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桃夭  

2017-02-24 14:28:10|  分类: 一纸辛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品介绍】
  《桃夭》是《诗经》里面《国风》中的一首古诗。这是一首祝贺年青姑娘出嫁的诗。本篇语言极为优美,又极为精炼,即便只读过很少几篇《诗经》的人,一般也都知道“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桃夭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旺家旺夫旺子孙的夫人,该是美丽的、丰硕的和谦逊的,揭示主妇与家庭兴旺之关系。歌颂“讲究”的妇女。
【原文、译文及注释对照】
《诗经·周南·桃夭》译注
 桃夭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F-006】桃夭
 
【题解及原文】祝贺女子出嫁,能使家庭和睦,生活幸福。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桃之夭夭,有蕡其实。之子于归,宜其家室。
桃之夭夭,其叶蓁蓁。之子于归,宜其家人。
 【注释】
1、夭夭:茂盛貌。
2、灼灼:鲜明貌。
3、之子:这个人。于归:女子出嫁。
4、宜:和顺。室家、家室、家人:均指家庭。
5、有:语助词。蕡(焚fén):果实繁盛貌。
6、蓁蓁(真zhēn):草木茂盛貌。
 
【白话翻译】
桃树繁茂,桃花灿烂。女子出嫁,和美一家。
桃树繁茂,果实丰硕。女子出嫁,幸福一家。
桃树繁茂,枝叶浓密。女子出嫁,快乐一家。
          我倒认为,室家、家室、家人有别,分别指家庭、家屋和家人,对应花、果与叶。
 桃夭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讲解】
  美与善的统一--读《诗经·周南·桃夭》
  作者:杨牧之
  这首诗非常有名,即便只读过很少几篇《诗经》的人,一般也都知道“桃之天天,灼灼其华”。这是为什么呢?我想,无非有这样几个原因:第一,诗中塑造的形象十分生动。拿鲜艳的桃花,比喻少女的美丽,实在是写得好。谁读过这样的名句之后,眼前会不浮现出一个象桃花一样鲜艳,象小桃树一样充满青春气息的少女形象呢?尤其是“灼灼”二字,真给人以照眼欲明的感觉。写过《诗经通论》的清代学者姚际恒说,此诗“开千古词赋咏美人之祖”,并非过当的称誉。第二,短短的四字句,传达出一种喜气洋洋的气氛。这很可贵。“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细细吟咏,一种喜气洋洋、让人快乐的气氛,充溢字里行间。“嫩嫩的桃枝,鲜艳的桃花。那姑娘今朝出嫁,把欢乐和美带给她的婆家。”你看,多么美好。这种情绪,这种祝愿,反映了人民群众对生活的热爱,对幸福、和美的家庭的追求。第三点,这首诗反映了这样一种思想,一个姑娘,不仅要有艳如桃花的外貌,还要有“宜室”、“宜家”的内在美。这首诗,祝贺人新婚,但不象一般贺人新婚的诗那样,或者夸耀男方家世如何显赫,或者显示女方陪嫁如何丰盛,而是再三再四地讲“宜其家人”,要使家庭和美,确实高人一等。这让我们想起孔子称赞《诗经》的话:“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论语·为政》)孔子的话内容当然十分丰富,但其中是否也包括了《桃夭》篇所反映出的上述这样一种思想呢?陈子展先生说:“辛亥革命以后,我还看见乡村人民举行婚礼的时候,要歌《桃夭》三章……。”(《国风选译》)联系到这首诗所表达的思想,农民娶亲“歌《桃夭》三章”,便是很可理解的了。
