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王禹偁《端拱箴》教育皇帝  

2017-02-11 20:45:47|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禹偶 ( 954-1001 年 ) 是北宋初期出身底层的精英士大 夫 的代表人物 ,也是这 一时期 杰 出的文 学家 ,《端拱箴 》是 他 的一 篇讽 谏之作 。生活年代 比他 稍晚 的苏颂 ,在其《小 畜外 集序 》中赞美 说 :“《端 拱 箴 》切 剧 上躬 ,《待 漏记 》规警 时 宰 ? ?凡有论撰 ,未 尝空 言 ,此其 纪事 述志 之尤 最者 也 。” ①然 而,较之于《待 漏 院记 》(《待 漏 记 》) 、《黄 州新 建 小竹 楼 记 》、 《唐河店妪传 》等作 品的备受后世推重 ,《端拱箴 》则 为人忽视 久矣 。笔 者以为 ,此箴 实 为作者 政治 主张之 纲要 、文章 经 营 之佳 构 ,其 重要 的文 化 与文 学价 值 亟待 今人 发 掘。上世 纪 末 ,齐鲁学者王 延梯始 为之 作注 ( 以下简称 “王 注” ) [13,筚路 蓝缕 ,功不 可没 ,然其注释偏于简略且时有讹 误 ,很 多语句 的 意涵 尚待进一步深入 阐发 。故笔者不揣 浅薄 ,对其 全文分节 笺释②,然 后就其文化史 与文 学史 意义作一 简要分疏 。
        一、 《端拱箴 》笺释 
       端 拱 箴解题 :端拱 ,宋太宗年 号 ,此 指端拱元 年 ( 988 年 ) 。宋人 李焘撰《续资治通鉴长编》( 以下简称《长 编》) 卷三 十“ 端拱元 年” 载 :“上 厉精 图治 ,欲 闻谠论 ? ? 下诏 申警之 日 :‘ 四聪旁 达 ,庶知乎物情 ,百 职交 修 ,用 熙于 帝 载 ? ? 至 于政 教 之堙 郁 ,典章之阙漏 ,国蠹 民瘼 ,悉 当上 言 。” ’ 于 是,王 禹傅 乃上 《端拱箴 》一 篇 ,以 进 讽 谏 。“ 箴” :我 国 古 代 的 一 种 文 体 。 “箴” 字的本义 是缝制 衣服 的针 。“ 箴 ,缀衣 箴也 。” 后弓l 申 为一种 文体。“箴者 针也 ,所 以攻 疾防患 ,喻针石也 ? ? 故 文 质 确切。” ‘ 箴是 规讽 之文 。” ‘‘ 其 品有 二 :一 日官箴 ,二 日 私箴 。大抵皆用韵语以垂警戒 。”分节笺释如下 。
        天生罴民,树之司牧。开物成务 ,膺图受篆。为君实难, 惟辟作福 。在 以欲 而从人 ,不 以人 而从欲 。住 既尊 大,时惟 开泰 ;渐 忘焦 劳,或 生懈 怠 。乃有 谏诤 ,乃 陈 箴诫 。箴诫 惟 艰 ,斥君之过 。谏 诤惟 艰 ,救 君之 祸 。君 或 纳谏 ,臣 亦何 患? 臣或尽 忠 ,君何 不从 ? 君 臣之 义 ,今 古攸 同。普 天之 下 ,人 谁 不 宾 。 如 父 如 母 ,为 妾 为 臣 。虐 之 则 仇 ,抚 之 则 亲 。 是 以 王 者 ,可畏 非 民 。
        这 一节 自“天 生燕 民” 的角度 破题 ,论 述天 、君 、臣、民的 关 系 ,强 调为 君之难 、谏诤 之艰 ,从而 引发君 臣共鸣 ,为 自己 后 面的进谏做理论与心理上的铺垫 。
        “天生蒸 民” :上天化 育亿 万百 姓。《诗 经 · 大雅 · 荡 》: “ 天生燕 民,其命 匪谌 。靡 不有 初 ,鲜克有 终 。” 《诗 经 · 大 雅 ·燕 民》:“ 天生 蒸 民,有 物有则 ,民之秉彝 ,好 是懿 德 。” 孔 颖 达正义日 :“ 言天生其 众 民,使 之心性 有事 物之 象 ,情志有 去 就之法 ,既禀此灵气 而有所依凭 ,故 民之所 执持者有 常道 ,莫 不 爱好 是美 德之 人 以为 君也 。民之 所好 如 是 ,天 亦从 民所 好 ,故天乃监视 有周 之王政 教善 恶 。见此 周王 ,其政 教之 光 明,乃行而施至于下 民矣 。即王 有懿德 ,天亦爱 之。” 笔者按 : 言“天生蒸 民” ,即从起 点上 肯定 了“ 民” 与 “天 子” 的同源性 , 强调 了黎民的尊严 。《蒸 民》与《荡 》从正 反两 面论述 了明君 及 贤臣以“德” 、以“谌 ” 教化 黎 民的重 要性 。这样 ,在 “ 天” 之 下 ,在“ 诚”“ 德” 的基础上 ,将君 、臣 、民联通 为一 体。儒家 的基本政治架构与理念 ,藉此可见一斑 。
        “树之司牧” :树立 君主 以教化 百姓 。王 注 :“ 司牧 ,指 官吏 。”有误 。笔者 按 :“ 司牧” ,在 此处是指管 理教化 ,施动者 为 帝君 。南朝 沈约《宋书 》卷二《武帝本纪 》:“夫 天造草 昧 ,树 之 司牧 。” 宋太 宗《改 淳化元 年降京 畿 流罪 以下德音 》:“ 朕受 天 明命 ,司牧黎元 。” (《宋大诏令集 》卷二) 
        “开物成务” :通 晓万 物之 理 ,以完成 尊 天养 民的 任务 。《周易 · 系辞上 》:“ 夫《易 》,开物成务 ,冒天下之道 ,如斯而 已 者 也。” 
       “膺 图受篆” :人 君接 受上 天之 图篆 ,且其言行符合图篆 的指示 。“ 图策” :反映 上天意 旨的图谶符 命之 书 ,用 以体 现当事者的神圣性 。《周易 · 系辞传 上》:“ 是故天 生神物 ,圣人 则 之? ? 河出 图,洛 出书 ,圣人则 之 。” 《文选 》卷 五九 沈约 撰 《齐故安陆 昭王碑 文 》:“契 身佐 唐 ,虞 有 大功于 天地 ;商武 姬 文 ,所 以膺 图受祭 。”李 善 注:“《春秋命历 序 》日:‘ 五德 之运 , 同徵 符 ,合膺策 ? ? ’ L子 日:‘ 五帝出受图篆 。” 
