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五代和宋朝的水上运输  

2017-06-11 15:48:28|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代和宋朝的水上运输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1.五代、 宋的水上交通与漕运

        五代时期中原的梁、 唐、 晋、 汉、 周大体上占有淮河以北地区, 南方各国则分别占有长江、 珠江流域。 长江、 淮河、 珠江及其支流皆通航运, 水上交通发达。 但淮河主流在五代时,处于五代中原皇朝与吴或南唐的接壤线上, 南宋时又与金朝以淮河主流为界, 这两个时期的淮河主流, 一般情况下都断航。 五代的后唐、 后周以及宋代, 注意发展人工运河, 疏浚、 拓宽北方的浅狭河流, 与长江、淮河、 珠江等自然河流一起, 形成十分繁忙的内河航行体系。 凡以水上交通为主的地区, 沿江、 沿河的重要港口城镇, 设有“驿站” 馆舍, 以供过往官员等住宿。 五代时南方的吴、 南唐、 吴越、 闽、 泉漳等政权, 还注意发展海上交通, 宋代的海上交通更加发达。

 

五代和宋朝的水上运输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五代和宋朝的水上运输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五代和宋朝的水上运输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五代和宋朝的水上运输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五代和宋朝的水上运输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五代和宋朝的水上运输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河北水运

        后唐明宗时注意兴修水利, 长兴三年(932) 五月,“幽州进呈新开东南河路图, 自王马口至淤口长一百六十五里, 阔六十五步, 深一丈二尺, 可胜漕船千石” ②, 可以通航 60 吨左右的船只, 在当时内河航运中这是较大的船只。这是五代前期河北北部地区重要漕运河道,自后晋时起本地区属于辽朝。 后周显德六年(959) 四月, 又“自沧州治水道入契丹境, 于乾宁军南, 补坏防, 开游口(泄洪口) 三十六, 遂通瀛、 莫” 州。 同月, 后周世宗攻辽时,即自乾宁军乘船北上, 经独流口(今天津静海北), 折而西进至孟津关(今河北霸州), 后因水浅而弃船登岸, 后周时河北水运航道至此为止。 北宋朝廷很关注河北边防的漕运, 太平兴国六年(981), 宋太宗命令疏浚所有通向边境的河道。 又于清苑(今保定) 界开掘徐河、 鸡距河入白河,“自是关南之漕, 悉通济焉” , 解决了边防军需的运输问题。 淳化二年(991),又自深州(今深县南) 新寨镇开新河, 导胡卢河水凡 200 里至真定府(今正定) 以通漕运,解决了河北前方驻军重地的漕运, 后因河道变迁而断航, 熙宁时, 再次开渠引水注入新河,恢复航运。

         咸平五年(1002), 又自静戎军(今徐水) 东部的鲍河, 开渠入顺安军(今高阳东), 引入威虏军(今徐水西北), 漕运直达边界地区。 景德元年(1004), 自嘉山(山名, 今曲阳北)东开渠, 引唐河水至定州(今属河北), 向东到蒲阴(今安国) 以东, 会合沙河, 北上经边吴泊(今高阳西), 直通宋、 辽界河。 还开掘或疏浚了一些河道, 也都是为了向河北北部运送边防军需。

        广济河(五丈河) 水运后周显德四年(957) 四月,“疏汴水北入五丈河, 由是齐、 鲁舟楫皆达于大梁(东京开封府, 今河南开封)”。 显德六年二月, 世宗又命“浚五丈渠, 东通曹、济、 梁山泊, 以通青、 郓之漕” 。 这是后周时京东地区通向首都开封的重要漕运河道。

        但是, 五丈河水量较小, 不利于通航。 宋建隆二年(961) 三月, 又命自荥阳(今属河南) 开渠百余里, 引京水、 索水到首都开封, 再架流水槽于汴河之上, 注入五丈河, 增加水量以便于航运, 每年承担京东地区漕运上供米 62 万石, 成为首都开封通往东北地区的重要渠道。 开宝六年(973) 三月, 五丈河改名广济河。 以后虽不断疏浚, 但每遇久旱不雨就断航。 以致在元丰五年(1072) 将京东的漕运, 改由淮阳军(今江苏邳州南) 入清河转入淮河、汴河, 运到首都开封, 但终因路途遥远, 运输费用增多。 元丰七年, 又改为以黄河水注入广 济河以增加水量, 漕运再次由广济河运抵开封, 它是京东地区漕运的主要渠道。

