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温成皇后——北宋仁宗宠妃  

2017-06-07 11:10:28|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物档案     姓名:张氏     谥号:温成皇后     别称:张贵妃     国家:中国     民族:汉族     所处朝代:北宋     出生地:河南永安     出生时间:公元1024年     去世时间:公元1054年     职业:宋仁宗宠妃     丈夫:赵祯     女儿:庄顺大长帝姬、庄定大长帝姬、庄慎大长帝姬     父亲:张尧封     大伯:张尧佐     封号:郡君→才人→修媛→美人→贵妃→皇后     

       温成皇后,实际上就是北宋仁宗最为宠爱的妃子张氏。在世之时,因为宋仁宗皇后曹氏健在,张氏仅为贵妃,人称张贵妃。张氏去世之后,宋仁宗不顾群臣反对,也不理皇后曹氏的想法,将张贵妃追赠为皇后,谥号“温成皇后”,是以当时有“生死两皇后”之说。

张贵妃在世之时,极受宋仁宗宠爱,就连皇后曹氏在她面前也要退避三分,她一生为宋仁宗生下三个女儿,分别是庄顺大长帝姬、庄定大长帝姬、庄慎大长帝姬。

张贵妃生于公元1024年,去世于公元1054年,是河南永安人。张贵妃的祖父张颖和父亲张尧封都是进士出身,可惜的是张氏的父亲刚刚进士及第没有多久,便英年早逝。年幼的张贵妃与其母钱氏无所依,只得投靠大伯张尧佐。张尧佐并不想收养母女两,刚好当时要被调派到别地为官,于是便以路途遥远为由推辞。

父亲去世,大伯一家也不收留母女两人,母女两人没有了依靠。幸而钱氏姿色娇艳得以在齐国大长公主府上当歌舞女,而张氏在八岁的时候就被长公主看中带入宫中,交给宫女贾氏抚养。

张氏年龄渐长,五官长开后,姿色娇媚,身姿窈窕,好一美貌佳人。张氏外貌长的如此出众,终于在一次宫廷宴会的时候,被宋仁宗看中,一朝得幸,从而开启了自己平步青云的宠妃之路。

庆历元年,张氏以宠封清河郡君,当年封为才人,随即升迁修媛。庆历三年,张修媛的次女镇国公主早薨,张氏因此病重,说:“妾姿薄,不胜宠名,愿为美人。”因此降级为美人。五年后,张氏由美人封为贵妃。张氏短短几年内升至最高级的贵妃,距皇后仅一步之遥。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仁宗对其盛宠无比,凡是她的要求无有不答应的。虽然很多事情被大臣反驳,但大多数还是满足了的。这也就让张氏虽然位列贵妃之位,但是却活的比皇后还要潇洒,贵妃皇后两人交锋,大多数时候皇后都会选择退让。

皇佑六年,张贵妃暴病身亡,时年三十一岁。张贵妃的去世,让宋仁宗大受打击,他想到张氏的温柔小意,想到她的音容相貌以后再难得见,悲痛不已,最后下令辍朝七日。

为了让自己最宠爱的女人有一个盛大的婚礼,宋仁宗根本不理会皇后曹氏还在世的心情,不理会群臣的反对,坚持以皇后之礼葬之。甚至为了防止谏官上谏,一直等到治丧第四天才宣布追封张贵妃为皇后,全谥为温成皇后。追赠温成皇后父张尧封为清河郡王,母曹氏为齐国夫人。  

 

  温成皇后——北宋仁宗宠妃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温成皇后——北宋仁宗宠妃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温成皇后——北宋仁宗宠妃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温成皇后——北宋仁宗宠妃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宋仁宗温成皇后,为仁宗宠妃,父亲张尧封是进士,八岁入宫。一次,酒宴上,张氏出众的姿容,优美的舞姿,深深吸引了仁宗,深得他的宠爱,生下了三位公主,可惜都夭折了,使得仁宗深感悲痛。张氏起初地位不高,后从才人升至最高级别的贵妃。张贵妃多次请求仁宗给他伯父张尧佐加官,仁宗想封他做宣徽南院使,可是大臣很多人都加以反对,最后还是不得不打消这个念头。张贵妃虽出身低微,从小命运多舛,父亲早逝,后来进了宫。死年31岁,暴病身亡。仁宗痛失张贵妃,宰相陈执中看在眼里,很明白皇帝内心的痛苦。仁宗就以皇后之礼为张贵妃发丧,追册为皇后。

  张氏八岁时由大长公主带入宫中,由宫人贾氏代养。一次宫中宴饮,被仁宗看中,深得仁宗宠爱,庆历八年(1048年)十月十七日封为贵妃,生安寿公主和和宝公主。张氏短短几年内由妃嫔最低等级的才人升至最高级的贵妃,距皇后仅一步之遥。