        “惟辟 作福 ” :王注 :“《书 · 洪范 》 准辟作福 ,惟辟 作威 。’ ? ?谓皇帝专主 赏赐 。辟 ,天 子 、君主 的通 称 。” 笔 者按 :“ 谓 皇帝专主赏赐” ,不确 。句 中“作福 ” ,当为“作 威”“ 作福 ” 的省 文 ,作 者意谓帝 君身系黎民甘苦 ,不 可不慎 ,且 以此回应 上句 “ 为君 实难 ” 。
        “ 在以欲” 二 句 :王 注 :“ 《礼记 · 曲礼 上 》:‘ 欲 不可 从 。’ 从 ,通 纵 ,放纵 。这 二句谓 皇帝 ‘ 作 福 ’ 的原则 。” 有误 。笔者 按 :《左传 · 僖公 二十 年》:“ 以欲 从人则 可 ,以人从 欲鲜 济 。” 意谓 :假若 君主使 自己的愿望 依 随庶 民的愿望 ,其统治即成 功 ;反 之 ,他就很可能会失败 。这其 中是含有 民本思想 的。
        “ 乃有 谏诤 ”六句 :承上而来 ,意为指 摘帝君的过错 ,挽救 帝君 的祸患 ,乃是为臣者 的谏诤之责 。但 是 ,为 臣者向帝 君 进谏是很艰难 的。
        “ 君或纳谏 ”六 句 ,意谓希 望能 够达成 一种 帝君 纳谏 、臣 子尽忠 的相知相得 的状 态。这是 古往今 来所 礼赞 的君 臣相 处的理想状态 。王注 :“ 攸 同:所同。”是 。
        “ 普天 之下”八 句 ,意谓天 下庶 民应宾 服 于帝君 ,帝君 则 须长养庶 民,帝 君无 需畏忌臣民 。《诗经 · 小雅 · 北山》:“ 溥 天之下 ,莫 非王 土 ;率 土之 滨 ,莫 非 王 臣。” 笔 者 按 :“ 溥” ,通 “普” 。《周易 · 系 辞上 》:“ 天 尊地卑 ,乾 坤定 矣 。卑高 以 陈, 贵贱位矣 。? ? 乾道 成男 ,坤道 成女 。” 西汉董 仲舒 《春秋 繁 露》卷 十二《基 义 》:“君 为 阳 ,臣 为 阴;父 为 阳,子为 阴 ;夫 为 阳,妻 为阴? ? 臣兼功 于君 ,子兼 功于 父 ,妻 兼功 于夫 ,阴兼 功于 阳,地兼 功于天 。” 笔者按 :由上可 见 ,儒 家认 为 ,帝君 与 臣 民之关系 ,至少有 三个 方面 :治理与宾 服的关 系;相济 相得 的关系 ;载 舟覆 舟 的 关 系 。仅 看 到 第 一 个 方 面 ,是 不 够 辩 证 的 。 
        率 土之滨 ,物 何 不 足 ? 乃 群 乃 萃 ,惟 珠 惟 玉 。 寒 不 被 体 , 馁 不充 腹 。是 以 圣人 所 宝 惟 谷 。 无 侈 乘 舆 ,无 奢 宫 宇 ;当念 贫 民,室无环堵。无崇 台榭 ,无 广陂池 ;当念流 民,地无立锥 。 御服煌煌 ,有采有 章 ;一裘之 费,百 家衣裳。御 膳郁郁 ,有粱 有 肉;一食 之用,千人 口腹 。勿谓丰 财 ,经费之 竭 ;须知府 库, 聚 民 膏血 。 勿谓 强兵 ,征 伐 不 息 ;须 知 干 戈 ,害 民稼 穑 。 
         这一节主要忠告帝君应该宝谷 爱 民,无奢无 战。特 需注 意之处是 ,这节文字采 用 了一 面戒 帝君 之奢华 ,一 面道 民生 之艰辛 的并列结构 ,“ 无” “ 勿” 两字 的反 复使用 ,凸显 了作者 为百姓讲话 的亲 民情怀与秉道直言 的刚正性格 。
        “ 率土之滨”七 句 :意谓帝 君治 理天下 ,最 当保 爱者乃 是 粮谷 ,引出下面的重农 爱 民之说 。《汉 书 》卷 五《景 帝本 纪 》: “农 ,天下之本也 。黄金珠 玉 ,饥不 可食 ,寒不 可衣 ? ? 其 令 郡 国务劝农桑 。” 
        “无侈 乘舆” 二 十句 :忠告 帝君 常 念庶 民贫 寒 流离 之 苦 楚 ,躬 自节 俭 ,罢斥奢 华 。笔者 补 :“ 无 侈” 中 的“ 无” ,“勿 谓” 中的“勿” ,都是“ 不可”“ 不能”之意 ,具有 强烈的劝 阻、禁止 的 意味。如《尚书 · 洪 范》云 :“ 无 偏无党 ,王 道荡荡 。”《论 语 · 学而》:“ 子 曰:‘ 君 子食 无求 饱 ,居 无 求安 ’ 。” “ 膏血 ” :脂 血 。 比喻用血汗换来的财富 ,犹 言 民脂 民膏。唐人 陆贽《陆宣公 集》卷 十二《论叙迁幸之 由状 》:“ 禁 防滋章 ,条 目纤 碎 。吏 不 堪命 ,人无聊生 ,农 桑废 于征呼 ,膏 血竭于 笞捶 。” 宋太 宗《戒 石铭》:“尔俸尔禄 ,民膏民脂 ;下 民易虐 ,上天难欺 。”
       “ 勿谓 强兵 ” 四句 :意谓为 了保 护农业 生产 ,应该 尽量 减 少 征 战 。 赏罚者 ,国之大柄。喜怒者 ,人 之常情 。赏虽 由己,勿因 喜而行 ;罚 虽在我 ,勿因怒而刑 。赏罚或滥 ,亏损天鉴 。怒刑不正 ,枉屈 人 命 。
        这一节主要是忠 告帝君要赏 罚分 明 ,谨 慎为 之 ,切不可 以 自己的主观感情为转移 。
        “赏罚者” 四句 :赏罚 乃是 国家政治运 行 的重 要杠 杆 ,而 喜怒哀乐则是个人 的 主观感情 变化 。隐然指 出 了二者之 间 的矛盾 。
        “赏虽 由己”八句 :忠告帝 君切 勿将个人 的主观爱恶 掺杂 进赏罚等 国家公务 之 中。王 注 :“天 鉴 :上天的监 察。《诗 · 大雅 · 大 明》:‘ 天监 在下 ,有命 既集 。’ 监 ,通鉴 。” 是。笔 者 按 :此 处是从 上天的角度来制约人君 的权威 ,且 在文脉上 ,照 应此箴起首“天生 燕民 ,树之 司牧” 两句 又 ,此等言语 ,出之于被传统要求 以卑顺为质性 的为臣者之 口,难能可贵 。 
       大 臣元 老 ,经 邦 论 道 。裨 补 聪 明 ,于 何 不 照? 务 成 、尹 寿 ,所以为其师友。小 臣阉宦 ,执 巾沃盥 。干议政 事 ,于何不 乱? 竖刁、易牙 ,所 以败其 邦家。孰 为君子 ,先人后 己。信而 用 之 ,斯 为 至 理 。 孰 为 小 人 ,害 物 谋 身 。 察 而 斥 之 ,斯 为 至 仁 。无 好 人 辨 ,或 有 虚 诞 ,喋 喋 之 言 ,侈 而 多 讪 。无 恶 人 讷 , 或有 淳质 。期期之 口,直而不屈 。 
