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日月  

2017-04-01 11:20:09|  分类: 诗经解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复杂的心态,无望的期盼。

【作品介绍】
   这是一首弃妇申诉怨愤的诗。《毛诗序》说:“《日月》,卫庄姜伤己也。遭州吁之难,伤己不见答于先君,以至困穷之诗也。”朱熹《诗集传》说:“庄姜不见答于庄公,故呼日月而诉之。言日月之照临下土久矣,今乃有如是之人,而不以古道相处,是其心志回惑,亦何能有定哉?”
 日月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原文、译文及注释对照】
《诗经·邶风·日月》译注
日月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F-029】日月
 
【题解及原文】一位妇女怨恨丈夫遗弃自己。
日居月诸,照临下土。乃如之人兮,逝不古处。胡能有定?宁不我顾。
日居月诸,下土是冒。乃如之人兮,逝不相好。胡能有定?宁不我报。
日居月诸,出自东方。乃如之人兮,德音无良。胡能有定?俾也可忘。
日居月诸,东方自出。父兮母兮,畜我不卒。胡能有定?抱我不述。
 
【注释】
1、居、诸:语气词,犹“乎”。
2、乃:竟然。
3、逝:何。古处:故处。
4、宁:从来。不我顾:不顾我。在《诗经》中这种句法很多。
5、冒:覆盖。
6、德音无良:有好话却无好心。
7、俾:使。
8、抱:同“报”。述:遵循常情。
 
【白话翻译】
天边太阳和月亮,光辉普照大地上。竟然还有这种人,不念旧情变心肠。心里怎么能安定,为啥不把我来想?
太阳月亮挂九霄,大地普遍得照耀。竟然还有这种人,不跟继续和我好?心里怎么能安定,为啥不把音讯捎?
天边太阳和月亮,光辉出来自东方。竟然还有这种人,言语甜蜜心不良。心里怎么能安定,叫我忧念怎能忘?
天边太阳和月亮,出自东方照大地。叫声爹爹叫声娘,丈夫爱我不到底。心里怎么能安定?对我蛮横不讲理。
日月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讲解】
  这是一首弃妇申诉怨愤的诗。《毛诗序》说:“《日月》,卫庄姜伤己也。遭州吁之难伤己不见答于先君,以至困穷之诗也。”朱熹《诗集传》说:“庄姜不见答于庄公,故呼日月而诉之。言日月之照临下土久矣,今乃有如是之人,而不以古道相处,是其心志回惑,亦何能有定哉?”都说此诗作于卫庄姜被庄公遗弃后,以此诗作者为卫庄姜,所指责的男子为卫庄公。而鲁诗则认为是卫宣公夫人宣姜为让自己的儿子寿继位而欲杀太子伋,寿为救伋,亦死,后人伤之,为作此诗。今人一般认为这是弃妇怨丈夫变心的诗。(常人与宦官固然不同)

