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图说宋真宗 赵恒  

2017-03-30 15:43:16|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图说宋真宗 赵恒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宋真宗 赵恒(968-1022)宋太宗第三子 
       姓名 趙恆 ,廟號 真宗 ,諡號 應符稽古神功讓德文明武定章聖元孝皇帝 ,陵墓 永定陵 ,在世 968年—1022年 ,在位 997年—1022年 。
      年號 咸平:998年—1003年 ,景德:1004年—1007年,大中祥符:1008年—1016年,天禧:1017年—1021年,乾興:1022年。在位二十五年崩。为守成之主,使北宋进入经济繁荣期。 
       宋太宗父亲,昌王赵祗子,信王赵祉子 ,钦王赵祈子 ,李宸妃后妃 杨淑妃后妃 沈贵妃后妃 。

       赵恒是宋太宗第三子,登基前曾被封为韩王、襄王和寿王,997年以太子继位。真宗在位25年,宋真宗统治时期治理有方,北宋的统治日益坚固,国家管理日益完善,社会经济繁荣,北宋比较强盛,史称咸平之治。 
图说宋真宗 赵恒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1004年,辽国入侵宋,宋朝大多数大臣建议不抵抗,以宰相寇准为首的少数人极力主张抵抗,最后他们说服宋真宗御驾亲征,双方在澶渊相交,宋胜。真宗决定就此罢兵,以每年向辽纳白银十万良、绢二十万匹来收买与辽的和平,定澶渊之盟。这是宋朝向番方纳岁币换取和平的开始。以王钦若、丁谓为相,二人常以天书符瑞之说,荧惑朝野,帝亦淫于封禅之事,朝政因而不举,景德元年(1004年),契丹人所建之辽国入侵,宰相寇准力排众议,劝帝亲征,双方会战距首都汴京三百里外之澶渊,宋战胜辽国,但因真宗惧于辽的声势,不顾寇准的反对,以每年进贡辽大量金银为"岁币"于澶渊定盟和解。历史上称为澶渊之盟。 
图说宋真宗 赵恒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宋真宗统治后期以王钦若和丁谓为宰相,信奉道教和佛教,称受天书,封泰山、祀汾阳,修建了许多寺庙。 宋真宗也是诗人,他比较著名的诗有《励学篇》、《劝学诗》等。 
       宋真宗-概况
       真宗赵恒咸平元年——乾兴元年 真宗名恒,曾名德昌、元休、元侃。生于开宝元年(968)十二月二日,太宗第三子。淳化五年(995)被立为太子。至道二年真宗像(997)太宗去世,真宗登皇帝位。乾兴元年(1022)二月二十日去世,享年55岁,在位26年,葬于永定陵。 
       真宗不是太宗的长子,母亲也不是皇后,原本没有资格继承皇位。当大哥赵元佐发疯、二哥赵元僖暴死之后,轮到了他继位。真宗即位之初,勤于政事,分全国为15路,各路转运使轮流进京述职,蠲免五代以来的欠税。但是与久经沙场的太祖、太宗不同,从小生活在深宫中的赵恒性格较为懦弱,缺乏开拓创新的决心和勇气,在他看来,坚持太宗晚年推崇的黄老无为思想,继续守成的局面是最好的选择。宋辽签订澶渊之盟后,真宗在政治上没有什么作为,反而致力于封祀之事,粉饰太平,广建宫观,劳民伤财,使得宋王朝的“内忧外患”日趋严重。 
       建于真宗时期的定州敌塔自雍熙北伐惨败后,对辽朝就一直心存畏惧,逐渐由主动进攻转为被动防御。相反,辽朝对宋朝却是步步紧逼,不断南下侵扰宋朝。自咸平二年(999)开始,辽朝陆续派兵在边境挑衅,掠夺财物,屠杀百姓,给边境地区的居民带来了巨大灾难。虽然宋军在杨延朗(又名杨延昭,也就是人们熟知的杨六郎)、杨嗣等将领率领下,积极抵抗入侵,但辽朝骑兵进退速度极快,战术灵活,给宋朝边防带来的压力愈益增大。 
图说宋真宗 赵恒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真宗朝名相寇准,对宋辽关系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寇准是华州下邽人,在很多文学作品中常被戏称为“寇老西儿”。寇准19岁就考中进士,仕途比较顺利,其人生性豪爽,不拘小节,是个很有个性的人。太宗时,有一次在大殿奏事,寇准的话很不合乎太宗的心意,太宗愤而离去,寇准居然不顾君臣之礼,扯着太宗的衣服不让他离开,太宗被他搞得极为尴尬。或许正是因为寇准的直率,使太宗比较信任他。 
       在立太子等敏感问题上也征求他的意见。寇准支持太宗立时为襄王的元侃为太子,又打消太宗立太子后的疑虑,所以说起来真宗能顺利登上皇位也有寇准的一份功劳。这样,真宗也很信任寇准,后任命他为宰相。 
图说宋真宗 赵恒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岳麓书院

       公元1004年秋,辽国萧太后。圣宗亲自率领20万大军南下,直逼黄河岸边的澶州(今河南省濮阳县)城下,威胁宋的都城。警报一夜五次传到东京,赵恒问计于群臣。副宰相王钦若、陈尧叟主张逃跑,任职才一月的宰相寇准则厉声反对说:“出这种主意的人应当斩首!”他说,如果放弃汴京南逃,势必动摇人心,敌人会乘虚而入,国家就难以保全了;如果皇上亲自出征,士气定必大振,就一定能打退敌兵。赵恒同意御驾亲征,由寇准随同指挥。到了韦城(今河南省滑县东南),赵恒听说辽兵势大,又想退兵。
图说宋真宗 赵恒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寇准严肃地说:“如今敌军逼近,情况危急,我们只能前进一尺,不能后退一寸。河北我军正日夜盼望陛下驾到,进军将使我河北诸军的士气百倍,后退则将使军心涣散、百姓失望,敌人乘机进攻,陛下恐怕连金陵也保不住了。”赵恒才勉强同意继续进军,渡河进入澶州城。远近各路宋军见到皇上的黄龙大旗,都欢呼跳跃,高呼“万岁”,士气大振。寇准指挥宋军出击,个个奋勇冲杀,消灭了辽军数千,射死了辽军主将萧达兰。萧太后见辽军陷入被动,要求议和。经过寇准的坚持和使者曹利用到辽营一再讨价还价,于12月正式议定由宋朝送给辽以岁币银10万两,绢20万匹,换得辽军撤走。这就是历史上的“澶渊之盟”。从此,岁币成为北宋人民长期的沉重负担。 
图说宋真宗 赵恒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赵恒后又听信王钦若的谗言,怨恨寇准迫使他亲征,冒—了风险,撤掉了寇准的相位,信用王钦若、丁谓等奸人为相,伪造“天书”,封禅泰山,提倡佛教、道教、儒教,大搞迷信活动,广建宫观,劳民伤财,政治腐败,社会矛盾趋于尖锐。 
       公元1021年,赵恒起病。第二年2月,病重,戊午日,命太子继位,不久死于汴京宫中的延庆殿。赵恒死后的庙号为真宗。 
     