       这一节 主要是忠告帝君要信用 君子 ,察斥小人 。
       “ 大臣元老”六 句 :意谓 当朝大 臣与 年高德 隆 的老 臣,皆 秉道 治 国,目光深 远 ;并以史 为例 ,忠告帝君 应该信 赖 、敬重他们 ,以裨 补 自身 的治国智 慧 。“ 元老 ” :《诗经 · 小 雅 · 采 芑 》:“ 方叔元 老 ,克壮 其犹 。” 毛传 :“元 ,大也 。五 官之 长 ,出 于诸侯 ,日天子 之老 。” 后称 年辈 、资望 皆高 的重 臣 。“ 务成 、 尹寿” :上古两位德高智深之人 ,皆为圣君之 师。《苟 子 》卷十 九《大略》:“ ‘ 尧学 于君 畴 ,舜 学 于务 成 昭 。’ 杨 惊 注 :‘ 君 畴 , 《汉书 · 古今人表》作 尹寿 ;又《汉艺 文志 · 小 说家 》有 《务 成 子 》十一篇 ,昭其名也 。”
       “ 小臣阉宦”六 句 :以英 武的齐 桓公 因宠幸 阉宦 近 臣,致 使 家国败乱 为例 ,忠告帝君要 远小人 、警 近侍 。王注 :“竖 刁 : 春秋 时齐桓公 的 近臣 。官为 寺人 。管 仲死后 ,与 易牙 、开方专 权。桓公 死 ,诸子 争立 ,竖刁等侍宠 争权 ,杀 群吏 ,立 公子 无 亏 ,齐 国因此发生 内乱 。”“ 易牙” :“一 作狄牙 。春秋 时齐桓 公宠幸 的近臣。长 于调 味 ,善逢迎 。相 传为 了求宠 ,曾烹其 子为羹以献齐桓公 。”是 。笔者补 :《长编》卷四八。载 :“ ( 吕) 大防等 曰 :‘ 前代宫 闱多不肃 ,宫人或与廷 臣相 见? ? 本朝 宫 禁严 密 ,内外整肃 ,此治 内之 法也 。” 
       “孰为君子” 十六句 :论 列小人 与君 子之 区别,进 而忠 告 帝君 要信 用君子、察斥小人 。王 注:“ 害物谋身” :害人 以求 自 己进身 。“ 无好 人辩” :不要喜 欢巧 言之人 。“ 侈而 多讪” :夸 大而多为毁谤 。“ 无恶 人讷” :不要讨 厌言语 迟钝 的人 。“ 期 期” :形容 口吃 ,说话结结巴巴。是 。笔者补 :《论语 · 里仁》: “君子欲讷于 言而敏于 行 。” 《史记 · 张丞 相列 传 》:“周 昌 日: ‘ 臣口不 能言,然 臣期 期知其 不可 ;陛下 虽欲废 太子 ,臣期期不奉 诏。 周昌,汉初忠鲠之臣。
        浮图之教 ,乃戎乃番 。汉明之 际,始入中原。行之既 久, 存 而 勿论 。
        这一节主张宽容佛教。王注 :“ 浮 图之教 :谓佛教 ? ? 乃 戎乃番 :谓佛教 来 自外国 。” “ 汉 明” :指汉 明帝刘 庄 。相传 他 曾遣使往天竺求佛像 ,于 洛 阳立 白马寺 ,是 佛教传 人 中国之 始 。是 。笔者补 :“ 存而 勿 论” :指把 问 题保 留下 来 ,暂不 讨 论 。《庄子 · 齐物论 》:“ 六合 之外 ,圣人存而不论 。” 
         匈奴之种 ,无义无仁。秦 皇之后 ,常苦 边城 。御之以道 , 疏 而 勿亲 。
        这一节忠告帝君对待辽夏等外族 ,应采取“ 御之以道 ,疏 而勿亲” 的策 略。“ 常苦边城 ” :意谓边 地 城邑 常受外 族侵 扰 之苦 。“御之 以道” :以大道来制 约、抵御他 们 。“疏而 勿亲” : 与他们保 持一定的距离 ,不要过分亲近之 。
        计口授 田,兼并何 有? 是谓仁政 ,及于黔首 。约人 署吏 , 侵 渔 则 少 。是 谓 能 官 ,惠 于 无告 。
        这一节忠告帝君要抑制 土地兼并 ,根据人 口多寡 安置官 吏 ,以施仁惠于底 层百姓 。从中可见作者 暨儒家对 于弱势群 体的关怀 ,再一次照应本文开头的“ 天生燕 民,树之司牧” 。
        王注 :“计 口授 田:按 人 口分 给 田地 。兼 并 :侵 并 土 地 。 黔首 :百姓 。《史记 · 秦始 皇本 纪》:‘ 二十六 年 ,? ? 更 名 民 日黔首 。” ’是 。笔 者 补 :土 地 问题 ,乃 是 历代 社会 的 民生 之 本 ;抑制 土地兼并 ,乃是历代政权面临 的重 要而棘手 的问题 。 《三 国志 》卷十六《魏书 · 仓慈传 》:“ 旧大族 田地 有余 ,而小 民 无立锥之土 。” 北宋张咏《乖崖 集 》卷 二《愍农 》诗 曰 :“ 我 闻愍 农之要简而平 ,先销 坐食 防兼 并 。” 王 注 :“ 约人 署吏 :约束 百 姓和官吏? ? 侵 渔 :盗窃 和侵夺 财物 。《史记 · 酷 吏 列传 》: ‘ 县 官所兴 ,未获其 利 ,奸 吏并 侵渔 ,于是 痛绳 以罪 。’ 惠 于无 告 :施仁 慈给鳏寡孤独 。无告 ,特指鳏寡孤独 ,意谓有苦而无 处可告 ,形容 处境极 为不 幸。” 是 。笔者 补 :“无 告” :《孟子 · 梁惠王下 》:“ 老而无 妻 日鳏 ,老 而无夫 日寡 ,老 而无 子 日独 , 幼而无父 日孤 。此 四者 ,天下之 穷 民而无告 者 ,文王发政 施 仁 ,必先斯四者。” 
        父天母地 ,日兄月姊。乃郊乃裎 ,劝其孝悌 。
       这一节 主要是 忠告帝 君要 敬天地 、劝孝悌 。儒 家重祭崇 礼 ,多从天人合一的角度来阐说 。
       王注 :“ 父天” 二 句 :“《春秋感精符 》:‘人 主 与 日月 同明 , 四时合信 ,故父天母地 ,兄 日姊月 。’ 意谓皇帝 以天为父 ,以地 为母 ,以 日为兄 ,以月为姊 。” “乃郊 乃裎 ( yin 因) :古 代祭 礼 , 在郊外升烟 以祭天 地 。孝悌 :孝 ,对父 母尽 孝道 ;悌 ,顺 从兄 长 。” 是 。 
        左辅右弼,前疑后丞 。一举一动 ,戒其骄 矜。 罔或 明察 , 政 体 用伤 。 罔或 弛 紊 ,国经 不 张 。 这一节忠告帝君要信赖并诫饬 左右大 臣,以便 清晰从容 地 施 政 治 国 。 
