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宋代瓷器八大窑系  

2017-06-27 16:09:38|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八大名窑”的瓷器珍品是中国瓷器的代表作,它们风格各异,是中国瓷器艺术的典范,具有很高的收藏价值。
汝窑、官窑、哥窑、定窑、钧窑、景德镇窑、耀州窑、磁州窑


汝窑
汝瓷雄居宋代汝窑、官窑、哥窑、定窑、钧窑五大名窑之首,后因宋金战乱而失传,传世品仅有60余件。汝瓷胎质细腻,工艺考究,以名贵玛瑙入釉,色泽独特,随光变幻。其釉色,如雨过天晴,温润古朴,其釉面,平滑细腻,如同美玉。器表呈蝉翼纹般细小开片,釉下有稀疏氧泡,在阳光下时隐时现,似晨星闪烁,在胎与釉结合处微现红晕,给人以赏心悦目的美感。
官窑
官窑瓷器选料精细,用料考究,胎质细腻,胎色呈紫黑色,足边及口沿釉薄处呈紫褐色,故有“紫口铁足”之称。官窑瓷器釉厚如凝脂,釉面莹润如玉,光泽柔和。釉面有粉青、翠青、灰青、米黄等多种。釉面纹片是官窑器物的特征之一。它无精美的雕饰以哗众,也无艳彩涂绘以媚人,唯以古朴庄重的造型、莹润如玉的釉色、鳞鳞如波的纹片协同紫口铁足之美,形成了和谐优美、神完气足的艺术珍品。
哥窑
哥窑器物胎色较深,胎质细腻,足边及口沿釉薄处也可见深色胎,制作工艺精湛,装烧方法亦采用支钉支烧或垫烧,一些盘炉器物的足底有极为规整的圆形支烧痕。釉色以青灰、米黄为多,釉质肥润,釉面有细碎的片纹,纹分两种,一种开较大的黑色片纹,另一种是在黑色片纹中又开细小的黄色片纹,俗称“金丝铁线”,是哥窑器物最显著的特点之一。
定窑
定瓷胎质坚密、细腻,釉色透明,柔润媲玉。定窑以装饰见长,其刻花奔逸,印花典雅,辅助以剔花、堆花,各得其趣。定窑以白色为多,之外有红、黑、紫、绿诸色。
钧窑
钧瓷以釉色窑变见长,素有“入窑一色、出窑万彩”,“钧瓷无双”的特点。同样的釉色,入窑经1350度高温烧成后,每件瓷器呈色不一样,并出现人们意想不到的景观效果。均瓷开片也是均瓷的一大特点,随然看起来均瓷表面呈现不规则的裂缝,但是当触摸其表面时,确是光滑的,长的均瓷开片的时间可以达到70年以上,有些声音大的,可以在晚上睡觉的时候听到!
景德镇窑
景德镇瓷“白如玉、明如镜、薄如纸、声如罄”的独特风格,早以“假玉器”之美称名冠天下,并创造了青花、釉里红、五彩、斗彩、粉彩、素三彩、玲珑、高温色釉等精巧绝伦的名瓷。
耀州窑
耀州窑瓷以刀代笔的刻花装饰最为精湛,运刀挥洒如行云,刀下线条如流水,讲究一气呵成,刻成后纹饰奔放遒劲,线条活泼流畅,立体感极强,再施以透明的青绿色釉,烧成后更显器物淡雅秀丽,格调高峻。装饰技法以刻、印、划、雕、堆、镂空为主。
磁州窑
磁州窑以黑釉剔花瓷和铁锈花瓷著名,黑釉剔花瓷是在上有黑釉的瓷胎上剔刻纹饰,将纹饰以外的黑釉剔去,留出原始白地,烧成后黑白对比分明,具有极强的视觉冲击力和艺术装饰效果。

耀州窑


 

宋朝时期陶瓷工艺的发展呈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态势,五大名窑:汝、钧、官、哥、定除外,八大窑系的发展也跟五大名窑遥相辉映,各自在各自的领域中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如果说五大名窑是官僚、商户、贵族的御用品的话,那么八大窑系就是普通百姓居家乐业的必备品深入民间,具有当时名族风情特色。八大窑系大部分都是陈家摆设、生活器皿,如酒肆、案头、瓷枕、香盒、碗、盅。

以长江为界八大窑系分南北的窑系,江北的窑系有定窑系、磁州窑系、耀州窑系、钧窑系四种,江南的窑系有泉龙窑系、景德镇青白瓷窑系、越窑系、建阳黑釉瓷窑系四种。下面我们分别来介绍一下几个比较有代表性的窑系的特点。

1、陕西耀州窑

雕刻瓷花技法是宋代的佼佼者。

耀州窑窑址位于陕西铜川市,唐宋时属耀州,故名。元初,耀州窑制瓷史结束。刘洪祥对耀州窑的变迁历历数来。

耀州窑最为着名的是它的装饰技法,有刻花、印花、划花、雕刻、镂空以及刻划相间等方式。工匠们以刀代笔,在瓷器上潇洒运刀。耀州窑纹饰线条活泼流畅,图案丰满,立体感强,与其温润如玉的青绿色釉色相结合,更显淡雅秀丽、格调优雅,“许多人都说五大名窑之一的定窑刻花技法鬼斧神工,事实上八大窑系中的耀州窑的刻花技法才是宋代诸窑中最为优秀的”。

耀州窑北宋中期刻花发展成熟,刀法犀利,线条刚劲有力,刀痕有斜度,是宋代刻花技法中最优秀者。北宋晚期的印花也很精美,布局严谨,对称匀衡。纹饰有缠枝莲、把莲、牡丹、缠枝菊、波浪、飞鹤、飞蛾、犀鹤、博古、海水游鱼、莲塘戏鸭和婴戏图案等,龙凤纹则是宫廷瓷器专用题材。水波纹外一般刻划以六角形边线,水波中三鱼多见。婴戏图案则以荡秋千为主。宋代花纹装饰特点是,早期于器面刻 划简单的花瓣纹;中期则花纹满布器面;到了晚期花纹线条大多纤巧。

2、河北磁州窑

瓷器绘画装饰的鼻祖

磁州窑是宋代北方最大的民窑体系和民间瓷器的典范,具有“品种最多、产量最大、影响最大、分布范围最广”的特点,季胜昔如此评价磁州窑。磁州窑创烧于北宋中期,窑址在今河北邯郸磁县,磁县宋代属磁州,故名。

无论是造型,还是装饰,磁州窑都侧重于实用、美观和经济。”“磁州窑有数十种装饰技法,刻、划、剔、填彩等技法兼用,这突破了五大名窑的单色釉局限。”“它开创了我国瓷器绘画装饰的先河,尤其为宋以后景德镇青花及彩绘瓷器的出现、发展提供了启蒙。”

 

  金代 磁州窑罐  

  北宋 磁州窑孩儿枕

  磁州窑粉盒

一、磁州窑概况

先说河北的磁州窑,磁州窑是我国古代北方最大的一个民窑体系,也是著名的民间瓷窑,窑址在今河北邯郸磁县的观台镇与彭城镇一带,磁县宋代属磁州,故名。据考察,磁州窑创烧于北宋中期,并达到鼎盛,南宋、辽金元、明清仍继续烧制,烧造历史悠久,具有很强的生命力,流传下来的遗物也多。

磁州窑的器型和纹饰为民间所喜闻乐见,影响范围较广,发展迅速。北方各地纷纷仿制,中心窑场以邯郸市的观台镇为中心,形成了一个庞大的磁州窑体系,主要分布在河南鹤壁集窑,修武当阳峪窑,禹县的扒村窑,登封曲河窑,山西介休窑,霍县窑,山东淄博窑,江西吉安吉州窑,福建泉州,四川广元等,都大量烧造与磁州窑风格相近似的瓷器。

风格独特的磁州窑瓷器,在中国瓷器发展史中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继承了唐代南北民窑的特点,融入本地特色,精细粗犷并存,豪放工致兼有,与同时期的五大名窑相比,有很大不同,其作品更具有浓厚的民间情趣,装饰形神兼备,别开生面,颇具北方特色。磁州窑以生产白釉黑彩瓷器著称于世,黑白对比,强烈鲜明,图案十分醒目,刻、划、剔、填彩兼用,并且创造性地将中国绘画的技法,以图案的构成形式,巧妙而生动地绘制在瓷器上,具有引人入胜的艺术魅力。它开创了我国瓷器绘画装饰的新途径,同时也为宋以后景德镇青花及彩绘瓷器的大发展奠定了基础。

历史上有关宋代磁州窑瓷器的文献记载,宋代尚未见到,主要集中出现在明清两朝。明代初年有曹明仲的《格古要论》、王佐《新增格古要论》、谢肇制《五杂俎》、清初《磁州志》、《明会典》、朱琰《陶说》、兰浦《景德镇陶录》和许之衡的《饮流斋说瓷》等书,磁州窑瓷器在造型、釉色、烧造地及工艺特色等方面均有不同程度的记载和描述。

二、磁州窑的历史

位于磁州地区的峰峰先民们,早在7500年前便开始了烧制陶器,彭城以北20公里的磁山新石器时期的遗址,曾出土过大量的夹砂褐陶和红陶器,中国社会科学院将其命名为“磁山文化”。从而确定了这个地区作为古老陶器发祥地的历史地位。

两晋南北朝时期,彭城、临水地处中原经济文化最发达的地区,成为京师邺城西郊的名胜之地。陶冶技术也趋于成熟,已经烧制出了青瓷和化妆白瓷,完成了由陶向瓷的飞跃。在过去的考古调查中曾发现临水窑窑址,出土百余件青瓷碗,这些器物有一半以上开始在口部施用白化妆土,上罩以青黄色透明釉,化妆部分显现出黄白色,这是磁州窑釉陶向化妆白瓷过渡的初级阶段。1975年又在临水发现了一处唐代古窑址及化妆白瓷器残片。说明此时磁州窑化妆白瓷的烧制已经步入成熟时期,窑器也由支烧改为笼(匣钵)钵装烧。

到了宋代,磁州窑开始步入兴盛时期。磁州窑是宋代北方民间瓷器的典范,无论在造型或装饰上都着眼于实用、美观和经济。在长期的陶与瓷的实践中,逐渐形成了独特风格与特征(即白化妆技法),多用统一的造型、独特的装饰技艺构成了磁州窑产品的风格体貌,体现出地方特点、民族风格和时代特色。它的产品多是日常生活必须的盘、碗、罐、瓶、盆、盒之类的用具,线条流利、自由奔放,表现出民间艺术所共有的豪放朴实的风格。宋代的磁州窑汲取题材广泛,形成多样,寓意丰富。并将陶瓷技艺和美术揉融在一起,将陶瓷器物提到了一个崭新的艺术境界,开创了陶瓷艺术的新纪元。在磁州窑的诸多品种中,尤以白地黑花(铁锈花)、刻划花、窑变黑釉最为著名。它的装饰技法突破了当时流行的五大名(官)窑(汝、官、钧、哥、定)的单色釉局限,运用了数十种丰富多彩的装饰技法。磁州窑的匠师们吸收了传统的水墨画和书法艺术的技法,创造了具有水墨画风的白地黑绘装饰艺术,开启了我国瓷器彩绘装饰的先河,它那一气呵成的娴熟画艺,令许多艺术大师叹为观止。磁州窑由于目前的存世量很少,所以它的历代产品都成为国内外珍惜的藏品。

金代磁州窑的装饰风格趋于简化。

到了元代,彭城地区的磁州窑又掀起了一个制瓷高潮,除继承宋金时期传统品种外,又扩大了生产规模,大型器物的生产也增多。产品趋向厚重,器型硕大、圆浑,纹饰主要有云龙、云风、云雁和鱼藻纹等。1973年,在彭城大路沟曾出土有“大元国至元三年……”的石制碾槽,并出土了很多元代典型的鱼藻盆残片。其型制、装饰风格与北京元大都出土的鱼藻盆极为相似。近年来,在彭城的旧城改造中更是大批量、大规模地发现和出土了数以万计的元代瓷器、瓷片。

