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三朝宰辅老表刘沆  

2017-06-12 21:39:22|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沆(995—1060),字冲之,出生于邑北今雾源村。村后北山名后隆,唐代宰相姚崇曾寄寓山之聪明洞,牛僧孺曾在山上建读书堂。刘沆自小听父老谈姚、牛故事,心向往之。及长,倜傥任侠,多奇气。应试不第,自嘲说:“人中‘进士’,我则退士也。”不复出,其父极力勉之。宋仁宗天圣八年(1030年),擢进士第二人。
         授大理寺评事,通判舒州。时章献太后建资圣浮图,内传张怀信督役苛酷,州将畏惧,称病不敢出。刘沆上奏朝廷,罢张督工之职。刘沆任太常丞,值集贤院,出知衡州。当地有大姓尹氏,伪造卖券,夺邻居孤子田产。孤子诉于州县,历20年,屡败诉,刘沆秉,公直断,尹氏伏罪。主持修建石鼓书院,为北宋四大书院之一,刘沆有功焉。又升任太常博士,历三司度支、户部判官,同修起居注,擢右正言知制诰。
         陕西连年饥荒。庆历三年,张海、郭邈山等在商山起义,宋廷出动大批禁军镇压,战火蔓延。刘沆见执政者陈述己见,认为不可,并极言利害得失。宰相不高兴,说:“须舍人作相自行之。”刘沆回答:“宰相岂有常哉!时来则为之耳。”
         不久,判吏部流内铨。奉命出使契丹。契丹宾馆负责接待的官员杜防设宴,有要挟之言,刘沆严词拒绝,又强劝酒,意在让他示弱,应允割地、输币,刘沆洞察其用心,拂袖起身叱责之。朝廷里议论纷纷,恐由此引起外交事端……于是他奉调出京,知潭州,又降知和州,改江州。
        湖南常宁县至桂阳监一带千余里山区瑶族人民,为抵制官盐的盘剥而自行外出买盐,常与驻军发生冲突。宋廷派出大军镇压,官逼民反,兵连祸结。庆历七年(1047年),刘沆升为右谏议大夫,龙图阁直学士,知潭州,兼安抚使,许便宜行事。刘沆率大军进发,至桂阳,招降起义军邓和尚部2000余人,其首领皆奏命以官,又募士兵分捕余党。次年夏,战事复起,刘沆论罪降知鄂州。迁给事中,徙洪州。
        后来,刘沆被调还京,知审刑院,改知永兴军。不久,以龙图阁学士权知开封府,多次揭发隐伏的奸佞邪恶,朝中权臣、近臣都对他敬且畏避。后迁尚书省工部侍郎。皇祜三年(1051年)三月,任参知政事。以前政事多由宰相决断,副相不过备位而已。刘沆既拜命,有利害辄廷议,多所救正。至和元年(1054年)七月,梁适罢相,知秦州。八月,刘沆拜同中书门下平章事、集贤殿大学士。当时,管政务之中书省与管军事之枢密院二府任官多用例,刘沆进言指出三弊:(一)近臣保荐,多出私门,辟请皆浮薄权豪之流;(二)近臣陈丐亲属,求近地,求在京;(三)叙 劳干进,以法则轻,以例则厚。请皇帝诏令中书、枢密,凡保荐、审官、叙劳三事无用例,其余听任如旧。皇帝依奏,既施行,众颇不悦,循例如故。其事虽不行, 而皇帝对他却敬信有加。至和二年六月,陈执中罢相,出知毫州,文彦博、富弼复相。刘沆居执政大臣之首,与文、富同心辅政。“沆质性刚鲠,姿材敏明”(引自仁宗制),为相期间,大刀阔斧进行改革,近幸尊贵和守旧派强烈不满,枢密使狄青、中丞张升等几次上奏诋沆。嘉祜元年(1056年),欧阳修奏称狄青广积朋党,建议仁宗制于未萌之时。五月,狄青罢枢密使,知陈州。刘沆于同年十二月罢相,为工部尚书、观文殿大学士,知应天府。迁刑部尚书。嘉祜四年,知陈州。
       刘沆虽未及久任,以竟所施,然当时贤才多所荐引。欧阳修被谗出守,至和元年,刘沆荐其与宋祁同修《新唐书》,留为翰林学士;又引富弼共同主政,勉其大展经纶,弼终身感激。5年后,刘沆早已罢相,富弼在给他的信上说:“每辱公勉以尽瘁镇静,有所植立,其如五年无补何?虽强自愤励,恐终负教诲。北望恩馆,神爽飞越。”
        嘉祜五年,刘沆逝世于陈州任所。丧过国门,仁宋制挽诗以赠:“早富经纶业,终成辅弼功。立朝无党势,为国尽公忠。比日悲遗直,谁人嗣匪躬。深嗟亡一鉴,何以慰余衷?”御篆碑首曰“思贤之碑”,诏赠左仆射兼侍中。
         子瑾,登进士,为馆阁校勘。刘沆去世,得褒赠,知制诰张起草诏书,语涉讥贬,刘瑾涕泣不食,全家丧服。朝廷乃修改书命,将张降职为知州。
        先是,仁宗年事已高,未有嗣,嘉柘元年,病甚。刘沆与文彦博、富弼留宿禁中,每日至寝殿见帝,病愈始止。刘沆请立太子,以定国本而安群志,免贻宫廷祸患。仁宗应允,立英宗。元丰三年(1080年)闰九月,神宗追封刘沆为兖国公。十月,神宗览故家裔臣奏疏,知刘沆援立之功,与文彦博一时并加恩。
        徽宋时,加封刘沆为秦国公,赠楚国公,谥文安。刘沆葬于后隆山前,坟外土城有门三。又传8世,迁此开基,名中村三门前。