      潘皇后 章怀皇后潘氏 
      郭皇后 章穆皇后郭氏 (975年-1007年),郭氏,宋真宗趙恆第二任妻子,宣徽南院使郭守文的次女。淳化四年,真宗為襄王,宋太宗為之賜婚。十七歲的郭氏入襄王府,封為魯國夫人,不久又晉封為秦國夫人。真宗於至道三年三月即位,五月冊立郭氏為皇后。景德四年,郭后隨從真宗巡幸西京,回宮後病崩,享年三十二歲。
       郭后謙約惠下,性惡奢靡。郭家人入宮拜見的時候,如果服飾華侈,郭后必加戒勖。及郭后崩喪,真宗深為嗟悼惋惜。禮官奏皇帝七日釋服,真宗特詔增至十三日。太常上諡曰莊穆皇后。靈駕發引,命翰林學士楊億撰哀冊。葬永熙陵之西北,神主享於別廟。皇后弟崇儀副使郭崇仁封為壯宅使、康州刺史,侄子郭承慶、郭承壽皆遷官。大中祥符中,加封郭皇后母高唐郡太夫人梁氏為萊國太夫人。宋仁宗即位,升祔真宗廟室,改諡章穆皇后。郭后生三子,皇子趙祐九歲夭折,追封悼獻太子。 
图说宋真宗 赵恒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刘皇后 章献明肃皇后 刘娥 (968年-1033年)名劉娥,是宋真宗趙恆的皇后,宋朝第一位攝政的太后,功績赫赫,常與漢之呂后、唐之武后並稱,史書稱其「有呂武之才,無呂武之惡」。 早年劉娥祖籍太原,生於宋太祖開寶元年(公元968年),祖父劉延慶在五代十國的後晉、後漢時任右驍衛大將軍(後晉高祖石敬瑭起兵於太原南,而後漢則建都太原),父親劉通是宋太祖時的虎捷都指揮使,領嘉州(今四川樂山)刺史,因此劉家舉家遷至成都華陽。生劉娥之時,母親龐氏曾夢到明月入懷,醒來後便生下一女,取名劉娥。然而劉娥出生不久,劉通便奉命出征,誰料犧牲於戰場上,因劉通無子,家道中落,龐氏只好帶著襁褓中的幼女寄居娘家。
图说宋真宗 赵恒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不知是否龐家窮困,還是劉通生前未斂財產,劉娥雖然身為刺史千金,讀書識字,卻學會一手擊鞀的謀生技藝,善說鼓兒詞。劉娥十三四歲的時候,龐家就把她嫁給一名年青銀匠,龔美。劉娥嫁夫隨夫,跟著龔美一起來到京城開封謀生。龔美手藝出眾,又為人和善,善於結交朋友,尤其與襄王府里當差的張耆交好。襄王正是未來的宋真宗趙恆,此時他的名字還叫趙元侃,尚未被冊定為太子,年僅十六歲。 
        據宋史上說,十五歲的劉娥與趙恆初會,進襄王府,但是趙恆與劉娥同為968年出生,於十七歲才被封為韓王,端拱元年(公元988年)才被封為襄王,時年已二十。
        總之,趙恆當時尚未婚配,聽說蜀女才貌雙全,便讓隨從去暗暗物色一名。劉娥隨夫拋頭露面擊鞀掙錢,自有美名在外,為趙恆的隨從們所知,龔美得知是王府選姬,不願放棄,改稱是劉娥的表哥,讓劉娥入王府。
      (不過關於這段故事,也有說法是劉家家道中落,劉娥舉目無親,好心人龔美收留她,讓她一起跟著去開封,兩人對外稱是表兄妹,其實不是夫妻。反正究竟是不是只有宋真宗知道了。)
        劉娥天生麗質,聰明伶俐,與趙恆年貌相當,很快如膠似漆。然而趙恆的乳母秦國夫人看不起劉娥的出身,認為劉娥勾引趙恆上邪路,勸趙恆趕跑劉娥不果,只好報與宋太宗,太宗大怒,聖旨一道下來,命逐劉娥出京。並為十七歲的趙恆賜婚,此時趙恆被封為韓王,新娘為忠武軍節度潘美的八女兒,十六歲的潘氏受封為莒國夫人。
       然而,趙恆雖迫於皇命把劉娥送出王府,卻不願離開劉娥,把劉娥偷偷藏在王宮指揮使張耆家裡,不時私會。這樣偷偷摸摸,劉娥過了十五年。
        宋太宗至道三年三月癸巳日,五十九歲的宋太宗趙光義病逝,遺詔傳位於已立為太子兩年的趙恆。趙恆繼承大統,再也不用與劉娥偷偷來往了。當年趙恆奉命娶的王妃潘氏,婚後六年便死了,死時年僅二十二歲,無子。潘氏去世兩年後,太宗又賜婚於郭氏,宣徽南院使郭守文的次女。年十七的郭氏初封魯國夫人,不久又晉封秦國夫人。
      趙恆於三月即位,五月冊立郭氏為皇后,六月追封潘氏為庄懷皇后(後來兒子宋仁宗改為章懷皇后)。雖然後宮三千佳麗,趙恆卻並未忘情於劉娥,很快把劉娥接入宮裡。景德元年(公元1004)的正月,封劉娥為四品美人,正式成為後宮妃嬪的一位(當時,郭皇后之下,只有劉美人最為尊,連王府姬妾楊氏都只被封為五品才人)。這時候的劉娥,終於可以正大光明地和真宗在一起了。劉娥雖然已經36歲,可是她聰慧溫柔,一直獲得真宗的專寵,很快晉封為二品修儀,又封為一品德妃。 
       此時的劉娥,已非昔日擊鞀的小妹,她長年幽居,博覽群書,研習琴棋書畫,早已才華出眾。劉娥見舉目無親,便向真宗提出,願讓表哥改姓為劉美,做自己的兄長,繼承劉家香火。其實,龔美早已跟隨真宗,一直忠心耿耿,只對真宗效忠。劉美任官,既不阿附於權臣,對部屬也關心備至,出任在外時他的隨從兵卒,都按省籍定時輪換,從不培植自己的私人勢力。
       然而,景德初年,郭皇后的兒子趙祐夭折了,年僅九歲;半月後,另一名兩月大的皇子也夭折了。真宗的五名皇子居然一個也沒能活過十歲,此時真宗年近四旬,以防萬一,養宗室之子於皇宮內。郭皇后前後生了三個兒子,只有趙祐能活到九歲,不想也不幸夭折,傷心過度,身子垮了下來。
       景德四年四月十六日,郭皇后病薨,享年三十一歲,諡號為庄穆皇后(後改章穆皇后)。真宗心裡雖然很想立劉娥為後,但是劉娥既無子嗣又出身低微,群臣們都不贊同,反而要求冊立十四歲的才人沈氏為皇后。沈才人雖然是大中祥符元年才入宮的,然而她出身高貴,是宰相沈倫的孫女。真宗不悅,索性讓後位空缺,不談立後之事。 
       然而劉娥雖然長年受寵,卻無法懷孕。她身邊的侍女李氏,突然一日夢到仙人下降為子,真宗和劉娥大喜,想出「借腹生子」的方法來。大中祥符二年(公元1010年)四月十四日,李氏生下一子,趙受益(即後來的宋仁宗趙禎)。皇子雖然是李氏所生,卻只會認劉娥為母。真宗早在孩子出生三月前,便已宣布劉娥懷孕,冊封劉娥為修儀,與劉娥交好的楊才人則晉封婕妤。皇子雖然是劉娥的兒子,劉娥卻沒有親自撫養,而是交給楊婕妤撫養。楊婕妤亦是成都人,比劉娥小十六歲,與劉娥情同姐妹。真宗愛的既是劉娥,對楊氏也有好感,因此劉娥每每晉封,也少不了楊氏一份。時劉娥四十多歲,精力自然不如二十多歲的楊氏充沸,便讓楊氏代行哺育之職。
        然而,劉娥並未殺害真正的生母李氏,而封李氏為崇陽縣君。不久,李氏又生下一女,晉封才人,正式進入妃嬪行列。不幸的是,小公主很快夭折。李氏自認命薄無福,終其一生,都並未與兒子相認。
       劉娥既已「生子」,真宗便詔告群臣,欲立為后。然而不少高級官員都知道劉娥「生子」的真相,真宗無奈,幾次欲「立之」,劉娥都不得不「固辭」。大中祥符五年(公元1012)十一月,真宗晉封劉娥為德妃,並給百官加官進爵,冊后禮儀一應從簡,既不讓官員進賀,也不搞封后儀式,封后詔書也迴避朝臣公議,只下令將封后詔書傳至中書省,自己家裡宣布一下就完事。十二月丁亥,四十四歲的劉娥終於成為大宋王朝的皇后。
       身為皇后的劉娥,卻不像其他妃嬪只知爭寵,她才華超群,通曉古今書史,熟知政事,每每襄助真宗,真宗根本離不開她。每日批閱奏章,劉皇后必侍隨在旁。外出巡幸,也要帶上劉娥。
       雖然劉娥貴為皇后,朝中反對劉娥掌政的人也不少,以寇準和李迪為首。劉娥也開始籠絡自己勢力,以錢惟演和丁謂為首:錢惟演之妹為劉美之妻,丁謂的兒子娶了錢惟演的女兒。
       個中孰是孰非,後人只知表面,總之後來寇準落敗,貶為相州知州(後為道州司馬),丁謂也因為後來欺劉娥孤兒寡母想獨攬大權而獲罪。
       天禧四年二月(公元1020),真宗患病,難以支持日常政事,上呈到皇帝那裡的政務實際上都由皇后劉娥處置。後來,真宗更是病重,下詔:「此後由皇太子趙楨在資善堂聽政,皇后賢明,從旁輔助。」此詔書便認可劉娥裁決政事的權力。 
       群臣不安起來,劉娥雖非太子生母,卻對他視若己出,克盡母職,根本不是旁人所能離間。
      乾興元年(公元1022)二月甲寅,54歲的宋真宗趙恆病逝於延慶殿,遺詔曰:太子趙楨即位,皇后劉氏為皇太后,楊淑妃為皇太妃,軍國重事「權取」皇太后處分。而小皇帝趙楨這時只有十一歲,實際上就是由劉娥處理政務。
       然而丁謂想獨攬大權,欺上瞞下,以為劉娥是女子無見識,劉娥雖然當初因為后位不穩培植他,多年下來早已查知丁謂的不法舉動,此時更是怒不可竭,決心除掉他。當年六月,與丁謂勾結的宦官雷允恭被誅,丁謂罷相貶謫。丁謂被貶後,劉娥開始和仁宗趙楨一起聽政決事,正式垂簾。 
       劉娥自知出身卑微,宋朝以士大夫為尊,因此大力抬高母家,一直追尊加封祖宗:曾祖父劉維岳成了天平軍節度使兼侍中兼中書令兼尚書令,曾祖母宋氏最後封到安國太夫人;祖父劉延慶為彰化軍節度使兼中書令兼許國公,祖母元氏封齊國太夫人;父親劉通為開府儀同三司魏王,母親龐氏封晉國太夫人。
       劉娥號令嚴明,賞罰有度,雖然難免有些偏袒家人,但並不縱容他們插手朝政。在大是大非面前,她更尊重士大夫們的意見,王曾、張知白、呂夷簡、魯宗道都得到了她的重用,劉氏姻族也沒有做出為害國家的禍事。
图说宋真宗 赵恒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白鹿书院