明代彭城磁州窑仍保持着相当大的产量,并在彭城设置了官窑,在磁州南关设立了存放官家酒坛的仓库——“官坛厂”,以备顺滏阳河舟运入京。彭城作为磁州窑的中心,也随之而成为北方瓷都。

清朝初期,彭城磁州窑又进入一个比较繁荣的时期,窑场增多,窑型改大,品种增多,产量增大,日用瓷覆盖民间市场。《磁州志》记载,“彭城滏源里居民善陶缸之属,舟车络绎,售于他郡”。民间有“南有景德,北有彭城”之说。清未由于“洋瓷”的大批调入,致使磁州窑生产下降,品种锐减,传统的艺术风格渐趋没落,彭城镇仅剩缸磁窑130等座,瓷业工人千余名。

三、磁州窑瓷器的胎釉

磁州窑的胎体使用的是当地一种比较特殊的高岭土,结构较疏松,淘炼不细,颗粒粗,常有未烧透的孔隙和铁质斑点,含铝量较高,另外原料中含量铁、钛等着色杂质高,胎色呈灰白或灰褐色。主要有青土、白碱、缸土、笼土、黄土(黑药土)、紫木节、紫砂土、耐火粘土、水冶长石等。磁州窑瓷器的胎质有两种,一是胎质坚细,呈灰白色。另一种是胎质粗松,呈红褐色。器物拿在手里感觉不是很重,而民国及近代仿品普遍是坚硬偏厚重。磁州窑的制坯技艺也丰富多样,有雕塑、拉坯、盘条、印坯等技法。

磁州窑还往往使用化妆土施加在胎的表面,化妆土最早为白色优质瓷土制成的泥浆,是为了适应粗瓷细作,掩饰胎体表面的凹凸不平,从而提高瓷器的外观质量和釉的白度及光亮度。后又出现了有色化妆土。从馆藏陶瓷枕来看,白釉黑花卧女枕,其赭黄色衣衫即施了一层赭黄色化妆土,上绘黑花,再施透明釉烧制而成。白釉剔花婴戏莲纹枕是在较厚的化妆土上进行剔刻,再剔去纹饰外的化妆土,亦是化妆土艺术的变化。珍珠地划花枕,亦先施较厚的白色化妆土,经刻划纹饰、戳印珍珠地后,又在纹饰内着一层色粉,(有的不着色粉)用力蹭擦,使花纹、珍珠地的凹处着满色粉,施釉烧好之后,纹饰内呈褐红色,非常漂亮。磁州窑巧妙利用化妆土,达到了不同的艺术效果,使化妆土成为一种装饰艺术,并达到了高超的水平。

烧制方法,多采用匣钵装烧,烧成温度在1250℃左右。器内一般多挂釉。碗、盘一类采用叠烧法,器内留有五个条形支烧痕。瓶、罐的圈足及枕的底部往往露胎无釉。白釉多是白中泛黄的奶白色,具有象牙白的质感,釉层也不是很厚,没有肥润感及垂釉现象,不太透明匀净,釉面光泽感不是很强,常见有细碎开片。这时期还烧造黑釉、绿釉、黄釉、酱釉及孔雀蓝釉、红釉、三彩。另外在白瓷基础上烧出釉下彩绘,如:白釉绿斑、白釉褐斑、白釉釉下黑彩、白釉釉下黑彩划花、白釉釉下划花填绿彩、白釉釉下酱彩、白釉釉下酱彩划花,珍珠地划花、绿釉釉下黑彩、白釉红绿彩、白釉红绿黄黑彩等。

四、磁州窑瓷器的造型

宋代磁州窑瓷器的产量很大,造型也十分丰富,主要生产民间日常用瓷,还有少量的文具、玩具、娱乐用品及各种瓷塑等。常见的器型有:各式的盘、碗、碟、盏、盏托、渣斗、瓶(玉壶春瓶、梅瓶、花口瓶、卷口瓶、瓜棱瓶、多管瓶)、壶、罐、钵、洗、盆、缸、水盂、笔洗、砚滴、镇纸、炉、香薰、唾盂、灯、盖盒,仿古铜器式样的樽、奁等,尤以多种多样的瓷枕最具代表性。瓷枕始见于隋代,最初只是用于陪葬,唐代多为医用脉枕,式样上体轻形小,入宋以后大量生产,形体变大。人们逐渐认识到瓷枕具有清凉去热的物理特性,从而开始把它做为驱火明目,延年益寿的理想夏令寝具。磁州窑即有长方形、腰圆形、如意头形、花瓣形、鸡心形、六角形、八方形、银锭形、虎形、人形等瓷枕,品种繁多,形式新颖别致,侧重实用性。磁州窑最突出特点是淳朴、粗犷,大件器皿豪放雄伟,神态端庄古朴,有气魄。小件器皿制作精美,盘、碗、碟类注重灵巧实用,形体比例,轻重适度,线条干净利落,造型与装饰能够达到完美的和谐统一。

五、磁州窑瓷器的纹饰

磁州窑的装饰手法主要是釉下彩绘,即用毛笔醮釉料在胎体上绘制花纹。这时期的纹饰题材不拘一格,具有特殊的美感和鲜明的时代性,大部分是来源于民间生活,取材于自然界中的植物、动物和人物故事,生动亲切,情趣浓郁而富有幽默感,表现了当时人民群众传统的审美观念。布局上以传统的中国画写意手法结合图案变化特点,画面既简洁又生动。同时还借鉴其它姐妹艺术的有益经验来丰富自身的装饰,尤其是金银器、漆器和织绣工艺对磁州窑的彩绘均有一定程度的影响。花卉纹行笔舒畅流利,花形描绘普遍肥大饱满,活泼多姿,具有典型的民间艺术风格。动物纹、人物纹及常见的婴戏图纹画意格调清新,平易近人,突出神情描绘,生动传神,具有很强的感染力。如马戏、熊戏、童子钓鱼、池塘赶鸭,踢蹴球等,线条流畅,风格豪放,情趣盎然。

磁州窑还大量题写诗文做器物的装饰,这种装饰风格最初始于唐代长沙窑,而磁州窑得到进一步的发展和完善,其书写方法无一定规格,非常随意。诗词多出自当时文人之笔,常见有“满庭芳”、“朝天子”、“普天乐”、“阮郎归”等,同时还有民谚俚曲,规劝箴言,处世哲学、吉祥语等。如:“天下太平”,“众中少语、无事早归”、“有客问浮世,无言指落花”、“孤馆雨留人”、“国家永安”、“镇宅大吉”、“利市大吉”、“天地大吉”、“长命枕”、“牛羊千口”、“天地大吉一日无事深谢”、“贫居闹市无相识,富住深山有远亲”、“风吹前院竹,雨折后院花”、“清风细雨,黄花绿叶”、“清吉美酒,醉乡酒海”、“甜香味美最为善”、“红花满院”、“道德清净”、“风花雪月”等。上述题句多写在各种瓷枕上,完全采用民间白话语言,既增加了民间文化气息,又具有吉祥之意,故深受百姓喜爱。

六、磁州窑瓷器的款识

磁州窑瓷器题写年款的不多,目前仅见到两件,一件是甘肃省博物馆收藏的白地黑花长方虎纹枕,枕面一侧题“明道元年(1023年)巧月造,青山道人醉笔于沙阳”。另一件在英国,枕面刻“家国永安”四字,左书“熙宁四年”(1071年)。大多数是在枕的底部刻制瓷作坊的标记,如“张家造”、“赵家造”、“王家造”、“刘家造”、“申家造”、“张大家枕”、“李家枕”、“滏阳陈家造”等。

七、磁州窑瓷器的传承意义

磁州窑在中国陶瓷发展史上的独特贡献有两点:其一是白地黑褐彩绘,把传统的书画艺术与制瓷工艺结合在一起;其二是把诗词、谚语、警句和文学作品作为纹饰,这是很有历史价值的文化遗产。现藏于广州博物馆的北宋磁州窑“枕赋”铭长方形枕,现藏于广东省博物馆的元磁州窑白地赫彩西游记方型枕就是这方面的代表作。

磁州窑的制品构图严谨,典雅古朴,形象生动活泼,情趣盎然,展现了宋元时期的社会风俗,为研究这个时期的民间绘画等艺术提供了丰富的资料。

八、磁州窑瓷器的鉴别

磁州窑是一个范围比较大的指称,涉及南北许多窑口。狭义的磁州窑瓷器(以峰峰彭城镇和磁县观台镇为中心的诸多老窑址)的鉴别有几点要特别注意:

(一)关于化妆土。

宋金时期磁州窑瓷器的瓷胎练泥还不够精细,较为粗糙,加之当地土质不像高岭土那样纯白,因此,比较讲究的作品一般要在瓷胎外加上一层稍加提纯细练的化妆土,然后在化妆土上进行作画或书法。由于加了一层化妆土,其在烧制过程中因膨胀系数不同会导致化妆土外的釉层的表面产生裂隙。经过近千年的潮湿、干燥的变化或者运输使用过程中的碰撞,很多瓷器会出现脱釉的现象。因此,通过脱釉以及脱釉后裸露的化妆土层的新旧来判断一件磁州窑瓷器的新旧应该是比较准确。应该说,真正宋金时期的磁州窑瓷器(尤指那些经过精心烧制的精品),脱釉是很正常的,不脱釉反倒奇怪。

(二)关于画工。

磁州窑是中国老窑口中民窑的代表,其产品具有浓郁的乡土气息和市井风情。其绘画或书法风格往往粗犷豪放,洒脱不羁。但洒脱不等于随意、孱弱。一件瓷器从练泥、做胎到施釉、绘画及至最后烧成,是相当复杂的一个过程。即便是民窑产品,为了使做出来的东西像样、有市场,在绘画的时候,工匠还是相当用心的,而且他画或者写的都是日复一日练得纯熟的内容,都有着一定的功力。而新仿的磁州窑瓷器往往为了追求民窑特点,过于随意,常常故意画的散乱,人为夸张,而书法也常常孱弱无力,章法松散,露了破绽。

(三)关于存世量。

相对于宋代五大官窑,磁州窑瓷器因为大多是为百姓日常生活而作的器皿,肯定产量很大,且流传到今天的数量也要多得多。但另一方面来讲,毕竟也经过了近千年的世事变迁,尤其是十年动荡,极易破碎的瓷器能保留到今天也是很不容易的,也不至于多到到处都有磁州窑老器。因此,发现一件品相很好、器形完整且不脱釉的宋金磁州窑瓷器时要特别注意。

3、龙泉窑:梅子青釉仅于南宋烧制

梅子青釉,釉色浓翠莹润,如青梅色泽,故而得名。梅子青釉与粉青釉同被誉为“青瓷釉色与质地之美的顶峰”。色调可同翡翠媲美。含铁量、烧成温度和玻璃化程度比粉青釉高。梅子青釉是青釉中的代表作。其色可与高级翡翠媲美。釉层较厚,釉面光亮,玻化程度高,釉面不开纹片,质莹如玉,其色近似梅树中生长着的“梅子”。

根据出土情况来看,龙泉窑始于北宋早期,盛于南宋和元,至康熙年间结束,有近800年的烧瓷史。”颜荣清说。

龙泉窑窑址在浙江省龙泉市,故名,属我国南方青瓷系统。和江南水乡一般,龙泉窑造型优美娟秀;装饰技法以贴花、浮雕为主,线条流畅优雅;瓷釉厚润纯正,以青翠为主,创制出粉青、梅子青等前所未见的品种。

“处于鼎盛时期的龙泉青瓷,形成了独有的艺术风格,显示了独特的魅力。”其中最为着名的是它首创的梅子青釉。

 

  龙泉窑青瓷

  龙泉窑蕉叶大碗

  浙江龙泉窑概况

龙泉窑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个名窑,因其主要产区在龙泉市而得名。它开创于三国两晋,结束于清代,生产瓷器的历史长达1600多年,是中国制瓷历史上最长的一个瓷窑系,它的产品畅销于亚洲、非洲、欧洲的许多国家和地区,影响十分深远。

