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从泰州捍海堰到淮南“范公堤”  

2017-04-06 15:24:34|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海岸开发是古代社会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人类向海迁移集中,海岸风险逐渐上升,海堤兴筑便成为古代海岸地区人民生产与生活的重要保障。历史上江苏滨海平原潮灾频繁,唐以后历代均有扞海工程举办。其中,最为突出的便是范公堤,自北宋以来,多次增筑延修,成为苏北沿海重要保障,遮护民田,屏蔽盐灶,为盐、农生产与生活提供了重要屏障。
  
  检阅相关历史文献,有关苏北扞海堰、 “范公堤”的记载虽堪称丰富,但也有着明显矛盾与含混的地方。不仅 “范公堤”所指代的对象存在较大差异,且同一文献中,也往往多处抵牾。此外,北宋天圣年间 (1023-1032年)兴筑的扞海堰,又存在地跨 “通泰海”与 “通泰楚”二说,特别是文献中还有淮北堤堰也冠以 “范公堤”的记载,如莞渎场 “范公堤”、安东古淮堤。
  
  如何理解不同时期文献中对苏北扞海堰与 “范公堤”记载的矛盾,淮北 “范公堤”是否真实存在、抑或古人记载错误,这些都值得进一步研究。相关学者对苏北扞海堰已做过比较深入的讨论,但往往只关注扞海堰兴废经过,且只言淮南岸段,很少涉及淮北沿海,也没有注意到文献中存在淮北 “范公堤”以及讨论这些矛盾.本文通过重读文献,梳理史籍记载,利用历史地理学方法,总结 “范公堤”指代对象的演化过程,旨在深化对历史时期苏北扞海堰发展进程的认识,并对如何正确理解文献中淮北 “范公堤”以及“范公堤”的诸多记载矛盾,提出几点个人看法。
  
  一、从泰州扞海堰到淮南 “范公堤”.
  
  1.泰州扞海堰与狭义 “范公堤”.
  从泰州捍海堰到淮南“范公堤”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天圣年间,因海潮泛滥于海陵、兴化县境,江淮发运使张纶、西溪盐官范仲淹以及卫尉少卿胡令仪协力增修泰州古扞海堰 (即唐代常丰堰)(图1)。据张文彩先生考证,此泰州扞海堰于1028年竣工,起自海陵东新城,至虎墩 (今大丰县西南小海场),越小陶浦 (今东台县安丰镇)以南,跨楚、泰二州,全长25,696丈,计171里,底厚3丈,面宽1丈,高1丈5尺.泰州扞海堰兴筑后又有延筑工程,1055年海门知县沈起沿海筑堤70里,后人称 “沈公堤”,起吕四场,至余西场。
  
  1177年泰州知州魏钦绪,自桑子河以南又筑堤35里,以补张纶工程未及之处。
  
  至此,两宋于楚、泰、通三州沿海,先后共筑扞海堤堰近300里,并多以 “通泰楚”简要概括淮南全线扞海堰范围。如 《宋史·高宗纪》载 “筑通泰楚三州扞海堰”.到元代詹士龙增修范堤,自吕四到庙湾场,淮南范公堤才最终完成。需要注意的是,通过检阅文献可知,南宋至明万历年间,淮南各段扞海堰往往以 “扞海堰”相称,如泰州扞海堰、通泰楚扞海堰等。尚未以 “范公堤”或 “范堤”统称,而直到明代后期方以 “范公堤”指代淮南全线扞海堰,故张文彩先生认为“范公堤”一词在明代开始出现.不过,张文彩先生所指可以理解为广义 “范公堤”,而专指泰州扞海堰的狭义 “范公堤”则出现更早。
  
  实际上,宋元时期已经出现以范仲淹之名纪念、并专指泰州扞海堰。如南宋学者楼钥在 《泰州重筑扞海堰记》中记载:“……西接范公大堰,若不及今移筑,则堰内之田当为斥卤。”
  
  另外,元人吕彦贞在 《咏维扬八景》中有诗歌 “长堤春草”:“是处生芳草,流芳独范堤。十场连海甸,一色偏山归。”
  
  可见,宋元时期已有 “范公大堰”、“范堤”用以特指天圣年间兴筑的泰州扞海堰,但并不普遍,仍多用 “泰州扞海堰”,宋以及后世文献中也多记载为 “泰州扞海堰”.例如《宋史·张纶传》称 “泰州扞海堰”、 《宋史·仁宗本纪一》云:“八月丁亥,筑泰州扞海堰。”李焘 《续资治通鉴长编》与王应麟 《玉海》不仅称为 “天圣泰州扞海堰”,且都有详细的起止点记载.及至清末民初,武同举在 《江苏水利全书》中仍称 “范仲淹筑泰州扞海堰一百四十三里”.
  
  此外,据范仲淹本人记述: “天圣中,……秋潮之患,浸淫于海陵、兴化二邑间……始成大防,亘一百五十里,潮不能害。”瑏瑠此处仅提及海陵、兴化两邑,可知当时海堰主要为保护泰州沿海地区,故称为 “泰州扞海堰”更为恰当。
  
  因此,“泰州扞海堰”是特指天圣年间以唐代常丰堰为基础,张、范、胡三人协力兴筑的扞海堰,并最早冠以范仲淹之名加以纪念、区别。
  
  换言之,“范公堤”或 “范堤”一词最初仅指代天圣年间 “泰州扞海堰”.这种狭义的 “范公堤”,用来指代天圣年间兴筑的泰州扞海堰,在后世文献中也很常见.例如民国年间,武同举在 《淮系年表全编》中仍沿用 “范公堤”指代天圣泰州扞海堰.
  
  2.长期讹传与广义 “范公堤”.
  