       劉娥也非常簡樸,當初身為皇后時服飾簡樸,當了太后依然未改習性。宮中侍女見皇帝侍女服飾華麗,覺得自己身為太后侍女,怎麼能被比下去呢?報與劉娥,劉娥不為所動,「那是皇帝嬪御才能享用的,你們哪有這樣的資格。」
       雖然劉娥掌權日久,不願把權柄交給仁宗,但她卻依然是個慈母,仁宗少時體弱多病,劉娥忙於政務,讓楊淑妃照顧,仁宗稱劉娥為「大娘娘」,楊妃為「小娘娘。」
       而仁宗生母李氏,劉娥也升封她為順容,遷往真宗永定陵,成為守陵的先帝諸妃之一。而且早在真宗年間,便尋訪到李氏家人封官,真宗去世後,劉娥依然沿用李氏,未下殺手。
       明道元年(公元1032)二月,李氏患了重病,劉娥連忙派太醫前去診治,並晉封她為宸妃。然而李氏薄命,封妃當天,便病薨,享年四十六歲。起初,劉娥只想以普通宮嬪的身份殮葬了事,然而聽了宰相呂夷簡的勸說,劉娥以一品禮儀將李妃殯殮,在皇儀殿治喪,並給李妃穿上皇后冠服。李妃的父親得到追封,兄弟李用和也再次晉陞。
        劉娥雖不願還政於仁宗,卻並未想過自立。程琳獻圖《武后臨朝圖》,劉娥親擲於地,道:「我絕不會做這樣的事!」
        劉娥表態後,群臣如釋重負,仁宗也心懷感激,恭孝唯謹,更於天聖七年(公元1029)九月頒布詔書,將太后生辰長寧節的儀禮升級到與皇帝生辰乾元節相同的程度。
       明道二年(公元1033)二月,舉朝要行祭太廟大典,劉娥自覺天命已不久,想要在生前穿一次天子袞冕,便提出自己要著袞冕祭祀太廟。群臣大嘩,卻只得將皇帝袞衣上的飾物稍減了幾樣,呈了上去。
        二月乙巳這天,皇太后劉娥穿著天子袞衣、頭戴儀天冠,在近侍引導下步入太廟行祭典初獻之禮。為了將這場典禮搞得功德圓滿,亞獻者為皇太妃楊氏、終獻者為仁宗皇后郭氏。儀式結束後,劉娥在太廟文德殿接受了群臣給自己上的尊號:應天齊聖顯功崇德慈仁保壽皇太后。自此,徹底還政於兒子仁宗。
       三月,劉娥病重,仁宗大赦天下,四處徵召名醫,然而卻無法挽留劉娥的命,幾天後,劉娥病逝於寶慈殿,享年六十五歲。
        第二日,仁宗在皇儀殿召群臣,哭道:「太后臨終前數度拉扯身上衣服,可有什麼心願未了?」參知政事薛奎曰:「太后不願先帝見她身穿天子服入葬。」仁宗恍然大悟,下令給劉娥換上皇后冠服。
图说宋真宗 赵恒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仁宗正自傷感,群臣卻紛紛上議,說劉娥並非他生母,生母是李宸妃,而燕王更說李宸妃是太后毒死的。仁宗震驚,派人召來李用和,讓他親自去查看李宸妃的棺木。見李宸妃葬品如一品夫人,甚至身穿皇后服,仁宗大悔,嘆道:「人言豈可盡信。」來到劉娥牌位前拜謝自責:「從此後大娘娘的生平可清白分明了。」而上諡號之時,劉娥諡為四字:庄獻明肅皇后(後改章獻明肅皇后),而一般皇后只諡二字;生母李宸妃諡為庄懿皇后(後改章懿皇后)。 
       九月,仁宗下詔,劉娥和李妃同時遷葬永定陵。靈柩起駕這天,仁宗先為劉娥發引,不但執孝子禮,還不顧宰相們的勸阻親自執紼之禮(牽引棺材的繩索),一直步行送出皇儀殿。隨後他才再去往李宸妃下葬的洪福院為生母起靈,伏在棺木上痛哭道:「劬勞之恩,終身何所報乎!」
       劉娥死後,劉氏家族受尊崇更勝昔日。劉娥曾有遺詔,命仁宗尊養母楊太妃為皇太后。仁宗遵其旨意,尊封楊氏為保慶皇太后,楊后雖未垂簾聽政,仁宗卻克盡孝道奉養。三年後,楊太后亦去世,享年五十六歲,諡為庄惠皇后(後改章惠皇后)。

