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志在兼济白居易  

2017-05-14 12:39:39|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要以为封建大臣都是世袭的,或者都是反动的,他们多数是通过科举考试且为状元的,而且忧国忧民,胸怀天下。当朝廷腐朽是,他们往往都是“苟延残喘”的最后支柱,且付出巨大牺牲和生命。对此,我们该如何思索历史、阶级、政党、人民和英雄。

       白居易人生历程坎坷而漫长,可分为四个阶段
       白居易是杜甫之后杰出的写实性诗人,中唐新乐府诗派的领袖。他继承并发展了《诗经》和汉乐府的写实传统,沿着杜甫所开辟的道路,进一步从文学理论上和创作上掀起了一个波澜壮阔的写实性诗歌创作的高潮。他的思想丰富而复杂,儒道释杂糅,既存在着矛盾,又充满了人生智慧,自中唐以后,一直影响着封建社会的文人士大夫们,对每天面对着各种社会问题和人生困惑的现代人,也不无启示意义。
        白居易(772——846),字乐天,原籍太原,后迁居下邽(今陕西渭南),晚年居香山,故称白香山,又官太子少傅,故又称白太傅。生于唐代宗大历七年(772),卒于唐武宗会昌六年(846),享年七十五岁。
       白居易坎坷而漫长的人生历程,可分为四个阶段,即:童年到三登科第;解褐入仕到贬江州司马之前;元和十年俟罪浔阳到大和三年请长告分司东都前;大和初分司东都直至逝世。纵观白居易的一生,元和十年(815)的江州之贬,是他人生的分水岭,是他思想和创作由积极走向消极的分界线。此前是他“志在兼济”的时期,此后则“独善其身”。
白居易的童年
        唐代宗大历七年(772),白居易出生于郑州新郑县东郭宅。他的童年主要是在新郑县临洧(wěi)里和东郭村一带度过的。
       白居易后来在给他的好朋友元稹的《与元九书》中,曾自述其童年和青少年时好学的情况。他说:“仆始生六七月时,乳母抱弄於书屏下,有指“无”字、“之”字示仆者,仆虽口未能言,心已默识,后有问此二字者,虽百十其试,而指之不差。则仆宿习之缘,已在设计院文字中矣。及五六岁,便学为诗,九岁谙识声韵。……二十已来,昼课赋,夜课书,间又课诗,不遑寝息矣。以至於口舌成疮,手肘成胝,既壮而肤革不丰盈,未老而齿发早衰白,瞥瞥然如飞蝇垂珠,在眸子中也,动以万数。盖以苦学力文所致,又自悲矣。家贫多故,二十七方从乡试。既第之后,虽专於科试,亦不废诗。”
         根据这段记载我们可以知道,白居易也应算是早慧的“神童”了,他五六个月大时,还不会说话,就已经认识“之”和“无”两个字了,五六岁便开始学写诗,九岁便能辨识汉字声韵,已精通诗歌声律了。而且白居易也很刻苦用功,他自己是“昼课赋,夜课书,间又课诗,不遑寝息矣,以至于口舌生疮,手肘成胝。”昼夜勤学,以至于长时间读书读得口舌生疮,不停地写字,写得手肘都长了茧,以至于长大成人後体质还不健壮,未到三十岁就眼睛就已老化,可见其少年时用功程度了。
        白居易十二岁时,家乡爆发战乱,遂与家人至越中避难。他的《与元九书》云:“十五六始知有进士,苦节读书。”《朱陈村》诗亦云:“十岁解读书,十五能属文。” 白居易十五六岁还在越中,正发愤读书,为应进士第做准备。他此时所写的诗作《江南送北客因凭寄徐州兄弟》(题下自注云:“时年十五”):“故园望断欲何如?楚水吴山万里余。今日因君访兄弟,数行乡泪一封书。”以及同年诗作《江楼望归》(题下注:“时避难越中。”):“满眼云水色,月明楼上人。旅愁春入越,乡梦夜归秦。道路通荒服,田园隔虏尘。悠悠沧海畔,十载避黄巾。”都写得深沉老到。方回《瀛奎律髓》卷二九评价道:“此少年作,已自成就如此。”纪晓岚也说:“此香山少作,转胜老境之颓唐。”可见尚未成年的白居易,已经显示出优异出众的诗歌创作才华。
        十五岁时创作出脍炙人口的《赋得古原草送别》
        他在十五岁时创作的《赋得古原草送别》更是脍炙人口,曾引出一段文坛佳话。白居易十五岁时写了一首著名的五律《赋得古原草送别》:
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远芳侵古道,晴翠接荒城。
又送王孙去,萋萋满别情!
         这首诗曾引出过一段文坛佳话。《幽闲鼓吹》记载:“白尚书应举,以诗谒顾著作。顾睹姓名,熟视白公曰:‘米价方贵,居亦弗易!’顾况对他说,长安的米价很贵,你要在长安居住下去,站住脚,是很不容易的。但是打开他的诗一看,首篇曰:‘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即嗟赏曰:‘道得个语,居即易矣!’因为之延誉,声名大振。”此后,《唐语林》、《北梦琐言》、《能改斋漫录》、《全唐诗话》、《诗话总龟》、《尧山堂外纪》等书,都对此事有所记载。
         但是,从白居易和顾况的年龄和仕历来考察,这则故事谬误不实,显然不可信。因为近来学界诸多学者已一再指出,贞元四年(788)以前,白居易正在越中避难,断无赴长安之可能,而贞元五年,顾况即因嘲侮群僚,被贬为饶州司户参军。所以,在贞元初,白、顾两位诗人,绝对没有在长安会面的可能。
        我们不妨把这则在笔记小说、诗话中流传甚广的故事,看作后人对少年白居易诗才早著的叹赏和对这首《赋得古原草送别》诗的由衷喜爱。
        白居易的三登科第
        经过多年的刻苦攻读,精心准备。到贞元十六年(800),白居易二十九岁时,“以进士举,一上登第。”(《箴言并序》)在同榜进士十七人中,白居易年纪最轻,且排名第四。《唐摭言》卷三云:白乐天一举及第,诗曰:“慈恩塔下题名处,十七人中最少年。”乐天时年二十七。省试《性习相近远赋》,《玉水记方流诗》。携之谒李凉公逢吉。公时为校书郎,于时将他适。白遽造之,逢吉行携行看,初不以为意;及览赋头,曰:“噫!下自人上,达由君成;德以慎立,而性由习分。”逢吉大奇之,遂写二十余本。其日,十七本都出。
      其实白居易当时二十九岁,而不是《唐摭言》中记载的二十七岁。但是作为同榜中最年少的进士,白居易自然十分得意。
        贞元十八年冬,白居易到吏部候选,次年春,试“书判拔萃”科,与元稹等人同等第,并被授予秘书省校书郎。唐宪宗元和元年(806),白居易三十五岁,又应制举,登“才识兼茂明于体用科”。这就是白居易颇为自矜的“三登科第”。在《与元九书》中,白居易回顾了自己为应科举考试而“苦节读书”的经历,同时,颇为自豪地谈到自己不是凭借门第或攀附权势,而是全凭自我奋斗的顽强拼搏精神,得以顺利实现“三登科第”的夙愿的经过和心境:
       初应进士时,中朝无緦麻之亲,达官无半面之旧,策蹇步於利足之途,张空拳於战文之场。十年之间,三登科第,名入众耳,迹升清贯,出交贤俊,入侍冕旒。……日者又闻亲友间说,礼、吏部举选人,多以仆私试赋判传为准的,其馀诗句,亦往往在人口中。