龙泉窑釉色苍翠,北宋时多粉青色,南宋时呈葱青色,没有开片在器皿转折处,往往露胎呈现胎色,瓷釉厚润,装饰上很少刻花、划花,而流行用贴花、浮雕,例如在盘中常堆贴出双鱼图案,在瓶身上贴出缠枝牡丹图案。

宋代瓷业鼎盛,除上述五大名窑外,山西省平阳的平阳窑、陕西省耀州的耀州窑,福建省建安的建窑,江西省吉州的吉州窑,也都烧制相当好的瓷器。

磁州窑在今河北省磁县,是华北大窑业中心,很受日本重视,历代都有大量的瓷器销往日本,日本人也把瓷器叫磁器,是有其原因的。

南宋有章生一、章生二兄弟,在龙泉设窑厂,生一所烧的窑名“琉田窑”,又名“哥窑”;生二所烧的窑名“龙泉窑”,又名“弟窑”。

那么,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龙泉窑又经历了怎样的发展轨迹呢?朱伯谦先生在《龙泉窑青瓷》一书中曾将龙泉窑的发展归纳为开创、发展、鼎盛和衰落四个阶段:魏晋和五代十国是开创时期,瓷窑少,生产时断时续,处于就地销售断断续续的生产阶段;北宋至南宋前期是发展期,瓷窑发展快,逐渐形成一个较大的瓷窑体系;南末后期至元代是鼎盛期,瓷窑迅速发展,青瓷质量大大提高,产品畅销国内外广大市场;明清是衰落期,尤其是明代中期以后龙泉窑处境艰难,瓷窑不断地倒闭减少,至清代晚期结束。如果说这四个阶段勾勒出了龙泉窑发展历史的整个脉络,那么,龙泉窑发展史上的三次辉煌期则是连贯发展脉络的重点和要点。

一、第一辉煌期——五代到北宋早期

龙泉境内山岭连绵,森林茂密,瓷土等矿藏资源极为丰富,又居于瓯江—卜游,不仅具备充足的原料、燃料和水资源,还有便利的水路运输,自然条件得天独厚。早在三国两晋时期,当地的老百姓便利用当地优越的自然地理条件,吸取瓯窑、婺州窑等周边窑场的制瓷技术与经验,开始烧制青瓷,但当时烧制的青瓷非常粗糙,窑业规模也不大。这一状况到了五代和北宋早期,却出现了突然的变化,这一时期也被称为龙泉窑青瓷的“迷惑期”。

这一时期的代表性器物就是淡青釉瓷器。这种淡青釉瓷器,器形规整,釉面均匀光洁,透着淡淡的青色,有些还经过刻划修饰,与粗糙的早期龙泉青瓷相比似乎缺少过渡,与后来著名的梅子青、粉青相比似乎也不存在承启关系,这在整个龙泉青瓷发展史上未免显得有些突兀,因而也成了一个“迷惑”。

据笔者实地考查证实,当时这类淡青釉的烧制地点主要是在龙泉金村一带。明代陆容《菽园杂汜》曾载:“青瓷初出于刘田,去县六十里。次则有金村窑,与刘田相去五里余。外则白雁、梧桐、安仁、安福、绿绕等处皆有之、然泥汕精细,模范端巧,俱不若刘田”,刘田也叫“琉田”,即今大窑,是龙泉窑的传统制瓷中心。但笔者认为是先有金村后有大窑的,主要依据之一就是大窑到目前为上还尚未发现有烧制淡青釉瓷器的迹象,而淡青釉瓷片在金村则随处可见。从这一点来看,金村制瓷在当时是很辉煌的,金村地狭靠河,因此初期时运输十分方便。后来制瓷业规模扩大,金村狭窄的地势便不适应当时的发展。而地势开阔的刘田离金村仅五华里,于是便顺理成章地成为制瓷业的新中心。

龙泉窑的突然兴起很可能和龙泉窑为宫廷烧造“贡品”有关。当时江南一带属于吴越国的钱氏王朝统治,钱氏王朝一直奉行与中原修好的策略,于是瓷器成了重要的“贡品”。有关专家在考古搜集时曾找到这样一件淡青釉罐,其外壁釉下写着“天福元年,重修窑炉,试烧官物,大吉”。天福元年也就是公元936年,天福是后晋高祖石敬瑭年号,吴越国是宗后晋的,据此推测,当时所烧的“官物”除了吴越国宫廷自用以外,很可能还向石敬瑭进贡。

当然,担任贡器烧造任务的主要是越窑,其贡器也称“秘色瓷”。秘色瓷起于晚唐,因为供奉之物,臣庶不得使用,故曰“秘色”。龙泉窑也烧过“秘色瓷”,宋人庄绰《鸡肋编》记载:“处州龙泉县多佳树,地名豫章,以木而著也……又出青瓷器,谓之‘秘色’,钱氏所贡,盖取于此。宣和中,禁庭制样须索,益加工巧”。庄绰一生大约经历了北宋神宗、哲宗、徽宗、钦宗和南宋高宗五代,曾在南北各地的郡县做官,足迹遍及京西、淮南、两浙、福建、江西、荆湖和广南,交游甚广,见闻颇丰,其记载应比较可信。从这一点来看,“秘色瓷”的第二阶段是后来居上的龙泉窑青瓷产品。这一方面是因为当时进贡的瓷器数量很大,《宋史》卷四百八十列传世家二(吴越钱氏)“太平兴国三年三月来朝,俶进……越器五万事,金扣越器百五事”。又《宋会要》:“太平兴国三年四月二日朝,俶进……瓷器五万事,金扣瓷器百五事”。太平兴国三年即公元978年,当时贡奉北宋太宗的秘色瓷器达十万多件,如此巨大数量的贡瓷应该不是在自愿条件下进行的,而这样庞大的生产量也是越州窑所无力承担的。另一方面,越窑因为各方面原因而逐渐衰落,导致南方的制瓷中心向龙泉窑转移。在这样的情况下,越窑先进的制瓷技术传入龙泉,一批优秀的瓷匠陆续在龙泉安家落户,龙泉窑产品的质量迅速提高。龙泉窑以担负“和平”的贡器使命,换来了它自身发展的契机,从北宋开始,龙泉窑逐渐取代越窑,一跃而为江南第一名窑。

第二辉煌期——北宋后期到南宋

龙泉窑在南宋的发展是跟大的社会背景分不开的。北宋覆灭后,北方人口大量南迁,全国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南移,北方的汝窑、定窑等名窑又被战火所破坏,其制瓷技术传入到南方。这时的龙泉窑结合南技北艺,迅速走向成熟,并形成了自己的风格,进而形成一个较大的瓷窑体系。不仅胎釉配方、造型设计、上釉方法、装饰艺术及装窑烧成等有了重大的改变和提高,器形种类更是大大丰富。由于熟练掌握了胎釉配方、多次上釉技术以及烧成气氛的控制,釉色纯正,釉层加厚,在南宋晚期烧制成功粉青釉和梅子青釉,达到青瓷釉色之美的顶峰,在我国瓷器史上谱写下光辉的篇章。

另一方面,南宋立国水乡、海隅,水上交通发达,有利商业、贸易的发展。北宋时,官方就在我国东南沿海的广州、明州(宁波)、杭州、泉州设立了“市舶司”,直接与海外各国进行贸易,南宋政府更把海外贸易作为解决财政困难的有效途径。对外贸易量的增加更刺激了瓷器的出口,龙泉青瓷在东亚及东非、阿拉伯诸国都是受欢迎的商品。据史料描述,当时“窑群林立,烟火相望,江上运瓷船往返穿梭,日夜繁忙。”瓷器内销运往临安,外销经瓯江出海,远销日本、韩国、东南亚一带。

从13世纪开始,龙泉窑出现了两大系列的精美产品:黑胎厚釉青瓷和白胎厚釉青瓷。黑胎厚釉青瓷的产品数量比较少,迄今只在龙泉大窑、溪口两地近十处窑址中发现这类瓷器,而且都是与白胎青瓷同窑同烧的,其中溪口瓦窑垟窑以生产黑胎厚釉青瓷为主,其他瓷窑以烧白胎厚釉青瓷为主,兼烧一部分黑胎青瓷、黑胎青瓷的特点是薄胎厚釉,釉层开片,紫口铁足,有些器物还采用支钉垫烧。这些在龙泉窑青瓷的内部发展脉络中都找不到相应的发展轨迹,尤其裹足满釉支烧的工艺对于龙泉窑来说可谓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工艺风格上的骤变显然是受到外界制瓷技术冲击的结果,最有可能的就是朝廷的干预。现在高科技测试也表明,龙泉窑的黑胎、开纹片青瓷、造型、纹片,以及化学组成和郊坛下官窑都有着诸多相似之处。此外,白胎厚釉青瓷的制作工艺也是承接南宋官窑的,但有创新,在胎釉配方上有些差异。与黑胎青瓷相比,白胎青瓷的釉层光滑细腻不开片,胎色洁白,釉色青翠有如碧玉,胜似翡翠。并且这两大系列瓷器还出现了一批仿南宋官窑器的器形,官窑器是不允许民间随意仿造的,仿官窑的出现不能简单地诠释为“仿制”。另外考古发掘也证明,南宋龙泉窑青瓷在临安京城皇宫遗址和绍兴市攒宫宋六陵墓地都有大量出土。现在的大窑龙泉窑遗址还保留着南宋古道,遍布南宋窑址,在当地村民中还流传着种种关于南宋时的故事。这一切都似乎在述说着当时的龙泉窑与宫廷那种千丝万缕的联系。

南宋皇朝拥有修内司官窑与郊坛下官窑,为什么还要派遣技术人员和官员在龙泉等地监烧“供器”呢?笔者认为原因是多方面的,最主要的原因很可能是杭州本地的瓷土资源并不太理想,而古代制瓷业对地理环境和资源的依赖性是很强的,从现在来看,南宋官窑器的胎质比较疏松,易破碎,还有开片,所谓“无片不成官”,开片是南宋官窑瓷器的一大特点。但无论是冰裂纹也好,梅花片也好,美则美矣,却不实用,试想,将满是开片的瓷器当作日常生活用瓷不免存在卫生问题。相比之下,龙泉窑青瓷的胎质比较缜密坚硬,尤其是白胎厚釉青瓷,釉面光洁不开片,既美观又实用。

第三辉煌期——元到明早期

虽然龙泉窑熊熊的窑火曾一度遭受蒙古铁骑的践踏而熄灭,但入元后,龙泉青瓷在前代的基础上继续得到发展。加上元代统治者继续奉行对外贸易政策,使龙泉青瓷生产规模在元代继续扩大,窑址和产品的数量都达到前所未有的程度,产品品种增多,风格多样化,远销世界各地。

1979年为配合浙江省紧水滩水库工程的兴建,浙江省文管会等单位在龙泉县境内进行了普查,并在龙泉县东部安仁口地区发掘了元代窑址,为研究龙泉窑在这一时期生产情况和产品面貌提供了大量实物资料。这些资料表明,元代仍是龙泉窑的兴盛时期。元代产品除部分继承宋代传统以外,在器型和装饰上又有新创造,比如当时流行的露胎工艺。元代由于水陆交通和对外贸易的发展,瓷器大量出口,需求量激增。在这样的条件下,元代龙泉窑迅速向瓯江和松溪两岸扩展,这样,大批的龙泉窑瓷器便可顺流而下,转由当时重要的通商口岸——温州和泉州,将瓷器出口到世界各地,像欧洲、非洲、东南亚等地都有龙泉窑的瓷器。1975年在韩国西南部的新安海底发现一艘元代沉船,打捞出l万多件瓷器,其中龙泉青瓷占了9000多件,可见龙泉青瓷在元代对外贸易中的重要地位。

其实元代的蒙古统治者不是单方面地被汉文化所同化,蒙古铁骑在征服一个王朝的同时也带来了草原的大气与粗犷,元代龙泉窑青瓷最有代表性的莫过于—批大件器物的出现。这些大器胎质较厚,器形粗犷,釉色更加成熟凝重。元代龙泉窑的窑形仍沿用长条形斜坡式龙窑,但在长度上略有短缩,这一改变有利于提高窑内温度,并使热量分布更均匀、合理,对烧制大型器物很有利。