       野史
图说宋真宗 赵恒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应天书院

       從明朝流傳下來「狸貓換太子」的故事,說宋真宗的德妃劉娥和宸妃李氏同時有孕,李宸妃先產下皇子,劉德妃妒忌,勾結李宸妃身邊內官,把一隻剝了皮的狸貓換去皇子,真宗以為李宸妃產下怪胎,把李宸妃打入冷宮,將劉德妃生下的皇子立為儲君,並冊立劉德妃為皇后。
       另一種說法則是劉德妃的皇子不幸夭折,於是劉德妃把李宸妃的兒子據為己有,宣稱是自己的兒子,真宗照樣立她為後。
      兩種說法的結局都是:劉娥逼李宸妃自盡,卻有好心的宮人代李妃而死,而李妃流落民間,直到包拯橫空出世,才得以揭開這樁宮闈迷案,使李妃與兒子相認。劉娥因為做了壞事不久便死去,老包也因為替宋仁宗找回了親生母親而官升龍圖閣大学士。
 图说宋真宗 赵恒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宋真宗-伪造天书
       宋真宗景德元年(公元1004年),辽帝与萧太后率大军南下攻宋。在宰相寇准的坚持下,真宗勉强御驾亲征,但却在宋军士气方振、战局对辽不利之际,以每年输辽岁币银10万两、绢20万匹的屈辱条件,在澶渊同辽签订了和约,开创了以输岁币求苟安的恶例。真宗原以为这是一桩值得自豪的功业,很得意了一阵子。不料有一天,参政王钦若却对他说:“城下之盟,《春秋》耻之。澶渊之举,以万乘之尊而为城下盟,没有比这更耻辱的了!”王钦若的话,本来是要贬低寇准的,但却同时给爱虚荣的宋真宗兜头泼了一盆冷水,从此怏怏不乐。 
图说宋真宗 赵恒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王钦若是个善于察言观色、逢迎邀宠的马屁精。他对正经事儿没多大能耐,但在搞小动作方面,却是胜人一筹的。史称他“性倾巧,敢为矫诞”,就是说这个人鬼得很,敢于弄虚作假。宋真宗伪造“天书”的把戏,就是他出的歪点子。他看出真宗这人是既好大喜功,又害怕战争,就找了个机会假意向真宗提议说:“陛下若出兵收复幽、蓟两州,就可以洗掉澶渊之盟的耻辱了。”真宗说:“河北的的百姓刚免了战争之苦,我那忍心再挑起战争呢?还是想点其它主意吧!”王钦若乘机说:“那就只有封禅可以镇服四海、夸示外国了。但自古封禅,都得有“天瑞”出现才行。”接着又说:“当然,这‘天瑞’不是说要就有的;前代之所谓“天瑞”者,有些是人为搞出来的,只不过人主把它当真的崇奉起来,并以之昭示天下,就会同真的一样了。古代传说的‘河出《图》、洛出《书》’,难道真有这么回事吗?那不过是圣人以神道设教罢了!”真宗听了,当然心领神会,但又担心地说:“王旦也许不会同意这么干吧?”王旦是当时的宰相,因此前寇准已被排挤出朝,所以真宗首先考虑王旦是否肯附从。王钦若说:“我去向他暗示这是出于圣意,估计不会不同意。”果然,经过王钦若说项,王旦同意了。但真宗心里还是不踏实,就把王旦召来宴饮,正当喝得高兴的当儿,命人取出一樽酒来赐与王旦说:“带回去同老婆孩子一起享用吧!”王旦回家后打开酒樽一看,哪里是什么美酒拿里面盛的全是美珠!从此,王旦成了封禅拉拉队的带头羊。 
        主要障碍打通了,真宗又同王钦若密谋布置了一番,于大中祥符元年(公元1008年)正月把朝臣召集起来,煞有介事地对大家说:“去冬十一月庚寅月,将近半夜时分,我刚灭烛就寝,忽然室中亮堂起来,有个穿绛衣的神人对我说:‘来月于正殿建道场一个,将降天书“大中禅符”三篇。’说完就不见了。从十二月初一起我即斋戒于朝元殿,并建道场以伫候神赐。适才城皇司来奏称在左承天门南发现有帛布悬于屋脊上,即遣中使去察看,回报说帛布还包有类似天书的东西,封口隐然有字。原来正是神人说的天书啊!”王旦等当即再拜称贺。真宗于是率百官步行到承天门,诚惶诚恐地把那所谓的“天书”迎奉到道场,当众开了封口。只见帛布上写的是:“封受命。兴于宋,付于慎,居其器,守于正。世七百。九九定。”另外还有黄色字条三幅,内容是说真宗以孝道承统,务以清净简俭,必致世祚长久云云。真宗命知枢密院事陈尧叟宣读后,依旧包起,郑重盛入预先准备好的金柜中,另派官员祭告天地、宗庙和社稷。即在崇政殿设斋宴,接受百官朝贺。为了扩大影响,真宗趁热打铁,接连下了几道诏令:大赦、改元、改左承天门为承天祥符、群臣加恩、特许京师聚饮三日以示庆祝,等等。又授意一班吹鼓手如陈尧叟、丁谓等益以经义加以附和。一时间全国上下掀起了一股“争言祥瑞”的热潮。 
       这样闹腾了一阵之后,三月间即由王旦牵头,动员了文武百官、藩夷僧道及耋寿父老等二万四千三百余人,连续五次联名上表请求真宗封禅。真宗召三司使丁谓问了经费事宜后,即命翰林及太常详拟封禅仪注,又任命了主要负责官员,其中王旦为封禅大礼使,王钦若为封禅度经制置使,丁谓负责计度财用。六月初,派王钦若为先行官,赴泰山筹办具体事宜。 
       宋真宗天禧年间,因皇帝梦游金山寺,赐名“龙游寺”。清康熙帝南巡时,又赐名“江天禅寺”,然世人仍称“金山寺”。 
       王钦若一到乾封(今泰安县)即上言:“泰山醴泉出,锡山苍龙现。”不久,又遣人将自己伪造的“天书”驰送京都。真宗再次召集朝臣吹牛说:“五月丙子夜,我又梦见上次的神人对我说:‘来月上旬,将赐天书泰山’,即密谕王钦若等凡有祥瑞立即上报,现在果然应验了……”王旦等又是再拜称贺。接着将泰山来的“天书”奉迎至含芳园正殿,仍由陈尧叟启封宣读,文曰:“汝崇孝奉吾,育民万福。锡汝嘉瑞,黎庶成知。秘守斯言,善解吾意。国祚延永,寿历遐岁。”于是群臣表上真宗尊号为“崇文广武仪天奉道宝应章感圣明仁孝皇帝”。不久,王钦若又献芝草八十本,赵安仁献五色金丹、紫芝八千七百余本,各州献上的芝草、嘉禾、瑞木之类更多得无法纪计。九月,“令有司勿奏大辟案”,又诏建玉清昭应宫,以备专门供奉“天书”。上述种种无非是为封禅气氛加温,同时也把对真宗的歌功颂德浪潮推上了一个新台阶。 
图说宋真宗 赵恒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宋真宗-泰山封禅

       当伪造天书,一切准备就绪后,真宗即于十月初正式就道东行。那“天书”被载以玉辂,在前开路;王旦等一般文武百官扈从;还有一大批供役人员,组成了浩浩荡荡的队伍,历时十七天始到达泰山。在山下斋戒三日,始行登山。按照事先拟定的礼注,在山上完成了祭天大典后,第二天又下到社首山行了祭地礼。之后,又是一连串的庆贺活动。总计这次“东封”,包括到曲阜祭孔在内,前后花了四十七天时间。 
       北宋咸平五年,宋真宗封禅泰山驻跸于此,御赐昭空寺为宝相寺。历经千载香火不衰,成为帝王将相、名流墨客礼佛观光的风水宝地。这场由王钦若执导、宋真宗主演的闹剧虽然暂此结束了,但真宗并没有停止其“以神道设教”的事业,那些阿意希进之徒也仍然不断向他“争奏祥瑞,竞献赞颂”,几至达到“一国上下如病狂热”的地步。三年以后,在一些人的怂恿下,真宗又到山西汾阳去行“祭祀后土”(又称“西封”)大礼。可以说,一直到死,他都把这类自欺欺人的举措视作维系其政权命运的纽带。 
       图说宋真宗 赵恒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碧霞祠
       碧霞祠是泰山极顶最大的一座道教庙宇建筑群,始建于大宋真宗祥符年间,后历代多有重修。 