        王注 :“ 左辅” 二句 :“《尚书大传 · 皋陶谟 》:‘ 古者 天子必 有 四邻 :前 日疑 ,后 日丞 ,左 日辅 ,右 日弼 。’ 辅 、弼 、疑 、丞 ,概 指皇帝左右 的大臣 。” “ 骄 矜 :骄傲 自负。” 是 。“ 罔:欺 诈 。用 伤 :受 到损 害 。”不 确。“ 罔” :无 、不 、没有。“用 伤” :因而受到 伤害 。“用” :因而 。“ 罔” ,此 处通 “ 网” 。“ 紊” ,乱 。“ 国经” : 国法 。曹植 《责 躬 》:“ 举 挂 时 网 ,动 乱国经 。” 是 。笔者 补 : “弛 ” :( 网 ) 松 弛 。
       行乎 大中之道 ,渐 乎无 何之乡。游神 乎 简易之 域 ,息虑 乎 清净之 场。斯则妙 有 ,垂之无 疆。谁谓古道 ,革而不 还? 君 或 行 之 ,是 亦非 难 。 谁 谓 淳 风 ? 去 而 不 返 。君 或 继 之 ,是 亦何 远 ? 
       这一节是忠告君 主治国养民 ,以儒家 思想 为主 ,参 用道 释 ,务要 承继 先古之大道 ,弘扬先古之淳风 。
       王注 :“ 兴乎大中之道 :实行 无过不及 、恰如其分 的办法 。 大中之道 ,柳 宗元 《断刑 论 》:‘ 当也 者 ,大 中 之道 也 。” ’ 笔 者 补 :《周易 · 大 有 》:“ 彖 日:大 有 ,柔 得 尊 位 大 中 ,而 上 下 应 之 。” “无 何之 乡” :即无 何 有之 乡 。明代焦 城《庄 子 翼》卷 一 《内篇 · 逍 遥游 》:“ ‘ 今子 有大树 ,患其无 用。何不 树之 于无 何 有之乡 ,广 莫 之野 ? ? ’ 注 :无何 、广莫 ,谓 寂 绝 无用 之 地 也 。” 王注 :“ 简易 之域 :指仪 法简单 便易 的地方 。《史 记 · 刘 敬叔孙通列传 》:‘ 高帝悉 去秦苛 仪法 ,为 简易 。” ’ 释义 不周 。 笔者补 :《周易 · 系辞上 》:“ 天地 之道 ,不为而善始 ,不 劳而善 成 ,故 日‘ 易简 ’ 。”“ 简易 ” ,意谓 帝王治 国 ,效 法天 地之 道 ,不 施 苛繁之政 。王注 :“ 清 净 之场 ,没有 罪 恶 和烦 恼 的场 所 。” 《俱舍论 》十六 :“ 暂 永远 离 一切 恶行 烦恼 垢 ,故 名 为清 净 。” “妙有 :人心寄托 的无 中之有 。” 不详 。笔者补 :“ 妙 有” 一 词 , 出于道家 。《文选 》卷十一 孙绰《游 天 台 山赋 》:“ 太 虚辽 廓而 无 阂 ,运 自然之妙有 。”李善 注 :“ 妙有谓一 也。言大道运 彼 自 然之妙一 ,而 生万物 也 ? ? ”后 为佛 家所借 用 ,指非有 之有 。 《景德传灯录 》卷 三《显宗纪 · 荷泽 大师》:“ 用而不有 ,即是 真 空 ;空而不无 ,便 成妙 有 。” 王注 :“ 革 而 不还 :改 变后 不 能恢 复 。”是 。笔者按 :“ 淳风 ” :道 家 所 谓 自然 无为 的 治 国境 界 。 《老子河上公章句 》第 十七 章“ 淳风” :“ 太上 ,下知有 之 ;其次 , 亲之誉 之 ;其次 ,畏之 ;其次 ,侮 之 。信 不足 焉 ,犹兮 其 贵言 。 功成事遂 ,百姓 皆谓我 自然 。”
         慎 始 则 多 ,克 终 盖 鲜 。朽 索 当手 ,覆 车在 眼 。 
         这一节 主要是 忠告帝 君秉 道治国务必慎始克终 。 
         王注 :“朽索 :《书 · 五子 之歌 》:‘ 予 临兆 民,懔 乎若 朽索 之驭六 马。’ 谓 以腐朽 的绳 子驾车 ,十分危 险。”“ 覆车” :翻车 。 比喻失败 。笔者 补 :《苟子 · 成相 》:“ 前车 已覆 ,后 未知更 何 觉时 ! ”西汉 刘 向《说 苑 · 善 说 》:“前 车 覆 ,后 车戒 。” “ 朽索 ” “ 覆车”之喻 ,暗示帝君治 国,亟需谨慎恭谨 。
       庸庸祗祗 ,兢兢战战 。小臣司箴 ,敢告旒 冕。
       以忠敬之辞 结尾 。照应开 头一节 中的 “箴诫 惟艰 ,斥君之过” 等语 。 
       王注 :“庸庸祗祗 :言 自己守恒常之 道而又恭恭 敬敬 。” 笔 者补 :《尚书 · 康诰 》:“ 不敢侮鳏寡 ,庸庸祗祗 ,威威 显 民。” 王注 :“兢兢战 战:畏惧戒慎貌 。” 笔者补 :《诗经 · 小雅 · 小曼 》: “ 战战兢兢 ,如 临深 渊 ,如 履薄 冰 。” 王 注 :“ 小 臣:作 者对 自己 的谦称 。司箴 :时作者任右拾 遗 ,是 向皇帝进谏的官职 ,故云 司箴 。”笔 者补 :右拾遗 确实 品级不 高 ,自称“ 小 臣” 亦非 仅是 谦称 。《长编》卷 二九 :“ 端拱元 年戊 子 ,春正 月丙寅 ,以大理 评事王 禹傅为右 拾 遗 。” 《长 编 》卷 二二 :“ 案 《六 典 》:左右 拾 遗 、补 阙 ,掌供奉讽 谏 ,凡发令 举事 ,有 不便 者,小 则上 封 ,大 则廷争 。”《文献 通 考 》卷 六 十七 《职 官 考 二 十 一 》:“ 从 七 品 ? ?左 、右正言 。” 又 ,《长编 》卷 二九 :“端 拱元 年戊 子 ? ? 二 月 乙未 ,改? ? 左右拾遗为左右正 言。” “敢” :自言 冒昧之词 。 “ 旒冕” :皇帝的帽子 ,代指皇帝 。是 。
          二 、《端拱箴 》文学史 与文化史 意义分 疏
         ( 一) 作 者所 具的 多重 角 色及 其 角 色超 越 