        对自己在科场的连战连胜,白居易虽颇自矜尚,但并不夸张。他成功的奥秘在哪里?既然没有可资凭借的“外援”,那就只能靠自己超人的才华与执着的奋斗,再加上侥幸的机遇。其中尤其值得指出的是他所具有的那种执著追求的进取之心和刻苦勤奋的务实精神。因为唐代科举,要考诗赋、判、策论。如前所述,白居易自幼对诗赋勤于研习,才华早著;至于判与策论,因为是科场必试的内容,一般士子在考前当然也要练习写作和准备,但是,准备得像白居易那样精心,那样充分,那样完备,却极为罕见。今存《白居易集》中的《百道判》101道,《策林》75道,都是他在应拔萃与制科之前的备考和练笔之作,却因为写得文词华赡,内容精审,成为当时和后来应试者的范作,被奉为程式而广为流传。
白居易早期为官时“兼济天下”的思想占了主导地位
        元和三年(808),白居易三十七岁。他被从盩厔尉上召回京城,四月拜授左拾遗,依前充翰林学士,自此,他才以左拾遗为职事官,与他不甚惬意并视为“风尘走吏”的盩厔尉脱离了干系。
        翰林学士和左拾遗,都是随侍皇帝左右,听候差遣,令人称羡的近职,白居易当时是颇引为自豪和得意的。但是,就其实质看,左拾遗不过是一个“其选甚重,其秩甚卑”(《初授拾遗献书》)的“言官”;而翰林学士也仅是一种差遣,有虚名而无实权。要想发挥干预朝政的积极作用,在政治上有所作为,必须有一个前提,那就是要得到皇帝和权臣的信任和支持。在元和初期进入仕途的白居易,正好获得了这样难得的机遇。《旧唐书·白居易传》云:居易文辞富艳,尤精于诗笔。自雠校至结绶畿甸,所著歌诗数十百篇,皆意存讽赋,箴时之病,补政之缺。而士君子多之,而往往流闻禁中。章武皇帝纳谏思理,渴闻谠言,二年十一月,召入翰林为学士。三年五月,拜左拾遗。居易自以逢好文之主,非次拔擢,欲以生平所贮,仰酬恩造。
        这段话是说,白居易当时因为文采惊艳,尤其惊于写诗作文,而且他当校书郎和盩至尉这段时间,已经写了歌诗将近一百篇,意存丰富,针砭时弊的,而当时的十君子往往喜欢白居易的这些作品,所以这些诗作也流传到了宫中,而当时的宪宗皇帝正好是励精图治,喜欢纳谏之臣,喜欢听臣下的直言,所以就在元和二年十一月时,把白居易召入了翰林院为翰林学士。到元和三年五月的时候,又把白居易提拔为左拾遗。白居易自己也认为自己碰到了浩恩之主,碰到了明君,而且是非常规地进行了提拔,他就愿意把自己一生以来所追求的政治理想付诸实施了。这从另外一个方面也说明了唐宪宗在元和前期对白居易是赏识和信任的。另一方面,作为新兴进士集团领袖的裴垍(jì),元和三年正在宰相位上,而他正是以元、白为代表的锐意革除弊政的青年文士的政治后台。
       多年的社会现实和个人闻见,既使白居易深深感到有“为民请命”的必要,而皇帝的信任和宰相的支持又使他觉得有此可能,于是“兼济天下”的思想便占了主导地位:“丈夫贵兼济,岂独善一身!”(《新制布裘》)为了实现这种宏愿,他积极进谏,不怕牺牲:“勿轻直折剑,犹胜曲全钩!”(《折剑头》)宁可像宝剑一样因为刚而折断,也不愿意像曲全一样钩折。他在《代书诗一百韵寄微之》中说到:“正色摧强御,刚肠嫉喔咿。常憎持禄位,不拟保妻儿。养勇期除恶,输忠在灭私。”这不仅是他的政治态度,也是他的创作态度。当校书郎秩满时,他“闭户累月,揣摩当代之事”,写成《策林》七十五篇,针对当时经济、政治、军事、文教各方面存在的弊端提出了改革意见。他指出,人民的贫困是由于“官吏之纵欲”、“君上之不能节俭”、“财产不均,贫富相并”。他要求统治者“以天下之心为心”,“百姓之欲为欲”。为了解民“心”,他建议统治者“立采诗之官,开讽刺之道”。
       在元和三年至五年做左拾遗期间,他一方面利用这一职位,“有阙必规,有违必谏,朝廷得失无不察,天下利害无不言”,一方面又利用诗歌的特点配合斗争,凡“难于指言者,辄咏歌之”。《秦中吟》和《新乐府》等讽谕诗便于这时候写出来了。其锋芒所指,大致有如下四端:
        抨击权豪的贪暴,反对宦官专权,悯恤生民疾苦,“但伤民病痛”。这些诗篇象连弩之箭射向黑暗的现实,几乎刺痛了所有权豪的心,使得他们“变色”、“扼腕”、“切齿”。然而白居易却“不惧权豪怒,亦任亲朋讥”!
        当然,结果是白居易的这些指陈时弊,鞭挞社会黑暗的谏章和讽喻诗,不仅触忤了权倖,同时也引起了最高统治者唐宪宗的不快。自此以后,白居易就渐被疏远和冷落了,他的仕途也出现了危机。
        但是诗人耿直的性格并没有因仕途受挫而改变。当他闲居下邽四年之久后的元和九年,也就是公元814年,再次回到朝廷任职诏授太子赞善大夫时仍旧不改忠直之心、耿介之性。
元和十年,白居易被贬为江州司马
        在元和十年,公元815年,朝廷在宰相武元衡的主持下,正加紧部署对淮州、蔡州吴元济的用兵。这不免引起了河北、山东割据称雄的巨镇强藩的恐慌,产生了唯恐被各个击破的“唇亡齿寒”的危机感。于是,当时割据十五州,辖境同淮、蔡毗邻的淄青平卢节度使李师道,便先发制人,派遣刺客潜入京城,于元和十年六月三日的清晨,杀死了立主以武力削藩的宰相武元衡,并刺伤了御史中丞裴度,引起“京城大骇”,朝野震动,他们妄图以此干扰和动摇朝廷对淮、蔡用兵的决心;“贼遗纸于金吾及府、县,曰:‘毋急捕我,我先杀汝!’”当时的强盗、刺客十分猖狂,还写了一些纸放在金吾和一些府、县门口说“你们不要来抓我,我先杀了你们!”气焰十分嚣张。
        面对中唐政治史上这一极为罕见的恶性事件,白居易认为是开国以来未有的“国辱”,不顾己为东宫官的身份,迅速作出反应,第一个站了出来,亟请上书捕贼,以雪国耻。不料,白居易这种公忠体国、急朝廷所急的耿耿忠心,不但没有得到肯定和奖赏,反而被权贵们斥为越职奏事(白居易时为赞善大夫),并造谣中伤,遂被贬为江州司马。
        当时朝廷加于白居易身上的罪名到底是什么呢?据《旧唐书·白居易传》记载,是有“素恶居易者”,诬陷“其母因看花堕井而死,而居易作《赏花》及《新井》诗,甚伤名教”。所谓“名教”,即以“忠”与“孝”为核心的封建礼教。这种毁谤的恶毒之处,正在于构陷了白居易犯了有悖于封建礼法人伦的“不孝”的大罪。这使得白居易有口难辩,悲愤莫名。白居易遭到的惩罚,先是被执政者“奏贬江表刺史”,继而又遭到时任中书舍人的王涯落井下石,上疏论“居易所犯状迹,不宜治郡,追诏授江州司马”(《旧唐书·白居易传》)。
        其实白居易遭贬的根本原因,就是由于他从元和初年任翰林学士及左拾遗以来,公忠体国,不为身谋,不识忌讳,勇于言事,对那些剥下媚上、横行不法的权倖,或在疏奏中指名道姓地予以抨击,或则以其匕首投枪式的政治讽喻诗,将他们的丑行恶德作为某种类型加以无情的揭露和鞭挞,因此树敌太多,积怨过深,从而导致他们内外勾结,造谣中伤,使白居易失去了皇帝的信任和庇护,最终遭到贬谪。
        江州之贬让白居易“独善其身”
       自贬江州司马到逝世,是白居易“独善其身”的时期。
