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草虫  

2017-03-09 10:00:31|  分类: 诗经解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品介绍】
 这首诗的主旨,《毛诗序》谓“大夫妻能以礼自防也”,朱熹《诗集传》则谓“南国被文王之化,诸侯大夫行役在外,其妻独居,感时物之变,而思其君子如此”。(《诗经》本来关注卑微和常情,御用文人却偏偏解释为高贵和王化
 草虫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原文、译文及注释对照】
《诗经·召南·草虫》译注
草虫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F-014】草虫
 【题解及原文】女子怀念远出的丈夫,并想象他回家团聚时的喜悦。
喓喓草虫,趯趯阜螽。未见君子,忧心忡忡。亦既见止,亦既觏止,我心则降。
陟彼南山,言采其蕨。未见君子,忧心惙惙。亦既见止,亦既觏止,我心则说。
陟彼南山,言采其薇。未见君子,我心伤悲。亦既见止,亦既觏止,我心则夷。
 
【注释】
1、喓喓(腰yāo):虫鸣声。
2、趯趯(替tì):跳跃。阜螽(中zhōng):昆虫。
3、亦:发语词。止:代词“之”。
4、觏(够gòu):交合。
5、降(洪hóng):平和。
6、惙惙(龊chuò):愁苦貌。
7、说(阅yuè):通“悦”。
8、夷:平。
 草虫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白话翻译】
草虫喓喓鸣,阜螽随声跳。不见心上人,心中乱糟糟。只要见到他,交欢有浓情,我心就平静。
爬到南山上,前去采蕨苗。不见心上人,心中忧戚戚。只要见到他,情意相交接,我心就欢悦。
爬到南山坡,前去采蕨叶。不见心上人,心中悲切切。只要见到他,两情同欢乐,我心才平和。
一翻译全无诗意
草虫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讲解】
  此诗的主旨,《毛诗序》谓“大夫妻能以礼自防也”,朱熹《诗集传》则谓“南国被文王之化,诸侯大夫行役在外,其妻独居,感时物之变,而思其君子如此”。旧说另有“大夫归心召公说”、“室家思念南仲说”、“托男女情以写君臣念说”等等,本文以为此诗是写思妇情怀之作,所思是她钟爱的人,至于是丈夫还是情人,可不必深究,因为这无碍我们对诗意的理解、诗情的玩味。
草虫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诗首章将思妇置于秋天的背景下,头两句以草虫鸣叫、阜螽相随蹦跳起兴,这是她耳闻目睹的,说是赋亦无不可。画面之内如此,画面之外可以猜想,她此时也许还感受到秋风的凉意,见到衰败的秋草,枯黄的树叶……大自然所呈露的无不是秋天的氛围。“悲哉秋之为气也”,秋景最易勾起离情别绪,怎奈得还有那秋虫和鸣相随的撩拨,诗人埋在心底的相思之情一下子被触动了,激起了心中无限的愁思:“未见君子,忧心忡忡。”忡忡,犹冲冲,形容心绪不安。本诗构思的巧妙,就在于以下并没有循着“忧心忡忡”写去,而是打破了常规,完全撇开离情别绪,诸如自己孤处的凄凉、强烈的思念,竟不着一字,而却改用拟想([nǐ xiǎng]犹设想。叶圣陶 《倪焕之》二一:“ 焕之 却又把近来想起的要兼教社会的意思告诉他,联带说一些拟想中的方案。”,假设所思者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那将是如何呢?诗云,“亦既见之,亦既觏之,我心则降。”见,说的是会面;觏,《易》曰:“男女觏精,万物化生。”故郑笺谓“既觏”是已婚的意思,可见“觏”当指男女情事而言,译为“偎着”是模糊意思,非直解。降,下的意思,指精神得到安慰,一切愁苦不安皆已消失。古人质直,印使是女诗人也不作掩饰。这里以“既见”、“既觏”与“未见”相对照,情感变化鲜明,欢愉之情可掬。运用以虚衬实,较之直说如何如何痛苦,既新颖、具体,又情味更浓。方玉润说得好:“本说‘未见’,却想及既见情景,此透过一层法。”(《诗经原始》)所谓“透过一层法”,指的就是虚实相衬法。
  草虫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第二、三章虽是重叠,与第一章相比,不仅转换了时空,拓宽了内容,情感也有发展。登高才能望远,诗人“陟彼南山”,为的是赡望“君子”。然而从山颠望去,所见最显眼的就是蕨和薇的嫩苗,诗人无聊之极,随手无心采着。采蕨、采薇暗示经秋冬而今已是来年的春夏之交,换句话说,诗人“未见君子”不觉又多了一年,其相思之情自然也是与时俱增,“惙惙”表明心情凝重,几至气促;(善于用自然界的变化暗示时间的流转)“伤悲”更是悲痛无语,无以复加。与此相应的,则是与君子“见”、“觏”的渴求也更为迫切,她的整个精神依托、全部生活欲望、唯一欢乐所在,几乎全系于此:“我心则说(悦)”、“我心则夷”,多么大胆而率真的感情,感人至深。方玉润说:“始因秋虫以寄托,继历春景而忧思。既未能见,则更设为既见情形,以自慰其幽思无已之心。此善言情作也。然皆虚想,非真实觏。《古诗十九首》‘行行重行行’、‘蝼蛄夕鸣悲’、‘明月何皎皎’等篇,皆是此意。”(《诗经原始》)此可谓善读诗矣。
草虫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本诗虽是重章结构,押韵却有变化,首章一、二、四、七句用韵;而二、三章则是二、四、七用韵,译诗仿此叶韵。另外王力《诗经韵读》认为各章第三句“子”与第五、六句“止”亦是韵脚。 (蒋立甫)