  一般而言,古代以兴筑者或主持人命名扞海堰很普遍。例如江苏海岸历史上的沈公堤、包公堤以及嵇公堤等,但这些与泰州扞海堰接续的各类堤堰,最终都被统称为 “范公堤”,甚至涉及淮北扞海堰、河堤,成为广义 “范公堤”.此时,其内涵上已然与苏北扞海堰同义。这种现象之所以出现,除范仲淹个人名望外,笔者以为, “范公堤”概念事实上也存在着不断泛用、通用现象,很大程度上与司马光 “通泰海”之说长期流布有关。
  
  早期记载天圣年间兴筑泰州扞海堰的范围,除了范仲淹本人外,还有一个易为学者忽视的史籍记载,即司马光 《涑水记闻》,内云:“通泰海州皆滨海,旧日潮水皆至城下,土田斥卤不可稼穑。范文正公监西溪仓,建白于朝,请筑扞海堤于三州之境,长数百里,以卫民田,朝廷从之。
  
  ……发通、泰、楚、海四州民夫治之,既成,民至今享其利,兴化之民往往以范为姓”.这是目前所见最早提到泰州扞海堰涉及 “通泰海”三州的文献记载,范围远大于范仲淹所记述的泰州海陵、兴化两地。其后,此说为宋元以至明清时期的文献广为转引.需要注意的是,司马光 “通泰海”之说与范仲淹本人记述的范围明显不一致,二人所处年代内,各州建置也未有变化.
  从泰州捍海堰到淮南“范公堤”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从泰州捍海堰到淮南“范公堤”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因此司马光误将天圣年间泰州扞海堰记录为地跨“通泰海”三州,长 “数百里”,这显然不合事实。前文已述,天圣泰州扞海堰地跨通泰二州,到南宋后期才地跨 “通泰楚”三州 (图1),不可能一步到位进入海州。但令人意外的是,司马光 “通泰海”之说却被广为讹传,影响深远。
  
  据邓广铭先生研究,南宋学者对 《涑水记闻》的史料价值十分推崇,曾为朱熹、李焘、江少虞等人大量引用.陈振孙也在 《直斋书录解题》中称 “此 书 行 于 世 久 矣”.司 马 光 撰 写《涑水记闻》是为编写 《资治通鉴后纪》做资料准备,但事未成,人已去。南宋学者李焘也正是大量采用了该书资料,才编撰了 《续资治通鉴长编》。由此不难发现,司马光的名望加上后人对《涑水记闻》的推崇、广泛传播与转抄,使 “通泰海”之说流布甚广。但也并非无人发现其中错误,李焘在编撰 《续资治通鉴长编》时,便对司马光 “通泰海”之说做了正确取舍。李焘只言“泰州扞海堰”而并没有像其他文献一样照抄司马光之误.另外,清初学者徐乾学编撰 《资治通鉴后编》时也认可了李焘的判断,并首次做了考异.然而此类难得的考证与判断并未引起足够重视,实际上,在大量其他文献错讹记载面前,后人若不深入比较,难以获得正确认识。
  
  因此,明清时期,大量官私文献不仅普遍延续了司马光 “通泰海”说,而且颇为离奇地出现了海州段扞海堰具体兴筑地点,特别是误将 “范公堤”延伸到海州徐渎,甚至山东日照。如潘季驯 《河防一览》载:“查得宋臣范仲淹修筑长堤一道,肇自吕四,终于徐渎,接连数百里,环绕三十场,堤以外俱系盐场”.
  
  又如乾隆年间刘吴龙 《请筑江南海堤疏》:“自通州而北至海州旧有范公堤一道。”阮葵生 《茶余客话》: “下河一带堤名范公堤,自吕四至徐渎接连数百里,环绕数十场。”
  从泰州捍海堰到淮南“范公堤”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从泰州捍海堰到淮南“范公堤”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误载 “范公堤”止于徐渎很可能始于 《读史方舆纪要》,清代学者许鸣磐撰 《方舆考证》时,对 《读史方舆纪要》的错讹缺漏进行过考辨,但并未发现 “范公堤”止于徐渎的错误,对范公堤的认识仍延续了传讹.其他文献还有将徐渎误属盐城县.实际情况是,徐渎属海州,在 “朐山东北,临洪东南”,即今连云港市东附近,远离盐城 (图1)。明代两淮共有三十个盐场,其中淮北有莞渎、板浦、徐渎、兴庄、临洪五个盐场.徐渎场即位于徐渎浦。此外,还有文献将“范公堤”错误记载为远修到山东日照,如清初徐旭旦 《加修范公堤议》载: “范公堤原名扞海堰……上自通州狼山,下至山东日照,绵亘七百余里。”
  
  瑏瑠此类记载语出何处,史籍语焉不详,已难考索,或杜撰,或错记。但不难发现,它们均受到司马光 “通泰海”之说的影响。误认为 “范公堤”是横跨今南通至连云港之间所有苏北岸段。
  
  这种误解一直延续到当代,仍然有人认为 “范公堤”是从南通到连云港瑏瑡.可见,长期讹传导致了对 “范公堤”比较明显的模糊认识,但实际上反而促成了 “范公堤”的泛用。也就是说,明代后期 “范公堤”主要统称淮南各段扞海堰。但由于司马光 “通泰海”之说的流传,以及大量文献以讹传讹,最终为 “范公堤”概念泛用到淮北提供了条件。
  
  在同一文献中,对 “范公堤”认识也存在明显矛盾,歧说并存,没有考异,这在史籍中很常见。如万历 《淮安府志》载: “按 《宋名臣言行录》……范文正公监西溪,建白于朝,请筑扞海堤于三州之境。”瑏瑢同书又载: “范公堤,一名扞海堰,去 (盐城县)治东门外二里,南接泰州海门,北至仁一都沙浦,延袤七百余里。”瑏琐另外,相对于广为流传的 “通泰海”说,从空间距离上看,鲜见于史籍的 “通泰楚”之说却更为合理。
  从泰州捍海堰到淮南“范公堤”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北宋时期淮南东路的楚州即位于海州之南,涟水军、泰州之北,盐城属楚州 (图1).如张瓒《杨公堰记》有:“宋范文正公监西溪盐仓时建议所筑,亘通泰楚三州。”
  
  总之,大致在明代万历年间以后,官私着述中才开始大量使用 “范公堤”统称淮南各段扞海堰,而之前主要使用 “扞海堰”.“范公堤”成为扞海堰 的代称,已等 同于 “扞海堰”.至 此,“范公堤”不再仅指 “泰州扞海堰”,而泛称淮南各类扞海堰。由于 “范公堤”指代范围存在个别到一般、特指到泛称不断扩大的趋势,加上 “通泰海”说广为流传,故广义 “范公堤”也完全有可能延伸到淮北地区。
  
  不过,对于淮北 “范公堤”,光绪 《盐城县志》的撰者曾考辨到: “范公堤北不至海州,此说误。”
  
  虽然否定了广为讹传的 “通泰海”说,但同时也忽视了 “范公堤”实际上并非限制性概念,不再是具体所指,已成为苏北 “扞海堰”的代名词了。换言之,由于大量错误记载与误用、泛用,客观上 “范公堤”存在着指代范围不断扩大的历史过程,并不能片面地认为 “范公堤”只能统称淮南岸段扞海堰。事实上,淮北堤堰的确存在被冠以 “范公堤”的现象,与前述范公堤止于徐渎、日照之类的明显错误记载不同,对此不能简单加以否定。
  
  二、淮北扞海堰与 “范公堤”.
  