         江州之贬是对诗人的一个沉重打击,“换尽旧心肠”,诗人虽未免言之过分,但比之前期确有了显著的不同。在江州司马期间,他还有些政治激情,写出《琵琶行》和《与元九书》,唱出“不分气从歌里发,无明心向酒边生”(《元和十二年淮寇未平诏停岁仗愤然有感率尔成章》)这样的诗句。但已转向消极。随着政治环境的日益险恶,前期还只是偶一浮现的佛、道思想,此时逐渐滋长。他糅合儒家的“乐天安命”、道家的“知足不辱”、和佛家的“四大皆空”来作为“明哲保身”的法宝。他悔恨自己“三十气太壮,胸中多是非”(《白云期》),而力求做到“面上灭除忧喜色,胸中消尽是非心”(《咏怀》)。他缄默了,不敢再过问政治了:“世间尽不关吾事”(《读道德经》)、“世事从今口不言”(《重题》),他认为“多知非景福,少语是元享”(《江州赴忠州,至江陵已来,舟中示舍弟五十韵》)。为了避免牛李党争之祸,他为自己安排下一条“中隐”的道路。这就是不做京官而做地方官,以地方官为隐。因此他每求外任,任杭州和苏州剌史之后,又“求致身散地”,以太子宾客分司东都,在洛阳度过最后的十八年“似出复似处”(《中隐》)的生活。所以刘禹锡称道他:“吏隐情兼遂,儒玄道两全。”(《酬乐天醉后狂吟十韵》)其实是可悲的。在这种消极思想的支配下,白居易的诗歌也丧失了它的战斗性和光芒。大量的“闲适诗”、“感伤诗”代替了前期的“讽谕诗”。
        但白居易后期的消极,毕竟不同于王维的“万事不关心”。他的“兼济”之志并未完全消失,在力所能及而又不触怒权贵们的情况下还是为人民做了不少好事:疏浚西湖,造福杭州。出刺苏州,清正廉明。
白居易出守杭州三年,心情最好,政绩最显著
       长庆二年,因为有感于唐穆宗的昏聩荒淫,牛李党争愈演愈烈,正直之士在朝已难有作为,为了远离朝中政治斗争的漩涡,白居易主动要求外任,自中书舍人授杭州刺史。
        出守杭州的三年,是白居易后期心情最好、政绩最著的一个阶段。他治杭以爱民为上,主张政省刑宽,留下了不少关心民瘼、舒解民困的善政。
       《新唐书·白居易传》云:迁杭州刺史。始筑堤捍钱塘湖(即今西湖),锺泄其水,溉田千顷。复浚李泌六井,民赖其政。
         这是白居易在杭州留下的造福于民、功在千秋的最大德政。关于治理钱塘湖(即西湖)及疏浚李泌六井的事迹,白居易曾撰《钱塘湖石记》,内称:“予在郡三年,仍岁逢旱。湖之利害,尽究其由。恐来者要知,故书于石。” 他经过实地考察和亲自试验,总结了“后来要知者四条”经验,设计了一整套既节水又确保不误农时的灌溉方案,十分缜密和周到:
        凡放水溉田,每减一寸,可溉十五馀顷,每一复时,可溉五十馀顷。先须别选公勤军吏二人,立於田次,与本所由田户,据顷亩,定日时,量尺寸节限而放之。若岁旱百姓请水,须令经州陈状,刺史自便押帖,所由即日与水。若待状入司,符下县,县帖乡,乡差所由,动经旬日,虽得水,而旱田苗无所及也。大抵此州春多雨,秋多旱,若堤防如法,蓄泄及时,即濒湖千馀顷田无凶年矣(原注:州《图经》云:“湖水溉田五百顷。”谓系田也今按水利所及其公私田不啻千馀顷)。
        对相国井、西井、方井、白龟池、小方井、金牛井等杭州六井,他也是以实地考察为依据,弄清楚井水同湖水的关系,提出了合理的整治意见:
        其郭中六井,李泌相公典郡日所作,甚利於人,与湖相通,中有阴窦,往往堙塞,亦宜数察而通理之,则虽大旱,而井水常足。
        到北宋,苏轼出守杭州作《六井记》时,仍写到:“唐宰相李公长源始作六井,引西湖水以足民用。其后刺史白公乐天治湖浚井,刻石湖山,至今赖之。”长庆四年夏,白居易离开杭州时,作《别州民》诗,其中有云:“税重多贫户,农饥足旱田。唯留一湖水,与汝救凶年。”看来,白居易所作的“治湖浚井”的举措,在他自己也是颇引以为自豪的,也的确给州民带来了实惠。
       白居易出宰杭州,还以廉政著称于世。他在《三年为刺史二首》其二中说:“三年为刺史,饮水复食蘖。唯向天竺山,取得两片石。此抵有千金,无乃伤清白。”这首自我调侃的诗,足以证明白居易的确是两袖清风离开杭州的。在笔记小说《唐语林》卷二中,甚至有这样的记载:及罢,俸钱多留守库。继守者公用不足,则假而复填,如是五十余年。及黄巢至郡,文籍多焚烧,其俸遂亡。
        一个州郡长官,俸钱本来就不丰厚,卸任时竟然将节省下来的部分存入官库,作为继任者以资应急的备用金,这在当时的确是不可思议的。
        白居易任苏州刺史时勤政爱民,深受百姓爱戴
        唐敬宗宝历元年(825),白居易再次外任,担任苏州刺史。和上次出宰杭州主要是避开朝中政治斗争不同,白居易这次主动要求出任苏州刺史,主要是觉得分司东都洛阳太清闲了,他想在政治上有所作为。因为有了上次任杭州刺史可以放手治郡的经验,所以这次到苏州,他更想勤政爱民,以报效朝廷。
        他在到任后给朝廷上奏的《苏州刺史谢上表》中云:当今国用多出江南,江南诸州,苏最为大,兵数不少,税额至多,土虽沃而尚劳,人徒庶而未富,宜择循良之吏,委以抚绥,岂臣琐劣之才,合当任使?然既奉成命,敢不誓心,必拟夕惕夙兴,焦心苦节,唯诏条是守,唯人瘼是求。
        这些话对白居易来说,并不是客套话,他初上任之后,也在《自到郡斋仅经旬日方专公务未及宴游偷闲走笔题二十四韵兼寄常州贾舍人湖州崔郎中仍呈吴中诸客》有所表露:
甲郡标天下,环封极海滨。版图十万户,兵籍五千人。
自顾才能少,何堪宠命频。冒荣惭印绶,虚奖负丝纶。
候病须通脉,防流要塞津。救烦无若静,补拙莫如勤。
削使科条简,摊令赋役均。以兹为报效,安敢不躬亲。
襦袴提于手,韦弦佩在绅。敢辞称俗吏,且愿活疲民。
        他在这首诗中所表现出来的勤政爱民、报效朝廷的热忱,也得到了后人的由衷赞叹。为了处理烦剧的郡务,白居易常常是“清旦方堆案,黄昏始退公。可怜朝暮景,消在两衙中。”甚至于“经旬不饮酒,逾月未闻歌。岂是风情少?其如尘事多。”要知道,白居易在分司东都时曾是多么地沉溺于饮酒与音乐,但是在苏州刺史任上,这一切的消遣都让位于政事了。
        和在杭州刺史任上疏浚西湖类似,白居易到苏州后也做了一件功在千秋的德政,这就是疏通阊门至虎丘的河道,整修七里山塘。
       虎丘,在当时已是吴中名胜,声闻江左。白居易一年去很多次。每去一次,都要坐船,再下船从田间纵横的田埂上步行上山,倍感劳顿。他于是发动民工,清淤排涝,使河道畅通,从阊门始,长七里,直达虎丘山下,并利用河中挖起的泥土,顺势拓展河堤,垒石加固,又在堤岸栽柳种竹,不仅解除了洪涝之忧,也可供车马往来驱驰。如此一来,无论从水路还是从陆路,去虎丘都是一件易事和乐事。
       后来明清的七里山塘,会馆林立,牌坊处处,歌楼隐隐,河中花船来来往往,笙歌曼舞,繁华美丽,早已与虎丘合为一体,并哺育出了两岸灿烂的文明,为苏州这座文化古城制造了一个大手笔。白居易这一政绩,真是利在当时,功在千秋。
        听说,今年四月份苏州市还在苏州老阊门山塘街口建了一座白居易纪念苑,厅堂里陈列了白居易在苏州的史料,其中还有一件高达160厘米、宽264厘米的《白居易为民修山塘》大型漆画插屏,也放置在厅中。作品反映了白居易在唐代出任苏州刺史时,发起并修筑了阊门通往虎丘山的“七里山塘”水陆街河的场景。
       白居易在苏州任上一年,虽然为时虽短,但由于他以民为本,以人为本,政省刑宽,使得苏州人民获得了轻徭薄赋、休养生息的实惠,深受州民的爱戴。所以当他两袖清风地经水路离开苏州时,勤劳淳朴的苏州人民,夹岸相送,呈现出“一时临水拜,十里随舟行。饯筵犹未收,征棹不可停”的依依难舍的盛大感人场面。这种融洽的吏民关系,在封建专制时代是并不多见的。白居易的好朋友,当时为和州刺史的刘禹锡,也禁不住感叹道:“闻有白太守,抛官归旧谿。苏州十万户,尽作婴儿啼。太守驻行舟,阊门草萋萋。挥袂谢啼者,依然两眉低。”颇有自叹弗如、见贤思齐之意。