       漕运的主渠道: 汴河水运汴河是隋、 唐运河的黄淮段, 隋代称通济渠, 唐代改为广济渠,习称汴河。 唐末毁于战乱, 后周显德二年冬, 世宗淮备进攻南唐, 依古河堤进行疏导, 东至泗州(今江苏盱眙), 流入淮河。 显德五年三月, 又疏浚汴口(在今河南荥阳北黄河南岸)引黄河水入汴河, “由是江淮舟楫果达于京师” , 这是唐末以来首次疏通汴河。

        北宋时, 汴河成为漕运的主渠道, “首承大河, 漕引江、 湖, 半天下财赋并山泽百货,悉由此路而进”。 张方平说:“国家漕运, 以河渠为主。 国初浚河渠三道, 通京城漕运。 自后定立上供年额, 汴河斛斗六百万石, 广济河六十二万石, 惠民河六十万石。 广济河所运, 惟给太康(今属河南)、 咸平(今通许)、 尉氏(今属河南) 等县军粮而已。 惟汴河专运粳米,兼以小麦, 此乃太仓蓄积之实。 今仰食于官廪者, 不惟三军, 至于京师士庶以亿万计, 太半待饱于军稍之余, 故国家于漕事, 至急至重。”所以北宋一直注意汴河的疏浚, 但汴河引用黄河水, 浑浊易淤积, 每年要关闭汴口, 以便清淤, 修护堤防, 一年只有 200 多天通漕运。

       元丰二年(1079) 四月, 改引洛河水, 六月完工, “自任村沙谷(今巩义东北) 至河阴(今郑州西北) 瓦亭子, 并汜水关(今荥阳西北) 北通黄河接运河, 长五十一里”。“引洛河水入新口斗门通流入汴” 。 这是一条改引洛河水, 沿途设 36 陂为“水匮”(蓄水池), 水少时放水以助航行; 天旱缺水时, 则从汜水关运河引黄河水补充水量。 新汴河因洛水含沙量少而水清, 故称“清汴”, 清汴畅通时,“波流平缓”,“江淮扁舟四时上下, 昼夜不绝”,“公私便之”。 到元佑五年(1090), 又因原先直接引黄河水入汴河, 可分流黄河流量的十分之三, 黄河可以安流不决。 现在主要用洛水, 取黄河的水只是黄河流量的十分之一, 导致黄河时常决口为由, 同年十月废“清汴”, 改引黄河水入汴河, 恢复旧汴河的航运。 哲宗绍圣四年(1094), 再次修复“清汴” 通航, 直至北宋亡。

        京城开封另一条漕运河道是惠民河, 起自京西北路的闵水、 洧水等, 许州、 郑州诸水皆汇入, 经尉氏到开封, 合于蔡河, 通官私船运, 每年漕运 60 万石。

         真楚运河(江淮运河)

        船只经汴河至泗州(今江苏盱眙北, 已淹没在洪泽湖中), 进入淮河, 至楚州(今淮阴)南下, 转入真楚运河至扬州、 真州, 是隋唐运河的江淮段。 由于航行于汴河、 运河的船舶较小, 载重量只有四五百料 (约合 24 至 30 吨), 而淮河水流湍急, 尤其是楚州北的山阳湾段,常导致航船翻沉。 宋雍熙元年(984) 在淮河南岸开沙河, 自淮阴县(今淮阴西南) 磨盘口至楚州末口长 60 里, 避开了淮河山阳湾急流, 再折而南下进入真楚运河。 皇佑时, 又在淮河南岸自淮阴向西至洪泽镇(在今洪泽镇西南, 已淹没在洪泽湖中), 开“新河” 49 里, 使过往船舶自洪泽镇由淮河进入新河, 下接沙河, 再转入真楚运河。 元丰六年(1083), 再 在淮河南岸开龟山运河, 长 57 里, 阔 15 丈, 深 1 丈 5 尺, 起自泗州盱眙龟山镇(今盱眙东北, 已淹没在洪泽湖中), 东至洪泽镇与“新河” 相接。 从此, 将真楚运河延长到龟山镇,西接清汴, 在淮河中的航程只有二三十里, 增加了航运的安全性。

