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一张画断送北宋改革  

2017-07-19 16:20:05|  分类: 一纸辛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福清市区老街区有一条横贯东西的主干道,名曰“一拂街”,还辟建了“一拂公园”,园内有尊一拂先生塑像,供人瞻仰——这是福清人民为纪念福清宋代的廉吏郑侠而特别命名的。当年,郑侠因不愿同流合污被罢官返融时,行李中除了旧衣裳、书籍外,唯一的“奢侈品”便是一把用牛尾毛制成的尘拂,而其“一身干净,靠的就是这把尘拂常常拂拭”。

     郑侠(1041年~1119年)是福清西塘人,自号“一拂居士”,宋治平四年(1067年)进士,授将作郎、秘书省校书郎。宋熙宁二年(1069年)由时任参知政事的王安石推荐,他出任河南光州司法参军,在任3年,清冤狱去弊政,被百姓称为“大青天”。郑侠生活简朴,布衣素食,以步当车,常说:“(我)于国无功,于民无利,华衣美食,与盗何异!”

      宋熙宁五年(1072年),郑侠因向王安石报吿各级官员以变法之名侵害百姓弊端,被贬为不入流的京城安上门门监。

宋熙宁六年(1073年),光州蝗害不断,天无滴雨,路尽饿殍,饥民流离失所,纷纷流入京城。见此情景,郑侠忧心忡忡,慨然画就一幅《流民图》,并写成《论新法进流民图疏》,请求王安石停止新法,但中书省拒绝向上传达。情急之下,郑侠顶着欺君的罪名,把《流民图》假冒成边关急报交给银台司,直接呈送宋神宗。宋神宗展视《流民图》后,夜不能寐,第二天早朝时下了“责躬诏”,罢去方田、保甲、青苗诸法,百姓感念不已。

奸臣吕惠卿窃居高位后,“尽复新法”,郑侠“持之愈坚”,又取了唐代魏征、姚崇、宋璟、李林甫、卢杞、杨国忠形象分别画成两轴,各标题“正直君子社稷之臣图”“邪曲小人容悦之臣图”进呈。吕惠卿大怒,以“擅发马递罪”,将其放逐英州(今广东英德县)。到任后,英州“官方”给郑侠安排的是一间即将倒塌的僧房,但当地百姓早闻其大名,不仅集资为郑侠建了新住所,还纷纷让子弟跟随郑侠读书。在英州任官期间,郑侠多有惠政,受到百姓拥戴。

郑侠被放逐英州后,虽然又两次遇赦复用泉州教授、将作郎,但他深感官场之险恶、政治之腐败,坚决不与当朝的蔡京等权臣同流合污,宋大观元年(1107年)被列为“元佑党人”而遭罢职还乡。

郑侠被罢官返回家乡福清时,蔡京等人想进一步迫害郑侠,便指使手下人验示郑侠的行李,妄图找到郑侠纳贿的证据。不料行李中除了旧布衣、书籍和郑侠写的诗文稿外,唯一值钱的就是一把用牛尾毛制成的尘拂,弄得蔡京手下人十分狼狈。当时,郑侠意味深长地对这帮人说:“我一身干净,靠的就是这把尘拂常常拂拭。请告诉蔡大人,他身上积尘太厚,怕是一时半会拂不净了!”

回乡后的郑侠闭门谢客,静心读书,直至辞世。

对于家乡出了郑侠这样刚直不阿、为官清廉、将百姓疾苦记挂在心间的好官,世世代代福清人深感自豪,不仅把他居处西塘称为“郑公坊”,还专门修建了纪念祠——一拂先生祠。明代内阁大学士叶向高为一拂先生祠撰题了一副对联:“谏草累千言,终信丹青能悟主;归装唯一拂,始知琴鹤也妨人。”当今社会行为规范的风向标

  回顾中国美术史,自宋以后,由文人所把控的艺术世界里,几无平民百姓的身影。这种令人惊异的忽视,终至中国艺术走上了更为狭窄的道路,成为少数人书房中的玩物。伴随着文人自身在不同朝代中的不同地位,呈现出逐步僵死的面容。

这其中尤以人物画为最,抛去漫天神佛,宫廷侍女,就几乎只剩下了文人们终南秀场,所有的士大夫们都在画中呈现出一派避世、归隐、没有野心与利己主义面容,全然因对百姓兴亡的责任,方才走上仕途。

这当然只是一种公关手段。拿着高官厚禄,要摆出隐士的姿态,仿佛中国最好的谋士与官僚,真正的理想都是终老于终南山。

郑侠《流民图》:一张画 竟断送了北宋改革路?