       后来白居易晚年在洛阳也时常想到人民:“心中为念农桑苦,耳里如闻饥冻声。”“只是老百姓“饥饿”的根源,他再也不去追究、揭露了。会昌六年八月,诗人病死在洛阳,葬洛阳龙门山。终年七十五岁。

附:唐·白居易《省试性习相近远赋》
        以“君子之所慎焉”为韵
  噫!下自人,上达君。德以慎立,而性由习分。习则生常,将俾夫善恶区别;慎之在始,必辨乎是非纠纷。原夫性相近者,岂不以有教无类,其归於一揆;习相远者,岂不以殊途异致,乃差於千里。昏明波注,导为愚智之源;邪正歧分,开成理乱之轨。安得不稽其本,谋其始。观所恒,察所以。考成败而取舍,审臧否而行止。俾流遁者返迷途於骚人,积习者遵要道於君子。且夫德莫德於老氏,乃曰道是从矣;圣莫圣於宣尼,亦曰非生知之。则知德在修身,将见素而抱朴;圣由志学,必切问而近思。在乎积艺业於黍累,慎言行於毫厘。故得其门,志弥笃兮,性弥近矣;由其径,习愈精兮,道愈远而其旨可显,其义可举。勿谓习之近,徇迹而相背重阻;勿谓性之远,反真而相去几许。亦犹一源派别,随浑澄而或浊或清;一气脉分,任吹煦而为寒为暑。是以君子稽古於时习之初,辨惑於成性之所。然则性者中之和,习者外之徇。中和思於驯致,外徇戒於妄进。非所习而习则性伤,得所习而习则性顺。故圣与狂由乎念与罔念,福与祸在乎慎与不慎。慎之义,莫匪乎率道为本,见善而迁。观诚伪於既往,审进退於未然。故得之则至性大同,若水济水也;失之则众心不等,犹面隔面焉。诚哉性习之说,吾将以为教先。
志在兼济白居易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志在兼济白居易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志在兼济白居易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志在兼济白居易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白居易年谱简编
  唐代宗大历七年(公元772年),白居易生,一岁。
  正月二十日,白居易生于郑州新郑县东郭宅。六七月时,即默识“之”、“无”二字,时父季庚四十四岁,母陈氏十八岁。
  这年,刘禹锡、崔群、李绅生。韩愈五岁。杜甫前二年卒,年五十九。李白前十年卒,年六十二。
  大历八年(公元773年),两岁。
  五月三日,祖父白锽卒于长安,年六十八。柳宗元生。
  大历九年(公元774年),三岁。
  大历十年(公元775年),四岁。
  大历十一年(公元776年)五岁。
  五六岁开始学诗,弟白行简生。
  大历十二年(公元777年),六岁。
  六月十九日,祖母薛氏于新郑县私宅逝世,年七十。
  八月,颜真卿为刑部尚书。
  大历十三年(公元778年),七岁。
  正月,回纥入侵太原。
  正月,回纥入侵太原。四月,吐蕃寇灵州。
  大历十四年(公元779年),八岁。
  元稹生。
  五月,代宗(李豫)卒。德宗(李适)即位。
  德宗建中元年(公元780年),九岁。
  谙识声韵。父白季庚由宋州司户参军授徐州彭城县令;母陈氏封颖川县君。
  牛僧儒生。
  建中二年(公元781年),十岁。
  解读书。父季庚与徐州刺史李洧坚守徐州,拒李纳有功。授徐州别驾。
  正月,唐发兵讨成德军节度使李惟岳、魏博节度使田悦。九月,讨平庐留后李纳。
  建中三年(公元782年),十一岁。
  从父季庚徐州别驾任所,寄家符离。
  四月,庐龙朱滔(朱泚弟)叛乱。六月,王武俊叛乱。十月,李希烈叛乱。唐发诸道军往讨。
  建中四年(公元783年),十二岁。
  时两河用兵,逃难于越中。十月,德宗逃往奉天,朱泚据长安称帝,围奉天。十二月,李希烈陷汴州。
  是年,武元衡进士及第。
  兴元元年(公年784年),十三岁。
  弟白幼美(金刚奴)生。杨虞卿、杨嗣复生。
  正月,改元。二月,行营副元帅李怀光叛唐。德宗逃往梁州。六月,李晟收复长安,朱泚败走被杀。七月,德宗返回长安。秋天,关中大饥,民蒸蝗虫食之。
  贞元元年(公元785年),十四岁。
  父季庚加检校大理少卿,依前徐州别驾,仍知州事。
  正月,改元。六七月,朱滔、李怀光先后死。
  是年,曲信陵、钱徽进士及第。
  贞元二年(公元786年),十五岁。
  仍在江南,始知有进士,苦节读书,能属文。先后旅居苏、杭二郡。
  四月,李希烈为部将所杀,各地战乱暂息。
  贞元三年(公元787年),十六岁。李德裕生。
  贞元四年(公元788年),十七岁。
  父季庚任满,改除大理少卿、衢州别驾。居易从父到衢州。元稹十岁,居凤翔。
  贞元五年(公元789年),十八岁
  德宗定“二月一日为中和节,以代正月晦日,备三令节数,内外官司休假一日”。
  贞元六年(公元790年),十九岁。
  李贺生。
  这年,吐蕃陷安西。
  贞元七年(公元791年),二十岁。
  回符离家,与张彻、贾谏等共勉学。
  父季庚除襄州别驾。
  贞元八年(公元792年),二十一岁。
  弟幼美夭亡。
  这年,李绛、王涯、崔群、冯宿、韩愈同登进士第。
  贞元九年(公元793年),二十二岁。
  元稹十五岁,明经登第,移家长安。刘禹锡二十二岁进士登第。柳宗元等登第。
  贞元十年(公元794年),二十三岁。
  在襄阳。五月二十八日,父季庚卒于官舍,年六十六。
  贞元十一年(公元795年),二十四岁。
  元稹仍居长安。
  贞元十二年(公元796年),二十五岁。
  刘禹锡为太子校书。
  贞元十三年(公元797年),二十六岁。
  在符离为父丧守服三年期满。
  贞元十四年(公元798年),二十七岁。兄幼文春赴饶州任浮梁县主簿。居易于夏到浮梁。家移至洛阳。
  贞元十五年(公元799年),二十八岁。
  春,自浮梁回洛阳省母。
  秋,在宣州应乡试,试《射中正鹄赋》、《窗中列远岫诗》,为宣歙观察使崔衍所贡,往长安应进士试。在宣州与杨虞卿相识。夏,旱,京畿饥荒。
  贞元十六年(公元800年),二十九岁。
  二月十四日,在中书侍郎高郢主试下,试《性习相近远赋》、《玉水记方流诗》、策五道,以第四名及第,十七人中年最少。后,回洛阳。暮春到浮梁。九月到符离,外祖母陈氏卒。
  刘禹锡为淮南节度使杜佑掌书记。
  贞元十七年(公元801年),三十岁。
  春,在符离。七月,在宣州。秋,回洛阳。符离六兄、乌江十五兄先后去世。
  贞元十八年(公元802年),三十一岁。
  在长安。冬,在吏部侍郎郑珣瑜主试下,试书判拔萃科。
  春,叔父白季轸自徐州士曹掾移许昌县令。
  元、白交谊约在此时。
  刘禹锡调补京兆府渭南县主簿。
  贞元十九年(公元803年),三十二岁。
  春,与元稹、李复礼、崔玄亮等以书判拔萃科登第。与元稹同授秘书省校书郎。
  冬,刘禹锡为监察御史。
  杜牧生。
  贞元二十年(公元804年),三十三岁。
  春,游洛阳、徐州。遂搬家下邽县义津乡金氏村老家。有《泛渭赋》、《八渐偈》、《下邽庄南桃花》等诗作。
  顺宗永贞元年、贞元二十一年,(公元805年),三十四岁。