  诗的第一章把我们带入这样的境界:在太阳或月亮的光辉照耀下,一位妇人在她的屋旁呼日月而申诉。日月能如常地照耀大地,为何我的丈夫不能如以往一样顾念我!以后各章的第一句“日居月诸”作为起兴,还有一种陪衬的作用。日月出自东方、照临大地,是有定所,而结为夫妇的“之人”竟心志回惑,“胡能有定”。作者之所以反覆吟咏日月,正是为了陪衬其反覆强调的“胡能有定”的。
  第二第三章承第一章的反覆咏叹,真是“一诉不已,乃再诉之,再诉不已,更三诉之”(方玉润《诗经原始》)。第四章沉痛已极,无可奈何,只有自呼父母而叹其生我之不辰了,前面感情的回旋,到此突然一纵,扣人心弦,“埋怨父母极无理,却有至情”(牛运震《诗志》)。
  诗中没有具体去描写弃妇的内心痛苦,而是着重于弃妇的心理刻画。女主人公的内心世界是很复杂的,有种被遗弃后的幽愤,指责丈夫无定止。同时她又很怀念她的丈夫,仍希望丈夫能回心转意,能够“顾”(想念)我,“报”(答理)我。理智上,她清醒地认识到丈夫“德音无良”;但情感上,她仍希望丈夫“畜我”以“卒”。朱熹《诗集传》说:“见弃如此,而犹有望之之意焉。此诗之所为厚也。”这种见弃与有望之间的矛盾,又恰恰是弃妇真实感情的流露。因此,《日月》能强烈震撼读者的心灵。 (朱杰人 龙向洋)
日月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附:州吁之难
        卫庄公有个儿子叫州吁,是其所宠信的小妾所生。州吁恃宠而骄,喜欢兵事,庄公从不约束禁止。庄公夫人庄姜很讨厌这个小子。大夫石碏向庄公进谏说:“我听说如果疼爱自己的孩子,就应该教之以大义,而不要使其沉浸于歪门邪道之中。骄、奢、淫、逸这些做派,都是导致走邪路的祸源。
日月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人之所以会陷于骄、奢、淫、逸,是因为宠幸太过的原因。如果要定州吁为太子,就早早地定下来,如果既不能定而又长期放纵,久之一定会酿成祸事。那种宠而不骄,或眼前虽骄日后却能安于地位下降,或虽地位下降但不由此生恨,再或虽然怀恨却能自我克制,然而这些情形都非常少见。况且,以贱妨贵,以少凌长,以疏间亲,以新间旧,以小歁大,因淫破义,这些就是所谓‘六逆’;国君讲求道义,臣子付诸践行,做父亲的慈爱,做儿子的孝顺,哥哥爱护弟弟,弟弟尊敬哥哥,这些就是所谓‘六顺’。为人处世不往六顺的方向努力反而去效仿逆行,这是快速引来灾祸的原因。为人之君,当尽早尽快地去除祸因,这个难道做不到吗?”
       正所谓忠言逆耳,何况石碏洋洋洒洒说了一大通,庄公差点没听完就叫STOP了。非但庄公不以为然,石碏的儿子石厚与州吁自小混在一起,打猎泡妞形影不离,石碏想禁止,儿子也根本不听他的。等到太子完继位为君(即卫桓公),石碏就告老致仕了。在石碏看来,州吁这小子迟早会惹出大事,我老人家还是趁早避开,置身事外为好。
石碏的预见性很强,桓公即位之后的第二年,鉴于异母弟州吁一贯骄横跋扈,不得不罢了其职务。州吁果然忍不了这口气,遂逃亡国外,与同样亡命天涯的共叔段(此人事迹详见“郑伯克段于鄢”春秋中最短的长篇小说:郑伯克段于鄢 
       州吁与共叔段混在一起。卫桓公十六年,州吁联合流亡在外的卫国人杀回卫国,将哥哥卫桓公干掉,自己坐上国君的位子。
       从小喜兵事的州吁当上老大之后,马上为自己的难兄难弟共叔段出头,拉上宋国、陈国、蔡国一起出兵围攻郑国都城,打了五天才撤兵。
       州吁以其暴烈的性格,加上弑君上位,使得人人都怕他,也都从心底里不拥护他。由于他不是正常获得君位,地位并不稳定,所以他的铁杆兄弟石厚遂向退休在家的老爸求教有什么办法使得州吁的位子获得普遍认可并得以稳固。石老爷子给他出了个主意,说:“去朝觐周天子吧,如果周天子认可了,州吁的地位就合法化了。”石厚觉得有戏,遂继续请教:“那怎样才得以见到天子呢?”老头嘿嘿一笑说:“你去找陈桓公求助,他跟周天子关系很好,天子很宠信他,而且陈、卫两国素来友好,如果陈桓公肯出面引荐,这事儿就成了。”于是州吁就带了石厚到陈国去做公关,这边石碏一见州吁入套,马上就跟被干掉的卫桓公的老妈戴妫联手,偷偷地展开了另一番工作。
       石碏派人先行一步朝见陈桓公,传话说:“卫国是个小国,我老石也行将入木,干不得什么大事了,不过州吁这家伙真的是个弑君篡位的恶徒,拜托您找机会除掉他。”弑君篡位于古今中外都被视为大逆不道之举,急公好义的陈桓公答应出头。他假意示好于州吁,当州吁的人马走到郑国都城城郊时,陈桓公派人将州吁和石厚抓了,然后请石碏前来处理。 
       陈桓公将州吁等人囚禁于陈国的濮地,石碏派右宰丑(右宰是官名,丑是人名)前去进献食物并趁机将州吁杀死。至于他的铁哥儿们石厚,石老爷子也没放过,大义灭亲了。左传在这里顺便创造了“大义灭亲”这个成语。
州吁三月弑兄篡位,九月身死,过了半年国君瘾。同年十二月,卫国派人将卫桓公的弟弟公子晋从邢国迎回拥立为君,是为卫宣公。