  《桃夭》篇的写法也很讲究。看似只变换了几个字,反复咏唱,实际上作者是很为用心的。头一章写“花”,二章写“实”,三章写“叶”,利用桃树的三变,表达了三层不同的意思。写花,是形容新娘子的美丽;写实,写叶,不是让读者想得更多更远吗?密密麻麻的桃子,郁郁葱葱的桃叶,真是一派兴旺景象啊!(何止呢?含有多子多孙、贤惠谦逊之深意,不只是外在美,还有内在美。
  这首诗不难懂,但其中蕴藏的道理,却值得我们探讨。
  一个问题是,什么叫美,《桃夭》篇所表达的先秦人美的观念是什么样的?“桃之夭天,灼灼其华”,很美,艳如桃花,还不美吗?但这还不行,“之子于归,宜其室家”,还要有使家庭和睦的品德,这才完满。(我初以为,美貌本身是“宜其室家”的,在家里是一种装点、兴旺、激发。)这种美的观念,在当时社会很为流行。关于真善美的概念,在春秋时期已经出现。楚国的伍举就“何为美”的问题和楚灵王发生了争论。伍举说:“夫美也者,上下、内外、大小、远近皆无害焉,故曰美。若于目观则美,缩于财用则匮,是聚民利以自封而瘠民也,胡美之为?”(《国语·楚语》)很清楚,伍举的观点是“无害即是美”,也就是说,善就是美。而且要对“上下、内外、大小、远近”各方面都有分寸、都无害。这种观点最主要的特点是强调“善”与“美”的一致性,以善代替美,实际上赋予了美以强烈的政治、伦理意义。“聚民利以自封而瘠民也,胡美之为?”那意思是说,统治者重赋厚敛,浪费人力、物力,纵欲无度,就不是美。应该说,这种观点在政治上有一定的意义。但它否定了“善”与“美”的差别,否定了美的相对独立性,它不承认“目观”之美,是其严重局限。这种美的观念,在当时虽然也有其对立面,也有人注意到了“目观”之美,但这种善即是美的观点,在先秦美学中应该说是具有代表性的,而且先秦儒家的美学观念,主要是沿着这个方向发展的。
  孔子也持着这样一种美学观点,“《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他赞赏“诗三百”,根本原因是因为“无邪”。他高度评价《关雎》之美,是因为它“乐而不淫,哀而不伤”(《论语·八佾》),合于善的要求。在评价人时,他说:“如有周公之才之美,使骄且吝,其余不足观也已。”(《论语·泰伯》)善与美,善是主导方面。甚至连选择住处,孔子也说:“里仁为美。”(《论语·里仁》)住的地方,有仁德才是“美”的地方。可见,孔子关于美的判断,都是以善为前提的。
  但孔子的美学观,毕竟是前进了。它已经不同于伍举的观点,已经开始把美与善区别开来,作为不同的两个标准来使用了。“子谓《韶》:‘尽美矣,又尽善也’;谓《武》:‘尽美矣,未尽善也’。”(《论语·八佾》)当然,通过对《韶》与《武》的评价,还是可以看出,“尽美”虽然被赋予在“尽善”之外的一个相对独立的地位,但只是“尽美”,还不能说是美,“尽善”才是根本。
  至此,我们回头再来看看《桃夭》篇,对它所反映的美学思想,恐怕就更好理解了。在当时人的思想观念中,艳如桃花、照眼欲明,只不过是“目观”之美,这还只是“尽美矣,未尽善也”,只有具备了“宜其室家”的品德,才能算得上美丽的少女,合格的新娘。(说到底,是感性美和理性美的关系,感性美本身会“宜其室家”,却看不出前后有感性上升至理性的关系。
  第二个问题随之而来,美的具体内容不仅仅是“艳如桃花”,还要“宜其室家”,也就是美与善之结合,那么,我们应该怎样认识和评价这种观念呢?先秦人为什么把家庭和婚姻看得那么重要呢?(现在也重要)
  把婚姻和家庭看得十分重要,还不仅仅反映在《桃夭》篇中,可以说在整部《诗经》中都有反映。在一定意义上说,《诗经》是把这方面的内容放在头等地位上的。《桃夭》是三百零五篇的第六篇,不能不说它在《诗经》中的地位是很为突出的。如果我们再把《桃夭》篇之前的五篇内容摆一摆,就更可以清楚地看出,婚姻和家庭问题,在《诗经》中确实是占有无与伦比的地位。(但是也有人附会到王妃王宫
  三百篇的第一篇是《关雎》,讲的是一个青年男子爱上了一个美丽的姑娘,他日夜思慕,渴望与她结为夫妻。