  1.淮北扞海堰。
  
  要明确淮北 “范公堤”是否为误用,必须先弄清楚那些被冠以 “范公堤”的淮北堤堰是否存在,而非类似于 “范公堤”止于徐渎、日照之类的杜撰。
  
  淮北沿海也有不少堤堰工程,其兴筑远比淮南更早。武同举认为: “淮北滨海地域,在昔黄流所被,海壖僻壤,有苇荡,有盐场,向无海堤。”
  
  实际上该看法并不准确。淮河北岸濒海地带在地貌上与淮河以南基本一致,而且历史上也有多条古沙堤分布,也有大量人口与发达的农业生产,并不缺乏兴筑堤堰的地质基础以及经济需求。唐以前,古淮河口以北江苏沿海 (淮北岸段)便是我国兴建海塘的重点地区.如北齐人筑海州 “长堰”,隋人又于东海县筑 “西扞海堰”63里,筑 “扞海坊”15里。到了唐代,虽然国家的塘工建设重点地区南移,但淮北沿海塘工在原有规模上仍得到了一定扩展。据嘉庆 《海州直隶州志》记载,唐开元七年 (719年),东海县令元暖,继隋筑西扞堰之后,又筑东扞海堰39里。“堰在县东北三里,西南接苍梧山,东北至巨平山。外扞海潮,内潴山水,民获灌溉之利。”明隆庆 《海州志》又载: “唐开元十四年(726年),海潮暴涨,刺史杜令昭筑朐山永安堤,北 接山,南环郭,绵亘六七里,以扞海潮。”
  
  永安堤“北接山环城,长七里以扞海潮”瑏瑠.唐宋以后,伴随我国古代经济、人口重心东移南迁,淮南沿海开发进程明显加快,堤堰工程随之增多,但淮北仍有重要堤堰工程兴筑,规模可观 (表1).1128年黄河南徙苏北入海,淮北堤堰大多以河堤为主,同时该区域河道因迫近海潮,河堤多兼有河防、海防功用。
  
  历史时期淮北大量堤堰的存在,加上明清以后 “范公堤”概念泛用,由此不难推断,这为仅一河之隔、也有扞潮功用以及地貌地质基本一致的淮北堤堰,有意或无意中也被冠以 “范公堤”提供了极大可能。即在 “范公堤”不断泛用、误用的背景下,也完全有可能用来指代淮北堤堰,这种表面上看似错误的指代,实质上是 “范公堤”概念不断泛用的表现,从最初指代泰州扞海堰,再到统称淮南各段扞海堰,便是利用 “范公堤”之名不断统称后代扞海堰的历史过程,最后甚至包括了淮北堤堰。若循此思路理解,便不会简单否定文献中出现的淮北 “范公堤”.
  
  具体而言,淮北 “范公堤”,主要是指莞渎场扞海堰以及安东县古淮堤。以往学者讨论苏北扞海堰时,往往回避了莞渎场 “范公堤”与安东县古淮堤,显然受到 “范公堤”仅能为淮南扞海堰统称的影响。
  
  2.莞渎场 “范公堤”.
  从泰州捍海堰到淮南“范公堤”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据隆庆 《海州志》载,淮北莞渎盐场自洪武元年 (1368年)设置,是明代淮北五场 (莞渎、板浦、临洪、兴庄、徐渎)之一。有趣的是,嘉靖 《两淮盐法志》莞渎场图,其上标绘 “范公堤”(图2),这是文献中罕见的淮北 “范公堤”.
  
  该书图说中明确记载了堤堰起 始点: “莞渎场…… 其 海 防 有 扞 海 堰,南 起 海 口 场,西 抵芦石。”海口即黄、淮入海处,俗称大海口。 “(淮安)府东二百里有大海口,为淮河入海处,其南为庙湾。”
  
  宋为涟水军境,曾于此地设海口盐场 (图1、图3)。芦石即卢石山,在海州东南,《太平寰宇记》载:“卢石山在 (朐山)县东南六十里。”即今伊芦山,位于西陬山西侧 (图3).
  
  卢石山、西陬山、东陬山三座海岸低山,是海州地区独特的地标。海州现存最早方志隆庆 《海州志》海州总图中有 “芦石山墩”,即设置在卢石山的军事预警设施烟墩。又云:“东陬居海中,西陬居海隅,二山对峙。”
  
  可见,西陬山位于隆庆年间该段海岸边缘。图2中 “小丽山”之名不可考,可能是西陬山。
  
  由图2可见,莞渎场 “范公堤”西侧有两条南北走向的较大河道,即官河、一帆河。万历《淮安府志》云: “官河……源自西涟,南通中涟,东流散入遏蛮等河入淮,北通海州诸盐场,舟楫之便。”
  
  为今盐河前身。一帆河在 “官河东,北流至伊卢山,南通安东入淮”
  
  ,即在淮水与卢石山之间,与官河走向相似 (图3),今涟水县尚有一段。一帆河很可能是取土筑堰所留下的水道,与淮南串场河是取土筑堤所致一样。
  
  海口距卢石山约一百数十里 (图3)。单从距离看,该段莞渎场 “范公堤”的规模并不小。
  
  但令人疑惑的是,除了嘉靖、康熙、雍正以及乾隆 《两淮盐法志》外,莞渎场 “范公堤”在其他史籍中鲜有记载。而嘉靖、康熙、雍正 《两淮盐法志》中莞渎场 “范公堤”线路起止点具体且明确,很难理解为是撰者凭空捏造,更不能仅依据 “范公堤”是淮南扞海堰的统称而简单否定。
  
  实际上,在莞渎场附近的确存在过各类扞海堤。如嘉靖二十四年 (1545年)海州知州王同《海州蔷薇河纪成碑》载:“海口为堤者五,以障潮汐。”
  
  可见堤堰颇有规模,也有其他一些河堤.另外,据康熙 《安东县志》载,明代万历年间安东知县黄成章兴筑黄河北岸遥堤 (安东长堤),“自颜家河经县至云梯关接范公堤,亘一百五十里”
  
  .此处 “接范公堤”看似突兀,但线路、空间位置与嘉靖 《两淮盐法志》中莞渎场“范公堤”南起海口场正合,云梯关也正位于海口附近 (图3)。因此可认为,万历 《淮安府志》中黄成章筑长堤所 “接范公堤”指的正是嘉靖《两淮盐法志》中莞渎场 “范公堤”(图3).
  