《流民图》民国 蒋兆和

       那,没有谋得一官半职呢?更要去亲身隐居,并想方设法令这件事使人知晓,将自己的名声扩散出去,多么矛盾。

       但这并不代表中国古代的艺术家们没有将目光放在平民百姓身上。

       国宝之一的《清明上河图》便一例,但即便是这等稀世珍宝,在面世后的最初百年里也曾流落蒙尘。

       我们今天的作品没有那么著名,但相较之下,却更为曲折与感人。

郑侠《流民图》:一张画 竟断送了北宋改革路?

《流民图》明 周臣

三幅《流民图》,三位艺术家,分别展示了宋、明与民国,间隔千年但几无变化的,百姓苦。

我们先说宋朝,郑侠的《流民图》。

郑侠《流民图》:一张画 竟断送了北宋改革路?

于福清的郑侠雕像

1074年3月,河南大地已如焦土,半年未落一滴雨水,祸总并至,大旱后的蝗灾并没有放过这群贫苦的百姓。饿殍遍野,流民塞道,身无完衣,以致茹木食草根充饥。但即便是这般景象,为生存而挣扎的百姓们依旧要向官僚们交重税。王安石所变之法的青苗、免役、方田、保甲等政策,被一群歪嘴和尚念成了平民身上最大的枷锁。

心系百姓的郑侠心如火炼。

这位因王安石提拔重用而走上仕途的人,即将成为终结他恩人的政治生涯的第一个转折点。

“青苗、免役、保甲、市易数事,与边鄙用兵,在侠心不能无区区也”

郑侠《流民图》:一张画 竟断送了北宋改革路?

王安石雕塑

变法之初,郑侠便对新法持拒绝的态度。他虽对自己的伯乐充满感激,忠诚无比,但他更清楚这些新法并不能真正为百姓带来福祉。因此,在逢此大灾后,郑侠先是多次上书王安石,但“安石不可谏”。

于是,他将他见到的人间炼狱,用画笔描绘了下来,便是《流民图》,附在奏疏里上报上级,但被再次拒绝。

绝望之下,郑侠冒着欺君之罪,假称军情紧急,拍马直递银台司,越级上报。

《宋史·职官志一》:“银台司,掌受天下奏状案牍,抄録其目进御,发付勾检,纠其违失而督其淹缓。

郑侠《流民图》:一张画 竟断送了北宋改革路?

宋神宗像

在奏折里,他这样写道:“臣曾听闻,南征北战的将军们,会将取胜的场景,收服的王土,绘制成图卷献给您。但恐怕没有一个人,会将百姓鬻儿卖女,抛妻弃子,流离失所,饿殍遍野,惶惶不可终日的场景描绘出来奉上,可这确实我亲眼所见。画卷之外,现实肯定远比我所绘制的《流民图》更为残酷。

如果陛下听臣一言,开仓赈灾,将苛克百姓的无道政令一概免除。十日之内不下雨,臣愿承欺君之罪,乞斩于宣德门外。”

郑侠《流民图》:一张画 竟断送了北宋改革路?

宋神宗的永裕陵 现已芳草萋萋

在那个没有照片的时代,绘画成为深宫中皇帝唯一了解世界的途径。只是这一次,在群臣一片皇帝英明、歌舞升平、天下太平的颂扬中,郑侠带来了一副已如焦土地狱般的“王土”,那平民百姓的饥馑与哀嚎,在垂拱殿中回响。

神宗赵顼决不能简单的归于昏君之列,年仅19岁的他,登基时所面对的宋王朝,已显出沉沉暮气,内忧外患,官僚臃肿,军费开支与辽夏的年年岁币,已令北宋难以为继,压力转嫁之下,农民也因徭役的屡屡加重而揭竿而起。

摆在这个青年面前的,唯有改革一途。

于是励精图治、锐意进取的青年宋神宗,成为了中国历史上少有的敢于拿祖宗之法开刀的皇帝。“天变不足畏、祖宗不足法、人言不足恤”,这是何等的自信与英明之主?