  第二篇《葛覃》,写女子归宁,回娘家探望父母前的心情,写她的勤、俭、孝、敬。
  第三篇《卷耳》,写丈夫远役,妻子思念。
  第五篇《螽斯》,祝贺人多生子女。
  第六篇,即《桃夭》,贺人新婚,祝新娘子“宜其室家”。
  以上是三百篇的头几篇(除掉第四篇),它们写了恋爱,结婚,夫妻离别的思念,渴望多子,回娘家探亲等等,可以说把婚姻生活中的主要问题都谈到了。
  一部《诗经》,三百零五篇,开卷头几篇几乎全部是写婚姻家庭问题的,岂不令人深思?不论是谁编辑的“诗三百篇”,不论孔子是删诗了、还是整理诗了,抑或是为“诗三百篇”作了些正乐的工作,都不容置疑地说明了他们是十分重视婚姻和家庭问题的。
  我们应该怎样认识和评论这个问题呢?春秋战国时期,生产力水平还很低下,家庭是社会的最基本单位,每个人都仰仗着家庭迎接困难,战胜天灾,争取幸福生活,当然希望家庭和睦、团结。娶亲是一件大事,因为它关系到家庭未来的前途,所以,对新人最主要的希望就是“宜其室家”。这很容易理解。(也算崇高理想
  从统治者方面来说,就要复杂多了。《礼记·大学》引到《桃夭》这首诗时说:“宜其家人,而后可以教国人。”这可真是一语道破。家庭是社会的最基本单位,家庭的巩固与否与社会的巩固与否,关系十分密切。到了汉代,出现了“三纲”(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五常”(君臣、父子、夫妇、兄弟、朋友五种关系)之说。不论“三纲”,还是“五常”,它们都以夫妇关系为根本,认为夫妇关系是人伦之始,其它的四种关系都是由此而派生出来的。宋代理学家朱熹说:“有天地然后有万物,有万物然后有男女,有男女然后有夫妇,有夫妇然后有父子,有父子然后有君臣,有君臣然后有上下,有上下然后礼义有所措。男女者,三纲之本,万事之先也。”(《诗集传》卷七)从这段论述,我们也可以看出统治者为什么那么重视婚姻、家庭问题。听古乐唯恐卧,听郑卫之音而不知倦的魏文侯有一段名言,说得很为透僻。他说:“家贫则思良妻,国乱则思良相。上承宗庙,下启子孙,如之何可以苟,如之何其可不慎重以求之也!”“宜家”是为了“宜国”,在他们眼里,“宜家”与“宜国”原本是一回事,当然便被看得十分重要了。
  “桃之天天,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不论自古以来多少解经者就《桃夭》作过多少文章,但象小桃树那样年轻,象春日骄阳下桃花那样鲜艳、美丽的少女,却永远活在读者心里。人们衷心祝愿她:“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桃夭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赏析】
  这是一首祝贺年青姑娘出嫁的诗。据《周礼》云:“仲春,令会男女。”(有组织,行政行为。)朱熹《诗集传》云:“然则桃之有华(花),正婚姻之时也。”可见周代一般在春光明媚桃花盛开的时候姑娘出嫁,故诗人以桃花起兴,为新娘唱了一首赞歌。(用什么起兴有考究)旧说如《毛序》等以为与后妃君王有关,为今人所不取。
  全诗分为三章。
       第一章以鲜艳的桃花比喻新娘的年青娇媚。人们常说:第一个用花比美人的是天才,第二个用花比美人的是庸才,第三个用花比美人的是蠢才。(有点过)《诗经》是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所以说这里是第一个用花来比美人,并不为过。自此以后用花、特别是用桃花来比美人的层出不穷,如魏阮籍《咏怀诗》之十三:“天天桃李花,灼灼有辉光。”唐崔护《都城南庄》:“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宋陈师道《菩萨蛮》词:“玉腕枕香腮,桃花脸上开。”他们皆各有特色,自然不能贬之为庸才、蠢才,但他们无不受到《诗经》这首诗的影响,只不过影响有大小,运用有巧妙而已。(经纬关系)这里所写的是鲜嫩的桃花,纷纷绽蕊,而经过打扮的新嫁娘此刻既兴奋又羞涩,两颊飞红,真有人面桃花,两相辉映的韵味。诗中既写景又写人,情景交融,烘托了一股欢乐热烈的气氛。这种场面,即使在今天我们还能在农村的婚礼上看到。