  17世纪后,黄河三角洲快速淤涨.到乾隆年间,莞渎场 “范公堤久被水冲塌未修”.其时莞渎场距海已远至一百数十里,海潮难至,“莞渎无盐,刈草供课”,盐场池面逐渐东迁。
  
  乾隆元年 (1736年)新设中正场,莞渎场并入,旧堤堰废弃不修。
  
  需要注意的是,嘉靖 《两淮盐法志》中不少盐场图与图说的确存在多处缺漏与不一致的地方。如栟茶场图说为 “范公堤东南自黄沙洋口起西北至角斜”、角斜场 “范堤东西皆连栟茶”,但在栟茶、角斜场图中均缺漏 “范公堤”标绘。
  
  在 “两淮盐场总图”中又出现 “范公堤”,而“通州分司总图”中,丰利、角斜以及栟茶又缺了 “范堤”或 “扞海堰”.在板浦场图中东陬山也错绘在陆上。另外,庙湾场又云: “……其海防曰范堤,起流团浦,迤逦西北而止于淮。扞海堤堰起吕四者尽于此。”
  
  不过,莞渎场图与其图说内容一致。只在 “淮安分司总图”中莞渎场并没有 “范公堤”.
  
  表面上看,莞渎场扞海堰的确不应称为 “范公堤”.但 “范公堤”这一特定概念在长期使用中并没有统一标准,特别是大量文献对 “通泰海”之说的以讹传讹,故完全有可能被沿用到一河之隔的淮北某段扞海堰。如果放弃 “范公堤”“不至海州”的片面认识,并考虑到 “范公堤”指代对象不断延伸、扩展,便能够理解淮北出现“范公堤”以及诸多抵牾之处。
  
  因此,通过前文考证与分析,可知文献中记载的莞渎场 “范公堤”,只是莞渎场扞海堰被泛称为 “范公堤”而已,并非文献的错误记载。此外,因淮盐长期南重北轻,且淮南岸段绵长,风暴潮影响更大,明清官府对淮南堤堰投入多,对淮北堤堰投入较少,故文献中淮南 “范公堤”记载往往也更为普遍。当然,即使 “范公堤”泛用到淮北堤堰,也并未形成共识,只是个别现象。
  
  如乾隆年间 《行盐四省图》并没有将 “范公堤”标绘到淮北沿岸,仍记为起于庙湾终于吕四场.
  
  3.安东县古淮堤。
  
  除莞渎场 “范公堤”外,明清时期安东县(今涟水县)古淮堤也被称为 “范公堤”.据万历《淮安府志》以及康熙 《安东县志》载: “古淮堤,即范公堤。去 (安东县)治东十五里,起依淮岸,以东直接海一百四十里,用防淮水泛溢。按 《宋名臣言行录》……范文正公监西溪,建白于朝,请筑扞海堤于三州之境。”
  
  撰者显然受司马光 “通泰海”之说影响,误将安东古淮堤当作 “范公堤”地跨 “通泰海”三州的一部分了,因而也以 “范公堤”指代。另外,顾祖禹引用已散佚的 《海口志》云:“……县东十五里有淮堤,即范公堤也。”
  
  《海口志》可能最早将淮堤称为“范公堤”,这种说法也为诸多史籍沿用.万历《淮安府志》称 “古淮堤”, 《海口志》称 “淮堤”,则后者所载不晚于16世纪中叶。然而,同莞渎场扞海堰一样,古淮堤史籍记载很少,语焉不详。不过,倘若不存在,仅据 “通泰海”之说凭空捏造,也是难以想象的。
  
  实际上,古淮堤很可能是明后期至清初安东县黄河北岸遥堤的前身。明后期至清初,安东县黄河北岸堤堰曾有多次重修。据康熙 《安东县志》载,明代万历年间安东知县黄成章筑 “安东长堤”,“自颜家河经县至云梯关,接范公堤,亘一百五十里”
  
  .雍正 《安东县志》又载,万历年间黄成章以及清初靳辅均对该段淮堤重修加固,使之成为坚固的黄河北岸遥堤.在 嘉庆《大清一统志》中也进行了总结:“古淮堤,在安东县东十五里, 《府志》起依淮岸以东,直接海一百四十里,用防淮水泛溢。靳辅 《治河书》安东县黄河北岸堤,上自山阳县界起,下至云梯关山阳县界止。长二万三千三百十一丈。”
  
  需要指出的是,武同举在 《江苏水利全书》与 《淮系年表全编》中却没有提及安东县古淮堤。且认为: “淮水故道,古原无堤。黄河夺淮后,河淮并行入海,水道畅通,未闻筑堤。”
  
  但海州、安东县民田众多,河患、潮患并存,没有河堤海堰保护难以想象。此外,武同举在 《淮系年表全编》中也记述了万历年间安东知县黄成章兴筑遥堤一事。但却转载为 “自颜家集至于海口五十余里”,未载 “接范公堤”.可能武同举也受到 “范公堤”只在淮南不在淮北的片面认识影响,误以为此处文献记载错误,便不加理会,只是模糊地做了表达。颜家集在安东县城西侧,距离云梯关也远超过五十余里 (图3)。可见,武同举对安东县一带河堤、海堰的判断并不准确。
  
  万历年间黄淮运本来水患大、兴工多,他已经注意到了万历黄成章筑遥堤的文献记载,不至于疏忽了万历 《淮安府志》中古淮堤的史料。很可能武同举被文献中古淮堤冠以 “范公堤”所误,万历 《淮安府志》又将古淮堤与 《宋名臣言行录》中 “通泰海”之说联系在一起,因此认为此堤堰不存在或文献错记。可惜的是,武同举未作考辨,直接忽略了这些材料,颇令人费解。
  
  三、讨论与小结。
  
  “范公堤”自宋元时期开始指代 “泰州扞海堰”后,逐渐扩大了使用范 围。到 明 代 后 期,“范公堤”便主要成为淮南各段扞海堰的统称,最后甚至淮北部分堤堰也被冠以 “范公堤”,正是宋元至明清时期其概念逐渐通用、泛用的结果。因此,范公堤指代苏北扞海堰,经历了从狭义到广 义、个 别 到 一 般、特 指 到 统 称 的 发 展过程。
  