     日月于归,易有太极

文/小儒丸子

    《毛诗序》说:“《日月》,卫庄姜伤己也。遭州吁之难,伤己不见答于先君,以至困穷之诗也。”谈到日、月二字,鸳鸯也好,怨妇也好,只不过在谈‘乾元’,人终生都活在‘愿望、怨气’之中,哪分男女?君臣相处,臣可以成为‘怨妇’;主角与次角相比,‘次角’可以成为‘怨妇’;强势与弱势相比,‘弱势’可以成为‘怨妇’。子曰: “不愤不启,不悱不发,举一隅,不以三隅反,则不复也。”卫庄姜伤己之说,不过是诗作‘成象谓之干’的需要罢了。古文春秋笔法谈文学之外的功能是什么?‘文武之道’建立在字音之间的大学问,立体思维的能力训练,才是古文春秋笔法的最大功能。乾道可以‘飞龙在天’,坤德可以‘黄裳元吉’。

《诗经·日月》的文学解读

     ‘日、月’两字,哲音爻变、合并,字象爻变合并的诡异之道,就是《诗经·日月》的主题,诗的女主人不懂‘日、月’的《十翼》之音的‘时宜、诗意、时易、弑易’,所以怨从中来,哀从中来。诗云“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行道迟迟,载饥载渴。我心伤悲,莫知我哀”,找不到错误出在哪里,有类似经历的世人恐怕不在少数。卫庄姜伤己,大概就伤在‘臣弑其君,子弑其父,不知何故’。子曰:“臣弑其君,子弑其父,非一朝一夕之故,其所由来者渐矣。由辩之不早辩也。”循此思路,依据易理爻变其字,我们就明白《毛诗序》“卫庄姜伤己”之说的准确。

       对《诗经·日月》的解读字面解读,意义却不大。取法其上的解读,可以通过此诗对‘声声之谓易’进行‘修辞’解读。

《诗经·日月》的‘明’读

       日月两字,其象合并有两种形式,‘明器’与‘易器’,孔子尽管有‘君子不器’之说,却有‘欲善其诗,先利其器’的说法。我就从彖象‘两翼‘上来说‘明’器、‘易’器。

     “日居月诸,照临下土”,日月之象在天,所以日月储藏了‘明’这个字器,还储藏了‘一个月储藏30日的历法之理’。子曰‘学而时习之’,明时者,文明之始也,诗云‘我生之初,尚有为;尚美无恶!我生之初,尚文明;尚美无谲!我生之初,尚中庸;尚美悟聪!!”,给“我生之初,尚有为;我生之初,尚文明”这个判断题投赞成票,大概没有疑义。依据‘我生之初,尚文明’,把‘日居月诸,照临下土’爻变为‘明途’(‘日居月诸’合并为一个‘明’字,‘照临下土’就合并为‘途’字)。假设‘崇尚文明之途的大方向没错’是可以‘固定’下来的,那么 ‘胡能有定?宁不我顾’解读为:‘崇尚文明,崇尚有为’这样的道理,都不明白,不能固定下来,怎么会没有怨气呢?子曰:“君子不重则不威,学则不固。”崇尚文明的底线都失去了,谁顾得了谁?以短时期得所谓‘假成功’论英雄,你不怕‘获罪于天’吗?子曰“获罪于天,无可祷也”。这大概就是对‘明’这个字器的‘彖、象’两翼。