       第二章则是表示对婚后的祝愿。桃花开后,自然结果。诗人说它的果子结得又肥又大,此乃象征着新娘早生贵子,养个白白胖胖的娃娃。
       第三章以桃叶的茂盛祝愿新娘家庭的兴旺发达。
       以桃树枝头的累累硕果和桃树枝叶的茂密成荫,来象征新嫁娘婚后生活的美满幸福,真是最美的比喻,最好的颂辞!朱熹《诗集传》认为每一章都是用的“兴”,固然有理,然细玩诗意,确是兴中有比,比兴兼用。全诗三章,每章都先以桃起兴,继以花、果、叶兼作比喻,极有层次:由花开到结果,再由果落到叶盛;所喻诗意也渐次变化,与桃花的生长相适应,自然浑成,融为一体。
  诗人在歌咏桃花之后,更以当时的口语,道出贺辞。第一章云:“之子于归,宜其室家。”也就是说这位姑娘要出嫁,和和美美成个家。第二、三章因为押韵关系,改为“家室”和“家人”,其实含义很少区别。古礼男以女为室,女以男为家,男女结合才组成家庭。女子出嫁,是组成家庭的开始。朱熹《诗集传》释云:“宜者,和顺之意。室谓夫妇所居,家谓一门之内。”实际上是说新婚夫妇的小家为室,而与父母等共处为家。今以现代语释为家庭,更易为一般读者所了解。(“宜”字再次被使用。
  本篇语言极为优美,又极为精炼。不仅巧妙地将“室家”变化为各种倒文和同义词,而且反覆用一“宜”字。一个“宜”字,揭示了新嫁娘与家人和睦相处的美好品德,也写出了她的美好品德给新建的家庭注入新鲜的血液,带来和谐欢乐的气氛。这个“宜”字,掷地有声,简直没有一个字可以代替。 (徐培均)
【寒砧记】蕡,此处指使“实”肥大起来。“有蕡其实”应译为“滋养桃子渐肥大”。
桃夭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附:
   【一】
        我的心中是有桃花的,要不这个春天怎么会来得这么早。春节前四五天,桃花就开了,以至于我见到桃花时,忽然就惊诧了,不知怎么来形容这种惊喜。如同忽然见到寻找了千年的女子,惊艳得说不出话来,只呆呆地望着,我知道,这就是爱情。不管千年万年,尽管山河老去,这种奇异的感觉,是不会老的。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你是我《诗经》里的新娘,妩媚而摄人心魄。这种浪漫的情怀,是开在骨子里的,只感觉我的骨头上,一朵一朵开满了桃花,玉蕊楚楚,娇羞欲燃。这是个大自然的奇迹,菊花,桂花,桃花,在同一个时空开放。佛说:万法由心生。心中的爱情,催开了桃花。春天真的来了,滚滚的雷声,磅礴的春雨,就要涨桃花汛了。
       佳人如玉。飘逸淡雅,婀娜多姿。温婉含蓄,热情奔放。这是一朵开在心底的花,我的桃夭。你是艳的,仿佛天上落下的云霞,含露吐英,旖旎在春的枝头。烟雨蒙蒙,如同缠绵的情丝,滋润着这灵性的生命,伸手捻着那一丝柔滑,一缕花魂。粉妆玉砌,鹅黄纤嫩,人面桃花相映红,不知那明丽里蕴含着多少寂寞。
       这是素洁的梦幻,欲燃的粉红。也许是来自陶渊明的桃花源,也许是来自金庸笔下的桃花岛。
       桃花似海。越是高雅的,就越寂寞。这些高贵的粉红色花雾,是冬的沉寂后乍暖的惊艳,娇弱,惹人爱怜。我不得不感叹这造化的神奇,欣赏她的绰约风姿。桃花是闲散的,也许是墙角地头,也许是河滨的一隅,也许就在那不为人知的荒野。
       通过烟雨的浸染,熏风的抚摸,桃花更是轻盈,香而不浓,甜而不腻。或晴或雨,都妩媚动人;或浓或淡,都不失温柔婉约。白的似雪,粉的似霞,红的似火,如痴如醉,尽情绽放着属于自己的美丽。桃花是美丽的,浪漫的,多情的,优雅而稚气,高贵而热烈。我觉得,除了桃花,没有哪一种花可以代表爱情,玫瑰终究是太俗了的,配不起淡而雅,也配不起这种热情——争先恐后的狂热。这是一种疯狂,一种燃烧,没有哪一种花,可以这样燃烧自己。拼了命地燃烧。 