  换言之,史籍中 “范公堤”有两层含义。其一为狭义范公堤,专指北宋天圣年间在唐代常丰堰基础上修复、增筑的泰州扞海堰;其二为广义范公堤,泛指宋以后淮南岸段内历次延修的扞海堰。但我们不能片面认为 “范公堤”仅能指代淮南堤堰。实际上,在大量文献错讹记载的推动下,其指代对象也被泛用到淮北堤堰。很大程度上,受司马光 “通泰海”说影响,大量官私文献记载了天圣年间泰州扞海堰地跨 “通泰海”三州。某种程度上,为 “范公堤”概念的泛用、通用以及 “范公堤”从狭义到广义的转变,提供了条件。天圣年间泰州扞海堰,至多地跨 “通泰楚”,不会包括淮北岸段。有趣的是,到明清时期,“范公堤”在指代范围上反而真正实现了跨越 “通泰海”三州,即淮北部分堤堰也被泛称为“范公堤”.表面上看,是错用了 “范公堤”,实质上却是 “范公堤”概念长期泛用的特殊表现。
  
  总而言之, “范公堤”指代对象存在不断泛用现象,淮北堤堰也可以被称为 “范公堤”,不能片面认为 “范公堤”只在淮南。尽管 “范公堤”在淮南仍是共识,但这与淮北扞海堰也被泛称为 “范公堤”不矛盾,不能不加甄别地认为后者是文献错记。明后期莞渎场扞海堰与安东古淮堤因与淮南 “范公堤”邻近、功用相同,它们也被泛称为 “范公堤”,不能简单否定。

附:解读兴化水文化 (泰州市水利局董文虎局长)
从泰州捍海堰到淮南“范公堤”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兴化美,美在兴化的水,兴化的水不属“惊涛裂岸卷起千堆的雪”,不属“黄河之水天上来”,也不属“飞流直下三千尺”。她是大海淮河长江齐奏的交响乐,她是人工河道堰闸共吟的抒情诗。兴化的水壮阔而开放,深沉而浓厚,质朴而迷离,多变而狂野,柔韧而坚实,纤丽而平静,是原生与现代的交融,是诗意与哲理的迸发。
    兴化美,美在兴化的水,兴化的水滋润兴化的文化,养育兴化的人才,造化史前林湖遗址,成就战国昭阳古邑。兴化的水是人与自然的结合,是水与文化的结晶,范公堤、得胜湖谱写兴化历史的灿烂,车路河、乌巾荡展现兴化今日的辉煌。要读懂兴化的美,首先要认识兴化的水
    一、水与人类的文明
    (一)水是生命之源
    在春秋初期有一位政治家、学问家,被齐桓公任命为卿,并尊为仲父的管敬仲在《管子·水地篇》中说“水者,何也,万物之本源,诸生之宗室也”。管敬仲讲这句话时比楚怀王将兴化这块地封给手下最大的官令尹昭阳的时间还要早300多年。
    (二)水是文化的母体,文明的摇篮
    1、什么是文化。
    文化包括“人化”和“化人”两个方面。“人化”是改造和包装自然;“化人”是改造和提升人类自己
    2、文化与文明。
    文化是中性的;文明是褒义的。有文化的人不一定是文明的人;文明的人一定是有文化的人
    3、水生民、民生文、文生万象。
    水生民,水养育生灵,养育人类,滋润万物;民生文,有了人类、产生智慧,形成文化,没有水,文化也就干了;文生万象,有了文化,才有世界文明,才有世界万象
    4、什么是水文化?
    广义水文化是指人们在涉水活动中各种文化现象的总和。狭义水文化是指广义水文化中“化人”部分文化现象的总和。
从泰州捍海堰到淮南“范公堤”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兴化垛田
 
