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古“四渎”之济水  

2017-07-30 18:19:12|  分类: 古文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现代汉语词典》(修订本):“济水,古水名,发源于今河南,流经山东入渤海。现在黄河下游的河道就是原来济水的河道。今河南济源,山东济南、济宁、济阳,都从济水得名。”济源就因是济水的发源地而得名。
        在古代,济水地位非常煊赫。古人把有独立源头,并能入海的河流称为“渎”。《尔雅》中提到的四渎:江、河、淮、济,就是古代四条独流入海的河流,“济”指的就是济水。古皇帝祭祀名山大川,即指五岳和四渎。唐代以大淮为东渎,大江为南渎,大河为西渎,大济为北渎。今在济源市城北的济渎庙,就坐落于济水东源上,是为祭祀济渎神“清源王”而建筑的,占地120余亩,建设规模宏伟,它不仅是河南省现存规模最大的建筑群之一,而且是现今四渎中惟一保存较好的祭祀庙宇。正如唐李颀《与诸公游济渎泛舟》所说:“济水出王屋,其源来不穷”“皇帝崇祀典,诏书示三公”。这对研究古代历史、文化、建筑等,都具有很高的价值。
       济水流域物华天宝、地杰人灵,贤相名将、文人墨客不乏其人。如司马懿、李商隐、韩愈、白居易等,都曾游观济水,留诗作证。相传,在远古时代,黄帝与蚩尤曾在河北作战,因蚩尤能十里吐雾,黄帝打了败仗,退到太乙池王屋山的主峰天坛山上。黄帝“清斋三日,登山至顶,于琼林台祷上帝破蚩尤。帝遂敕王母降于天坛”“王母乃召东海青童君,召九天玄女,授破蚩尤之策。黄帝依命杀蚩尤于冀,天下乃无不克,海内安然”(杜光庭撰《天坛王屋山圣迹叙》)。从此,每年八月十五黄帝都到天坛上设坛祭天,故名曰天坛山。以后历代皇帝每年也都到天坛山设坛祭天。明清迁都北京后,皇帝祭天嫌路远,就在地球同一轴线上在北京建起了天坛祭天。可见,济水的荣耀与骄傲,它曾哺育了千秋万代的炎黄子孙。
       济水干涸,几近消失,为何能位列四渎?唐代,济水通而复枯,唐太宗李世民问大臣许敬:“天下洪流巨谷不载祀典,济水甚细而尊四渎,何也?”许敬宗答曰:“渎之为言独也,不因余水独能赴海也,济潜流屡绝,状虽微细,独而尊也。”济水虽然细微,却能独流入海,济水这种不达于海誓不罢休的顽强精神,就是它始终位列四渎的原因。
       一脉济水,三隐三现,却至清远浊,坚守其节,这种情操,是中国古代文人士子们毕生追求的境界。“济源山水好,老尹知之久。常日听人言,金秋入吾手。”这是唐代诗人白居易在河南做官时来济的感叹。置身济水之上,“自今称一字,高洁与谁求;惟独是清济,万古同悠悠。”高洁,是古人眼中的济水。虽然济水位尊四渎,却波澜不惊,温文尔雅,这种润泽万物,泽被百世的品德,正是君子们必备的恩泽天地,不求闻达的秉性。于此相对应,中国古代通常把品德高尚,不慕荣华的知识分子称为“清流”。这也是为什么千年来,这条早已消失的河流一直没有被人遗忘,始终流淌在每一位中国人心中的原因。
2017年07月30日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2017年07月30日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2017年07月30日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2017年07月30日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2017年07月30日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2017年07月30日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苗涛序:古有“四渎”黄河、长江、淮河、济水。济水,一条消逝的大河,曾经演绎了历史的辉煌。然,却被黄河吞并,唯留一溪济水看岁月更迭,世事沧桑。

