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宋代“马”政及其他  

2017-06-13 10:37:11|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冷兵器时代,骑兵对于步兵具有天然的优势。这种优势主要表现在机动性和冲击力方面。

说得通俗些,步兵骑兵是赢了追不上,输了跑不掉。而骑兵在攻击步兵的时候,可以利用人和马的总动量来对其正面的步兵方阵形成更大的冲击力。马的质量比人要大的多,而运动速度又超过人的奔跑速度,因此骑兵所能够给与步兵的冲击力一般都是远大于步兵的冲击力。理解这一情况需要应用物理学的动量定理,请参考高中物理第一册。还有更为重要的是,机动性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扭转军队之间的数量对比。换句话说,机动性好的一方可以集中优势兵力攻击对方的某一个区域,局部形成了兵力优势。尽管整体上来说,可能是防守的一方兵力更多,但是防守一方需要防守很多地方,在一个局部而言,进攻方可以形成数量优势。并且赶在防守方的援兵到达之前,将当地守军消灭掉。这也就是机动性的作用,机动性好的军队可以通过快速的转移自己的部队,总是能够形成局部战场的兵力优势,从而把缺乏机动性的一方逐步歼灭。因此,游牧民族对于农耕民族来说,总是具有先天的军事优势。也正因为如此,才有了万里长城

宋代“马”政及其他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宋代“马”政及其他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宋代“马”政及其他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宋代“马”政及其他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宋代“马”政及其他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宋代“马”政及其他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宋代“马”政及其他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宋代“马”政及其他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那么农耕民族该如何来应对,一种方法是利用地形,也就是利用山地来阻挡骑兵的奔跑,并且居高临下的攻击。长城正是这样防御方式。另一个办法就是以骑兵对骑兵,通过组建强大的骑兵军团来对抗游牧民族。汉之对于匈奴,唐之对于突厥,都是沿用的这种策略。但是到了宋朝,局面完全是另外的样子。首先宋朝在建国之初,就没有能够占领燕山山脉,自然就不能够依靠长城来防御北方的游牧民族。既然第一条路走不通,还有第二条路可以走。但是宋朝也没有像西汉那样,大规模的养马从而建立一个强大的骑兵军团,这又是为什么呢?

首先,宋朝的版图之内缺乏可供大量养马的土地。军队所用的马匹和民间的马匹要求不同,必须是成年的公马,而且体力要足够好。要得到这样的马,依靠圈养是不可能的,必须放牧,也就是要有大片的牧场供马生长繁衍。其次,马生长于比较寒冷的北方地区,对于温暖潮湿的气候是不适应的。因此在长江流域根本无法养出优良的军马。整个中国古代,能够养马的地方大致是两个,一个是西北,一个是东北。汉朝和唐朝养马,主要都是在西北。在宋朝建国时,这两片地区都已经被游牧民族占领,宋朝必须首先夺回这两片地区才能在那里养马。但是没有足够的战马又不可能去占领这两片地区,于是宋朝对此也无可奈何。但是有一点是应当注意的,那就是宋朝的版图包括了甘肃东部地区和陕西大部地区。汉朝就曾在这一地区大规模养马,宋朝为何不能效仿呢?以笔者个人观点,这恐怕要从当地环境变化的角度来考虑。一个地方曾经适合养马,并不意味着以后也会同样适合养马。

一般说来,人类的活动总是要破坏环境的,只是破坏程度的轻重而已。人类需要获得耕地,也需要获得燃料,在这两个最主要的动机驱使之下,人类不可避免的要破坏生存地域的植被。自然环境具有一定的自我修复能力,就像一个生物体一样。但是这种自我修复能力毫无疑问是比较有限的,一旦超过了这个限度,就必然造成无法自我修复的破坏或者是需要漫长时间才能够修复的破坏。我们不妨看看现代的一个例子。整个东北地区都曾经被称为黑土地,这里的土地不需要施肥就可以耕作。但是今天,在东北已经基本看不到黑土地,几十年的粮食种植已经破坏了土地的肥力,黄土地就必然变成黑土地。而且这里的黄土地也不可能再变成黑土地了。因为变回去的方法只有让耕地重新成为荒地,由土地经过漫长的时间自我恢复。然而定居于这片土地的人口又如何满足温饱需求呢?除非将东北的人口绝大部分移民到其他地方,这是无法完成的任务。