  有一次,张贵妃希望仁宗封其伯父张尧佐官职的事一波三折。之前,仁宗想封张尧佐为宣徽南院使(虚职),结果遭到台谏官的猛烈抨击,不得已而作罢。张贵妃不死心,仁宗也决心一定要任命张尧佐官职。一天,仁宗上朝,贵妃送仁宗到殿门口,嘱咐说:“官家今日不要忘了宣徽使!”,意思是提醒仁宗不要忘记下诏封张尧佐的事,宋仁宗听罢连忙说:“放心!放心!”到了大殿,仁宗刚准备下诏任命张尧佐,知谏院包拯站了出来进言,大谈为什么不能任命张尧佐的理由,滔滔不绝。他知开封府时以廉洁著称,执法严峻,不畏权贵。他说到激动处,唾沫也溅到仁宗脸上,这样的情况下,仁宗不得不收回成命。

  仁宗回到后宫后,张贵妃迎上前去,还没来得及说话,仁宗就一边用衣袖擦著脸,一边一不耐烦地说:“今天包拯上了殿,唾沫都溅到我的脸上了,你只管要宣徽使,不知道包拯是谏官吗?”这件事便因此而作罢。


《温成皇后挽词二首》

蔡襄

翟彩开新礼,金文易大名。
       真游上仙路,故物感皇情。
        月落辞丹禁,春前引素旌。
        宫闱呜挽铎,不是佩环声。

野史:

仁宗一日幸张贵妃阁,见定州红瓷器,帝坚问曰:“安得此物?”妃以王拱辰所献为对,帝怒曰:“尝戒汝勿通臣僚馈送,不听何也?”因以所持柱斧碎之。妃愧谢,久之乃已。妃又尝侍上元宴于端门,服所谓灯笼锦者,上亦怪问。妃曰:“文彦博以陛下眷妾,故有此献。”上终不乐。后潞公入为宰相,台官唐介言其过,及灯笼锦事,介虽以对上失礼远谪,潞公寻亦出判许州,盖上两罢之也。或云灯笼锦者,潞公夫人遗张贵妃,公不知也。唐公之章与梅圣俞书窜之诗,过矣。呜呼,仁宗宠遇贵妃先于六宫,其责以正礼尚如此,可谓圣矣!
        英宗于仁宗为侄,宣仁后于光献为甥,自幼同养禁中。温成张妃有宠,英宗还本宫,宣仁还本宅。温成薨而竟无子。一日,帝谓光献曰:“吾夫妇老无子,旧养十三(英宗行第)、滔滔(宣仁小字),各已长立。朕为十三、后为滔滔主婚,使相娶嫁。”时宫中谓天子取妇,皇后嫁女云。盖仁宗、光献以英宗为子,圣意素定矣。此殆天命,非人力也。至召英宗为皇子,入谢,帝与后适御后苑迎曙(曙,英宗讳)。亭,帝谓后曰:“岂偶然哉!”嘉?八年三月晦日,帝起居尚安,夜一更,遽索药,且召后。后至,帝指心,不能言。宣医投药,已无及矣。帝崩,左右欲开宫门召两府,后曰:“此际宫门不可开,但以密敕召两府,令黎明入。”又三更令进粥,四更再召医入,使人守之。翌日,两府入,后哭告以上崩,令召皇子嗣位。英宗初不敢当,两府共抱之,解其发,被以黄衣。命翰林学士王圭草诏,圭惧甚,笔不能下。丞相魏公韩琦从容曰大行皇帝在位几年,圭乃能草诏。英宗即位数日,有疾,执政大臣请光献后垂帘,权同听政。后辞退,久之,乃从。则光献立子之功,其可掩哉?故神宗深感之,所以事光献之礼甚至。迨光献之崩,神宗哀毁,不能视朝,其所制挽章,至今读之令人流涕也。韩魏公薨,其子孙仿郭汾阳,著《家传》十卷,具载魏公功业,至英宗即位之初,乃云光献信谗,屡有不平之语。魏公以危言感动曰:“若官家失照管,太后亦未得安稳。”又言:太后曾问汉昌邑王事如何。又云:太后言:“昨夕梦甚异,见这孩儿却在庆宁宫(谓英宗复在旧邸)。”魏公曰:“却在庆宁宫,乃是圣躬复旧之兆,此是好梦。”又言:英宗不豫,魏公奏曰:“大王长立,且与照管(谓神宗)。”后怒曰:“尚欲旧窠中求兔耶?”又言:太后对大臣泣诉英宗语曰:“富弼意主太后。”又云:“太后欲御前殿,魏公论奏云云,乃止。又云:台谏有章,乞早还政,太后泣曰:“若放下,更岂见眼道耶!”如此等事尚多,皆诞妄不恭,非所宜言。韩氏子孙,贩卖松梗,张大勋业,以希进用,不知陷其父祖于不义也。王岩叟者,父子为魏公之客,亦著《魏公遗事)一编,其记魏公言行甚详;至论光献权同听政事,亦为期诞。谓太后还政之后,魏公劝英宗加仪卫,帝曰:“相公休奖纵母后。”又谓魏公对太后曰:“自家无子,不得不认。”察其意,以谓英宗非魏公不得立;既立,非魏公不得安也。英宗受仁宗天下,贵为天子,思所以报光献之德者,何以为称反惜仪卫末礼,有“无奖纵母后”之语?于英宗孝德,不无累乎!恭惟太皇太后,天下之母也,以其无子而令认。业为臣子者,悖慢至此,不几于跋扈者乎!前代奸人自称定策国老,以天子为门生,皆由此。以魏公之贤,使死者有知,其敢当也?故神宗尝曰:“如此恐非韩琦之意。”伯温尝论英宗之立,首建议者,范蜀公也;继之者,司马温公也;顺成仁宗、光献意者,韩魏公也。富公《辞户部尚书章》、吕诲中丞《魏公以下迁官疏》,乃天下之公言也,具书之,以俟史官采择。
      本朝自祖宗以俭德垂世,故艺祖之训曰:“尝思在甲马营时可也。”其所用帏帘,有青布缘者。仁宗生长太平,尤节俭。京城南愍贤寺,温成张妃坟院也。寺中有温成宫中故物:素朱漆床,黄绢缘席,黄隔织褥。帝御飞白书温成影帐牌,才二尺许,朱漆金字而已。以温成宠冠六宫,服用止此,故帝寝疾,大臣入问,见所御皆黄绸。呜呼,恭俭之德不在此乎!
         仁皇帝内宴,十门分各进馔。有新蟹一品,二十八枚。帝曰:“吾尚未尝,枚直几钱?”左右对:“直一千。”帝不悦,曰:“数戒汝辈无侈靡,一下箸为钱二十八千,吾不忍也。”置不食。李处度藏仁皇帝飞白“四民安乐”四字,旁题“化成殿醉书,赐贵妃”。呜呼!虽酒酣、嫔御在列,尚不忘四民,故自圣帝明王以来,天独以仁谥之也。
          宋子京在翰林时,同院李献臣以次,有六学士。一日,张贵妃词头下,议行告庭之礼,未决,子京遽以制上,妃怒抵于地曰:“何学士敢轻人?”子京出知安州,以长短句咏燕子,有“因为衔泥污锦衣,垂下珠帘不敢归”之句。或传入禁中,仁皇帝览之一叹,寻召还玉堂署。
        张尧封从孙明复先生学于南京,其女子常执事左右。尧封死,入禁中为贵妃,宠遇第一。数遣使致礼于明复,明复闭门拒之终身。
         慈圣光献皇后养女范观音得幸仁宗,温成患之。一岁大旱,仁宗祈雨甚切,至燃臂香以祷。宫人、内珰皆右左燃之,祈雨之术备尽。天意弗答,上心忧惧。温成养母贾氏,宫中谓之贾婆婆,威动六宫,时相认之以为其姑,乃阴谓丞相,请出宫人以弭灾变,上从之。温成乃白上,非出所亲厚者,莫能感天意,首出其养女以率六宫,范氏遂被出,而雨未应。上问台官,李柬之曰:“惟册免议未行耳。”是夕,锁院,贾氏营救不获,时相从工部侍郎拜武镇军节度使、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判北京,雨遂霔。
         吴越王子太师雅之女适张氏,生子名尧封,与尧佐为宗表兄弟。尧封游学南京,遂娶曹氏女。尧封俊迈,从学山东孙明复,至其舍,执事皆尧封妻女,如事亲焉。时文异倅南京,子彦博、彦若并师明复,明复遂荐尧封,于文氏为门客。张、文之好,始于此矣。尧封就举,与张文定同保。将引试,语文定曰:“宗表兄自无锡宰归,当往求举资。”及还,尧佐但与钱五百文。后尧封举进士第,任石州推官卒,其女入宫中,为婕妤沈氏养女,是为温成皇后。久之,得幸仁宗,贵宠日盛,时相乃为访其族氏,会尧佐以太常博士、知开州还,时相因以白上,除祠部员外郎、府界提点,寻继迁擢,遂自待制、河东转运使拜龙图阁学士、知开封府,即自刑部员外郎除给事中,拜端明殿学士、提举在京百司,迁三司使。未几,降制,拜节度、宣徽、群牧、景灵四使。一日,大旱,策免宰相,潞公召自蜀,将至阙下。贵妃亲视供帐,以待其夫人入谢,众论喧然。时贝州王则叛,仁宗北顾,妃乃阴喻潞公:贝州事明镐将有成绩,可请行。潞公既行,贝州平,潞公以功拜相,群论渐息,曹氏后封越国夫人。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