    附:
    1、谈拟想
 质朴这个意思该先明白,因为它是引导我们走进中国之拟想的,与宗教的世界之前导。关于宗教,乃指一个极乐的天堂与一个惨酷的地狱,并实体而生活的鬼神,非为波士顿一神论者(BostonUnitarians)所谓“国天..存于汝身”之说,亦非如亚诺德(MatthewArnold)所信之“不可拟人的,无定形的,存在于吾身,围绕于吾身,主张正义之权力。”之说。
  所谓拟想的世界,并不限于目不识丁之辈有此信仰,圣哲如孔子,亦曾表现某种程度的质朴的拟想,发他论及鬼神,他这样说:“与其媚于奥,宁媚于灶。”可见其说到鬼神,于心甚安,真几天真可爱,故又说:“祭神如神在”、“敬鬼神而远之”。至他的对待鬼神的态度则宁愿彼此互不相涉。
  韩愈之为唐代一大文豪,亦为拥护孔教的一大健将,他继承着孔子这种天真的态度。当他谪居现在的汕头附近的时候,适有鳄鱼为患,他遂写了一篇声调挣挣的“祭鳄鱼文”,一说鳄鱼竞受了他这篇优美雄健的文章所感动(因为他是中国历史上最著名的文章能手之一)照他自己的证述,鳄鱼从此不复出现于此县。韩愈之到底诚意的信仰此事与否,殊无益以考究。倘欲发问这个问题,即是误解了实况,因为他的回答十之八九将为:“吾何以能知其真,然足下却何以知其非真?”这实在是不可思议论的论调,既承认解决等此问题,非吾人智力所能胜任,倒不如漠视而过之。韩愈之为具有伟大胆识者,而且不是一个迷信人物,因为他是著名的“贬佛骨表”的著者,在这篇文章里,他劝皇帝勿遣代表去迎佛骨。我想当他执笔写祭鳄鱼文时,一定在暗暗好笑。另有几位胆识伟大的人物,具有较强的辨理力,像后来的司马光,他力辟佛教地狱之说,提出一个质问:“为什么中国未闻佛教学说以前从不梦及地狱之事,但是这样的辩证方法便不是中国精神的典型。
  对于我印象最深之中国幻想的特型人物,是像“聊斋志异”等中国文人从幻像抽绎出来的女鬼故事,尤其那些被遗弃而悒郁以死和屈死的女子的幽灵。她们附着于婢女的身体而申述其怨望于生人;或有已死的情人,复来缱绻,且为之产子。这种故事,充溢着人类的情感,最为中国人所爱读。因为中国的幽灵,奇妙地酷肖生人,而女性的幽灵更为可爱:她们也有多情善妒的,或至享受着一部分平常人类的生活。
  据此等笔记所描写,倘有书生孤斋夜读,遇此等幽灵鬼怪出现,倒不甚可怕。盖当灯火黯淡欲灭,有生朦胧而入睡,忽闻绸衣悉索声,亟睁眼视之,则一丽妹,年十六七,慧秀姣媚,光华照人,方睨之而书笑。她们往往为多情热烈之少女,我盖深信此等故事而为孤寂书生引以自慰之愿望。她也能用种种狡黠手段罗致财帛以助情人之贫乏;也能体贴护侍他的疾病,其温润慈和远过于现代之新式看护。更奇者,她有时还能替他蓄聚金钱,当他作客他方,她复能耐心地为他守候。所以她也能保持贞洁的节操。如此同居恋爱的时期,少者三五日、数星期,至可延长及一世之久,直等她替他生了小孩,孩子又长大成人,应试及第,及荣归乡里,则忽失故居所在,但见古墓荒冢,有一穴穿于地下,其中躺已死之母狐。因为此当年所谓丽妹,即中国人津津乐道的狐仙之一。有则她忽然隐逸,临去却还留一短笺,叙叙明她实为一狐狸,但欲享受人生幸福,因来缠绻。今见彼等已能发达,伊深为欣慰,但愿彼等恕伊之孟浪,未复致其恋恋不舍之情云云。
