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小星  

2017-03-20 22:14:09|  分类: 诗经解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你抱怨待遇不公、事业劳碌、因公离别时,你会想到诗经《小星》吗?这可是此类情感之根啊。-----有感

【作品介绍】
     这首诗只有短短的两章,每章的前两句主要是写景,但景中有情;后三句主要是言情,但情中也复叙事,所谓情景交融也。这首诗文心极细,章序分明。
小星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原文、译文及注释对照】
《诗经·召南·小星》译注
小星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F-021】小星
嚖彼小星,三五在东。肃肃宵征,夙夜在公。寔命不同! 
嚖彼小星,维参与昴。肃肃宵征,抱衾与裯。寔命不犹!
 
【注释】
1、嚖(惠huì):《广韵》作“暳”,光芒微弱的样子。
2、三五:似即指下章所提到参、昴(详下)。
3、肃肃:急急忙忙。宵征:夜行。
4、夙夜:早晨和夜晚,和《行露》篇的“夙夜”意义不同。公:指公事。这句是说不分早晚都在办着国君的事。
5、寔:即“实”,此。
6、参:星宿名。共七星,四角四星,中间横列三星。古人又以横列的三星代表参宿。《绸缪》篇的“三星在户”和本篇的“三五在东”都以三星指参星。昴(卯mǎo):也是星宿名,又叫旄头,共七星。古人又以为五星,有昴宿之精变化成五老的传说。上章“三、五”的五即指昴星。参、昴相近,可以同时出现在东方。
7、衾(亲qīn):被子。裯(绸chóu):床帐。
8、不犹:不如。
 小星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题解及原文】
       本篇写小臣出差,连夜赶路,想到尊卑之间劳逸不均,不觉发出怨言。“寔命不同”、“寔命不犹”是和朝中居高位的人比较,虽说委之于命,实在是不平之鸣。和《小雅.北山》的四、五、六等章相类。
 
【余冠英今译】
小小星儿闪着微微亮,三颗五颗出现在东方。急急忙忙半夜来赶路,为了官家早忙晚也忙。人人有命人人不一样!
小小星儿闪着微微亮,旄头星儿挨在参星旁。急急忙忙半夜来赶路,被子帐子都得自己扛。人人有命人人比我强!
小星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白话翻译】
小小星星闪微光,三三五五在东方。有人匆忙赶夜路,日日夜夜在公堂。只因命运不一样。
小小星星闪微光,参星昴星在天上。有人匆忙赶夜路,抛开温暖被和褥。只因命运不一样。