东北的土地和植被会被破坏,其他地方也同样会。当年楼兰高昌都是繁华的西域国家,现在早就全部成了沙漠。在关中平原以及陕西北部地区,这种破坏同样在缓慢的进行着。而且由于西安曾经是两个辉煌帝国的首都,这种破坏作用远比其他地方要明显。不妨称之为建都的破坏作用。

为什么建都会有破坏作用,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进行理解。首先,首都必然是交通枢纽,条条大路通罗马。首都从来都是富商豪贾达官贵人最密集的地方。人们的生活水平是与其能源消耗量直接相关的。就算是今天,一个国家的生活水平也是与其人均石油消耗量直接相关的。这些达官贵人为了维持其生活水平,必然需要大量的粮食、燃料和草料,结果就是造成了首都周边地区的植被日渐严重的破坏。第二,首都也是人口高度集中的区域。不仅因为首都的居民数量超过其他任何地区,而且还有一点就是军队的集中部署。历代王朝为了防止地方尾大不掉,都把全国军队的精锐集中部署在首都周围,特别是骑兵的集中部署。马的胃口是想当大的,养活一匹马的费用可以养活6到7个人。人体的输出功率大约是100瓦,注意是输出的机械功功率,不是发热功率。而马的输出功率是700瓦左右,投入和产出基本是成比例的。这样一来也就造成了巨大的粮食需求,因为军马也需要吃粮食。为了满足如此庞大的粮食需求,首都周边的土地就会被尽可能的开垦,这同样是加剧植被破坏的。再有,军马是必须放牧的,否则体力退化就只能退役了。大量马匹集中放牧同样破坏植被,今天这样的情况正在内蒙古自治区大面积的发生,经历过沙尘暴的人们对此应当都有切身体会。

几方面的因素共同作用,就形成了我们前面所说的建都破坏作用。只要一个地区成为首都,这种破坏作用就必然发生。而从秦到唐,首都都在西安及附件地区,长达几百年的破坏,使周围的植被不可避免的大面积衰退。而生态系统自我修复的能力是由降水量决定的。水是生命之源,只要有了水,植被破坏后还能再长出来。但是如果没有水,那就只能成为沙漠了。也就是说,降水越丰富的地区,其植被的抗破坏力越强。而越是到了内陆地区,其降雨就越是依赖于植被本身。也就是说,植物在内陆地区承担着改变当地气候的任务。植被破坏了,降雨量就要减少;而且没有植被的拦蓄,降下的水也存不住,植物能够获得的部分也在减少。这样一来,植被一旦被破坏,基本就不可能修复了。黄土高原从原始森林区成为今天的样子,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因此,从唐朝之后,西安再也没有成为中国的首都。西安虽然是江山形胜之地,后来的宋元明清也未必就不想去西安建都,但是那里的生态系统实在是无法承担作为一个首都的压力了。因此,不得不另择他处。


在宋朝时代,西安周边的植被破坏很可能已经达到了无法容忍大面积养马的程度。宋太祖曾有建都洛阳的考虑,但是没有严肃的考虑过建都西安的问题。北宋虽然控制了陕西大部和甘肃东部,然而此时这些地区也很可能无法大规模养马。于是,宋朝也就只能徒叹奈何了。北宋在黄河两岸养马,然而这里的气候实在不适合养马,所得马匹很多无法满足军用标准。

宋朝之不养马,既有这个朝代先天的不足,那就是适合养马的草原被游牧民族占领。等到宋朝消灭了南方的割据政权,想占领这些草原和山脉地区也来不及了。同时,宋朝不养马也是因为关中平原以及周边地区的养马潜力已经被汉朝和唐朝等朝代利用完了,宋朝就是想养,这里也承受不起养马的压力了。

在没有工业的时代,经济实力是无法有效的转化为军事实力的,除非有办法获得足够多的良马。宋朝之富庶,仅从一点就可以看出。整个两宋期间,虽然小的零星农民战争时有发生,但是从来没有发生全国范围的农民战争。可见宋朝各阶层的生活都是比较宽裕的。随着现代工业的建立,游牧民族的威胁一去不复返,对于骑兵的研究也就只具有理论意义了。