  这是中国人拟想的典型,其幻像非若高翔九天之上,而将心上的幻影被以奥妙,予以人类之情感与忧郁。它具有一种蛊惑性的美点,使人信以为真,不求完全合理,亦不可明确的解释。中国人之幻想的美质一向未为人所注意,我将于此多译一段故事,叫做倩娘“离魂记”(见“太常广记”),系出于唐人手笔。著者固不能确断此故事之准确性如何,但知此事迹约当纪元六九○年前后,适值武后当政时代。我国之小说,戏剧,和其他文人著作,往往多有类此典型的故事,其内容乃将神异的事迹写成可信,因其逼肖人类之性质。
  天授三年,清河涨溢,因官家于衡州,性简静,寡知友,无子有女二人,其长早亡,幼女倩娘,端妍绝伦,镒外甥太原王宙,幼聪悟,美容貌,镒常器重。每曰:“他时当以倩娘妻之。”后各长成,与倩娘常私,感想于寤寐,家人莫知其状。后有宾察之选者求,之镒许焉。女闻而抑郁,宙正深恚恨,托以当调请赴京,止之不可,遂厚遣之。宙阴恨悲恸,决别上船。日暮至山郭数里,夜方半,宙不寐,忽闻岸上有一人行声甚速,须臾至船,问之,乃倩娘步行跣足而至。宙惊喜发狂,执手问其从来,泣曰:“君厚意如此,寝食相感,今将夺我此志,又知君深情不易,思将杀身奉报,是以亡命来奔。”
  宙非意所望,欣跃特甚,遂匿倩娘于船,连夜遁去,倍道兼行,数月至蜀。
  凡五年,生两子,与镒绝信。其妻常思父母,涕泣言曰:“吾曩日不能相负,弃大义而来奔君,今向五年,恩慈间阻,覆载之下。胡颜独存也?”宙哀之曰:“将归,无苦!”遂俱归衡州,既至,宙独身先至镒家,首谢其事,镒大惊曰:“倩娘疾在闺中数年,何其诡说也?”宙曰:“见在舟中。”镒大惊,促使人验之,果见倩娘在舟中,颜色怡畅,讯使者曰:“大人安否?”
  家人异之,疾赴报镒。室中女闻喜而起,饰妆更衣,笑而不语,出与相迎,翕然而合为一体,其衣裳皆重。其家以事不常,秘之,唯亲戚间有潜知之者。
  后四十年间,夫妻偕老,二男并孝廉擢第,至丞尉。
  大概宇宙的现象,至今还没有充分解释清楚,致颇有余地以容纳这样的幻想之存在。拟想的正当用途,乃以“美”妆饰这个世界。比方像在道德的领域内,人类智力乃用以转变这个世界使成为满足人生的场所;而在艺术的领域内,是用拟想的天才在这个劳苦乏味的世界上撒布一层美的薄幕,使它生动而适合我们的审美的享受。在中国,生活的艺术,与绘画、诗合而为一。
  十七世纪末期,大文学家李笠翁在他的戏曲“意中缘”里有这么两句:已观山上画更看画中山。
  拟想引用其潜思冥索,将贫愁化入美境,我们读杜甫诗,此旨最能明显。
  美可以存在于茅舍中,亦可以存在于蚱蜢,存在于蝉翼中;最稀希处,美亦可以存在于岩石中。世界上只有中国人会孤零零画一幅峋嶙残罅的怪破图,悬诸壁上,欣赏终日而不厌,此等怪破非为威尼斯或浮罗伦斯的雕像,而是不加修饰的白描的艺术,存留着自然形态的粗鲁的韵律。我们的审美享受即出自此等艺术中。的确,中国人的心是极端的精细的,几可以从一颗小小的破卵探索其美质,因为他们总是兴奋地从这个悲愁惨苦的世界上摄取最后一分的快乐。一幅孤零峥嵘的怪石,或一头猫儿密视草虫的绘画真是最配中国人胃口的艺术,它们可以让一般人闲情欣赏,优游卒岁,虽战争爆发于户外而不顾。从平凡生活中寻求美,是中国的拟想之价值,真和华滋华斯(WOrdsworth)一样。华滋华斯为英国一切诗人中最富于中国精神者。明末学者萧士玮,在雨点中也感到了美,他在笔记中说:人倘在雨点中久立而不去,可以体味出一种美的感觉来。这样的说法即为一脱通行之笔记体裁。但这不仅是文学的要旨,亦为人生的要旨。