【讲解】
  《毛诗序》云:“《小星》,惠及下也。夫人无妬忌之行,惠及贱妾,进御于君,知其命有贵贱,能尽其心矣。”韩诗说与毛异,《韩诗外传》卷一引“曾子仕于莒”以说诗,谓“家贫亲老,不择官而仕”,引诗曰:“夙夜在公,实命不同。”《容斋随笔》以为此诗是“咏使者远适,夙夜征行,不敢慢君命”之意,用韩说也。《白帖》引“肃肃宵征,夙夜在公”入“奉使类”。姚际恒《诗经通论》云:“章俊卿以为‘小臣行役之作’,是也。”并驳毛传郑笺,以为诗中情景,于毛传(西汉初年,传授诗经的主要有四家。鲁国人申公,齐国人辕固,燕国人韩婴。但是,这三家著作除《韩诗外传》,都已不存。另外一家就是毛诗。即大毛公毛亨、小毛公毛苌所传。现存的毛诗每篇都有一个题解,叫做"小序"。其作者大部分已不可考。现在一般都认为解说文字除少数几篇可信以外,大部分都不可信。但是毛诗序对后人的影响非常大。古人做诗、写文章用典都爱用里面的解释。 所以《毛诗》就是《诗经》的《毛传》。)不类者三,于郑笺(郑玄(127年8月29日-200年),字康成,北海高密(今山东高密)人,东汉末年的经学大师,他遍注儒家经典,以毕生精力整理古代文化遗产,使经学进入了一个"小统一时代"。曾入太学攻《京氏易》、《公羊春秋》及《三统历》、《九章算术》,又从张恭祖学《古文尚书》、《周礼》和《左传》等,最后从马融学古文经。游学归里之后,复客耕东莱,聚徒授课,弟子达数千人,家贫好学,终为大儒。党锢之祸起,遭禁锢,杜门注疏,潜心著述。以古文经学为主,兼采今文经说,遍注群经,著有《天文七政论》、《中侯》等书,共百万余言,世称"郑学",为汉代经学的集大成者。唐贞观年间,列郑玄于二十二"先师"之列,配享孔庙。宋代时被追封为高密伯。后人纪念其人建有郑公祠。郑玄所注群经﹐有《周易》《毛诗》《仪礼》《周礼》《礼记》《论语》《孝经》。又注《尚书大传》《周易干凿度》《干象历》等。此外又着有《天文七政论》《鲁礼禘袷义》《六艺论》《毛诗谱》《驳许慎五经异义》《答临孝存周礼难》等。)不通者三。魏源《诗古微·召南答问·小星》总结各家,更加详说。我也认为郑笺孔疏附会毛传者非,不如申韩各家之说。 
小星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申韩各家中引诗《北山》:“或燕燕居息,或尽瘁事国;或息偃在床,或不已于行。”解释《小星》之“寔命不同”,更合诗义。但谓“抱衾与裯”一句,指行人所携之“襆被”,或役夫所携之“行帐”,则似是而实非。他们注意了句中“衾裯”两字,在“衾裯”两字上做文章,不知道“抱”即古“抛”字。钱大昕《声类》:“抱,古抛字。《史记·三代世表》:‘抱之山中,山者养之。’《集解》:‘抱音普茅反’。”详见我的《声类疏证》(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诗言“抱衾与裯”者,说征人役夫“肃肃宵征”,抛却室家之乐,夫妻之爱也。唐人李商隐诗云:“为有云屏无限娇,风城寒尽怕春宵。无端嫁得金龟婿,孤负香衾事早朝”。说李诗是从《诗·鸡鸣》“虫飞薨薨,甘与子同梦”,蜕化而来,可。说李诗从《小星》“抱衾与裯,寔命不犹”发展而来,亦可。因居者言之,则妻子怨早朝之孤负香衾;因行者言之,则自伤其“抛却衾裯”也。
小星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诗凡两章,每章的前两句主要是写景,但景中有情;后三句主要是言情,但情中也复叙事,所谓情景交融也。
  第一章之前两句云:“嚖彼小星,三五在东。”姚际恒所谓:“山川原隰之间,仰头见星,东西历历可指,所谓戴星而行也。”
  征人奔走,为赶行程,凌晨上道。忽见小星,三五在天,睡眼惺忪,初亦不知其星何名也。言在东者,东字与公、同趁韵,不必定指东方。第二章云:“嚖彼小星,维参与昴。”征人睡梦才醒,故初见晨星,不知何名。继而察以时日,然后知其为参星与柳星。第一章只言小星,三五在东,不言星名;第二章既说小星,又说乃参乃柳,这就是诗分章次的道理。诗虽写景,而情亦隐见其中。(谁知隐含此意?细致,总不会无谓重复
小星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诗之每章后三句主要言情者,第一章云:“肃肃宵征,夙夜在公。寔命不同。”“夙夜”旧释“早夜”,“日未出,夜未尽,曰早夜”。夙夜或早夜都不是两字平列,面是上字形容下字的偏正结构。征人天不明即行,可见其不暇启处,忙于王事。《北山》诗云:
  或燕燕居息,或尽瘁事国;或息偃在床,或不已于行;或不知叫号,或惨惨劬劳;或栖迟偃仰,或王事鞅掌;……
  可见同为“王臣”,同为“职司”,工作并不相等,遭遇并不相同。第二章后三句云:“肃肃宵征,抱衾与裯,寔命不犹。”改第一章的“夙夜在公”为“抱衾与裯”。又改“同”为“犹”。改“同”为“犹”者换字叶韵。改言“抱衾与裯”者,则由于上章之“夙夜在公”,凌晨上道,弃室家之好,“抛衾与裯”也。“夙夜在公”是“抛衾与裯”之因,“抛衾与裯”是“夙夜在公”之果。文心极细,章序分明。征人之“不已于行”,较之“息偃在床”者,不是“寔命不犹”吗?写役夫之悲,真是词情并茂。 (郭晋稀)
小星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附:赏析
        其实不必将诗经看得太神秘,艰涩。其实它远不如现代人有话没话倚马万言来得厉害,《生民之什》这样从传说谈起追述祖先功绩,今人道德的长诗浩荡,也不过数百字,换现代的人来写最起码得一万字以上还词不达意。连那些不认得不会读的字也不必在意它,当它是方言好了,反正现在好多字连字库里都不好找出来了,平时讲话也用不到。就像对待粤语,识听识讲就OK,有些字广东人自己也是写不出来的。
 