  听过济水的涛音吗|他曾在久远的历史卷帙中奔腾不息|他那清的水,白的浪,无不演绎了大河的辉煌|他从天坛极顶把梦想放飞,不老泉涌出的也是|他不屈的誓言

  谁家挽着黑色髻的女子在那水边的青石上|浣洗着一身沉封的泥垢,尘烟之中,薄雾之下|如清莲般的手,捧起雪白的水珠|一滴溅到了脸庞,一滴飞进泥土|我看到一朵白色的花从她旁边悄然绽放

  不远处有呼声,有呢喃,有比剥的柴声|济水汩汩翻涌的姿势,如火山崩裂|成古老的文字,演绎成黄褐色的浓云|闪电与雷声之后|大地涌起一株株朴素的庄稼

  在水之上,波光之中|谁一路风尘,一脸苍桑,一身疲惫走来|额前尚带有露珠,眼睛灼灼发亮|一掌厚厚的纹脉将曲折的印迹拍在泥土之上|河流的走向阵痛之中蜿蜒而行

  湮没的一段记忆无法一一拾起|创痛如阳光般剧烈地刺伤流血的心脏|一把钥匙古铜色的钥匙|在艰难地开启锈迹斑驳的锁|呐喊之声从天际而又弹回来

  在源头一只蜻蜒正在呻呤如浔阳江头|那一抹凄凉的月色,把乐之弦划断|裂帛之声,勾动脉博的跳响|左边是一颗树,右边是一块石,中间是水|柔情在霎时融化

  水,像乳汁一般从乳房涌淌|清白色的流向,穿越了山沟与森林|一路上滋润所有饥渴的乳名|于是,强健的筋脉在大地之上舒开|成麦之根系,高梁之根系,玉米之根系

  在根部,在植物的、动物的、所有生灵的根部|血在涌动,水在涌动,火在涌动|青陶器皿之中盛不下的那碗青水,酒|从粮食的心口,一滴一滴流出来|有一滴落进济水,便芬芳了一条河流

  一水可以诞生许多有关历史与生命的话题|乡音浑浊而透彻|这淳厚的乡音,从济水的一个分支中脱落|掷地有声,飞溅在诗人的素笺之上|濡湿灵感的眼眶,满篇都是淋漓的畅想

  在水之源,济水之源|帝王的祈文在一场祭水的盛大仪式之后|便刻在济水之旁,而随风飞逝|只留下一双双黑色的眼睛|眼睛中只有济水,济水顽强地演绎生命的悲壮

  呵,济水不涸,便如血液在阵痛之中奔流|喝过济水的人李白,杜甫,白居易用济水为墨|濡染千年的诗意,山高水长,气象万千|济水滋润的都是铮然铁骨|从骨子里逼出的气节,一直没有断

  济水,大河曾经的辉煌|把这一条消逝的水域一一审视|那北海池里游泳的一条鱼,一条五色鱼|一条如五谷般色泽的鱼|在悄然歌唱|

  济水有情,循着历史的脉络,在揉进黄河的那一刻|有一片敞开的心扉,大地之手轻撂着他的秀发|兴衰之事如袅然升腾的炊烟|在落日之中,在星光之外|等待生生不息的繁衍

  济水之中是民歌的家乡|淳朴的乡音在河岸扯开喉咙一喊|便有乐曲在飞翔|将岁月的面纱,轻轻拨开|喜悦从眉楣落到济水的心怀

  呵,在水之源,在济水之源|他的贫穷,他的富饶,他的一往无前的身姿|会拨动所有寂静的心弦|花、鸟和美丽的女人|奶汁养活的孩子,年年都有温暖的季节

  我曾带着济水的芬芳去流浪,一身经年的苍桑|菊花n,陈酿,青铜古剑,所谓的辉煌|当感情一次次被世俗的脚板无情践踏|回来,跪拜济水,她的手掌|轻轻地抚慰旧痕新伤

  济水如慈祥的母亲|一生的思想,踏着民谣,和着波音|把泪水在济水畔放飞|放飞是银杏树下那一片荫凉|放飞是和风之中强健的骨骼在铮铮作响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