       2、虚实结合法(类似透过一层法。幻想“实”的反面。如分离为实,而幻想相聚;未见为实却幻想相见;穷困为实却幻想土豪,如此等等

     [精巧构思例说]

      虚和实是艺术上的一对辨证范畴。在中国传统艺术中,绘画、建筑、文学、表演等都重视虚实结合,虚实相生。文学作品中,实就是实写,即对人、事、景、物的直接描写,描写对象直接出现在作品之中,走上前台,定格量相;而虚就是虚写,即被表现的事物没有直接出场,百是借助其他事物来烘托渲染,对象隐藏在描写文字的背后,有时也借助想象、幻想等手段描绘出与现实世界绝然不同的虚拟世界,构成一种特殊的艺术境界来表情达意,起到实景描写无法达到以一当十以少胜多的作用。虚实结合,虚实相生,能够达到“超以象外,得其  中”(《诗品》)、“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艺术效果。

        刘征的《过万重山漫想》是一篇抒情散文,这篇文章通过自己穿行三峡的所见所闻引起层层联想,在神思飞越、浮想联翩中揣想“第一个穿过三峡”者的艰难,进而想到“第一个使用石器的人,第一个燧木取火的人,第一个弯了射箭的人,第一个骑上马背的人……”正是这无数个“第一个”推动了人类社会的不断进步。“漫想”的目的在于讴歌知难而进奋发有为的首创精神。