应当指出的是,马匹的缺乏是宋朝军事孱弱的一个原因,但并不是全部原因。然而宋朝的孱弱在当时是无法改变的,除非历史特别眷顾宋朝,让辽国或者西夏中的一方陷入严重内乱。建立工业体系也罢,放权给武将也好,对于宋朝都是不可实现的任务。历史造就了一个孱弱而富庶的朝代,后人也就只能掩卷长叹了。游牧民族的军事优势由机关枪的发明永远彻底的解决了,而对武将的统御问题也随着无线电的发明从技术上彻底解决了。

宋代“马”政及其他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宋代“马”政及其他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宋代“马”政及其他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宋代“马”政及其他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人类早在原始社会晚期已开始养马。由于马在战争、交通、仪礼及耕垦曳引等方面的重大作用,很早就被称为“六畜”之首。历代政府因战备需要,多大量养马,并设官管理。民间也养马以供耕驾。至汉、唐时期,养马业臻于极盛。北方和西北的游牧民族尤以养马发达、牧草肥美、精于骑术著称。中唐以后,土地兼并剧烈、人口大量增加、牧地相对缩小,加以统治者实行禁养等原因,致使官民养马均趋于衰落,清代以后尤为明显。传统牧场也因过牧、滥垦及沙化而大为缩减,草原养马业已无复往日的繁荣。
        中国马种的起源和演进 蒲氏野马曾被认为(Equu-sprzewalskii)中国北方马种的祖先。经过 30多年来的考古发掘和调查研究,证明中国家马的祖先是野生马种E.caballus,其前一代为三门马(E.samenensis),它们都曾生存于中国北方广大地区。中国南方马种则起源于云南马(E.yunanensis),它们的化石分布在以四川、云南为中心的广大地区。
龙山文化的山东历城城子崖、河南汤阴白营等新石器时代遗址出土过马骨。甘肃永靖大何庄齐家早期文化遗址出土的马下臼齿,经碳素断代并校正,其年代约为公元前2000年左右,经鉴定与现代马无异。又据《周易·系辞下》载,黄帝、尧、舜时“服牛乘马,引重致远”,说明当时马已被驯化和用于使役。
         中国古代马体一般比现代马种为高,历代曾出现过许多所谓“千里马”春秋时卫国有六周尺(合今138厘米)以上母马(牝)3000匹。汉景帝时禁止高五尺九寸(合今135.7厘米)以上的壮年马出关,此高度正与秦始皇陵出土的陶马俑相等。宋代买马标准高合今 130.2~145.7厘米。明代以来,由于战争的耗损和养马业的衰落,除西部少数民族地区尚保存部分善种外,中国马种呈现退化趋势。
         古代养马地区的分布 中国古代主要养马区与近代基本一致,但传统农区因社会经济条件与生态环境的变化,近数百年来马匹显著减少。
        西北产马区 这一地区包括古代西域,草原丰美,各族人民历来以畜牧为生,盛产良马。2000多年来即为中国主要的良马资源地。陕西、甘肃地区养马也有悠久历史。公元前约900年,非子在、渭之野为周孝王养马有功受封,成为秦国的始祖,秦马也因此有名。以后汉、唐时的大型国营养马场,即主要分布在这一地区。唐代安史之乱后,陇右陷于吐蕃,畜牧仍然发达。宋、明两代行茶马制度,每年从西北地区向内地输入马匹数以万计,其中也包括了唐马遗种。明代在陕、甘二省屯垦繁殖军马,又建养马场,直至河西走廊远处。清乾隆年间,设马场于西宁至嘉峪关外,伊犁、巴里坤两地马场规模尤大,还牧养由内蒙古和玉门运去的种马。