元代龙泉窑的繁荣为明初龙泉官窑的设立奠定了重要的基础(详见《发现:大明处州龙泉官窑》一书)。明龙泉官窑器延续了元代的大器风范,将厚实雄浑的审美理念发挥到极致,之前往往将明初龙泉窑青瓷与元代龙泉青瓷混为一谈,或笼而统之断为“元末明初”,这也在一个层面上说明了两者的相承关系。从目前处州青瓷博物馆征集到的—批明初龙泉官窑青瓷碎片及结合传世完整器来看,明龙泉官窑青瓷在烧造工艺上达到了一个难以企及的巅峰,无疑代表着龙泉窑瓷器烧造史上的最高水准。以刻花为例,明龙泉官窑青瓷主要以刻花为饰,精美绝伦,花纹与青如翡翠的釉色融为—体的刻花工艺达到了炉火纯青的艺术高度。刻花是龙泉窑青瓷的传统装饰工艺之一,北宋时期的刻划花装饰曾经盛极一时,但到了南宋,由于石灰碱釉的运用和多次上釉技术的掌握,龙泉窑青瓷往往素面朝天,转向以釉色取胜。其实釉色的玉质感固然是世之所好者,但釉层一加厚,原先的刻划花很容易被厚釉所覆盖。所以到了元代,又流行露胎、贴塑、模印等装饰手法,这样玉质感的釉色和花纹图案的装饰效果就可以兼得了。明龙泉官窑器将刻花与厚釉结合得恰到好处,从而使刻花装饰工艺取得了新的突破。

此外,明代早期的民窑器也有不少精品,明初龙泉窑的规模和数量也不容小觑,以往被忽视,还有待重新认识和评价。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龙泉窑历史上的三次辉煌都是与宫廷密切相关的,无论是生产“贡器”,还是设立官窑,都是促成成龙泉窑快速发展的最有力动因。因为在封建社会,宫廷的指令往往就是最高的社会动力,它对于一个瓷窑的发展,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4、 福建德化窑

  德化名瓷——送子观音像

  元德化窑青白釉粉盒

  德化窑

在今福建德化,故名。是福建沿海地区古外销瓷重要产地之一。发现由宋到清历代窑址达一百八十处,重点发掘了屈斗宫、碗坪仑两处窑址。碗坪仑烧瓷较屈斗宫早,烧青白瓷,有的接近白釉,刻花蓖划纹装饰较多,盒子遗留甚丰,盖面所印阳纹装饰达一百余种,题材之丰富在南方地区首屈一指,南宋时有专门制作盒子的作坊。屈斗宫元代办烧青白瓷,从南宋至元代。明代盛烧白瓷观音、达摩等塑像,胎釉浑然一体,如同白玉,被赞为"象牙白"、"奶白"或

"天鹅绒白。清代除烧白瓷外,盛烧青花与彩绘瓷器。元代以来,德化窑瓷器输出海外,菲律宾、马来西亚出土有元代德化窑青白瓷,泰国及东非坦桑尼亚等国家也出土有清代德化窑青花瓷器。

德化窑瓷器特征:

 宋元时期所烧青白瓷釉色偏白,主要以刻花、蓖划纹装饰。器物中盒子多见,式样有圆式、八角式和瓜棱式等多种,盖面多印有折枝花卉纹饰。

明代白瓷胎质致密,透光度极好。釉面为纯白色,色泽光润明亮,迎光透视下,釉中隐现粉红或乳白色,故被称为“猪油白”、“象牙白”。

清代德化白瓷与明代白瓷的区别是釉层微微泛青,与明代相比釉感较硬。

白瓷产品有爵杯、梅花杯、掀炉、瓶、壶、碗、洗及瓷塑等。一般来说,明代以生产供器和瓷塑为主,清代以生产碗、壶等日用器物为主。

 德化瓷塑极为著名,白瓷观音、达摩等塑像,胎釉浑然一体,不仅面部刻划细腻,衣纹深而洗练,而且都能很好地表现人物的性格。这类作品往往印有名匠何朝宗、张寿山、林朝景等人的印记。

德化青花瓷器的特征是青花中有深蓝色的线痕,图案花纹除花卉、山石外,人物故事题材也常见。

在福建德化县。宋、元时已烧制青、白瓷。明代达到高峰,是当时著名民窑之一。以烧白瓷著称,胎、釉浑然一体,光润如白玉,被称为“象牙白”、“猪油白”、“葱根白”、“建白”、“中国白”等,为当时中国白瓷的代表作品。产品以人物塑象最为突出,如观音、达摩等。其它如梅花杯、八仙杯、仿青铜香炉、花瓶、文具等,均名传于世。清代德化窑继续烧制白瓷,但产品以日用器皿为主,釉色不似明代的白中微微闪红,而是白中透青。除白瓷外,明清德化窑还烧制青花和五彩器。建国以后,德化瓷塑继承传统手法,形象刻划深入,衣纹飘洒自如,并把传统的雕刻技法进一步运用于日用瓷和陈设瓷上,通体不加彩饰,素雅、恬淡。

德化白瓷

德化白瓷,瓷质致密,透光度极好,釉面为纯白色,色泽光润明亮,乳白如脂,近光透视下,釉中隐现粉红或乳白色,故有“猪油白”、“象牙白”、“鹅绒白”、“中国白”之称。

寂园叟在《陶雅》中评:“德化所出白瓷花盆,瓷质雪白,价廉而式样不俗”,观世音“有彩画者,有坐像、立像者┅┅”。

蓝浦在《景德镇陶录》中评价德化窑,自明烧造,本泉州府德化县┅┅称白瓷,颇滋润,但体极厚,间有薄者,惟佛像殊佳。

民国时的许之衡《饮流斋说瓷》“后制者出德化,色甚白,而颇莹亮,亦名福窑┅┅白者颇似定窑,惟无开片,佳者瓷质颇厚,而青里能映见指影,以白中闪红者为贵。”

清代乾隆朝《泉州府志》和道光年间《福建通志》中,在记载德化著名瓷雕艺术家何朝宗时,有如下记载:“何朝宗,不知何许人,或云祖籍德化,寓郡城,若陶磁像,为僧迦大士,天下共宝之”;“何朝宗,泉州人,或云籍德化寓居泉州,若陶瓷象,有僧迦大士,天下共宝之”。

        5、江西景德镇窑

  景德镇窑青白釉水月观音菩萨

  景德镇窑

  一

元代以后我国最大的瓷窑场。在今江西景德镇,故名。据记载始烧于东晋末年。实际上由数个窑口组成,故又称景德镇窑系。自五代始烧至今,有一千多年的烧造历史,是我国烧瓷时间最长的窑址之一。建国后发现遗址多处,以杨梅亭、石虎湾、黄泥头最早,均为五代时期,烧青瓷和白瓷,青瓷釉色偏灰,白瓷釉色纯正,达70度。宋代已发现有湖田、湘湖、南市街、柳家湾等遗址,均烧釉色介于青白之间的青白瓷,杨梅亭等三处窑址也改烧青白瓷,有盘、碗、瓶、壶、罐、盒、枕等器,装饰有刻花、印花、蓖花、蓖点等技法;北宋后期吸取北方复烧法,产量大增。元代创烧青花、釉里红釉下彩装饰新品种。1976年南朝鲜新安海底发现一艘中国元代沉船,打捞出元代瓷器一万七千余件,其中景德镇青白瓷及枢府型五千余件,不能判明窑口者二千余件。明代一跃成为全国瓷器烧制中心,青花瓷器有很大发展,釉上彩、斗彩、素三彩、五彩等品种相继出现。清代彩釉更有改进和创造,彩瓷品种更加丰富,色调一致,既能仿制宋代名窑瓷器,又能仿烧玉、石、漆、铜以及干鲜果品,几可乱真。南宋起产品就远销海外,如日本、南朝鲜、马来西亚、菲律宾、泰国等地。

西晋末年,中原战乱,经济、文化与政治中心南移。越窑勃兴,达到瓷业新高。东晋人赵慨,先后在闽、浙、赣为官,因刚直不阿,疾恶如仇,官宦沉浮,被贬于赣,隐居新平,将其在浙闽了解的越窑制造技艺,引荐于此,又对胎釉配制,器物成型与焙烧工艺进行系列改革,对新平瓷业发展做出重大贡献。赵慨导引新平师法越窑,成为景德镇制陶向制瓷进化之始。其功高勋重,被后世人奉祀为“制瓷师主”。明洪熙元年(1425年),镇民在御器厂内修“佑陶灵祠”(师主庙)奉祀,詹珊曾作《师主庙碑记》对此有所记述,赵慨被尊崇为景德镇制瓷开山之祖。

南朝陈叔宝登基建康,大造宫室,至德元年(583年)令新平为华林园烧制陶瓷柱础贡朝。新平瓷业“自陈以来名天下”。

隋代,建筑业生产跨入新阶段。大业年间(605—617年),景德镇所烧制的两座师象大兽贡于朝,为隋皇显仁宫所用,标志着新平瓷业发展进入新阶段。

唐代景德镇窑业有了新发展,“陶窑”和“霍窑”是其佼佼者的代表。《景德镇陶录》称:“陶窑,唐初器也,土惟白壕,体稍薄,色素润,镇中秀里人陶氏所烧造”。故“陶窑”为陶玉所开,所产瓷器载入关中,进贡于朝,称为“假玉器”。霍仲初开的“霍窑”,所产瓷器,“色亦素,土善腻,质薄,佳者莹缜如玉”。因瓷器精美,贡于朝,受唐高祖钟爱,武德四年(624年)朝廷设新平县,置陶政,监陶进御。这是景德镇最早设置官家督陶官员。后来,柳宗元的《进瓷器状》称“艺精埏埴,制合规模。禀至德之陶蒸,自无若窳;合大和以融结,克保坚贞。且无瓦釜之鸣,是称土铏之德”,大文学家的赞美更增添了景德镇瓷器的风采。

五代烧制青瓷和白瓷,产品以碗、盘类为主,青瓷釉色青中带灰,白瓷釉色较白。采用支烧法,碗、盘器内和底有一周长形支烧痕。以胜梅亭,湘湖为主。陈朝时制瓷已有一定名声。五代所烧白瓷,白度达到70%以上,透光度也接近现代标准。

宋代时烧青白瓷为主,有名的湖田窑就在景德镇的湖田村,器型有碗、盘、合、瓶、壶、罐、枕等。装饰上有刻花、划花、印花、篦划纹等技法。纹饰有龙纹、凤纹、婴戏纹、海水纹、缠枝花纹等。北宋后期在定窑的影响下,采用复烧法,提高了产量,也改进了质量,有“南定”之称。其中湖田窑的产品质量最好,釉色似湖水之淡绿,纹饰也精美。

元代时开始烧青花瓷、釉里红和其他品种,成为全国的制瓷中心,同时还继续烧制青白瓷。产品有梅瓶、玉壶春瓶、罐、碗、盘、匜、炉和高足杯等。元代著名制品有釉里红、青花,所烧卵白釉器,色白微青,器内有“枢府”字号,人呼“枢府窑”。

明代时景德镇已成为瓷都,青花瓷大大发展起来,被称为“国瓷”,同时还烧有釉上彩、斗彩、五彩、素三彩和各种单色釉瓷。

清代时烧瓷技术大大提高,品种有青花三彩、粉彩、珐琅彩,还有各类象生瓷和仿玉石、木纹、漆、铜釉色等,都达到了历史最高水平。

  二

陶瓷窑炉的一种。亦称“蛋形窑”。可能是从龙窑和参考北方馒头窑,又根据烧松柴的特点发展起来的。窑身如半个瓮俯覆,又似半个蛋形覆置,也象一个前高后低的隧道。全长15~20米。窑底前端略低,倾斜度3°左右。窑头有火箱,火焰经窑体至窑尾,废气由蛋形截面的烟囱排出。容积大,约150~200立方米。窑墙与护墙之间填以砂土作隔热层,热利用率较好。在同一窑内,根据各部位温度的不同,可以同时装烧品种不同的制品。适应景德镇附近制瓷原料的特性和瓷器的传统风格。在控制烧成气氛和瓷器质量以及燃料消耗等方面,均较龙窑、阶级窑和馒头窑等为优。明清以来景德镇制瓷所取得的成就,是和这种窑的采用分不开的。