         《过万重山漫想》将实写和虚写很好地结合起来。夔门外壮丽的三峡风光是作者眼前亲见,属实写,描写出来是为了作为“漫想”的触发点,以引真情上文。第一个穿过三峡的人是谁?穿过三峡是在什么时候?使用什么交通工具?站在船上他会想些什么?这些问题所领起的描写是揣想,属于虚写,层层设想是为了突出首创者知难而进,具有开拓精神为下文议论作铺垫。实写虚写结合,相得益彰,很好地揭示了文章的主题。 

[名篇经验]

文1:                          书

朱  湘

拿起一本书来,先不必研究它的内容,只是它外形,就已够我们赏鉴了。

那眼睛看来是最舒服的黄色边纸,单是纸色已经在我们的心目中引起一处幻觉,令我们以为这书是一个逃免了时间之摧残的遗民。它所以能幸免而来与我们相见的这段历史的本身,就已经是一本书。值得我们思索、感叹,更不须提起它的内含的真或美了。

还有那一个个正方的形状,美丽的单字,每个字的构成,都是一首诗;每个字的沿革,都是一部历史,飙是三条狗的风,在秋高草枯的旷野上,天上是一片青,地上是一片赭;中疾的猎犬风一般快地驰过,嗅着受伤之兽在草中滴下的血腥,顺了方向追去,听到枯草疯索的响,有如秋风卷过过去一般。昏是婚的古字:在太阳下了山,地面不见人的时候,有一群人骑着马,擎着红光闪闪的火把,悄悄向一个人家走近。等着到了竹篱紫门之旁的时候,在狗吠声中,趁着还未闭,一声喊齐拥而入,让新郎从打麦场上挟起惊呼的新娘打马而回。同来的人则抵挡着新娘的义兄,作个不打不成交的亲家。

印书的字体有很多种:宋体挺秀有如柳字,宁可沙体天娇有如欧字,书法体娟秀有如褚字,楷体端方有如颜字。楷体是最常见的了。这里面又分出许多不同的种类来:一种是通行的正方体;还有一种是窄长的楷体,棱角最显;一种是扁短的楷体,浑厚颇有古风。还有写的书:或全楷体,或半楷体。它们不但看来有一种密切的感觉,并且有时有古代的写本,很足以考证今本的印误,以及文字的假借。

如果在你面前的是一本旧书,则开章第一篇你便将看见许多朱色的印章,有的是雅号,有的是姓名。在这些姓名别号之中,你说不定可以发现古代的收藏家或者是名倾一世的文人,那时候你便可以让幻想驰骋于这朱红的方场之中,构成许多缥缈的空中楼阁来。还有那些朱圈,有的圈得豪放,有的圈得森严,你可以就它们的姿态,以及他们的位置,悬想出读这本书的人是一个少年,还是老人;是一个放荡不羁的才子,还是老成持重的儒者。你也能藉此揣摩出这主人翁的命运:他的书何以流散到了人间?是子孙不肖,将它舍弃了。是遭兵逃反,被一班庸奴偷窃出了他的藏书楼?还是运气不好,家道中衰,自己将它售卖了,来填偿债务支持家庭?书的旧主人是这样。我呢?我这书的今主人呢?他当时对着雕花的端砚,拿起新发的朱笔,在清淡的炉香气息中,圈点这本他心爱的书,那时候,他是决想不到这本书的未来命运。他自己的未来命运是个怎样的结局的;正如这现在读着这本书的人,不能知道我未来的命运将要如何一般。

更进一层,让我们来想象那作书人的命运:他的悲哀,他的失望,无一不自然地流露在这本书的字里行间。让我们读的时候,时而跟着他啼,时而为他扼腕叹息。要是,不幸上再加上不幸,遇到秦始皇或是董卓,将他一生心血呕成的文章,一把火烧为乌有;或是像《金瓶梅》、《红楼梦》、《水浒》一般命运,被浅见者标作禁书,那更是多么可惜的事情啊!