         塞北产马区 长城以北广大的草原是蒙古马种的古老产地。战国以后匈奴、突厥、蒙古等游牧民族在此相继兴起,拥有庞大马群。通过民族间的贸易、战争和迁移,这一地区的大量马匹自周、秦以来不断传入中原如唐代在北边设马市,贡马有的甚至来自贝加尔湖一带明、清宣化、大同等边塞重镇每年向塞外市马定额达 3.4万匹,并听任民间在边塞自由贩马。从辽、金、元到清代,察哈尔草原都是主要养马地。元代统治期间牧马地从西伯利亚东南部,经察哈尔至黄河下游,共划分为12个大牧区。清代在察哈尔全境组织蒙族发展养马,全国军马大多取给于此。
        西南产马区 西南包括西藏地区养马可追溯到春秋战国时期。汉代巴蜀商贾已在这里进行马匹和其他畜产贸易。东汉曾在四川、云南设置马苑。到宋代,西南马匹资源更受到重视。北宋到明末的茶马贸易,蜀马和以大理马为代表的滇、黔马是主要对象。西南马适于山区生态环境,不乏名贵良马,但作军用多不及北方马。据《桂海虞衡志·兽志》记载,南方所产“果下马”,高不逾三尺,以广东德庆所产最佳。
        关东产马区 东北地区也是中国历史上的重要产马地。春秋、战国时的东胡及继起的鲜卑、乌桓,都是骑猎部族。鲜卑东面嫩江、松花江流域的扶余人以营农为主,也产名马。契丹、女真族先后建立辽、金后,曾设有宏大的群牧组织。辽国养马达百余万匹,金世宗时仅7处群牧所养马达 47万匹。明永乐年间设马市于辽东等地,收购来自松花江至黑龙江一带的马,并设立辽东苑马寺主持养马。清代早期也在东北设立马场,但养马业显著衰退。后因大量移民关外垦殖,迫切需要畜力,养马业又有发展,东北三省成为近百年来全国马数最多的地区。
        中原产马区 中原自古车骑驰逐,养马颇盛。春秋、战国时期养马成风,后曾一度衰落。草原民族南迁,又使中原畜牧复盛。但因引入大量蒙古马种,使原有马种逐渐消失。山西雁门关为塞北马种入口地,唐代在河东(今山西)设有牧监,马产甚蕃。北宋牧监主要分布中原地区,全盛时多达14处。但有些牧监已和种植业发生矛盾,经营又欠善,以致有衰落趋势;但从辽、金、元各代在侵入这一地区后长期征掠马匹数量之多看来,民间养马仍很可观。北宋王安石的保马法,明代的官马民牧,主要都在这里推行。直到清代禁止民间养马,加之人口日繁、牧地不足,中原养马业才一蹶不振。
        东南产马区 中国素有“南船北马”之说,东南地区养马业不发达,但也并非绝对不宜养马。如春秋末期长江下游的吴国因战车需要,马匹一度发展很快。自唐至宋代,都曾在南方浙江、福建、江西、湖北等地建立养马场。明初在江淮之间和苏南地区兴办牧监达14处,在中国南方历史上是空前的。
        马匹用途的变化 养马最初是为了食肉。殷代曾用马作祭品。《穆天子传》记载周穆王西巡时,青海一带部落曾献“食马”。后因马在军事、驿运等方面的重要性,不再用作祭品和殉葬品,而且严禁宰马。据《周礼·夏官》记载,周时马的主要用途可分为供繁殖用的“种马”、供军用的“戎马”、供仪仗及祭典用的“齐马”、供驿运用的“道马”、供狩猎用的“田马”和仅可充杂役的“驽马”6类。按周代制度,仅周王可同时兼养6类;诸侯不许养前两类,大夫只许养后两类。这种约束到春秋时期即被冲破。
        关于各种马匹用途的起源和演变,据《周易·系辞下》和唐《通典·礼》记载,黄帝、尧、舜时已发明马车。殷墟出土的马车构造已颇完备。殷、周时马车普遍用于车战、狩猎和载运。马耕的起源可追溯到先秦。汉《盐铁论·未通》说,汉代“农夫以马耕载”,同书《散不足》篇又说:“古者”马“行则服扼(轭),止则就犁”,当系事实。骑马始自何时,尚难确指。但把它广泛应用于生产和战争,无疑始自北方游牧民族。战国时中原各国为了对付北方骑马民族,纷纷改战车为骑兵,赵武灵王“胡服骑射”即其显例。驿马的地位历来仅次于军马。因古代陆上交通主要靠驿站,而无论驿骑或驿车都离不开马。春秋时已有驿,至汉、唐更发达。唐代每30里置驿站,每站备马8~75匹不等。元代靠驿运联系各国,《马可波罗游记》称每驿站有马20~400匹,全国共有驿马30万匹。此外,马还被用于运动。在反映北方游牧民族生活的内蒙古狼山地区岩画中,已有马术表演的形象。在中原,马术始见于汉代宫廷娱乐,至唐代空前发达,出现了马背演技、舞马、赛马等项目。打马球起源于西藏,在唐代宫中盛行,迄明代发展成为一种军事体育运动。至于马乳饮用,则自古通行于草原民族,秦汉时传入中原。汉宫中设专官和匠工制成马乳酒,供皇室饮用,后传至民间。因其味甘,为古代医学家所推崇。