       二、水成兴化与兴化文化
    (一)江淮海三水造就了水韵兴化。
       兴化古地貌为大型湖盆洼地,距今5600年以前多次受海水的浸淹。在距今2100—3000年以前,由于受西低山丘陵缓慢隆升的影响和长江北岸沙咀、淮河沙咀不断向海延伸,受海流搬运形成岸外浅滩渐而合拢,海湾变为泻湖,稍高处如兴化城露出了水面。但是当海水还没有完全退出兴化时,局部高地就有人类活动。例如6000多年前,兴化就出现林湖影山头新石器时代的人迹,以及出现于4500—4200年时段戴窑东古文化和南荡文明。
       (二)垛田——兴化最为宝贵的水利历史物质文化遗产。
        兴化的先人面对大面积泻湖,在距今2000—4000年左右的时间里以其智慧,用湖(或湾)中的土逐步垒高湖(或海湾)中稍高的一些地块,并将挖土的自然沟连成河。就这样,用最为原始的农田水利,日积月累劳动造就形成了兴化大面积的垛田,使我们兴化的先人从渔猎为生,步入了最初的农耕社会。兴化的垛田是兴化最为古老、范围最广、规模最大,也是最为宝贵的水利历史物质文化遗产。
      (三)捍海堰——惠及兴化民生的浩大工程。
       唐代宗大历二年(767),淮南节度判官李承为束内水不致伤盐,隔外潮不致伤稼,主张修捍海堰(也称常丰堰),自盐城入海陵,长200余里,堰西兴化之地渐成农田。
        宋天圣元年(1023),泰州知州张纶听从西溪盐监范仲淹建议,重修捍海堰,功成,滨海泻卤皆成良田,此堰后称范公堤。此堤北起阜宁,经建湖、盐城、大丰、东台、海安、如东、南通等县市,直至启东之吕四,长五百八十二里。明清两代堤外虽陆续涨出平陆百余里,此堤仍有“束内水不致伤盐,隔外潮不致伤稼”的功用,成就了兴化地域经济社会的发展。
       范仲淹在兴化任中,督修捍海堰、招流亡、辟荒田、鼓励农耕,建学宫、施教化、吏治清明,成为兴化宋学开山之祖。正缘于此,才使兴化得以千年以来形成景范文化,致使名人辈出。
       范仲淹对建筑也是很有研究的,在兴化除了修学官外,还亲自设计了“沧浪亭馆”。这是兴化最早的园林和驿站建筑。主要建筑有沧浪亭和濯缨亭。范仲淹还在县衙后苑筑成了梅花岭。
     (四)兴化地方文化是人与水的结晶。
       “压龙王消弥水患”“得胜湖义军抗金”“凤凰河舍人留芳” “武陵溪桃源缸顾”,“七庙对七桥,桥内有座庙”、“神童关清明祭神童”、“姜太公渭水钓鱼”等等都是与水有关的民间文化。
    (五)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兴化人文荟萃。
       兴化由于受泻湖、大泽之水的养育,兴化有众多的文学巨匠和文化名人。元末明初“寻得阳山好住家”的《水浒》作者施耐庵;明代文学家道教内丹东派始祖《封神演义》作者陆西星;中原才子明代文学家“后七子”之一的宗臣,明代状元宰相《西游记》校改并定稿者李春芳;诗、书、画三绝奇才郑板桥;清代乾嘉学者《四库全书》编篡者之一、文学家任大椿,清代文学家、文艺评论家《艺概》的作者刘熙载。兴化一市有进士近百人,明五朝元老宰相高谷等等。现代更是人才济济,植物学家、中科院院士李继侗,能源化学家、中科院化学学部委员朱亚杰,生化专家、中科院生物学学部委员纽任义……这些人杰英才都是喝着兴化的水,受着兴化的文气熏陶长大的。物宝天华,人杰地灵,可以说兴化是一个水秀的兴化,是一个文化的兴化,人才的兴化。
从泰州捍海堰到淮南“范公堤”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兴化乌巾荡
         三、兴化水患及治理
       (一)水患——水多、水少、水脏、与水争地
        1、水多、水少。
       兴化方志记载:从宋政和六年(116)至1990年的874年中记录的较大自然灾害的条款计342条,其中洪涝灾害就高达189条(包括卤水倒灌的海潮入侵之灾18条)、旱灾53条,合计242条,占全部灾害的70.8%。
       2、水脏、与水争地。
       兴化的水脏同样是水患之一,大量的垃圾、污水、桔秆往往都倾倒入河。与水争地的现象在兴化十分严重。根据省水利设计院资料表明:1991年整个里下河湖荡面积为1965年湖荡面积的21.8%,已属十分严重,而兴化更为严重。从1965年本来拥有272.1平方公里的湖荡面积至1991年被围垦侵占得仅剩40.06平方公里,只剩1965年的14.9%。农村如此,兴化城及一些乡镇同样如此。长期以往发展下去,以水城自豪的兴化,水将不水了。
     (二)历史上的水治理。
       兴化自古以来,由于客观的地势造成易旱易涝、水旱灾害频发。为此,凡兴化历任欲图有为的官员都把治水作为头等大事来抓,各朝治水各有重点,略举要者为例:
    1、宋修堰。767年修筑常丰堰。1023年修筑捍海堰,1127年修筑绍兴堰,明清也有修堰记载。
    2、明浚河。1584年,知县凌登浚丁溪海口,并禁“投溷(混)弃灰”。
    3、清筑圩、浚河。1755年筑安丰镇东北圩,其后各圩逐步形成。
    4、民国导淮建坝。1935年,为导淮工程出工阜宁;1943年,筑坝、封口79条,交通筑坝417条
    5、建国~60年代,筑联圩,建闸站,出大型,沤改旱、旱改水、东固运堤,西拓入海——全县之水向东流。
    6、70年代~1996年,发展机电灌排,重点疏浚南北向河道,1991年后建“四三”式圩堤2800公里。
   从泰州捍海堰到淮南“范公堤”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四、当代泰州(兴化)水系、治理及水文化建设
      (一)力主里下河圩堤达标和拆坝建闸。
        由于里下河北接淮系,水旱灾害的威胁严重,专门进行调研。1998年形成近2万字的《再遭遇91年雨情,我市里下河可能发生的灾情描绘——关于我市里下河地区防洪除涝工程设施状况》的调研报告。泰州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将调研报告全文转发里下河两市一区,并明确冬春,大干圩堤达标(四五四式)和圩口闸建设,要求三年建成无坝市。
       兴化三年建“四五四式”达标圩堤3256公里,建成圩口闸1684座,使全市圩口闸总数达3696座。实现建设无坝市的目标。兴化市委、政府专门立“兴化无坝市工程纪念碑”以兹纪念。
     (二)力主狠抓河道疏浚、节水灌溉及滨水生态绿化建设。
       三年泰州疏浚大中沟以上河道583条、1166公里。建成百万亩节水灌渠,长达5115公里,列全省第一。