天下事直是不如意的多。不讲别的,只说书这件东西,它是再与世无争也没有的了,也都要受这种厄运的摧残。至于那琉璃一般脆弱的美人,白鹤一般兀傲的文士,他们的遭遇更是不言而喻了。试想含意未伸的文人,他们在不得意时,有的采樵,有的放牛,不仅不异于庸人,并且备受家人或主子的轻蔑和凌辱;然而他们天生性格倔强,世俗越对他白眼,他却越有精神。他们有的把柴挑在背后,拿书在手里读;有的骑在牛背上,将书挂在牛角上读;有的在蚊声如雷的夏夜,囊了萤照着读;有的在寒风冻指的冬夜,拿了书映着雪读。然而时是不等人的。等到他们学问已成的时候,眼光是早已花了,头发是早已白了,只是在他们的头额上添了一些深而长的皱纹。

咳!不如趁着眼睛还清朗,鬓发尚未成霜,多读一读“人生”这本书罢!

[赏析和借鉴]

一般人写“书”往往着眼于书的内容极其价值,但朱湘别具只眼,写“书”,从外形着手,写纸色、字形、字体、书的印章、雅号和姓名。尤其难得的是文中以眼前所见为媒介,引起各种想象和联想,将书的外形要素写得细致而生动,赋予书这种文化载体以深刻的内涵,这种内涵不独见之于书的内容,也同样体现在书的形式上。想象、联想的内容都是虚写。作者释“飙”“婚”不是抽象的定义,而是生动形象的画面描写,想象中的图景印证“每个字的构成,都是一首诗;每个字的沿革,都是一部历史。”对书的主人的身份、命运的揣想,使得每一本书似乎都鲜活起来,成为我们观察和了解作者与作者进行心灵对话的窗口。虚写文字充实了文章内容,丰富了表现的手段,使得文章少了枯燥死板的介绍,而变得灵动细腻起来。

 

文2:                     受伤的快乐

彭志明

   正值期终考试,我在批阅试卷,女儿偏叫我个不停。她妈妈正在厨房里忙碌,我刚出院体虚,不能抱她离地,只好和她玩捉迷藏。玩了几次,她有些腻了,便对着书架上我的药瓶叫,我把一个小药瓶给了她,她高兴之后是全身心地玩。我头伏在床沿上叫她她不应声。我便将头抬起,叫她摸胡子。女儿摸胡子很轻柔,眼睛很深情,边摸边甜软地叫爸爸。我常常是闭着双眼享受一双细嫩小手带来的快乐。这次我也是闭着双眼,突然一声响,左眼角一热,我睁开眼见她是用小药瓶击打的,当下不怎么疼痛.我便顺势伏在床上佯装疼痛地叫唤逗她,她在一边快活地笑个不止。我渐渐发现左眼有些异样,用手一抹,满是鲜血,我说傻女儿你把爸爸打出血了。她见我的样子,知道做错了事,便看着我不再作声。我跑进厨房叫她妈帮忙。她妈—见,惊叫不止,顺手拿过几张卫生纸按住伤口。几张纸都浸透了,血才止住,女儿看我疼痛的样子,脸也变了,眼泪也到了眼角。她妈叫我快笑。因为女儿每次看我们痛苦时她也痛苦,我们快乐时她也快乐。她母女俩到医院送饭,如果碰上医生给我打针,她先苦着小脸。护士将针一扎下去我就笑,她也就笑了。后来我们用手指戳她的小屁股说给她打针她也笑。我女儿还没有仇恨或愤怒的表情。她有东西就送给别人,别人不给她也不在乎。她有时受人欺负,东西被人抢去时,她只看一眼对方,不理解为什么会这样,接着又玩得开心。不管别人怎样待她,她都是快乐,她妈说这一点遗传了我的。我不能让她难过,便不再捂住伤口,佯装快乐地笑了笑,她见我笑了脸上也舒展开来。