  正月,德宗卒。顺宗李诵即位。八月,顺宗内禅于太子纯,宪宗即位,改贞元二十一年为永贞元年。
  顺宗以韦执谊为尚书左承、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执谊引用王伾、王叔文等,罢进举、官市、五坊小儿等弊政,为宦官所恶。刘禹锡与韦执谊、叔文等善,为屯田员外郎,判废与盐铁案仍兼崇仍兼崇陵 便判官。宪宗即位后王伾、王叔文被贬。刘禹锡被贬连州刺史,再贬朗州司马。韦执谊被贬崖州司马。韩泰、柳宗元皆遭贬。
  居易住永崇里华阳观。与元稹交游,赠答诗渐多。
  宪宗元和元年(公元806年),三十五岁。
  罢校书郎。与元稹在华阳观闭户累月,揣摩时事,成“策林”七十五篇。
  四月,应才识兼茂明于体用科,与元稹、韦惇、崔护等同登第,以对策语直入第四等(唐代制科照例无一二等,即乙等)。二十八日,授周至县尉。七月,权摄昭应县。秋,使骆口驿。十二月,与陈鸿、王质夫同游仙游寺,作《长恨歌》等。
  元稹入三等(甲等),授左拾遗。因屡上书论时事,为执政者所恶,九月贬河南尉,同月母卒,丁忧服丧。
  正月,顺宗卒,改元。三月,平杨惠林乱。九月,平刘癖乱。吐突承璀为神策军中尉。
  元和二年(公元807年),三十六岁。
  春,与杨汝士等常会于杨家靖恭里宅。夏,使骆口驿。秋,自周至县尉调充进士考官,有《进士策问五道》。试毕帖集贤院校理。十一月四日,自集贤院召赴银台候进旨。五日,招入翰林院,奉敕试制诏等五首,为翰林学士。
  这年,弟白行简进士登第。
  有《观刈麦》、《京兆府新栽莲》、《仙游寺独宿》、《宿杨家》、《醉中归周至》等诗。
  正月,武元衡、李吉甫同平章事。
  元和三年(公元808年),三十七岁。
  居新昌里。四月,为制策考官。二十八日,除左拾遗,依前充翰林学士。是年,策试贤良方正能直言极谏科,牛僧儒、皇甫湜、李宗闵三人以对策切直,宰相李吉甫泣诉于上,均出为幕职。考官杨于陵、韦贯之、王涯等皆坐贬。居易上《论制科人状》,极言不当贬黜。其后李吉甫子李德裕与牛僧儒、李宗闵等“党争”数十年,即种因于此。后,居易屡为李德裕所排挤,亦与此有关。
  这年,居易与杨虞卿从妹杨氏结婚。
  有《初授拾遗》、《赠内》、《早秋曲江感怀》等诗。
  元稹丁母忧服除,其间居易有资助。
  九月,裴垍为中书侍郎,同平章事。
  元和四年(公元809年),三十八岁。
  女,金銮子生。
  居易屡陈时政,请降系囚,蠲租税,放宫女,绝进奉,禁掠卖良人等,皆从之。又论裴垍违制进奉银器,于頔不应暗进爱妾,宦官吐突承璀不当为制军统领。
  弟行简为秘书省校书郎。
  有《贺雨》、《寄元九》、《答谢家最小偏怜女》等诗。《新乐府五十首》始作于是年。
  二月,元稹除监察御史。三月使蜀,因劾奏故剑南东川节度使严砺等违法加税,并平八十八家冤事,命分司东都。
  是年,杨汝士、张彻进士登第。
  元和五年(公元810年),三十九岁。
  五月五日,自请改官京兆府户曹参军,仍充翰林学士。
  有《和答诗十首》、《秋居书怀》、《立秋日曲江忆元九》、《曲江早春》、《和梦游春诗一百韵》等诗。《秦中吟》十首,约作于本年前后。
  元稹在东都,因奏河南尹房式有不法之事,被罚俸召还长安。途经华阴敷水驿,与中使刘士元争房。宰相以稹失宪臣体,贬为江陵府士曹参军。
  杨虞卿进士登第。
  元和六年(公元811年),四十岁
  四月,母陈氏卒于宣平里第,年五十七。回下邽义津乡金氏村为母丁忧。十月,迁祖父锽、祖母薛氏、父季庚灵柩葬于金氏村。女金銮子夭折。
  有《太原白氏家状二道》、《答孟简箫俯等贺御制新译大乘本生心地观经序状》、《答元膺授岳鄂观察使谢上表》、《答李鄘授淮南节度谢上表》,及《春雪》、《慈乌夜啼》、《渭上偶钓》、《闲居》、《首夏病闲》、《重到渭上旧居》、《白发》、《寄元九》、《秋夕》、《夜雨》、《秋霁》、《叹老》、《送兄弟回雪夜》、《自觉二首》、《寄上大兄》、《病中哭金銮子》等诗。又《伤唐衢二首》,约作于本年以后。
  元稹纳妾安氏。刘禹锡仍在朗州司马。
  正月,李吉甫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十二月,李绛同中书门下平章事。裴垍卒。韩愈自河南令迁职方员外郎。
  元和七年(公元812年),四十一岁。
  有《适意二首》、《自吟拙什因有所怀》、《观稼》、《闻哭者》、《秋游原上》、《九日登西原宴望》、《寄同病者》、《游蓝田山卜居》、《村雪夜坐》、《溪中早春》、《同友人寻涧花》等诗。
  元稹自编诗集二十卷成。
  李商隐生。
  元和八年(公元813年),四十二岁。
  服除,仍在家。二月二十五日,迁外祖母陈夫人,小弟幼美灵柩,安葬于金氏村。行简子龟儿生。从祖兄白皞自华州回老家。
  有《唐太原白氏之殇墓志铭》、《祭小弟文》、《唐故坊州鄜城县尉陈府君夫人白氏墓志铭》、《记异》,及《村居苦寒》、《薛中丞》、《效陶潜体诗十六首》、《东园玩菊》、《登村东古冢》、《念金銮子二首》等诗。
  元和九年(公元814年),四十三岁。
  春,眼病。秋李顾言来访。八月,游蓝田悟真寺。冬,诏授太子左赞善大夫,入朝居长安昭国里。弟行简夏天赴东川节度使庐坦幕。
  有《夏旱》、《咏慵》、《村中留李三宿》、《友人来访》、《游悟真寺诗》、《酬张十八访宿见赠》、《梦裴相公》、《别行简》、《观儿戏》、《叹常生》、《寄元九》、《叹元九》、《眼暗》、《得袁相书》、《病中作》、《感化寺见元九、刘三十二题名处》、《游悟真寺回山下别张殷衡》、《村居寄张殷衡》、《病中得樊大书》、《得钱舍人书问眼疾》、《还李十一马》、《九日寄行简》、《渭村退居寄礼部崔侍郎翰林钱舍人诗一百韵》、《渭村酬李二十见寄》、《初授赞善大夫早朝寄李二十助教》、《重到华阴观旧居》、《寄杨六汝士》等诗。
  元稹自江陵移唐州从事。
  二月,李绛罢为礼部尚书。十月,李吉甫卒。十二月,韦贯之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是年,杨汝士为万年县尉。
  元和十年(公元815年),四十四岁。
  六月,居易上疏请捕刺杀宰相武元衡之贼。宰相(张弘靖、韦贯之)以宫官而先谏官言事,恶之。忌之者复诬居易母看花坠井死,却作《赏花》、《新井》诗,有伤名教。八月,乃奏贬刺史。中书舍人王涯复论不当治郡,改贬江州司马。秋,出蓝田,到襄阳,乘船经鄂州于冬初到江州。十二月,自编诗集十五卷,共八百首。与元稹书,畅论诗歌应以揭露民生疾苦为主旨。
  有《与元九》、《自悔》、《江州雪》、《初出蓝田路作》、《再到襄阳访问旧居》、《舟中夜雨》、《题四皓庙》、《放言五首》、《编集拙诗成一十五卷因题卷末戏赠元九、李二十》等诗。
  正月,元稹自唐州召还长安,白居易、樊宗师、李绅等同游城南。后又出为通州司马,三月底与居易于沣水桥边话别。
  元和十一年(公元816年),四十五岁。
  在江州司马任。二月,赴庐山,游东林、西林寺,访陶潜旧宅。七月,长兄幼文携诸院孤小弟妹六七人,自宿州至。秋,送客湓浦口,作《琵琶行》。是年,女阿罗生。
  有《与杨虞卿书》、《访陶公旧宅》、《咏怀》、《春游西林寺》、《渐老》、《官舍闲题》、《题庐山山下汤泉》、《江楼早秋》、《寄李相公崔侍郎钱舍人》等诗。