      拉动内需反腐倡廉促经济。
      一千年前,繁华似锦 。北宋真宗大中祥符二年三月,西域于阗国王遣回鹘罗斯温等来宋朝贡。罗斯温跪奏曰:“臣万里来朝,获见天日,愿圣人万岁。”(《宋史》)宋真宗问询路上情况,罗厮温说:“涉道一年,昼行暮息,不知里数。昔时道路尝有剽掠,今……行旅如流。愿遣使安抚远俗。”罗厮温称于阗到敦煌的道路通畅,行旅如流。此次于阗使节带来的贡品有玉石、乳香、琥珀、棉织物、琉璃、胡锦等;于阗使团间有商队,从内地带去了丝织物、金银器、茶叶等物品。 
      在宋真宗时,真宗崇奉道教,封太上老君为混元上德皇帝。殿内正中供奉的就是“混元祖师”,祖师面容慈祥,手持混元乾坤圈。这一年是公元1009年,距今整整一千年。千年梦回,北宋繁华似锦。而这一“锦”象在这年的九月体现得尤为明显:“(西夏)夏州进奉外,有以私物贸易久而不售者,自今官为收市。”这就是说,西夏使节所带之物,如果卖不出去,宋朝官府就全部包买下来,充分照顾朝贡者的利益。北宋政府财大气粗可见一斑。 
图说宋真宗 赵恒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太清宫

       这一年,北宋基本上是风调雨顺,没有大的自然灾害。唯有一次汴水涨溢出岸,浸没了从京师到郑州的道路。宋廷诏选善于治水的使臣迅速控制了水势,一时受阻的漕运也得以恢复通航。 
图说宋真宗 赵恒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这一年,客居泉州的阿拉伯穆斯林出资,仿照叙利亚大马士革伊斯兰教礼拜堂的建筑形式建造了泉州清净寺,占地2500平方米,是我国现存最早的一处伊斯兰教寺。 
       这一年,河南虞城富人曹诚在商丘建学舍150间,聚书1500余卷,“博延众生,讲习甚盛”,宋真宗赐名“应天府书院”,为中国四大书院之一。 
       这一年,宋真宗追封孔子弟子颜回等十人公爵,曾参等62人侯爵,封先儒左丘明等19人伯爵。 
       这一年,正处于历史上少有的盛世“咸平之治”时期,北宋悠闲地走在封建主义的小康大道上,经济复苏,国力猛增,制度清明,人文鼎盛,人口数量亦成倍增长! 
图说宋真宗 赵恒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有宋一代,素以富足、安康著称,却只这样一个“盛世”排名,而且是在开国不到40年、国家千疮百孔,每年不停地与党项、契丹作战,甚至还有四川叛乱的情况下开创的,那么,如何揭开这一辉煌的谜底呢? 
      大中祥符(1008—1016)是宋真宗的第三个年号,北宋使用这个年号共九年。大中祥符二年,繁华似锦,可是所有这一切,在五年之前并不明朗,那时的热门话题是:战争与和平。 
      和谐就是生产力 
      中国是举世最优美、最古老、最广大、人口最多、治理最好的国家。而北宋,却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个“小国”。 
       公元1009年,在中国大地上除了北宋之外,还有辽、夏,云南的大理国,青藏为吐蕃诸部及黄头回纥,西域为西州回鹘及于阗国(此时已皈依伊斯兰教,属于哈拉汗朝)。 
图说宋真宗 赵恒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此碑被人们找回后,大家才知道娘娘庙是后土庙的情况。碑文记载了后土庙是汾阴后土庙的行祠及宋真宗祭祀汾阴后土庙的盛况。
       辽之北则为斡朗改和辖戛斯等多个政权并立。而五年前,北宋的周边形势要严峻得多,尤其是宋辽关系。 
       1004年闰九月,辽萧太后与辽圣宗率大军侵入宋境,十一月,进抵澶州(今河南濮阳)。 
        此前,辽曾提出和约,宋真宗选择了战争。在同平章事寇准等人的坚持下,宋真宗亲至澶州督战,登临北城门楼,“诸军皆呼万岁,声闻数十里,气势百倍”。 
       辽军一面屯兵澶州城下,与真宗所统宋军主力对峙,一面展开和谈。 
       和平还是战争?宋真宗选择了和平:十二月,宋辽讲和,双方约为兄弟之国,承认边界现实,宋每年给予辽银10万两,绢20万匹。这就是历史上的“澶渊之盟”。
图说宋真宗 赵恒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关于“澶渊之盟”,历来颇多非议,否定者认为这是胜算下的城下之盟。殊不知,虽然辽军腹背受敌,但已击败宋军第一线主力,长驱直入,折损大量宋军;同时宋人也因争战多年却无法击败辽军取得最后的胜利而倾向议和。 
      民意如此,人心向背啊。宋真宗要的是和谐—友邦的和谐,民众的和谐。于是,宋辽签盟,从此交好达百年之久。 
       何况,虽然“澶渊之盟”后宋朝纳岁币换取了和平,可并非像某些教科书所言“大大加重了北宋人民的负担,加剧了北宋的财政危机”那么简单:从公元979年,真宗之父赵光义北征开始,宋辽之战已经打了25年了,其间北宋损兵折将,人民生灵涂炭,难道还应继续吗?这种生死相搏,要最终博弈到何时,且宋朝彻底胜算又有几何? 
       每年扔出去30万两白银,谁都心痛,可是否了解当时宋朝在北方战线上应付一场战争,需要投入怎样的国力物资? 
图说宋真宗 赵恒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3000万两白银!这还仅仅是中等级别的战争。 
       当时宋年收入一亿,而一场中等规模的战事所耗费的军费就高达3000万,这是多么恐怖的数字。即位近七年来,宋真宗一共应付了多少场超级战争?相比之下,这30万两岁贡的确是九牛之一毛!但年30万岁贡对于经济拮据的契丹来讲,无疑是天上掉的大馅饼。 
     于是,契丹上下因此而与宋朝百年交好,契丹铁骑不再南下。此中利弊,勿庸赘言。 
       到此,如果说后人对“澶渊之盟”还有不满意的地方,那就是它使北宋失去了中原帝国的威仪,番邦外夷竟未臣服!其实“辽宋为兄弟之国,辽圣宗年幼,称宋真宗为兄,后世仍以世以齿论”不是很好吗,何必非要自居“父皇帝”?兄弟和谐相处,于神宗而言,其结果就是:和谐就是生产力。 
       宋朝的国家财政收入,和约之后得以增加,在宋真宗病逝前一年,即公元1021年,其总额已达15000万。可以说,没有五年前的和约,就没有1009年的繁华似锦。 
       繁华似锦,尚需锦上添花,而能锦上添花的,是宋神宗那支廉政的大手笔。 公元1009年十一月,大手笔宋真宗作了一篇文章。 
图说宋真宗 赵恒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众所周知,真宗是位诗人,脍炙人口的“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就是出自他的名篇《励学篇》。不过这次却非他的即兴之作,而是告诫百官的《文武七条》:一是清心。平心待物,不为自己的喜怒爱憎而左右政事;二是奉公。公平正直,自身廉洁;三是修德。以德服人,而不是以势压人;四是务实。不要贪图虚名;五是明察。勤于体察民情,不要苛税和刑罚不公正;六是勤课。勤于政事和农桑之务;七是革弊。革除各种弊端。 真宗所立七条,均是廉政之举。 
       有宋一朝,经济发达,尤善商贾,尽管赵宋的面积、人口、资源都比前朝李唐差得多,但是,宋朝的经济,在像1009年这般风调雨顺的好年景时,岁入是唐朝的七倍;即便灾害频仍,岁入也是大唐的三倍左右。 
       经济繁荣,边贸红火,贡赋通达,税收富足,官员接触钱财的机会也由此多了起来。然而北宋时期官员赃罪(贪污)的现象却减少了,尤其与相距较近的唐朝、明朝相比,更是稀少。借宋人朱熹《观书有感》一问:问渠哪得“清”如许呢? 
       为有源头活水来!我想真宗所提之“清心”“修德”就是廉政的源头,有这样的活水注入,何愁为官不清呢? 
图说宋真宗 赵恒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宋真宗亲书石碑 。清心”“修德”是真宗倡廉的根本,其实宋代的倡廉措施中也是“德治”在先: 
       宋代官员有试用期,试用官员转正要有若干名正式官员保举,按规定,官员不得保举曾犯有贪污罪的官员转正。宋朝允许在职官员参加科举考试,考中者可提前转正或越级提拔,但曾犯有贪污罪者不许参加科举考试。又规定,凡重要职务和接触钱财的职务,一律不允许曾犯贪污罪者担任。宋朝官员通常定期定级,但曾犯贪污罪的官员升迁则举步维艰。 
       一个官员犯贪污罪,其上司、曾荐举过他的官员都要受到处罚。这使得上司很注意防范下属犯贪污罪,荐举者很关心被荐举者的德行,这就使官员贪污受到牵制。 
       宋真宗时,尊为“镇天真武灵应佑圣帝君”,简称“真武帝君”。此尊用刀流畅,刀法深峻圆润,形象生动逼真,包浆厚亮而深沉古雅。 
图说宋真宗 赵恒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宋代吏部设有官员档案,凡犯贪污罪者都记录在案。宋代还规定,这些犯罪者,每次晋级或调动职务时,都要向吏部主动申报自己曾犯过贪污罪,并规定,此类官员不得随意更改姓名。 
       “德治”就是以道德教育,启迪官吏的道德良知,使之不去越轨,但它必须与“法治”相结合:以法律约束,令其奉公守法,不敢贪污。为达到《文武七条》之“奉公”(廉洁奉公)宗旨,神宗倡廉工作的一大重点是加强监察官员自身的廉政建设。 
       宋朝对具有纪委职责的监察官员有着严格的规定,甚至监察官违反出巡制度都要遭受处罚。还特别规定了监察官失察、自身贪暴受惩处的制度。1009年九月,真宗“诏诸路官吏蠹政害民,转运使、提点刑狱官不举察者坐之”。 
       对于失察的监察官,真宗实行严厉的处罚。王曙为河北转运使,“坐部吏受赇,降知寿州”;张观任解州通判,因“盐池吏以赃败,坐失举劾”,被降监河中府税;河北路走马承受使臣悉代之,“坐不察边肃贪纵故也”。 
      因为这些廉政举措,1009年的北宋,可谓政治清明,这更加速了宋王朝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的双丰收,一个被《清明上河图》千秋歌颂的时代正拉开序幕将北宋王朝推向中国封建社会的巅峰,等待着百年后张择端的那支画笔。 