  对着镜子我涂红花油,见眼角伤口较大,四周呈紫乌色。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双眼睁开便疼痛,只好闭上左眼。一会儿右眼胀痛。晚饭后赶紧批阅试卷,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渐渐是右眼一片模糊。我担心视觉神经受到损坏受到牵连,心想这眼睛完了。我不怕失去它,我整个人都不在乎生死。我只是想到妻子失业,女儿尚幼,要是我的眼睛坏了,不能工作,不能挣钱,以后怎么养得大她。我做了双眼失明的种种设想,心里又生出烦恼,埋怨自己不小心,叹息女儿太小不懂事。一夜无话。

  第二天上课,因身体虚弱不能抄近上石阶,只好绕道校外公路再进校园。半睁半闭的眼目中,是凄风苦雨里车来人往的奔忙身影。自己做了父亲,方体会到自己的父亲以前也曾这等辛苦过。这奔忙者原来都负着许多责任。以前见人多以为热闹,喜欢观看,现在却是另一种想法。做父亲真不容易,只要孩子长大,什么苦都能吃。想着想着眼睛一亮,生发了全新感受。

  到了课堂,学生们见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模样,很是诧异。我打量着他们,想起他们父母也许正在风雨中奔忙,消耗自己的青春与生命,为的孩子长大有个出息,顿时增添了教师的责任。我怕产生误会,先解释了闭眼看人的原因。接着谈了路上生发的感受,我说我女儿打伤了我,着实让我不安了许久。可一想到我女儿能打伤人,证明已经长大了。我现在虽疼痛,心里却很快乐。一个人一生总会有意无意伤害别人,伤害别人怎么得了。我女儿第一个打伤的是我,是爸爸,不是别人,这是最理想的事儿。我的女儿长大了,我高兴。

  全场安静极了。有的女同学满眼泪花。“我朦胧中觉得女儿坐在她们中间。突然想到学生们不久也将做父母,而我女儿也在这个人类的其中时,我的心终于大动了一下。

 [赏析和借鉴]

  受伤竟然是一种快乐,这是本文立意新奇的地方。伤害来自自己女儿的不经意,她的天真圣洁,她的不谙世事给我们带来的是生命的美好无限憧憬。这种意外的受伤引发了作者关于人生的思考,如“双目失明的种种设想”,凄风苦雨中父亲的“奔忙身影”,学生们的“父母也许正在风雨中奔忙”……这些揣测和推想的情景,都是想象的结果,它让“我”看到了生活的意义,明确了自身的责任,正是这样的思考才使我们看到了一颗仁慈博大的心……生命在成长,生命在它无心的过错中成长。对这样的生命,我想每个人都会像作者一样,“突然眼睛一亮”,“生发”一种“全新的感觉”。作者的情思缘事而发,读来真切自然。

[范文快读]

文1:                 小高庄杂记

夜已深了。凉丝丝的风顺着窗口溜了时来,拂散了室友的鼾声。凝望着窗口,沉静地沐在夜幕中的小高庄便缓步向我走来了,很从容,很安详。庄前的那盏亮灯掀起幕帐的一角,微露出几丝房屋的棱角,它们正要依恋大地融入这团墨中。记得童年暑假时,斜阳晚照,在门前的路边便能见到老人们蹲在那儿,神情木讷地注视着天边。天边很美,渐渐妆成黛色的田野,晚霞下回巢的鸟儿,蓝蓝的天空;那是他们欣赏的景色吗?我见到他们时,乖巧地称呼后,便笑着想。他们有时也留恋地对我说:“小鬼!”但很多时候,他们是非常沉醉的,不动声色。当时,我读不出来什么,但今天,他们大都仙逝了,我也略解那木讷的神情;只因那在空灵的夜中久久不归的老人的回忆。他们没法写成《岁月情缘》、《日子》,他们只在月下向我们诉说平生的际遇。从国民党统治时期到解放初期以至“文革”,一直聊到今天他们的身体,缓缓吐纳着村庄的气息;就像看到他们抡着镢头在刨地,刨出了中国农民最美好的品质。