       真楚运河 (江淮运河) 内原有河堰堤坝五处以保持水位, 但船只过堰时要卸下重载货物,船只过堰后再装船起运, 不仅装卸频繁, 而且船只容易损坏。 天禧元年(1017), 开扬州“古河” 经由扬州城南连接运河, 又拆毁运河中的堰改为水闸(船闸), 并掘深河道, 船只从此航行无阻。 史称“真州乃外江(指长江) 纲运会集要口” , 长江中上流的物资, 由江船运 到真州, 转搬上较小船只, 进入长江北岸的真楚运河, 至扬州后北上运往京城开封, 对隋唐运河进行了前所未有的修整改造。 南宋时淮河以北属金朝, 真楚运河是运军粮至楚州的漕运航道。

        宋代漕运及其他官方物资, 通常每十船组成一纲, 如五十船即编为五纲之类, 称为纲运,如运送粮食的“粮纲”、 运送奇花异石的“花石纲” 之类。 陆上运输官府物资, 也以每若干辆车或若干个挑夫组成一纲, 均由官员及兵士押送。

五代和宋朝的水上运输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五代和宋朝的水上运输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五代和宋朝的水上运输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五代和宋朝的水上运输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浙西运河(江南运河) 与浙东水运

         五代时, 隋唐运河的江南段分属于南唐、 吴越两国, 后周世宗进攻南唐, 吴越出兵会攻,占领南唐的镇江、 常州(今皆属江苏)。 宋以南唐辖区为江南东、 西路, 以吴越辖区为两浙东、 西路。 江南运河属两浙西路, 称“浙西运河”。 北宋时, 运送两浙路物资北上, 经镇江过江至扬州入真楚运河, 经汴河直达京城开封。 

      南宋时,“浙西运河, 自临安府北郭务至镇江口闸, 六百四十一里”,“自大江(今长江)而下至镇江则入闸, 经行(浙西) 运河, 如履平地, 川广巨舰直抵都城(临安)”, 成为南宋时期最重要的内河航道。 首都临安的“士庶欲往苏、 湖、 常、 秀、 江(指江南路)、 淮(指淮南路) 等州, 多雇   船、 舫船、 航船、 飞篷船等”。“纲船”“运千余石或六七百石”, “诸郡米客船只, 多是铁头舟, 亦可载五六百石”, 通航能力远大于真楚运河、 汴河。

       南宋初, 又疏浚两浙东路的上虞(今浙江上虞东南) 梁湖堰(今上虞城南) 以东的运河,以及余姚县(今余姚北) 境内的运河, 东接余姚江通向明州(今宁波)。 后又疏浚萧山西兴镇(今萧山西) 至大江(今钱塘江) 运河, 是浙东地区的重要漕运渠道。

        灵渠

        灵渠起自广南西路桂州(今广西桂林) 兴安(今属广西) 的离水(今漓江) 与湘水(今湘江) 之间, 自秦代开凿以来, 历代成为长江与珠江两大水系的通航要道, 唐代设斗门以通漕船, 这是原始的“船闸”, 有利于船只的通行。 宋太平兴国二年(977), 边翊任广南转运使重修灵渠, 嘉佑四年(1059) 大举重修, 增设斗门, 以提高航运能力。 南宋时, 广西路灵川(今灵川北)、 兴安两县知县衔内带“兼管灵渠”, 负责随时疏浚以维持航行畅通。 灵渠是连接珠江与长江两大水系的唯一水道, 大量漕运物资由此转运。

