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晴的光痕 薪的火花 诗的余韵 竹的烙印

 
 
 

日志

 
 

滕王阁序新解  

2017-08-20 17:34:40|  分类: 薪的火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从生态文明风行全国后,著名的《滕王阁序》便有了生态解读,此名文竟然道出了唐代秋日下的赣江生态。
       豫章故郡,洪都新府。星分翼轸(zhěn),地接衡庐。襟三江而带五湖,控蛮荆而引瓯(ōu)越。物华天宝,龙光射牛斗之墟;人杰地灵,徐孺下陈蕃(fān)之榻。雄州雾列,俊采星驰。台隍(huáng)枕夷夏之交,宾主尽东南之美。都督阎公之雅望,棨(qǐ )戟(j ǐ)遥临;宇文新州之懿(yì)范,襜(chān)帷(wéi)暂驻。十旬休假,胜友如云;千里逢迎,高朋满座。腾蛟起凤,孟学士之词宗;紫电青霜,王将军之武库。家君作宰,路出名区;童子何知,躬逢胜饯。
      豫章故郡,洪都新府。滕王阁在今江西省南昌市,南昌,为汉豫章郡治。唐代宗当政之后,为了避讳唐代宗的名(李豫),“豫章故郡”被篡改为“南昌故郡”。所以现在滕王阁内的石碑以及苏轼的手书都作“南昌故郡”。洪都乃唐改南昌为洪州,设都督府。现在,故都、新府已不再,就是滕王阁也已改建多次,时下的滕王阁移步临赣江,面对梅岭和红谷滩新区,其绚丽显然闪烁的是现代霓虹灯光。
      古人习惯以天上星宿与地上区域对应,据《晋书·天文志》,豫章属吴地,吴越扬州当牛斗二星的分野,与翼轸二星相邻。衡山在今湖南省衡阳市,近处的庐山也远在九江市鄱阳湖,王勃的眼光还算远大,触及邻省江苏、湖南,天文地理。襟三江而带五湖,控蛮荆而引瓯越。豫章在三江上游,三江乃太湖的支流松江、娄江、东江,泛指长江中下游的江河,如衣之襟,五湖在豫章周围,即太湖、鄱阳湖、青草湖、丹阳湖、洞庭湖,或菱湖、游湖、莫湖、贡湖、胥湖,皆在鄱阳湖周围,与鄱阳湖相连,如衣束身。其实,我们现在的鄱阳湖小了,古时的鄱阳湖很大,听安徽亲人说,太湖县一带到处都是鄱阳湖芦苇,水到了家门口,黄梅、宿松等县都在湖里,所以,三江五湖在滕王阁下就不奇怪了,是水的开阔无际开拓了王勃的眼光和胸襟。蛮荆古楚地,荆湖北、蛮湖南,瓯越古越地,即今浙江地区。滕王阁成了月,环绕的各省倒成群星了,不过不要怀疑,唐宋时期,江西的地位比现在高很多,朝廷高官多出自江西。王勃的这种眼光也启发了当今,所以江西常有“长三角”“闽粤经济带”“珠三角”和“中部(即江西、湖南、湖北、河南、安徽)崛起”的提法和经济圈构想。眼光比王勃远,到了上海、福建、广东了。王勃未提安徽,是因为那时没有安徽省啊。
      物华天宝:地上的宝物焕发为天上的宝气,这么解释完全是为了下句的附会,因为龙光射斗牛之墟,宝剑的光辉乃是物华的代表之一,都照射到斗牛宫了。据《晋书·张华传》,晋初,牛、斗二星之间常有紫气照射。张华请教精通天象的雷焕,雷焕称这是宝剑之精,上彻于天。张华命雷焕为丰城令寻剑,果然在丰城(今江西丰城市乃是大市,古属豫章郡,现归宜春管辖)牢狱的地下,掘地四丈,得一石匣,内有龙泉、太阿二剑。后这对宝剑入水化为双龙。原来这等宝剑出自江西。要知道,江西地下宝贝多少,最近发掘的汉王墓就惊动世界。人杰地灵,徐孺下陈蕃之榻。人杰就会地灵,地灵引来人杰,生态关系就是如此。徐孺何人?东汉豫章南昌人,当时隐士。据《后汉书·徐稚传》,东汉名士陈蕃为豫章太守,不接宾客,惟徐稚来访时,才设一睡榻,徐稚去后又悬置起来。江西人至今还有“饱学”之遗风,学霸不少。南昌有条路叫孺子路,与中山路平行相邻,其一路传说不少,不能一一道来。徐先生清高,不愿为官,朝廷需要知识分子,但这些贤人看不惯朝廷,愿为闲人、仙人。雄州像雾一样分布排列,英雄才俊像星星一样繁多,照亮夜空,这形容很生态吧,这时代很繁盛吧? 城池 枕夷夏之交,夷乃外国,华夏乃中国,南昌城居然成为世界中心了,宾主尽东南之美,《诗经-尔雅-释地》:“东南之美,有会稽之竹箭;西南之美,有华山之金石。”“东箭南金” ,各地英雄才俊因地灵而来次聚会了,这岂不是“厉害了,南昌!”自豪感油然而生啊。有崇高声望的时任洪州都督的阎公伯屿,也派普棨戟遥临盛会,广东新州的宇文刺史也很有范,带着襜帷车马暂驻南昌庆贺,官员“旬休”,胜友如云,到千里外逢迎,高朋满座热闹非凡。大家一起拽文,腾蛟起凤,朝廷掌管文学撰著的官员孟学士取得“词宗”称号,这可是文坛宗主啊,难道王勃还排不上?《西京杂记》说:“董仲舒梦蛟龙入怀,乃作《春秋繁露》。”又:“扬雄著《太玄经》,梦吐凤凰集《玄》之上,顷而灭。”这岂不是梦一样?又一起比武,那些“武器”紫电清霜,如出自王将军之武库。《古今注》曰:“吴大皇帝(孙权)有宝剑六,二曰紫电。”《西京杂记》:“高祖(刘邦)斩白蛇剑,刃上常带霜雪。”可见所带兵器乃传世绝品。当时王勃之父担任交趾县令,路过洪州这个有名的地方,自己年纪轻轻如无知的童子,有幸参加了这场盛大宴会。