《诗经·日月》的 ‘易’读 

        “日居月诸,照临下土”,日月在人文哲学上的合一,谓之‘易图、翼途’。《周易》多奥,此奥可教,所以有‘诗教’,教的哲音jiao分而两之,爻变为‘ji  ao’俩音,孔子治诗《淇奥》云:“瞻彼淇奥,绿竹猗猗。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子贡曰:“《诗》云,‘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其斯(文)之谓与?”子曰:“赐也!始可与言《诗》已矣,告诸往而知来者。”《诗经》取法于《周易》,其易理高于《周易》,何谓也?孔子为周易立仁心,为仁心立天地,尽在《诗经》。《周易》、《诗经》是关于心灵的道德论、方法论的统一体,可以教会人类无数智慧,其起始之处在音字的感应上。易有简易、变易、不易、博弈、杂易。当我们读到‘胡能有定?宁不我顾’的‘顾’gu音时,爻变为‘固’,说的就是‘易有不易’的道理,但以‘胡能有定?宁不我固’结尾,指出卫庄姜伤己错在不懂‘日居月诸,照临下土’之句, ‘日月轨迹不变’ 昭示为‘道德观需要凝固不变’。 没有道德观支撑的智慧,多怨。 

      日月两字的雅音为‘yi  yue’,合并为一个‘明’字后,其声母、韵母为什么要爻变为‘ming’这就不是我本文要涉及的杂易之说了,我还没有到达那么高的意境。孔子在《诗经·鹊巢》中云‘之子于归,百两御之’,完全可以作为‘日、月’两个字器合并为‘明、易’两个字器爻变的理论解读。《周易·观卦》云:“童观,小人无咎,君子吝。”《说文》云:“吝,恨惜也。”不要把《诗经》当作民歌来搞,君子把《诗经》作‘童观’,还算‘君子俊智’,是嘲笑智慧无用吗?

     至于把拼音当作‘日’,把汉字当作‘月’,以‘或跃在渊’的易理来作《诗经·日月》关于‘据音索字、据字索音’的思维练习题,我想我可以不必继续深入下去。不过涉及声母韵母的杂易理论,可以提示如下:

1、关于诗篇中 ‘元亨利贞’四音的判断

日居月诸,照临下土。乃如之人兮,逝不古处?胡能有定?宁不我顾。

此章节,谈的是乾元之怨音

日居月诸,下土是冒。乃如之人兮,逝不相好。胡能有定?宁不我报。

此章节,谈的是乾亨之怨音

日居月诸,出自东方。乃如之人兮,德音无良。胡能有定?俾也可忘。

此章节,谈的是乾利之怨音

日居月诸,东方自出。父兮母兮,畜我不卒。胡能有定?报我不述。

此章节,谈的是乾真之怨音

2、‘胡能有定?报我不述’的哲学解读

     道家哲学以‘抱元守一’而斐然成章,儒家却崇尚‘黄裳元吉’。儒术之所以打动汉武帝,一个是‘心灵感应’之说,二是儒术。‘报我不述’是‘抱元守一’的‘无为而无不为’的消极哲学,儒家追求积极进取,我们要记住本诗作以‘怨’为主题,当‘抱我能术’的时候,怎么会有怨呢?正反语气的颠倒,怨气、愿景的颠倒,还在方法、动机是否能良性互动吧。 