        养马技术的发展 中国传统养马技术内容丰富,远在西法传入前已长期应用于民间,成效卓著。
         除不少已失传者外,主要有:
        ①相马术。春秋时伯乐、九方皋等相马名家辈出,并著有《相马经》。汉武帝时依大宛马铸“金马”为良马式立于长安。东汉马援著《铜马相法》,并铸立铜马模式于洛阳宫前。此后千年续有相马著作问世,如唐人撰写、明代改编的《相良马宝金歌》等。
        ②阉割术(见去势)。
        ③饲养、繁殖与调教法。战国军事家吴起对先秦养马曾有总结性的阐述。北魏《齐民要术》指出养马要“食有三刍,饮有三时”,也为后世所师法。在马的繁殖方面,唐、宋时已采取直肠妊娠检查法,并有登记申报制度;明代又有发展。北方和西南少数民族对良马的控肥法和调教法很有特色。蒙族发明的套马杆以及西北地区的绳圈捕马法等,迄今仍在应用。
        ④马种改良。汉武帝时从西域引入大宛马、乌孙马等,除供御用外,主要作种马,可视为中国马种改良的嚆矢。从汉末到隋、唐,续有西域良马输入,包括大宛马和波斯马,又有塞北草原部族的各色贡马,经过杂交,使唐马益壮。现在的河曲马和祁连山南北的地方品种就是唐马遗种。 
        马政沿革 
        商代甲骨卜辞记有管理商王马匹的马小臣。
         历史上由政府管理全国官民马匹的组织制度,最初酝酿于周代。《周礼》中的校人、牧师、圉师、人、趣马、巫马等职司,分掌马的放牧、饲养、调教、乘御和保健等任务除周王室与诸侯养马外,又向下级征发马匹以充军赋。春秋、战国之际已有“千乘之家”、“万乘之国”以车马代表财富的语汇。
         秦、汉时边郡设苑养马,并成立太仆寺,马政机关从此形成;太仆一职也由周代周王车驾的御从,变成为马政长官,位列九卿。北朝起太仆寺兼管骆驼、牛、羊等牧政。
        隋唐在陇右设牧监,除太仆寺统管全国牧政外,又设驾部主管驿马,汇集官私马牛杂畜的簿籍,以凭考课,马政组织至此大备。
        宋代除仍有太仆寺和驾部外,又设群牧使。政府还设茶马寺,以茶叶等向西部少数民族换取马匹。王安石创行官马民养的保马法,但不久废止,以后改行民牧制度。辽、金、元马政组织基本仿效唐宋制度,以养马于塞外为主,并大肆搜刮民马。
        明初在全国南北各地推行马政,在陕甘和辽东设养马场,在农区厉行官督民牧,由太仆寺、苑马寺及行太仆寺分掌其事,统于兵部。后因草场日减、官吏乱职而未见成效。
        清代全盛期抑制内地民间养马,养马业日益衰落,只在察哈尔等地设若干马场,政府设太仆寺、上驷院,分管口外马场。清末军制改革,把持续2000余年的马政机构合并成军牧司,但上驷院仍保留到清代覆亡。
         辛亥革命后,先在陆军部设立军马司。1936年南京政府军政部军牧科扩编成马政司。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养马业由政府农业部门领导,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也一度成立马政局,分别主持军民马匹的繁殖改良工作。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