景德镇瓷器

真宗時,鐵製工具製作進步,土地耕作面積增至5.2億畝(太宗至道二年,996年,耕地有3億多畝),又引入暹羅良種水稻,農作物產量倍增,紡織、染色、造紙、製瓷等手工業、商業蓬勃發展,景德年間,專門製作瓷器(原名白崖場)的南昌鎮遂改名為景德鎮,貿易盛況空前。 

宰相  
呂端  張齊賢 李沆 呂蒙正 向敏中 畢士安 寇準 李迪  馮拯 
图说宋真宗 赵恒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在北宋真宗皇帝赵恒敕赐"圣寿禅寺"占地面积35000平方米,建筑174间,有殿阁五进,左右有轩、居、厅、堂、亭楼阁

       王旦 (957年~1017年),字子明。大名莘縣(今屬山東)人。父王祐,官至尚書兵部侍郎。王旦因生於凌晨,取名旦。自幼好學,相貌醜,喉部突起,華山老道說他有異人相。太平興國五年(980年)與寇準同榜進士,初任大理評事,平江(今屬湖南)知縣,娶轉運使趙昌言之女為妻。雍熙元年(984年)參與編輯《文苑英華·詩類》。雍熙二年,任鄭州通判,四年,改任濠州(今安徽鳳陽)通判。淳化二年,任知貢舉。至道元年,知理檢院。至道二年,升兵部郎中。咸平二年(999年)拜中書舍人、翰林院學士兼知審官院、銀台駁司。咸平三年(1000年)累升知樞密院。景德元年(1004年)真宗親征澶州,王旦隨行,不久雍王趙元份病重,王旦即先行回朝接任留守,十餘日不入家門。二年,任尚書左丞。四年,監修國史。 
图说宋真宗 赵恒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宋真宗与影青瓷

       王旦任宰相時,寇準多次在真宗面前說王旦的短處,然而王旦卻極力稱讚寇準,並提拔為節度使同平章事。後來寇準自覺德量遠不及王旦。王旦一生清廉,不置田宅,他說:「子孫當自立,何必田宅。」
       祥符元年(1008年)宋真宗好封禪,王旦本不同意封禪,但真宗堅決拜王旦為天書儀仗使、封禪大禮使,王旦只能盡可能的限制「五鬼」。王旦為此事而愧疚,常常悶悶不樂。天禧元年任充州太極觀奉上寶冊使,加太保,九月初十病卒[1]。真宗廢朝三日,親臨致祭。追贈為太師。葬於莘縣城關鎮曹廟王村東北100米處。有子王雍、王沖、王素。
      朱純嘏《痘疹定論》記載王旦「生子俱苦於痘」,晚年又得一子王素,王旦各方探問方藥。後來請到四川峨嵋山一位神醫,「能種痘,百不失一。」王素種痘十二天結痂,活了六十七歲。
图说宋真宗 赵恒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孔林古树庇荫之下,并立着宋、元、明、清各朝石碑15幢,最早的为宋大中祥符元年宋真宗御书的《文宪王赞碑》。

       王欽若 (962年-1025年)是中國北宋初期的政治家。字定國,諡文穆,臨江軍新喻(今江西省新餘縣東門王家)人。王欽若是真宗時期的宰相,屬於當時主和派的勢力,主張把國都南遷,與當時主戰的寇準對立。另一方面,他亦因為主導編纂《冊府元龜》而知名。 
       王欽若十八歲作《平晉賦論》獻給宋太宗,又有屏聯曰:「龍帶晚煙歸洞府,雁拖秋色過衡陽。」,太宗淳化三年(992年)登淳化進士甲科。歷任亳州(現安徽省亳州市)的防禦推官[1]、秘書省秘書部、西川安撫使、翰林學士,1001年(咸平四年)任參知政事(執政副宰相)。
        欽若身材短小,脖子上有肉瘤,時人稱「癭相」。王旦生前不重用欽若,直到王旦死後,王欽若始大用,王欽若發牢騷說:「為王公遲我十年作宰相!」,王欽若是北宋開國以來第一位江南宰相。

 图说宋真宗 赵恒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现存104尊,岩石间《宋真宗敕赐信相院》。南宋高僧文意撰书《飞仙洞跋》及历代文人墨客的题跋等碑刻十余通,都具有较高的艺术价值。