      诗云:“载驰载驱,何因何积;圣人洗心,方中定矣;博元弈术,风声水起;日月于归,《易》有太极。”‘日月于归,《易》有太极’就算是《诗经·日月》的总揽吧。

州吁之难 

       州吁,春秋时期卫国人,卫庄公之子、卫桓公异母弟,前719年弑兄即位(在位不足一年),系卫国十二世,第十三位国君。为春秋时期第一位弑君篡位成功的公子。

  卫庄公娶齐庄公之女庄姜为夫人。庄姜无子,庄公又娶陈侯之女厉妫为夫人,生子孝伯早逝。随嫁的厉妫之妹戴妫也得庄公宠爱,生公子完、公子晋。戴妫早逝。庄姜收养公子完,视为亲生,立为太子。庄公另有宠妾生子州吁,生性暴戾好武,善于谈兵,深得庄公宠爱,任其所为。大夫石碏忠言相谏:““臣闻爱子,教之以义方,弗纳于邪。骄奢淫逸,所自邪也。(我听说,爱护子女,要有正确的教育方法,不能把他们引到邪路上去。骄横、奢侈、荒淫、放荡,一个人走上邪路,都是从这四个方面开始的啊。)”并以“六逆”,“六顺”陈之。所谓六逆:即“夫贱妨贵,少陵长,远间亲,新间旧,小加大,淫破义”。所谓六顺:即“君义、臣行、父慈、子孝、兄爱、弟敬(《左传·隐公三年》)。庄公不听,埋下祸根。桓公十六年(公元前719年),借桓公赴周吊贺之机,州吁与石厚合谋,在朝歌西门外设饯,弑杀桓公取而代之。

  州吁弑兄而立,又穷兵黩武,因此卫人都不拥戴他。于是州吁让石厚请教其父石碏安定君位之策。石碏早想除掉二人,于是将计就计,让二人赴陈求桓公朝觐周天子以定其位。遂与陈国联手,拘留二人,由卫使右宰诛州吁于濮,又使家宰獳羊肩杀掉自己的亲生儿子石厚,为卫国除掉两害。众大夫立桓公弟晋为君,是为宣公。

  在州吁被诛之前,鲁隐公曾问大臣对公子州吁的看法,众仲认为州吁残暴狠毒,失去亲信的拥护,众叛亲离必定失败。(公问于众仲曰:“卫州吁其成乎?”对曰:“臣闻以德和民,不闻以乱。以乱,犹治丝而棼之也。夫州吁,阻兵而安忍。阻兵无众,安忍无亲,众叛亲离,难以济矣。夫兵犹火也,弗戢,将自焚也。夫州吁弑其君而虐用其民,于是乎不务令德,而欲以乱成,必不免矣。” )

  因为州吁在位不足一年,且不受卫人拥戴,故无谥号,被称为卫前废公。前任:卫桓公,继任:卫宣公。 

石碏谏宠州吁

——《左传》隐公三年 

  卫庄公娶于齐东宫得臣之妹,曰庄姜。美而无子,卫人所为赋《硕人》也。又娶于陈,曰厉妫(guī)。生孝伯,蚤【通早】死。其娣(dì)戴妫生桓公,庄姜以为己子。

  公子州吁(这里读yù),嬖(bì)人之子也。有宠而好兵,公弗禁,庄姜恶(wù)之。

  石碏(què)谏曰:“臣闻爱子,教之以义方,弗纳于邪。骄奢淫佚,所自邪也。四者之来,宠禄过也。将立州吁,乃定之矣;若犹未也,阶之为祸。夫(fú)宠而不骄,骄而能降,降而不憾,憾而能眕(zhěn)者,鲜(xiǎn)矣。且夫贱妨贵,少陵长,远间亲,新间旧,小加大,淫破义,所谓六逆也。君义,臣行,父慈,子孝,兄爱,弟敬,所谓六顺也。去顺效逆,所以速祸也。君人者,将祸是务去,而速之,无乃不可乎?”弗听。

  其子厚与州吁游,禁之,不可。桓公立,乃老。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