可惜我们回望历史,大多数的改革,是注定要失败的。

28岁的宋神宗,人已近中年,望着这份奏疏,反复观图,长吁数次,放入袖中,夜不能寐。

那个锐意进取的赵顼,那个一国之君的赵顼,在与自己的臣子角力多年之后,猛然发现自己治下的百姓,并没有活在盛世里。

《宋史·神宗纪赞》:“其即位也,小心谦抑,敬畏辅相,求直言,察民隐,恤孤独,养耆老,振匮乏;不治宫室,不事游览,励图治,将大有为。

次日,神宗大赦天下,命地方开仓赈灾,新法中与民逐利的部分被相继废除,并下罪己诏向天下责难自己。三天之后,旱区便下起了大雨,不知情的群臣上朝祝贺,却被神宗以《流民图》与奏章责骂。

可惜政治没有正义可言。

郑侠《流民图》:一张画 竟断送了北宋改革路?

王安石像

郑侠的大胆之举,令王安石不得不辞官罢相,既得罪了改革派的权益,也令负有监察责任的保守派官员们尴尬不已。他的靠山既被他自己扳倒,御史们便开始以其擅自动用马匹传递奏章这一理由治郑侠的罪。

而顶替王安石位置的改良派吕惠卿,也开始劝说宋神宗: “陛下数年以来,忘寐与食,成此美政,天下方被其赐;一旦用狂夫之言,罢废殆尽,岂不惜哉?”在改革派官员的劝说中,新法一切如故。

郑侠当然要继续上书陈此利弊,只是这一次,他被以诽谤定罪,流放福建汀州,吕惠卿并没有想放过这个小人物,他试图再次加以死罪,但幸而神宗相助,于是郑侠被再次流放至更遥远的英州,即现广东英德。

郑侠《流民图》:一张画 竟断送了北宋改革路?

《流民图》明 周臣

百姓并没有忘记他们的代言人,即便是在广东,郑侠也受到了当地人无论贫富的尊敬,争相令自己的子弟向其求学,并为他修建了一所房屋。

神宗去世后,哲宗上台,在苏轼等人的力主下,郑侠重回官场,前往泉州担任地方官。徽宗时,被蔡京上书夺取了官位,自此回到老家,安度晚年,至七十九岁时去世。身后,乡人为了纪念他,将县城主要街道名为“一拂街”以示纪念,即现在福清市一拂路。还在利桥街建“郑公坊”以颂德,又将其故居改为“一拂先生祠”。

百年后的明朝,明朝内阁首辅叶向高为郑侠“一拂先生祠”撰联:

“谏草累千言,终信丹青能悟主;归装惟一拂,始知琴鹤也妨人。

回望历史,郑侠只是那浩瀚史书中的一朵小火花。但他以一副《流民图》,为万民请愿,成为少有的直接参与政治斗争的中国画。它承载着对统治者不满与抗议,即便这种情绪极为隐忍与谨慎。

而这也为后世画家们提供了一个范本,每当国有难、百姓流离失所时,总会有艺术家将自己的目光投向无助的贫苦百姓们,这也成为中国艺术家们极少数直接表达自己对统治者的情绪之时。

大多数时间,他们更愿以山水花鸟鱼虫为隐喻,模棱两可的将自己情绪微妙的表达出来。

郑侠《流民图》:一张画 竟断送了北宋改革路?

宋亡后 郑思肖的无土兰花

可惜的是,或许是画中敏感的政治含义,郑侠的《流民图》未能传世,散失在历史的浪潮中。或许接下来两位艺术家的《流民图》,能令现代的我们脑补出其大致的面容。

一张画断送北宋改革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