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汝坟  

2017-03-03 10:02:05|  分类: 诗经解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忠孝两难,该如何选择?为儿女放弃大使者有之!战争是政客的游戏,百姓的悲苦!
--------有感
【作品介绍】
  《毛诗序》以为这首诗是赞美“文王之化行乎汝坟之国,妇人能闵其君子犹勉之以正也”;汉刘向《列女传》更附会其说,指实此乃“周南大夫”之妻所作,恐其丈夫“懈于王事”,故“言国家多难,惟勉强之,无有谴怒遗父母忧”也。
 汝坟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原文、译文及注释对照】
《诗经·周南·汝坟》译注
 汝坟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F-010】汝坟
 
【题解及原文】丈夫行役在外,妻子在砍柴时思念他,并想象丈夫回来时的愉快心情,庆幸丈夫没有遗弃她。
遵彼汝坟,伐其条枚。未见君子,惄如调饥。
遵彼汝坟,伐其条肄。既见君子,不我遐弃。
鲂鱼赪尾,王室如燬。虽则如燬,父母孔迩。
 
【注释】
1、遵:循,沿着。汝:汝河。坟:大堤。
2、条:山楸树枝。枚:树干。
3、君子:这里是妻对夫的称呼。
4、惄(逆nì):忧愁。调:通“朝”,早晨。
5、肄(意yì):嫩枝条。
6、遐:远。
7、赪(撑chēng):赤色。
8、燬(毁huǐ):火。
9、孔:很。迩:近。
 汝坟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白话翻译】
沿着汝河坎上游,砍了树木低着头。一日不能见夫君,如饥似渴心忧愁。
顺着汝河坎上走,砍了枝条抬起头。见到夫君还家来,如胶似漆情深厚。
鲂鱼尾巴艳艳红,王室差役火熊熊。虽说差役烈似火,父母仍在要供奉。

 
【讲解】
  对于这首诗的主旨,《毛诗序》以为是赞美“文王之化行乎汝坟之国,妇人能闵其君子犹勉之以正也”;汉刘向《列女传》更附会其说,指实此乃“周南大夫”之妻所作,恐其丈夫“懈于王事”,故“言国家多难,惟勉强之,无有谴怒遗父母忧”也。《韩诗章句》则以为,此乃妇人“以父母迫近饥寒之忧”,而劝夫“为此禄仕”之作,显然并无赞美“文王之化”的“匡夫”之义。近人大多不取毛、韩之说,而解为妻子挽留久役归来的征夫之作,笔者以为似更切近诗意。(无信政客之言,无非忽悠

  这在诗之首章,其实已透露了消息。“遵彼汝坟,伐其条枚”——在高高的汝河大堤上,有一位凄苦的妇女,正手执斧子砍伐山楸的树枝。采樵伐薪,本该是男人担负的劳作,现在却由织作在室的妻子承担了。读者不禁要问:她的丈夫究竟到哪里去了?竟就如此忍心让妻子执斧劳瘁!“未见君子,惄如调饥”二句的跳出,即隐隐回答了此中缘由:原来,她的丈夫久已行役外出,这维持生计的重担,若非妻子又靠谁来肩起?“惄”者忧也,“调饥”者朝食未进也。满腹的忧愁用朝“饥”作比,自然只有饱受饥饿折磨的人们,方有的真切感受。那么,这倚徙“汝坟”的妻子,想必又是忍着饥饿来此伐薪的了,此为文面之意。“朝饥”还有一层意思,它在先秦时代往又被用来作男欢女爱的隐语。而今丈夫常年行役,他那可怜的妻子,又何曾能享受到丝毫的眷顾和关爱?这便是首章展示的女主人公境况:她孤苦无依、忍饥挨饿,大清早便强撑衰弱之身采樵伐薪。当凄凉的秋风吹得她衣衫飘飘,大堤上传送来一声声“未见君子,惄如调饥”的怆然叹息时,能不令你闻之而酸鼻?
汝坟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第二章诗情发生了意外的转折。“遵彼汝坟,伐其条肄”二句,不宜视为简单的重复:“肄”指树木砍伐后新长的枝条,它岂不点示了女主人公的劳瘁和等待,秋往春来又捱过了一年?(枚与肄的差别至少包括“又过了一年”,或许数年)忧愁悲苦在岁月漫漫中延续,期待也许早已化作绝望,此刻却意外发现了“君子”归来的身影!于是“既见君子,不我遐弃”二句,便带着女主人公突发的欢呼涌出诗行。不过它们所包含的情感,似乎又远比“欢呼”要丰富和复杂:久役的丈夫终于归来,他毕竟思我、爱我而未将我远弃,这正是悲伤中汹涌升腾的欣慰和喜悦;但归来的丈夫还会不会外出,他是否还会将我抛在家中远去?这疑虑和猜思,难免又会在喜悦之余萌生;然而此次是再不能让丈夫外出的了,你怎能将可怜的妻子再次远弃!这又是喜悦、疑虑中发出的深情叮咛了。如此种种,实难以一语写尽,却又全为“不我遐弃”四字所涵容——《国风》对复杂情感的抒写,正是如此淳朴而又婉曲!(相见时难别亦难,评析或有炒作与想象)(评析诗,有3种方法,一是客观,原汁原味;二是主观,想象无限;三是升华,牵强附会,如政客,御用文人,喜欢第一种,最多第二种,反感第三种
汝坟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女主人公的疑虑并非多余。第三章开首两句,即以踌躇难决的丈夫口吻,无情地宣告了他还得弃家远役:正如劳瘁的鳊鱼曳着赤尾而游,(真乃诗意,不易想到)在王朝多难、事急如火之秋,他丈夫又怎能耽搁、恋家?形象的比喻,将丈夫远役的事势渲染得如此窘急,可怜的妻子欣喜之余,又很快跌落到绝望之中。当然,绝望中的妻子也未放弃最后的挣扎:“虽则如燬,父母孔迩!”这便是她万般无奈中向丈夫发出的凄凄质问。家庭的夫妇之爱,纵然已被无情的徭役毁灭;但是濒临饥饿绝境的父母呢,难道他们的死活你竞也不顾?(忠、孝、恋、节,千古纠结,千古情结