        在此箴 中,作者身上 融合 了多种 角色 ,角 色之 间时有 冲 突 ,最后实现了角 色超越 。从 显性 的官 员身份 说 ,王禹 傅是 一名谏官 ,向皇帝进 谏是其 职 责所系 。又,古代 官员 的整 体 身份是 臣子 ,效 忠并 服从帝 君 ,乃是 其 主要 的行 为规 范 。从 隐性 的私人身份说 ,作 为一 家之 主,他 必须 负起养 家糊 口的 责任 ,故而他必须维 持甚 至提 升 自己的官禄 ①。加上 “磨 家 儿” ( 毕仲游《丞 相文简 公 ( 毕士 安) 行状 》) ②的贫 寒 出身 ,又 使他天然地具有亲近底层 民众 的情 怀。再者 ,从 “ 士”这 一根 本 的具有历史传统 的身份来说 ,以“道” ( 主要是儒 家之道 ) 自任 ,又是其文化性格 。在此角色集 中 ,“ 士” 的以道 自任、寒 门 子弟 的亲民情 怀、谏官 的强烈谏诤意识 与为 臣者 的谦 恭卑伏 之传统规 范、一家之主保官 以养家 的私 人考虑发 生了激烈 冲 突,最终前者战胜 并超越 了后 者 。由此 ,展 现 出作 者体 国 亲 民、以公抑私 的刚直廉 正 的襟抱 ,如果 再联 系一 下作 者因直 言进谏而 三遭贬 黜的人 生经 历 ,这一点就更清楚 了。
         ( 二 )《端拱 箴 》写作 的政 治氛 围 《端拱箴 》成功写作 与发挥应有作用 ,得益 于当时相对 宽 松的政治环境 和比较宽广 的帝 王胸 襟 。“ 帝 以慈俭 为 宝,服 浣濯 之衣 ,毁奇 巧之器 ,却 女乐之 献 ,悟畋 游之 非 。绝远 物 , 抑符瑞 ,闵农 事 ,考 治功 。讲 学 以求 多 闻 ,不 罪 狂悖 以劝谏 土,哀矜恻怛 ,勤以 自励 ,日晏 忘食 。至 于欲 自焚 以答天 谴 , 欲 尽 除 天 下 之 赋 以纾 民 力 ,卒 有 五 兵 不 试 、禾 稼 荐 登 之 效 。” 宋代不杀文人士大夫 与上 书言事之人 的“祖 宗家法” , 反映 了赵宋君 主的宽广胸 襟 和远大识 见 ( 笔 者按 :其 自保社 稷 的私人考量姑且 不论 ) ,在 中国历 史上 不能不说 是一个 少 见 的政治 高标 。在 王禹傅进 呈此 箴的第二 年 ,他被擢 升至清 要荣光 、堪称皇帝腹心 的知制诰之 职。虽然后来 王禹偶三遭 贬黜 ,在政治上受 到一定 打击 ,但 稍后均 得起 复 。假如 在一 个政治高压 、臣民被剥 夺发 言权 的时代 里 ,王 禹傅式 的放言 无忌 、直斥君过的政治佳话 ,要 么不会 出现 ,要么 出现 后放言 进谏者 的命运将一坏 到底 。 
       ( 三) 《端拱 箴》符合 “ 箴” 的文体特征
        这样说的原 因有三 :① 它最大 限度地 发挥 了“ 箴”体 文 的 劝谏功能。王 禹偶 《进 ( 端 拱箴 ) 表 》云 :“ ‘ 安 不 忘危 ,理 不忘 乱 ’ ,‘ 靡不有初 ,鲜 克有终 ’ ,古 圣贤之深 旨也 。” 亦是作者 向 太宗进献此箴 的深 旨。②灵活 的押韵 ,铺排 出跌宕起伏 的气 势 。“通篇都是韵 文 ,多数 是 四字句 ? ? 多数是 四句一换 韵 , 也有两旬一换韵? ? 或六句一换韵? ? 由于句式特别是用韵 的富于变化 ,这篇 行文颇长 的四言箴 ,读 起来仍 活泼跳荡 ,毫 不板滞。”l7 ③按 文体用途细分 ,此箴 明显属于官箴一类 。
        ( 四) 《端拱 箴》超越 了“ 箴” 的文体要 求 
       由上述笺释可 见 :①是 以“道 ” 为灵魂 ,从 天人 合一 的视 角来展开架 构 。“ 道”是 以儒 为本兼 摄道 释 的综合体 。② 抒 发 了强烈 的体 国亲 民的情感 ,在“无” “ 勿” 等阻戒性字 眼的运 用上 ,这 一点尤其显著 。③写作技巧极 为高超 。如并列结 构 的运用 、文脉的前后呼应以及丰富而恰当的典故运用。
         ( 五) 《端拱 箴》的文 学史定位 从文体史和唐宋古文革新 的角度看 ,此箴 都堪称上乘 之 作 。从文体史 的角度 说 ,堪称 继西 晋张华 《女史 箴 》 、中唐韩愈《五箴》( 即《游 箴 》《言箴 》《行箴 》《好恶 箴》《知名箴 》,以剖析人生哲理为主题)  之后的又一箴体佳 作 。从唐宋文 体革新 的角度说 ,此箴又是一篇以“道” 为灵魂 的文 以贯“ 道” 的优秀韵文 。
       最后需要强调 ,不论 是官箴 还是 私箴 ,也不 论是散 文还 是韵文 ,只要弘扬美善理想 ,充满正大之气 ,便多成佳作 。正如韩愈《答李翊书 》所说 :“ 气盛 ,则 言之短 长与声之高 下者 ,皆宜 。 于此 ,《端拱箴 》即是好例 。
王禹偁(954—1001),字元之,济州巨野(今巨野县城内王街)人。北宋初期著名的政治家、文学家,是北宋政治改革派的先驱、倡导古文运动和诗文革新运动的旗手,他的政治活动和诗文创作都体现着关心人民疾苦、注重国是的积极进取精神。王禹偁在中国政治史和文学史上是一位极为重要的人物,如果学习《中国古代文学史》,北宋第一个需要学习和研究的对象就是王禹偁。他是北宋第一位载入文学史的文学家,既有文学理论,又有创作实践。文学韩愈、柳宗元,诗崇杜甫、白居易,其诗文多反映社会现实,风格清新平易。著有《小畜集》。
 王禹偁《端拱箴》教育皇帝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王禹偁《端拱箴》教育皇帝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王禹偁《端拱箴》教育皇帝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王禹偁《端拱箴》教育皇帝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王禹偁《端拱箴》教育皇帝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王禹偁出身寒微,世为农家,其家以磨面为生。他九岁能文,受到济州团练推官毕士安的赏识,称赞他有“经纶之才”。宋太宗太平兴国八年(983年)登进士第,初授成武县(与巨野相邻,在巨野南)主簿。次年,迁大理评事,改任长洲(今江苏苏州)知县。到任后,向上级陈述长洲县赋税特别苛重,请求减免当地的酒税负担。由于该县稻禾歉收,百姓无力纳税,王禹偁特向商贾借贷一万七千贯钱,买粮代替贫民纳税,准许百姓在下一年归还。
 