  元稹在通州任司马。刘禹锡在连州刺史任。韩愈除左庶子。李贺卒,年二十七。
  元和十二年(公元817年),四十六岁。
  三月底,居易居新宅庐山草堂。闰五月,兄幼文卒。
  有《祭浮梁大兄文》、《祭庐山文》、《草堂记》,及《香炉峰下新置草堂即事咏怀题于石上》、《南湖晚秋》、《上香炉峰》、《雨夜赠元十八》、《中秋月》、《戏问山石榴》、《梦微之》等诗。
  元和十三年(公元818年),四十七岁。
  春,弟行简自梓州至。十二月二十日,因崔群之力,代李景俭为忠州刺史。
  有《三谣》、《浩歌行》、《九江春望》、《李白墓》、《自江州司马授忠州刺史,仰荷圣泽,聊书鄙诚》、《初着刺史绯答友人见赠》等诗。
  是年,元稹有《酬乐天东南行一百韵》诗。冬,移虢州长史。刘禹锡仍任连州刺史。
  元和十四年(公元819年),四十八岁。
  春,离江州赴忠州刺史任。弟行简随行。途中会鄂岳观察使李程(表臣)于武昌。时元稹赴虢州长史任,三月十一日相遇于黄牛峡口石洞中,停舟夷陵,置酒赋诗,三日而别。二十八日到忠州。
  有《三游洞序》、《传法堂碑》、《过昭君村》、《题岳阳楼》、《夜入瞿塘峡》、《东亭闲望》、《种荔枝》、《竹枝词四首》、《除夜》等诗。
  秋,元稹召还,授膳部员外郎。刘禹锡母卒奉柩返洛阳。柳宗元卒,年四十七。
  正月,刑部侍郎韩愈因谏迎佛骨被贬为潮州刺史。旋移袁州。十二月,崔群罢为湖南观察史。
  元和十五年(公元820年),四十九岁。
  夏,自忠州召还。经三峡。由商山路返长安,除尚书司门员外郎。十二月,充重考订科目官。二十八日,改授主客郎中、知制诰。
  有《东城寻春》、《花下对酒二首》、《我身》、《遣怀》、《感春》、《寒食夜》、《初除尚书郎脱刺史绯》、《商山路有感》、《早朝思退居》、《曲江亭晚望》等诗。
  五月,元稹为祠部郎中、知制诰。刘禹锡在洛阳丁母忧。
  正月二十七日,宪宗服金丹暴卒,传为宦官陈弘志所毒杀。右神策中尉等立太子恒继穆宗位,杀左神策中尉吐突承璀。李德裕、李绅、庾敬休为翰林学士。九月,韩愈自袁州召还,除国子祭酒。李绛为御史大夫。
  穆宗长庆元年(公元821年),五十岁。
  春,再次居新昌里宅。四月,充重考试进士官,复试礼部侍郎钱徽主试下及第进士郑朗等十四人。时李宗闵婿、杨汝士弟皆及第。李德裕、元稹与李宗闵有隙,因同李绅上言,以为不公。诏居易与王起重试,黜郑朗等十人。钱徽、李宗闵、杨汝士被远贬。从此,李德裕与李宗闵各分朋党,互相倾轧四十年。
  夏,与元宗简同制加朝散大夫,始着绯,又转上柱国。妻杨氏授弘农县君。秋,奉命宣谕魏博节度使田布,赠绢五百匹,不受。十月十九日,转中书舍人。十一月二十八日,充制策考官。
  是年,弟行简授拾遗。
  有《卜居》、《题新昌所居》、《初加朝散大夫又转上柱国》、《行简初授拾遗同早朝入阁因示十二韵》、《立秋日登乐游原》、《慈恩寺有感》、《曲江独行招张十八》等诗。
  二月十六日,元稹自祠部郎中知制诰、充翰林学士。十七日拜中书舍人,仍充翰林学士。十月,迁工部侍郎出院。冬,刘禹锡除夔州刺史,由洛阳赴任。
  正月,改元。七月,韩愈由国子监祭酒改为兵部侍郎。是年,张籍为国子博士。
  长庆二年(公元822年),五十一岁。
  时唐军十馀万围王廷凑,久无功。居易上书论河北用兵事,皆不听。复因朋党倾轧、两河再乱,国是日荒,民生益困,乃求外任。七月,自中书舍人除杭州刺史,取道襄汉赴任。经江州,与李渤会,访庐山草堂,十月抵杭州。弟行简仍在拾遗任。从祖弟白敏中进士登第,赴河东节度使李听幕掌书记。
  有《长庆二年自中书舍人出守杭州路次蓝溪作》、《登商山最高顶》、《自蜀江至洞庭湖口有感而作》、《对酒自勉》、《白发》、《晚岁》等诗。
  二月,元稹以工部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三月,裴度以司空同平章事。裴度与元稹争相有误传。六月,罢裴度为右仆射,罢元稹为同州刺史。
  李听为太原尹、北都留守、河东节度使。九月,李德裕为浙西观察使。张籍除水部员外郎。
  长庆三年(公元823年),五十二岁。
  在杭州刺史任,屡游西湖及灵隐寺,恩德寺等名胜。有《杭州春望》、《孤山寺遇雨》、《馀杭形胜》、《除夜寄微之》、《闲卧》等诗。
  八月,元稹自同州刺史迁浙东观察使、越州刺史。十月,经杭州与居易相会,数日而别。之后,二人诗和甚富。《元氏长庆集》编成。时居易与湖州刺史崔玄亮、苏州刺史李谅、长安张籍都有诗篇酬唱。
  三月,牛僧儒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李德裕以为李逢吉所引,牛、李之怨益深。十月,京兆尹韩愈为兵部侍郎,再除吏部侍郎。
  长庆四年(公元824年),五十三岁。
  修钱塘湖堤,蓄水灌地千顷。又浚城中李泌六井,供民饮用。五月,除太子左庶子分司东都,月末即离杭,秋至洛阳。居杨凭旧宅履道里。冬,元稹编成《白氏长庆集》五十卷并作序。是年,弟行简为司门员外郎。
  有《南亭对酒送春》、《自馀杭归宿淮口作》、《洛下卜居》、《自咏》、《西湖留别》、《爱咏诗》、《分司》、《临池闲卧》等诗。
  正月,穆宗服方士金石药卒,太子湛(敬宗)即位。二月,户部侍郎李绅贬端州司马。夏,刘禹锡移和州刺史。八月,杨虞卿为吏部员外郎。十二月,吏部侍郎韩愈卒,年五十七。
  敬宗宝历元年(公元825年),五十四岁。
  春葺新居,王起为宅内造桥。三月四日,除苏州刺史。五月五日到苏州任。秋,游太湖,采桔献上。与元稹、崔玄亮唱和,又与刘禹锡以诗相赠答。是年,弟行简迁主客郎中,为朝散大夫,着绯。从弟敏中随李听到滑州。
  有《春葺新居》、《霓裳羽衣歌》、《自咏》、《池上早秋》、《对酒吟》、《泛太湖书事寄微之》等诗。
  正月,牛僧儒罢为武昌军节度使。四月,李绛为左仆射,十二月为太子少师分司。
  闰七月,李听为义成军节度使。
  宝历二年(公元826年),五十五岁。
  二月,落马伤足,卧月馀。五月末,又以眼病肺伤,请假百日。九月初,假满罢官。十月初,与刘禹锡相遇于杨子津,结伴游杨州、楚州。冬,膳部侍郎行简卒,年五十一。
  有《别苏州》、《自叹》、《咏杯》、《江上对酒二首》、《想归田园》等诗。
  元稹在浙东观察使任。冬,刘禹锡罢和州刺史返洛阳。
  十二月,宦官刘克明等弑敬宗,立绛王悟。枢密使王守澄、中尉魏从简兵诛刘克明,迎江王(昂)为帝(文宗)。裴度以参与密谋,加门下侍郎、集贤殿大学士、太清宫使。
  文宗大和元年(公元827年),五十六岁。
  春,经荥阳返洛阳。三月二十七日,征为秘书监,赐金紫。复居长安新昌里宅。与杨汝士、裴度、庾敬休效游。十月十日,文宗诞日,诏居易与安国寺沙门义林、太清宫道士杨弘元于麟德殿论儒、释、道三教教义。岁暮,奉使洛阳。在洛阳,与皇甫镛、苏弘、刘禹锡、姚合等交游。
  有《宿荥阳》、《过敷水》、《初授秘书监并赐金紫闲吟小酌偶写所怀》、《涂山寺独游》、《晚寒》、《酬皇甫宾客》、《种白莲》等诗。
  九月,元稹加检校礼部尚书,仍在浙东观察使任。六月,刘禹锡为主客郎中分司东都。正月,宣歙节度使崔群为兵部尚书。李绛为太常卿。钱徽为尚书左丞,十二月,除华州刺史。杨汝士为职方郎中。
  大和二年(公元828年),五十七岁。