       景德元年(1004年)遼聖宗親征南下攻宋。宋真宗畏敵,聽從王欽若、陳堯叟等大臣之計,欲遷都往金陵(今南京市)南逃。同平章事(宰相)寇準(961年—1023年)力排眾議,勸宋真宗至澶州(今河南濮陽)督戰,結果士氣大振,訂下「澶淵之盟」。景德三年(1006年)王欽若挑撥宋真宗:「澶淵之役,陛下不以為恥,而謂準有社稷功,何也?……城下之盟,《春秋》恥之。澶淵之舉,是城下之盟也。以萬乘之貴而為城下之盟,其何恥如之!」,後來寇準罷相。1008年(大中祥符元年)偽造「天書」,封禪泰山,王曾對仁宗曰:「欽若與丁謂、林特、陳彭年、劉承珪,時謂之『五鬼』。姦邪險偽,誠如聖諭」。同年,與楊億、陳彭年等奉命編纂《冊府元龜》,全書一千卷,1013年(大中祥符六年)完成。冊府,是古代皇帝藏書冊之府庫,元龜即龜鑑的意思。 
图说宋真宗 赵恒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1017年(天禧元年),官至同平章事。1019年(天禧三年)任皇太子(即其後的宋仁宗)之師,但失勢於丁謂。1023年(天聖元年)再任宰相,1025年(天聖三年)冬十月,兼譯經使,病逝於前往傳法院途中,贈太師、中書令,諡文穆,親事及所親信共二十餘人恩蔭作官,「國朝以來宰相榮恩,未有欽若比者」。 
       仁宗時,欽若路過杭州,拜訪隱居西湖的林逋。林逋有詩送之:「虎牙熊軾隱鈴齋,棠樹陰陰長碧苔;丞相望崇賓謁少,清談應喜道人來。」後世人評價王欽若時,一般把他與寇準作比較,對於他對寇準讒言及為封禪而花費大量財貨而批判。然而,現代亦有歷史學家指出,二人的相爭其實很可能是因為二人的背景不同使然:因為王欽若出身於富庶的江南,而寇準是華北人,所以寇準較著意於光復被侵佔的故土,而王欽若卻放眼於改善國家的經濟,使國家變得更強盛。而事實上,在王欽若執政期間,是北宋開國以來經濟力最強的時候,而且更為南人參政開創了先河。
图说宋真宗 赵恒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1982年被定为全国重点宫观之一。位于泰山极顶南侧,是一座宏阔而完整的宫观。创建于宋真宗大中祥

       丁谓(966-1037),字谓之,后更字公言,江苏长洲县(今苏州)人。宋真宗大中祥符五年至九年(1012--1016)任参知政事(次相),天禧三年至乾兴元年(1019-1022)再任参知政事、枢密使、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正相),前后共在相位七年。 
       丁氏先祖是河北人,五代时迁居苏州。祖父丁守节,与范仲淹曾祖范梦龄同是吴越国中吴军节度使钱文奉(钱镠之孙)的幕僚,任节度推官,遂为长洲人。通籍后丁谓官运亨通,历任三司户部判官、工部员外郎、三司盐铁副使。大中祥符元年(1008),召为右谏议大夫,权三司使,加枢密直学士。后历任礼部侍郎、参知政事,工、刑、兵三部尚书。 
图说宋真宗 赵恒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麻姑被宋真宗封为“清真夫人”,哲宗封“妙寂真人”,徽宗封“真寂冲应元君”,宁宗加“仁祐”二字。

       大中祥符九年(1016)九月,丁谓以参知政事身份任平江军节度使,衣锦归里,“建节本镇,一时为荣”。离京时,宋真宗特赐御诗七言四韵和五言十韵,“尤为盛事”。他同时兼任使持节苏州诸军事、苏州刺史、苏州管内观察处置堤堰桥道等使,又兼任知升州军州事。天禧初(1017),以吏部尚书复参知政事。不久,拜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兼任昭文馆大学士、监修国史、玉清昭应宫使、平章事兼太子少师。乾兴元年(1022),封为晋国公。显赫一时,贵震天下。 
       据《中吴纪闻》、《姑苏志》等记载,丁谓第宅在苏州大郎桥,“堂宇甚古,有层阁数间临其后,号晋公坊。”龚明之曾到其故宅与他的孙子德隅过从。又据《吴门表隐》记载:“甫桥丁家巷,宋丁谓旧宅。南濠丁家巷有丁家园,为谓之别业。今道旁有青石座椅、上马石”。又据《吴县志》记载,大中祥符间,丁谓任苏州军节度使时,宋真宗曾为他在苏城西南横山吴王拜郊台后丁家山下建造过第宅。又,蓝家巷(今钮家巷)原有丁晋公庙。 
       丁谓相貌不佳,生一双斜眼,张目仰视,好像是个经常饥寒的人,相面的说他是“猴形”。小时顽劣,多亏有位姓郁的老先生对他严加管教,使他学业有所进步。后来,丁谓去拜访郁先生时说:“自己少时狭劣,多亏先生教诲,痛加夏楚,使某得以成立。”郁先生死后,丁谓还特地派人处理后事,“为棺殓葬,埋之物甚厚”。 
大禹治水时有“河之北属恒山”的记载;先后有秦始皇、汉武帝、唐太宗、唐玄宗、宋真宗封北岳为王、为帝
       年轻时丁谓与孙何最为友善,同以才名著称,人称“孙丁”。他俩曾一同以文章拜谒当时担任长洲县令的著名文学家王禹偁,王县令看了他们的文章十分惊奇,大加赞赏,认为“自唐韩愈、柳宗元之后,二百年始有此作”,当即赠诗云:“二百年来子不振,直从韩柳到孙丁。如今便可令修史,二子文章似六经。”宋太宗淳化三年(992),丁谓登进士科,列第四名。(寇莱公始与丁晋公善,尝以丁之才荐於李文靖公沆屡矣,而终未用。一日,莱公语文靖曰:「比屡言丁谓之才,而相公终不用,岂其才不足用耶?抑鄙言不足听耶?」文靖曰:「如斯人者,才则才矣,顾其为人,可使之在人上乎?」莱公曰:「如谓者,相公终能抑之使在人下乎?」文靖笑曰:「他日后悔,当思吾言也。」晚年,与寇权宏相轧,交至倾夺,竟有海康之祸,始服文靖之识。 ——《东轩笔录》) 
图说宋真宗 赵恒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混元洞 混元洞内,奉的是太上老君,也就是老子像