  全诗在凄凄的质问中戛然收结,征夫对此质问又能作怎样的回答?这质问其实贯串了亘古以来的整整一部历史:当惨苛的政令和繁重的徭役,危及每一个家庭的生存,将支撑“天下”的民众逼到“如燬”、“如汤”的绝境时,历史便往往充满了这样的质问。《周南·汝坟》在几经忧喜和绝望后发出的质问,虽然化作了结句中征夫的不尽沉默。但是读者却分明听到了此后不久历史所发出的巨大回音:那便是西周王朝的轰然崩塌……(潘啸龙)
汝坟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附:
汝坟贫女

时再点弓手,老幼俱集。大雨甚寒,道死者百余人。自壤河至昆阳老牛陂,僵尸相继。

汝坟贫家女,行哭音凄怆。

自言有老父,孤独无丁壮。

郡吏来何暴,县官不敢抗。

督遣勿稽留,龙钟去携杖。

勤勤嘱四邻,幸愿相依傍。

适闻闾(lǘ)里归,问讯疑犹强。

果然寒雨中,僵死壤河上。

弱质无以托,横尸无以葬。

生女不如男,虽存何所当!

拊膺(yīng)呼苍天,生死将奈向?

       梅尧臣(公元1002年~公元1060年),字圣俞,汉族,宦州宣城(今属安徽)人。北宋著名现实主义诗人,因宣城古名宛陵,世称宛陵先生。仕宦始不顺,梅询从子。初以恩荫补桐城主簿,历镇安军节度判官。于公元1051年(皇佑三年)始得宋仁宗召试,赐同进士出身,为太常博士。以欧阳修荐,为国子监直讲,累迁尚书都官员外郎,故世称"梅直讲"、"梅都官"。公元1060年(嘉佑五年)卒,年五十九。《宋史》有传。他的诗多能反映社会现实和人民疾苦,"工于平淡,自成一家",为北宋著名的现实主义诗人之一。与苏舜钦齐名,同为宋诗革新的推动者。时称"苏梅"。有《宛陵先生集》。

        这首诗是描写汝坟贫女哭诉朝廷的兵役给人民造成的灾难和痛苦。此诗所写是有史实根据的,作者原注称"时再点弓手,老幼俱集",据与作者同时的司马光《论义勇六割子》之《第一割子》说:"康定、庆历之际,赵元吴叛乱……国家乏少正兵,遂籍陕西之民,三丁之内选一丁以为乡弓手……闾里之间,惶扰愁怨……骨肉流离,田园荡尽。"(见《温国文正司马公文集》卷三十一至卷三十二)可以与此诗所写互相印证。不同的是此诗以一个家庭的悲剧形象地反映这段历史,龙钟老人拄杖应征,死在阴雨严寒之中,弱质贫女,无所依托,"拊膺呼苍天,生死将奈向?"这种对生命绝望的呼唤,比历史记载更生动、形象并深刻地揭露兵役的残酷和罪恶。这便是这首诗歌所达到的艺术高度。