【二】
       桃花是带着酒气的。粉嫩动人,天真烂漫。妖娆,柔软,调皮,可爱,俏丽。被春风唤醒,坠入尘埃。粉红的瓣,黄黄的蕊,慵懒而缭乱。玲珑艳丽的身影,有着说不出的凄美。贵妃醉酒,应该是桃花色的,那种骨朵儿乱,花枝儿颤,带着几分酒气,是最让人意乱神迷的。那种色是饱胀的、欲裂的,指尖一触碰,就会滴出水来。
       蓓蕾初绽,如含苞欲放的害羞的少女,在熏风细雨里做着春梦。才几日,惊醒了似地,东一枝,西一枝,嫣然微笑,花潮奔涌——那是一种喷涌,把花儿朵儿从褐红色的枝干上喷了出来。桃花蕴藏着巨大的生命力,是春的火焰。粉红的,深红的,一朵紧挨着一朵,挤满枝丫,怒放着,张扬着,狂热着,一团团,一簇簇,染红了云霞。大气磅礴,如海,似潮。
       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满园胭脂色,莫道不销魂。桃花灼灼地开放,深邃,慵懒,妩媚,温婉,迷情,醉了多少红尘过客。隔岸桃花,淡而浓,冷而艳,带着江南的气息。令多少英雄豪杰,醉生梦死。桃花,是美人脸颊的颜色,也是血的颜色。桃花是留在文人血管里的艳词,带着颓靡的诗意。桃花是一种运,也是一种劫,每个人都在等待着这一场劫,也都在心里种着一株桃树。桃花落满蹊,鲜血,情欲,桃花,繁华之后就是苍凉。但那苍凉,也是铺满了桃花的,一壶酒,一把剑,一路桃红。江湖是桃花的江湖,惹上桃花,虽然颓靡,但也美丽。
       桃花是任性的。极静,又极动。悄无声息,又肆无忌惮。是爱情的,也是恨意的。
       唐.崔护《题都城南庄》诗云:“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唐朝的桃花,开过千年,都不会老,因为爱情不会老。艳情更不会老。林黛玉葬的桃花是红色的,林妹妹吐在宝玉送的半旧的帕子上的血也是红色的。桃花是开在凡尘里的,也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
       胡兰成说:“桃花难画,因要画得她静”。桃花说到底,是一种深沉的寂寞,而且是太过寂寞了。桃花也是冷的,那是深到骨子里的寂寞开出的极静的花,因此桃花也是最艳绝的——冷到极处,是绚烂;静到极处,是喧哗。大凡世上的美人,都是极其寂寞的。越是寂寞,越高雅。静到极处,才能美到极处。 

【三】
       桃花是诗人的。不知是桃花招惹了诗人,还是诗人招惹了桃花,桃花与诗人的痴缠,平平仄仄,自有文字来,就无止无休。一壶酒,一杯茶,与花语,共花眠。红雨阵阵,朱砂点点,任桃红片片落满身子,醒来随手一抹,那淡淡幽情便化成了诗,化成了画。
       不教相思惹桃花。世上最潇洒的,要数诗僧张志和,他说:“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诗人们爱好以诗作画,其实桃花并不需要太多,“竹外桃花三两枝”就可以了。最好是野生的,那种野,仿佛人骨子里天生的野性,更自由,更自在。“桃花一簇开无主”——名花无主,尽可以采摘。
       晏几道诗云:“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蒋捷诗云:“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杜甫诗云:“可爱深红爱浅红。”除了万亩桃花红霞一片,依云而开之外,更有夹岸桃花蘸水开的奇景,若是悬崖峭壁之上,猛然瞥见一树桃花,那更是惊艳了的。
       桃花是冰清玉洁的,《红楼梦》说林妹妹是做了桃花仙子的,那种馨香也是淡到了极处的,就如林妹妹的冷香。每一朵桃花,都如轻盈的羽翼,也如奇女子的肌肤,如脂,如玉,如雪。亭台楼榭,野外荒郊,烟雨风露一晕染,便灵性地活了起来。