       6、湖田窑系

        那么高古瓷指的是什么时代的瓷器呢?可以这样讲,隋以前的东汉、魏晋、南北朝时期所烧造的只能属于半瓷性的陶器。到了隋代才有真正的瓷器出现,因此高古瓷是指隋代以后至明代之前的唐、宋、元三朝的瓷器。 唐宋时期是我国瓷器大发展的一个时期,这一时期风格很有特色,古朴雅致、朱圆玉滑、釉光润泽。唐代主要著名的是青瓷与白瓷,其光洁如玉、恬淡秀雅。而相对于白瓷,唐时期的青瓷无疑在特色和艺术性上更为知名。青瓷可以说是唐宋时期瓷器的代表,其美感、造型、釉色、光泽度都要比白瓷更具时代特色。

宋代瓷器以五大名窑 “汝、官、哥、钧、定” 著称。并形成了以青瓷为特色的;“磁州窑、耀州窑、钧窑、龙泉窑、景德镇窑、建窑、越窑”等八大窑系。这些窑所烧的瓷器是代表当时社会的不同地域,不同阶层,不同风俗,不同思想理念的艺术产物。

宋代名窑迭出,形成各大窑系的独特风格,加上瓷器大量出口外销,使瓷业竞争更加激烈,为了争夺市场,各窑更注重产品的工艺水平,除发挥各自的生产优势和技术专长外,又注意吸收外来的新技术,取众家之长,优势互补。形成了各窑口产品都具有自己的独特风格。如有的以刻画装饰为特点,有的则以釉色取胜,更有的以工艺精湛,做工精细为特征—等等。

宋代制瓷工艺最突出的成就,是为陶瓷美学开辟了一个新的境界。如汝窑瓷,釉色莹润如脂,有青色淡雅美如玉的质感;钧瓷的海棠红、玫瑰紫,灿如晚霞,变幻如行云流水的窑变色釉;景德镇湖田窑的青白瓷,以其质地精良,工艺精细,胎骨洁白,细腻致密而闻名,又以制作工整,釉层匀净,釉色莹润,薄而透明,器内花纹器外映见,具有清秀美玉般的质感而著称。

【一湖田窑的兴起与发展】

经过多年的战乱,到了宋代国家开始安定,减免捐税,减轻了民众的负担。社会经济状况得到改进,生活方式的改变和文化素养的提高,对瓷业的发展提出了新的需求,不仅要生产广大民众日常生活用瓷,还要提高制瓷的质量和工艺技术,生产更精美的艺术品和生活用品以满足皇家、贵族、官僚、富商雅士们生活及精神需要。产品除美观实用外,又要具有观赏收藏和艺术装饰价值。同时这也给制瓷业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使各窑口的产品竞相争辉。

除当时的五大名窑“汝、官、哥、钧、定”以外,景德镇的各窑口也得到了飞跃性的发展,特别是景德镇湖田窑的工匠们在这一时期发挥了聪明智慧,创烧了独特的釉色(青白釉),并采纳了北方定窑的印花和覆烧技术,创造了薄如纸,声如磬,色如玉的独特风格。

湖田窑创烧与发展的显著特征为:

北宋早期的产品多光素无纹,有细小的开片,规整的造型和润洁如玉的釉色,以此博得人们的赞赏。北宋中期以后,刻花、篦点及篦划纹饰大量出现,特别是宋神宗元丰(公元1078—1085年)纪年墓出土有青白釉刻花小盘数件,均为芒口,显然是采用定窑覆烧工艺技法。而北宋晚期直至南宋以后印花装饰技法盛行。由于湖田窑工艺精细,技艺卓绝,釉色蕰润,颇受各层人士之喜爱,其产品广销海内外,从而使湖田窑得到了迅速发展。形成了几十里窑火冲天,夜如白昼的壮观场景。

【二、湖田窑的时代分期】

湖田窑是我国宋、元、明时期制瓷业规模最大,延续烧制时间最长,所制瓷器最精美的古窑场之一。它始烧於五代,兴盛於宋代,衰败於明代,历时700年之久。

湖田窑位于景德镇市东南湖田村。五代时主要烧造灰胎青瓷和白胎白瓷两种,青瓷与唐、五代越窑瓷在胎釉上极相似,属仿越器。青瓷大多数胎色灰褐;质地粗松;釉色灰青,除少数器物为葵口及内壁出筋外,没有其它纹饰。白瓷则胎质致密,透光度极好,胎色洁白。因采用支钉叠烧的方法,器物内底及足底上往往留有椭圆形的支钉痕。器型简单主要有碗、盘、壶等。碗、盘均唇口或花口,足径大;壶则长颈喇叭口、腹瘦长作瓜棱状。色多为青灰或米黄,品种少,器型敦实厚重,造型简朴。

湖田窑到了北宋时期产品全为影青瓷,胎质洁白。北宋初期器釉色多青灰或米黄,品种少,造型简朴,敦实厚重。装饰较少,仅在碗外壁刻花粗大牡丹或莲瓣纹样,纹饰粗犷古朴。器形主要有碗、盘、罐、折腰缽、注碗、多管器等。

北宋中后期在定窑的影响下,开始使用瓷质复烧匣具,大小不同的多件器物可以一匣复烧,故出现了芒口器。由于采用复烧法提高了产量,也改进了质量,故有“南定”之称。此时的瓷器胎质轻薄细腻,致密洁白;釉质透明度高,光泽度强,温润如玉,刷釉加厚,使釉色莹润青翠,白中透青,青中泛白,近似玻璃透明状,积釉处呈湖水绿色,以上特点极大的满足了文人士大夫及上流社会的审美需要。当时主要品种多为;碗、碟、罐、盘、壶、瓶、炉、茶托、香薰、注碗、盒子、瓷雕及芒口器等。装饰题材丰富,刻花器盛行,常见图案有牡丹、篦纹菊、飞凤、莲荷、水波纹。

浅谈湖田窑

青白釉凤首壶

器高:15.9 CM 器宽:9 CM 口径:8 CM 足径:6.2*4.9CM

花瓣口,束颈,颈下部为双莲瓣鼓形注与壶体连接,凤头的尖嘴为壶的口流,凤身为壶腹,凤尾直竖更显示了这一时期湖田窑凤鸟造型的特色,高圈足,胎质轻薄,通体施青白釉,积釉处呈湖水绿色,底无釉,壶身纹饰精美,造型别致。

到了南宋;湖田窑烧造仍以影青瓷为主,早期在品种、造型上与北宋后期相同,纹饰主要采用篦划法,篦划技术娴熟,流畅。刻划题材广泛,构图集中在碗盘内底和器壁上。主要纹饰有植物类和动物类,如牡丹、莲荷、孩儿攀花、水波纹等。唯釉色的光泽透明度逊于北宋后期。中晚期主要盛行印花器,构图趋向繁缛,层次较多,并出现人物故事题材。

器物造型丰富多彩,除日用器碗、盘、碟外还有;托盏、注碗、瓶、炉、熏等,特别是瓷枕造型丰富,形态各异,如虎形枕、龙形枕、荷叶枕、仕女枕、建筑枕、婴孩枕等。

浅谈湖田窑

青白釉刻花梅瓶

器高:13.8CM 口径:2.7CM 足径:4.5CM

直口,短颈,溜肩,肩以下渐收,圈足素底。瓶外口凸起弦纹一道,瓶身刻花,通体施青白釉,积釉处呈水绿色,釉不到底,釉面开碎片纹。

浅谈湖田窑

青白釉刻花碗 高:5CM 口径:16.8CM 足径:5.2CM

浅谈湖田窑

青白釉刻花芒口盘 高:4.2CM 口径:15.8CM 足径:4.7CM

浅谈湖田窑

青白釉刻花芒口盘底

元统一全国后,湖田窑的主要产品有青釉、影青瓷、黑釉、卵白釉和青花瓷。前期产品与南宋后期相似,但有大量的青釉、黑釉粗瓷,影青瓷较少。刻花痕深纹简,印花多为莲荷、菊花、梅花、狮子滚绣球等纹样。

后期元政府在景德镇设立了“浮梁磁局”专管皇家烧造瓷器。“浮梁磁局”的设立促进了景德镇瓷业的兴盛和发展。

由于湖田窑也是“浮梁磁局”的定点窑场,湖田窑自然也受到冲击,制瓷技术发生了变革。首先是创烧了“卵白釉”瓷,“卵白釉”瓷是专为元政府[樞密院]定烧的瓷器。所以瓷器内壁上常印有“樞府”字样,又称“樞府”瓷。

浅谈湖田窑

樞府刻花盘,器高:2.8CM 口径:10 CM 足径:2.5CM

卵白釉瓷胎质灰白,颗粒大,釉色乳濁失透,色白微青,具有凝脂般的质感,纹饰常见在器物内壁模印云龙纹,菊花纹,开光八宝纹等,还有鎏金装饰的。器形主要有折腰碗、小圈足盘,高足杯等。

元统一全国中后期,因元政府对外交流的扩大,从尼泊尔引进了一种“苏麻离青”青花料,开始在景德镇烧制青花瓷器。居考古资料显示,湖田窑最迟在元代中期就开始了青花瓷的烧制。由于采用进口青花料绘制,青花发色浓艳,胎体厚重,器型硕大,尤以底厚胎重的大盘为多。器形主要有梅瓶、玉壶春瓶、罐、碗、盘、匜、炉和高足杯等。纹饰层次繁密,装饰繁缛华丽。

洪武二年在景德镇珠山设立御窑厂,景德镇制瓷中心逐渐转到市区。但湖田窑仍在生产,主要有青花瓷和青白瓷。

明代早期青花仍在使用苏麻离青釉料,青花发色主要青中透蓝,少量有蓝中泛紫的现象。器物造型与元代风格相似,造型规整,不见变形现象,器底多不施釉。碗的器形较为轻盈、灵巧,不如早期的敦实厚重。青花装饰题材以云气、楼阁、荷花、兰竹、湖石为主,风格粗率、奔放。

青白瓷的造型与元代接近,不同的是碗类足径较大,碗底乳凸渐失,釉色暗灰。产品以碗、盘、高足杯等日用瓷为多。明代晚期,由于战祸连年不断,湖田窑的烧造以至尾声,逐渐趋于消亡。

湖田窑系我国八大窑系之一,从兴起到昌盛直至衰落,经历了漫长的苍桑岁月,从五代至明这一段时期它始终代表了我国陶瓷业发展的主流,对我国制瓷业的快速发展起到了巨大的推动作用。在我国的陶瓷史上湖田窑留下了它不可磨灭的重重一笔。