       丁谓是宋代苏州人中第一个官至宰相的高官,。有的说他是一代名相,有的说他是一代佞臣.总的来说,说他毁誉参半似乎评价过高了,他的毁应该多于他的誉.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就是他的才.王禹偁就曾赞赏“自唐韩愈、柳宗元之后,二百年始有此作”,并赠诗云:“二百年来子不振,直从韩柳到孙丁。如今便可令修史,二子文章似六经。几千字的文章,他读一遍便能背诵(丁谓“机敏有智谋,文字数千言。经览辄诵,善谈笑为诗。至图画、博弈、音律,无不洞晓”);三司案牍复杂繁多,一般官吏长久难以解断,而他一看案情,一言判决,众人都释然而悟;听凭满座宾客各自陈述,他从容应接,随口解答,条分缕析,统慑满座,没人能超出其意。著有《景德会计录》、《建安茶录》、《刀笔集》、《青衿集》、《晋公集》、《晋公谈录》、《丁晋公词》等十多种。 
       在安抚边疆少数民族方面也作出了一定的贡献。淳化年间(990-994),他对与官府为敌的西南少数民族武装以安抚团结为上,不动兵刃,并设法解决当地缺少食盐、长途解送皇粮、马匹交易等困难,妥善稳定了局势,得到朝廷赞赏。西南地区赖以安宁。据叶得梦《石林燕语》记载,丁谓以郓、齐、濮安抚使知郓州时,北方契丹铁骑南下,民心惊惶,河北百姓纷纷抢渡黄河,“欲避于京东者,日数千人”,而船民不肯尽力摆渡。丁谓听到此事后,采取果断措施,急忙从监狱中取出死囚数人,“以为舟人,悉斩于河上,于是晓夕并渡,不三日皆尽”。他又从难民中挑选少壮者,在数百里黄河边“分画地分,各使执旗帜、鸣金鼓于河上,夜则传更点、申号令”。契丹人以为宋方已有防备,便撤退而去,于是“境内晏然”。由此可以看出丁谓的为人聪明,办事果断、干练。 
图说宋真宗 赵恒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当时全国粮赋十分混乱,每年征收数量不一,随意加码,百姓苦不堪言。丁谓奏议以景德四年民赋数为准征收,并报朝廷备案,以利国计民生。朝廷准奏,并下诏褒奖。丁谓为家乡苏州也办过好事,曾“为乡里请于朝,特免丁钱。乡人至今德之,祠于万寿寺”。 
       (丁谓有才智,然多希合,天下以为奸邪,及稍进用,即启导真宗以神仙之事,又作玉清昭应宫,耗费国帑,不可胜计。谓既为宫使,夏竦以知制诰为判官。一日,宴宫僚於斋厅,有杂手伎俗谓弄碗注者,献艺於庭,丁顾语夏曰:「古无咏碗注诗,舍人可作一篇。」夏即席赋诗曰 :「舞拂挑珠复吐丸,遮藏巧便百千般。主公端坐无由见,却被傍人冷眼看。」丁览读变色。 ——《东轩笔录》。)
图说宋真宗 赵恒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丁谓虽才智过人,然而心术不正,做事“多希合上旨,天下目为奸邪”。他与王钦若、林特、陈彭年、刘承珪都以奸邪险伪著名,人称“五鬼”。宋真宗赵恒相信迷信,丁谓极力迎合,以神仙之事启迪皇帝。景德四年(1007),宋真宗听信王钦若造作“天书”,准备举行泰山封禅等事。不久,王诈称京师、泰山“天书”下降,为此特改元大中祥符。起初,因朝廷内库经费短缺,封禅之事未定。一天,宋真宗问丁谓:“封禅经费有没有问题?”丁谓回答:“经费足够,大计有余。”宋真宗听了便决定封禅泰山,诏丁谓为计度泰山路粮草使,负责所有经费。他先以三司名义向朝中内库借银10万两,又命各州献钱贡物,于十月以前集中到泰山下。封禅队伍数千人,浩浩荡荡。封禅结束,又到曲阜祭祀孔子。这次封禅活动,耗费钱财800余万贯。丁谓曾修编《封禅记》。 
       宋真宗要在宫城营建玉清昭应宫,左右近臣上疏劝谏。真宗召问,丁谓回答道:“陛下有天下之富,建一宫奉上帝,而且用来祈皇嗣。群臣有沮陛下者,愿以此论之。”从此便无人再敢劝谏。大中祥符二年(1009),宋真宗命丁谓为修玉清昭应宫使,又加天书挟侍使、总领建造会灵观、玉皇像迎奉使、修景灵宫使、天书仪卫副使,还曾奉旨摹写天书刻玉笈。丁谓做这些事可谓是尽心尽力。玉清昭应宫计3600余楹,原估计二十五年建成。丁谓征集大批工匠,严令日夜不停,只用了七年时间便建成,深得皇帝赞赏。赐宴赋诗以宠其行。 
       丁谓不顾国家与百姓的利益,一味迎合皇帝,并给皇帝出坏主意,自然会遭到正直之士的反对,名臣寇准对他谄主媚君尤为痛恶。于是, 丁谓罗织罪名极力排挤,寇准被罢相贬官。满朝文武敢怒不敢言。乾兴元年(1022)二月,宋真宗死,宋仁宗即位时。年仅13岁,太后听政,丁谓利用职位之便修改“诏书”,把真宗死因归罪于寇准,并以此为借口,将朝中凡是与寇准相善的大臣全部清除。丁谓勾结宦官雷允恭,规定将重要奏章先送丁谓阅过后再送内廷,以达到把持朝政的目的。雷允恭为修宋真宗皇陵的都监,与判司天监邢中和擅自移改陵穴,这本是要杀头的事,“众议日喧”,而丁谓庇护雷允恭,不作处理。但最后终于被人揭发出来,触怒了太后,雷允恭被诛,丁谓被罢相,贬为崖州(今海南省)司户参军,四个儿子全被降黜。抄没家产时,从他家中搜得“四方赂遗,不可胜纪”。 

  图说宋真宗 赵恒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宋真宗赵恒赐名为通真岩,岩内至今仍有当年传歌台和刘三姐祖父的陵墓。

       丁谓贬官至死共计十五年,在崖州三年多,在雷州五年多,在道州近四年,在光州大约三年,其“流落贬窜十五年,须鬓无斑白者,人服其量。”明道年间(1032——1033),授以秘书监致仕,准许定居光州(今河南省潢川)。景佑四年(1037)闰四月卒于光州,归葬苏州城西华山习嘉原。 
图说宋真宗 赵恒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⑴一举三得:一举而三役济,计省费以亿万计 
       原文:祥符中,禁火。时丁晋公主营复宫室,患取土远,公乃令凿通衢取土,不日皆成巨堑。乃决汴水入堑中,引诸道竹木排筏及船运杂材,尽自堑中入至宫门。事毕,却以斥弃瓦砾灰尘壤实於堑中,复为街衢。一举而三役济,计省费以亿万计。 
      译文:祥符年间,宫中失火.丁晋公奉命修缮被烧毁的宫室,但是取土很远是个困难,丁晋公就命令工匠在大街上挖土.没过几日,大街就成了深沟.丁晋公命令工匠将汴河河水引进沟中,再用很多竹排和船将修缮宫室要用的材料顺着沟中的水运进宫中.宫殿修完后,再将被烧毁的器材和多出来建筑材料填进挖出来得深沟里,重新将街道填出来了.这一举做了三件事,节省下来的钱超过了亿万。乃决汴水入堑中,引诸道竹木排筏及船运杂材,尽自堑中入至宫门。事毕,却以斥弃瓦砾灰尘壤实於堑中,复为街衢。 
        北宋丁谓的“一举三得” 重建皇宫方案。我国古人管理策略。丁谓的“一举三得”方案表明了这一点。宋真宗时期,大臣丁谓用“一举三得”方案重建皇宫,是一次典型的系统管理实践。当时,由于皇城失火,皇宫被焚,宋真宗命丁谓重修皇宫。这是一个复杂的工程,不仅要设计施工,运输材料,还要清理废墟,任务十分艰巨。丁谓首先在皇宫前开沟渠,然后利用开沟取出的土烧砖,再把京城附近的汴水引人沟中,使船只运送建筑材料直达工地。工程完工后,又将废弃物填人沟中,复原大街,这就很好地解决了取土烧砖、材料运输、清理废墟三个难题,使工程如期完成。工程建设的过程,同现代系统管理思想何其吻合。丁谓主持的皇宫修建工程体现了中国古人高超智慧的管理实践。 [1] 
       ⑵溜须 
图说宋真宗 赵恒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宋真宗赵恒寓此,偶见龙像,于咸平十年(999年)敕命重修,改额“光化圣寺”。至元代寺宇颓败,泰定三年(1326年)重建。
图说宋真宗 赵恒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溜须”一词,难见于“辞典”、“辞海”,而于宋史中则有丁谓溜须的记载。丁谓在宋真宗时即在中央政府的监察、财政部门担任领导职务,他伙同王钦若大营道观,屡上祥异,以迎合帝意,不久升任副宰相,即参知政事。时宰相是寇准,丁谓对之毕恭毕敬,唯寇准之言是听。 某日,中央政府开办公会议,宰相、副宰相等在一起用工作餐,汤污寇准的胡须,丁谓起而为之揩拂,即溜其须,寇准笑曰:“参政,国之大臣,乃为长官拂须耶?”说得丁谓既羞又恼,从此对寇准怀恨在心,这大概就是“溜须”的由来。 

  评论这张
 
阅读(54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