       桃花是风情的,也是风流的。“颠狂柳絮随风去,轻薄桃花逐水流”,更有“春水迷天,桃花浪,几番风恶。”画舫珠帘,买花载酒,武陵溪上频偷眼,小唇秀靥,一夜花狼藉。浅浅的酒窝,坏坏的笑,让我想起俞平伯《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那一种艳情。
        桃花无处不在,《红楼梦》里是开满桃花的,《金瓶梅》里也是开满桃花的。桃花总是与柳呆在一块儿的,桃花面,杨柳腰,才构成一个绝色的美人。桃含宿雨,柳带朝烟,在熏风暖阁小桥花坞之上,执一柄团扇,娇喘吁吁地去捕蝶,那该是怎样一种风流呢。林妹妹薛姐姐也是风流的,曹公说她们的风流,是一种意淫,是超越于肉体之上的。

【四】
       桃花是瘦的。黛玉《葬花吟》说:“桃花帘外开仍旧,帘中人比桃花瘦。”瘦得如一朵桃花。红颜多薄命,因为红颜太瘦了,这种骨感,虽然很美,但也是经不起岁月的,冷雨一打,就零落了。不零落,也凌乱了,如红楼里的那些女子,才高貌美命薄,剧未終,却早已一片狼藉,落红遍地。
       桃花是有恨的,此恨有关风和月。每一个桃花梦,都是令人沉醉的,有着自己的伤和痛。可以脉脉含情不离不弃,也可以忽远忽近若即若离。桃花是一种忧伤的糜丽,江南江北几乎家家户户都有桃花,从南到北依次开过去,几千里的时空。古代和现代都有桃花,从古到今依次开过来,几千年的时光。中国是个桃花的国度,离开了桃花,就没有了诗。离开了桃花,也失去了风流。
       陶渊明的《桃花源记》是世界上最风流的一章,远离世外,一个仙境,如在梦中。中国的帝皇,都致力于把自己的皇家园林,打造成一个世外桃源,那被称为“东方梦幻艺术”的圆明园,就是清代帝皇的桃源之梦。芳草平沙,斜阳远,乱点桃溪,轻翻柳陌,山泼墨,水捋蓝。皇帝太监宫女打扮成樵客渔夫、隐士文人,在桃花花雨之下,垂钓耕作,吟诗作画,好一派田园风光。世上的喧嚣远了,人间的争斗淡了,只剩下一片幽静。但是黄发碧眼是不懂桃花的,一把火烧了中国帝皇们的美梦。
        花痴自古有之,晋朝陶渊明爱菊,宋朝周敦颐爱莲、林和靖爱梅,唐朝的白居易却是一个桃花痴。他在诗里说:“村南无限桃花发,唯我多情独自来”,“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桃花的花期很短,几天就谢了,若想久观,就得如白居易一样,从山下到山上,追着桃花跑了。明朝的唐寅,更是个桃花狂人,“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里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不见武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桃花换酒,潇洒如此,最是痴狂。古代还有一个叫潘安的人,做县令时居然要求治下的农户,家家户户种桃树,只为看那花开的浪漫。潘安是古代第一帅哥,命犯桃花实在可爱。
       几日不来春便老。桃花雨,柳叶眉,薄衫轻扇,嫁于东风。一片春愁待酒浇,惆怅。只想乘一叶扁舟,去石矶西畔,在飞桥野烟里,觅一方田园,安放此身。有酒,有诗,有数树桃花。
桃夭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桃夭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桃夭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桃夭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桃夭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