。原封福王。宠妾李春燕本为王延钧的宫女,王继鹏与之私通,因此向继母陈金凤求助,说服王延钧将其赐给王继鹏。闽永和元年(935年),与李仿政变,杀王延钧,继位称帝,封李春燕为贤妃。次年(936年),改元通文,再封李春燕为皇后。王继鹏亦如其父,十分宠信道士陈守元,连政事亦与之商量,兴建紫微宫,工程浩大更胜宝皇宫,又因工程繁多而费用不足,因此卖官鬻爵,横征暴敛。后被拱宸、朱文进等禁军将领发动兵变所杀。)井李后及诸子王继恭皆死。宸卫余众奔吴越。

     延羲自称威武节度使、闽国王,更名曦,〔曦,王审知少子也〕。改元永隆,〔考异曰:十国纪年,通文四年,延羲自称威武节度使,改元永隆,即晋天福四年也。周世宗实录、薛史、唐余录、南唐烈祖实录、吴越备史及运历图、纪年通谱皆同。惟闽中启运图:「通文四年己亥,闰七月,延羲立,明年庚子,改元永隆,五年甲辰,被弒。」林仁志闽国人,载延羲改年宜不差失。然五代士人撰录国书多不凭旧文,出于记忆及传闻,虽本国近事亦有抵牾者。高远叙事颇有本末,余公绰虽在仁志之后,然亦闽人,故不敢独从仁志所记。又王曦既立,若但称节度使,则不应改元及以其臣为三公、平章事。按晋高祖实录,天福五年十一月甲申,授闽国王延羲威武军节度使、闽国王。是曦先已自称闽国王,纪年脱漏耳〕。赦系囚,颁赉中外。以宸卫弒闽主赴于邻国;谥闽主曰圣神英睿文明广武应道大弘孝皇帝,庙号康宗。遣商人间道奉表称藩于晋;然其在国,置百官皆如天子之制。以太子太传致仕李真为司空兼中书侍郎、同平章事。

     连重遇之攻康宗也,陈守元在宫中,易服将逃,兵人杀之。〔陈守元(?-939) 五代闽县(今福建福州)人。道士。受宠于闽惠宗(王延钧),为作宝皇宫以居之,赐号洞真先生。闽康宗(王昶)时,尊为天师,凡更易将相、刑罚选举,多所干预,受贿请托,靡所不至。曾劝康宗建三清殿于禁中,以大量黄金铸宝皇及元始天尊老君像,昼夜作乐,焚香祀祷。政无大小,皆谬传宝皇命决之,一国若狂。后朱文进、连重遇兵变,被杀。陈守元蛊惑闽主者二世,其死晚矣!〕重遇执蔡守蒙,数以卖官之罪而斩之。〔蔡守蒙卖官见上卷上年〕。闽王曦既立,遣使诛林兴于泉。〔林兴流泉州见上六月。蜀本「诛」作「追」。)

     河决薄州。〔「薄州」,当作「博州」

     八月,辛丑,以冯道守司徒兼侍中。壬寅,诏中书知印止委上相,〔旧制:凡宰臣更日知印〕。由是事无巨细,悉委于道。帝尝访以军谋,对曰:「征伐大事,在圣心独断。臣书年,惟知谨守历代成规而已。」帝以为然。道尝称疾求退,帝使郑王重贵诣第省之,曰:「来日不出,朕当亲往。」道乃出视事。当时宠遇,群臣无与为比。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