三朝宰辅老表刘沆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三朝宰辅老表刘沆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三朝宰辅老表刘沆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真宰相

       刘沆为宰相时,族人有捕负官租数十万者,宰相不知也。前后官史不敢问。程饷为庐陵县尉,主赋事,乃追逮族人,责令尽偿而后已。或以告宰相,宰相曰:“赋入不时,吾家之罪,县官安可屈法也?”乃致书而谢之。后饷罢官至京师,刘沆延见,礼貌有加。饷出,谓人曰:“刘公伟量,非他人能及,真宰相也。”

       刘沆任丞相执政的时候,他故乡家族中有人逃避拖欠了国家的赋税达几十万钱;但刘沆并不知道这件事。当地的官员一连好几任都因为是刘丞相家族而不敢过问。程珦来担任庐陵县县尉时,负责征收赋税,把逃避拖欠赋税的刘沆 族人逮捕关入监牢内,责令他们把所欠赋税全部缴清才能释放。有人把这件事报告了刘沆。刘沆说:“赋税不及时上缴,原是我家犯了法,怎么可以叫地方官徇情而不照国家法令办事呢?”就写信给程珦道歉。 后来他罢官到京师,刘沆见了,对他十分礼貌。刘沆晌午出去时,有人说:“刘沆的伟量,不是他人能及的,是真宰相啊!”

 

《宋史·刘沆传》

刘沆,字冲之,吉州永新人。祖景洪,始,杨行密得江西,衙将彭玕据州自称太守,属景洪以兵,欲胁众附湖南,景洪伪许之。复以州归行密,退居不仕。及徐温建国,以礼聘之,不起,官其子煦为殿直都虞候。父素,不仕,以财雄里中,喜宾客。景洪尝告人曰:“我不从彭玕,几活万人,后世当有隆者。”因名所居北山曰后隆山。山有牛僧孺读书堂,即故基筑台曰聪明台。沆母梦衣冠丈夫曰牛相公来,已来有娠,乃生沆。