       言传不如意会。像“嘒彼小星”的嘒字(读慧音)是微光闪烁,群星明茂的意思。《说文》解得更形象,说是小声说话的意思,即亮晶晶的小星,不时眨着眼睛,犹如小声低语。能想象它的意境,比知道它的读音,当作知识去卖弄更好。懂得才能够亲近,看到的再不止文字本身,还有一种仿佛鼻尖轻碰的真实触感。
 
       今天,我们不谈政治历史,不叽叽歪歪说情感原则,而从《召南·小星》起来说一些社会民生的话题。《小星》是一个位卑职微的小吏,对自己日夜奔忙的命运,发出不平的浩叹。
 
        嘒彼小星,三五在东。肃肃宵征,夙夜在公。寔命不同!
        嘒彼小星,维参与昴。肃肃宵征,抱衾与裯。寔命不犹。
 
(小小星辰光朦胧,三个五个闪天东。天还未亮就出征,从早到晚都为公。彼此命运真不同。
小小星辰光幽幽,原来那是参和昴。天还未亮就出征,抛开香衾与暖裯。命不如人莫怨尤。)
 
        静谧的夜晚,万户入眠的时候,忙于王事的小吏独身夜行,与他相伴的只有天边的星辰。小吏初醒,睡眼惺忪,只看见天边有星,看不出是什么星。所以诗的开头只说“嘒彼小星,三五在东。”当他渐渐清醒,才看清楚那是参星和昴星。他想起自己,离开妻子,抛开香衾与暖裯。虽然是谨奉王命,不敢懈怠,但仔细地去想,有人息偃在床,有人肃肃宵征,际遇天差地远。如果不以同人不同命来自慰,真不知所谓。
 
        李商隐《为有》诗云:“为有云屏无限娇,凤城寒尽怕春宵。无端嫁得金龟婿,孤负香衾事早朝”。有人说诗意是从《诗·鸡鸣》“虫飞薨薨,甘与子同梦”,蜕化而来,也有说李诗从《小星》“抱衾与裯,寔命不犹”发展而来,亦可。从家中家人方面来说,妻子怨丈夫不同共眠,之孤负香衾;从行役者角度来看,则是自伤 “抛却衾裯”。
 
       小吏并不比普通民众好多少,他们亦只是民的一类,好象花池里的花,只是相对的拔节而出。自古以来“民”就是个强大而卑微的概念,说它强大是因为民担负起一个又一个个王朝,建立它们又毫不吝啬地摧毁它们,历史的真正推行者不是被时间选出来站在风头浪尖的英雄豪士,而是民众,说它卑微,是因为在在以前的中国,民连独立的概念都没有,常被呼之“生斗小民”,被人提及是以生斗计。简直像米铺里的掉在地上的米粒一样不值钱。它包容性太大,奴隶,自由民,小吏,甚至是官员,都可以称其为民。若转换了王朝来看,那先一个王朝的帝裔,在新的统治者看来,也只是民众。
 
        一年收成的大部分上交,剩下的不够一家人裹腹。这种际遇是相对自由民而言,若是奴姬,则更卑贱,等同货物嫁妆。古希腊更离谱,只要奴隶主们商量好,没有什么东西是不可以拿来交换奴隶的,比如盐。
 
        幸好个人的自尊心会帮助人主动忽视这些,在心里建立一个比较强大自我保护机制。人不到走投无路精神崩溃的地步,这道心理屏障都是不容易被拿开的,人总是自尊多过自弃。即使口称小民该死,也不会有人真的自认小民,甘心命比旁人贱三分。或者干脆如奴隶一样认命。臣服在命运之下,认定是老天安排,其实不只是懦弱,更是种自我保全意识。
小星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世大夫可以用一匹马,一匹丝绢换走一个或几个姬妾。像绿珠那样的倾城之色,身价也不过三斛明珠。现在随便一个女子,哪怕你拿着一麻袋明珠,想换她永远以身相许都不太可能,更毋论想她为你死。
 
         至于男奴隶,身份就更卑贱。秦穆公时大夫百里奚,是名门之后,更是一代名臣,可这名臣的身价却非常低,只值五张羊皮,因为他曾经是个奴隶。
 
       百里奚的遭遇要从周初说起,周武王封周太王古公亶父的二儿子虞仲的子孙在虞国(在今山西平陆县北)。春秋时,虞仲有个后人叫奚,因住在百里乡,又称百里奚,他在虞国任大夫。公元前655年,虞国被晋国所灭,百里奚和虞君都当了晋国的俘虏,成了奴隶。这时,秦穆公向晋献公求亲,晋献公就把女儿嫁给他,同时把百里奚也作为陪嫁的奴仆之一送往秦国。百里奚不甘心做奴隶,就在半路上逃跑了,可不久又被楚人捉去,成了楚国的奴隶。秦穆公是个有雄心壮志的国君,一直留心收罗人才,他听说百里奚是个有才干的人之后,决心把他追回来。他怕用重金去赎会引起楚国对百里奚的重视,就按照当时奴隶的身价,用五张羊皮把他作为逃奴赎回来秦穆公同百里奚交谈后,对他大加赞赏,封他为大夫,随时向他征询国策。
 