       这是一首叙事诗,开头二句交代环境,引出人物。"汝坟",指河南汝河岸边。《诗经·周南》中有《汝坟》一首,诗中以妇女口吻说道:"鲂鱼额尾,王室如毁。虽则如毁,父母孔迩。"朱熹《集注》认为是写"汝坟之人","供纣之役,其家人见其勤苦而劳之"。事情竟如此之巧,历史上最反动的纣王在这里征集徭役,宋仁宗也在这里募集兵丁,诗人通过这一令人容易产生联想的典型环境,便把这次徭役的性质告诉读者。下面便同样以妇女的口吻控诉徭役的罪恶--"行哭音凄怆",真是高度的艺术概括!你看她一边行走,一边啼哭,那声音多么凄惨、悲怆!仅这一句造成的气氛已笼罩全篇。

       从"自言有老父"以下,可分三个段落。这位女子只有一位老父相依为命,"孤独无丁壮"一句很像北朝民歌《木兰诗》所说的"阿爷无大儿,木兰无长兄"。在交代了家庭成员以后,便说郡吏突然上门,把老父抓走。一个"暴"字写出了郡吏凶恶的气势,而"县官不敢抗"一句则是对"暴"字的补充,连县官都不敢违抗,何况平民百姓呢。这里的"县官",恐是诗人自指。"督遣"二句,几乎使人听到郡吏呵斥声,他们凶神恶煞似的督促壮丁们离村,不准迟延,更不准停留。女子的老父虽已年迈龙钟,步履维艰,还要拄着拐杖前往兵营。女儿见状,于心不忍,便再三嘱咐被抓去的邻人,希望邻人路上多多照顾老父。这"四邻"二字,反映出被抓者之多,恐怕比历史上所载的"三丁选一"还大大地超过。以上为第一段。

      过了一段时间,村子里渐渐有人被放回,女子连忙去打听,在她心目中,老父或许还能勉强支撑。"疑犹强"三字,写人物的心理状态极为贴切,这使人们想到在老父去后,她心中始终忐忑不安,疑信参半:一会儿担心老父累倒了,一会儿又希望他能活着回来。由于经过这样的铺垫,下面"果然寒雨中,僵死壤河上",便如晴天霹雳,震撼着这位女子的灵魂。啊,老父果然死了,在大雨严寒的时刻,在"僵尸相继"的壤河道中!诗笔至此,达到了高潮。这是第二段。

       老父死了,只留下一个孤苦伶仃的弱女,又能依靠谁呢?老父的尸体横躺在壤河道中,又有谁给安葬呢?生者如此痛苦,死者如此凄惨,这是一幅惨绝人寰的图景。面对如此现实,女子毫无办法,只好自怨自艾:她恨自己身为女子,不能代父从军,又不能为父营葬,虽然活着又能顶什么用呢?最后她捶胸顿足,口呼苍天,是生是死,莫知所从。"将奈向",据张相《诗词曲语辞汇释》卷三云:"义犹云奈何也。"如黄庭坚《归田乐引》词:"前欢算未已,奈向如今愁无计!"盖为宋时俗语。此诗用这三字作结,颇符合诗家所说的"言尽而意不尽,意尽而情不尽",值得人们吟味和深思。这是第三段。

       此诗的特色在于叙事中带有真挚的感情。作者虽是客观地反映当时徭役带给人民的苦难,但通过诗中人物之口抒发了父女之情、反对暴政之情,特别是最后一段写老父横尸道路,女儿欲葬不能而自己的命运又生死未卜,呼天抢地,感人至深。因此此诗又可称之为"叙事抒情诗"。

      通览全诗,值得惊叹的是诗人在创作上的勇气。他把犀利的笔锋直接指向宋朝的兵制,激烈地反对统治者所进行的战争。"郡吏来何暴,县官不敢抗"二句,颇值得人们深思。郡吏为何那样凶暴?县官为何不敢违抗?简言之,是因为来头很大。这不是在暗示上有朝廷撑腰么?宋朝以诗歌讥切时政,往往是要受到处分的,苏轼的"乌台诗案"便是一例。比苏轼略早的梅尧臣用比苏轼激烈得多的诗篇,的确是十分难得的。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