       时维九月,序属三秋。潦(lǎo)水尽而寒潭清,烟光凝而暮山紫。俨(yǎn)骖騑(cān fēi)于上路,访风景于崇阿(ē);临帝子之长洲,得天人之旧馆。层峦耸翠,上出重霄;飞阁流丹,下临无地。鹤汀(tīng)凫(fú )渚(zhǔ),穷岛屿之萦(yíng)回;桂殿兰宫,列冈峦之体势。
      九月(应该是古历),已属深秋即季秋了。已无春夏雨后的积水了,但赣江水如潭水寒而清,傍晚烟光凝结而远处的梅岭一片紫黛色。这么说,至今赣江风景依然如故啊。高高的道路上整齐地排放着驾车的马匹,都是来看赣江梅岭的风景的,那时的江西旅游业就如此发达,山川之美不分古今。面临滕王李元婴楼阁前的沙洲,驻扎在滕王阁里。现在,这些沙洲到赣江水退出后,一片野草,天上一群鸥鹭,洲上一群水牛,还是原始生态。层峦耸翠,上出重霄。飞阁流丹,下临无地,现在这种景色人称“香港维多利亚”了,王勃要是看到,不知该如何形容,因为层峦变为层楼了,而空中楼阁的技术现在登峰造极了,架空的阁道已从南昌桥道八一桥,绵绵数里了。鹤所栖息的水边平地,野鸭聚处的小洲,穷岛屿之萦回,这点已经改变,游鹤野鸭少见了;桂殿兰宫,顺着冈峦之体势,这点也变了,冈峦夷为平地了。
     
       披绣闼(tà),俯雕甍(méng ),山原旷其盈视,川泽纡(yū)其骇瞩。闾(lǘ)阎(yán) 扑地,钟鸣鼎食之家;舸(gě)舰弥津,青雀黄龙之舳(zhú)。云销雨霁(jì),彩彻区明。落霞与孤鹜(wù)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渔舟唱晚,响穷彭蠡(lǐ)之滨;雁阵惊寒,声断衡阳之浦。