       看起来,当官确实是比较好的,就此摆脱小民的身份,此身离奴隶也更远。可是当官,是当有实权的官,还是当无权的官,是当做事的官,还是当管事的官,当贪官还是清官都是有本质区别的。《北山》诗云:
“或燕燕居息,或尽瘁事国;或息偃在床,或不已于行;或不知叫号,或惨惨劬劳;或栖迟偃仰,或王事鞅掌;……”可见同为“王臣”,同为“职司”,工作并不相等,遭遇并不相同。
 
         职位越低,福利越低,也越容易成为官场倾轧的牺牲品。上头出了事,常常第一时间成为替罪羊。做小吏也讲功力,能够像《水浒传》里的宋江做到“刀笔精通,吏道纯熟”是不容易的。这要求对上阿谀奉承、对下恐吓呵斥的演技要十分纯熟才能吃得开。
 
        小吏严格说起来,并不是官,像县丞,师爷等,是不入朝籍的,就算嫖妓朝廷官律也不会管。焦仲卿虽然在他老娘眼里是个有出息人,很有前途。其实他这样的人在庞大的官僚系统里多如牛毛,根本不是什么希望之星。做一辈子也可能只是不入品流的小吏。
 
        从诗经来看,古代公职人员的福利问题,简直比现在还成问题。不止是《召南·小星》,《邺风·北门》同样是一位位卑任重,处境困穷,无处诉说的小官吏埋怨公事繁忙、生活困难。
 
出自北门,忧心殷殷。终窭且贫,莫知我艰。已焉哉!天实为之,谓之何哉!
王事适我,政事一埤益我。我入自外,室人交徧谪我。已焉哉!天实为之,谓之何哉!
王事敦我,政事一埤遗我。我入自外,室人交徧摧我。已焉哉!天实为之,谓之何哉!
 
我从北门出城去,心中烦闷多忧伤。既受困窘又贫寒,没人知我艰难样。算了吧,都是老天安排定,我有什么办法想!
王家差事派给我,衙门公务也增加。我从外面回到家,家人纷纷将我骂。算了吧,都是老天安排定,我有什么好办法!
王家差事逼迫我,衙门公务也派齐。我从外面回家里,家人纷纷将我讥。算了吧,都是老天安排定,我有什么好主意!
 
       比《小星》更艰辛的小吏出现了,他一样位卑任重,可能更惨的是,他因为收入低微,不能让家里人满意,回到家里不但不能得到家人的安慰,反而受尽讥讽。再忙再累,不会有人对他有期待,抛却衾裯,也可能是各睡各的
 
        这首诗虽然古老,说的事却并不遥远,很有现实意义。每个城市有太多这样的人,拿着微薄的工资,起早贪黑的工作,人到中年,事业无起色,买不起房,买不起车。辛苦工作的积蓄连供子女读书都捉荆见肘。与妻子的感情也进入冷冻期,感情成了亲情,爱恋也成了习惯,连做爱都是应酬。再没有了彼此贴心的话语,剩下的只有指责,怨怼,相互抱怨。生活日复一日剥落甜美,露出狰狞破碎的本相。
 
        很少人不嫌贫爱富,贫富无疑是世俗关照一个人成功与否重要标准,有些爱憎之心也无可厚非,可是女子,如果仅以此来衡量自己的丈夫是否成功,那是肤浅而愚蠢的。因你不曾将他看作可以依靠,同舟共济的亲人,而仅仅是改善景遇的药方,他是药方,你显然就是一直生病并懊恼病始终不好的病人。
 
       事业不如意,是人生的大坎坷,像胃壁长久溃疡的伤口,对男人来说这伤口尤其致命。如果有家人温情抚慰,伤口好的也会快些,即使不好,痛感也会轻些。而做妻子的,也不必日日在懊恼自己没有前后眼的懊悔中自我煎熬。夫妻,应该是坦诚的可以互相舔伤口的动物,相互扶持着从苦难中走出来。
 
        一个人做什么,生活的怎样不重要,最重要是有人关心。如果潦倒失意,但周遭的人仍关心你,证明你这个人是贫而不困,仍有翻转的余力。失意时身边人给予的温暖,更像是工作了一整天喝到的一碗浓汤,喝到了才有信心继续下去。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