       7、宋代名窑定州窑遗址

宋代名窑定州窑

图为定窑金代时生产的四季花卉印花碗模

  定窑是我国宋代五大名窑之一,在今曲阳县涧磁村及东、西燕川村一带,因其唐宋时期属定州管辖,故名定窑。定窑遗址被国务院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中国的制瓷业到了宋朝,达到了登峰造极的阶段。宋代有定、汝、官、哥、钧五大名窑,各以其无比的艺术魅力,为我国瓷业的发展做出了积极贡献。
   定窑窑址规模最大、最集中的窑场,分布在今曲阳县涧磁村北一带,这里有十几处高大的堆积,最高的15米,堆积着众多的瓷片、窑具、炉渣、瓷土等。从遗址地层叠压关系看,遗址分晚唐、五代和北宋三个时期。
   晚唐和五代时定窑烧制的瓷器,还嫌粗糙简单,正处于向精瓷的过渡阶段。北宋是定窑发展的鼎盛时期,制瓷技术有许多创造和进步。定窑产品以白瓷为主,也烧制其他品种,如黑瓷(黑定)、紫釉(紫定)、绿釉(绿定)等,都是在白瓷胎上,罩高温色釉。定窑的白瓷,胎薄质细,釉色洁白,造型优美,以刻花、画花、印花等加以装饰,艺术水平很高,社会影响很大。去宋不远的元朝刘祁的《归潜志》说,“定州花瓷瓯,颜色天下白”。宋代大诗人苏东坡知定州时,曾用“定州花瓷琢红玉”的诗句,来赞美定瓷的绚丽多彩。故宫博物院收藏的“定州白瓷孩儿枕”,是定瓷的代表作之一。
   定窑生产规模宏大,品种繁多。在遗址北宋地层出土的龙凤盘刻有“尚食局”款额,说明这里不但烧制民间的各种生活用瓷,还为宫廷烧制御用瓷器。这里烧制的碗、盘、盆、罐、杯、壶、瓶、枕、器座以及玩具等,造型秀美,纹饰精致。有的碗、盘口沿作花瓣式,碗内印一盛开的花朵,同时在外壁刻上花蒂与花瓣轮廓线。这种把印、刻手法并用于一件器物,里外装饰统一的做法,使器物造型和花纹装饰浑如一体,十分精美。
   宋代瓷窑装烧技术最为重要的成就,就是发明了覆烧法和“火照术”,定窑就大量采用覆烧方法,还使用了一种垫圈式组合匣体。这种烧制方法的优点,是最大限度地利用空位空间,既可节省燃料,又可防止器具变形,从而降低了成本,大幅度地提高了产量,对南北瓷窑都产生过很大影响。
   定窑在北宋末年“靖康之变”后,由于连年兵灾,逐渐衰落和废弃。但在金、元时仍继续生产。定窑的制瓷技术,对促进我国制瓷业的发展起了重要作用。
   定瓷在沉寂了多年之后,到20世纪70年代,又进入了复苏期。曲阳定瓷有限公司历尽艰辛,通过上百次研究实验,在仿古的基础上,推陈出新,研制成功了仿古、美术、日常三大系列工艺产品200多种,产品在国内展出屡屡获奖,产品已远销美国、日本、加拿大、荷兰等十几个国家和香港特区。

交通图:

定州窑遗址路线图

       8、禹州钧窑

钧瓷是五大名窑瓷之首,藏家以拥有一件钧瓷为荣。 

钧瓷起源于河南省禹州市神垕镇。据近年考古发掘资料分析:钧窑的烧造历史始于晚唐、全盛于北宋、遗续于金元,前后达700余年,以河南省禹县(古称钧州)为中心,向四周扩展。钧窑可分为官钧窑和民钧窑。官钧窑是宋徽宗年间继汝窑之后建立的第二座官窑。 

   迄今为止,在禹州境内已发现北宋钧窑遗址多达40处,以神重镇大刘山下最为集中。禹州市神垕镇下白峪村和苌庄乡等地也先后出土黑、褐釉高温窑变花瓷,被陶瓷学家称为“唐钧”,它是宋代钧瓷的先声。宋“靖康之变”(1126年)后,宋室南迁,官钧窑停烧,钧瓷一时受挫。到金、元时代,钧瓷才有了新的发展,各地争相仿制,风靡一时,火遍全国。元末明初,因战乱和灾荒,钧窑生产渐衰。明、清时期,制瓷中心南移,北方诸名窑衰退,钧窑也基本停烧。清朝晚期,钧瓷复苏。清光绪五年,(1879),神垕陶瓷艺人,现代钧瓷工艺奠基者卢振太于神垕创建卢钧窑,穷尽毕生之力,终于成功恢复传统钧瓷工艺,断烧500余年的中国钧瓷自此重生,作为皇清室御用窑口,卢钧窑是目前唯一在产的古窑瓷,曾作为中国瓷代表之一参加博览会,引起国际轰动,享誉海内外。到光绪三十年(1904年),神垕镇烧制钧瓷者已有10余家。民国年问,因战乱、灾荒频繁,钧瓷生产举步维艰。至1942年后,因大旱和政局混乱,艺人外流,钧瓷生产趋于停产状态。1955午,钧瓷才在它的故乡——禹州市神后镇得到恢复。

宋代瓷器八大窑系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人所称颂的宋代五大名瓷,发展到元代,其中的汝窑瓷器、官窑瓷器、哥窑瓷器、定窑瓷器已销声匿迹,唯独钧窑生命力极强,自成窑系。元代末期,钧窑的生产在北方已逐渐衰落,但由于其历史的影响,明清以来江南地区的仿钧又悄然兴起,并在仿烧中创出新的釉色品种,如江苏的宜兴、江西省的景德镇以及广东省的石湾窑等。

 元朝统治时期,北方定窑、耀州窑已经走向衰弱,钧窑和磁州窑则继续发展。元代钧窑系的烧造仍在河南禹县,这时期钧瓷的影响比宋朝还大,烧钧瓷的窑口在河南广有分布,河北、陕西也有,形成了一个钧窑体系。和宋、金不同的是元钧瓷的胎子更厚,更粗糙、疏松,有砂粒及砂眼,胎子颜色深灰或土黄,胎釉结合不如宋钧紧密,釉子略粗,有大气泡和棕眼。颜色一般是月白色后蓝灰色,个别器物上有紫红色彩斑,是人工有意涂抹而不是釉中所含铜元素在高温中的自然晕散。釉厚,自然垂釉多不到底,底足无釉,露深黄色或浅褐色胎。

元钧瓷一般光素无纹,炉、罐、瓶等立器有的采用模具贴花或堆塑纹饰,纹饰模糊不清。常见有盘、碗、罐、炉、瓶、盆等。碗多敛口、收腹、小圈足,底足心有旋削残留的鸡心凸起。炉多直口或浅盘口,直颈,鼓腹,有三个小尖足或兽足。与宋代钧窑瓷器相比,元代钧窑瓷器流传后世的数量要多,但其价值与宋钧却相差很大,主要是因为元钧瓷胎质粗松、釉色僵硬、存世量多。

 元代钧窑继续生产宋钧的传统品种天蓝釉、月白釉和蓝釉红斑器,以月白色釉为主,此时已不见玫瑰紫釉和海棠红釉;造型多为民间生活用具,已不见陈设用具;装饰则采用色釉、堆帖花和镂雕三种技法。

 北宋时钧窑已影响河南省内一些瓷窑,金元时期影响面更为扩大,不仅今河南省内烧钧窑的瓷窑有了显著增加,而且影响及至今河北、山西两省,形成了一个钧窑系。但是钧瓷的早期历史仍然很不清楚,一些唐代遗址只是提示钧窑早期与唐代花瓷有关。钧窑形成窑系在北方诸窑中是最晚的,时间延续到元以后。

宋代瓷器八大窑系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宋代瓷器八大窑系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宋代瓷器八大窑系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宋代瓷器八大窑系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宋代瓷器八大窑系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宋代瓷器八大窑系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宋代瓷器八大窑系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宋代瓷器八大窑系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宋代瓷器八大窑系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河南临汝东沟窑

  临汝窑窑址共发现八处,其中:宋代三处,元代五处。宋代三处窑址分布在大峪店区的有东沟及陈家庄。东沟窑所烧的青瓷既具有汝窑特征,又具有钧窑特色,可以看出两窑的影响。东沟窑的扳沿洗,具有典型宋钧窑的特征。洗底轮旋有凹入的浅圆窝,在天蓝釉地里带几块玫瑰紫色斑点。这种洗也有通体施青绿色釉的,釉色介于钧、汝之间,釉质纯粹滋润,可说烧制得恰到好处。这种洗都是里外施满釉,洗底留有支钉烧痕,也具有两窑共有的支烧特色。

宜兴窑(欧窑)、景德镇窑(炉钧)、石湾窑(广钧)仿钧

 江苏宜兴窑仿钧始于明代,仿钧作品有“宜钧”之称。以明代后期欧子明的作品最为成功,也称欧窑器。江西景德镇仿钧最早始于明成化时期,盛于清雍正至乾隆年间,其仿钧作品被称之为“炉钧”。广东石湾窑仿钧始于明代后期,清代仿钧成风,素有“广钧”之称。釉以蓝色为基调,错问白、红、紫诸色。有一种蓝釉,由于流淌,有“雨淋墙”之称。

炉钧卢钧虽然音同,类于钧瓷系列,实际上是两种概念。

 从产地上看,前者属南方景德镇窑系,后者属北方钧窑系,也即前者属仿钧系列,后者属钧仿系列。从年代上看,前者以雍乾为盛,后者却是光绪年间的产物。从工艺看,前者是高温素烧、低温釉烧,有明显的青花粉彩工艺风格,而后者却是低温素烧、高温釉烧,是标准的传统钧瓷工艺。从造型上看,前者多采用壶具,碗类等使用功能,而后者多采用审美功能的造型,如乳钉罐、鼓钉洗 、夹板炉等。从釉色上看,前者大多呈色均匀,似有现律可循,而后者呈色飘忽,无均匀之状,却有波浪状的特殊审美风仪。从胎质上看,前者多倾向于紫砂类,后者却就近取材于神后的黄泥类,为香灰胎。从迸片上看,前者细碎轻薄微露,而后者却玉涯冰裂明显。

 总的来讲,炉钧和卢钧对钧瓷的发展起到了不可低估 作用,前者是在探索钧瓷的演变,后者是在承继光大宋钧,二者各具有特殊的审美风尚,是钧瓷发展史中宝贵的遗产。

        8、福建建窑系
        建窑系是我国陶瓷八大窑系之一的黑釉瓷系列,中心窑场“建窑”位于福建省建阳市水吉镇,中国十大名窑之一。建窑所在地建阳市古代属建州、建宁府辖,按照我国古窑以州冠名的惯例,乃建州窑简称“建窑”,古定州窑、邢州窑等无不以州名简称定窑、邢窑等,而建窑决不像李辉柄先生所说的:“因当时称黑釉盏为建盏,故名建窑”[1]那样的解释。福建建窑、江西吉州窑早为大家所熟悉,本文侧重点为其他黑釉釉装饰较有特点的宋元窑场,所谓“釉装饰”是指以氧化铁结晶而烧造出来的自然纹样和以二次洒、点、涂釉(也可作为绘画装饰,因绘画特征不明显,暂归“釉装饰”类)为主要的以摹仿大自然、动物纹理为特征的黑(酱)釉品种。

福建黑釉盏是因“斗茶”而生,正如冯先铭先生所言“定窑的黑釉色黑如漆,而胎土洁白,徽宗为什么要舍近就远,一定要用建窑兔毫盏呢?这是因为它胎薄,薄则茶易冷,冷则水痕易退,这对‘斗茶’要求来说是不适合的。”[2]。福建省宋元烧造黑釉或兼烧黑釉的窑场遍及省内,除建阳外,还有浦城、武夷山、光泽、邵武、建瓯、闽清、宁德、罗源、连江、福州、福清、闽侯、古田、南平、顺昌、三明、将乐、建宁、宁化、尤溪、德化、大田、永春、长汀、晋江、漳浦等20多个市县主烧或兼烧黑釉。而这些市县窑场中又以福清东张窑最大、兔毫较条达(图7-1),以漳浦赤土窑最有特色,其次是南平茶阳窑,而武夷山描金碗不在釉装饰范畴,它与河北定窑描金、银碗及吉州窑木叶盏、剪纸贴花等一样已超出了本文所讨论的釉装饰范围,可在其他工艺特征方面作单独研究和讨论。

本文在既尊重历史文献记载的基础上,同时也采用了部分约定俗成的称呼或外来(日本)称谓。

按釉装饰中人为因素的多寡,可分为自然釉与装饰釉两大类,然后再按自然釉划分为曜变、油滴、兔毫、乌黑(绀黑)、杂色釉五个品种;装饰釉则指人为性二次施釉,如洒釉、点釉、吹釉等二次釉装饰行为产生的纹饰,大致可划分为鹧鸪斑、异毫、铁锈斑、洒彩四个品种。共两大类,九个品种。