       打开精美的阁门,俯瞰雕饰的屋脊,放眼远望,辽阔的山原充满视野,迂回的河流湖泊使人看了惊叹。由于战争的破坏和岁月的剥蚀,原景不再,不过,此地正在改造,沿江和榕门路一带,雕梁画栋如雨后春笋般生长,大牌楼、大停车场以及科技馆、博物馆、图书馆等大型建筑集中此地,增添更多壮观景色,要远眺山原、河流湖泊得更上几层楼呢?房屋排满地面,有不少官宦人家;船只布满渡口,都装饰着青雀黄龙的头形。现在此地码头,尚见靠岸渔船和临时鱼市,只是夹了更多的铁壳船、采砂船、运输船,野鱼作为生态鱼被市民青睐,不计价钱买空。云消雨散,阳光普照,天空明朗。落霞与孤独的野鸭一齐飞翔,秋天的江水和辽阔的天空浑然一色,化用了庾信《马射赋》:“落花与芝盖同飞,杨柳共春旗一色。”最早实出自“夫麟风与麏雉悬绝,珠玉与砾石超殊”(刘勰《文心雕龙 知音》)。渔船上传来歌唱声,到了傍晚回来,歌声响遍鄱阳湖畔;排成行列的大雁被寒气惊扰,叫声消失在衡山南面的水边。这是现代赣江最失落的地方,落霞依在,野鸭难见,秋水干涸,长天不蓝,渔歌不闻,成为绝唱,鸣声喧嚣,灯光闪烁,只有冬夏,不见春秋。但朝云晚霞还是十分灿烂,尤其雨后斜阳,更是美轮美奂。

        遥襟甫畅,逸兴遄(chuán)飞。爽籁发而清风生,纤歌凝而白云遏(è)。睢(suī)园绿竹,气凌彭泽之樽(zūn);邺(yè)水朱华,光照临川之笔。四美具,二难并。穷睇(dì)眄(miǎn)于中天,极娱游于暇日。天高地迥(jiǒng),觉宇宙之无穷;兴尽悲来,识盈虚之有数。望长安于日下,目吴会(kuài)于云间。地势极而南溟(míng)深,天柱高而北辰远。关山难越,谁悲失路之人;萍水相逢,尽是他乡之客。怀帝阍(hūn)而不见,奉宣室以何年?
       美好的生态,必然远望而胸怀舒畅,飘逸而兴致顿生。排箫发出清脆的声音,引来阵阵清风;纤细的歌声仿佛凝住不散,阻止了白云的飘动。今日的宴会很像是当年睢园竹林的聚会,在座的诗人文士狂饮的气概压过了陶渊明;又有邺水的曹植咏荷花那样的才气,文采可以直射南朝诗人谢灵运。排箫今不多闻,K歌一时兴起,岁月如水逝去,白云依旧悠悠。《列子·汤问》:“薛谭学讴于秦青,未穷青之技,自谓尽之,遂辞归。秦青弗止,饯于郊衢。抚节悲歌,声振林木,响遏行云。”南昌不是音乐都市,却是英雄诗城。陶渊明“知足”“田园”心理,影响后世,利弊互现。谢灵运临川内史,成就才子之乡。良辰、美景、赏心、乐事,四美都有,贤主、嘉宾,却很难得。其实,四美也不常有,“良辰美景奈何天?”,花开花落亦非今。美好的生态很容易被破坏。放眼远望半空中,在闲暇的日子里尽情欢乐。天高地远,感到宇宙的无边无际;兴致已尽,悲随之来,认识到事物的兴衰成败有定数。远望长安在夕阳下,遥看绍兴在云海间。地势偏远,南海深不可测;天柱高耸,北极星远远悬挂。雄关高山难以越过,有谁同情不得志的人?在座的各位如浮萍在水上相聚,都是客居异乡的人。思念皇宫却看不见,等待在宣室召见又是何年?王勃因父亲的缘故,想得特别的远,而后证实,他的人生果然短暂,一代才子淹没在茫茫大海中。

       嗟乎!时运不齐,命途多舛(chuǎn)。冯唐易老,李广难封。屈贾谊于长沙,非无圣主;窜梁鸿于海曲,岂乏明时?所赖君子见机,达人知命。老当益壮,宁移白首之心;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酌贪泉而觉爽,处涸辙(hé zhé)以犹欢。北海虽赊(shē),扶摇可接;东隅(yú)已逝,桑榆非晚。孟尝高洁,空余报国之情;阮籍猖狂,岂效穷途之哭!
        唉!命运不顺畅,路途多艰险。冯唐容易老,李广封侯难。把贾谊贬到长沙,并非没有圣明的君主;让梁鸿到海边隐居,难道不是在政治昌明的时代?能够依赖的是君子察觉事物细微的先兆,通达事理的人知道社会人事的规律。老了应当更有壮志,哪能在白发苍苍时改变自己的心志?处境艰难反而更加坚强,不放弃远大崇高的志向。喝了贪泉的水,仍然觉得心清气爽;处在干涸的车辙中,还能乐观开朗。北海虽然遥远,乘着旋风仍可以到达;少年的时光虽然已经消逝,珍惜将来的岁月还不算晚。孟尝品行高洁,却空有一腔报国的热情;怎能效法阮籍狂放不羁,在无路可走时便恸哭而返。