及长,倜傥任气。举进士不中,自称“退士”,不复出,父力勉之。天圣八年,始擢进士第二,为大理评事、通判舒州,有大狱历岁不决,沆数日决之。章献太后建资圣浮图,内侍张怀信挟诏命,督役严峻,州将至移疾不敢出,沆奏罢怀信。再迁太常丞、直集贤院,出知衡州。大姓尹氏欺邻翁老子幼,欲窃取其田,乃伪作卖券,及邻翁死,遂夺而有之。其子诉于州县,二十年不得直,沆至,复诉之。尹氏持积岁税钞为验,沆曰:“若田千顷,岁输岂特此耶?尔始为券时,尝如敕问邻乎?其人固多在,可讯也。”尹氏遂伏罪。迁太常博士,历三司度支、户部判官、同修起居注,擢右正言、知制诰、判吏部流内铨。奉使契丹,馆伴杜防强沆以酒,沆沾醉,拂袖起,因骂之,坐是出知潭州。又降知和州,改右谏议大夫、知江州。

时湖南蛮OD数出寇,至杀官吏。以沆为龙图阁直学士、知潭州兼安抚使,许便宜从事。沆大发兵至桂阳,招降二千余人,使散居所部,而蛮酋降者皆奏命以官。又募土兵分捕余党,破桃油平、能家源,斩馘甚众。已而贼复出,杀裨将胡元,坐降知鄂州,徙京南,迁给事中,徙洪州。还,知审刑院,除知永兴军。顷之,以龙图阁学士权知开封府,数发隐伏。祀明堂,迁尚书工部侍郎。逾年,拜参知政事。

初,沆在府,有张彦方者,客越国夫人曹氏家,受富民金,为伪告敕。既败系狱,沆抵彦方死,辞不及曹氏。曹氏,张贵妃母也。沆既用,谏官、御史皆谓沆于彦方独不尽,疑以此进,争论之,帝不听。贵妃薨,追册皇后,沆为监护使。数月,拜同中书门下平章事、集贤殿大学士,改园陵使。御史中丞孙抃、御史范师道、毋湜言,宰相不当为赠后典葬,不报。既葬,赐后阁中金器数百两,力辞,而请其子瑾试学士院,遂帖职。

时中书可否多用例,人或援例以讼,而法有不行。沆进言三弊曰:“近臣保荐辟请,动逾数十,皆浮薄权豪之流交相荐举。有司以之贸易,而遂使省、府、台、阁华资要职,路分、监司边防寄任,授非公选,多出私门。又职掌吏人迁补有常,而或减选出官、超资换职、堂除便家、先次差遣之类。此近臣保荐之弊一也。审官、吏部铨、三班当入川、广,乃求近地,当入近地,又求在京,及堂除升陟省府、馆职、检讨之类。此近臣陈匄亲属之弊二也。其叙钱谷管库之劳、捕贼昭雪之赏,常格虽存,侥幸犹甚。以法则轻,以例则厚,执政者不能持法,多以例与之。此叙劳干进之弊三也。愿诏中书、枢密,凡三事毋用例,余听如旧。”事既施行,而众颇不悦,寻如旧。

文彦博、富弼复入为相。彦博为昭文馆大学士,弼监修国史,沆迁兵部侍郎,位在弼下。论者以为非故事,由学士杨察之误,乃帖麻改沆监修国史,弼为集贤殿大学士。沆既疾言事官,因言:“自庆历后,台谏官用事,朝廷命令之出,事无当否悉论之,必胜而后已,专务抉人阴私莫辨之事,以中伤士大夫。执政畏其言,进擢尤速。”沆遂举行御史迁次之格,满二岁者与知州。御史范师道、赵抃岁满求补郡,沆引格出之,中丞张昪等言沆挟私出御史。时枢密使狄青亦因御史言,罢知陈州,沆奏曰:“御史去陛下将相,削陛下爪牙,此曹所谋,臣莫测也。”升等益论辨不已,罢沆为观文殿大学士、工部尚书、知应天府。迁刑部尚书,徙陈州。

沆长于吏事,性豪率,少仪矩。然任数,善刺探权近过失,阴持之以轩轾取事,论者以此少之。卒,赠左仆射兼侍中。知制诰张瑰草词诋沆,其家不敢请谥。帝为篆墓碑曰“思贤之碑”。子瑾,尝为天章阁待制,坐法免,后以功复职。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