自然釉为一次施釉入窑后烧造后所呈现的天然釉色纹饰,它的五个品种中以曜变最为稀罕名贵,油滴是仅次于曜变的珍贵釉色,其次为兔毫,再为乌黑(绀黑),杂色釉排最后。

①曜变:最早出现这一名词的是日本应永年间(1394~1427年)《禅林小歌》一书的记载“胡兹盘以建盏居多,有油滴、曜变……”,中国出现曜变名词是明万历间(1573~1619年)谢肇淛的《五杂俎》载“传闻初开窑时必用童男女一人,活取其血祭之,故精气所结,疑为怪耳。近来不用人故无复曜变。”叶哲民先生指出:“曜变”一词最早出现于《五杂俎》,故曾凡先生所说“建窑之中‘曜变’一词却来源于日本”,是“反以国外文献为依据而议论纷纷莫知所云,未免有数典忘祖之憾。”[3]“曜”在我国虽较早出现,如“七曜”(日月与五星之合称)等,但不见用于陶瓷命名。日本文献《能阿相传集》也记载“曜变,天下稀有物也,釉色如豹皮,建盏中之上也”。又据日本《君台观左右帐记》一书中,足利将军与朋友们对其所收藏的唐物进行评鉴的记录:“曜变,建盏之无上神品,乃世上罕见之物,其地黑,有小而薄之星斑,围绕之玉白色晕,美如织锦,万匹之物也”(图7-2)

。日本著古陶瓷学家小山富士夫教授所著《天目》一书中给曜变作出了这样的定义:“曜变是在挂有浓厚黑釉的建盏里面,浮现出大小不同的结晶,而其周围带有日晕状的光彩者……‘曜变’一作‘耀变’,是因为它含有光辉照耀之意。”[4]曜变盏目前世界上已知的仅见4例,均藏日本,我国未见,建窑遗址几乎不见碎片,仅见一、二片也并不完全相同。

②油滴:不见我国文献记载,还是《禅林小歌》的记载:“油滴、曜变、建鳖、胡盏、汤盏、幅州盏、天目”,日本古籍《满济准后日记》、《荫凉轩日录》等也有:“油滴、银建盏、古建盏、御建盏”等。16世纪前期《君台观左右帐记》将油滴列入“第二重宝,五千疋”的价值。叶哲民曰:“油滴釉我国古称滴珠,今亦名雨点釉。明人曹昭《格古要论》、谷应泰《博物要览》及清人蓝浦《景德镇陶录》内曾提到‘建窑……色浅黑而滋润,有黄兔斑,滴珠大者真’”[5]。显然,叶老先生是把黄兔毫盏外“釉泪”(也称釉滴、流釉、烛滴、滴珠、泪痕,明洪武年间曹昭《格古要论》:“好者与定相类,但无泪痕”,亦指釉泪)误当釉面“油滴”了,上句可理解为:有黄兔毫斑纹的盏,外多有釉泪(滴珠),且釉泪大者真。而叶老先生在该书还认为“‘油滴和兔毫盏不是窑变造成’。因为它们有规律可循,有把握制作,而窑变则是不以人们意志为转移的窑中意外变化”,若按此说,那么油滴、兔毫是“有把握制作”大批量生产,为什么您又在该书中说“建窑油滴釉碗这种文物传世较少,窑址出土尤为罕见……1986~1989年有人在窑址附近始发现两片,可见稀有之一斑”,而兔毫也可把握制成从口沿至底心“玉毫条达”了吧?为何条达清晰者(指内外从口沿至底心条达清晰者)少之又少,据科学验明,兔毫、油滴等品种的胎、釉成份与其他乌金釉、杂色釉等成份一样,而是在“窑”中焙烧“变”成不一样的,它们都是窑变,且兔毫长短、粗细、色彩也千变万化,人为真可控制吗?油滴属建窑名品,在黑色釉面点有无数大小不一的结晶斑点均匀凸现,色如黄金者称金油滴(图7-3)

,色如银灰者为银油滴(图7-4)

,因酷似夏夜天空中闪现的繁星,故日本人也称之为“星建盏”(图7-5)

。磁州窑类型油滴盘亦非常出色,图7-6

“建窑油滴盘”[6]即为磁州窑类型油滴盘产品。叶哲民《隋唐宋元陶瓷通论》[7]曰:“油滴之物在河南、山西窑址也时有发现,最近发掘磁州窑址出土残器内也有发现。以定窑在当时技艺之精……窑址所出油滴瓷片足以为证(图55)”,该书附图55与本文图7-6较相似。除建窑外,河南、山西、河北、陕西等建窑系窑场也有少量油滴盏,但均不及建盏之万一。

③兔毫:我国文献、诗词、歌赋多有赞誉,如“兔毫紫瓯新,蟹眼清泉煮”(蔡襄《试茶》)、“松风转蟹眼,乳花明兔毛”(黄庭坚《信中远去相访且至今岁新茗》)、“兔褐金丝宝碗,松风蟹眼新汤”(黄庭坚《西江月·茶》)、“鹰爪新茶蟹眼汤,松风鸣雪兔毫霜”(杨万里《以六一泉煮双井茶》)等。何谓兔毫盏,即盏内外釉面凸现出细密而不同色彩的条纹,状如兔毛,因而得名。建盏中以兔毫纹产量最大,约占总数的60%强,因此兔毫盏也是建盏的代名词,它是建窑最具代表性的作品。按毫色又可分为金兔毫、银兔毫(图7-7)

、蓝兔毫(图7-8)

、白兔毫(图7-9)

、红兔毫(图7-10)、黄(褐)兔毫(图7-11)

等。这里需要强调,金兔毫闪发金光,为兔毫盏中最罕见名贵品种,仅建窑有发现,它不同于黄、褐兔毫(无金属光泽);银兔毫是仅次于金兔毫珍稀品种,也不同于灰、白兔毫,银兔毫银光耀眼弦目,灰、白兔毫亦无金属光泽;蓝兔毫、白兔毫也较少见,最多的是褐、黄、灰白色兔毫。除建窑外,福建省福清市东张窑及南平市茶阳窑的兔毫纹也较上乘,东张窑目前已发现银兔毫及蓝、白、红兔毫等。茶阳窑黑釉少兔毫,有兔毫的仅占20%左右,但兔毫非常艳丽多彩,较有特色(图7-12、7-13)

。江西吉州窑兔毫纹也非常有特色,与建窑等窑场兔毫明显不同,建盏毫纹为结晶所致,吉州盏为二次施乳浊釉的杰作(不透明、少光泽),人为色彩稍多,故归于洒彩类。

④乌黑(绀黑):关于它的定义不少,似是而非。谢道华曰:“‘绀黑’一词在宋代蔡襄《茶录》中已有记载:‘建安所造绀黑,纹如兔毫’,这是建窑中较典型的釉色。乌金釉的表面乌黑如漆;有的则黑中泛青;此外,也有的呈黑褐色或酱黑色,一般来说,酱黑釉釉面普遍较薄,光素无纹,早期建窑的釉色多属此类……”[8]宋代文献记载,如“建安所造绀黑,纹如兔毫”(蔡襄《茶录》)、“盏色贵青黑,玉毫条达者为上”(赵佶《大观茶论》)等,均为一句完整语句,不能断章取义,整句话的意思为:建盏釉色绀黑或青黑,釉面分布丝状兔毫,毫纹长而清晰者为好,所指为兔毫盏,这些都应归入兔毫类。乌(绀)黑釉是指以黑色为基调的,无毫纹之素黑釉(图7-14)

,大致可分乌黑、青黑、紫黑、蓝黑、褐黑等无兔毫或隐若可见,但较少、较短兔毫的碗(盏)。该品种约占建窑总数的20%。

⑤杂色釉:凡有别于以上四种釉色纹饰者(指一次施釉装饰),均可视为杂色釉,釉色主要有褐、灰褐、灰黄、银黑(图7-15)

、黄褐、酱绿、淡黄、乳浊白、橘皮、灰白、豆青、青绿、茶末(图7-16)

、朱红(图7-17)、绛红、柿红(图7-18)、紫银(图7-19)、紫红等,也有部分类似毫变(图7-20)

,因为各类说不清的五颜六色的品种很多,但每种数量又不多,故最好的也是最省事的办法就是将它全部归于“杂色”之列。有学者将这类杂色釉列入“废品”之列,窃以为不然,除乳浊白、橘皮等部分生烧或过烧的废品外,其他的这类杂色釉均可称正品,它的胎骨、釉药与其他黑釉盏并无多大的区别,它的形成是取决于火候、温度、窑位、氧化、还原、冷却等多种因素,也不排出部分微生烧或略过烧的“次品”,均可正常流入市场。如福建省博物馆在建窑发掘出土一件“鹧鸪斑”盏(最初考古报告称之,后发掘釉面施白色椭圆形斑点的为鹧鸪斑,二次点釉,一次烧就)即为微生烧品,是窑工废弃品。其实这些称之为杂色釉的产品里也有很多名品,如茶叶末、柿红釉、釉变(图7-21)

、孔雀斑(图7-22)、豆绿(图7-23)

、彩虹纹等,价值超过一般兔毫,因为杂色釉总数不足10%,物以稀为贵即是也。建窑以外的大多数窑场都可见到。

以下为洒釉、点釉、吹釉、绘彩釉等二次釉装饰行为产生的纹饰,共四种。以鹧鸪斑最为罕见,也最名贵,目前完整的出土或传世鹧鸪斑,仅见三例,东京静嘉堂文库和华盛顿Freer美术馆各藏一件,陈显求教授认为这两件鹧鸪斑不是二次点釉,而是窑中自然天成,另一件为生烧的完整器,藏广东。异毫仅次于鹧鸪斑,宋人早已感叹“然毫色异者,土人谓之毫变盏,其价甚高,且艰得之”,可见当时想得到都很艰难,且价高。铁锈斑及洒彩各有特色。

⑥鹧鸪斑:即为黑地(部分可见丝丝兔毫)白斑者,因酷似鹧鸪鸟胸前白色斑点毛而得名,凡鹧鸪斑盏足底均刻有“供御”款,作为御用贡品,流入民间的机率几乎为零,可谓罕中之罕。日本收藏的这件鹧鸪斑盏似为一次施釉窑中自然而成(图7-24)

,因未见实物,不便妄言。关于鹧鸪斑,早在北宋开宝三年以前陶穀《清异录》[9]中即有“闽中造盏,花纹鹧鸪斑点,试茶家珍之,因展蜀画鹧鸪于书馆,江南黄是甫见之,曰:‘鹧鸪亦数种,此锦地鸥也’”,鹧鸪鸟给人最明显而突出的印象是身上白色、赭黄色圆斑点特征,也就是说,凡带白色、赭黄色圆斑点者均可称之为鹧鸪斑。当然,没见过建窑发掘出真正的鹧鸪斑盏以前,这个问题争论由来已久,不仅国内有争论,日本也分为两派,一派认为“类似鹧鸪胸毛的白色圆斑才是鹧鸪斑”,另一派认为“鹧鸪背部紫赤色条纹相似,也是兔毫盏的一种”(图7-25,鹧鸪鸟是笔者在福清窑址拍摄,福清及闽北较多,背毛条状纹也是白色)。试想,如果辨认一个人,我们不从正面看,而只看背部,那么人人都一样,千篇一律。从事古陶瓷研究者,最重要是找出器物的主要特征及细小变化,最忌讳人云亦云,千人一面。而我国部分学者也曾断言否定建窑烧造鹧鸪斑,说“鹧鸪斑只有吉州窑,建窑有鹧鸪斑的说法是错误的”等,就连著名学者冯先铭先生多次调查建窑遗址,一直至去世,也未见过鹧鸪斑碎片,因此,也认为“鹧鸪斑是吉州永和窑的独特风格,建窑遗址没有发现这种标本。《清异录》记载的‘闽中造盏,花纹鹧鸪斑’应为永和之误。”[10]陈柏泉先生在《吉州窑烧造历史初探》[11]一文中也支持冯老先生的观点。而1988年鹧鸪斑实物标本(图7-26)