        端拱元年(988年)召试,擢右拾遗(谏官)、直史馆(史官)。他旋即进谏,以《端拱箴》来批评皇宫的奢侈生活。后拜左司谏、知制诰。淳化二年(991年),庐州尼姑道安诬告著名文字学家徐铉与妻甥姜氏(道安的嫂子)通奸,皇帝袒护道安。当时王禹偁任大理评事,执法为徐铉雪诬,又抗疏论道安诬告之罪,触怒太宗,被贬为商州(今陕西商县)团练副使,不得签书公事。淳化四年(993年)移官解州(今属山西)。同年秋召回京城,不久又外放,随即召回。任礼部员外郎,再知制诰。
 
       太宗至道元年(995年),任翰林学士。宋太祖的开宝皇后病逝,太宗不成服,群臣不临丧,王禹偁认为有悖旧礼,议论于同僚之间,触犯了太宗的忌讳,以“轻肆”的罪名,贬知滁州(今安徽滁州),次年改知扬州。真宗即位(997年),上书提出“谨边防”、“减冗兵,并冗吏”、“艰难选举,使入官不滥”、“沙汰僧尼,使疲民无耗”、“亲大臣,远小人”等事。上疏不久,再召入都,复知制诰。
 
        咸平元年(998年)参与撰修《太祖实录》,因直书史事,引起宰相张齐贤的不满,又遭谗谤。于咸平二年(999年),以“议论轻重其间”的罪名,再次被贬出京城,知黄州(今湖北黄冈),世称“王黄州”。因行直道而屡遭罢黜,也引起了人们的深切同情,他离京那天,新进士孙何等三百五十八人列队送行,这在世态炎凉的封建官场是非常罕见的,足以证明王禹偁的为人是何等的光明磊落。王禹偁三次罢黜,心中愤愤不平,因而写《三黜赋》以明志。
 
       咸平四年(1001年)冬,改知蕲州(今湖北蕲春),未逾月而卒,年仅四十八岁,壮年早逝,不仅令人扼腕叹息。屡遭贬谪,官场失意,长期愤懑抑郁,肯定严重地损害了他的健康。朝廷闻讣追悼,厚葬于巨野龙泉寺东酒庄(今属嘉祥县卧龙山镇,宋代属巨野县),立墓碑,建乌头门,旌表天下。《宋史》与《东都事略》有传。王禹偁长子嘉佑,官不显著,但其“深识远虑”,甚得宰相寇准的赞赏。次子嘉言,进士及第,擢大理评事,至殿中侍御史。曾孙王汾,举进士甲科,官至工部侍郎,书法名重一时。
 
  王禹偁为官清廉,体察民情、关心人民疾苦,胸怀报国大志;他秉性刚直,遇事直言敢谏,不畏权势,以直躬行道为己任,因此屡受贬谪,一生中三次受到贬官的打击。他主张政治改革,曾向朝廷提出许多建议,在《端拱箴》、《三谏书序》、《御戎十策》以及知扬州时作的《应诏言事疏》等著作中,他提出了重农耕、节财用、任贤能、抑豪强、谨边防、减冗兵冗吏、淘汰僧尼等有利于国计民生的主张,虽大多数未被太宗、真宗采纳,却为宋仁宗时范仲淹等人的“庆历变法”开了先声。
 
  他反对唐末以来颓废浮靡、纤丽雕琢的文风。为了革除这种流弊,他以宗经复古为旗帜,提倡继承韩愈、柳宗元古文运动的精神,主张“远师六经”,“近师吏部(韩愈)”,写“传道而明心”的古文。他特别强调“不得已而言”,文章要“句易道”、“义易晓”,发挥了韩愈古文理论与实践中“文从字顺”的一面。文论方面,他提出了传道、明心与有言、有文。这些文学理论为后来的欧阳修、梅尧臣等人的诗文革新运动开辟了道路,因此颇受后人推重。他的散文作品内容充实,感情充沛,语言晓畅。作为宋初最重要的散文家,他的古文理论和创作,对宋代散文风格的形成有很大的影响。苏轼称他“以雄文直道,独立当世”,“耿然如秋霜夏日,不可狎玩”(《王元之画像赞并序》),当非溢美之辞。
  