       勃,三尺微命,一介书生。无路请缨,等终军之弱冠;有怀投笔,慕宗悫(què)之长风。舍簪(zān)笏(hù)于百龄,奉晨昏于万里。非谢家之宝树,接孟氏之芳邻。他日趋庭,叨(tāo)陪鲤对;今兹捧袂(mèi),喜托龙门。杨意不逢,抚凌云而自惜;钟期既遇,奏流水以何惭?

       呜呼!胜地不常,盛筵难再;兰亭已矣,梓(zǐ) 泽丘墟。临别赠言,幸承恩于伟饯;登高作赋,是所望于群公。敢竭鄙怀,恭疏短引;一言均赋,四韵俱成。请洒潘江,各倾陆海云尔:
     滕王高阁临江渚,佩玉鸣鸾罢歌舞。
     画栋朝飞南浦云,珠帘暮卷西山雨。
     闲云潭影日悠悠,物换星移几度秋。
     阁中帝子今何在?槛外长江空自流。
        我,地位低下,一个书生。没有请缨报国的机会,虽然和终军的年龄相同;像班超那样有投笔从戎的胸怀,也仰慕宗悫“乘风破浪”的志愿。宁愿舍弃一生的功名富贵,到万里之外去早晚侍奉父亲。不敢说是谢玄那样的人才,却结识了诸位名家。过些天到父亲那里聆听教诲,一定要像孔鲤那样趋庭有礼,对答如流;今天举袖作揖谒见阎公,好像登上龙门一样。司马相如倘若没有遇到杨得意那样引荐的人,虽有文才也只能独自叹惋。既然遇到钟子期那样的知音,演奏高山流水的乐曲又有什么羞惭呢?一种美好的社会生态,常常激人奋进,赣江能给王勃如此影响,这是赣江的荣幸。像天下河流多少,又有几条能如此生辉?

      唉!名胜的地方不能长存,盛大的宴会难以再遇。当年兰亭宴饮集会的盛况已成为陈迹了,繁华的金谷园也成为荒丘废墟。临别赠言,作为有幸参加这次盛宴的纪念;登高作赋,那就指望在座的诸公了。冒昧给大家献丑,恭敬地写下这篇小序,我的一首四韵小诗也已写成。请各位像潘江、陆机那样,展现如江似海的文才吧。

壮美的滕王阁俯临着江边的沙渚,
佩玉鸣,鸾铃响,歌舞已经结束。
雕花的栋梁晨光中缭绕着南浦的白云,
彩绘的朱帘暮霭里卷收起西山的阵雨。
闲云投影深潭,每日里悠悠飘游,
人物换,时光移,已过了几度春秋。
楼阁中游乐的滕王如今又在哪里?
栏杆外大江水却依然寂寞地奔流!
         最后,王勃把赣江生态归结到人,到人的前程、志趣和理想,看到江水滔滔,心潮起伏,乐极生悲,导出王勃对生态的无限忧虑,这生态并非只是花草树木,鸟兽虫鱼,而是以人为中心的生态,人的生态复杂多变,是转瞬即逝的,不可逆转的,令人怀念的。于今,赣江两岸,滕王阁下,已是人非物非了。让我们保护和爱惜赣江,这条千古母亲河,祝愿南昌再度辉煌。

 滕王阁序新解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滕王阁序新解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滕王阁序新解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滕王阁序新解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滕王阁序新解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滕王阁序新解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滕王阁序新解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滕王阁序新解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滕王阁序新解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滕王阁序新解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滕王阁序新解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滕王阁序新解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滕王阁序新解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滕王阁序新解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滕王阁序新解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滕王阁序新解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滕王阁序新解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滕王阁序新解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滕王阁序新解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滕王阁序新解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滕王阁序新解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滕王阁序新解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滕王阁序新解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滕王阁序新解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滕王阁序新解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滕王阁序新解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滕王阁序新解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滕王阁序新解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滕王阁序新解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滕王阁序新解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滕王阁序新解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滕王阁序新解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