终于被曾凡先生发现,并发表了《“建盏”的新发现》[12]一文,陈显求教授见后高兴地说“这就是鹧鸪斑!国内外学者们对此问题争论多年了,现在解决了。”而且得到了1992年中国古陶瓷科学技术国际研讨会与会学者们的共识。然而,时至2001年刘杨、赵荣华先生合著的《吉州窑瓷鉴定与鉴赏》[14]一书中,还持用过时的“当时烧造鹧鸪斑的只有吉州窑……而鹧鸪斑是吉州窑独有的产品,建窑遗址不曾发现有这种标本,《清异录》记载的‘闽中造盏,花纹鹧鸪斑’应为永和吉州窑之误,而《陶雅》中把他与兔毫混为一谈,那更是属错误了”严重滞后观点,作为学者的滞后,不能不让人感到悲哀。该书谈到“鹧鸪斑的形成也是高温中铁质元素带到釉层表面,流动中铁结晶变化的结果。细小条状的如兔毫,而较大的铁斑凝成像羽毛状的灰白色圆点花斑,就是鹧鸪斑了(见彩图39)”,而彩图39(本文图7-27)

的类鹧鸪斑纹明显不是“高温中铁质元素……流动中结晶变化的结果”,显而易见是二次点釉的结果,与建窑鹧鸪斑一样均为二次点白色圆斑,它与结晶釉不同,其釉中色彩是由施釉方法和釉药配方的区别而形成的。古代对于鹧鸪斑的赞誉很多,如“建安瓷碗鹧鸪斑”(黄庭坚)、“点茶三昧须饶汝,鹧鸪斑中吸春露”(僧惠洪)、“鹧鸪碗面云萦宇,兔毫瓯心雪作泓”(陈蹇叔)、“研膏溅乳,金缕鹧鸪斑”(黄山谷)、“或有点点鹧鸪斑,亦有毵毵兔毫茁”(蒋蘅)等。2002年拍出1239万港元的定窑“黑釉鹧鸪斑碗”,如果也可称“鹧鸪斑”的话,那么这种小黄褐斑碗,建窑以外窑场不少,笔者收藏不下几十。黑釉白斑(花)工艺早在唐代河南鲁山窑、禹县窑、郏县窑及陕西耀州窑、湖南长沙窑等多处窑场已见实物标本,称之为“花釉”(图7-28、7-29)

,它应是建窑鹧鸪斑盏的启蒙老师。而祖师爷则是:洛阳汉魏城考古发掘中,在北魏西郭城遗址出土一件黑釉白斑盏。

⑦异毫(或称毫变、俗称西瓜皮,有学者称“铁锈斑”):异毫(图7-30)

不同于铁锈斑。叶文程、林忠干合著的《建窑瓷鉴定与鉴赏》[15]称:异毫“应具备三个特点:1、它是一种毫毛状的花纹,不同于通常兔毫;2、它的花纹呈色与常见的呈色不同;3、它的数量很少。”吾认为还要加上一条:它是二次局部施彩釉而成;建窑异毫盏很少,因为是二次局部施彩釉一次烧成,故难度非常大,笔者收藏多件足底刻“供御”或印“进琖”的生烧或半生烧异毫盏残件,釉面只剩部分黑釉,二次施上的褐黄色彩釉多已剥落,与二次点白彩的生烧或半生烧鹧鸪斑盏(学术界已达成二次点釉之共识)一样釉面白斑多脱落。异毫盏二次局部施彩釉,因釉的化学成份、溶合程度等与二次点白斑不同,黄褐色彩釉易与黑釉溶合,故不易觉察,但也有部分一次施釉的类似毫变异碗(盏),均可归入杂色釉种类。而赤土窑的铁锈斑碗肉眼较易看出是二次点洒釉,该窑还有一种黑釉表面点洒青釉的新品种给人以一目了然的看见二次点彩浮于釉面的装饰意图,这两个品种与建窑异毫、鹧鸪斑工艺原理是相同相通的。关于异毫的记载见:政和二年(1112年)《宣和遗事》:徽宗为蔡京举行宫宴,“以惠山泉、建溪异毫盏、烹新贡太平嘉瑞茶饮之。”有人考证为“建溪毫盏”[16]。祝穆《方舆胜览》“然毫色异者,土人谓之毫变盏,其价甚高,且艰得之”等。

⑧铁锈斑:是磁州窑系一项创举,在已施黑釉的器物上洒或点彩釉,釉面上即形成了一种看似无序却有规律可循的黑釉酱彩纹。也可在黑或黄褐、酱色底釉上点、刷、洒黄褐或酱黄、黑色彩釉的碗盏(也有其他器型),这种纹饰即为铁锈斑(或称酱彩)。建窑不见,它类似建窑异毫盏,但又有不同,差异在建窑异毫像西瓜皮或羽毛状,色彩鲜丽也别于铁锈斑,建窑异毫盏二次局部施釉痕迹不明显,因两种釉色溶合较好,故看上似自然“毫变异”的效果,虽经人为装饰,仍让人以天成之美感。铁锈斑则不然,明显给人感觉到人的力量、智慧,这是人为的可按照人们想象与意志而产生的可控制纹饰,因纹样像铁锈分布于器内外,故得“铁锈斑”之名,且烧造这类纹饰的窑场很多,产量亦不少。如福建的赤土窑铁锈斑(图7-31)

产量也不少,除碗盏以外,尚见兽足炉等器物,还有河北磁州窑系的山西、河南、陕西等窑场也兼产该类釉色产品(图7-32、7-33)

。铁锈斑作为一个釉装饰品种大大的丰富了建窑系黑釉釉装饰的品种与文化内涵。

⑨洒彩:即是在黑色或酱黄色地釉上点、洒或涂褐(酱、黄、白、青、黑)色釉药后烧成,为纯人为色彩,不同于烧造过程中铁的自然聚结和结晶而形成的天然“窑变”。根据纹理的不同又可分为玳瑁、虎皮斑、洒(涂)彩、青斑及“吉州兔毫”等品种,尤以吉州窑最为出色,这方面的书刊及文章较多,可参阅。目前除吉州窑以外,还在广西桂林地区发现玳瑁器物标本,但数量不多,传世物品更少;福建茶洋窑也偶有玳瑁釉碗(图7-34)

出土,但不够成熟,而赤土窑的青斑却较有地方特色,在黑色地釉上洒或点青釉彩斑(点)纹,属二次洒(点)釉彩的一个釉装饰新品种(图7-35、7-36)

,亦因窑址采集数量较少,未形成大气候,这种黑釉青斑只在福建小范围流通,已在其他地点出土了该窑已使用后破碎碗片多件;陕西耀州窑的玳瑁釉也是在黑地上随意点绘彩斑,烧成后黑色釉面上布满块团状的酱斑纹;还有河北、河南、山西等地窑场也有洒、涂彩釉器物。内蒙古集宁路古城窖藏出土的元代“吉州窑系‘木叶’碗”(图7-37、7-38)

即为非常珍贵的洒(刷、涂)彩品种,从地域流通等看似为北方窑场产品?但从器物的装饰等看,更像重庆涂山窑产品,《重庆涂山窑小湾瓷窑发掘报告》[17]报道了该窑出土的“五~八瓣花纹盏”(图7-39)

、“黑釉绘黄花纹大碗”(图7-40),与图7-37、7-38“吉州窑系‘木叶’碗”装饰工艺等相似。广西严关窑出土的酱彩盏(图7-41)

[18]与重庆涂山窑酱斑碗(图7-42)

及福建异毫盏工艺上有共同之处。其他省市在不断的考古调查与科学发掘后,也可能有新发现,待资料充裕时,再多到窑场跑跑,后续本文以臻完善。

另外,白覆轮、青口等口沿刮釉之黑釉器以及黑釉剔刻花品种也不在本文讨论范围,另辟“胎装饰”专文讨论。

10、浙江越窑系

宋代瓷器八大窑系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宋代瓷器八大窑系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宋代瓷器八大窑系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宋代瓷器八大窑系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宋代瓷器八大窑系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越窑系形成最早。公元三四世纪时,在今浙江上虞、宁波、绍兴地区形成早期越窑系。五代、北宋初年,又以余姚为中心,再度形成烧造“秘色”青瓷的越窑体系。到龙泉窑勃兴时,越窑系就被龙泉窑取代。

越窑系瓷器主要器型有盘口壶、鸡头壶、执壶(注子)、唾壶、虎子、谷仓、碗、格子盘、蛙盂、熏炉、砚、烛台、耳杯、托盘、盏托等。薄胎,胎色浅灰或灰色,胎质细腻,表面光滑。通体施釉,釉薄而匀,釉面莹润,釉色多偏黄或偏青绿色。北宋越窑的青釉刻划花牡丹纹罐,敛口圈足,圆球腹,腹上刻划有四朵牡丹纹,釉色青亮。另外一件青釉刻花粮罂,是内装粮食用作随葬的,造型美观,粗颈敛口,有盖,罂身刻划花纹,腹壁划有三十多个文字。釉色偏黄,显得莹润而含蓄。宋代越窑瓷器的装饰手法有印花,刻花,贴塑等,题材有龙、凤、鱼水、牡丹、缠枝花卉等,贴塑有仿铜铆钉、柿蒂、连环等。

宋代瓷器八大窑系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宋代瓷器八大窑系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越窑的研究,可以说,从浅层次而逐步向深层次的深度、广度 拓展。鉴定的水平,也是由表及里,从一般的古玩角度,逐步向考古类型学研究入手,对瓷器进行科学的总审。使鉴定的结论更符合历史事实。鉴赏的水平,也随着全民族文化水平的提高,而不断提高。博物馆、收藏家所收藏的越窑瓷器,则是为研究、鉴赏创造了条件。

越窑是大唐帝国著名的一个瓷种,为唐代六大名窑之首。因此,在唐代越瓷已跻身于金银珠宝、丝绸绫罗之行列,被最高统治者,列为供奉神灵的珍贵品之一。唐代越窑青瓷,不仅是艺术制品,而且是生活的实用器,深受国内外各阶层的喜爱,所以唐代文人学士,对越窑青瓷的咏诗赞赏屡见不鲜。由于越窑所产青瓷,曾经风靡一时,促进了制瓷业的发展,目前,日本、韩国、朝鲜、阿曼、巴 林、越南、马来西亚、菲律宾、印度尼西亚、埃及、英国、法国、德国、瑞典、美国、意大利等国家许多博物馆,都收藏有出土的唐宋越窑青瓷器。在国内有45个国家的文博等单位,收藏了越窑青瓷制品。全国广大地区的古玩爱好者、收藏家,收藏了不少的越窑青瓷器。这为鉴赏、研究著名的越窑,为繁荣文化白花园,创造了条件。

宋代瓷器八大窑系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宋代瓷器八大窑系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该系仿制器物的特点(1) 效仿造型。仿制品中造型大多按照出版的《文物精华》、《国宝大观》等有关照片制作。因此,外观上初看近似者多,由于仿者,不了解造型装饰的主题思想与寓意,仿制中毛病百出。所以在鉴定中,从局部入手,对制品造型进行总体审核。(2) 临摹纹样。纹样反映了每个时代,人们的信仰、风俗与时代特点。由于不理解思想内容,仿造的图案线条不可能流畅,构图远不如原作。(3) 装烧工艺。装烧工艺每一个时代,因使用装烧工具不同,所遗留的印痕特征也不一样,尤其是支烧印痕的形式与排列规律也不同,仿制者往往忽视了这方面的细节。有的印痕作假涂上去,有的粘上去,一洗刮就显原形,因此,是否胎体烧制过程中反映的印痕,是鉴定支烧的一个标尺。(4) 釉色的鉴别。由于仿者不了解越窑各时期生产制品的配方化学成分。仿者只是凑合釉色,加上窑炉均用液化气与电炉烧制,因此,无法对火候的气氛理解与掌握,所以仿品青色光亮漂浮,有的用开水冲洗就泛色。(5) 体胎的仿制。胎体所呈的色泽与所用的原料有关。现在仿者大多用高岭土,古代使用的是古代的瓷土,两者所显露胎体呈色就不同,一个灰胎,一个白胎,辨别较容易,实际上也是仿制品的一个特点。(6) 成型工艺。成型工艺这里指的是拉胚。除动物造型捏塑外,这恰恰为识别真伪越窑的一个关键。仿品成型中只注意了外观,忽视了内壁旋纹,底部的线割痕。仿者多模制,内壁光,这又为识别仿品提供了证据。总之,仿品在造型、纹样、釉色上是十分敏感的,我们要抓主要的,对全器进行细审,才不会失误。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