  在诗歌方面,王禹偁推崇杜甫和白居易。王禹偁早年多作闲适诗,晚年多作讽喻诗,与白居易恰恰相反。他的诗同散文一样,语言平易流畅,风格简雅古淡。他还有一些写景抒情的短诗,却笔调清丽,饶有风韵。他还善于向民歌吸取思想艺术营养。他的长篇诗歌,叙写自己生平事迹与怀抱,能挥洒自如,畅所欲言,已开宋诗散文化、议论化风气。林逋盛赞他:“纵横吾宋是黄州。”胡仔也说:“国初沿袭五代之余,士大夫皆宗白乐天诗,故王黄州主盟一时。”(《苕溪渔隐丛话》前集卷二十二)王禹偁还是开北宋词坛创作风气的重要作家。其词描写登览抒怀,寓情于景,格调深沉,雄浑有力,艺术上完全臻至成熟,在宋初小令中是别开生面的。
 
附录《宋史·王禹偁传》
 
       王禹偁,字元之,济州钜野人。世为农家,九岁能文,毕士安见而器之。太平兴国八年擢进士,授成武主簿。徙知长洲县,就改大事评事。同年生罗处约时宰吴县,日相与赋咏,人多传诵。端拱初,太宗闻其名,召试,擢右拾遗、直史馆,赐绯。故事,赐绯者给涂金银带,上特命以文犀带宠之。即日献《端拱箴》以寓规讽。
 
        时北庭未宁,访群臣以边事。禹偁献《御戎十策》,大略假汉事以明之:“汉十二君,言贤明者,文、景也;言昏乱者,哀、平也。然而文、景之世,军臣单于最为强盛,肆行侵掠,候骑至雍,火照甘泉。哀、平之时,呼韩邪单于每岁来朝,委质称臣,边烽罢警。何邪?盖汉文当军臣强盛之时,而外任人、内修政,使不能为深患者,由乎德也。哀、平当呼韩衰弱之际,虽外无良将,内无贤臣,而致其来朝者,系于时也。今国家之广大,不下汉朝,陛下之圣明,岂让文帝。契丹之强盛,不及军臣单于,至如挠边侵塞,岂有候骑至雍,而火照甘泉之患乎?亦在乎外任人、内修德尔。臣愚以为:外则合兵势而重将权,罢小臣诇逻边事,行间谍离其党,遣赵保忠、折御卿率所部以掎角。下诏感励边人,使知取燕蓟旧疆,非贪其土地;内则省官以宽经费,抑文士以激武夫,信用大臣以资其谋,不贵虚名以戒无益,禁游惰以厚民力。”帝深嘉之。又与夏侯嘉正、罗处约、杜镐表请同校《三史书》,多所厘正。
 
        二年,亲试贡士,召禹偁,赋诗立就。上悦曰:“此不逾月遍天下矣。”即拜左司谏、知制诰。是冬,京城旱,禹偁疏云:“一谷不收谓之馑,五谷不收谓之饥。馑则大夫以下,皆损其禄;饥则尽无禄,廪食而已。今旱云未沾,宿麦未茁,既无积蓄,民饥可忧。望下诏直云:‘君臣之间,政教有阙,自乘舆服御,下至百官奉料,非宿卫军士、边庭将帅,悉第减之,上答天谴,下厌人心,俟雨足复故。’臣朝行中家最贫,奉最薄,亦愿首减奉,以赎耗蠹之咎。外则停岁市之物;内则罢工巧之伎。近城掘土,侵冢墓者瘗之;外州配隶之众,非赃盗者释之。然后以古者猛虎渡河、飞蝗越境之事,戒敕州县官吏。其余军民刑政之弊,非臣所知者,望委宰臣裁议颁行,但感人心,必召和气。”
 
       未几,判大理寺,庐州妖尼道安诬讼徐铉,道安当反坐,有诏勿治。禹偁抗疏雪铉,请论道安罪,坐贬商州团练副使,岁余移解州。四年,召拜左正言,上以其性刚直不容物,命宰相戒之。直弘文馆,求补郡以便奉养,得知单州,赐钱三十万。至郡十五日,召为礼部员外郎,再知制诰。屡献讨李继迁便宜,以为继迁不必劳力而诛,自可用计而取。谓宜明数继迁罪恶,晓谕蕃汉,垂立赏赐,高与官资,则继迁身首,不枭即擒矣。其后潘罗支射死继迁,夏人款附,卒如禹偁言。
 