  春,从洛阳返长安。二月十九日,除刑部侍郎,封晋阳县男。继元稹编《白氏长庆集》五十卷后,续编《后集》五卷,作《后序》。又续编与元稹唱和集《因继集》二卷,有《因继集重序》。十二月,乞百日病假。为弟行简编次文集二十卷,题为《白郎中集》。
  有《龙门下作》、《对琴待月》、《斋月静居》、《赋得乌夜啼》、《双鹦鹉》、《听田顺儿歌》等诗。
  春,刘禹锡到长安,除主客郎中、集贤殿学士。元稹仍在浙东观察使任。
  大和三年(公元829年),五十八岁。
  春,和微之诗四十二首成。三月五日,编成《刘白唱和集》二卷。月末假满,罢刑部侍郎,以太子宾客分司东都。四月,到洛阳,居履道里第。与崔玄亮往来,以诗赠答。九月,元稹征为尚书左丞,返长安途中在洛阳与居易相会。冬,居易生子阿崔;元稹亦生子道保,共喜作诗。十二月,从弟敏中随李听移分宁。
  有《授太子宾客归洛》、《知足吟》、《华州西》、《和刘郎中曲江春望见示》、《和微之春日投简阳明洞天五十韵》、《老戒》、《答崔十八见寄》、《秋游》、《自问》等诗。
  刘禹锡转礼部郎中,仍充翰林学士。正月;钱徽卒。八月,李宗闵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九月,李德裕为义成军节度使。崔玄亮为太常少卿。杨汝士知制诰。杨虞卿为左司郎中。
  大和四年(公元830年)五十九岁。
  为太子宾客居洛阳。屡游龙门,与徐凝交游,冬,眼病。十二月二十八日,代韦弘景为河南尹。
  有《慵不能》、《香山寺石楼潭夜浴》、《洛阳春》、《独游玉泉寺》、《闲忙》、《登天宫阁》、《和微之道保生三日》、《除夜》等诗。
  正月,元稹除武昌节度使代牛僧儒。李宗闵因牛僧儒入朝引为兵部尚书、同平章事,共排李德裕党。二月,兴元军乱,节度使李绛被杀。韦弘景为东都留守。
  大和五年(公元831)年,六十岁。
  子阿崔夭,三岁。从弟敏中曾旅洛阳。
  有《送敏中归分宁幕》、《池上》、《魏堤有怀》、《哭微之二首》、《雪夜喜李郎中见访,兼酬所赠》、《归来二周岁》、《病眼花》、《哭崔儿》、《六十拜河南尹》、《送刘郎中赴任苏州》等诗。
  七月二十二日,元稹卒于武昌任所,五十三岁。十月,刘禹锡除苏州刺史,路过洛阳,留十五日,与居易朝觞夕咏,极平生之欢。
  是年,杨虞卿为弘文馆学士。
  大和六年(公元832年),六十一岁。
  仍为河南尹。夏,大旱。与舒元舆交游。七月,元稹归葬咸阳,为元稹撰墓志铭,其家馈润笔六七十万钱,悉捐修香山寺,八月修成。崔群卒。冬,与崔玄亮往还。有《忆旧游》、《元相公挽歌词三首》、《寄刘苏州》、《从龙潭寺到少林寺题赠同游者》、《醉吟》、《睡觉》、《初入香山院对月》等诗。
  三月,分宁节度使李听为武宁军节度使。十二月,牛僧儒罢工为淮南节度使。李德裕自西川节度使入为兵部尚书。杨虞卿迁为给事中。
  大和七年(公元833),六十二岁。
  二月,以病乞假五旬。四月二十五日,以头风病免河南尹,再授太子宾客分司东都。七月崔 玄亮卒。太子宾客李绅除浙东观察使。冬,舒元舆赴长安。同年正月,叔白季康妻敬氏卒于下邽,白敏中回家服丧。
  有《咏兴五首》、《新秋晓兴》、《筝》、《将归一绝》、《闻歌者唱微之诗》、《香山寺二绝》、《喜刘苏州恩赐金紫遥想贺宴以诗庆之》等诗。
  二月,李德裕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杨虞卿出任常州刺吏。四月,杨汝士为工部待郎。六月,李宗闵罢为山南西道节度使。
  大和八年(公元834),六十三岁。
  三月,裴度为东都留守兼待中,居易常与往来。七月,编集在洛阳所作诗并序之。
  有《唐故溧水县令太原白府君墓志铭》、《大唐泗州开元寺临坛律德徐泗豪三州僧正明远大师塔碑铭》,及《南池早春有怀》、《感白莲花》、《北窗三友》、《饱食闲坐》、《风雪中作》、《读老子》、《问鹤》《杨柳枝二十韵》等诗。
  七月,刘禹锡自苏州刺吏移汝州刺吏,杨汝士为同州刺吏。九月,郑浣为河南尹。十月,山南西道节度使李宗闵同平章事。
  罢李德裕为山南西道节度使,改兵部尚书。十一月,出李德裕检校右仆射,充镇海军节度使,浙江西道观察使等。十二月,杨虞卿自常州刺史迁工部待郎。
  大和九年(公元835年),六十四岁
  春,自洛阳西游,过稠桑、寿安、同州,回下邽渭村小住,约三月末返洛阳。夏,旱热,忆杨虞卿(时杨自京兆尹贬为虔州司马),有诗。九月,代杨汝士为同州刺吏,辞疾不赴。十月,改授太子少傅分司东都,进封冯翊县开国侯。十一月二十日,甘露变起,感而赋诗。冬,女阿罗嫁谈弘谟。本年,自编《白氏文集》六十卷。计诗文二千九百六十四篇,藏于庐山东林寺。
  有《祭崔侍文》、《磐石铭》、《东林寺白氏文集记》,及《晚归香山寺因咏所怀》、《短歌行》、《西行》、《何处堪避暑》、《自宾客迁太子少傅分司》、《罗敷水》、《诏授同州刺吏,病不赴任,因咏所怀》、《谕亲友》、《将归渭村先寄舍弟》、《从同州刺史改授太子少傅分司》、《与裴华州同过敷水戏赠》、《闲游》等诗。
  十月刘禹锡自汝州刺史移任同州刺史,代白居易。
  四月,浙江西道观察使贾谏为中书待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工部侍郎杨虞卿为京兆尹。浙西观察使李德裕为太子宾客分司东都,再贬袁州长史。五月,浙东观察使李绅为太子宾客分司东都。六月,贬李宗闵为明州刺史。七月贬李宗闵党杨虞卿为虔州司马,再贬虔州司户,岁暮杨卒。九月,杨汝士自同州刺史入为户部侍郎。舒元舆、李训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十月,加裴度中书令。十一月二十一日,宰相李训、舒元舆与郑注等谋诛宦官。左神策军中尉伊士食杀李训、舒元舆、王涯、贾谏、郑注、郭行馀、李孝本、罗立言、韩约等,史称“甘露之变。”郑覃、李石同中书门下平章事。
  开成元年(公元836年),六十五岁。
  春初,游少室山,三宿。晚春,杨汝士将葬杨虞卿来洛阳,居易有诗。闰五月,自编《白氏文集》六十五卷,共收诗文三千二百五十五篇,藏于东都圣善寺。六月,在香山寺避暑。七月,为皇甫镛撰墓志铭。是年。《刘白唱和集》第四卷《汝洛集》编成。从弟白敏中授左拾遗。
  有《圣善寺白氏文集记》、《唐故银青光禄大夫太子少保安定皇甫公墓志铭》,及《哭师皋》、《闲卧寄刘同州》、《家园三绝》、《早春题少室东岩》、《喜与杨六侍御(郎)同宿》、《香山避暑二绝》、《香山下卜居》、《题酒瓮呈梦得》、《杨六尚书新授东川节度使,代妻戏贺兄嫂二绝》等诗。
  正月,改元。四月,李绅为河南尹。李固言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六月。李绅除汴州刺史、宣武军节度使。李珏为河南尹。七月,滁州刺史李德裕为太子宾客分司;十一月,又为浙西观察使。十二月,兵部侍郎杨汝士检校礼部尚书,充剑南东川节度使。
  开成二年(公元837年),六十六岁。
  三月三日,与东都留守裴度、河南尹李珏、太子宾客分司刘禹锡等十馀人修禊于洛滨。十一月十七日,令孤楚卒于山南西道节度使任所,居易寄情于诗。十一月二十二日,谈氏外孙女引珠生。