     (三)力主水利进城。
      1、在全国各地编制的水利规划中,绘出第一张“泰州市水利人文景观图”,推出打造水利风景区的构想。
      2、兴化成立了水务局,水利进了城
      3、兴化市于1999年编制《城市防洪规划》。
       4、兴化城市防洪工程建设成效卓著。
       2000年兴化启动了城市防洪工程建设——九顷小区工程,2007年加大投资力度,加快建设步伐,市委、市政府提出了城市防洪三年任务两年完成的决策。至2009年汛前,规划的城市防洪工程项目基本建成。共建成防洪闸站39座,安装各类水泵48台,排涝动力3681千瓦,排涝能力66.67立方米/秒,防洪墙(堤)43公里,保护范围约70平方公里,建设总投资达6.5亿元,城市防洪工程建成后基本实现了城市建成区的防洪安全。
在城市防洪工程建设中,注重做到了6个结合,即①与城市景观建设相结合,把防洪闸与排涝站的建筑设计为城区新的景点,为开发旅游资源创造了条件;②与沿河道路建设相结合,防洪堤结合环河路,路边建成滨河绿带,做到绿树环城,使之成为人们散步、休闲和晨练的理想场所;③与市区航道建设相结合,防洪墙(堤)全部采用块石护岸,减少风浪洗刷;④与市河整治相结合,搞好市河清淤拓浚,控制水土流失;⑤与污水治理相结合起来,利用排灌站,对内河实施定期换水,冲污排污,沿河截水管网与污水处理管网配套衔接,不让污水流入河道,改善城区水环境质量;⑥与旧城改造相结合,以城市总体规划为依据,拆除沿河各类建筑15万平方米,改变了过去沿河脏乱差的面貌。
中央政治局委员、中组部部长李源潮曾视察过兴化城市防洪工程,在得悉兴化城市防洪工程建成,并取得十分显著的综合效益后,欣然批示“治水防洪,造福百姓,受益百年,干得好!”。
      (四)力主水利服务于旅游、休闲——打造水利文化景观工程。
       大家都知道,举世瞩目的上海世博会主题,沿用古西腊的哲学家在二千多年前就讲出“城市——让生活更美好”的城市建设的真正目标。兴化在城市建设和防洪工程中已经关注到这一点,水利较好地服务旅游、休闲、文化景观工程之中。
   从泰州捍海堰到淮南“范公堤”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五、当前水文化建设要重视与发展旅游业相融合
        水文化现阶段主攻研究和建设方向应为:“宣传利水、水利做到双重功能并重,推进水利风景化、实现水利与旅游发展的大融合。
       (一)发展旅游业的含金量高。
        ①吸引游人②吸引投资③增加就业④税收实惠⑤对水有利⑥百姓长期受益。
        长城脚下有老百姓说“翻身不忘毛主席、致富不忘秦始皇”——针对发展长城旅游带来的收益而言。
       (二)兴化的旅游资源主要是水+文化。
        兴化如此,泰州也是如此,游山玩水,都没有山,要做足水文章,做足文化的文章。
    (三)要保护好现有的旅游资源。
        楚水之邦,要保护好水,保护好历史文化遗产。因为城市只是十分脆弱的历史文化记录,全部拆完,历史文化的记录也就没有了。
       (四)要不断研究和打造新的旅游产品。
       例如兴化的千岛菜花,游人只留下灰尘,而没有留下财富。为此缸顾乡编制了一本《水上生态八卦游艺园》概念策划书,很有参考价值。
       (五)旅游产品要有地方个性和特色。
        兴化“千岛”是一个非常有个性特色的旅游资源,由于还缺少一些地方文化的注入。人们来去匆匆,只留下灰尘未能留下更多的财富,要进一步彰显地方特色文化和千岛菜花柔合为一体,旅游价值才会更高一点。
      (六)要设计好城市形象品牌。
        要创建成一个优秀的旅游城市,必须设计好各个时段的城市形象品牌。兴化是个水城,已有昭阳湖、乌巾荡、板桥园、海光楼、水上森林等汪水的景点,要做足水的文章,充分张扬水的个性和水文化的个性,才能提升城市的魅力
      (七)提升城市魅力要靠文化自觉。
       唐代诗人白居易在离开杭州时写下了一首诗《别州民》“耆老遮归路,壶浆满别筵,唯留一湖水,与汝救荒年”。这首诗充满了这位大诗人对杭州老百姓的感情,也反映了老百姓对他的感情。这位诗人为杭州留下的不仅是度荒年的一湖西湖水,而是留下了水文化,使杭州成为世界旅游的天堂,杭州人民永久的财富。
       我们现在看到个别官员有“任期经济”的思想,他们在文化上是短视的,行为上是急功近利的,但往往事实就是政治是短暂的,经济是长期的,只有文化才是永久的,希望我们的从政官员们多做一点有益于文化的事。
       六、题外的话——每个人都要学一些文化和艺术
       介绍艺术大师韩美林几个精典观点:
       大学毕业不一定就有文化,它只能代表一种资格和学历,但绝不代表你有文化。因为,文化是一种素质,一种境界。
       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不仅要有实力,更重要的是要有魅力,这个魅力就是文化,就是艺术。
       在弘扬民族文化这个事上,我们都应做铮铮铁骨的好汉,不能卑躬屈膝。
       没有文化的文化是可怕的。
        有文化人类才能活得更好。
        因此,希望大家都要学一些文化、艺术,这会给每个人在社会的实践和生活中带来很大的实用价值。 
从泰州捍海堰到淮南“范公堤”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中国南方沿湖或河网低湿地区用开挖网状深沟或小河的泥土堆积而成的垛状高田。地势高、排水良好、土壤肥沃疏松,宜种各种旱作物,尤适于生产瓜菜。但垛田间有小河间隔,不便行走,须用小船接送,再加田面较小,不利于机械化作业。
        江苏省泰州市兴化市垛田镇一些地方就是典型的“垛田”。
        江北里下河水乡的兴化城东,有一片奇特的土地,这便是垛田。垛田,也叫“垛”。 这垛,或方或圆或宽或窄或高或低或长或短,形态各异且大小不等,大的两三亩,小的只那么几分、几厘。也有相同之处,就是四面环水,垛与垛之间各不相连,形同海上小岛,就有人称这儿为“千岛之乡”。其实,垛田全镇约两万亩这样的耕地,若按平均每垛两亩面积计算,也该是上万个垛子,称“万岛之乡”也不算夸张。如此规模如此独特的地貌构成,在华夏大地乃至世界版图上实属罕见,可谓天下奇观。