祖先们给我们留下了很原始的产业——编苇席。前些年,那些编席的地方是孩子们的乐园。烈日当空,树阴下编席的叔爷们的四周便围满了孩子,那里有无穷的小故事。孩子们的头团簇着,叔爷们也兴致盎然,津津乐道。可现在,连老人们都感到“下岗”的命运了;下岗,是因为他们已近黄昏(席是当然可以编下去的),但更多的是他们沉醉于过去的辉煌之中(小高庄的席子当时若申请专利便好了。)对于现实,他们显得无奈而伤感。而他们又劝我将来万不可混这碗饭吃,我微微一笑。

其实,小高庄的人很想继承祖业。记得小时候,庄里的小伙子大都在家里学编席,以至都有很好的成绩,“仰手接飞猱,俯身散马蹄”。可现在,他们成家了,往日神采飞扬的眼神变得黯淡和呆滞了。他们如一箩虾倒在地上,南下的南下,北上的北上。“混着过吧。”他们总爱用这样的活浅浅地描述生活。今年,他们大都待在家里,他们甚至也知道西部大开发,火热的小城镇建设;可他们却不出去了,重操起二亩三分地,或忙着些收破烂的活儿,就是不编席了。可这样会如何呢?日出而作日落而归的田园生活吗?我无从思索,但愿这儿真是桃源。

顺着这条路,可以看到这儿第三产业的发展。记得小时候,这儿只有一家小卖铺,算得上老字号了;现在它扩建了,里面仍是那青青的石板柜台,手摸上去还是那种感觉。过去,不论刮风下雨烈日飞雪,庄里的人都来这儿,油盐酱醋演绎着人们的生活;现在,有三家这样的店了。或许是名牌效应,人们仍然热衷于老字号;但毕竟不同了,竞争已在这片古老的土地上初露端倪,显聘片生机。可那老店老板依旧微笑着,以至我见到他都情不自禁地微笑起来,感受这无名的默契。

我还有感于路旁的理发店,那是邻庄婶子开的,理吹烫染是样样俱全。里常传出机器的嗡鸣声,在我的心灵深处与之对应的便是老剃头匠的握剪的嚓嚓声。那时老剃头匠骑着破旧的自行车常溜到我们高庄,一来便是半天。无论老少爷们儿,统一发型,可用不着太多的工序,其间笑语不断,其乐也融融,其情也切切。伴随着理发店里的流行乐,这只能贮藏在心中了。

同样顺着那条路,我一次又一次地回到小高庄。到家常做的事,便是撒欢地奔向田野,或为一时热情,强烈地呼吸着清新的土的气息和麦香;回来时,虫子已遍布全身,不知是它吸引了我,还是我吸引了它。然后登上平台,在家乡的碧天下,遥岑远目,献仇供恨……

窗口的小高庄远去了。她踩着大地远去,像巨兽一样安定而沉稳;她的呼吸滞重浑厚,也像巨兽一样自信。我预感到有一天,她会在这片古老的土地上跃将起来,咆哮,奔腾,在广袤的田野上荡起烟尘……

[点评]

商品经济大潮冲击下的小高庄正在悄然发生一些变化,但古老的富有诗意的田园生活的背后仍有着传统的因袭,苏北农村并未完全跟上时代的步伐,留给人的更多的不是留恋而是期待。

文章以双线结构布局,一线是童年时代记忆中的小高庄,一线是现实中的小高庄,今昔对比,交叉传遍有如红瓦白墙之于小桥流水,一种热爱家乡而又不满于家乡现状的复杂情感就自然地流露出来了。记忆中的高庄都是虚写的,作者着意营造了一种小农经济时代的田园生活气氛,自然、闲适、充满乡土生活气息,让人悠然神往,而现实听小高庄虽有一些变化,但仍与火热的生活不能同步,这使得“我”“在家乡的碧天下,遥岑远目”,只能“献仇共恨”了。

文章开头结尾都运用了景物描写。前者用现实宁静安详的夜景引出童年的时期某日夕照下家乡情景的描写,渲染了对家乡的热爱和依恋。结尾处运用拟人手法写景,含蓄地表达对家乡面貌发生巨变的期待和祈盼。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