         长江等河流的航运

        长江、 黄河、 淮河、 珠江等河流及其支流, 是东西向航运的主要渠道, 长江主航道, 西起嘉州, 东至真州、 京口转入真楚运河或浙西运河。 南宋陆游曾记他赴任夔州通判时, 自真州乘载重 2000 斛(约合 120 吨) 大船西上时, “发真州, 岸下舟相先后发者甚众, 烟帆映山, 缥缈如画”。 陆游到鄂州时, 见到税务亭前江中“贾船客舫, 不可胜计, 衔尾不绝者数里, 自京口以西皆不及”, 是长江中游的主要河港, 反映了长江航运的繁忙景象。 陆游在快到石首县(今属湖北) 之前, 看到两艘载重 2500 斛(约合 150 吨) 的大船下行。 他乘 2000 斛船航行到沙市(今属湖北), 换乘“嘉州赵青船, 盖入峡船也”, 说明长江航运至少可到达嘉州, 而大船可到沙市。

        黄河部分河段及渭河下游也通航, 自河阳(今河南孟县南) 下行至汴口(今郑州西北黄河南岸), 进入沛河至东京开封。 自河阳以上经三门峡至潼关进入渭河, 通航至渭桥镇(今高陵南)。 珠江、 淮河中下游也是通航要道。 海上交通五代时, 由于南汉统治者对来广州贸易的番商船只进行掠夺, 导致蕃商不敢来广州, 海上交通也因而受阻。 但闽及泉、 漳辖区内的泉州, 吴越辖区内的明州、 秀州等处, 对外贸易发达, 海上交通也很兴盛。

        宋朝统一后, 海外贸易兴盛, 海上交通更加发达,“凡大食、 古逻、 阇婆、 占城、 勃泥、麻逸、 三佛齐诸蕃并通贸易”, 还有今日本、 朝鲜半岛, 以及埃及、 索马里等地, 包括今东北亚、 东南亚、 南亚、 西亚, 甚至东非地区①, 与宋朝之间的海上交通, 主要是与宋朝东南沿海的诸海港之间进行, 宋朝先后于东南沿海的广州、 泉州设市舶司进行管理。 五代的吴越及宋朝与日本、 高丽等东北亚地区海上交通, 主要通过明州、 临安、 秀州与北方胶州湾内的板桥镇(改设胶南县, 今山东胶州) 诸海港进行, 宋朝廷也设市舶司进行管理。

        但是, 市舶机构只是宋朝外贸管理与税收机构, 而宋朝沿海的水上交通无所不达。 中外商人因风或有意逃税而不到指定的港口停靠, 如被称为“取私贩海者” 的“大商, 自苏、 杭取海路, 顺风至淮、 楚间”, 甚至“擅乘舶自海道入(宋辽) 界河(今天津海河), 及往高丽、新罗(今朝鲜半岛), 登(今山东蓬莱)、 莱州(今属山东) 界”, 向北航行于今黄海、 渤海沿岸地区。 北宋朝廷曾从真州发“漕米三万石, 由海路送潍(今潍坊)、 密(今诸城) 州”。

        航行于今东海、 长江下游的海船的增多, 促使南宋朝廷继在明州、 临安之外, 又在海船往来较多的温州、 秀州华亭县(今上海松江)、 江阴军(今江苏江阴) 等地, 设立负责外贸的二级市舶机构“市舶务”, 反映了长江口以南海上交通的兴盛状况。

         南海是宋朝与东南亚、 南亚、 西亚、 北非海上交通的必经海域, 今广东、 广西、 海南、福建沿海各地之间的海上交通也很兴盛。 南宋时, 闽、 广、 温、 台的粮食、 钱物运送首都临安时, 即由海道运至明州, 再转由内河船只运至临安。

        航海的“海商之舰, 大小不等, 大者五千料, 可载五六百人; 中等二千料至一千料, 亦可载二三百人; 余者谓之‘钻风’, 大小八橹或六橹, 每船可载百余人, 风雨晦冥时, 唯凭针盘而行” ①。 五千料船应是出洋的大海船, 一二千料船是沿海及长江航行船只, 而“钻风”船则应是近海航行船只。 1975 年福建泉州湾出土的宋代海船, 经考证是 2000 料左右的海船①, 属于中型海船。 各种海船装有指南针盘(罗盘) 导航, 促进了宋代海上交通的发展。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