      更为壮观的,当数“垛田春色”。早些年间,垛田的夏熟作物以油菜籽为主,上世纪五十年代末曾有“垛田油菜,全国挂帅”之说。每年的清明节前后,油菜花盛开的季节,千垛万垛一片金色,十里八村阵风送香。荡舟其间,你会看到“河有万弯多碧水,田无一垛不黄花”的美景,体验那“船在水中走,人在花中游”的感受。垛田春色,吸引了多少中外游人的目光,倾倒了多少文人雅士的情怀。
       感叹之余,人们总会问起垛田的来历,打探她的成因。
       关于垛田的形成,曾有不少神奇的传说,有代表性的,一是“八仙说”,一是“大禹说”。
       “八仙说”说是八仙过海刚来到东海之滨,那铁拐李趁何仙姑不防,偷偷摘下一片荷花瓣随手一扔,这花瓣飘落而下落在水上,竟在那水中慢慢变化成个土墩子。就在众仙惊讶之时,何仙姑索性又摘了几片撒落下去,水里又长出些土墩。何仙姑边撒边对铁拐李说,我人虽无德无才,花瓣倒还有些灵气吧。那铁拐李哪里肯服,就从破衣兜里摸出一把瓜籽悠悠然嗑将起来,边嗑边将壳子吐下,不想那瓜籽壳落下后也在水里变为一个个土墩。两仙人较起劲来,一个撒花瓣一个嗑瓜籽,于是长出这一片垛田来。
       “大禹说”说的是舜在位时,念禹治水有功,便传令召见欲加犒赏。大禹接令后不敢怠慢,泥腿未洗赤脚上路,日夜兼程赶往舜营。路过东海边一处海湾停下歇脚,面对滔滔海水,大禹对随从说,若能将此海湾之处海水退去造一片良田,该能造福多少庶民!喟叹中,将腿上泥巴抹下甩向水里,岂料那点点泥巴竟慢慢长出一个个大小不等的土墩来。禹大喜,令一随从前去谒舜,等他将这片海湾治成再去领赏。禹就率领海边民众筑大堤,退海水,挖土墩,种蔬菜,垛田由此而生。
       同是神话传说,后者更近乎史实。垛田,也是人类改造自然的产物,是劳动人民智慧与汗水的结晶。据史料记载,五千多年前,里下河地区为东海海湾。随着地壳的新构造运动,约在三千年前海岸东移,兴化城一带开始成陆。至宋代,范仲淹任兴化知县时督修捍海堰,“天圣六年堤成,滨海泻卤之地皆成粮田,世人称该堰为‘范公堤’。”但此时垛田地区仍是湖泊沼泽之地。公元1130年,岳飞迎战金兵曾在这一带驻扎。为了安营扎寨,他们在旗杆荡的草地荒滩之上垒起不少土墩。到了明太祖洪武元年,“朝廷驱逐苏民实淮扬二郡”,大批苏州、昆山的移民来到兴化,一些人来到城东开垦荒滩。有人发现了岳家军遗留的土墩,便在上面试种蔬菜,结果长得很好。受此启发,大家纷纷效仿,在荒草滩地间挖土堆垒,劳力多的人家挖大的,人口少的就堆小些,挖出了大大小小形形式式的垛子来。世代繁衍,开垦不息,这种原始的完全以人力垦造垛田的伟大工程一直延续到二十世纪九十年代,直到垛田境内已无一块荒地可供开垦为止。今天我们在旗杆荡公路沿线所看到的垛,大多是改革开放以后当地菜农的新作。这种“新生代”的垛田,大约占去了全镇四分之一的面积。
        上世纪七十年代之前到过垛田的人倘若现在旧地重游的话,他会发现垛田变了,变矮了,变大了,失去了昔日高高低低错落有致的格调,失去了星星点点于碧波荡漾之上的韵味。是的,垛田的垛,经历了从新生到长高再到变矮变大的风雨沧桑。这种嬗变,既有垛田人适者生存的力量与勇气,也有盲从时潮的无赖与咏叹。
       可以想见,每一个刚刚挖成的垛,都如我们看到的新生代垛子那样既低又窄,离水面的高度不过一米多,宽不过几米。这对耕种来说是很便当的,易浇水,易施肥,作物易搬运。但以后,它就会慢慢“长高”。这是因为垛田菜农们一直喜用有机肥,造物主赐予他们星罗棋布的河湖港汊,他们长年累月地在湖荡河沟间罱泥扒(读zǎ,淤泥和水草的混合物),一年几次往垛上浇泥浆堆泥渣,垛便以每年几公分十几公分的速度渐渐地长高了。上世纪六十年代之前,垛一般都是很高的,低的两三米,高的四五米。高,自有高的好处。一来面积大了,除了平面,还有四周的坡面,都可以栽种作物。二来可以防洪,这在旧社会里显得特别要紧,因为兴化这个“锅底洼”,地势很低,逢雨难排,又是里下河上游地区的泄洪通道,过去是十年就有八年涝。面对频频来袭的洪水灾难,垛田人倒是高“垛”无忧了。当然,高,也给耕作带来不少麻烦。蔬菜要经常浇水,盛夏时节不少作物每天要浇两三次水,低矮狭窄的垛好办,又高又大的就烦神了。怎么办?要在垛子的四周,每隔五六米开挖一组浇灌系统:顶部平面处是一道流水槽,称为“灌槽”,灌槽口垂直向下,每隔一米多的高度,在坡面上挖一个小坑,这叫“戽塘”,最高的垛有四五层戽塘。浇水时,每层一个人,最下边的人将河水舀到第一层戽塘里,第一层的人再把水舀进第二层,逐层传递,直至上面的灌槽。要是在有四层戽塘的垛上浇水,就得有六个人一溜站开,上下协同,斗来瓢往,其费力费时单调枯燥是旁人难以想象的。 到了六十年代后期,人口的迅速膨胀给原本人均耕地不足半亩的垛田带来新的难题。为了生存,有人发明了扩大耕地面积的办法叫“放岸”(读 ,当地人对垛的俗称)。怎么放?就是将高垛挖低,挖的土将小沟填平,相邻的两三个垛子连成一片,或者向四面水中扩展,面积一下子扩大好多,又省去浇水翻戽塘的烦杂,劳作起来省时省力许多,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那段时期,每到冬季,大部分男女劳力都被生产队安排“放岸”,一时形成热潮。再后来,联产到户土地承包,菜农拥有了对土地的自主权,就又纷纷将垛上之土卖给砖瓦厂,卖给城里的建筑工程。垛,一下子变矮变大了,变成现今一般如此的高度,就那么一米多。不怕发洪水?不怕了,有联圩护着哩。垛田的这场变迁,应该说属于主动的有益的开发性的。其中,也有一段被动的苦涩的破坏性的插曲。那是“以粮为纲”的口号喊得最响的时候,不知哪位长官突然想到垛田四五万菜农还在吃着国家供应的商品粮,一道命令下来,要搞粮食自给。于是乎,在“我们也有两只手,不吃国家商品粮”大旗下,不少村庄的人们利用已经掌握的“放岸”技术,把大片的垛田放倒后连成一片垒上圩埂,变成几亩十几亩一块的粮田,在这片世世代代生长着各种蔬菜的土地上长起稻麦来。哪知道,抽水机往田里打水,打足了,过一阵水就没了,这新筑的圩新翻的土,漏水。土质也不对,根本不是长粮食作物的。稻麦没长成,还是种蔬菜,还是吃供应粮。
       垛田就是垛田。因是荒滩草地堆积而成,所以土质疏松养分丰富,加上面积不大四面环水,光照足通风好易浇灌易耕作,最宜各类蔬菜的生长,垛田人对于蔬菜栽培又有一套独到的方法,生产的蔬菜无论是品质还是产量,都是大田种植不可攀比的。难怪日本韩国的客商买中国的大葱产品就要垛田香葱,也难怪垛田镇早就是闻名遐迩的“蔬菜之乡”了。
      垛田的垛是一个奇迹,创造奇迹的是垛田人,是这群古代的当代的生生不息辛勤劳作的大禹们。我的乡亲我的“大禹”哟,你还会创造出新的奇迹吗?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