  至道元年,召入翰林为学士,知审官院兼通进、银台、封驳司。诏命有不便者,多所论奏。孝章皇后崩,迁梓宫于故燕国长公主第,群臣不成服。禹偁与客言,后尝母信仪天下,当遵用旧礼。坐谤讪,罢为工部郎中、知滁州。初,禹偁尝草《李继迁制》,送马五十匹为润笔,禹偁却之。及出滁,闽人郑褒徒步来谒,禹偁爱其儒雅,为买一马。或言买马亏价者,太宗曰:“彼能却继迁五十马,顾肯亏一马价哉?”移知扬州。真宗即位,迁秩刑部,会诏求直言,禹偁上疏言五事:
  一曰谨边防,通盟好,使辇运之民有所休息。方今北有契丹,西有继迁。契丹虽不侵边,戍兵岂能减削?继迁既未归命,馈饷固难寝停。关辅之民,倒悬尤甚。臣愚以为宜敕封疆之吏,致书辽臣,俾达其主,请寻旧好。下诏赦继迁罪,复与夏台。彼必感恩内附,且使天下知陛下屈己而为民也。
  二曰减冗兵,并冗吏,使山泽之饶,稍流于下。当乾德、开宝之时,土地未广,财赋未丰,然而击河东,备北鄙,国用未足,兵威亦强,其义安在?由所蓄之兵锐而不众,所用之将专而不疑故也。自后尽取东南数国,又平河东,土地财赋,可谓广且丰矣,而兵威不振,国用转急,其义安在?由所蓄之兵冗而不尽锐,所用之将众而不自专故也。臣愚以为宜经制兵赋,如开宝中,则可高枕而治矣。且开宝中设官至少。臣本鲁人,占籍济上,未及第时,一州止有刺史一人、司户一人,当时未尝阙事。自后有团练推官一人,太平兴国中,增置通判、副使、判官、推官,而监酒、榷税算又增四员。曹官之外,更益司理。问其租税,减于曩日也;问其人民,逃于昔时也。一州既尔,天下可知。冗吏耗于上,冗兵耗于下,此所以尽取山泽之利,而不能足也。夫山泽之利,与民共之。自汉以来,取为国用,不可弃也;然亦不可尽也。只如茶法从古无税,唐元和中,以用兵齐、蔡,始税茶。唐史称是岁得钱四十万贯,今则数百万矣,民何以堪?臣故曰减冗兵,并冗吏,使山泽之饶,稍流于下者此也。
  三曰艰难选举,使入官不滥。古者乡举里选,为官择人,士君子学行修于家,然后荐之朝廷,历代虽有沿革,未尝远去其道。隋、唐始有科试,太祖之世,每岁进士不过三十人,经学五十人。重以诸侯不得奏辟,士大夫罕有资荫,故有终身不获一第,没齿不获一官者。太宗毓德王藩,睹其如此。临御之后,不求备以取人,舍短用长,拔十得五。在位将逾二纪,登第殆近万人,虽有俊杰之才,亦有容易而得。臣愚以为数百年之艰难,故先帝济之以泛取,二十载之霈泽,陛下宜纠之以旧章,望以举场还有司,如故事。至于吏部铨官,亦非帝王躬亲之事,自来五品已下,谓之旨授官,今幕职、州县而已,京官虽有选限,多不施行。臣愚以为宜以吏部还有司,依格敕注拟可也。
  四曰沙汰僧尼,使疲民无耗。夫古者惟有四民,兵不在其数。盖古者井田之法,农即兵也。自秦以来,战士不服农业,是四民之外,又生一民,故农益困。然执干戈卫社稷,理不可去。汉明之后,佛法流入中国,度人修寺,历代增加。不蚕而衣,不耕而食,是五民之外,又益一而为六矣。假使天下有万僧,日食米一升,岁用绢一匹,是至俭也,犹月费三千斛,岁用万缣,何况五七万辈哉。不曰民蠹得乎?臣愚以为国家度人众矣,造寺多矣,计其费耗,何啻亿万。先朝不豫,舍施又多,佛若有灵,岂不蒙福?事佛无效,断可知矣。愿陛下深鉴治本,亟行沙汰,如以嗣位之初,未欲惊骇此辈,且可以二十载,不度人修寺,使自销铄,亦救弊之一端也”
  五曰亲大臣,远小人,使忠良蹇谔之士,知进而不疑,奸憸倾巧之徒,知退而有惧。夫君为元首,臣为股肱,言同体也。得其人则勿疑,非其人则不用。凡议帝王之盛者,岂不曰尧、舜之时,契作司徒,咎繇作士,伯夷典礼,后夔典乐,禹平水土,益作虞官。委任责成,而尧有知人任贤之德。虽然,尧之道远矣,臣请以近事言之。唐元和中,宪宗尝命裴垍铨品庶官,垍曰:“天子择宰相,宰相择诸司长官,长官自择僚属,则上下不疑,而政成矣。”识者以垍为知言。愿陛下远取帝尧,近鉴唐室,既得宰相,用而不疑。使宰相择诸司长官,长官自取僚属,则垂拱而治矣。古者刑人不在君侧,《语》曰:“放郑声,远佞人。”是以周文王左右,无可结袜者,言皆贤也。夫小人巧言令色,先意希旨,事必害正,心惟忌贤,非圣明不能深察。旧制,南班三品,尚书方得升殿;比来三班奉职,或因遣使,亦许升殿,惑乱天听,无甚于此。愿陛下振举纪纲,尊严视听,在此时矣。
        臣愚又以为今之所急,在先议兵,使众寡得其宜,措置得其道。然后议吏,使清浊殊涂,品流不杂,然后艰选举以塞其源,禁僧尼以去其耗,自然国用足而王道行矣。
疏奏,召还,复知制诰。
 
        咸平初,预修《太祖实录》,直书其事。时宰相张齐贤、李沆不协,意禹偁议论轻重其间。出知黄州,尝作《三黜赋》以见志。其卒章云:“屈于身而不屈于道兮,虽百谪而何亏!”三年,濮州盗夜入城, 略知州王守信、监军王昭度,禹偁闻而奏疏,略曰:
  
         伏以体国经野,王者保邦之制也。《易》曰“王公设险,以守其国”。自五季乱离,各据城垒,豆分瓜剖,七十余年。太祖、太宗,削平僭伪,天下一家。当时议者,乃令江淮诸郡毁城隍、收兵甲、彻武备者,二十余年。书生领州,大郡给二十人,小郡减五人,以充常从。号曰长吏,实同旅人;名为郡城,荡若平地。虽则尊京师而抑郡县,为强干弱枝之术,亦匪得其中道也。臣比在滁州,值发兵挽漕,关城无人守御,止以白直代主开闭,城池颓圮,铠仗不完。及徙维扬,称为重镇,乃与滁州无异。尝出铠甲三十副,与巡警使臣,彀弩张弓,十损四五,盖不敢擅有修治,上下因循,遂至于此。今黄州城雉器甲,复不及滁、扬。万一水旱为灾,盗贼窃发,虽思御备,何以枝梧。盖太祖削诸侯跋扈之势,太宗杜僭伪觊望之心,不得不尔。其如设法救世,久则弊生,救弊之道,在乎从宜。疾若转规,固不可胶柱而鼓瑟也。今江、淮诸州,大患有三:城池堕圮,一也;兵仗不完,二也;军不服习,三也;濮贼之兴,慢防可见。望陛下特纡宸断,许江、淮诸郡,酌民户众寡,城池大小,并置守捉。军士多不过五百人,阅习弓剑,然后渐葺城壁,缮完甲胄,则郡国有御侮之备,长吏免剽略之虞矣。疏奏,上嘉纳之。
 
       四年,州境二虎斗,其一死,食之殆半。群鸡夜鸣,经月不止。冬雷暴作。禹偁手疏引《洪范传》陈戒,且自劾;上遣内侍乘驲劳问,醮禳之,询日官,云:“守土者当其咎。”上惜禹偁才,是日,命徙蕲州。禹偁上表谢,有“宣室鬼神之问,不望生还;茂陵封禅之书,止期身后”之语。上异之,果至郡未逾月而卒,年四十八。讣闻,甚悼之,厚赙其家。赐一子出身。
 
       禹偁词学敏赡,遇事敢言,喜臧否人物,以直躬行道为己任。尝云:“吾若生元和时,从事于李绛、崔群间,斯无愧矣。”其为文著书,多涉规讽,以是颇为流俗所不容,故屡见摈斥。所与游必儒雅,后进有词艺者,极意称扬之。如孙何、丁谓辈,多游其门。有《小畜集》二十卷、《承明集》十卷、《集议》十卷、诗三卷。子嘉佑、嘉言俱知名。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