  有《唐故银青光禄大夫秘书监曲江县开国伯赠礼部尚书范阳张公墓志铭》、《齿落辞》、《苏州南禅院千佛堂转经藏石记》,及《秋凉闲卧》、《六十六》、《洛阳春赠刘李二宾客》、《洛下闲居寄山南令狐相公》、《小岁日喜谈氏外孙女孩满月》、《闲吟赠皇甫郎中亲家翁》等诗。
  春,皇甫曙罢泽州刺史回洛阳。三月裴璘为河南尹。四月,陈夷行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五月,裴度自东都留守移太原尹、北都留守。牛僧儒自准南节度使东都留守。十月,李固言罢为剑南西川节度使。是年,李商隐进士登第。
  开成三年(公元838年),六十七岁。
  春,裴度赠马,居易以诗酬谢。三月,游龙门香山寺,是年,作《醉吟先生传》,乃居易暮年生活的写照。从弟敏中为殿中侍御史分司东都。
  有《裴令公赠马相戏》、《新岁赠梦得》、《忆江南词三首》、《雨后秋凉》、《池上幽境》、《洗竹》、《三年除夜》、《自题小园》等诗。
  正月,杨嗣复,李珏同中书门下平章事。韦长为河南尹。二月,衡州司马李宗闵为杭州刺吏。四月,兵部侍郎裴璘卒。九月,东都留守牛僧儒为左仆射。十月,崔琯为东都留守。冬,裴度乞归洛阳。
  开成四年(公元839年),六十八岁。
  二月,以《白氏文集》六十七卷,凡诗文三千四百八十七篇,藏于苏州南禅院。十月六日(甲寅)旦,始得风痹之病,乃放妓卖马(见《病中诗十五首》)。八月,白敏中出为分宁节度副使。岁暮,犹患足疾。
  有《苏州南禅院白氏文集记》、《白苹州五亭记》、《不能忘情吟》、及《白发》、《书事咏怀》、《病中诗十五首》、《岁暮病怀赠梦得》、《见敏中初到邠宁秋日登城楼诗,诗中颇多乡思,因以寄和》、《病中宴坐》、《戒药》等诗。
  刘禹锡仍为太子宾客分司东都。是年加尚书衔。十二月,改秘书监分司东都。
  三月,裴度卒,年七十五。六月,符澈为邠宁节度使。七月,刑部侍郎高锴为河南尹。八月,给事中姚合为陕虢观察使。牛僧儒为山南东道节度使。九月,剑南东川节度使杨汝士为吏部侍郎。十月,陈王成美立为皇太子。十二月,杭州刺史李宗闵为太子宾客分司东都。
  开成五年(840年),六十九岁。
  春,风疾稍愈。夏,谈氏外孙玉童(阁童)生。十一月,自编《洛中集》十卷,共格律诗八百首,藏于香山寺。冬,以病请百日假。
  有《画西方帧记》、《香山寺新修藏经堂记》、《香山寺白氏洛中集记》等,及《病入新正》、《病后寒食》、《皇甫郎中亲家翁赴任绛州,宴送出城赠别》、《足疾》、《老病幽独偶吟所怀》、《在家出家》、《五年秋病后独宿香山寺三绝句》、《喜老自嘲》、《喜晴联句》等诗。
  正月,文宗卒。中尉仇士良、鱼弘志以兵迎立太弟(武宗),杀太子成美。八月,杨嗣复罢为湖南观察使,李珏罢为桂管观察使,裴夷直出为杭州刺史。九月,淮南节度使李德裕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宣武军节度使李绅代德裕镇淮南。秋,王起为东都留守。冬,杨嗣复贬为潮州刺史。李珏贬为昭州刺史。
  武宗会昌元年(公元841年),七十岁。
  春,与刘禹锡常会饮。百日假满后停太子少傅官。秋,东都留守李程过居易宅,有感作诗。夏,白敏中自侍御史分司除户部员外郎赴长安,居易送行赠诗。
  有《淮南节度使检校尚书右仆射赵郡李公家庙碑铭》、《六赞偈》,及《百日假满少傅官停自喜言怀》、《偶吟自慰兼呈梦得》、《赠思黯》、《官俸初罢,亲故见忧,以诗谕之》、《送敏中新授户部员外郎西归》、《寒亭留客》、《雪夜小饮赠梦得》、《昨日复今辰》等诗。
  刘禹锡加检校礼部尚书,兼太子宾客。
  三月,杨嗣复自潮州刺史再贬为潮州司马。李珏自昭州刺史再贬为端州司马。杭州刺史裴夷直为欢州司马。六月,李程为东都留守。
  会昌二年(公元842年),七十一岁。
  以刑部尚书致仕,给半俸。三月,牛僧儒除东都留守到洛阳,居易屡赠诗。七月,刘禹锡卒,年七十一,赠户部尚书。时婿谈弘谟亦殁,女阿罗自太原来归。自编《后集》二十卷,纳于庐山东林寺,至此《白氏文集》七十卷成。九月十三日,白敏中自户部员外郎充翰林学士。
  有《佛光和尚具赞》及《闲乐》、《香山居士写真诗》、《二年三月五日斋毕开素当食偶吟赠妻弘农郡君》、《达哉乐天行》、《送后集往庐山东林寺兼寄云皋上人》、《哭刘尚书梦得二首》、《刑部尚书致仕》、《酬寄牛相公周宿话旧劝酒见赠》、《寄黔州马常侍》等诗。
  二月,淮南节度使李绅为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春,牛僧儒继李程为东都留守。皇甫曙自绛州刺史罢归洛阳。五月,宰相李德裕兼守司徒。
  会昌三年(公元843年)七十二岁。
  春,王卿除苏州刺史,以诗相赠。五月,为牛僧儒作《太湖石记》。同月二十九日,敏中转职方郎中,仍充翰林学士。十二月七日,加承旨。
  二月,天德军行营副使石雄与回鹘战于杀胡山,大破之,乌介可汗逃走,雄迎太和公主归。五月李德裕言太子宾客李宗文与刘从谏交通,不宜置之东都,以李宗闵为湖州刺史。六月,仇士良卒。九月,以石雄代李彦佐为晋绛行营节度使。是年,贾岛卒,年六十四。
  会昌四年(公元844年),七十三岁。
  春,常出游。是年,施家产,开龙门八节石滩,以利舟楫。四月十五日,白敏中拜中书舍人,仍充翰林学士。九月四日迁户部侍郎,知制诰,依前充。
  有《龙门八节石滩二首》、《喜裴涛使君携诗见访醉中戏赠》、《狂吟七言十四韵》等诗。
  闰七月,李绅罢为淮南节度使。九月,以牛僧儒为太子少保分司,后贬汀州刺史,又循州长史。李宗闵由漳州刺史贬为长史,后长流封州,十二月,以中武军节度使王宰为河东节度使,河中节度使石雄为河阳节度使。
  会昌五年(公元845年),七十四岁。
  三月二十一日,于洛阳履道里第为“七老会”;夏,又合僧如满、李元爽为“九老图”,皆有诗。五月一日,《白氏文集》七十五卷编成,凡诗文三千八百四十首。
  有《白氏集后记》及《宿府池西亭》、《闲眠》、《杨柳枝词》、《斋居春久感事遣怀》、《胡吉郑刘庐张等六贤皆多年寿,予亦次焉,偶于敝居合成尚齿之会,七老相顾既醉甚欢,静而思之,此会稀有,因成七言六韵以纪之,传好事者》、《九老图诗》等诗。
  正月,李石为东都留守。七月,毁天下佛寺四万多所,僧尼二十六万还俗。
  会昌六年(公元846年),七十五岁。
  仍居洛阳,刑部尚书致仕。正月,作诗忆牛僧儒等。春尚作诗。八月,卒于洛阳履道里第,赠尚书右仆射。十一月,葬龙门香山如满法师塔之侧。是年五月,白敏中以兵部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
  《唐摭言》载宣宗吊居易诗云:“缀玉联珠六十年,谁教冥路作诗仙?浮云不系名居易,造化无为字乐天。童子解吟《长恨曲》,胡儿能唱《琵琶篇》。文章已满行人耳,一度思卿一怆然。”
  三月,武宗卒。立皇太叔忱(宣宗)。宣宗恶李德裕,四月罢为荆南节度使。七月,李绅卒于淮南节度使任所。八月,以循州司马牛僧儒为衡州长史。封州流人李宗闵为郴州司马,恩州司马崔珙为安州长史,潮州刺史杨嗣复为江州刺史,昭州刺史李珏为郴州刺史。牛僧儒等五相皆武宗贬逐,至是同日北迁。李宗闵未离封州而卒。至大中元年七月,李德裕贬为潮州司马;大中三年九月,复贬崖州司户参军,十二月卒。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